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箱庭の世界】冒險書相關設定(1)冒險書&主要角色

作者:Ehecatl│2017-06-19 20:56:59│巴幣:6│人氣:271
「冒險書」是咱常在用地圖設定中使用的虛構書籍。
一開始的時候,我設計的地圖通常就是一股腦地直接寫出來,因此設定通常都還蠻短的。
不過寫著寫著,咱對自己自創地圖的真實感與立體感要求越來越越來越高,寫的東西也越來越多。
當初為了讓生物設計更有真實感,我創作了「法蘭克.葛勞茲」這名虛構的魔物學者。
而為了讓自創地圖更有真實感而誕生的,便是「冒險書」了。

「冒險書」與「法蘭克.葛勞茲」出現之初,其實都沒有什麼特別的設定,只是為了提升真實感與立體感而出現的「名詞」罷了。
但隨著相關地圖與生物越來越多,腦中對於這兩個「名詞」的靈感也越來越豐富,最終形成了一個完整的設定。
明明坑那麼大還挖了這坑,看來我還真是學不乖啊。
總之,這篇文章是用來說明我那自HIGH出來的冒險書相關設定,全部都是我自HIGH出來的產物。說不定之後的我還會視其為黑歷史。不過,即使如此我還是想將自己腦中的構思給記錄下來。


冒險書

冒險書為來自外界的旅行者-「華莉絲.多爾蒂」所著,記述著她在箱庭世界中十一歲到十六歲這六年以來,旅程中的所見所聞。
全部共三十章,原本無分章節,現行的三十章版本乃後世學者整理華莉絲的日記而成。
雖然是以日記的方式記述,但因為華莉絲對於各地的地理風情描寫得相當詳細,因此常被史地學家作為研究用的資料。
同時,華莉絲與同伴們的冒險故事,亦成為相當受到孩童歡迎的冒險譚。

  • 關於冒險書的成書年代
    冒險書的成書年代大約是在三百五十年前,與奧爾佳擔任謬伊迪雅城主同時期。當時箱庭尚未大量召喚異界人。
    北門尚未開拓成適合人類生活的區域,生活水準較落後。(北門開拓是在100年前)
    南門哈庇萊雅城已遭哈耳庇厄們佔領,後來建立<眾生之庭>此一聯盟的葛雷莉雅此時才剛出生。
    東門<蒙太古><卡普萊特>兩家族尚未出現。而都城外寇斯塔堡的<寇斯塔>家族此時處於興盛期,(兩家族是在300年前開始進入都城,在兩家族取得發言權的時候,<寇斯塔>家族早已沒落。)
    西門九洲地區當時仍被昊帝及其九子所統治,而<艾爾夫.多雷德>已經是一個相當強盛但卻封閉的帝國了。(昊帝同樣約在350年前駕崩,但在冒險書成書時期依然健在,<艾爾夫.多雷德>有數千年歷史,是在約五百年前隨著翡翠家的連續登上皇位而開始封閉。)(其實墨想一開始的原設中昊帝是在500年前駕崩,但在跟他討論後,現在修改成了350年前。)



華莉絲.多爾蒂(Wallis Dougherty)




性別:女
種族:詩人-(人類)
陣營:中立善良
所屬:無

來自外界的人類少女,冒險書的原作者,在海難中被召喚到箱庭世界,後獲得了人類的幻獸-『詩人』的靈格。
性格文靜且較同年齡的孩子早熟,有每天寫日記的習慣,雖然年幼但卻有著相當優秀的文才。

在被召喚到箱庭後,為了尋找回到外界的方法而旅行著,並在旅行當中與納特姆、葛勞茲、波佛與希爾維斯特等人成為了旅途中的同伴。

隨著在這個世界中越來越多的邂逅,她對於回到外界的這個目標而開始感到躊躇。
風之歌姬-奧爾嘉在兩人第二次碰面時,奧爾嘉告知她,如果只有一個人這種程度的話,奧爾嘉可以幫忙拜託元素王庭中擁有相關權能者將之送回外界。
這使得感到躊躇的她更加動搖,最後在看到其他同伴們的互動後,拒絕了奧爾嘉,表示自己暫時還想跟這些夥伴們一同旅行。

然而,旅行終有結束的一天,多爾蒂最後依然回到了外界。
重返外界的她後來成為了著名的童話作家,寫出來的故事無一不是家喻戶曉。
在八十四歲那年的一月診斷出血癌。
同年八月,在疑似其孫的金髮少年陪伴下,於都立醫院安詳的離世。


「如今的妳,破解了那位魔王的遊戲,正式獲得了離開這個世界的權利,已經沒辦法用『尋找回到外界的方法』這種藉口讓妳跟妳的同伴們一同旅行了。」


奧爾嘉臉色一變,以認真的眼神注視著沉默的少女。


「妳應該也明白吧?華莉絲,是時候後作出選擇了。還記得三年前你給我的答案嗎?當時的妳說想要暫時跟大家一起旅行。但,這只是因為知道我隨時能讓妳回到妳原本的世界,而安於現狀作出的選擇罷了。」


「妳來到箱庭已經快要五年了,現在回去外界的話,多少還可以用海難中的『奇蹟』來掩飾妳被召喚後又重回外界的事實。但如果在這裡繼續待下去的話...先不說對於外界大眾而言『奇蹟』的可信度,妳認為妳與妳的家人間還能夠互相相認嗎?我是已經捨棄了過去,因此才在這裡的,但妳並非如此。」


「作出選擇吧,華莉絲!妳是要選擇留在箱庭,還是要回到妳原本的世界呢?不論妳的決定如何,雷吉諾德他們絕對會接受的。」


奧爾嘉緩緩地走向少女,將一封信交到了少女的手中。
少女憑直覺知道了信中裝著的是什麼...那是在六年前從海難中救了她,並將她召喚到此世之物。


「或許妳當初來到這裡只是個意外,但這次,我希望妳憑著自己的意志作出最後的選擇!我以友人的身分正式邀請妳,『捨棄一切,前來箱庭』,請妳告訴我吧,妳最後的決定。」


然後,隔天。


少女對著這名溫柔但又嚴厲的友人,說出了自己的答案......




雷吉諾德.納特姆(Reginald Natmun)雷吉諾德.紫述香(Reginald Tulip)



性別:男
種族:妖精
陣營:混亂善良
所屬:無

出身於『艾爾夫.多雷德』的妖精少年,因為討厭『艾爾夫.多雷德』的封閉性而外出旅行。
在相當於人類十四歲左右的年紀時,在東門寇斯塔堡城下町與當時十一歲的多爾蒂成為旅行的同伴。
性格樂觀,討厭被拘束,喜歡帥氣的事物,有著做事不經大腦的缺點,但隨著旅行而逐漸有所成長。
天生有著「逆祥瑞」體質,總是容易惹上倒楣事,但在他發生倒楣事的同時,身旁的人運氣都會變得特別好,這體質也對多爾蒂一行人的旅行產生了相當大的不確定因素。
舉例來說,他曾在跟在嘉年華會的遊行隊伍旁時,突然被失控的鬥牛撞飛(當然其他人都沒事),然後又被牆壁反彈到煉金術師充滿酸液的大鍋中。他從大鍋跳出來後,發現他剛好從窗戶跳了出去,接著被路過的大鵬金翅鳥小姐救了下來,但是這位大鵬金翅鳥小姐看到了路上跳出了一隻老鼠後,慌忙地以時速七十公里的速度把雷吉諾德甩了出去,失去意識的他剛好被甩到了境界門裏頭,從東門到了北門。而在此同時,人在附近的多爾蒂在路上撿到了傳說中的大鵬金翅鳥羽毛,而這個羽毛後來被製成C級的物品型恩賜,成為了多爾蒂愛用的羽毛筆。

納特姆似乎不是他真正的姓氏,而是自創出來的。

在與多爾蒂相遇前,曾在哈庇萊雅失去了某個相當重要的東西。(童貞)

在多爾蒂離開箱庭後,依然四處旅行著,甚至還得到了自由來往各個世界的權能,從此之後無人得知其行蹤,不過認識他的人都異口同聲的表示生命力如此強盛的他,絕對是在某個世界衰小但卻健康無比的旅行著。

「為什麼一定要二選一啊?雖然老套,但妳以前所說的故事中,主角們才不會乖乖的接受已經決定好的選擇,而是開拓出新的道路才對吧。」

「這種事我也有想過,不過為了達成目標,不知道要花多久的時間,就像是奧爾嘉所說的一樣,時間並非無限的啊。」

「那麼,妳無法達到的事,就由我來達成吧。我可是天生就是擔綱主角的人物啊!妳就乖乖地回到原本的世界等著吧,然後,總有一天...」

接著,畫面就此中斷。


* * * * * * * * * * * * * * *


夜晚,一名老婦人在病榻中醒了過來。

雖然清醒著,但她已經沒有多餘的力量爬起來了。

她相當明白自己大概命不久矣了,現在能夠清醒過來,說不定是上天所賜與的奇蹟。

「醒了嗎?」

坐在他床邊的金髮少年詢問到。

老婦人已經昏迷了好幾天,這段期間內,少年大多待在病房裡,等待著婦人再次清醒。

「雷吉...諾德..嗎?」

老婦人的聲音聽起來相當的無力。

「是喔。這裡是大家的主角雷吉諾德喔。」

自己過去的同伴、回到外界的三年後再度出現在她面前的少年以溫柔的語氣緩緩地回應道。

「呵呵...雷吉諾德...我啊...夢到了過去的事喔...」

只不過,那是猶如走馬燈的回憶。

「是嗎?看來由我作為主角的冒險讓你印象深刻呢。」

「我很感謝你喔...謝謝你...履行了你的約定。」

老婦人的眼神逐漸失焦,回應也與少年所說的話語失去了交集。

看著即使瀕死,也依然要對自己表示感謝的老婦人,少年露出了微笑。

「對於身為主角的我,這只是小事一件啊,我才是,一直讓妳陪著我的任性。」

「......」

「明明能夠更早抵達目的地的,卻總是因為我而繞了好一大段的遠路。」

「......」

「明明不需要去面對什麼魔王的,但妳卻為了我而與之相對。」

「......」

「明明書才寫到一半,卻總是因為我的來訪而將之放置在一旁,結果讓妳被當成常常搞失蹤拖稿的作家。」

「......」

不論少年說了什麼,婦人都只是微笑著,毫無任何回應,然後......

八月,聞名世界的童書作家,在疑似其孫的金髮少年陪同下,微笑著安詳離世。



法蘭克.葛勞茲(Frank Grautz)



性別:男
種族:人類
陣營:混亂善良
所屬:無

出身外界的魔物學學者,人外控又一枚,在南門川源靈木與穆麗兒.波佛共同成為了多爾蒂的同伴,是多爾蒂一行人當中的料理兼解謎擔當,在知識方面是作為多爾蒂導師般的存在。

在最終戰前,因為要照顧在前哨戰中身負重傷的波佛,而沒有參與魔王的決戰,相對的他將自己在旅途中所得到的恩賜通通交給他所認為最能發揮那些恩賜效果的多爾蒂來使用,並鼓勵多爾蒂利用這趟旅行中所學習到的一切絕對能夠成為她破解魔王遊戲的關鍵。

最後與穆麗兒.波佛在多爾蒂回到外界前夕結為連理。

原本的世界乃人類至上主義的世界,人類以外的異種族總是遭受到人類的迫害。
在該世界中身為異類的他,因其非常喜歡人類以外的生物,因此成為了專門研究魔物的魔物學學者。
在某次調查的途中,與穆麗兒.波佛結識,並協助其躲避奴隸獵人的追捕。
自稱對穆麗兒.波佛一見鍾情,而展開了追求,一開始這點讓波佛感到厭煩。
但後來被葛勞茲為了保護她和其他異種族的行為打動了波佛,使得波佛不再對葛勞茲有那麼的厭惡。
後來成為了種族平等運動的領導人,原本該世界五年後會因為葛勞茲的死亡,而開始走向種族平等。
但不料葛勞茲被召喚至箱庭,並且從此留在該處,不只種族平等運動失去了領導人,「葛勞茲遭到暗殺」這個將世界導向種族平等的關鍵事件因此也不會發生,這使得其原世界偏離了原本的未來,種族平等運動晚了兩百年左右才成功。

實際上,葛勞茲在年幼時便認識波佛了,而這也是葛勞茲成為人外控的契機,葛勞茲雖然記得這件事,但波佛卻忘記了,或者說是認不出葛勞茲是當年的男孩。葛勞茲認為被忘記也沒關係,不必硬要讓她想起來,而且也不想讓她想起過去那愛哭的樣子,因此才對波佛自稱是一見鍾情。

其名其實是NETA某人外控的名字,然後再加上某人外控最喜歡的角色姓氏,雖然一開始只是某人外控的代言人兼設定生物用的虛構學者,但隨著設定越來越豐富而逐漸從某人外控的代言人這身分脫離,成為獨立個體。


自己會被暗殺這點,葛勞茲在原世界時老早就聽說過了。


那是某天,一位隱居的占卜師口中所敘述的未來。
明明被告知了,從此與波佛一同隱居的話,就能夠平安的過完一生。
但他不允許自己如此。


這並非是為了同伴,也不是為了被迫害的異種族。
沒錯,他很重視一同反對人類至上主義的同伴們。
沒錯,他也覺得異種族遭到的待遇相當不公,而且自己還是個人外控,看到令人憐愛的人外娘被欺負時,自己會打從心底的感到憤怒。


然而,都不是他依然站在那裏的原因。


他知道的,自己與波佛的壽命不對等這件事。
如果跟波佛隱居,他自己確實可以幸福的渡過一生的吧。
但被留下來的波佛呢?


只要這個世界還是一樣的歧視著異種族,波佛的未來大概會過得相當辛苦吧。


同樣都是留下波佛自己先走,葛勞茲選擇了能夠讓波佛能夠不用被人歧視的未來。
即使,代價是自己的生命也一樣。


不過這也是在原世界那時候的事情了。


現在,他們倆個所處的箱庭都市,雖然有著魔王的這種威脅存在,但比起原世界的迫害,這個多種族和平共處的世界顯得特別的美好。


因此,與多爾蒂不同,葛勞茲決定留在這個世界。


即使,這如同背叛了共同努力的同伴們。
即使,這如同捨棄了受難受苦的異種族。
葛勞茲並非聖人,如果有能讓自己與波佛能夠並肩而行,同時還能夠讓她在他死後依然能夠一直幸福下去的方法的話,他當然會毫不猶豫地做出如此選擇。


他握住了過去與同伴們的信物,默默地朝著自己所捨棄的一切道歉後,下定了決心。


過去,他因為知道自己會早早逝去而沒有說出口。
在旅行即將結束的現在,他拿著當年在原世界買的戒指,慢慢走向了某人的房間。




穆麗兒.波佛(Muriel  Beaufort )




性別:女
種族:真龍-火龍
陣營:絕對中立(隨波逐流的性格)
所屬:無

出身外界的龍族少女,是炎龍一族的公主,也是謹慎而冷漠的女戰士。在南門川源靈木與法蘭克.葛勞茲共同成為了多爾蒂的同伴,是多爾蒂一行人當中的前鋒擔當。

在與魔王的前哨戰為了保護多爾蒂而受了足以危及性命的重傷,因此沒有參與與魔王的最終決戰。

原本的世界乃人類至上主義的世界,人類以外的異種族總是遭受到人類的迫害。
其一族因被人類視為發展的阻礙而被人類諸國群起攻之,在人海戰術下遭到了滅亡。
而波佛是其中少數的倖存者。

因為這個經歷,波佛變得極端不信任人類,也不喜歡與他人打交道。
即使想要對人類復仇,但她的理智告訴她這是不可能的事,臣下們不是為了要讓自己白白送死才幫助自己逃出來的,因此她化作人型,潛伏在人群當中。

直到某天,她的身分曝露了,因此遭到了人類士兵的攻擊。
她變回龍型,全力與持有對龍特化兵器的人類士兵戰鬥著,但依然寡不敵眾。
雖然她成功逃離了包圍網,但也身負重傷,無力應對剛好出現的奴隸獵人們...不,與其說是剛好出現,不如說就像是跟士兵們談好了一般。
就在此時,她與葛勞茲相遇了,葛勞茲幫助了受了重傷的她躲避奴隸獵人的追捕,並且處理了她身上的傷口。

在這之後,葛勞茲自稱對波佛一見鍾情而展開了追求。
雖然一開始波佛完全避著他.但後來葛勞茲為了保護她和其他異種族的行為打動了波佛,使得波佛不再對葛勞茲刻意保持著距離。

雖然兩人互有好感,彼此信任,但在原世界的時候,兩人並無正式交往。
直到來到箱庭、一行人的旅行告一段落後,葛勞茲才向波佛求婚,兩人跳過了情人的階段,直接結為連理。
之後,兩人育有一女。

實際上,波佛早已認出葛勞茲是當年一族還沒遭到滅亡時,在森林中偶遇的年幼少年,正是因為這個相遇,才讓波佛對於向人類復仇這件事顯得相當消極的原因之一。雖然波佛認出了葛勞茲,但因為波佛認為為了葛勞茲好,不能讓他與自己走得太近,因此當初才總是與他保持著距離。

其名有「苦難」之意,是蘊含著父母「即使背負苦難,也能夠堅強的活下去」的期許之名。


夜晚,做完揮刀訓練,我洗完澡正準備換上睡衣上床睡覺時,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穆麗兒,在嗎?」
在門外敲門的,是我喜歡上的那名少年。


兩人初次見面,是在少年年幼之時,少年因為想要保護誤入陷阱的兔子反而使自己受了傷,路過的我因為看不下去而幫了他一把。
第二次相遇,則是在我受了重傷遭到追逼之時,少年為了保護我而欺騙了奴隸獵人們。


不管是哪次相遇,我都不曾想過我現在會如此喜歡著他。


過去的我,總是自私的消極活著。
但他不同,善良的他,一直都是為了自己的理想而努力著。


跟人類共存什麼的,我從來沒有想過這件事。
一族遭到毀滅的記憶,讓我對人類的憎恨...不,大概是恐懼的成分占的更多吧...那段記憶深植在我心中的恐懼,使我從未思考過這樣的可能性。


看著他為了自己的理想而做出的種種努力,讓我逐漸地喜歡他。
但這也讓我感到了恐懼,假使他為了自己的目標而離開了我的話,那我該怎麼辦。
這個恐懼在某天他開始不對我說喜歡我後,變得越來越深。


真是膽小啊,我,裝的一副冷靜而果斷的樣子,實際上卻是個害怕失去一切的膽小鬼。
因為如此,我才希望留在這個世界...不過法蘭克他,應該會決定回到原本的世界吧...畢竟他在原本的世界還有想要達成的目標。


如果他決定回去,那我自然也會跟隨著帶給自己希望的他。
不過,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要跟他在這個世界平和的共度一生。


啊啊,真是的,明明就是為了避免自己在冒出這個念頭才會去做揮刀訓練轉移注意的...乖乖放棄吧,我。


我穿好衣服,抱著心中的覺悟,打開了房門。




賽莉絲特.葛勞茲(Celeste Grautz)



性別:女
種族:真龍-火龍
陣營:守序中立
所屬:南門『神性自然』

在法蘭克.葛勞茲死後,接下他遺留研究的魔物學者,目前依然持續地寫出了不少優秀的論文與書籍。
基本上性格較為理性,但偶爾會在某些奇怪的地方特別堅持,算是個相當好相處、極富人情味的好人。
少數的缺點就是,碰到女兒或丈夫的事情就會變成一個笨蛋媽媽或妻子,以及對於衣服的品味讓人覺得相當的痛這兩點。
本人表示自己在年輕時跟打扮這種事完全無緣,因此總是挑了一堆輕飄飄夢幻風格的服裝,強硬地讓女兒穿上。

本名為穆麗兒.波佛,賽莉絲特乃其作為魔物學學者的筆名。
賽莉絲特(Celeste)此名,意味著與葛勞茲的相遇,使她成為了「最幸福的人」。
另外,她的眼鏡其實沒有度數,其鏡框是法蘭克.葛勞茲的遺物。




「哼哼!筆名就這樣決定好啦!」


「......我說老媽,妳真的要這麼做嗎?」


「你是在疑問些什麼啦!這當然是當然的了啊~」


「但是啊!繼續老爸的研究我是沒意見啦,但是要繼續寫魔物圖鑑什麼的....但老媽妳是不是忘了妳的文筆可是世界末日等級的糟糕啊!還有妳剛剛好像用的梗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喔。」


「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這種事努力就可以了嘛。」


「這妳是要努力多久的時間啊....」


「反正我們活得久,這種時間根本不算什麼。有著許多時間可以揮霍可是長壽種族的特權呢!」


「這種即時行樂式的說法是尛,快給我向全世界的短命種族道歉!」


「『紅豆尼,齊格菲。(捧讀)』這樣OK?」


「『齊格菲』又是尛??『齊格菲』又是尛啊??就算是龍族也不能這樣用外界的梗欺負大名鼎鼎的屠龍者啊!!太過分了吧!!老媽!!啊啊!!夠了!!我開始懷疑老爸還活著的時候說的往事是真是假了啊!老媽妳的個性跟老爸說的完全不像啊!!」


「但是很遺憾的,我還是要再度跟妳說第九千零二十五次的『那真的是我』呦~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的那個人真的很帥呢,不過老了以後也有老的韻味呢~真不愧是那個我家老公,不論何時都是最棒的~」


「是是是,『老爸最帥了(捧讀)』,所以不用再重複告訴我那麼多次你們兩個的陳年往事了~」


.......真是的,為啥我家除了我以外,其他兩個人都是怪人啊。


半龍少女看著情緒激動的母親暗暗嘆息著。


就這樣,膽小的龍族少女跨越苦難(Muriel)獲得了幸福(Celeste)的故事就此告一段落。
但是,這也只是「一段落」而已,她的故事尚未終結。
我想,未來的她,大概也會為了不辜負所愛之人所給予的幸福,寫下更加溫柔的故事吧。




埃柏特.希爾維斯特(Albert Silvestre)


性別:男
種族:人類
陣營:混亂善良
所屬:無

在原世界被奉為賢者的青年神官,性格溫和而成熟,重視著自己的友人,是多爾蒂一行人中相當於長輩般的存在,缺點是偶爾會不擇手段以及可怕的殺人料理。
在西門望月井加入了多爾蒂一行人。

在原世界時,與魔法師及女獵手三個人是勇者最初的三名夥伴。
在勇者與魔王相戀後,與其他的同伴們共同支持著兩人的戀情。
但在最後勇者與魔王遇上了悲劇的結局時,自己卻只能看著在過去與自己一同旅行的夥伴們一一死去而無能為力。

之後,為了扭轉這種結局,他對被封印的祕寶出手了,他使用了那個祕寶,重置了世界,修改了勇者與魔王一行人的命運。
但作為代價,他的存在從重置後的世界完全消失,變成原本就不存在的人物。
而他本人則是被困在重置世界而產生的殘骸空間中。
本應永世無法離開殘骸空間的他,以某個奇蹟為契機,再度與過去的夥伴們重逢,並在他們的幫助下離開了殘骸空間,漂流到箱庭。

來到箱庭,與多爾蒂一行人相遇,讓他回想起過去的夥伴,在種種的因緣下加入了他們。
在旅行結束後,便失去了任何音訊,退出了世界表面的舞台。


旅行再度結束了啊...


啊啊,不過這樣也好,來日無多的人生最後能夠得到如此的回憶實屬奢侈。


不過還真讓人好奇啊,不論是華莉絲還是雷吉諾德,法蘭克也好波佛也好,看著他們一路上的成長,就令人不禁想要看看他們的未來啊。


不過在重置世界的反動侵蝕越來越嚴重的情況下,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啊。


奇蹟是不會出現第二次的。


當初與過去夥伴重逢的奇蹟,已是神之恩典,在此之上的恩賜根本無法奢求。


剩下三天的餘命,該做些什麼才好呢?


像是勇者當年說的那樣,試著過過看平凡的生活應該不錯吧。


那麼,再見了。


華莉絲、雷吉諾德、法蘭克還有波佛,我重視的同伴們啊,願你們的未來充滿神之恩典。我會在煉獄的贖罪之旅中祝福著你們。











這時的我,從未想過第二個奇蹟會如此降臨在我的身上......




【箱庭の世界】冒險書相關設定(1)冒險書&主要角色
【箱庭の世界】冒險書相關設定(2)次要角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150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箱庭の世界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frank02tw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箱庭の世界】【場地】鬥... 後一篇:【箱庭の世界】【角色】詭...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an90149大家好
墨繪ACG更新,這次是科學超電磁砲的白井黑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