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6 GP

[達人專欄] 我一個男的突然穿越變成公主是甚麼玩法???(6)

作者:MPL│2017-06-18 11:36:23│贊助:220│人氣:1682
「咚咚!」房間外面傳來的敲門聲將我從睡夢中喚醒。

「莉絲公主,我送晚飯來了。」愛麗絲溫柔的聲音隔著門傳入耳中。

「進來吧。」下意識地讓愛麗絲進來,但當我看到眼前的景象就覺得這不是恰當的回應。

因為我發現被子正掩蓋著一個衣衫不整的嬌小少女,而這名少女正在我懷裡熟睡中,而且在少女的大腿附近有一片水漬,客觀地看整個場景就像是我剛剛完事了一樣,不敢想像愛麗絲會有甚麼反應,雖然大家都是女生…不,準確來說我的內在還是男生,到現在也是,大概。

當然,就在我腦海想一堆事情的時候,愛麗絲已經走進來了。

「莉絲公主,練習魔法也累了…吧?」當愛麗絲捧著晚飯到桌上,然後轉過身看一下床上的景象,嚇得說話也斷開了。

「愛麗絲,本公主知道你現在想甚麼,雖然有開始但並沒有做到最後,真的。」

雖然不知道身為公主的我為甚麼要不斷向身為侍女的愛麗絲解釋,但總覺得不解釋一下的話後果會很嚴重。

然而,在這個糟糕的時間點,我懷中的美少女—西莉婭也醒過來了。

首先在被子鑽出來的是紫色的頭髮。

「唔…莉絲公主?」西莉婭似乎剛睡醒有點迷糊,一張開眼就看到我感到少許困惑。

她定下來看著我,我也看著她,持續了幾秒。

然後西莉婭似乎清醒了,我看著她的臉慢慢紅起來,直到紅得像熟透的蘋果。

「嗚哇!西莉婭嫁不出去了!」西莉婭快哭出來的樣子。

不知是不是太過驚嚇,她居然用小孩子的叫法來自稱。

「莉絲公主,請問嫁不出去的意思是甚麼呢?」一直在旁邊的愛麗絲帶著笑容問道。

不知為甚麼,我看著她的微笑感到有點心寒,錯覺吧?

不,連西莉婭也以為我對她做了甚麼,但我真的沒做到最後啊…

結果我花了一番唇舌解釋我真的沒做到甚麼,只有接吻而已。

但不知道為甚麼西莉婭又鼓起了臉,我又不知不覺得罪了她嗎?可能是因為接吻的時候對她做了惡作劇吧?

當然也有人不太接受這種解釋…

「所以,莉絲公主是跟西莉婭接吻了?」愛麗絲用詭異的目光看著我。

「呃…嗯。」我誠實的回答。

所以我到底為甚麼要花這麼多精神向侍女們解釋呢?

在做甚麼呢我?

然後我瞥了一眼,看到西莉婭的下半身還是有點濕濕的,我就讓她先用房間的浴室洗澡。

「莉…莉絲公主,請…請務必要忘掉這件事!」西莉婭說完雙手掩臉跑到浴室裡去。

忘掉哪件事啊?尿床的事嗎?嗯,這個年紀還會尿床的確有點羞人,間中拿出來笑一下也不錯,但我覺得自己會下地獄…

在西莉婭洗澡期間,我先讓愛麗絲幫我換一下被單,但當她看到床上一片水漬的時候,用奇怪的目光看著我,所以這到底想表達甚麼意思啊?

在西莉婭洗完之後我也接著去洗了,今天是少有的晚上沒去大浴室而是去房間裡的浴室洗澡。

因為肚子很餓所以我叫愛麗絲不用特別整理,擦乾頭髮便可,而西莉婭則是在旁邊呆呆的看著愛麗絲侍候我,我好像聽見西莉婭細聲在說甚麼「敵不過愛麗絲姐」之類的說話,大概是聽錯吧?

愛麗絲折騰一番後,我開始正式用膳。不,正確來說是讓愛麗絲餵食。

「西莉婭也沒吃飯吧,一起吃完再走吧?」當我看到西莉婭很無聊的在旁邊坐著,我忍不著問。

「誒誒誒誒誒?!我嗎?跟…跟莉絲公主一起吃?!」西莉婭嚇倒了。

「西莉婭的標準驚訝樣子已經看膩了,你要吃還是不要吃?」

事到如今,我也不太想常常顧念莉絲公主這個身份。

最初我是擔心會被揭發不是莉絲公主本人,但後來發現愛麗絲好像擅自解讀我開始變回"原本"溫柔的莉絲公主,大概是指莉絲公主小時候的樣子吧?侍女們對於我最近的變化也沒甚麼懷疑,只有莉莎明確的懷疑我的身份。這樣我也不用太刻意無情對待身邊的人,盡量照自己的想法做就好。

「要…要吃!請務必讓我跟公主一起吃!」西莉婭急忙地回應。

然後我們就圍著茶几坐下來。

順帶一提,因為西莉婭自己沒帶衣服,所以我借了自己的睡衣給她,但對她來說似乎長了一點,看起來就像小朋友穿大人的衣服一樣,稍微有點可愛。

理所當然地,愛麗絲跟平常一日對我進行餵食,而西莉婭則是自己吃,但她卻常常向這邊看。

「那…那個…」西莉婭似乎有話要說。

「莉…莉絲公主平日都是讓愛麗絲姐這樣…侍奉著嗎?」

「當然,侍奉莉絲公主是我的職責哦。」不知為甚麼愛麗絲一副驕傲的樣子回應西莉婭。

「那…那我也可以這樣侍奉一下莉絲公主嗎?」西莉婭紅著臉問。

「我是無所…」

「當然不行!侍奉公主的責任怎麼可以假手於人呢?」

其實我是無所謂啦,但愛麗絲好像很執著的樣子。

「是…是嗎?」西莉婭有點沮喪。

看到她這樣我就摸一下她的頭,然後她就閉著眼享受著。

跟西莉婭相處了一段日子,發現很容易就哄她開心,西莉婭這樣會不會被陌生人騙啊…

***

吃過晚飯後,我將安娜和克莉斯汀都叫進來。

大概是第一次被叫進莉絲公主的房間吧,安娜顯得誠惶誠恐,而克莉斯汀一如既往懶懶散散地走進來了。

我們五個人圍著茶几坐下,而我旁邊就是西莉婭和愛麗絲,遲進來的安娜和克莉斯汀則是坐在我對面。

當然叫她們進來的目的是為了下星期的甚麼王位繼承決鬥,事實上我連規則都不清楚。

「愛麗絲,能完整說一次王位繼承決鬥的規則嗎?」

「知道了,公主。王位繼承決鬥的規則跟普通的決鬥並沒甚麼分別,在決鬥中用任何方法令對方失去意識或者投降便可,當然魔法和武器也可以使用,沒有時間限制。還有就是…」愛麗絲稍微停頓一下。

「挑戰的一方與被挑戰的一方都需要做好戰死的覺悟…」

戰死嗎?聽起來沒甚麼實感。

但在這世界可能是常有的事,畢竟也聽說過人類和魔物常常交戰造成大量傷亡。

真可怕,結果我是自找麻煩…

不過既然都接受了挑戰,這時候退縮不太好吧,而且我還誇下海口跟莉絲說一定會贏。

姑且,稍微努力一下吧。

「大家覺得只用魔法能贏得到莉莎嗎?坦白說就可,不會有任何處分的。」我看一看在座的各位。

因為以近身戰鬥來說莉絲基本上是一定會輸的,這柔弱的身體我可不覺得能撐多久。

「恐怕有點難度,如果不是西莉婭那種程度的魔法師,要完全以魔法贏莉莎公主大概是不可
能吧。」安娜客觀地分析。

事實上與學會所有中級魔法的莉莎相比,一個中級魔法都沒學會的我也不太可能贏呢…

「安娜,如果跟你學一星期的劍術能到達甚麼程度呢?」

「那個…恐怕…」安娜似乎難以啟齒。

「但說無妨。」

「我的家族【紅葉】傳承下來的劍技都依賴紮實的基礎,而莉絲公主的體能、握劍、揮劍等基礎還不夠紮實,只有一星期時間實在難以有甚麼成效…」

果然學劍術甚麼的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不,劍術的話除了安娜…

「吶,克莉斯汀,劍術方面你能指導一下本公主嗎?」

聽愛麗絲說克莉斯汀的實力深不可測,說不定有甚麼特別的招數可以教我。

「莉絲公主,那個人平日疏於練習,跟她學劍的話可能學到不好的惡習,與其向她請教,倒不如讓我教公主吧!」克莉斯汀還沒回應,安娜已搶先回答。

安娜居然少有地向我勸諫,看來她們的關係真的不太好。

「…區區一個傳統的古舊劍術流派。」這次連很少發言的克莉斯汀都開口還擊了。

「你…你這人居然膽敢侮辱我的家族?【紅葉】流派可是從古流傳至今,被公認為最強的流派之一,既然你出言侮辱,身為【紅葉】下任繼承者之一的我是絕對不會放過…」

「要比一下嗎?」克莉斯汀直接打斷安娜的說話。

「【紅葉】流派的劍術,和我的劍技…」克莉斯汀挑釁著安娜。

「你們兩個說夠了沒!要決鬥的是本公主吧?」稍微用兇惡少許的語氣指責二人。

我怕再放任她們說下去真的打起來。

話說克莉斯汀的形象完全破滅了,不說話的時候看起來挺文靜的,原來是很好勝的人。

既然安娜說了她家的劍術在一星期內練不出甚麼,那我只好之後再私下找克莉斯汀吧。

「抱歉莉絲公主,剛才我稍微激動了。」安娜率先道歉。

「我也回應得不太恰當,抱歉。」克莉斯汀緊接著道歉。

不過兩個人看起來都不像是和好了…

嘛,算了,她們兩個的關係有空再處理,在有生之年…

「那麼西莉婭,有短期內提高魔法能力的方法嗎?」

說實話以劍技取勝我覺得沒甚麼希望,以魔法為主攻才有點希望,果然要靠西莉婭。

「那…那個,方法是有的,但是…」連西莉婭也是這樣,說一半不說一半。

「快說吧,別吞吞吐吐了。」我催促一下。

「雖然人的魔力上限在出生的時候已經定了,但實際上可以靠後天增加的。」

西莉婭從半空中拿出紙張和筆並開始畫圖。

「試想像一下,當人持續吃很多食物的時候,身體就會發胖,肚子就會漲起來。魔力也是同樣的,一個人從外部不斷輸入魔力的話,魔力的上限也會慢慢增加的。不過跟吃東西不同,增加了的魔力上限不會因為沒持續輸入魔力而減少。」

西莉婭很認真地一邊畫著像小學生一樣的畫,一邊講解。話說她說得挺流利啊,平日都斷斷續續的。

「所以要怎麼做呢?」我問了個最實際的問題。

「基…基本上,需要一個魔力特別高的人定時傳輸魔力,最簡單直接的方法就是…就是由我將魔力注入莉絲公主體內,但…但是普通的注入方式效率並不高…」說到這裡西莉婭又停下來了,而且說話又變得斷斷續續。

「所以有效率高的方式吧?再吞吞吐吐的就給你懲罰!」不要給我拖慢對話進度啊…

可能是錯覺吧,西莉婭聽到會懲罰之後好像開心了一下。

「唾…唾液…」

我瞪了西莉婭一眼,她才完完整整的說出來。

「將…將魔力注入唾液經口腔傳到對方體內的話效率會比較高!」西莉婭以接近叫喊的方式說出來,她的臉都紅起來了。

我慢慢咀嚼她說的話。

注入唾液經口腔傳到對方體內…

「這不就是接吻嗎?!」當我意識到西莉婭說甚麼的時候,我也有點害羞,雖然也不是沒試過跟西莉婭接吻…

不,感到害羞的不只有我和西莉婭,連愛麗絲、安娜和克莉斯汀的臉都像熟透的蘋果一樣紅起來。

理所當然的氣氛又開始尷尬了…

「總之,今天就先這樣吧,克莉斯汀留一留下來,其他人可以解散了。」

想問的事都問得差不多,至於補魔那種事情還是明天才做吧,畢竟一天兩次怕西莉婭吃不消…

當然我也不是這麼隨便的人,只是覺得西莉婭的話可以接受而已…

不,之後怎麼跟莉絲解釋才是最大問題…

算了,到時候再說。

當其他人都離開的時候,最後離開的西莉婭在門前停下來。

「呃…莉絲公主,今天那…那個不是尿床哦…」西莉婭說完後便關上門急忙地離開了。

所以那個不是尿床又是甚麼啊,有點莫名其妙。

克莉斯汀也是一臉問號的樣子。

不管西莉婭了,先聊正事。

***

現在我跟克莉斯汀兩人獨處。

說起來克莉斯汀是甚麼樣的人呢?雖然不是沒跟她聊過,但她平日都不太說話,一副懶散的樣子,而且今天跟安娜吵起來倒是形象崩壞了。

「剛剛你差點跟安娜吵起來吧?你們關係真的有這麼差嗎?」我問。

「不,並不是這樣的…但結果就變成這樣了…」

克莉斯汀說著奇怪的話。

「而且莉絲公主,為甚麼想找我這種人呢…」她問。

「既然安娜說跟她學一星期,劍術都不會有甚麼提升,那不就只能指望你嗎?」

「不怕從懶散的我身上學到惡習嗎…讓我這種人指導莉絲公主真的可以嗎…說不定從我身上也學不到甚麼哦…」克莉斯汀微微低下頭。

怎麼了,她不斷看低自己是鬧哪樣啦。

「本公主完全看不透你在想甚麼啊,有時候很好勝,但有時候卻很自卑…」

「……」她一言不發。

這孩子真的比較麻煩啊…

「克莉斯汀你在想甚麼,能慢慢的跟本公主說嗎?」用稍微溫柔的語氣問道。

「我不懂跟別人溝通…」沉默了幾秒後,她才淡淡地說出這一句。

「從小到大,每次說話都很容易惹火對方…」她補充。

怎麼辦啊,我可不是心理醫生啊…

「所以你想怎麼樣呢?」我不想再猜測她想甚麼了。

「莉絲公主,能教我怎樣交朋友嗎…?」克莉斯汀抬起頭望著我。

哈?怎麼突然變成要我教她了。

「倒不如說為甚麼你要找本公主?這種事問一下愛麗絲就行吧?」

完全被她帶節奏啊。

「不行的,愛麗絲是天生就很擅長社交的人,我一定學不來的…但是莉絲公主不同,明明一個月前跟西莉婭和愛麗絲她們很疏遠,但現在感情卻好得可以常常在房間裡做奇怪的事情…」

原因我是理解了,但奇怪的事情是怎麼樣,不會其他人都這樣看我吧?

不,更重要的是…

「可是,你現在不是能跟本公主好好的聊天嗎?這樣子跟其他人交流也會交到朋友吧?」

「不是這樣的…在莉絲公主面前我能很坦誠地說自己想說的話,但面對其他人就辦不到,所以我才少說話怕惹怒其他人…」

所以我是覺醒了甚麼特別技能嗎?例如其他人對我能坦誠說話之類的,不可能吧?

再說,交朋友甚麼的我也不擅長啊,在原來的世界又不是特別多朋友…

「呃…其實本公主也不太懂那些,說到底交朋友本來就不用太刻意吧?」

「怎…怎麼會…」克莉斯汀整個人沮喪起來。

我似乎看到她的靈魂快要從口中出來,是錯覺吧?

形象要崩壞哦,克莉斯汀。

「不用這麼沮喪吧,你想的話本公主有空可以陪你練習啊?」

「真的嗎?!」克莉斯汀瞬間變得精神起來。

「說起來你差不多要說一下,由你來指導劍術的話一星期能有多成長呢?」我直接將話題轉回主題。

「不知道呢,應該說因人而異。不知道莉絲公主對我和安娜的劍術有多了解呢?」

「完全不了解…」我誠實地回答。

「好吧…安娜所屬的【紅葉】流派是透過模仿不同的動物創造劍技,總共有四十九式,故稱【紅葉四十九式】。【紅葉】的歷史悠久,是艾菲爾國最傳統並號稱最強的流派…」

模仿動物的劍嗎?好像很帥啊。

「而我則是不屬任何流派,也不像【紅葉】一樣擁有一套招式。與其只是講給公主聽,倒不如現在試一下吧。」

我和克莉斯汀走到比較空曠的地方。

「莉絲公主請攻擊我吧。」

但克莉斯汀好像完全沒有任何架勢,這樣攻過去沒問題嗎?而且不是用劍而是赤手空拳…

「那我打過來囉。」

我出盡全力用右拳揮過去,克莉斯汀似乎並不打算避開。

當拳頭快要碰到她胸口時,她左手一撥就將我的攻擊架開了,就在我因為衝擊力快要向前倒的時候克莉斯汀將我抱著了。

「要再來嗎莉絲公主?」克莉斯汀淡淡地說。

這次我並不是單純的揮拳過去,而是不斷用快速的連續拳。

可是每一下都被她接下來,而且擊中的時候就像往海綿打一樣,攻擊好像完全被吸收一樣。

然後我開始急躁起來,想加快攻擊的速度,可是克莉斯汀往旁邊一閃,我打出去的拳已經收不及,她在把我的手腕輕輕抓著拉一下,我整個人就像剛剛一樣往前撲,結果克莉斯汀又在我快跌倒的時候扶著我。

「莉絲公主有沒有從剛剛的攻擊感受到甚麼?」

「當揮出拳頭的時候,有種打不出力的感覺,完全起不到作用…」

「沒錯哦,這就是我原創的劍技【無劍】所含的精髓,不單應用在近身搏鬥,也應用在用劍的時候…這劍技的精髓在於以柔制剛、融合於自然,不講求招式架勢,但講求無限的應對,是不是有點難懂?」克莉斯汀扼要地將重點解釋。

「的確有點難懂,但又好像有點理解…」

「因為我的【無劍】並不像【紅葉四十九式】一樣講求架勢,也不需要進行苦練,若能把握到精髓的話可以在短時間學到。相反要是不能掌握到其中的奧妙,即使花很多時間也不會學到。順帶一提,【無劍】跟【紅葉四十九式】皆以大自然為主體,但【無劍】的特色並不像【紅葉四十九式】局限於四十九式之內,而是嘗試創造出無限的應對方法…」克莉斯汀繼續補充。

雖然我是覺得克莉斯汀有點自賣自誇的感覺,不過不用特別苦練也有機會短時間學到這點似乎不錯。

「那麼接下來一星期就拜託你囉,克莉斯汀。」

「知道了,莉絲公主。」

讓克莉斯汀離開後,我就很快進入夢鄉了。

這時候的我並不知道,克莉斯汀所創的劍技一直流傳後世,影響深遠。

***

【克莉斯汀視角】

清晨的陽光總是那麼柔和,醒來時小鳥的鳴叫聲與樹枝被風吹動的聲音如同交響樂一樣。

我在床上打了個呵欠,睜開慵懶的眼睛,準備迎接美好的一天。

我是克莉斯汀的說。

原本,身為平民的我是絕對不可能享受這張軟綿綿的大床,但成為莉絲公主的護衛之後很多以前沒想過的東西也得到了。

換作是幾年前的我,大概做夢也想不到我會做這種滿受束縛的工作吧?

沒錯,一直嚮往自由的我是很討厭被束縛的。

記得當初進入劍術學校的時候,學校居然強逼我們在眾多劍術流派中選一個專精。

我是非常討厭這種做法的,因為劍技本來不應被規範在某一特定流派,不過其他同學似乎並沒有跟我一樣的想法。

儘管如此,我還是從眾多流派中選擇了【紅葉】來當我的專精流派,因為以大自然為本的理念與我自身的理念不謀而合。

可是,【紅葉】流派太強調架勢了和著重於模仿動物,好的劍技應該要更加靈活才行。

為了表達自己的不滿,在劍術學校的頭幾年我都會刻意在最後一刻放水以示不滿。

在實技試的時候,會刻意做到最後一步不做。在考筆試的時候,我都會在最後一題的答案寫上「我討厭這種強逼學生專精某一流派的教育制度」。

不知是不是這種抗議方式有效,還是學校原本就這樣打算,最後一年居然可以允許學生自由修練劍術,而實技的考核方式也不再是讓學生展示某種流派的招式,而是直接跟老師對決然後讓幾名老師觀戰,再一起決定學生的分數。

理所當然的,在最後一年我並沒有修練任何一個流派的劍術,取而代之的是自行研究屬於自己的劍術。

可惜似乎只有我是這樣做的,縱使學校給予了學生自由,但同學們都覺得繼續修練之前學的劍術比較好。

結果,我不但在畢業考試中擊敗考官,而且還以首席畢業,這倒是我意料之外的,畢竟前幾年都刻意壓低了成績。

在劍術學校的幾年裡,因為我奇怪的想法,加上本身不太擅長說話,結果沒交到幾個朋友。

雖然我不覺得一定要有朋友才能生存,但始終想交朋友。

***

畢業後,我並沒有打算從事甚麼職業。

不過,當皇室邀請我擔任莉絲公主的護衛時,我父母看到待遇和薪金就擅自幫我接受了。

我不會怪責父母,畢竟他們從小就過著清貧的生活,對我也不差,所以我很多時候都遷就一下他們。

反正我沒特別想做的職業,就嘗試了這份工作,要是真的不喜歡我大不了可以辭退。

事實上,做了一個月後我真的想辭退工作,但我的父母居然用我預支一年的薪金買了大屋,我跟父母說過後他們才收歛了,所以無論如何我都需要做一年護衛才能辭去。

後來,我才知道父母在打甚麼主意,他們特意買一間大屋是為了裝作很有錢的樣子,然後又嘗試將我介紹給一些地區的貴族。這真的讓我很困擾,幸好父母也沒勉強我,最終選擇也在我手,但一、兩個月就相親一次真的很厭煩。

要說為甚麼不喜歡護衛的工作,原因是莉絲公主是一個殘暴不仁的公主,只要在她面前犯錯就會遭到嚴重的責罰。

至於人際關係方面,我依然是沒交到朋友,倒不如說跟同是護衛的安娜關係愈來愈差。

安娜是一個很認真的人,也很熱愛劍術,而且是【紅葉】流派的下任繼承者之一。

不過,她對劍術的看法跟我相差太遠,而且不知為甚麼每次跟她說話都變成我挑釁她的局面。

她常常指責我態度懶散,有空都不去練習劍術,似乎覺得我在劍術學院首席畢業是名不副實。

我也有跟她說過劍術不應該太著重固定的招式,這樣劍術就變得不靈活,但她覺得這只是我不練習的藉口。

無論如何,我跟她的關係的確很差。

實際上不只安娜,我跟愛麗絲和西莉婭的關係也稱不上好,因為每次說話時我都用冷淡的語氣回應她們,但我真的不是想這樣。

當我以為這種性格會持續下去的時候,令我改變的竟然是莉絲公主。

自從有一天莉絲公主被從天而降的奇怪男人偷襲後,整個人都變了。

甚至有想過是不是撞到頭結果撞得連性格都變了。

就在某天我休假的時候,無事可做的我到皇宮的圖書館看書。

但我似乎太集中精神,結果連莉絲公主在我後面都不知道。

「在看甚麼書呢?」莉絲公主柔和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

因為我怕會得罪莉絲公主,所以選擇不說話。

接著莉絲公主從後面偷看我書本的內容。

事實上,我現在看的書對其他人來說可能很無聊吧。

「誒,克莉斯汀在看這麼深奧的書嗎?」莉絲公主看了幾眼後感到驚訝。

「很無聊對吧…」

「怎麼會,這本書說人不應為了自身的利益而試圖征服大自然,否則最終的禍害也會回饋給人類,這個觀點不錯哦。」莉絲公主將書的其中一段用手指指給我看。

「是嗎?莉絲公主的看法也跟我一樣嗎?」難得有人跟我的看法一樣,所以顯得有點興奮。

「嗯,不禁其性,不塞其源,人類不應該試圖改變大自然,應該順其自然,本公主是這麼想的。」

雖然之後莉絲公主自顧自的說了甚麼建了堤壩反而引起更嚴重的水災之類有點摸不著頭腦的事情,但她的看法跟我是大致相同的。

然後我不知不覺跟莉絲公主聊了很多,當我察覺到的時候已經發現自己居然可以跟莉絲公主正常地聊天。

甚至我超出了主從關係應有的語氣,莉絲公主也沒有責罵我。

從那時候開始,我就變得只有在莉絲公主面前才能正常聊天。

好了,一大早起床就想了太多事情,今天是第一天指導莉絲公主,我也要稍微努力一下吧。

作者後記:
貴安,MPL的說。根據我前幾章的觀察,有色色的描寫人氣會稍高一點,相反則不會太高,然後這章的色色描寫不算多,所以不會太多人看吧?這章花了很大篇幅講克莉斯汀的事情,也開始塑造出克莉斯汀的形象,聰明的讀者大概會知道克莉斯汀形象的構思是參考甚麼地方吧。還有就是更新時間如無意外會維持在每週的星期日,萬一趕不及的應該會延遲至星期一。那麼,下一章再見,最後慣例說一句,覺得不錯請務必給個GP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134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公主|穿越|身體互換|黑人問號

留言共 6 篇留言

ロリ帝国将校☆桜
誒,頭香拿到了,看來是一個點技能樹的開端

06-18 23:32

MPL
在沒人氣的小屋, 隨便都能拿頭香的[e3]06-19 11:16
ロリ帝国将校☆桜
有人氣啊,GP那麼多w 我的才門可羅雀勒

06-19 18:04

Lolia
請大大務必加油寫下去
還有
色色的真的是看下去的某種原動力啊啊啊

10-04 15:23

MPL
色色的才是重點ww10-04 17:06
LACIA
加油 是喜歡的類型 GP奉上了

12-31 13:27

MPL
謝謝[e12]12-31 14:03
威廉
貌似還是有贅字漏字之類的,雖然覺得更慢點沒關係。
也許只是現在沒體會到追連載的焦躁呢。

09-23 06:08

MPL
每週一更啦09-23 12:03

開始攻略克莉斯汀了嗎?OwO

09-25 16:21

MPL
對, 一個接一個09-26 08: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6喜歡★manbobo200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我一個男的突然穿越變成公... 後一篇:[達人專欄] 我一個男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
觀世音菩薩(ゝ∀・)⌒☆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8:5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