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鳶尾花的女武神 第六章-莎夏的回憶 (二)

作者:南雲桅上│2017-06-17 01:31:59│贊助:10│人氣:177
 
  森林旁的夜晚來臨,隘口吹著涼爽潮濕的晚風。

  這座在兵站旁的伐木小村此時難得地點起各色的燈火,雖然只有兩條街的迷你規模,但仍是人聲熱鬧地起落,廣場中聚集著與小隊成員閒聊的村民與映著燈光的炊煙。
 
  「大家!給村民們招待多不好意思,來幾個志願者一起幫我處理火雞肉啊!」
 
  傍晚時這麼邀請著隊員的巴羅,很可惜地並沒有找到什麼「志同道合」的幫手,但狙擊手吉賽兒卻讓大家驚訝地舉手,這讓幾個想湊熱鬧的隊員也加入行列。
 
  巴羅把村人帶來的火雞用大蒜料理過後,放進下面塞了柴薪的汽油桶裡悶烤,這道料理要花上一些時間,但是從鐵桶裡慢慢飄出的雞肉油香味,還有燒著的柴薪的淡淡木香,讓聞到的人引頸等待開爐的時刻。
 
  幾個這初次任務後開始相熟起來的隊員們各自做成一圈聊著,村子中心一間像木製成的厚重大門打開,切斯洛與邀請小隊的老者握了手後加入了以巴羅與吉賽兒為首的圈子裡。
 
  「各位,幫我傳話下去——剛剛跟村長聊過了,等會可以到村子裡的公所使用浴室,今晚就在公所裡好好睡一覺吧。
 
  「我還找了些酒,食物也再看大家想吃些什麼,我想下個命令……今晚嚴禁口糧出現好了!」
 
  切斯洛對著越聽越露出不可至信表情的隊員們說,而最後的嚴禁一說更引起些笑聲,有些參與過行軍的隊員也沒有遇過這般招待……更不用說在這樣的部隊裡。
 
  「隊長,怎麼可能?當兵當到現在還沒遇過這麼大方的啊!」巴羅開口問道,剛剛的幾隻火雞本來已經讓他覺得是今晚的極限了。
 
  「這個嘛……其實這村子對我們還蠻感謝的啦,剛剛本來要用旅館招待我們,不過我怕這有點太過份……」
 
  切斯洛話一出,還是引起了一些失望的牢騷,他聳聳肩,傻笑著尷尬地搔頭等大家的聲音暫歇。
 
  「好啦,別抱怨!至少今晚睡覺不用吹冷風啊!」拉戈爾出聲止住了大家的牢騷,「老實說,我也很好奇少尉你是怎麼跟村長談的。」
 
  切斯洛起身站在廣場上的圍坐者中間,二十幾名隊員轉頭看向他,「大家不用太拘束!隨便聽我這聊聊就好。」
 
  「今天真的辛苦啦,這次的任務基本上還算完成,剛剛跟附近里埃爾鎮通過電報的結果也確認過,隘口這裡的兵站一周前就失聯了,只是上頭一直沒下命令有任何動作,這在我的直覺裡是很奇怪的。
 
  「村子裡幾乎在上周的同時遭到那批灰衣部隊——正確來說是血伯勞部隊的侵擾,以協防山賊的名義站據著村子,而前兩天則對我們本來的目的地的兵站發動攻擊,就是我們後來看到的結果啦。」
 
  「這些東西,算是這個村子裡的人做為的謝禮吧,另外,我還稍為做了些交易。」切斯洛語氣輕鬆地說道,指了停放水仙花號的空地,巨大馱獸的身影少了兩隻。
 
  「交易?」突擊兵羅爾.卡邦聶一等兵問道,來自馬場家族的他對於馬匹一直有著特別的感情,行軍時還拜託過其他人讓他多拉著曳輓馬幾次呢。
 
  「那些曳輓馬,我讓給他們了。」切斯洛看向部隊眼前滿滿的福利,方才又送來了兩大鐵桶的油料,水仙花號似乎只要發動引擎就能行駛。
 
  「隊長!為什麼!那些……馬……」羅爾失望極了,追問著切斯洛。
 
  「抱歉,羅爾你得想想,這些馬跟著我們只會受戰火所苦,既然戰車狀況是好的,留給這村子幫助他們才是適合的所在。
 
  「不說這些了,我想知道莎夏的來歷,有誰能大概跟我說的嗎?」切斯洛轉了個話題,看向廣場另一邊亮著的油燈,兩個坐著的人影被火光照得搖搖晃晃。
 
  「我只知道亞歷姍德拉,比我還要早來到這部隊,也許這部隊一成立就來了。」看來該相當資深的拉戈爾開口說道,切斯洛本已為他是四二一部隊裡最老的了。
 
  「三年?」
 
  原來這個部隊本身的時間並不久啊……
 
  「是的,差不多三年的時間。」
 
  「我來到這裡半年,她從來沒跟我說過話呢……明明一樣是女生啊。」吉賽兒喝了一口麥汁說道,雖然大陸上對克羅諾人的歧視明顯,但莎夏的抗拒似乎是把自己給牢牢鎖住的。
 
  「連克羅諾人都怕妳,妳到底是什麼成分啊?」尤金托著腮笑道,但這次吉賽兒沒有任何反擊。
 
  「隊長,我知道你很好奇,也許莎夏身上真的有能知道什麼的情報。但是她從來沒跟其他人透露過,我建議你親自向她問問吧!」
 
  廣場角落,兩個四二一小隊的女孩正面對面坐著。
 
  「莎夏的膝蓋受傷了,不好好擦藥可是會感染的啊!」
 
  伊蒂絲蹲在莎夏跟前,仔細地從那棕色的帆布背包裡拿出白色罐裝的消毒藥水,她把棉棒放進消毒藥水的罐子裡直到前端的棉球吸滿了藥水,接著往莎夏膝蓋上傷一抹……
 
  「伊蒂絲……現在已經是醫官了嗎?」看著蹲在眼前的伊蒂絲,莎夏這才想起來前些日子伊蒂絲提到自己是王國軍的實習醫護員,這次見到她身穿著淺藍與白色的醫護員軍服。
 
  「呵呵,怎麼可能呢?王國軍不會讓女孩當上醫官的。」
 
  「我充其量只是醫護兵而已,被派過來的途中……」伊蒂絲注意到自己似乎即將脫口而出的,穆德瓦上校在她即將昏睡之前所命令的該堅守住的秘密。
 
  「是遇到帝國軍被俘虜嗎……不過現在該沒事了!」伊蒂絲注意到莎夏不同於下午見到的沉默,像遇到久未謀面的朋友般,話明顯地多了。
 
  「真好,這樣大家如果受傷的話——
 
  「——唔嗯!」自顧自地說著話的莎夏,沒注意到伊蒂絲的消毒藥水朝著膝蓋的破皮,讓今天下來已有些疲累的突然全身一震,刺激讓忍著的她喉頭不禁擠出聲音。
 
  「上面沾了很多沙子呢,不好好清乾淨可不行……最近很多流行病呢。」伊蒂絲淡金色眼睛全神專注在莎夏膝蓋上的傷,全沒注意到莎夏咬著牙卻不敢喊出痛的樣子。
 
  專心的伊蒂絲注意到膝蓋傷口裡埋著的小石子,她把已經染紅的棉棒用力一抹……
 
  「痛、會痛的啊!」吸滿了消毒藥水的棉棒幾近膝蓋的傷口。莎夏被這麼一刺激從木箱上跳了起來,廣場上的其他隊員都聽見莎夏夾雜著羅西亞國的方言喊著。
 
  「伊蒂絲,荷馬的傷勢還好嗎?」切斯洛從旁邊隊員們圍住的圈子邊走來,向著伊蒂絲問,也許是剛才莎夏那聲大喊把他給引來了吧?
 
  「啊!是的!」伊蒂絲翻開手上有著紅色十字標記的小冊子,「子彈從肉裡取出就行了,沒有傷到骨頭跟肌肉組織,運氣很好呢!」
 
  新兵荷馬已經從村長的住所裡走出來,肩膀包紮著紗布在尤金的身旁坐下,尤金勾著他的脖子又用力揉著頭頂的。
 
  「謝謝妳的幫忙,等回去後再向迪維夫斯基少校問問要回去哪裡吧。」切斯洛托著下巴說道,雖然不能排除伊蒂絲只是被俘的可能,但心裡仍是滿滿的疑問,她與賽虜斯、與軍事監察處應該有某種關聯——這不正可以推論,王國軍裡面……
 
  他轉向莎夏,再兩人眼神對住得當下莎夏把頭別了開來,低頭看著地上,「少尉,可以的話……能夠把伊蒂絲留在小隊裡嗎?」
 
  「這等回去再說,可是我有些事,真的得向妳問問……」
 
  莎夏聽見切斯洛這麼開口,更加抗拒似地把頭低下,讓垂下來的頭髮遮住臉龐,陰影罩上自己的害怕被窺視的神情。
 
  「抱歉,這件事情是我的……」
 
  「是我該抱歉,向妳探究這些隱私。」切斯洛一口打斷莎夏越來越弱而游移著的語氣,現在的她太疲累了,沒有力氣再一頭甩開逃離切斯洛,切斯洛高大的身影蹲坐在莎夏身旁,繼續說道:
 
  「但是,妳今天下午所說的事,還有那叫賽虜斯的……應該是個帝國軍官吧?他的話讓我很在意。」切斯洛把眼神轉向圍坐著聊天的隊員,「對我來說,探究這些隱私挺不道德的,可是,也許妳所知道的事情會是讓我離開這裡的關鍵,老實說吧,我一直覺得我不屬於這部隊啊。」
 
  沉沒了半响,切斯洛見到莎夏仍沒有回應,「好吧。抱歉啦,打擾到妳的休息,等等會有烤火雞,記得一起來吃。」
 
  「五年前。」莎夏淡然地開了口,「有個住在羅西亞烏拉爾山區的女孩,她們所住的小鎮,在最後一刻才知道自己的國家已經被帝國給染指……」
 
  「那……是妳嗎?」
 
  莎夏沒有理會切斯洛的問題,兀自地說,「帝國用很快的速度把鎮裡裡的民兵給擊退,全部用手上的長劍斬首,抵抗者一律殺了。包括女孩的父母。
 
  「士兵粗暴地抓走了女孩,在軍營施虐了一個禮拜……在那之後,帝國的賽虜斯.齊格列亞德,他用主教的名義把軍營裡有一樣遭遇的孩子,帶到了……
 
  #
 
  ——創世一九二五年——
 
  德斯蘭帝國西側的德列斯平原地帶,那與小國貝林吉亞接壤的邊境附近,白色的高塔遺跡聳立在平原之上。
 
  那是曾經作為凱虜斯人對天空之神祭拜的高塔,在禁忌之下被遺忘了千年,而德斯蘭帝國卻在與希維雅王國的國境戰爭失利後,帝國主教——波坦吉亞奉皇帝之命,把注意力放到遺跡高塔之上。
 
  帝國從戰敗的羅西亞國擄獲成千上萬的戰俘、難民以及國內的克羅諾人,在高塔旁建起戒備森嚴的集中營,這些人自此開始奴隸般的生活,用血肉之軀以經典上所記載的方式徒手拉著巨大的白色岩石一層層地修建高塔。
 
  年幼的羅西亞國克羅諾族女孩——亞歷姍德拉.利特維雅在列隊排頭中,步履蹣跚地被帝國士兵像家畜一樣的驅趕著,後頭則領著十幾個像她一樣的孩子。
 
  他們滿身傷痕,臉上除了淚痕沾著的沙塵外,剩下的只有恐懼,雙手被鐵絲緊緊纏著,一個跟著一個,只要腳步稍微慢下就會遭到帝國兵惡意的毒打,而不是克羅諾族裔的女性更被帝國士兵強暴後才送來這裡。
 
  這些奴隸們身上沒有任何足以稱為「衣服」的完整布料
 
  「媽媽……爸爸,來救我啊!」
 
  從隊伍裡傳來女孩的哭聲,她的哭泣讓奴隸孩子們的隊伍停下,領頭的莎夏轉頭一看,那是在自己後頭同村的妲塔拉,最愛在早晨時分來敲莎夏的家門,然後在一起在馬房幫剛出生的幼馬梳毛。
 
  「沒事的,妲塔拉,爸媽……會來救我們啊,跟著羅西亞軍一起!」
 
  儘管莎夏也因為王國軍的施暴而滿身瘀青,靛藍色的雙眼卻睜著堅強的色彩看著哭泣的妲塔拉,但說出的話卻依然帶著顫抖,她的父母被關進馬房,帝國兵在周圍澆上汽油把他們活活燒死,莎夏被踩在地上目睹這一切。
 
  「嗚……她們……不在了啊!」妲塔拉放聲大哭,連鎖反應的讓孩子們跟著啜泣,但這些聲音已經引來了帝國士兵的注意……
 
  「他媽的,你們這群克羅諾畜牲在哭些什麼!」警棍舉得比頭還高,一把就朝著妲塔拉的額頭揮下去!
 
  扣!一聲可怕的聲響,妲塔拉額頭流著血,臉上的眼淚與沙塵混成暗紅色的汙泥,她暈眩著倒下,連著前後被鐵絲綁著手的孩子一起。
 
  她停止哭泣,靛藍色的雙眼卻投射著詛咒的色彩看著眼前有如對待牲畜——或許牲畜還更好一些的帝國士兵,被著麼看著得帝國士兵藍色的雙眼從蔑視轉圍恐懼,再從恐懼深化為瘋狂的憤怒。
 
  「那什麼鬼眼神?我打死妳!」
 
  警棍丟在一旁,那個帝國兵從身邊的同僚手上搶來步槍,槍拖朝妲塔拉瘦小的身軀像是搗著奶油一樣的起落。
 
  「啊!」「呀啊!」「……不要——」厚實的木柄杵擊毫無防備的軀體,發出可怕的撞擊得悶響,在妲塔拉發出最後一聲尖叫後,隨之而來的是骨頭斷裂的聲音,她的手腳以怪誕的姿態扭曲在地上,帝國兵用鋼鐵鞋身的軍靴踩著。
 
  妲塔拉還有呼吸,雙眼失神著狂亂擺動。嘴裡卻夢囈地呢喃著不知名的話語。
 
  莎夏聽了出來,那是克羅諾族裡的古語,是招換土地之神最深沉的詛咒。
 
  「看我怎麼把妳搗成肉泥!」
 
  帝國兵把槍托棒球員擊球的姿態舉過背後,目標卻向下瞄準了地上的妲塔拉,在自以為他就要殘忍地把眼前那一坨靛藍色頭髮的腐臭肉塊打散之際,槍托卻突然地反彈,狠狠的砸在鼻子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那帝國兵捂著斷成好幾節的鼻梁哭喊著,滿臉是血的掩面打滾,若不是身旁的鄰兵不顧他的疼痛緊壓著鼻樑止血,他可能會被自己的鼻血給溺死。
 
  其他帝國兵轉頭一看,「天殺的是誰在造……反?」
 
  只見眼前身材小上自己好幾號的克羅諾女孩已經弄斷拉住其他人的繩索,她的手腕血淋淋的,更能見到某處的肉已被削下,白森森的骨頭透著陽光散發不祥的色調,但更可怕的是那對靛藍色的瞳眸,困獸死戰般的憤怒與瘋狂直盯著他。
 
  莎夏在帝國兵的槍拖即將揮下之際,用綁著手腕的鐵絲藉著槍托揮擊的力道把槍托反彈回去,這一下就讓本來想施暴的帝國兵吃了回馬槍,這大概得好一陣子只能用吸管吃粥了。
 
  已經感覺不到手腕的疼痛,眼前除了已經分不清是誰的四濺血沫外,就是帝國士兵那醜陋又殘忍的面容,莎夏撲向那帝國兵,打算用手上的鐵絲勒住他的脖子。
 
  「還讓人再上一次當嗎!」
 
  「咿……呀啊——」
 
  但徒然地,瘦小的她只能被帝國兵一腳踹在地上,軍靴踩住那幾乎已經把皮給削掉的手腕,鐵做的靴跟像踩碎蟲子般的擰著,疼痛貫穿莎夏的身軀,她想著不如就這麼被踩斷手吧……
 
  視野越來越模糊,不知道是已經流了太多的血抑或眼淚使然,妲塔拉艱難地動著嘴,「也許……這也是她這輩子最後聽見達塔拉說話了……」莎夏悲痛地想著,恨意在十二歲的她的身上與從來沒有過的恐懼同時滋長。
 
  「妲塔拉!」帶著淚水,莎夏大喊著同伴的名字。
 
  「莎……夏……活、活著……下……嗝嗚——」妲塔拉斷斷續續的字句,被一聲哽咽打斷,有人狠狠地踩著妲塔拉的脖子。
 
  「呃……嗝嗚……哦……」妲塔拉也許僅存的力量都被用在身體的抽搐上了,但仍努力的盡可能的嘗試著卻一切徒然地吸盡最後一口氣。
 
  咯拉——骨頭斷裂的聲音從妲塔拉的脖子傳來,翻白的靛藍色雙眼只剩下灰敗的光澤,那人一腳踩斷了妲塔拉的脖子。
 
  「受傷的帶去醫務室,下個月給我禁假。」踩住妲塔拉的人開口說話,莎夏永遠忘不了,那語氣平緩輕柔,卻是與溫柔相差甚遠的冰冷,如蛇信在耳邊一樣的鑽入腦門,繼續說道:
 
  「這個你要給我踩到什麼時候?她的雙手可不能廢了,叫醫官醫好後關禁地牢裡。」
 
  踩住莎夏手腕的那隻靴子慌忙地移開,靴子的帝國兵主人鞋跟靠出清脆聲響敬禮。
 
  「是!齊格列亞德上尉!」
 
  齊格……列亞德……?眼前罩下黑幕,那是莎夏最後聽見的名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120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歷史謎團
頭香\0.0/

06-17 01:34

南雲桅上
oh shi...oh ya!! 是謎團sama!!
請原諒我又是趕火車模式,明後天要跑外地出差啊QQ06-17 01:47
歷史謎團
你剛剛想說什麼阿wwwww(猛盯

如果不是工作時間,有空的話會留下比較深刻的感想~~~~

06-17 02:06

南雲桅上
看Youtube的美國小屁孩很愛拿來當"某種興奮狀態"與助詞啊(誤
對了~謎團大大是在美國工作吧!?06-17 02:10
歷史謎團
是的0w0

06-17 04:49

南雲桅上
航空材料嗎? 感覺曾經是同業啊XD06-17 09:36
莫莉安
加油 就這樣~~

06-17 09:03

南雲桅上
謝謝啦,雖然覺得前面似乎有點太囉唆…06-17 09: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zest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鳶尾花的女武神 外傳-灰... 後一篇:夜雨公路,Sweet D...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ingh21所有讀者
同樣的道路上,一人,亟欲彌補過去;一人,竭力挽救未來--《鷹之道:世界》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