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第九章 《情不自禁》

作者:江楓X漁火對愁眠。│2017-06-15 11:30:49│贊助:2│人氣:371
 記者會結束,楓星在這餐會上,所有賓客幾乎都對她產生敬愛的眼光,她竟然能這麼霸氣的推翻桌子,還能將記者們全部都嚇愣住,尤其是她充滿自信的演講真的非常有魅力。

  「高楓星小姐,你好,我是韋本安,請問可以和您跳個舞嗎?」。

  「不好意思,我們大小姐要先去用餐,楓星大小姐,這裡請」從剛剛開始,睿英就像是排斥警惕著這裡所有的男人一樣,只要有男人要靠近楓星,和她聊天甚至邀約跳舞,睿英就會用各種事情來推開。

  楓星無奈的走向餐桌,餐桌上擺放精美的食物,香氣四溢,讓楓星不忍食指大動,她開始拿起盤子,用公用夾子夾了一盤的菜料。

  「楓星大小姐,我應該教過你用餐禮儀吧…」睿英在旁邊陰沉沉的說。

  「你要吃嗎?」楓星刻意避開話題,開玩笑的說,睿英眉頭一皺,楓星就立刻收起玩味的笑容。

  「不吃就算了」。

  然後,冠詠身穿白色西裝的從人群之中走了出來,「小楓」。

  楓星抬起頭詫異的看著眼前的黑髮男人,「教…」她要開口說卻又止住,「冠…冠詠…」楓星害羞的說。

  「我剛剛才到,沒看到你演說真是可惜」。

  睿英眼裡閃爍出火花,「這裡只有被受邀請的人才能來,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是我邀他來的」楓星又再一次搶先辯解。

  「小楓,我今天可不是以教授的身份來的哦」冠詠小聲的說,語氣曖昧又溫柔「而是以你最希望的角色而來的」。

  說完,楓星的臉不忍染上一塵紅暈,睿英卡在兩人之間像是易燃物快要爆炸開來,什麼叫做希望的角色?他還以為冠詠一直把楓星當成是學生,都是楓星在一廂情願,難道冠詠是把楓星當成女人看?難道冠詠也對楓星不僅僅是師生之間的情感?而且還叫她小楓?叫的如此親密…難道…一想到這裡,睿英覺得自己快忍受不了。

  「那個…可以和你跳舞嗎?我到現在都還沒跳舞」楓星羞澀的問。

  「當然可以」冠詠得體的伸出手在楓星門面。

  「楓星大小姐…還記得我說過的話嗎?」睿英壓低聲,忍耐的說。

  「說?說什麼?」楓星是真的不知道但是在睿英眼裡看起來是假裝不知道,不過楓星突然想要鬧一鬧睿英,就不管他,牽住冠詠的手,走向中間的舞台。

  「各位…這就是我所說的,對我來說,最值得敬佩的人」楓星靦腆的說,她轉身面向冠詠這,兩人都溫柔的看著彼此。

  「謝謝你…」楓星愉悅而十分真誠的看著冠詠。

  然後,楓星向前,輕輕的將一個簡單的吻印在冠詠的臉頰上,同時,歡呼聲四起,白色閃光也不停閃爍,襯托這兩人,會場裡充滿喜悅和祝福,但對於睿英卻像是無情的嘲諷還有不停燃起的怒火。

  餐會結束後,楓星在餐會上喝的醉醺醺,冠詠愉快的和楓星告別後就先離開,睿英扶著醉醺醺的楓星走向停車場。

  「我沒有醉啦!」楓星硬生生的脫離睿英的懷抱,「我只是頭有點暈而已!」她紅著臉說。

  「算了,上車吧!」睿英冷冷的說,「還是要我去把車子開過來?」。

  雖然有點醉,但楓星還是有意識的,「你在生氣嗎?生什麼氣啊?奇怪的傢伙!」。

  「生氣?」睿英感覺到她完全不在乎的樣子,火就上來了,「不是叫你不能和其他男人跳舞嗎?你就當著所有記者、來賓的面前吻那個教授,你瘋了嗎?!」。

  楓星被吼的一愣,「說什麼吻啊!只是親臉頰而已!」。

  「你以為會這麼簡單嗎?明天的頭條就是你,總統的女兒當眾親吻男人或者總統女兒的師生戀!你都沒考慮後果嗎?」。

  「你夠了哦!」楓星極度不耐的回應,「那個也要顧慮、這個也要顧慮,那日子還要怎麼過啊?況且這是我和教授之間的事情,跟你有什麼關係啊?」。

  「什麼?」。

  「你不就是個保鏢而已,管那麼多幹嘛?」。

  「因為在意啊!」。

  睿英大吼,帶著強烈感情的神情直直落在楓星身上,讓楓星嚇了一跳,看著睿英慢慢的走近自己,楓星不安的自然往後退,卻被睿英一手抓住。

  「放開!」。

  「你要我對你怎麼辦啊?」睿英壓低聲,深深地看著她,雙眸流露出好強烈的情感。

  楓星與他眼神交疊,她眸光一亂,被他這樣看著,他這是甚麼意思?她不知道......「什麼怎麼辦?不要管我不就好了!不要管我、讓我一個人、讓我!」。

  話說到這裡,楓星感覺到自己的嘴被堵住,睿英低下頭深情的吻著楓星,是個溫柔、輾轉、親密的吻,吻得楓星頭昏腦脹,感覺熱呼呼的,一時之間,楓星無法反抗,睿英閉著眼睛深情的吻,雙手緊緊環抱她讓楓星無法動彈,能感覺到彼此靠近的呼吸聲還有自己心跳加速的聲音。

  
  隔日一早,沒錯,就跟睿英說的一樣,早上新聞就在報導楓星昨天在餐會上說的話,網友們留言著,楓星大小姐霸氣!震撼記者!或者,不一樣的大小姐,楓星的帥氣!等等。

  再來二者就是關於楓星當眾親一個號稱是尊敬的人的臉頰,引起熱烈的討論。

  女傭們準備好了早餐打算奉上去給楓星,睿英打理好服裝從房間裡走出來。

  「楓星大小姐還沒起床嗎?」。

  「是的,睿英先生,似乎因為宿醉,現在一直喊著不舒服呢」。

  「都叫她不會喝酒就別學別人喝了,真是的…」。

  「要請醫生嗎?」。

  「不用了,幫她準備醒酒湯就好,這是早餐吧?我那進去給她吧」。

  「好的」。
  

  「頭好痛…」楓星躺在床上,按著頭,一臉痛苦,睿英大搖大擺的直接走進來。

  「先吃點早餐吧」。

  「沒胃口」。

  「不管怎樣還吃要吃一點,等等醒酒湯就會送過來,你既然不會喝酒幹嘛要喝啊?」。

  「誰說我不會喝的?我只是狀況比較差而已!」。

  楓星無奈的拿起湯匙餚桌上的白稀飯,睿英靜靜的坐在旁邊。

  「你…還記得昨天晚上的事情嗎?」睿英不自然的口氣問著。

  「昨天的事情?昨天怎麼了嗎?」楓星不以為然,她眉頭一皺,「該不會是我昨天不小心吐了吧?」。

  「沒有」睿英平靜的說,楓星才鬆了一口氣。

  「那你問這個幹嘛?」。

  「沒什麼…」睿英無奈的撇過神,「今天的行程知道了嗎?之前連同課表給你的這個月的行程表」。

  楓星給睿英露出一個傻乎乎的笑容。

  「我就知道…今天要去新開的國立美術館進行開幕剪綵」。

  「國立美術館剪綵跟我有什麼關係?」。

  「你不是讀美術的嗎?算是另類的出席活動」。

  「哦」。

  楓星快速的吃完早飯,穿上已經準備好的衣服就跟著睿英並且帶著兩三個保鏢一同離開邸宅,一來到國立美術館現場,知道楓星會出席,早已等待著許多粉絲還有記者,楓星就像是明星一樣被粉絲熱情包圍,手機、相機不停左右喀嚓,睿英和保鏢努力護著楓星。

  「請不要推擠,謝謝!」。

  「楓星大小姐!關於昨天餐會上的親吻告白有什麼想法嗎?」。

  「那個男人是你喜歡的愛人嗎?」。

  果然,記者們絕對不會放過這次的機會,向楓星不停丟出問題。

  「不好意思!今天是專門來出席美術館開幕的活動,請詢問有關今天開幕的相關問題!」。

  楓星走上台,和館長還有工作人員,一起剪綵,然後輪流上去講詞。

  「我…我沒有要講什麼啊…」楓星對睿英投出求救的眼光,小聲嘀咕的說。

  「昨天不是表現的很好嗎?隨便講什麼都可以啊」睿英也用非常小聲的回應,楓星緊張了起來,睿英也不由得跟著緊張。

  直到叫到楓星上台,她僵硬的起身,走路同手同腳,更讓全場露出古怪的神情,高楓星上台,緊張的直冒冷汗,呼吸像是快停止一樣,直直的站著,卻沒說任何話,現場安靜片刻,更讓楓星不安的情緒直升著。

  睿英看事態不對,管他什麼面子的,他深呼吸然後吐氣。

  「天呀!這不是美術館嗎?為什麼美術館的名字那麼奇怪呀!」。

  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睿英。

  「那個…睿英先生,我們美術館是用西班牙的美術去翻譯成中文的…」。

  「是、是嗎?」睿英故意的說,「我還以為是印尼文呢!」。

  印尼文?!什麼跟什麼啊?!現場瞬間笑聲四起,緊張的氣氛完全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輕鬆愉快,楓星也笑了,他是故意的呀…楓星覺得自己輕鬆了許多,對睿英投出一個愉悅的笑容。

  「大家好,我是高楓星!」女孩很有活力的向台下的觀眾打招呼,「很高興參加今天的開幕典禮,可是怎麼辦呢?今天一大早起來,根本沒有準備講稿,所以我就說我想講的內容嘍?」。

  「我喜歡美術,非常非常喜歡,不管是開心、難過、生氣都要畫畫,不管是晴天、雨天、陰天也是如此,我想每個畫家都希望自己的畫作能受到肯定,被展覽出來,而美術館是最好的舞台,我也希望自己的作品總有一天也能放在美術館被大家看見,每個畫作都是一個故事,希望大家能夠用心去欣賞每個作品背後的含義!,謝謝大家」。

  演講結束,拍手聲響起,大家都對楓星留露出佩服的眼光,楓星自信滿滿的從舞台上走下來,愉悅的笑容看著睿英,後者也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

  
  美術館開幕典禮等整個活動結束之後呢,楓星和睿英還有保鏢就先行離開,坐上了車子,由專門的司機開車,後面坐著楓星還有睿英,其他保鏢開車跟在後面。

  「下一個行程是什麼?」楓星問。

  「先吃午餐吧,肚子餓了吧?」睿英說,「司機,麻煩送我們到附近的牛排館」。

  「牛排?」楓星眼睛發亮,「真的吃牛排嗎?」。

  「恩,獎勵你的,這兩天表現的不錯」睿英溫柔的說,「下午的行程嘛…孤兒院,朝比奈孤兒院」。

  楓星聽到這個名字,臉色異變,而睿英完全沒察覺,他很專注的看著手上的資料。

  「一定要去這家孤兒院嗎?沒有別家了嗎?」楓星古怪的問。

  「怎麼?你討厭小孩子?」。

  「當然不是」。

  「那是哪家孤兒院有什麼關係嗎?這家孤兒院可是這個北部區域公認最好,排名第一的孤兒院,當然要去嘍」。

  「…」。

  楓星沒有再說話,但她的表情不是很好,許久,停到了牛排館門口前,店長竟然特別出來彎腰打招呼,讓楓星超級尷尬,當然趕快馬上進去點餐。

  「兩份牛排套餐,七分熟,湯點玉米濃湯還有海鮮牛奶濃湯,甜點兩個布丁」。

  「是的,馬上幫兩位送上來」。

  楓星看著窗外,神情凝重,這是睿英第一次看到她臉上出現這種表情,非常不對勁,楓星竟然這麼安靜。

  「怎麼了嗎?」睿英問,「不舒服嗎?」。

  「沒有…」。

  「那你幹嘛露出那種表情?有什麼事情對不對?」。

  「都說沒有了…」。

  「說」。

  睿英眉頭深鎖,楓星不自然的神情。

  「其實…你也知道…女生嘛…一個月至少會有一次的不方便…」。

  睿英聽到楓星說的話,完全清醒,他硬生生的擠出笑容,非常尷尬的笑容,「抱歉,恩…我不是有意…恩…需要我幫你去買…」男生去買女生的那個真的很尷尬…「需要嗎?」。

  「不、不用了」楓星搞得自己也不好意思,「我可能需要去一下廁所…」。

  「恩,當然可以」。

  楓星微笑回應他然後起身往廁所的方向走過去。
  
  一到廁所,楓星就選了最裡面的一間,緊張的撥打號碼給一個人。

  「呀,高頃海!」楓星緊張的說。

  「過了那麼久你才打電話給我幹嘛?怎麼?又要說你身體不舒服嗎?」。

  「不是,我現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說」。

  「我沒興趣,你去找別人」。

  「朝比奈孤兒院!」。

  「……」。

  「你還記得吧?以前我們曾經被老爸暫時寄放在那個孤兒院,背著媽媽,記得吧?我們還在那個孤兒院住過半年左右」。

  「那個孤兒院怎麼了嗎?」。

  「今天說要去那個孤兒院做什麼親善活動,這樣不就會被院長給知道嗎?要是我的身份曝光對你們也沒有好處對不對?」。

  「但是對我也沒有壞處啊」。

  「高頃海,你是我弟吧?不管啦!十分鐘之內你要出現!」。


  楓星提著不安的步伐從廁所走出來,剛好牛排也上來,睿英正等著楓星過來一起開動。
  「還好嗎?」他不自然的問,「要不要我叫人去幫你買個可可?」。

  楓星搖頭,「還可以…」她尷尬的說。

  「那就好,多吃一點吧!不是很喜歡吃肉嗎?」。

  「恩…」。

  「對了,關於那個孤兒院…」。

  「孤兒院怎麼了?」楓星緊張的問,睿英嚇了一跳,詫異的看著楓星,「怎!怎麼了啊?你快說呀!」。

  「那個…孤兒院的院長知道總統的女兒高楓星小姐要來似乎特別高興,你好像很受孤兒院的歡迎呢」。

  「才、才沒有,怎麼可能…你想太多了!」。

  此時,一個頭戴安全帽的年輕人大搖大擺的從門口走進來。

  「這位先生!這家餐廳已經被包下來了,你不能就這樣進來!」。

  那個人推開店長,巡視了四周最後落在楓星身上,於是他就向前走向楓星,同時,睿英站起來走向前,護著楓星。

  「有什麼事情嗎?」睿英謹慎的質問。

  「我有事情找高楓星」頃海的聲音,楓星倒吸一口氣。

  「什麼事情?」。

  「乾你屁事!」頃海不爽的回應,直接伸手拉著楓星往自己方向拉過來,同時,睿英也拉住楓星另一隻手。

  「放開她!」兩人一同大喊,怒氣沖沖。

  「你、你們別這樣…」楓星尷尬的說所有人都在看。

  「在沒有確切的原因之下,我不能將楓星大小姐輕易交給任何人,因為我是她的貼身保鏢,我有義務也有理由可以」睿英嚴厲的說。

  「什麼保鏢?讓楓星大小姐被綁架過還有資格叫保鏢嗎?」頃海說出了應該不會讓任何人知道的事情,睿英詫異的,有空隙的一瞬間,頃海立刻將楓星拉過來,一同跑想大門,所有保鏢護上來,頃海將他們全部都暴力的撞開,楓星被拉扯出餐廳,頃海丟給她一個安全帽,坐上頃海的摩特車,睿英和保鏢追上來,但頃海已經按下油門,急沖沖的離開。

  「呀!高頃海!停車啊!」楓星坐在後座位,緊緊雙手抱著頃海的身子,要是不這樣,她可能就會被甩下去,而睿英還有保鏢開著好幾台黑色的轎車在頃海的車尾緊追不捨。

  「高頃海!會被抓到的啊!很危險呀!」楓星努力的大喊。

  「那就上高速公路,看他們要怎樣!」頃海叫。

  楓星倒吸一口氣,「你瘋了嗎?!摩特車怎麼能上高速公路呀?!」。

  在後面的保鏢們。

  「睿英!他們要上高速公路了,該怎麼辦?!」。

  他們用無線電交談。

  「摩特車竟然敢上高速公路,瘋了嗎?」。

  此時此刻,睿英竟然腦海想到楓星當初三年前騎著腳踏車上高速公路的畫面。

  「睿英?!」。

  他竟然晃神一會,「由我追他們!你們繞個路從高速公路出口包圍他們!」。

  「是!」。

  頃海馬達開到最大,全力沖速,坐在後面的楓星覺得有狂風一直不停拍打自己。

  「高頃海!你的摩特車可以承受住嗎?!」楓星吃力的大叫。

  「不要小看我的摩特車了!白痴!」。

  楓星偷偷往後面瞄了一眼,「高頃海!保鏢的車數好像減少了!」。

  「他們八成是想搞夾擊吧!太小看我了!」。

  「你打算幹嘛啊?!」。

  「安靜!」。

  被頃海冷冷的一吼,楓星又是緊張又是不安,但又害怕干擾到頃海,只好讓他專心去開他的摩特車,但睿英緊追不捨,反而越來越靠近他們,此時終於快到高速公路的出口,兩台黑色轎車突兀的出現停在那裡,後面也有一台黑色轎車接近,楓星覺得沒希望了,此時頃海反而繼續加速。

  「抓緊了!」他大喊。

  頃海用力一身,整個摩特車衝刺跳耀了起來,楓星大叫,一道藍色之光的摩特車帥氣的從那前方兩台黑色轎車正上方飛過,帥氣的一個落地弧度甩尾,而同時睿英強迫改變自己的方向,轉動方向盤,不這樣的話就會直接撞上前面的車子,黑色轎車甩尾撞向旁邊的圍牆,蹦了一聲。

  「睿英!」保鏢們紛紛下車跑過去,丟下遠遠的楓星還有頃海。

  「那傢伙開車技術也不過如此嘛!」。

  「那是因為要躲避怕直接衝撞到呀!」楓星緊張的說,然後脫下安全帽。

  「你要幹嘛?好不容易才脫困你又要去哪啊?」頃海沒好氣地質問,緊緊地看著她。

  「我不能就這樣走掉!」。

  楓星跳下摩特車,奔跑向出事的那台黑色轎車,同時,江睿英走下車,額頭邊邊有一道紅色的液體正沿著那流下,楓星看到更加著急擔心不已。

  「你沒事吧?」楓星抓住睿英的衣服,好擔心、好著急,胸口一片難受「所以才說為什麼要追來呀?!你不要命了嗎?!你瘋了嗎?!要是出意外的話該怎麼辦你說啊?!」。

  睿英詫異的看著楓星,從來都沒有看過她這麼激動,楓星都眼眶紅潤,看起來就像是個失去重要之人而無助的小女孩。

  「抱歉…」睿英下意識的說,「你沒受傷嗎?」。

  「你才比較要緊吧!你都流血了!」。

  「我不重要」。

  楓星氣炸了,她看到睿英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安全,內心湧上擔心、緊張,還有怒氣,「好啊!我看你好的不得了!虧我還擔心你,像個白痴一樣!」。

  楓星氣呼呼的說,轉身要離開走向頃海時,睿英下意識的拉住楓星。

  「你要去哪啊?」睿英緊張的問,「那個男人你認識嗎?」。

  「認識又怎樣?」。

  睿英思考著,不是教授,那就只有一個人,「那個…在大學說是你的男朋友,那個高頃海嗎?」。

  楓星嘆氣,頃海是男朋友的誤會還沒說清楚啊,可是現在她根本無心去解釋,怒氣讓她變得很煩躁還有不耐,「跟你有關係嗎?」她冷冷的問。

  「當然有!我是你的…」。

  「保鏢?」楓星搶先回應,她用力抽回自己的手,「沒錯!你只是保鏢而已!其餘的什麼都不是!所以別理所當然的認為可以掌控我所有的事情!」她走向頃海。

  「高楓星!」睿英大吼。

  「別擔心!我們只是去躺孤兒院,頃海會保護我的」楓星冷道,就走向頃海,從他手中拿走安全帽,戴上,並且坐上他的車子。
  

  楓星和頃海到達孤兒院,院長和小孩一同興高采烈的來迎接他們,楓星還在路上買了一大包的糖果餅乾分給小孩子,頃海教他們踢足球,一玩就玩了一個下午,頃海雖然脾氣不好,但是面對小孩子,他卻十分在行,和小孩子玩在一起的他就像是留露出如同天使般純淨的笑容,踢完足球後,楓星搬出準備好的水球大戰,互相丟水球、潑水,孤兒院充滿歡笑以及熱鬧的氣氛。

  回過頭來,已經晚上了。

  「院長…關於我剛剛所有的解釋還有坦承…您可以幫我保守秘密嗎…?」。

  楓星獨自和院長談談,她們平靜的坐在客廳裡,氣氛並沒有想像中的嚴肅,反而是非常和諧,對於院長,楓星就像是對修女告解一樣的自在。

  「你也很辛苦呢…小楓」院長說,眼裡滿是溫柔的看著楓星,「想必這也是上天要給你的一個考驗…」。

  「院長…」。

  「還記得我從小鼓勵你們的話嗎?」院長看到楓星露出自責的神情就詢問了這段話。

  「面對眼前,陰影拋在背後,相信付出會得到收穫,不要放棄、不要氣餒,因為所有的一切總會是值得的」楓星順暢的說出來,因為她一直深刻的記著這句話。

  「沒錯,現在的你,該做的是什麼,你應該最清楚了不是嗎?」院長露出和藹的笑容。
  

  楓星急忙衝出孤兒院大門,頃海早已在那等候。

  「要回家了嗎?無雙大姐知道你要回來,特別請人準備一桌大餐呢」。

  「抱歉!下次吧!」楓星著急的說,「現在送我回邸宅好嗎?」。

  「什麼?!」。

  「抱歉!真的抱歉!可是我現在有事情必須得做!」。

  「你當我是計程車嗎?說走就走、說來就來?呀!」頃海氣呼呼的叫。

  「不是那個意思!你再幫我一次嘛!頃海!」楓星拉著頃海的袖子,「你這次幫我的話,下次我請你吃你最喜歡的可樂餅!好不好?」。

  「不要!我已經十九歲了!還在乎那幾個可樂餅嗎?」。

  眼看頃海坐上摩特車戴上安全帽,一個要直接一走了之的神態,楓星狗急跳牆、已經走投無入了,她只能使出最後的招式!

  「高頃海!你敢直接丟下我走的話我就把你有懼高症的事情公佈!大肆宣揚!」楓星軟的不行就來硬的。

  頃海露出艱苦的神情,又氣又無奈的,只好瞪著他的姐姐,「要回去就快點上車啦!」他不悅的大吼。
  
  楓星跳下頃海的摩特車,匆匆忙忙的跑進邸宅,門口的保鏢看到她簡直謝天謝地,楓星著急一路都用跑的,女傭看的一團擔心,深怕楓星會一不小心就跌倒造成悲劇。

  叩叩!

  楓星不停的拍敲睿英的房門,她喘息著,睿英遲遲才打開房門,詫異的看著楓星。

  「我回來了!」楓星深呼吸用力的說,她急喘著氣,是沿路跑過來的嗎?

  「恩…」睿英平淡的回應,態度很明顯有點冷淡「沒事的話我想先休息了」。

  當他要關上房門時,楓星著急的用手格擋住,剛好房門的門邊直接夾住她細長的手指,後者痛呼呼的大叫,睿英更是被嚇了一跳,趕緊鬆開房門。

  「你瘋了嗎?怎麼這麼喜歡自作孽啊?」睿英生氣的說。

  「誰叫你不把我的話聽完就要掉頭走人!」。

  「掉頭走人的是你吧?」。

  「所以我現在不是回來了嗎?」。

  睿英無奈的嘆氣,根本說不過楓星,「那你有什麼事情要說嗎?」他疲倦的問。

  「我收回那句話!」楓星鼓起勇氣的說,睿英意外的神情,安靜的繼續聽楓星說下去。

  「我收回那句…你什麼都不是的那句話,對我來說,你不是什麼都不是」楓星清澈的眼眸充滿真誠,她露出甜美的笑容對著睿英,這樣散發魅力還有自信的楓星真的讓人覺得不得不被她吸引,睿英已經決定的意志又再次被她給動搖,有一個衝動,想要把她緊緊抱入懷裡那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102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zxc380288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後一篇:[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lammulinaYA
amazarashi 台灣演唱會 2019/11/02 Legacy Taipei、食戟ED由nano.RIPE擔當~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2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