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嘯日之犬6 亡者驛站‧前篇(上)

作者:黃勤(金絲眼鏡)│2017-06-09 21:03:34│贊助:22│人氣:550
開始進入亡者驛站的部分了,這段會分成前後篇,有可能每章都有上中下三部分,因為要講到主角二人組的前世所以篇幅會比較長。

縮圖是《鬼店》非常經典的旅館走廊畫面,但沒有鬼蘿莉雙胞胎就是了~

人物介紹請見這篇完整版

這章開頭時的背景音樂是這首舞曲,歌手也會出現在小說中喔XD



第六章  亡者驛站‧前篇


    光芒消失後,我們已經站在另一個充滿血紅色的空間。

    一座巨大的…舞廳?

    舞台上傳來歌聲。

    「喵喵剛才被彈開了…」戴爾驚魂未定地看著我。

    「只有我們被送過來…」我看著四周,為何附近的人比我們都還巨大?

    不…這些不是人吧?哪有正常人會有三顆頭和一條豬尾巴?!

    「榭爾溫…榭爾溫…你的頭…」戴爾的表情比剛才還糟糕,但我也馬上發現他的不對勁之處。

    他頭上怎麼長了對牛角?

    我摸了摸頭頂,上面竟然也多出一對歪七扭八像枯枝的角。

    「閃開!」剛才那個有著三顆頭和豬尾巴的傢伙對我們大吼。

    「抱歉!!」我連忙把戴爾拉到一旁,但舞池實在太擁擠了,我們只能被各種奇形怪狀的傢伙推來擠去撞上另一個凶神惡煞的牛鬼蛇神。

    「哪來的冒失鬼?!」喔不,牠們好像生氣了。

    「人類?」身穿比基尼的鳥頭人瞇起眼瞪著我們。

    「怎麼可能?『食物』怎麼會跑來亡者驛站?」剛才的三頭人聽起來很高興,這絕對不是好事。

    「牠們…非常不友善…」我抓緊戴爾的肩膀,順便把登山背包拉到面前以免被扒。

    「似乎想把我們吃了。」戴爾伸手探進口袋準備掏出武器,但槍砲和鼠尾草束在這鬼地方真的管用嗎?

    周圍的怪傢伙似乎想把我們凌虐致死,每個都露出猥瑣的噁心笑容,尤其是那個長了豬尾巴的三頭人,三倍的噁心實在難以招架。

    直覺告訴我應該要把破刀亮出來,但這東西如果就跟海嘉說的一樣屬於惡魔(好吧,我的前世)所有,在這裡亮刀會不會引起更大的騷動?

    三頭人果然撲了過來,馬上被戴爾閃過摔到一旁撞上另一群牛鬼蛇神。

    「會贏,我賭五條報喪女妖的腿。」鳥頭人毫無良心地笑著。

    三頭人不滿地起身繼續朝我們出擊,舞台上的音樂越來越大聲,彷彿在嘲笑我們是群自以為是成年男人的死小孩。

    「看來有人待不了五分鐘就要出局了!」三頭人用豬尾巴搆住酒瓶往我們身上砸。

    「該死!」我舉起手護住頭頂,但防護罩卻馬上從身上竄出把酒瓶彈開。

    糟糕,我們的真實身份會不會馬上被揭穿?

    「喔喔竟然有防護罩!!」三頭人更興奮了。「你們是從光影(Chiaroscuro)還是幽冥(Styxia)來的?」

    「啥?!」這什麼碗糕啦?

    「他們看起來挺好吃,開殺吧大塊頭。」鳥頭人竟然在旁邊搧風點火。

    我抓住戴爾準備逃竄,台上的歌聲嘎然停止,幾聲槍響馬上讓追在我們後頭的三頭人倒了下來。

    「這是在做什麼?」歌手走下舞台。

    她…呃不…他?變裝皇后(drag queen)?!

    是他開的槍?

    「他是…」戴爾似乎認出對方是誰。

    「還沒開搶就結束了,真不好玩。」一身豔紅禮服的變裝王后手中的確握著一把小槍但還沒扣下扳機。

    舞池人群瞬間一分為二,兩面巨大的蝴蝶翅膀竄了出來。

    「那對翅膀!!」我對戴爾大叫。

    「噬羊族?!」

    等等,噬羊族不是應該長著一張狗臉嗎?還有這傢伙是個戴眼鏡的…日本人?他不就是投影片裡的殉職探員嗎?!

    「除了那傢伙外有人受傷嗎?」蝴蝶翅膀的主人放下冒煙的槍看著眾人。

    「欸欸加藤看過來!鬧場的在這兒!」變裝人歌手不屑地指著趴在地上的三頭人,接著便轉過頭用那雙快被亮片淹沒的眼睛瞪著我們。「然後這兩隻菜鳥很礙事,先帶去外頭『教育』一下再放進來好不好?有夠沒禮貌!」

    「唉,是的…」名叫加藤的怪傢伙揮了揮手示意我們離開舞池,隨後出現在他身旁的鄉巴佬則是俐落地把三頭人拋出舞池,放任其他妖魔鬼怪將牠撕成碎片。喂等等,這個鄉巴佬不也是出現在投影片裡的探員嗎?

    「我贏了。」鳥頭人的聲音從人堆傳出,這讓我瞬間毛了起來。

    「有人正在監視我們。」戴爾對我耳語。

    「不太意外。」我擔心地摟緊他。

    「那道視線…讓我很不舒服。」他在我們離開舞池踏入恬靜的酒吧區域時低語。「有股我快要無法招架的力量正在窺伺著我們。」他顫抖的聲音轉而出現在我腦海裡試圖逃避可能的偷聽。

    我很少看到戴爾如此害怕,這下該怎麼辦?

    當我準備要安慰他時,那兩個疑似是死去特殊部門探員的傢伙就馬上停下腳步要我們坐進絨布沙發。

    「我是加藤龍介(Kato Ryusuke),蝶族,亡者驛站保全。」加藤對我伸出手,我們所在的小桌立即被一道紫光罩住隔絕所有來自外頭的聲響。

    「原來你是蝶…」我驚訝地看著他,差點說出之前遭到同是吸血怪物的噬羊族攻擊的事情,但這種時候還是別透漏我們的來歷會比較好。

    「你們到底是誰?為何新人名單上沒有你們的遺照?」鄉巴佬打斷了我們的對話。

    「我…」我哪知道啊?!

    「我們並沒有死去。」戴爾從我的口袋裡掏出邀請卡放在桌上。「我們在一場意外中收到這兩張紙卡,之後就被傳送來這裡。」

    「哼嗯…榭爾溫‧哈雷和戴爾‧道蘭‧霍特伍德?的確沒在名單上。」鄉巴佬狐疑地瞪著我們。

    「你們剛才變出防護罩,這種魔法非常罕見,你們到底是從哪來到亡者驛站的?」加藤依然不死心地追問。

    光影、幽冥,我想起剛才那群怪傢伙說的地名,那這裡又是什麼地方?人間到底屬於哪個區域?該死!海嘉她們是不是又漏講什麼很重要的事情?

    「我們是人類。」戴爾皺起眉頭。

    「你們頭上的犄角說明了你們似乎有所隱瞞。」加藤指指我們的頭頂。

    「那是剛才才出現的。」

    「你們看起來的確很像人類,而且還活著,但我還是無法確認。」加藤從口袋掏出一本像電話簿的東西。「…這很奇怪,你們沒在名單上,但客房卻已經登記好了。」

    「嘖!恐怕又是上級的命令吧!」鄉巴佬不耐煩地打了個響指,紫色光芒瞬間消失,酒吧專屬的輕柔爵士樂再度回到耳邊。「最好別隨便走出房間,你們剛才在舞池招惹不少麻煩人物。」

    「方便請教你的大名嗎?」我鼓起勇氣開口。

    「泰瑞‧柯林斯(Terry Collins),加藤的同事,走吧。」

    我們默不作聲地離開酒吧,我的眼角餘光注意到吧檯後頭的酒保是具半腐爛的活屍,但樣子有些眼熟,像極了課本上的某個大人物。

    「別亂看,酒保不喜歡被人隨意打量。」泰瑞巴了我的後腦勺一下。

    「在這裡工作的人類…像剛才的變裝王后…是不是都曾經都在人間留下什麼知名的…」我認真覺得那個酒保有點眼熟。

    「亡者驛站對人類極不友善,除了靠文學藝術維生的人。」

    「噢。」真偏心,但願他們對體育選手有興趣。

    「那個變裝人歌手是帝凡(Divine)*對吧?」戴爾低聲發問。

(*作者註:帝凡[Divine,1945-1988]是美國變裝王后、演員與歌手,本名Harris Glenn Milstead,以舊版《髮膠明星夢》[Hairspray,1988]電影、邪典電影Pink Flamingos [1972]和舞曲"You Think You're a Man" [1984]聞名,同時也是迪士尼卡通《小美人魚》中烏蘇拉一角的設計靈感來源,1988年死於心臟肥大)

    「沒錯,他可是我們店裡的『女神』,哈哈哈。」泰瑞露出不甚友善的笑容,我總覺得他在上下打量戴爾。「至於酒保先生嘛…比起酒精他更喜歡咖啡,總會在下班後大聲抱怨他的《歡樂頌》(An die Freude)快被唱爛了。」

    我和戴爾互看一眼,決定對酒保先生的真面目保持沉默。

    異國商品店的線香味充斥整個空間,連電梯都無法倖免,偏僻的暗紅色長廊點綴著無數墨綠色木門與黃銅門把,牆上壁燈是掉漆又拿著蠟燭的金屬人手閃爍不祥的火光。所有東西都讓我神經緊繃,地毯花色又他媽該死的是《鬼店》(The Shining)裡那種黃色六角形,到底是哪個神經病設計這地方的?史丹利‧庫柏力克*嗎?!

(*作者註:史丹利‧庫柏力克[Stanley Kubrick,1928-1999]就是《鬼店》的導演XD)

    腦海中自稱是地獄王子的聲音現在一片死寂,我開始懷疑我們是不是踏進了無法回頭的陷阱。

    兩個保全在房號111的門前停下,這層樓相當詭異地只有這個房間存在。泰瑞扔給我一串鑰匙後便與加藤掉頭離開,不過加藤倒有提醒我們不要從水龍頭直接裝水來喝。

    戴爾不安地望著我。

    我感覺這扇門一旦打開,有些事將會被徹底改變。

    我想起海嘉在我們前往脫衣酒吧前的叮嚀。

   「我們沒去過亡者驛站,但聽過一些去那兒抓通緝犯的天使帶回的不幸消息。」海嘉謹慎地看著我們。「即便停留片刻,那地方都有辦法改變你們的思緒。沒有靈魂能夠逃避,天使與惡魔皆然。」

    「打開吧。」戴爾緊握我的手。

    「…好。」

    我深吸一口氣將鑰匙插進門鎖。

    墨綠色木門向內打開,一陣冷風襲來。

~*~

(肥蠍子酒吧,紐奧良,路易斯安那州)

    「你們倒說說看這是怎麼回事?」蘇洛的母親桑妮蒂‧貝葉,肥蠍子酒吧的老闆,現在正披著浴袍拷問滿臉錯愕的探員們。

    「我可以解釋…」蘇洛可憐兮兮地開口。

    「我不想聽你解釋,兒子。」桑妮蒂無視他的請求繼續狠瞪其他探員。暗影則在一旁漫不經心地看報紙喝咖啡,雖然他的兩個門徒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因為他們的寶貝兒子宅詹現在也被吊在酒吧後頭的天花板上。

    「不覺得把我們倒吊很不適合溫馨的親子時間嗎?」路易不服氣地發問,他實在想不透這女人為何能用繩子把鬼魂綁起來,連喵喵也不幸被關進施有咒語的貓籠裡無法逃出。

    「話很多喔,幽靈先生。」桑妮蒂拿出封箱膠帶*在路易面前搖晃。

(*作者註:百分之百純天然手工特製封箱膠帶,專門對付愛說話的鬼魂,從來沒人敢過問成份來源,連暗影也不敢)

    「我們沒有任何惡意…」宅詹痛苦地扭動身體。

    「那為何要闖入我的店裡嚇壞客人?」

    「這是因為…」

    「您的酒吧剛好是通往亡者驛站的開口,貝葉女士。」海嘉冷靜地看著她,雖然她和伊迪絲也狼狽地被倒吊著,但這種時候還是先別動武比較好,畢竟蘇洛的母親也是極具價值的戰力,如果真發生什麼大麻煩的話鐵定能派上用場。

    「亡者驛站?很久沒聽到這名字了,這幾年沒時間搞降靈法會所以沒遇過多少從那兒回來的死人。」桑妮蒂的回應讓眾人驚訝地看著她。「剛才那道強光把誰送到那兒去?」

    「我的…朋友。」蘇洛只好放棄存活意志插進這場對話。

    「你朋友?」桑妮蒂翹起眉毛。「好吧,人不能沒有朋友,這次就對你寬容一點好了,親愛的迪亞哥,你朋友死了?」

    「不,他們是活生生被傳送過去的。」

    桑妮蒂頓時睜大雙眼。

    「這…這不可能。」

    「世間還有許多難以想像的事情。」海嘉露出笑容。「您願意聽我們解釋嗎?」

~*~

(亡者驛站)

    除了室溫冷到不行,寬敞的豪華客房並無任何詭異之處,裝潢也比外面那種像是誤闖神經病腦內世界的恐怖東西順眼幾百倍,但我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這裡沒有半扇窗戶。」戴爾馬上發現我說不出的詭異感。

    「我們似乎也還沒看到亡者驛站的外觀。」鎖上房門後,我在客房裡東翻西攪試圖找出任何異狀。

    「竟然有驛站簡介。」戴爾把床頭櫃上的紙卡拿起來,我湊近他一起讀著上面的文字。

    嗯…簡介上依然沒有亡者驛站的外觀,不過這倒很奇怪,我們不是已經來到超自然世界了嗎?上面竟然印著英文?難不成安排我們住進房間的人對我們瞭若指掌,這讓我更焦慮了。

    「渾沌(Chaos)?」戴爾翹起眉毛。「上面說亡者驛站位在混沌這個地帶。」

    「看來我們的地理知識要更新了。」我翻了個白眼,下一秒卻看見戴爾的西裝褲管似乎有些異狀。「剛才沒注意到,你褲子怎麼怪怪的?」

    「這個…」他不解地摸著褲管上的詭異突起,隨即紅著臉要我轉身,衣物窸窣聲傳入我的耳中,當我再度面對他時,一條有著矛頭尖端帶有鱗片的尾巴從他身後探了出來。

    「這是什麼?!

    「…跟頭上那對角同時出現的。」他彆扭地用襯衫遮住下半身。

    「難不成…這就是我們真正的樣子?」我絕望地看著他。

    「我不知道…或許吧。」他也絕望地看著我。

    所以這就是那條怪狗要告訴我們所謂的「真相」?那條怪狗和詭異的東方女人目前身在何方?該不會正在監視我們吧?

    你們還會發現更多。那個自稱是地獄王子的聲音終於又出現了。

    戴爾舉起手試圖抱住我,雙手猶豫地懸在空中不敢貿然進行碰觸,我嘆口氣摟住他,暗紅色形似爬蟲的尾巴這時也纏上我的身軀,我好奇地抓住那條尾巴。

    「唔…」他瞇起眼睛。

    「不舒服嗎?」我馬上放開他的尾巴。

    「…不是。」他的臉比剛才更紅。「當你摸它的時候…我會有點…興奮。」

    「呃?!」這聽起來有點變態。

    你需要好好放鬆,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不是嗎?這地方是我的,也是你的地盤,我們僅存的國度,就不用擔心了。

    那道聲音聽起來得意到不行。

    我的血液不是時候地往胯下集中。

    媽的,幹,我在想什麼啊?!

    「榭爾溫?」戴爾抬頭看著我。「你該不會也…」

    「抱歉!」我為自己的好色感到非常愧疚。

    「但這下該怎麼辦?事情又來到一個毫無頭緒的狀態了。」他緊挨著我低語。

    「也許能從那兩個保全下手,他們似乎是特殊部門死去的探員。」我下意識地把他推到牆邊的加大雙人床上躺平。

    「我有發現,先前那些投影片裡的確有他們的影像。」他挪動臀部試圖不讓尾巴被壓住。

    「如果能從他們那邊問出任何關於那條怪狗的事情,可能就有辦法更靠近這堆謎團的答案。」

    「嗯,目前也只能這麼做,貿然回到舞池太危險了。」他輕啄我的額頭。

    不是時候的慾望逐漸占據思緒,我深深吻住他,熟悉的體溫與古龍水氣味從身下傳來。他無法自已地緊抱我,喘息地喚我的名字,暗紅色尾巴在床單上擺動著,在我試圖抓住它搓揉時發出讓我快要全身發軟的呻吟。

    我多希望時間能永遠停止在這一刻。

    我真是個自私的王八蛋。

    完事後我們像兩坨爛泥癱在床上沉默地對望,也開始察覺房間裡令人費解的地方,比方說書架有堆詭異的無字天書、牆上掛了許多從沒看過的畫、電視打開只有樓下的舞廳表演能看、浴室裡有保險套而且還標示人類專用,真不知是亡者驛站太過貼心還是幫我們「開房間」(聽起來很蠢但的確是事實)的傢伙真他媽的設想週到,但我毫無慾望幫這鬼地方評分,就算有機會也絕對不要。

    「我腦袋裡的聲音告訴我不用擔心。」我對戴爾耳語。

    「在我們進來後,我就有種奇怪的感覺。」他撥開被汗水浸溼的淺金色髮絲。「這裡似乎被一道無形的力量罩住,跟你的防護罩非常相像,但我不管怎樣都無法看見那股力量。」

    「那聲音說這裡是我僅存的國度,我不懂他到底想表達什麼。」我趴在他身旁回應道。

    「房間裡可能藏了我們看不見的線索,或是關於我們過去的訊息。」他慵懶地半躺在枕頭上。「但現在不知為何好累…感覺很提不起勁。」

    「驛站簡介說『新住戶通常需要一段適應期,若有不適本店恕不負責』。」我把紙卡扔到一旁。「真是糟糕。」

    「那支電話不知能不能用。」他瞄了床頭櫃上的電話機一眼。

    我鼓起勇氣撥了通電話,但不幸的是這地方的客服和保全是相同的人,也就是剛才那兩個帶我們來的傢伙(真辛苦,這種血汗企業大概連勞工保險都沒有),電話另一頭的加藤只有簡短說明各層樓的設施和如何叫客房服務而已,還不停叮嚀我們別到處亂跑。我總覺得要逮住這兩個詭異的傢伙才能問出點東西。

    在睡意摧殘與腦中聲音的保證下,我抱住同樣疲倦的戴爾打起呵欠,他剛才說的力量終於在我闔眼前緩緩浮現。那是團籠罩整間客房的微弱金黃色光芒,就像我遇到危險時放出的防護罩,這情景不知為何讓我備感放心彷彿金黃色光芒是我變出來的一樣。

    「如果我們能活著回到人間,這身樣子不知道該怎麼辦?」戴爾有些擔心地看著我。

    「不管你變成什麼我都會愛你。」我在他耳邊小聲承諾著。

    「我也是。」他露出感激的微笑然後閉上眼睛。

   這裡是我們僅存的國度,屬於回憶的國度。

    那道聲音比平常溫柔許多。

    我開始做夢了嗎?

~*~

(綠丘療養院,費城,賓夕法尼亞州)

    辛西亞‧瓦特再次佇立於充滿檔案櫃與機械噪音的昏暗房間,但她已不再感到恐懼。

    她現在只充滿憤怒。

    「這不是那天的意外訪客嗎?」蒼老聲音的主人從電腦桌起身。

    白髮蒼蒼身穿實驗袍的老頭?辛西亞不信任地瞪著他。

    「這間療養院的真面目到底是什麼?」她緊捏著凱特的藥袋。

    「妳真的很好奇對吧?」老頭歪嘴笑著。

    「凱特的處方箋上沒一種藥能查到效用!你們到底想對她做什麼?」辛西亞對他大吼。

    「恢復受損的腦神經需要大膽嘗試,親愛的瓦特小姐。」

    「這裡正在進行非法人體實驗對吧?實話實說!!」

    「我們來個交易好了。」老頭健步如飛地走向她。

    「什麼意思…」她隱約聞到一股機油的臭氣從老頭身上散出。

    「妳幸運地剛好來到這地方,這簡直是天注定的機緣,我能讓妳的潛能發揮到極致,聽見更多常人無法聽見的聲音。」老頭俐落抽走藥袋。「如果妳願意接受訓練,我們就會停止對凱特實驗,她正在服用的藥物可能導致腫瘤產生喔。」

    「…你到底是誰?」辛西亞痛苦地開口。

    「我是守門人(Gatekeeper),當局不敢言說的諸多陰影中更加黑暗的深淵侍衛。」老頭按下口袋中的按鈕,黑色小門優雅地鎖上。「妳想救她對吧?」

    「我只能這麼做…不然呢?」

    「妳愛她嗎?」

    「她把我從人生的可悲泥沼裡拖出來,就算死,就算被拋棄,我都要守護她。」辛西亞握緊拳頭準備不顧危險地出擊。

    「很好,妳被錄取了。」自稱守門人的老頭輕拍她的肩膀。

    「什麼?!

    「我謹代表特殊部門感謝妳的決定,辛西亞‧瓦特,我們不會再對凱特動手腳。」守門人再次按了按鈕,牆上瞬間浮出一道密門。

    辛西亞頓時覺得她把自己給賣了。

    守門人正在盤算該如何向艾倫‧圖西解釋他的最新「收藏」,尤其又是經由威脅圖西死去摯友的女兒情人而得到的收藏。從上個世紀以來他就是負責部門裡那些特別孩子的篩選與馴服者,想必這次也會為部門帶來不錯的新血。

    而他也知道辛西亞拿走了那張舊檔案。



~第六章上半部完~



Kato桑和泰瑞又強勢回歸惹~

不過特殊部門黑掉的機率大概頗高...但色鬼主角真的不管到哪都還是色鬼啊wwww

(榭爾溫:男友太性感會受不鳥~)

(戴爾:感謝稱讚)

這次玩了不少梗,其實連房號111都有隱含意思但就留到之後再說吧~大家先猜猜看活屍酒保是誰,應該不難猜到吧XDD

附上之前的偷懶彩圖→連結



縮圖來源:https://i.ytimg.com/vi/_QcnsW4KvaE/hqdefault.jpg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043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驚悚|靈異|小說|奇幻推理|BL|BG|GL|貓咪||天竺鼠

留言共 3 篇留言

大漠蒼鼠
我賭倉鼠的四條腿!啊、不對XDD

06-09 22:21

黃勤(金絲眼鏡)
想必倉鼠有極高信心不會輸掉所有的腳腳XD06-09 22:30
珀伽索斯(Ama)
莫非那個影片的人與故事中說的「變裝王后」就是蒂凡?
確實,看影片中那個人的外型,確實與迪士尼的海女巫烏蘇拉很像,
但是聽她的聲音是個男的,所以她是變性者?
確實哈里斯‧格林‧米爾斯泰德(Harris Glenn Milstead)是男人的名字。

06-10 20:43

黃勤(金絲眼鏡)
對,就是帝凡喔~

drag queen只有變裝沒有變性喔,女的變裝人就叫做drag king XD06-11 04:58
Renart
酒保是貝多芬還是席勒?

07-27 06:48

黃勤(金絲眼鏡)
貝多芬~07-27 11: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QinHua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驚悚] ... 後一篇:[達人專欄] [驚悚] ...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