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第十章 《兩個父親?!》

作者:江楓X漁火對愁眠。│2017-06-18 15:28:59│贊助:2│人氣:267
               在夜幕低垂的星空下,楓星和睿英站在門外和門內,靠近水池旁的一棟白色套房。

  「不是什麼都不是?」睿英緩緩開口,動搖的看著眼前的女孩,楓星卻堅定的點頭。

  「那是什麼?」睿英渴望的詢問答案,連他自己都感到意外,為什麼會問出這種問題?

               「對楓星大小姐來說,我是什麼?」他又害怕又渴望的尋求楓星的答案。

  然而楓星猶豫了,她錯愕的神情並不是因為睿英而是因為連自己也回答不出來,對於自己來說,睿英是什麼?真的只是保鏢嗎?如果真的是,為什麼自己回答不出來,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她猶豫了。

  「是很重要的人」楓星猶豫了許久,終於開口說出來。

  「重要的人?」睿英瞇著眼仔細思考,「你所謂重要人的定義是什麼?家人?朋友?還是」。

  他氣勢強大不停的逼近然而楓星自然的往後退,而睿英則一直前進,楓星往後剛好有一個台階,她大叫,一個重心不穩要往後倒時,睿英將她往自己的方向拉過來,一個溫暖又嬌小的身影重重的落在自己的懷裡。

  再次回到平靜,兩人心跳加速,近距離的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呼吸聲,楓星感覺到睿英的身體是如此厚實而溫暖,讓人充滿依靠和眷戀,而睿英竟想要張開雙臂將她給抱住,可是他不能這個樣子,他掙扎,想要推開楓星可是卻下不了手。

  「對、對不起!」楓星強迫自己趕緊離開睿英,後退了一步,兩人保持了一段距離,彼此都尷尬或者還沈溺在剛剛的溫暖之中。

  「沒、沒關係的」睿英許久開口,他低下頭好不讓楓星看到自己有些泛紅的臉。

  「那我先回去了」楓星低聲說。

  「好明天見」。

  「恩」。

   睿英望著楓星離開的背影直到她的身影從他的視線消失為止,才肯回到房間。
  
  時間馬上又過去,隔日早晨馬上到來,女傭們輕輕敲門走進來,先是叫楓星起床,並且端了一桌的早飯過來,幫忙楓星梳理打扮,退去睡衣,換上衣服,一個時辰就這樣過去了,相反的,另一邊的睿英早早就起床,先是準備今天的行程規劃,再簡單的用完早飯,然後拿著資料走向楓星的房間。

  楓星看了時間表,發現今天竟然是父親節,此時,睿英輕輕敲著房門,然後自然的走進來,楓星正只穿著輕便的無袖襯衫和短褲,睿英抖了一下。

  「我說過就算是在邸宅也要好好注意穿著吧?」。

  「先不說這個,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你的生日?」。

  「才不是!我的生日是在聖誕夜那天」楓星隨意的說,「今天是父親節呀!父親節!我想親自做個蛋糕」。

  「你是要毒死總統嗎?」。

  「呀!」楓星生氣的大叫,瞪著睿英,「你別阻止我!不想幫我的話就別管我」。

  「今天有英語練習課記得嗎?」睿英拿著手上的資料在楓星面前晃晃。

  「下次啦!下次啦!難得的父親節,我想親手做個東西給總統,父親節一年只有一次,英語什麼的什麼時候都可以上啊!你知道總統的行程吧?」。

  「真是你覺得我會陪你一起胡搞嗎?」睿英冷冷的質問。

  
  開始準備食材,楓星拉著睿英喬裝打扮成平民溜進附近的超市裡面,買了新鮮的牛奶、麵粉、蛋、奶油還有製作蛋糕的工具,然後神不知鬼不覺的跑回邸宅,開始動手操作,由睿英在旁邊幫忙。

  「我叫你打蛋不是叫你砸蛋啊,看你都打破多少顆蛋了!」。

  「明明是這個蛋的質量有問題呀」。

  「麵粉不是這樣揉的,你溫柔一點行嗎?」。

  「麵粉好像跑進我的眼睛裡了啦!」。

  「牛奶和奶油的比例是一比一,你剛剛加了什麼?呀!那是味精不是白糖啊!」。

  花了好多時間,重做了好多次,終於順利把蛋糕送進烤箱裡面,楓星鬆了一口氣,她感覺到肩膀十分痠痛,睿英看著這亂七八糟的廚房,看來得好好請女傭整理整理了。

  「接下來要等多久才會出爐呢?好期待呀!」楓星無煩惱般開心的問。

  「三十五分鐘」。

  睿英看到楓星臉上有著被麵粉沾染的白色粉末,他自然的伸出手,試著用身上的手帕幫楓星擦拭掉,楓星近距離的看著睿英,不自然的撇開意識,她有些悸動。

  「擦不掉啊」睿英低聲說。

  「沒關係啦!」楓星自然的後退一步,和睿英保持距離,「那個我先去洗一下澡,你蛋糕好了之後再叫我吧!」她匆忙的離開廚房,睿英感到奇怪,他感覺到她似乎在逃避自己。
  
  泡入溫暖的熱水池中,洗掉一身的牛奶位還有麵粉,彷彿也洗掉了疲勞,楓星趴在浴缸裡,手上拿著手機,螢幕上面顯示一個叫做臭老爸的聯絡人。

  「頃海那傢伙以前總是和他那麼好今天父親節,他會去找他嗎?」楓星看著手機螢幕,眼神卻茫然,低聲嘀咕著,「要是被無雙大姐知道,肯定會很生氣的可是我已經好久沒見到他了頃海和他分開後也非常傷心,還曾經離家出走」。

  楓星是為了千惠才會想幫總統來一個美好的父親節,可是自己的父親又該怎麼辦?

  睿英端上一個圓形四吋左右的巧克力牛奶蛋糕,楓星拍手叫好,興高采烈的。

  「接下來只要給總統就可以了吧!」。

  「總統行程總是很滿,只有下午四點有半個小時的時間會待在芙蓉飯店休息,然後就馬上動身往桃園機場參加會議」睿英說。

  楓星緊張的看了一下時間,還有一個小時應該來的及,睿英簡單的幫蛋糕包裝之後小心而快速的拿到車上,由司機開車,楓星和睿英坐在後車位。

  沒想到才剛離開邸宅十分鐘,交通堵塞,已經幾乎停在原地好幾分鐘,平均大概五分鐘才前進兩步左右,楓星緊張不安的緊緊抱著蛋糕盒子。

  「前面好像出車禍了,所以才這麼久」睿英不確定的說,他轉過頭問問她的想法「怎麼辦?」。

  楓星看了一下時間,再這樣下去肯定會遲到的,「司機先生!送我到這裡就可以了!睿英你給錢!」。

  睿英倒吸一口氣,震驚地看著她「什麼?你要下車?!」。

  楓星隨之如風一樣,打開車門縱跳下車,睿英驚愕,隨手從錢包抽出幾張鈔票,而且都是藍色的大鈔,隨意丟給司機然後也跟著楓星下車。

  「高楓星!」睿英在後面喊著,他們在充滿壅塞的行車時間點上下車,楓星毫不害怕的拿著蛋糕飛奔過去,跑到馬路的邊邊處,睿英也迅速的追上來,抓住她。

  「你在做什麼啊?沒看到有那麼多車子嗎?!」睿英生氣的叫著。

  「因為不快一點的話會趕不上啊!」楓星理智氣狀的說。

  「所以你要從這裡跑到飯店嗎?你瘋了嗎?」這根本不可能,這女孩是不是瘋了??

  「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呀!」楓星倔強的說,睿英完全鬥不過她,只好無奈的陪著她在大馬路上奔跑,火速殺去飯店,就在總統上車後要離開的最後一刻,楓星跳出來格擋在車子面前,緊急的煞車聲響起,後者睿英和坐在車子裡的總統都被震動的大驚失色,魂都差點被嚇跑。

                   楓星和睿英,兩人都急喘著氣,面色疲倦又窘迫。

  「總統!我有東西要給您!」楓星大口深呼吸後鞠功九十度的將手上的蛋糕盒遞給總統。

  總統還是非常詫異的看著眼前狼狽的女孩,沒錯,狼狽,她氣喘吁吁,臉色疲倦,頭髮凌亂,看起來不是處於很好的狀態,睿英急急出現在楓星旁邊。

  「真的很對不起,總統先生,楓星大小姐說今天是父親節,堅持要親手做蛋糕」。

  「你特地做了蛋糕給我嗎?」總統一怔,不敢相信的看著眼前的女孩。

  「因為這個很重要啊!」楓星坦然的說,真情流露,如此開朗的女孩。

  總統欣然接受,他滿是溫柔的看著楓星。

  「總統先生,飛機的機場時間快要」。

  「再等等!」總統說,他選擇楓星,選擇先打開楓星的禮物,他打開蛋糕盒,讓三個人都臉色古怪,蛋糕完全撞成不成蛋糕的形狀,蛋糕上的裝飾都混成一坨,簡直慘不忍睹。

  「啊!」楓星悲慘的大叫,臉色僵住了「它、它一開始是長得很完美的!」她緊張用力的解釋,「那是因為剛剛交通堵塞所以只好臨時跑下車,用跑的跑來飯店,一定是在跑的時候不小心給撞了!」。

  「你們跑過來嗎?」總統再次一怔。

  睿英露出無奈的神情,楓星低下頭滿是悲哀。

  「其實它味道應該也不錯啦」。

  「哈哈哈!」總統開懷大笑,發自真心而開心的笑意,這讓睿英還有楓星都感到相當意外,「謝謝,為我送上父親節禮物,你的心意我收到了呢!」。

  聽到總統開心的說,楓星又是感動又是驕傲,睿英還是第一次跟在總統身邊那麼久看到總統第一次開懷大笑,真是太好了,溫柔的看著楓星,她真的做到了呀……

  送完蛋糕之後,楓星和睿英叫了計程車正要回到邸宅,睿英打開車門示意楓星上車,而楓星卻停在原地。


  「怎麼了嗎?」。

  楓星鼓起勇氣,「可以再讓我任性一次嗎?」。

  睿英不明白的看著楓星,下一秒就看到楓星向睿英九十度鞠功,後者一怔。

  「抱歉我還是很想去見一個人!」楓星說完,從睿英身邊跑過,後者緊張的不顧旁邊的計程車隨之跑上去。

  「高楓星!你要去哪裡呀?」睿英著急地問著,溫柔的拉著楓星又好奇又納悶,「有什麼事情嗎?」。

  「送我去好嗎?」楓星求助他,「如果沒有要阻止我,就送我去好嗎?」她看起來非常悲傷,一直以來活潑的她也有這麼傷心的一面

  「又要去找教授,還是你的男朋友嗎?」睿英想了想,平靜的問。

  「不是不是的!」楓星否認他的問題,是她的親身父親是她那個沒用的老爸
  
  在夕陽西下的傍晚,楓星佇立在巷子口的角落,一個身穿普通甚至有點邋遢的男人走出來,他留著一臉鬍子,凌亂的褐色短髮,但是儘管整個人看起來很邋遢,卻還是看的出來那端正的五官。

  睿英在遠處守候著,給楓星還有那個大叔獨處的時間。

  「你來了呀我沒想到你也會來看我」他感嘆的說。

  「因為今天是特別的日子」楓星緩緩說道,「頃海他也來看你了嗎?」。

  「恩就在剛剛應該又是瞞著你們母親而來的,我看到了電視,你也是不容易呀」。

  「因為發生很多事情一時之間很難解釋呀」楓星低聲說,兩人的口氣一摸一樣。

  「我想也是頃海也和我說,要我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為了你們,忍耐的活下去」。

  「因為媽媽嗎?媽媽到現在還沒有原諒你,就算已經過那麼多年還是一樣」楓星感傷的說,「頃海一直想和你生活我也是爸爸」。

  終於眼淚無法自拔的掉落下來,滑過臉頰,那令人十分熱淚。

  「別哭了傻瓜,會讓人以為我欺負你呀」他心疼的說,「你還是真的很愛哭呢」。

  「那是因為因為我」楓星說不上來,她不忍鼻酸,「我想念」。

  「謝謝」他溫柔的說,「你和頃海都是溫柔體貼的好孩子,我一直都知道的不在你們身邊也沒關係,只要你們過的好爸爸我,就算不能見到你們也沒關係」。

  到這裡,時間也差不多了,楓星轉身,提著沉重的步伐低著頭走向等候的睿英,睿英看著楓星身後的大叔流下感傷的眼淚,默默的走進巷子。

  「你還好嗎?」睿英溫柔問著楓星。

  「不好一點也不好」楓星抬起頭是一張滿是淚水的臉龐,她很悲傷,非常悲傷,眼淚止不住的不停掉落下來,睿英看得好心疼,深深地看著她,再也忍不住、壓抑不住沸騰在胸口的情感,他上前,將楓星緊緊抱入懷裡,緊緊的摟抱著他,安慰著楓星。

  楓星微微顫抖的抬頭,看到睿英堅定的墨褐色眼眸裡映照著自己,那樣實在的懷裡讓人非常安心,楓星不忍離開他的懷中,沉溺在那樣的溫柔裡。

  
  回到邸宅,已經半夜三更了,睿英背著哭累而熟睡的楓星慢步向她的房間,穿過長廊和花園後,到達她的房門口。

  「 睿英先生」女僕緊張而來。

  「噓大小姐我來照顧吧,她已經累到睡著了,你們幫我準備個熱水還有毛巾,她有點著涼了,順便去請醫生來家裡一下」。

  「是」。

  睿英輕輕靈巧的推開房門,將楓星小心翼翼的平放在床上。

  「爸爸」楓星在睡夢的冥冥之中小聲的叫出這句話,睿英聽的很清楚,他又疑惑又莫名其妙的看著楓星,感到非常詫異而奇怪,這時,女僕捧著熱水盆還有毛巾走進來。

  「需要我們幫大小姐換衣服嗎?」。

  「恩,拜託你們了」睿英說。

  睿英走出楓星的房間,心裡滿是疑慮和懷疑,不管是教授、高頃海或者是剛剛的大叔都是他感覺到楓星並不是想像中的那麼簡單,事到如今也不能詢問,還是靜觀其變的好。
  
  天一亮,楓星微微張開眼睛,就看到兩側女僕在旁細心等候,夜晚之時不停幫楓星換毛巾,說是有些著涼,微微的發燒,原來楓星才知道自己那麼嬌弱,還聽說,是睿英把她背回來。

  「楓星大小姐,這是您最愛吃的皮蛋瘦肉粥,多少吃一點吧?」。

  「楓星大小姐沒胃口的話要不先喝一點濃湯呢?」。

  「還是喝一點牛奶?」。

  「抱歉」楓星低聲說,她神情凝重,「我現在什麼都不想吃你們出去可以嗎?」。

  「楓星大小姐睿英先生交代我們,一定要看你把東西都吃完才可以離開的」。

  「就看在我們的份上,把東西吃一吃吧?就算不看我們,也要為自己的身體著想呀」。

  「我說了我不想吃東西呀!」楓星不耐的說,「你們都出去好不好?」她低落的懇求著,現在的心情非常混亂,讓楓星無法正確的去思考任何事情,女僕們跪了一地求助,楓星卻生氣勃勃的把飯菜都砸了,此時,欣宜走了進來,剛好看到這一幕,女僕們跪了一地,地板上有飯菜翻倒成一堆的慘像,楓星臉色蒼白而不悅的站在床上。

  「聽說您生病了?看起來精神好的很呢」欣宜冷冷的說。

  「又來這裡有什麼事情嗎?」楓星質問,看在睿英的份上,她忍著身體的不適還有你們不悅的心情。

  「來看看你是否已經準備送醫院了」。

  「讓你失望,真是抱歉呀!」楓星崩潰的大叫,她沒有心情也沒有精力再跟這個女人白費唇舌、再做無謂的鬥嘴。

  「夠了」一道熟悉的聲線,睿英從門口不緊不慢的走進來。

  「睿英你應該去開會的不是嗎?」欣宜看到睿英,馬上就露出虛假的笑容,溫柔的口氣說。

  睿英無視旁邊的欣宜,直接走向前到楓星的面前,一眨眼,楓星就覺得自己被拉過去,睿英將她從床上拉下來。

  「你做什麼?!」楓星激烈的反彈著。

  「你受傷了!」睿英低吼,霸道的拉住楓星的手腕,沒錯,手上有著被碗盤割傷的傷痕,睿英從口袋抽出手帕,壓在楓星的傷口上。

  「你們把這裡清理一下,楓星大小姐因為一些事情,心情不是很好,還請你們不要介意,」睿英溫柔的對跪了一地的女僕說道,「別跪了,都起來吧」。

  「是」。

  睿英將視線從女僕身上離開跳到楓星身上,「走,我帶你去包扎傷口」。

  睿英就這樣拉著楓星離開房間,女僕們緊接著離開,丟下欣宜孤零零的遺落在大房間裡面。
 
  睿英帶著楓星來到離邸宅最近的燒烤店,睿英親自拿著夾子夾著生肉放在烤盤上,親自幫楓星烤肉。

  「為什麼要來這裡?」她古怪的問。

  「你不是最喜歡吃烤肉嗎?這次是破例,所以快點吃吧」。

  「我沒有胃口」。

  「不管怎麼樣,吃東西之後才有力氣,等一下你想做什麼我都會陪你,也不會過問,所以看在我的份上吃一點好嗎?」睿英耐心而溫柔的說。

  什麼都不會問楓星有些動搖,她今天一整天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嗎?睿英將烤好的肉塊夾到楓星盤子上,香噴噴的烤肉味終於讓她忍不住,開始拿起筷子。
  
  吃完早餐後,睿英遵守約定的,今天做為一整天的司機,他開車到大學,掩護楓星到廖教授這裡。

  「教授!」楓星看到教授就卸下了心房,冠詠意外的看著她。

  「你怎麼來這裡呢?」冠詠看了楓星又看了站在楓星身後的睿英。

  「有事情要和你說,教授,你現在有空嗎?」楓星自然的拉起冠詠的手臂,他們選了一個大學的角落,楓星和冠詠在一角的椅子上,睿英在不遠處把風。

  「這樣啊你父親說了那樣的話」冠詠感嘆的說。

  「我實在覺得我父親真的很可憐呀媽媽的行為真的很過分」楓星難過的說。

  「你母親為什麼會這麼排斥你的父親呢?」。

  「也不是排斥爸爸啊,天生就是非常隨意自在的人,而且非常沒有腫,說的永遠比唱的好聽,但是雖然他膽小,但卻願意挺身而出保護我和頃海,讓我們避開差點死掉的命運,媽媽啊,當初是被爸爸那簡單不做作的豪邁性格給迷上了,以為只要有愛就可以但是媽媽是黑道出生的家庭嘛久而久之就開始瞧不起連個工作都沒有,整天遊手好閒的爸爸」。

  「這樣呀所以才會離婚抱歉,我不知道」冠詠歉意的道歉。

  「沒關係啦」楓星硬生生的擠出笑容,「現在,我能說出真心話的對象只有教授了」。

  「但是你不是說你的母親到現在還是會不停嘮叨你父親的事情嗎?」。

  「恩」。

  「你不覺得這是思念嗎?」冠詠溫柔的問。

  「思念?」楓星感到奇怪。

  「一個人會在乎一個人,為他而生氣、難過,不停的念著,就是因為心裡還有他不是嗎?我想你的母親其實還是很在乎你的父親的」。

  即使離開了,你的父親也是用著自己的方式在關愛你們呀

  冠詠說的話讓楓星不得不重新開始思考關於自己的母親還有父親,坐在車子上,睿英沉默的開車,楓星沉默的往窗外看著。

  「接下呢?」睿英平靜的問,「想去哪?」。

  楓星將視線收回來,轉移到睿英身上,「你不好奇為什麼嗎?」。

  「你指什麼?」。

  「所有的一切」。

  睿英沒有說話,沉默的繼續開車,楓星眉頭深鎖,「這樣很奇怪呀!我昨天去見的那個成熟大叔之後淚流滿面,今天又一大早著急的去找教授,你都不感到好奇嗎?」。

  「我應該覺得好奇嗎?」睿英平靜的問,「還是,我應該必須了解或知道什麼?」。

  楓星被睿英的話塞住,頓時找不到話來反駁,「算了」她冷冷的說,再次將視線移向窗外。

  「如果你還沒決定的話,那換我決定」睿英眸光一閃。

  楓星驚訝的看著他,「你要去哪?」。

  「去了就知道了」。

  他簡單的說,然後又再次陷入沉默,楓星不自覺的陷入睡意當中,只是感覺到,在朦朧的黑暗之前中,行車上上下下,好像開在凹凸不平的路段上。

  「起來了,已經到了」睿英輕輕搖動楓星的身體。

  「什麼」楓星迷迷糊糊的神態,「這是哪裡?」。

  「山上」睿英簡單的回應,楓星跟著他下車,走了一小段的路最後到達一個墓地前。
  楓星看著墓地石板上刻印著兩個名字,林家鼎和林曾惠,她露出疑惑的眼神,然後看了睿英,又看了墓地,內心不安的情緒悸動著。

  「這是你父母的墓地」睿英說,楓星一怔。

  「你連自己父母的墓地都不知道嗎?」睿英嚴謹的看著她,並且用刻意試探的口吻去詢問,楓星不忍身體微顫,臉色鐵青。

  許久,睿英將那嚴謹的眼神從楓星身上離開,用一個悲傷的眼神看著墓地,「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畢竟你從出生就待在國外,你的父母早早就去世,來不及看到你長大你的母親死於心臟病,父親則是交通意外,這是總統告訴我的」。

  「是是啊!」楓星硬生生的從喉嚨擠出這句話,那勉強的笑容,她的臉色還是很不好,「你怎麼會想到要帶我來這裡呢?」。

  睿英沉默了一會,「我想你也會想見見看你的親生父母畢竟你從來都沒有來看過他們」。

  楓星感傷的看著林千惠的父母的墓地,林千惠現在人在醫院呀她再次自責與難熬,睿英平靜的看著她,不知這個男子究竟在想什麼?

  他們簡單的祭拜了林千惠的父母,要回去時,不料老天爺開了一個玩笑,下起了一陣擎天大雨。

  睿英開著車在山上繞著繞,臨時找了一個小旅館住一晚。

  「一間雙人套房」。

  「等等!」楓星緊張的拉著睿英的手臂,「為什麼是雙人套房啊?應該是兩間單人套房吧?」。

  「我必須確保你的安全」睿英果斷的說,讓楓星沒有可以反駁的餘地。

  這個旅館確實有點簡陋,可能是因為在山上的關係吧,偏遠又偏僻,只有一張雙人床和一張木頭化妝桌、一張木椅、一張白色沙發和一台只有五吋的小電視,地板還是木頭的,還有一小間廁所,洗澡是公用的泡澡室。

  「先去洗澡吧,我們都淋濕了」睿英說。

  「洗、洗澡?」楓星倒吸一口氣,臉紅的跟什麼一樣。

  「放心,我會在浴室外守候,你可以安心的洗澡」。

  「哦」楓星鬆了一口氣,原來是指這個呀

  已經晚上快十二點了,楓星脫下又濕又髒的衣服,泡進熱呼呼的水池裡,這裡的是野外的,只有用木頭牆圍繞一個圈子。

  「千惠」楓星難過的嘀咕著,雙眸泛著一點的淚光「千惠為什麼意思不來看看你的父母呢?」。

  就在這個安靜的膜門特,楓星感覺到有東西從腳邊滑過,她等不及一切,就跳起身害怕的大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136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zxc380288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後一篇:[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jfl20180818所有巴友
我是一個沒有工作的廢人~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6:3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