創作內容

1 GP

《孤單的世界》之四・孤單在雪地行走〈海洋中的一艘木筏〉

作者:Hsin│2017-06-20 02:21:57│贊助:100│人氣:54

  獨眼軍官瞇起左眼,打量著眼前這不費吹灰之力就破除了他禁錮力量的人。果真不愧經歷過沙場爭戰,面對眼前忽然冒出的不速之客,他神色未改,當機立斷放棄使喚元素,而是一個箭步搶上前。他重心壓向左腳,右腿夾帶勁風由下而上掃來,意在劈開艾因斯和我牽著的手。

  奎的動作一氣呵成,才剛解除元素束縛的我,要不是因為艾因斯牽引的手反應夠快,真是險險沒能閃過他這腿掃來剛強的氣勁。艾因斯閃躲的動作雖迅速俐落,卻不粗暴;我感到右手被緊緊牽著,他拉著我的手面對奎一波波攻勢,反應卻一點也不顯笨拙。奎近身戰技驚人,攻擊綿密,然而卻招招落空,他沉聲喝道:

  「閣下還請三思,帶走這名少女,等同於和整個辛鐸政府作對。」

  聞言,艾因斯一面展現高超的閃避技巧,一面歪著頭,恍然大悟的樣子。

  「謝謝提醒,這是最直接的方法。」

  才說完,絲毫不留給在場眾人傻眼的時間,艾因斯空著的右手輕輕一揮,我忽然感到身子輕盈了數倍不止,之前還在奎的指示之下綑綁著我的元素,現在都像陣陣暖風旋繞在我身側。順著這股力量前進,轉眼間,我們倆便已經離開船艙內的房間,越過重重走道抵達船頭的甲板上,手依舊拉著手,朝夜晚的海面一躍而下。

  欸欸?

  還來不及發出落海前最後一聲吶喊,人已經是頭下腳上地接近海面,我反射性地用空著的左手護住頭部,緊閉雙眼,徒勞地希望能夠減少一些落海時的衝擊。然而預料中的衝撞遲遲沒有到來,我試探性地睜開一隻眼睛,驚異地發現,我們倆早已處在夜色深沉的海水之中。

  感受到元素柔軟的包覆,海水神奇地被全然隔絕在肌膚、甚至是衣料之外,要編織成如此稠密的外衣,元素匯聚的濃度究竟要多高?我完全不能想像。因為這層屏障的關係,我甚至可以無礙地在海水中淺淺呼吸,我詫異至極地看向握著我右手的主人,顯然也是召喚元素的人。

  艾因斯也正看著我,我們的眼神交會,猶如在洛洛亞城郊初見那日。

  他的及肩黑髮在水中軟軟散開來,身上仍舊是那套平凡至極的旅者裝束,但是整個人給我的感覺,卻是迥然不同。我想起當時使我動彈不得的那股怪異氣息,想起那從體內翻騰而上、令人難受的古怪情感,而今感覺起來卻異常熟悉。

  我才發覺,安死後,總是圍繞著我的那如同海水般冰冷的寂靜,還有初見他時,那股挾帶著寂靜的風,兩者竟是那樣不明所以地相似。

  恍惚間,我總算明白了什麼。

  維持著這樣的姿態,我們潛在海裡不知有多久。我們的手即便在海水裡,仍舊緊緊相握著。我不敢鬆手,因為怕迷失在這片汪洋之中;他也沒有鬆手,我不曉得原因何在,或許是想要對親手撿來的麻煩好好負一下責吧?

  我再次望進他那雙深邃的眼眸,發現他看我的眼神,和之前全然不同。先前我總覺得那雙眼睛能夠吸納所有光澤,但一切彷彿有去無回,直直墜入深淵底部。現在卻不是如此——他的眼神綻出某種光彩,某種甚至可稱之為熾熱的色澤,在其間流轉。

  就當我終於感到略微窒息,意識逐漸開始模糊的時候,艾因斯有了動作。

  右手傳來他溫柔而堅定的力道,我使勁振奮起精神,隨著他往上方水面游去。我們兩個潛在離水面並不近的海裡,所以又游了好一陣子,才總算突出水面。在海裡幾乎要用盡了空氣,總算回到了水面上的世界,我仰望著天空,大口大口使勁呼吸著。

  周遭一片闃靜,四面八方皆是海天一線,那赫特籠罩的天和海,彷彿形成了另一個超然獨立的世界。圓滾滾的單輪月斜斜掛在夜幕的一側,散佈其外的是點點星光,忽明忽滅;身處廣袤無際的海洋,和在島上觀測星空的感覺很不一樣,我不禁看得癡了。

  「來吧,要趕緊追上去才行。」

  艾因斯沒頭沒腦地拋出一句話,我才總算被拉回現實世界。對了,四周除了我們兩個人之外,空蕩蕩的,所以說我原本搭乘的旅船⋯⋯還來不及細想,他便已拉著我,再次潛入海裡。

  不曉得艾因斯又驅使元素做了什麼神秘的事,總之我們在海中以快得不可思議的速度前進著,沒過多久,便感覺頭頂上被什麼龐然大物給籠罩。是船嗎?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船的底部。以往在岸上的時候,總是只能瞧見露出水面的船身,在風中鼓得脹脹的船帆,看上去英氣勃發,感覺每艘都要航向什麼偉大的航道一樣。所以這個體驗對我來講新奇極了,雖然現在能見度非常低,幾乎只剩下一個巨大的暗影,但是就著輪廓的形狀,我幾乎可以確定這就是船隻。

  奇怪的是,在我們接近的時候,我看見船的底部連接著一塊漂浮著的板子。一般的船會需要這種東西嗎?艾因斯牽著我的手,往目標游得更近了,現在我注意到那塊板子其實是個小型的木筏,木筏的前端還綁著一個巨大的袋子,這個形狀還有這個不尋常的大小⋯⋯愈看愈像是在哪裡見過似的。啊,是艾因斯那時背在肩膀上的超大旅行袋!

  我看著艾因斯行雲流水地將連接著木筏和船底部的繩索解開,接著便以左手牽著我,右手牽著木筏這種詭異的姿態,敏捷地在海水裡往另一個方向前進。就這樣和船隻行徑方向岔開後,我們又在海水裡潛了一陣子,久到我幾乎又開始感到呼吸困難的時候,才又感覺到他牽著我的手緊了緊,提醒我改變方向,開始往海面游去。

  久違地再次回到海面上,我感激涕零地呼吸著夜晚冰涼而新鮮的空氣,覺得無論如何,活著實在太美好了。在黑漆漆的海裡待久了,彷彿心上也跟著覆了層陰霾一樣,雖然有那層棉軟的元素外衣護著,我身上甚至半點水氣也沒沾上,但是卻依舊感覺得到夜晚冰冷刺骨的水溫。在艾因斯把木筏也拉上水面佈置好以後,他先是手腳俐落地翻了上去,除了一直以來沒放掉的那隻手,另一隻手也伸過來牽住我另一隻,略施力道,將我整個人從海水中拉上木筏。

  在水裡被寒氣侵蝕太久,身上除了離開房時隨便披上的外衣外,就只穿著單薄睡衣的我,在夜風徐徐吹過的時候,凍得直打顫。

  「冷嗎?」

  我點點頭,忍不住打了個噴嚏。持續顫抖並沒有讓體溫升高,反而讓我覺得更冷了。艾因斯伸手探進方才從木筏上取下的旅行袋,取出了件摺疊整齊,看起來相當能夠禦寒的大衣,遞給我。

  「謝謝。」我感激地披上,被大衣包覆著,一股暖意緩緩從體內升起。

  他靜靜地看著我,點點頭,沒有應聲。

  「你⋯⋯怎麼會突然出現?」我好奇地問。其實還有滿腔的疑惑,像是這段時間他去了哪裡?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艘船上?他今晚出現,純粹只是偶然嗎?

  好似在思考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他盤起腿正襟危坐,手支著下巴。我看著他認真思索的樣子,把目光移到我們乘坐的木筏上,瞇起眼睛繼續問:「說真的,你是不是偷渡客啊?沒買船票所以只好把木筏綁在船底,搭趟順風船。」

  不知道為什麼,光是想像他位在船底,在水面下用這副姿態乘著木筏,隨著船隻給的動力前進,這個古怪的畫面居然毫不違和。他就是給人一種,啊,真是怪人,但是這些詭異的事情發生在他身上,好像再正常不過了的感覺。

  好像覺得我的想法很有趣似的,他的嘴角勾起了近似微笑的角度:「嗯,照妳的說法,我好像就是偷渡客。我一直以來都是這麼旅行的。」

  哇哇哇,不得了,雖然這傢伙好像才救了我一輪,但是這麼坦蕩蕩地承認偷渡成性的行為真的好嗎?大概是察覺我異樣的目光,他接著不急不徐地解釋:

  「我和其他人不太一樣,所以盡量避免引人注意,尤其是在這種遠行的船隻,總是會惹上不少麻煩。久了,就覺得獨來獨往更方便。」

  「嗯?和其他人不一樣?好像的確是哦⋯⋯」

  想起初見面的時候,他給我帶來的那股不舒服的感覺,好像能夠稍稍體會他這種想法。可是現在,和他兩個人共乘汪洋裡的一艘木筏,我卻並未感到任何一絲不適;更甚者,自從安不在了以後,那股時時包圍著我的窒息寂靜感,在此刻竟然煙消雲散,這點就連我和卡洛他們在一起時,都從來沒有發生過。

  實在忍不住,我緩緩開口,問出一個我疑惑已久的問題:「艾因斯,你的另外一半呢?沒有和你一起旅行嗎?」

  艾因斯依舊維持著相同的姿勢,星光灑落下來,落進他的眼裡,但再也不是先前那樣無盡地被吸納,而是反射出熠熠光輝。

  「我沒有另外一半,和妳一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1549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自我|人群社會|愛情|架空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jennylin155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孤單的世界》之四・孤單... 後一篇:《孤單的世界》之四・孤單...

訂閱

作品資料夾

Bill602愛好黏土人的各位
不專業開箱黏土人系列又更新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6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