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鳶尾花的女武神 第六章-莎夏的回憶(一)

作者:南雲桅上│2017-06-10 16:23:26│贊助:12│人氣:254

  「莎夏!」
 
  切斯洛眼前的被限制行動的女兵正是自己派出去的傳令士莎夏,是因為偵查被發現了才被抓住嗎,如果就這麼拋下她讓部隊撤退……
 
  ——不可能的事。切斯洛心裡盤算出答案,對方是德斯蘭帝國,把莎夏交給他們天曉得她會是如何下場,另一邊是神祕現身的伊蒂絲,她身上一定有眼前這一切的解答——兩個,他都要帶回來!
 
  「道森少尉。看來你與隊員們感情培養得很快啊?」賽虜斯歪著頭,語調像是看著場好戲上演,「怎麼,該拋下她逃跑,還是救人呢?」
 
  「我所盤算著的只是作為一個隊長最基本的判斷而已,少校身邊的部隊我倒沒見過,什麼是血伯勞?」切斯洛不甘示弱地,但謹慎迂迴地回徑賽虜斯,現下能夠靠對話爭取時間思考才是該作的。
 
  「我好心的建議,再問下去你又會知道更多了喔?這對你而言,結局只會更慘而已。」
 
  「還有什麼好怕的嗎?」
 
  切斯洛停頓兩秒,刻意地對賽虜斯拋出有些挑釁意味的問題,灰衣——血伯勞部隊與他的小隊兩邊持槍僵持著,他們少了對方一倍的人數優勢,而戰車上的機槍還有二十發,聊勝於無。不過……吉賽兒的存在,對切斯洛而言是很好的籌碼,對方該還沒摸清楚吉賽兒的位置。
 
  賽虜斯雙手抱上胸前,抬高了下巴聽著切斯洛的話,銀面具略為藏住了他的眼神,但切斯洛注意到那年輕臉龐下薄薄的嘴唇抿著,兩邊都在等著誰先開口。
 
  「不是我想多說。在王國軍官學校我可是首席畢業,被拉到這部隊也就算了……現在連作為帝國軍官的齊格列亞德少校你,也能這麼容易的摸到我的名字、我的部隊。」切斯洛抓準了時機刻意地放大聲音開口說道,語氣上的改變能夠掩蓋住自己部隊現況上的脆弱以及心裡的不安。
 
  切斯洛停頓住,眼神試著探近賽虜斯的面具裡,接著說道,「我不知道我們王國軍有沒有跟你們眉來眼去,但我只知道到目前為止我已經夠慘的了,這是一個一失敗就得被處決的部隊,你覺得你那些搞得神神祕秘的……玩意?
 
  「對我來說還有什麼好怕的嗎?」
 
  夠多的反應時間就能讓他想到下一步該怎麼做,腦中已經有了譜。
 
  吉賽兒應該已經到了定位,他只要爭取……再多一些談判空間。而莎夏沒被注意的眼神正移動著,切斯洛大概知道接下來的步數了,再給他一些時間!
 
  賽虜斯面具下的嘴唇勾起笑意,語氣保持著輕柔而冰冷,「現況,你眼前所見到的,那些你該以見過的屍人兵、你派出來當探子卻被捉住的——亞歷姍德拉.利特維雅、還有這你也見過她的力量了。『害你』吃了叛國罪的伊蒂絲.凱維爾斯……」
 
  「這都是一體的,都在這場巨大的計劃裡面!我們要……讓人類歷史上最強大的力量復活呢。」
 
  「創世之始的傳說嗎?這不可能……」
 
  「之所以被稱作『傳說』,就是要讓後世覺得『一切不可能』、『我們不會再去嘗試』,但是不代表毫無可行性。

  「帝國……德斯蘭帝國與教會將要以這件事為最終目標,完成的那天,在『材料』都備齊後不會太遠。

  「現在,你知道了這些又得如何呢?這樣是與我們——血伯勞部隊戰鬥喔。」
 
  「這我沒在擔心的,真的。」切斯落淺淺地一笑,這反應成功的引起賽陸斯更多的注意力。
 
  「憑什麼?」
 
  「他們啊。」切斯洛灘開手說道,「我不喜歡這支部隊,我相信大家也不怎麼喜歡我。因此,作為隊長得我更有義務要帶領他們離開這部隊,除了能活下來,更得回到正常的生活,我們有一致的目標。
 
  「你們呢?只有脅迫與害怕而已嗎?」
 
  「呵呵,令人感動,不過……」
 
  「不過——我是希望把人當獎品送回來啦!吉賽兒!」切斯洛一把打斷賽虜斯的話。在與被壓制的莎夏眼神對上的瞬間右手一揮,賽虜斯這才注意到,自己方才的注意力被浪費在與切斯洛的辯論上,切斯洛背後的高地樹叢閃爍著金屬物的光澤……
 
  雙手被束在背後的莎夏,平時只覺得被那付從手肘一路到掌背上的皮甲束得不舒服又悶熱,但這下卻給了自己能夠逃脫的空隙,皮帶後腰上的短刀沒被血伯勞部隊給注意到,她認為賽虜斯不可能如此大意。
 
  但現在什麼可能都該試一次了!莎夏儘可能地只動著手腕,讓手肘上的皮甲繫帶越來越鬆……切斯洛對著賽虜斯那些跟本不著邊際的話一落,眼光發散著狡詰的色彩,他有著什麼盤算嗎?
 
  莎夏掙脫繩索的瞬間,右手順勢抽出短刀,握著刀柄反手揮動,用整隻手臂的力氣換取了攻擊的力度,刀柄底朝著右邊被她用腰間猛力一扭而脫手的士兵太陽穴而去!
 
  押著她的手臂的血伯勞士兵並沒有用上太多力氣,或許是認為克羅諾人骯髒吧,但這疏忽卻帶給了他不到一秒內,眼前的克羅諾女孩猛力一甩,接著是太陽穴傳來的劇痛與腦袋的劇烈晃動,他雙腿無力發軟,模糊發紅的視野裡聽見槍聲,令一名同袍在眼前倒下。
 
  賽虜斯注意到切斯洛眼神的異狀與身後的金屬槍管時已晚,槍聲毫不猶豫地在下一秒起落,伴隨著同行士兵的叫喊與倒地聲,一時大意的他再重新把專注力聚焦在身邊的危險之時,一把有著特殊雕刻,長約一尺的冰冷刀刃已經抵著他的下巴。
  
  刀刃地冷光沿著刀柄流瀉,延伸至普魯士藍的軍服衣袖,滿是殺意地臉龐上,靛藍色地眼眸沒有絲毫溫度地瞪著。
 
  「放了伊蒂絲。」靛藍色眼眸主人——莎夏的嗓音低沉,宛若對著敵人蓄勢待發的野獸。
 
  「哦?」從銀色面具的眼孔裡,那雙冰冷地淡色眼珠縮小了瞳孔,透著一股瘋狂直看著莎夏,語氣仍不變的冰冷,「就憑妳?」

  賽虜斯身邊的血伯勞部隊把槍指向莎夏的所在,卻又同時帶著遲疑地移向切斯洛的四二一小隊,少校指揮官第一次被這麼近距離地威脅,此刻對著莎夏開槍誤傷的機率很高,又會給切斯洛製造機會,但是不照著教範壓制住那大膽的敵人的話……他們宛如齒輪脫軌的機器,陷入為難地混亂。
 
  「就憑我……還有這把刀,放了伊蒂絲!」莎夏再次重複,刀尖又離賽虜斯更近了。
 
  「那把刀啊?啊——我想起來啦,原來落到妳手上啦?」賽虜斯刻意用著找到解答的驚喜語氣說道,「某次突擊搜捕克羅諾人豬窩的戰利品,妳用那老頭的刀拋下同伴們逃出來的嗎?
 
  「可得好好謝謝他哦……幫妳檔了好幾棍死得這麼慘……」
 
  賽虜斯的話,猶如星火點燃莎夏的理智線。莎夏的冷靜被某道怒意的火舌覆蓋,延燒全身神經讓她的身體逐漸無法自持地顫抖,其中更帶著她那盡力壓抑住地恐懼,再次被挑起。
 
  莎夏的動搖給了賽虜斯機會,腰間的帝國銀色配刀瞬間地朝著莎夏拔出後猛然一揮,致命地銀色光芒占滿莎夏的視野,她用盡全身力氣像後倒地閃躲,在身體落地之前撐住身子雙腿一躍朝著賽虜斯踢擊過去!
 
  這次的攻擊被賽虜斯轉過了刀背閃躲,莎夏的角度剛好能把刀給踢下,隨後莎夏以地上的雙手作為支點,雙臂用力撐起,腰間如彈簧般地再次帶著身子騰空,賽虜斯側身閃避,揮出軍刀打算在空中截住莎夏,兩人的刀在空中交鋒,刀刃彼此撞擊閃出火花,莎夏抵著賽虜斯的揮擊力量,掌心感受到帝國軍刀的刀刃開始無法順暢劃過,在那相抵力道最大的瞬間她用全身力氣猛力一劃……
 
  莎夏雙腳有些顛躓的落地,但仍穩住身子。
 
  同時間,賽虜斯的帝國軍刀刀尖也發出清脆地金屬聲跟著落下,莎夏的短刀砍斷賽虜斯的軍刀,她那短刀的刀鋒仍透著無傷的光。
 
  莎夏的翻身跳躍讓她與賽虜斯的距離拉開,給一旁的血伯勞部隊製造出開槍射擊的安全距離,但卻沒人能把搬機給扣下——落地後的莎夏在砍斷賽虜斯的軍刀後,踢起一隻正好躺在腳邊的帝國軍用手槍,那是先前押著莎夏被吉賽兒給擊中的血伯勞士兵所拿的。
 
  手槍上的擊鐵已經拉起等著擊發子彈後的底火,任何的一點動作改變都能讓子彈旋出槍管後直指賽虜斯的眉心。
 
  「住手,莎夏!」「等著妳開槍呢!」
 
  切斯洛與賽虜斯同時開口。喘著氣,莎夏的舉槍的手已經停止顫抖。胸口大力地呼吸起伏,靛藍色長髮凌亂,汗水浸濕的劉海遮住眼神,卻遮不住瘋狂的怒意擴散。
 
  「不准……你拿托也夫爺爺的……死……隨便放在嘴上——!」

  莎夏咬著牙,野獸般地神情在與理智拉扯吃力地說出那如鬼魅的罪惡感糾纏著她的名字。靛藍色地眼眸瘋狂地瞪著賽虜斯,是賽虜斯,是他帶給莎夏三年前那與地獄無異地回憶。
 
  「莎夏,夠了!」
 
  「齊格列亞德少校,請把伊蒂絲.凱維爾斯釋放!」
 
  切斯洛喝令莎夏的語氣更為嚴厲,他指示拉戈爾把槍口對準莎夏加強自己的命令,現在是與賽虜斯談判的好時機,彼此間的能量已達到低點。如果莎夏真的失去了理智開槍,只怕血伯勞部隊會有兩個選擇——要不是逃亡就是與他們死戰。
 
  而帝國軍給予的訓練絕對是選擇後者,他們這下沒有贏面。
  
  「唉呀,是我大意了,沒想到妳能把我逼到這樣。」切斯洛的命令似乎正再把莎夏拉回自身的理性。賽虜斯的嘴角勾起,帶著深沉的語氣接著說道——
 
  「不過,請你記住,道森少尉……
 
  「我的東西,當我想要回來的時候,隨時都能回到我身邊……就在這裡跟你招呼過啦。收隊!」
 
  賽虜斯下令後沒有幾秒,灰黑色的血伯勞部隊就宛如風吹過沙塵那樣的消失,除了毀壞的野戰砲、陣亡的同袍屍體外,什麼都不留下,準確的效率、服從至上的取捨,這也許就是帝國的鐵蹄能席捲這大陸的強大能耐,切斯洛心裡想著。
 
  賽虜斯已消失,這時的莎夏才鬆懈了自身的緊繃態勢,憤怒與害怕讓生物本能的激動消退後,是掏空全身的可怕虛脫感,她雙腿一軟地跪坐在地。
 
  ……對了,伊蒂絲!毫不理會切斯洛上前的關心,莎夏甩開切斯洛準備搭在她肩上的手,想拔腿奔走時這才注意到自己的膝蓋受了傷,磨破的軍服褲襪滲著暗紅色的血,膝蓋一彎曲就痛,她連跑帶爬地奔向同樣攤坐在地的伊蒂絲。
 
  「莎……莎夏?」
 
  伊蒂絲恢復雙眼的神采,孩子般地細聲吐出眼前的人的名字。
 
  「沒事了,妳安全了,帝國軍剛剛走了!」
 
  莎夏像是見到熟悉的故人般熱切地說,眼眶的光芒打轉卻倔強地沒有溢出。
 
  「帝國軍?……我什麼都記不得了……我在哪裡?」
 
  「咦?妳什麼都不知道嗎?」
 
  一同圍上的小隊成員們驚訝地看著眼前的金色短髮女孩,上一刻還在他們眼前演示出了強大的力量解開包圍,卻在現下對當時的自己做出什麼一點印象也不剩,被刻意地抹除似的。
 
  「諸位王國軍的阿兵哥們?如果不介意,到咱們村子歇腳吧?」
 
  老者的嗓音從切斯洛背後傳來,四二一小隊的成員們一轉頭,這才又注意到他們被另一群人給圍住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0519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狼尾
你好喔~~

戰鬥的橋段需要掌握節奏,過多的描述會令人感到拖沓。

還有戰鬥的敘述其實不用這麼詳細,你一刀我一刀這樣。

大概是這樣

06-17 10:44

南雲桅上
謝謝狼尾大的題點,感謝這麼有耐心的看完這段啊XD
本來的想法是加強武戲的部分讓讀者可以有更好的帶入感
感覺上節奏的變化似乎還不夠啊,是不是有點太平板呢?06-18 11:53
錐生雅
其實我跟樓上剛好持相反意見XDDD

我個人覺得這篇帶上細節的動作戲,能讓打鬥在腦海中變得鮮活,像看電影一樣owo 節奏感的部分,我覺得本來就算是打鬥中,也有快鏡頭跟慢鏡頭不同的處理方式,怎麼使用是很見仁見智的XDDD

不過有個地方可能要請南雲君 (這樣稱呼不知可以嗎?XDD)注意下,雖然我有發現你同一個人說大段話,中間分段時會拿掉後面的引號作提示,不過像「創世之始的傳說嗎?這不可能……」這句話可能還是注意下,從上下文脈絡裡比較難清楚看出是誰說的OAO 有可能是賽虜斯自言自語,有可能是切斯洛搭話,比較容易混淆一些owo

06-26 13:44

南雲桅上
了解!其實這戰鬥場面部分就是我最想收集意見的地方。
打鬥的部分其實我是比較偏向動作描寫,但是狼尾大的問題我想應該是
動作場景和描述太過單調所導致,想想跟經驗以及場景設計有關係吧!

然後後面因為是同一個人說話就沒用引號啦,不過一直對這效果很疑慮
會再做些調整的06-26 20: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zest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鳶尾花的女武神 第五章-... 後一篇:鳶尾花的女武神 外傳-灰...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maiasami想玩遊戲賺錢嗎?
我的小屋內有擔任遊戲測試員的經驗分享,對該行業有興趣的可以進來看看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