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武裝郵務商】第一章《隱約雷鳴》

作者:Shimakaze│2017-06-11 12:13:55│贊助:1,002│人氣:259
  嘩嘩嘩

  一名頂著一頭烏黑短髮的少年,身上隨意的披了件和瞳色相近的淡藍色和服,慵懶的倚著窗邊。
  深不見底的眼眸向外斜斜一看,街道還是那一如往常的人聲鼎沸,市場中的賣家們也無一不是在聲嘶力竭的推銷著自家的產品有多優良,偶爾參雜著同業間不營養的互相攻擊。
  不過窗外的喧囂絲毫進不了我的耳中,反而是近十年來的大小事情正纏繞著我混亂的思緒。
  少不了就是十年前那家喻戶曉的「黑貓政變」,也拜其所賜,我和妹妹,零,就一直流浪在這個島國的各地,直到在這個位於島國東部的「尾張」地區才得以安定下來。
  政變之後,我們的表姐,也是被稱為「細劍之鬼」的莉亞率軍回到首都,擊退了當時將城堡團團圍住的黑貓軍團。
  但為時已晚……天皇和少主早已不見蹤影,就算是死了也沒留下屍首,下落不明。
  首度淪陷,儘管莉亞拼了命的壓制消息,但還是像星火燎原般的快速延展開來,在全國各地引起恐慌。
  落在各地的黑貓勢力,更是吸收了欲趁機叛亂的各大軍團,組織起了一批號稱「新幕府」的軍隊,向著中央首都再度集結。
  莉亞也不坐以待斃,也以櫻花貓族人之名,在各地號召志士,守護櫻花幕府。
  全島國最水火不容的兩大勢力,集結於美濃關原,戰爭一觸即發……
  回想起當時打聽到的消息,莉亞在「關原之戰」中,率一萬兵馬就去迎戰擁有三萬兵馬的黑貓聯軍。
  莉亞奮勇殺敵,但最後因魔力損耗過度,化成了粉色的粒子,消失在關原的戰場上。
  以黑貓為首的聯軍,也因為黑貓五大元老中兩人被殺而倉皇逃竄,潰不成軍。
  櫻花貓和黑貓,兩敗俱傷。
  眼看櫻花貓族人和重要家臣幾乎滅絕,少主和公主也不見人影。
  這天下,亂了。
  失去統領的島國,很快的就四分五裂,有能力的大名也各自建國、互相為了領土而爭戰。
  「日之丸」,島國的戰國時代,就此正式拉開了序幕……
  

  想想也是心灰意冷,枉費父王這麼用心的在處理這個島國上一切的大小事務,如今他們是以這樣的混亂局勢來回報的。
  自從「黑貓政變」以來,已經過了十年。
  充滿了混亂與殺戮的戰國時期,也進入了第十年。
  在這十年間,島國有著極大的改變。
  文化、氏族、貨幣……等等,但改變最大的,是戰場。
  從遙遠的國度而來的傳教士,帶來了名為「鐵砲」的武器。
  殺人變的容易,也降低了所謂的罪惡感。
  只需將槍口指向敵人……扣下板機,就能輕易奪走人的生命。
  心情沈重的倚靠在窗邊,我半睜著眼看著枕在我腿上的少女。
  看著那香甜的睡臉,惹人憐愛,也讓人拋去了心中的煩悶。
  我伸出不聽話的手指,上前去輕輕點了一下那稚嫩的雙頰。
  「唔……哥哥別戳……」感受到美夢被打擾,腿上的少女不滿的扭動和抱怨著。
  幸福的光景下,腦中閃過了父母的叮囑。
  ——母親在離開前,曾告訴我要好好保護家人。
  ——爸爸在離別前,也要我們好好的守護妹妹。
  而我……已經不願意再失去任何一個家人了。
  睡在我腿上,那披著一頭雪白的長髮、迷人的淡藍色瞳孔、身軀和年齡成正比般嬌小的少女,名字叫零。
  零懶洋洋的從我腿邊爬起,試圖站立卻又搖搖欲墜,最後還是跌回我的懷中。
  「哥哥,早安……」零左右的磨蹭著我的肩膀,那細細的髪絲間有著淡淡的芳香,讓人迷戀。
  「零,早安。」
  手掌輕輕撫過妹妹的頭頂,撫摸時的溫柔,就怕弄亂了她那整齊柔順的及腰長髮。
  悠哉的時光過了幾分,零慵懶的扔了一句「想吃東西。」
  我微微挑起眉毛,看向了家中用於保存食物的櫃子。
  明明家中就有營養的蔬果能做上一頓營養的餐膳,這丫頭卻每次都堅持著想吃糕點、零嘴……
  察覺到我有想動用廚房的念頭,零立刻像隻小貓般,窩在我的懷中不停的磨蹭撒著嬌。
  「零想吃……」少女抬頭,一雙水汪汪的大眼注視著故意冷著一張臉的我。
  就算故意板著臉,也實在是拗不過零的撒嬌攻勢,只能乖乖的妥協,無奈答道:
  「那晚餐可要乖乖吃,快去準備外出的衣物。」
  「耶,立刻就去!」
  聞言,零一溜煙就從我的懷裡鑽出去,方才的撒嬌就為了換得此刻的心軟般拉開和式拉門,衝出房間到客廳準備著外出用的物品。
  ——……那丫頭一定只聽到後半句,晚餐時我一定多放青菜,要她好看。
  我懷著這般想法,同時起身踩著著榻榻米地面離開了窗邊,走出這四坪大的小寢室。
  我們的居住地也說不上大,兩房一廳,基本生活起居不是問題。
  不過零倒是一直抱怨著想要一個後院來玩耍,不然整天悶在家太無聊了。
  而願意提供給我們住宿的好心人,正是這「尾張國」自治區的領主,「織田信忠」大人。

  ——不過也有相應的工作要做就是了……

  「喂——,哥哥你快點啊!要是鎮上的草莓蛋糕賣完了我可不饒你呀。」
  面對著行動緩慢的我,零像個鬧鐘般開口催促著。
  「急什麼……錢帶了嗎?」從容依舊,我拉開了房間的拉門,問道。
  「當然帶了,看我多精明!」
  「那請問掛在床邊的長刀是……」面對一臉自滿的少女,我故作無奈的將手指指向寢室中放置武器的架子。
  「啊!忘記了,欸嘿。」零吐了吐舌頭,匆忙的跑回房間,從和式的棕色木牆上取下了那把印著粉色櫻花的長刀和短刀,再悠哉的跑回來。
  「諾,哥哥的我也拿了。」零開心的將手中的粉色短刀推給我,並一邊哼著小曲,將長刀插在和服腰間的綁帶上。
  「那麽,走吧!」零面帶著興奮的笑容,等不及的牽起我的手就推開了通往街道的大門……

  嘎嘎嘎
  
  門縫微微的開啟,外頭刺眼的陽光斜斜射進飄著些許灰塵的屋內,照亮了空氣中細小的灰塵。
  「二坂坡」,是尾張國中前幾個重要的街道,同時也是旅人聚集的場所。
  來自世界、島國各地的旅人都會來此地做停歇,順便補充裝備等等的。
  而既然有了人群,自然是少不了商人的攪和。
  無奈的歎了氣,跨出了沈重的腳步跟上了那因興奮而邊走邊跳的嬌小身影。
  緩緩的漫步在街道中,我時不時放慢速度,欣賞著三月的春櫻。
  面對著故意將行動放慢的我,零不耐煩鼓著臉頰,像是在催促我快一點似的將雙手抱在平坦的胸前。
  見狀,我依然故我的擺出不慌不忙的態度,以刺激回敬刺激。
  「唔……哥哥這個笨蛋!」


  什麼東西最好收服全世界最可愛的美少女?
  什麼東西能讓生氣中的妹妹開心?
  什麼東西能讓一直賭氣的妹妹露出笑容呢……
  如果以上的答案皆是「草莓蛋糕」,那麼恭喜你答對了!
  百般無奈的看向手中那被強迫減肥的錢包,再看向跟在一旁捧著上頭放著大顆草莓的雪白蛋糕的嬌小少女。
  一口接著一口,零毫無節制的吞下這座城裡最昂貴、最有名的蛋糕店下的傑作。
  明明這麼小一隻,怎麼這麼能吃。
  「就知道哥哥最好了。」
  笑著說出這句話的零,此時跟惡魔一樣恐怖……
  ——……至少零能開心,我也甘願了。
  我暗自在心裡叫苦著。
  在溫暖的朝陽下,兄妹兩人腳底踏著溫暖的紅磚路上,在人群中穿梭前進。
  路途上經過了不少有趣的店家,但在我眼中都是絕望的開端。
  零只要見到稀奇能引起她注意的物品,都會一頭栽進店裡慢慢的欣賞,結果當然還是我的錢包強迫減肥。
  盡快買完東西盡快回家,這是身為男人的原則。
  但女孩子或女人通常相反……不逛到筋疲力盡或是錢財盡失是不會甘願的。
  無奈的仰起頭,看向了廣大的天空。
  和此時的糾結不同,空中一片淡藍,空曠的令人舒服。

  轉眼之間,夕陽橙黃色的布幕垂下,取代了淡藍色的衣賞繼續溫暖著大地。
  陪妹妹逛街的時光雖然疲憊但也蠻快樂的,時間彷彿過的特別快。
  悠哉悠哉的兩人,身上背著各式各樣的戰利品,步上了回家的道路。
  一路上經過的低矮民房、一片片的瓦礫鋪成的屋頂似乎在強調著這個島國的東洋氣質。
  兩人在街道間穿梭,經過了數間民房後,停留在一個由房屋所圍繞的圓形廣場。
  被當成購物車,身上堆滿著今日所得戰利品的我,一滴汗水從臉邊滑過。
  不是因為一下午走動的勞累,也不是因為手中大包小包的商品……
  而是因為現在正包圍著我們兄妹兩人,披著黑色斗篷的人們。
  雖然兩個年紀不大的小毛頭被找麻煩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但這些傢伙可還真挑錯下手的對象了。
  我迅速的打量黑衣人們一番,斗篷底下似乎穿著輕甲護胸,而遮掩面貌的兜帽雖藏著了臉龐卻藏不住渾身的殺氣。
  ㄧ、二、三……將近十位來路不明的男子,正張開陣型圍繞著廣場將我們包圍。
  來者不善,我向零眼神示意。
  既然知道我們會經過這個人煙稀少的廣場……那勢必也知道我們的藏身處了。
  真麻煩……又要搬家了。
  眉間微皺,我瞪向四周披著黑色斗篷的男子。
  「動手。」不等我思考,零小聲的道了兩字,身形一閃便消失在原地。
  見狀,我面色一沉,將手中的戰利品放置在一旁,跟隨著零的身影衝向人群。
  而敵人自然也不會給我們整頓的時間,一個箭步就從周圍蜂擁而上。
  
  ——

  一掌擊出,內功從身體流向掌心,擊飛了衝向我的其中一人。
  方才接觸到敵人的一瞬間,甲冑碎裂聲清脆響亮,伴隨著肋骨的碎裂聲在廣場中迴盪。
  這位於島國西邊大陸的功夫,是從小就有高人進京指點,零卻只表示了句「古怪功夫」後,扔下我自己學習這門功夫。
  回到被擊中的人身上,只見其退後了幾步,口吐鮮血暈了過去。
  這一掌,不是廢了對方功夫,就是使其半死。
  
  ——

  跟在我身旁的少女,迅速的抽出長刀,銀光一閃。
  銀白色的刀鋒殘影,硬生生的劃過其中一名敵人健壯的身軀,牽出一條由血液製成的細長紅線。
  那是零的殺招之一,她引以為傲的拔刀術。
  一瞬間就放倒了兩名敵人,士氣的高低馬上就顛倒了過來。
  同樣不等敵人做整隊,我跨出右足,朝地面一蹬,衝進了右方三人左右的敵陣中。
  短刀從腰間取出,銳利的鋒芒再也不被刀鞘所藏。
  電光石火,移動速度快得讓人無法反應。
  迅速的在人群間左右移動,一瞬間就從人群前方到達後方。
  短短幾秒間,佇立在我四周的敵人胸前皆被劃出了個血色的大叉。
  「唔啊……
  等他們回過神來,面上瞬間失去了血色,鮮血由口中吐出,倒在血泊中當場身亡。
  另一方面,零那邊的戰況。
  一道白色的殘影在人間穿梭,不時一躍而起,如蜻蜓點水般的踩過敵人的頭頂,同時也向下就是一刀,從頭頂將長刀插入敵人頭部。
  不同於我這兒,零那處的戰場極度的安靜,所有敵人幾乎都在一瞬間就死亡,毫無憐憫。
  瞬殺,殺人的極致。
  「嘖。」剩餘的最後一名敵人,黑色斗篷底下的眼神掃過了被殺的隊友們,竟然不帶一絲惋惜的嘖了聲嘴。
  照這冷酷的模樣看來,大概是派來針對我們的殺手,隊友的死亡反而還落得輕鬆,事後的賞金可完全獨吞。
  ——但也要他能活到拿賞金的時候才行……
  嘴角不自覺的揚起,我架好了姿勢對向最後一名敵人。
  另一端的零,同樣握緊長刀,刀鋒指向男子。
  零向我使了個眼色,便化成黑影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則是出現在剛才嘖了聲嘴的黑衣男子身後。
  「『秘傳櫻刃』!」嬌嫩的嗓音落下,卻飽含著濃厚的殺氣。
  零手中的長刀,在施術的同時被粉色的氣息給包裹住,萬般華麗。
  毫無猶豫的出手,刀鋒直直刺向男子的後背。
  
  ——

  刺耳的金屬碰撞聲,響遍了整條大街。
  零不敢置信的瞪大了雙眼,大敢置信的望著男子的後背。
  四周明明吹著嫵媚的春風,但在成為戰場的廣場中,卻是一片詭異的陰涼……
  
  強敵,來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060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日立提督
這兄妹好有錢www蛋糕在那時有錢人都還不一定能吃到w

06-13 22:40

Shimakaze
因為他們是_______嘛~(?
避免劇透消音處理

06-14 06: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akura9063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武裝郵務商】 序章《櫻... 後一篇:【武裝郵務商】第二章《月...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