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三日月系列-柔情篇-結緣03

作者:kaze│2017-06-15 23:02:51│巴幣:0│人氣:120
夜越高掛天空,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到了台北的一戶人家門前,一到金光從那身影閃過,本來穿著休閒服和涼鞋,變成了留著長長白鬍身穿金色錢帽、官服的老人家、腳穿布繡鞋的,手拿著龍頭拐杖。

突然從門口兩旁的出現了手持兵器的神將,接著向老人家鞠躬致意。
而這兩位神將是傳統民俗中常見的門神的分靈,形象正式秦瓊和尉遲恭;而他們致意的對象則是在白天與黎映對話的福德正神,也就是大家常說的土地公。

接著從門穿出了一個留著黑色小鬍子的頭髮有些稀疏的男子,打扮是十分居家。
「拜見,福德正神。」他禮貌的向福德正神行個禮。

福德正神老人家用手示意著:「地基主,多餘的禮數我看還是免了,我今天來不為了別的是受信徒之託,希望來替這個邱家的小女兒去除身上邪惡的煞氣和將靈感暫時收起的。」

「是,那還由我領福德大人,進入房內。」地基主用手抱拳表示收到,便伸了首示意方向領著路讓土地公進到了屋子裏頭。

時間正值凌晨2點,雖然已經深夜了,不過現在世代不同,日夜顛倒的夜貓子多的是,土地公還是像地基主詢問了一下。
「那個邱芯柔,她應該睡了吧?」

「回大人,雖然一樣有害怕作噩夢的狀況,不過看來今天比較累,她在床上翻覆許久後,還是進入了夢鄉。」

「那,還有作惡夢的情況嗎?」

「這不一定,如果前一天沒睡好,隔天狀況不佳疲憊,倒下去後一覺到天亮的情況也是有,今天的話;目前還看不出來,不過似乎睡得不是很好。」

兩人說著說走,便已來到的邱芯柔的房間內。
蓋著涼被似乎被踢翻了,天氣還稍嫌涼快,不過額頭上滿是汗珠;這並不是睡相差,就如地基主所說,似乎還是受噩夢所困,而無法安穩入眠。

「雖然我並沒有辦法一直遠端控制她的夢境,不過我順代會施個法,使她睡著後不會做夢,我想幾天之後自然她的壓力會減輕許多。」

說完後,土地公雙手一捻,帶著金光的手掌按再了睡在床上的邱芯柔的腦門,接著將自己的法術和氣注入進去。
本來印堂稍嫌黑的邱芯柔氣色好了許多,汗珠似乎也不再流了。

「氣孔和靈感的封印只是暫時的,只要她一有辦法控制或使用靈感,封印自然就會解除。」
土地公像一旁的地基主交代著狀況,同時也在說給寄宿在邱芯柔身上的守護靈。

「夢的封印呢,就先擺著一陣子,我想等黎映那孩子處理完這件事情,或是這孩子可ˇ接受了他的選擇之後,我在替她解開;至少這段期間她可以安穩的睡覺。」

土地公只是和藹地對著邱芯柔一笑,神情中有些可憐,但又也些期許。

「抱歉了,雖然我口口聲聲說妳會踏入這個圈子都是命,畢竟事情總不是只有一個選擇,雖然是孩子妳的選擇,但我還是從中有點私心,這是個機會...或許,你是能改變那個小鬼頭的一個機會。」

小聲地說完後,確認邱芯柔無恙,他老人家便揮了揮衣袖和地基主示意後,便轉身直接離開了邱家。

在土地公出手協助後,似乎又回到的原來的生活…,雖然有加了邱芯柔的l*ne,不過那天之後就沒有再聯繫,黎映也很自動的原本的對話給刪除了。

不只是手機而已,似乎也沒有在下課後看見上門來找人的小矮子,黎映對此表示很安心,至少不用每次都走得那麼匆忙了。

不過看似一切回到了那一夜之前,不過卻還是留下了什麼不一樣的東西。

「欸,黎映;你和邱芯柔有沒有聯絡呀。」一個氣勢和體型壓過來擋住黎映前方視線的是,正式那一位把妹兄弟的同學鄧立尚。

「啊,那個呀,沒有啦;她只是要給我東西,所以才一直急著找我而已,東西給了就沒聯絡囉。」
黎映可不想和立尚多解釋什麼,所以隨便找個也是算符合本來情節的理由。

「所以你和她見面了?」
黎映真的不知道怎麼應付這種人,他聽人講話的重點根本不對頻率,大概只在乎妹子的部分而已吧。

「是…,見面了啦。」
臉上都要被激動的立尚噴滿口水,黎映趕緊將他推保持一段距離。

「那你有和他介紹我嗎?說我很想認識他們大傳系的學生想要交流一下大傳系在學什麼?」

交流哩?是在床上交流吧?雖然很想這樣吐槽,不過黎映可沒有和立尚熟到可以這樣吐槽的地步,這樣說只會撕破臉。

「最近邱芯柔都沒來我們上課的教室找你,害我都沒機會和他講到話,所以現在只能靠你來聯絡了。」
立尚的話越來越咄咄逼人的感覺,黎映真的招架不住。

「欸欸~?我嗎?可是我也不熟呀!這個我也不好說呀。」

「可以啦,你不是有聯絡方式嗎,有就好辦事呀;密一下她,或把她和我加同一個群組呀,順便要她邀一下同班同學或學妹,這樣就不怪啦;不然你就當面去找他嗎,反正他都當面來教室找你,之後我在陪著你去找她,這樣就沒問題啦!」
真是滿口的歪主意,裡面的這些要求黎映就算跟邱芯柔沒有半點過節,他也沒那個膽量去做這種事情。

「這也太強人所難了吧。」黎映抱怨著。「就說我和對方沒有熟到那種程度了。」

「才這點小事,不然你幫忙帶給話給邱芯柔或是幫忙牽個線介紹一下,剩下的由我出馬來處理,這樣總可以了吧?」

「你要出馬搞定,這樣你直接去大傳系找人就好啦,何必一定要我牽線呢。」
沒好氣地回應,不過看來在立尚面前只要能達成目的,說什麼屁話都不是問題。

「那是因為我沒門路,如果我有認識像邱芯柔這種在大傳系上下人緣都好的妹;不要說來求你,我現在一定整個系所上下都被我通吃。」

「喔,好好好,你說的算。」敷衍的語氣回應立尚。「把妹你最行可以了吧。」

就在琉晴忙著應付立尚的時候,一旁的另一名男學生加入了對話。

「你們是在找邱芯柔嗎?」

「蛤?」「什麼?」
突如其來的插話,讓兩人反應不過來的看了過去。

「不是嗎?」對於兩個人激動的反應,男同學覺得錯愕。「我想說我這幾天騎車的路上有看到邱芯柔路上的幾間廟徘徊,想說你們要找她的話可以去那附近看看,或許她還會出現在附近。」

「廟?她去那邊幹嘛呀….」黎映碎念著,本以為經過土地公的封印後,邱芯柔暫時會乖一點,沒想到還在接觸這個圈子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我昨天看到她的時候,是去了我家附近的土地公廟了,感覺像是沿路一間一間參拜的感覺。」男同學聳聳肩,她也只是看到覺得特別而記了下來,並沒有特別去搭話或是研究邱芯柔的動向。

「這樣我們去看看吧,遇到邱芯柔的話,剛好可以和她談談我們要和大傳系聯誼的事情。」
黎映沒有聽進立尚的餿點子,只在意著邱芯柔的怪異的舉動到底是為了什麼。

黎映想著自己對邱芯柔所說的話,有和她說過如果遇到麻煩求神的確是最好的選擇,是遇到什麼麻煩了嗎?還是土地公又有什麼安排。

不管如何,如果想查清楚,看來都得先找到土地公問看看了。
「走吧,反正沒課了就一起…」
立尚的話還說到一半;黎映便插話對男同學問道。

「你家在哪裡?」黎映抓著男同學的肩膀有些激動的問著。「住哪一區,哪個廟口看見?」

「等等,我也想知道邱芯柔去哪啦,等等,黎映你自顧自己的問呀!」
總是活在自己世界的立尚,竟然也會覺得別人自顧自己在說話。

不過就在立尚才一抱怨,黎映人就放開了男同學,拎著包包朝著門外跑去。
「欸?等等…黎映!!」立尚還想叫住人,不過黎映早在他意識到的前幾秒就已經朝著教室門跑了過去,立尚還想叫助人的時候,黎映早已跑到門邊沒,聽到他的呼喊。「怎麼人就這樣跑了,我都還不知道地點呢。」

「剛剛,你在說話的時候我已經告訴黎映了。」

「什麼!?黎映你這傢伙又放生我。」
立尚對於再次被刻意忽略的放生感動十分不悅地怒喊著,不過對於黎映大概也不在這是否惹惱立尚,他現在比較在乎的只有邱芯柔的狀況而已。

傍晚的廟口,聚集了些許的人潮,有著一攤賣著車輪餅一賣著烤香腸的推車,和稀疏流動香客;廟的側門窩著一群人,打扮有些新潮中帶著派逆和個性,他們是這間廟的陣頭班底,大多都是呼朋引伴的為了義氣和兄弟而來的中輟生,年紀約在高中、大學左右。

一群人坐在廟口旁的階梯邊,抽著菸,嚼著檳榔、滑著手機,其中幾個腳邊還放著鋁罐的飲料,似乎其中幾罐是酒精飲料;一群人似乎談的十分有勁,談笑風生中帶著幾個國罵的髒話語助詞和問候別人爹娘。

一個女生的身影出現在了廟口的廣場前不斷左右徘迴著,似乎正在找著什麼,但又不太敢靠近到廟裡,十分猶豫又好奇的不斷的往廟裏頭看。

「欸,翔仔,你有沒有看到廣場門那邊那個女生,看起來很可愛欸?」
其中一個嚼著檳榔綠髮少年說著用肩膀撞了一旁的黃髮少年說著。

所有的少年都朝著入口看去,注視著少女;那少女正是邱芯柔,被土地公施法幫助過的她似乎精神已經恢復了,印堂和臉色沒有在黑印和偏蒼白,淡淡的黑眼圈也消去了,雖然恢復了精神,不過此時的似乎正感到猶豫且有些懼怕,不知道來到這裡是為了什麼。

「阿昌,這看起來幾歲?高中妹嗎?」黃毛少年將嘴裡的菸熄掉,問著站著最外圍的平頭小弟話。「小儒,你看一下。」

「翔哥,我看這個身材個子,大概才國中生吧?」平頭的瞇著眼稍微看了看,之後回報給那個黃毛少年。「黑長髮欸,又長得可愛,你對人家有意思吼?什麼時候喜歡這種乖乖牌的呀?」

似乎被平頭少年猜中想法,黃毛少年站了起來,用拳頭尻了一下平頭少年的後腦勺:「死小儒,問你她看起來幾歲,話那麼多幹嘛?討皮肉痛是不是?」

「沒有啦,想說翔哥怎麼突然會好奇這個女孩子,你不是身邊都帶那種夜店妹仔不是嗎?」

「小儒你毛還沒長齊不懂啦!」綠法少年喝了口腳邊的啤酒喝後,走了過來把空酒瓶丟到了平頭少年的頭上。

「這種純樸可愛的鄰家女孩才是好,那種風塵味的女生看得都是錢;等你把得到妹仔時你就懂什麼才叫好了。」

「所以,翔仔你要去把一下嗎?」一邊挑染紅色髮尾的長髮少年不懷好意的笑著。「需要我們幫忙嗎?」

「我來就行了…」黃毛少年沒多說什麼,也沒有回頭就朝著邱芯柔的方向走去。

此時的邱芯柔,才在門外想要走向旁邊賣水果的攤販去問些什麼;這時的黃毛少年就從背後繞了過來,拍了拍邱芯柔的背。

「嗯?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邱芯柔似乎有些慌亂,主要慌亂的原因大概有兩個,一個是這裡她有些人生地不熟,雖然邱芯柔並不是那種怕生的人,只是慢熱;但因為先前遇上妖怪的襲擊,使她在不熟悉的地方會變得十分沒有安全感,另外一個原因則是因為她的靈感被封印住了,即使過了幾天她依舊沒有適應那種感覺,別說是妖氣或靈氣;即使經過了幾間廟宇她依舊感覺不到那種平時在廟宇中有的莊嚴感和安心感,這使她這幾天下來有些驚慌,也讓她希望能夠找到神明來幫忙或和她解釋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嗯?沒事情,我只是來廟裡拜拜,順便看看而已。」
邱芯柔解釋著,來的主要原因是希望能找到神明或廟公懂得這問題的人來解答,她很想去找黎映,不過從那次不歡而散之後,似乎覺得過意不去,也查覺到黎映似乎不太想理會自己,既然都和自己說過了找神求解的一條路,秉持著即使自己沒有靈感,只要到廟裡神明自然會察覺到她的異狀來的想法,這幾天走過了附近的不少廟宇。

要說她沒有想找黎映嗎?這個答案是否定的,對於什麼都不了解,又自認為沒有靈感的她,不敢和家人多談,而黎映是目前唯一能夠依靠的人。

或許每次在廟口的遲疑和期待,就是在希望這間廟就是黎映家裡的廟宇,這樣一定能夠問道身上問題的真相,能夠當面以此為理由聊上幾句,藉機親自和他道歉吧。

「拜拜?來拜拜怎麼不進到廟裡拿香參拜,站在這裡神明可是不知道你是來拜拜的呀。」
黃毛少年覺得有趣,一方面是因為邱芯柔的姿色,二來覺得回答似乎有些可愛,且舉手投足中帶著緊張,讓他覺得似乎可以逗弄一番。

「沒有啦,我在等我朋友…所以還沒進去。」對於黃毛少年的話,邱芯柔也知道自己的形跡可疑,或許會惹上麻煩,決定趕緊離開這裡。「我還是去和她約定的巷口等她好了,搞不好她在那裏等我了。」

「喔~~!原來你們約在巷口呀,真是的怎麼可以亂跑呢,搞不好你朋友等很久了呢。」似乎已經看破邱芯柔的藉口,黃毛少年語氣帶尖銳。「這裡的環境可不太安全,有很多可疑的閒雜人等出入,妳的朋友是女生嗎?還是我陪你一起去找她,這樣比較安全。」

『安全?你才是這裡最可疑的人吧?原來不是把我當詭異怪人來盤查,而是來搭訕的呀?』
邱芯柔這才恢復平時的思維,有些懊惱剛剛自己怎麼會被嚇傻而判斷錯誤,應該當機立斷邊拒絕邊跑走才對呀。
但這也不能怪她自己,她並不知道失去完全靈感的這件事情,對她來說而言造成的是另一個多大的心理影響。

「嗯?對方是男生啦,不用了啦,我先走囉,謝謝。」
邊客氣的道歉和婉拒,邱芯柔立馬要轉身離開。
才一轉身,眼前便站著另外七個少年擋住了她的去路。

「你們…是?」邱芯柔停下了腳步,退縮了一格,雖然背後也是麻煩,不過往前的七個不懷好意的笑容的青年,讓她更害怕。

「沒事沒事,他們是我的朋友;我們都在這間宮裡跳陣頭。」黃毛少年裝沒事的搭著邱芯柔的肩膀假裝安撫著,似乎對於其他少年行徑不以為異,畢竟本來就是一夥的。

「欸這位妹妹,你男友很不厚道欸,放你一個人來廟;男人不能這樣很沒肩膀捏。」
平頭少年小儒,一開嘴就是爛到爆假台灣國語,似乎在假裝很有勢頭一樣的打探著邱芯柔。

反倒是邱芯柔看到的小儒的外型和身高,大概也才國中生,堂堂一個大學生被一個國中生叫『妹妹』哪裡嚥得下這口氣。

「妹你的頭,我快20了好嗎?」沒好氣的瞪了小儒一眼,並且把搭載肩膀上的黃毛少年的頭手給推了下來。

「看不出來,個性還挺洽的嗎?」綠髮少年昌仔走了向前,調戲的眼神和手摸了一下邱芯柔的下巴,接著很快就被邱芯柔回瞪了一眼,把手給拍掉。「哎呀,翔仔呀小心喔,這個比虎頭蜂還會叮人欸。」

「昌仔呀,你們別鬧著她玩,她是因為你們這樣圍上來感覺要做壞事,被你們嚇得怕怕了,不要欺負人家嘛!」用著嘻笑的玩鬧的口問說著,翔仔還摸了一下邱芯柔的頭髮,邱芯柔可快要氣炸了,要不是人多勢眾,早就一拳先扁這個叫翔仔的再扁那個綠毛昌仔。

「好啦,小妹妹,還是要叫你小姐;有我們這麼多帥哥護駕你找你的男朋友,這樣總沒問題了吧?」翔仔竊笑著,一旁的挑染少年也跟著笑了起來。「笑屁給喔,豪欸。」

翔仔瞪了一眼挑染少年,接著又搭肩到了邱芯柔的肩膀上。
邱芯柔即使滿肚子怒氣,還是得要忍住;她急著那因為沒有靈感而昏頭的小腦袋瓜,想辦法。

邱芯柔推開了翔仔的手,走到一邊,盡量不靠近那幾個混混,拿起了自己的手機假裝滑著。
「我朋友好像要離開了要去市場那邊的公車站等我,那邊有點遠,我打一下電話給她來接我就好了,不用你們。」
著急著在自己的l*ne好友中群組中滑呀滑的,不知道到底有誰在這個時間點會接通可以救她。
就在那群混混的眼光越來越犀利,並且要靠近之際,她還點了其中一個好友進行通話。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噔噔噔..

他,並沒有接聽通話,到了時間,通話就這樣停止了。
「欸?你在哪呀?等等喔,我就去了,真是的沒有迷路啦,你就走那個大路過來,我們在路上見面好了。」
雖然沒有接通,不過邱芯柔的還是反應很快地假裝接通了,裝作和對方在聊天,試圖讓對方知道自己有人知道自己的位置和狀況,一邊企圖離開這群混混的圓陣之中。

他繞過了綠髮少年和平頭少年,接著就在經過最外圍紅髮少年豪欸,斜著頭看她一眼;接著笑了一聲,拍了拍邱芯柔的肩膀。

「小姐,沒接通就不要裝了。」
接著其他的混混也笑了出來。

「欸欸?別要取向人家啦。」其他少年都恥笑著,不過翔仔似乎刻意裝善的靠了上來,要替邱芯柔解圍的樣子。「她搞不好就是遇到一個不接她通話的男友呀,怎麼可樣笑她,已經很可憐了。」

邱芯柔實在很想回嘴過去,不過她欺騙的這件事情不只是尷尬,他的周圍再次被混混少年們團團圍住,說什麼自己的情勢更低落了。

「好了啦,我們先請她進宮裡坐坐;在外面曬太陽幹嘛,宮裡有空調和電風扇,先別管那個討厭爛男人了好嗎?」

一邊指揮著陣容,翔仔領著混混們讓邱芯柔只能乖乖照辦不好多說什麼,本來靠到了一旁經過要去採買水果的路人想要呼救。

邱芯柔才看了一眼,立刻豪欸、昌仔一個眼光瞪給路人,讓路人嚇得連忙躲開,連看到的水果攤老闆娘都不敢吭聲。

這群傢伙大概依靠著宮廟的勢力,成為了這附近的地頭蛇,這個時候無法自救又無法求救的邱芯柔,就被一群人領進了宮內的廣場中。

才踏入廣場沒多久,邱芯柔只覺得頭疼,似乎腦袋中有什麼正不斷著敲打著,一下像是鐵鎚重擊,一下像是啄木鳥敲樹幹一樣,使她頭痛欲裂。

「還好吧?這位小姐,果然是天氣太熱吼,中暑了,我們趕緊進去宮裡面涼快涼快。」
翔仔雖然發現摟著的邱芯柔突然浮著頭向前傾了一下,但大概只認為是身體不適沒有多想什麼;但邱芯柔這時已經和這幾天的她不同了,不知為何的她的靈感被打開了,嚴格說是從封印中漏了出來。

她感覺得到她體內正有股正氣,有點類似從黎映手上借來的金飾的力量,但又不能想比,並沒有那麼強大,但這個力量,正在抗拒著一股令人反感的邪氣,就如同那天看到的金髮男子一樣的氣息,邱芯柔指覺得頭暈目眩的作噁,就快吐了出來。

終於雙腿一軟的跪地,此時的翔仔還沒有察覺發生什麼事情,對於突如其來的邱芯柔的動作嚇到了,還認為是和自己兄弟不會鬧到一個體虛的有錢人家的大小姐,嚇得半死,真的鬧出事情來就算宮裡的大人有能力,鬧出人命可賠不起。

邱芯柔勉強抬起了頭望著前方的宮廟,那宮廟擅發著令人不降的氣息,令她全身直發抖,雞皮疙瘩都立了起來。
此時翔仔的其他弟兄,眼睛都炸出凶光,立刻又再次團團圍住邱芯柔。

「欸?你們怎麼了?幹嘛突然這樣。」
接著留下了四個人這樣圍著,其中的三個衝回了宮廟內,接著帶著好幾個家將的道具衝出了來,相互交給了留守的四人。
豪欸,小儒、昌仔眼神十分兇惡的瞪著翔仔和邱芯柔。

「欸,幹嘛啦,這妹仔已經不舒服了別鬧了,先讓她休息啦,現在不開玩笑,把武器收一收啦,真的讓人家嚇死了我們可賠不起。」
翔仔試圖要勸說的走向豪欸,豪欸手裡的家將刑具一下打到了翔仔的頭上,翔仔立馬昏了過去。

「啊…」邱芯柔叫出聲來,不過很快就引來那七個混混的仇瞪,她感受到的不只是要殺死自己的殺氣,還感受到滿滿的不祥和恐懼的氣氛。

接著本來倒地的翔仔突然站了起來,拿起了小儒遞給她的是一把家將用的三叉戟,仔細一看翔仔的神情也不太一樣,露出了可怕的眼神和殺氣對著邱芯柔而來。

「說,ㄚ頭妳到底是誰,是誰派妳來本座的宮裡探查的。」
翔仔震怒的對著邱芯柔吼著,感覺不像是翔仔這個大概17、8歲的少年會發出來的渾厚低沉的聲音。

邱芯柔只感覺身體就快被壓力壓垮一般疼痛且因為噁心和暈眩而無力。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在本座面前少在那邊撒謊,妳身上的有著正神的術和封印,一定是為了來進行調查而做的準備。」
翔仔再次吼著,這次的聲音十分刺耳,讓邱芯柔都耳朵痛的都將頭撇去用雙手抱著頭。

「法術?正神?我真的…不知道…」
邱芯柔完全都聽不懂,自己根本還沒搞清楚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是自己能力不足?還是這個世界本來就沒有那麼簡單?

但這個問題的答案邱芯柔很清楚,早在黎映給予自己的選擇題的時候,她就很清楚,兩個答案都是正確的。
他應該聽黎映的話,不該干涉和進入這個自己都不知道的領域了。

「再不回話,就刺穿妳。」
翔仔朝著邱芯柔踢了一腳,將她的身子踢翻起來。
那麼大的力氣嚇壞了邱芯柔,感覺手都要被踢斷了一般;不像翔仔這個身形會有的力道,不…根本不像常人的力量。

邱芯柔已經哭出來了,一連下來的噁心、頭疼和身體無法負荷的折磨終將崩潰。
「給我回答呀!!」
翔仔喊著,接著手上的三叉戟朝著邱芯柔刺了過去。

邱芯柔張大了雙眼,連閉上眼的思緒都被那聲音給鎮住。
命,真的該到此結束了嗎?

邱芯柔的腦中只想著為何自己不多聽黎映的話,或該面對自己的能力…
那麼多的後悔正湧上心頭,變成遺憾的時候。

一到金光從乍現在邱芯柔的面前。
接著一個符咒的碎片飄到了邱芯柔的臉上。

另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將身上拉扯的負面力量都去除了,邱芯柔大喘了一口氣。
「這是…」

她望向出口,看見了一個身穿官服的白鬍老年,和一個身穿白色汗衫、短褲和海灘鞋的黑鬍子男子,而兩人手中有著許多張剛剛救了邱芯柔一命的符咒。

邱芯柔還沒理解狀況,這時翔仔再次怒吼著
「果然,是你們這幫正神在從中作怪。」

她惡狠狠地看了老年人、男子,還有邱芯柔。
接著對著邱芯柔面目猙獰的似乎準備著要做什麼。

邱芯柔想要起身逃跑,不過身體還沒有恢復。
但很快的她看到了一個身影,比起任何拯救自己的人還要令她安心的身影。
出現在了翔仔的身後,手裡拿著一把藏出鞘的刀抵在翔仔的脖子。

那個似乎總是慵懶和嫌麻煩的表情,這次雙眼中帶著殺氣且有神,名為認真的這個情緒,正在沸騰著。
「少在那邊臭美了,你這種躲在轄區交界地開廟當神的地痞妖怪,誰沒事會想要對你用計兩呀。」

自信笑容,帶著嘲諷語氣說著。
是黎映。
他一手持刀架著翔仔,另一手拿著符咒對著身旁的那群混混威嚇著。
他分神的看了看邱芯柔。

「真是的…,又讓我救了妳一次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108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小說|三日月系列|奇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nimopo5568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歌詞】知恵と勇気だ! ... 後一篇:三日月系列-柔情篇-結緣...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9983107Lovelive 蓮團同好
[蓮之空心得]Lovelive 蓮之空 第十集-「喚回篇」 感想與心得(下篇)已更新,一起來看めぐ的心路歷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3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