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第七章 《動搖的決心》

作者:江楓X漁火對愁眠。│2017-06-09 07:35:01│贊助:4│人氣:488
          「你說的這是什麼話」楓星錯愕的看著欣宜,她的口吻因為過於的驚愕而顫抖著。

  「反正現在睿英也不在,我還要顧及什麼嗎?」。

  欣宜十分坦白的說,看她的眼神全是冰冷「都是因為你的關係,睿英才會受傷的,要是你好好聽話的話就不會遭到綁架,都是因為你才闖出來的大禍」。

  「不願意配合講搞背書,也不想要讀書,成天只會惹麻煩不是嗎?」。

  楓星看著欣宜得意的說辭,雙手自然握緊成拳頭,帶著一點怒意的瞪著她「你怎麼會知道?」。

  「當然是我的未婚夫告訴我的呀」欣宜宣誓主權一般,強大的佔有慾出現在她的身上,「怎麼?驚訝嗎?」。

  「沒有」楓星忍耐著,看在江瑞英的份上,她不想跟他吵架「我累了請你出去好嗎?」。

  「你以為你真的是總統的女兒嗎?」。

  欣宜這一句話讓楓星一怔,「不要太得意了你現在不過就是個外號稱為總統的女兒但其實一點都沒用的人」她的口氣非常冷漠。

  看到欣宜離開之後,楓星就做了個決定,為了千惠也好,要試試看,讀書、學習,絕對要證明給大家看,我的本事,所以楓星就爬下了床,溜進書房旁的圖書室,四處張望尋找有什麼適合的書。

  「楓星大小姐,你怎麼來到這裡了啊?你得好好休息呀!」女傭著急的走過來。

  「那個,你們有這個圖書室的清單嗎?」楓星問。

  「清單嗎?楓星大小姐要做什麼嗎?」。

  「讀書啊!」楓星說,「幫我把清單拿過來好嗎?」。

  「好的,沒問題」。


  當睿英從總統府趕回來邸宅時,在房間裡看不到楓星,這傢伙又跑去哪裡了啊?他四處找找,最後在書房門前看到一群女傭聚在那裡,往著書房裡面看著。

  「我賭十分鐘」。

  「不,我賭五分鐘就好」。

  「你們也太小看我們大小姐了吧?我覺得她這次是認真要好好學習的」。

  江睿英走過來,「楓星大小姐在裡面嗎?」女傭們齊行點頭,睿英大步走進書房裡面。

  楓星正在每一條走道上,一手拿著清單一手拿著選好的書籍,笨拙的走著,挑擺放上面高一些的書還要惦著腳尖,後一隻手突然伸過來,輕鬆的將楓星要拿的書拿下來。

  「在這裡做什麼啊?」睿英奇怪的看著她,「這裡可沒有你要看的書啊」。

  「別小看我好嗎?我打算重新努力向上了!你還潑我冷水」。

  「努力向上?」睿英感到意外,她不是最討厭讀書嗎?為何決定要努力了?「那你都挑了哪些書?」。

  楓星苦笑,「也沒有什麼只是看著清單,把一些書名聽起來很深奧的書拿下來而已」。

   「哪有人像你這樣挑書的啊」江睿英忍不住笑了,這個女孩怎麼那麼單純?那麼傻?他從楓星手中拿走書單,「你的書單交給我來處理,既然決定要重新開始,我也會幫著你度過的,知道了嗎?」。

  從那之後,楓星開始面對早上七點多就被睿英拉著起床,吃完早餐之後開始進行一對一的課程教學,楓星的程度基礎真的不是很好,睿英教的又氣又累即便如此,他也沒有說過要放棄。

  「這裡,這裡的部分是用那個倫理去套用的」睿英指著參考書的部分,近距離的坐在楓星旁邊教書,除了要學習國數英之外還要學習金融體系、政治體系、國際貿易事物等等,這真的對一個大學生來說負荷超大的。

  楓星看著考卷上的題目,第一題開始就露出艱難的表情,她拿著筆把看不懂的地方全部都劃圈起來,可能是看不懂地方太多了,根本沒有專心答題而是畫圈圈,她露出十分認真的模樣,看的相當可愛,睿英為了隱藏自己的內心,不忍咳了一聲。

  「你以為你在畫重點嗎?就算是畫重點你也畫的太多了吧?」睿英說。

  「別吵我!」楓星專心的看著考卷,無視旁邊的睿英,這樣安靜乖巧的楓星讓睿英有些適應不來,仔細看她安靜時候的樣子其實充滿魅力。

  睿英批改楓星的考卷,平均十題裡面答對兩題,某種程度算是進步嗎?至少總比一開始一題都沒答對來的好,睿英拿著紅筆在她的考卷上批改十分的數字。

  「還還可以吧」楓星為了打破沉默詭異的氣氛,硬生生的擠出這句話,還以為睿英又會說些什麼責罵的話結果他什麼都沒說。

  「下午要開始練習之前我說的餐會,要練習跳舞還有用餐禮儀,你應該沒忘記吧?」。

  「沒忘記」。

  吃完簡單的飯菜,楓星急忙的來找睿英,看到急忙匆促的楓星真的忍不住念她幾句,頭部受傷又還沒完全康復,難道不能像欣宜那樣溫柔安靜乖巧一點嗎?

  「別說了!借我你的手機一下!」。

  「為什麼?」。

  「我現在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得聯絡一個人!可是我的手機沒有繳電話費,你看,我現在不是被關在這裡嗎?根本沒辦法出去打工啊!」。

  「你的手機我會幫你想辦法的,先來上課吧」。

  「不要!先借我手機啦!我真的很急欸!」楓星切急地說,睜大著明亮的雙眸,好可憐、好求情的看著他。

  看到楓星這麼催促,睿英無奈的將自己的手機遞給她,「你知道電話號碼嗎?」。

  「當然知道!」。

  楓星沒有特別躲避打電話,直接大咧咧的在睿英面前撥號。

  「喂?啊,教授啊,我是高楓星!」她接到電話後馬上態度變得跟面對睿英時的態度截然不同。

  站在她後面的睿英深深的感到詫異,原來是要打電話給學校的教授啊,這算什麼緊急的事情?

  「那個我之前跟你說的事情,不曉得你方不方便,當然是越快越好我的意思是希望能夠一對一教學」楓星臉上的表情就像是戀愛中的少女一樣的靦腆,後面的江睿英像是被當成空氣一樣的被忽略掉,楓星正完全把心思放在和教授的談話,他看起來就像是多餘的,不知道為什麼有點不舒服,睿英管不住自己的行為,刻意的咳了幾聲來強調自己的存在。

  「聲音?那個沒有什麼啦!這是保鏢發出來的,那麼教授,明天我等你過來,順便一起吃午餐如何?」楓星依然無視後面的睿英,這下睿英真的忍不住了。

  「呀!時間已經到了!你想拖延時間吧?」。

  「好的,教授,那麼明天見!」楓星愉快的說完後回過頭則是馬上變臉,「你很煩欸!沒看到我正在和教授講話嗎?」。

  「終於講完了啊講的還真久啊」睿英語氣不自然的說。

  「哪裡久了?誰叫我們教授這麼的充滿魅力呢?」。

  看到楓星每次提起教授都十分陶醉的樣子,睿英看的真的很不舒服,「好了,要練習舞蹈了,老師都已經到了,快點來吧!」。

  楓星真的不是一個手腳靈敏的人,她很笨拙,從她第一次不小心打破杯子被熱水燙到開始,然後又少根經,做事不經過大腦,會用頭腦去撞玻璃車窗,雖然體育方面的成績還算優秀,但她從來都沒有接觸過有關體操、舞蹈方面的東西,這是她的第一次。

  舞蹈老師走下舞台,江睿英站在舞台下目光一直停留在楓星身上,從未離開,舞蹈老師掬了一個九十度的大功,「江睿英先生,請另找高名吧!」。

  楓星看著老師頭也不回的離去,她坐在冰冷的地板上看起來非常狼狽,江睿英攏攏肩膀,不緊不慢的腳步走上舞台。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你這個人真有本事啊!可以活活把老師氣走!」楓星冷冷的說,每一個字句都充滿壓抑的心情,她壓抑著在眼眶裡打滾的淚水,倔強的咬著嘴唇,垂下頭,不想讓他看到現在自己的表情,睿英看到她如此挫敗並沒有比較開心,而是會有憐惜的感覺。

  他低下身撿起掉落的高跟鞋輕輕幫楓星溫柔的穿上,「可以站起來嗎?」。

  楓星警戒的看著他,「你要幹嘛?」。

  睿英伸出手,「我來教你,起來吧」他對她自然地露出從來都沒有的溫和笑容,嘴角自然的上揚,一格完美的弧度,堅毅的臉龐上露出帥氣溫柔的笑容。

  楓星心一動,感到訝異,這個人不是保鏢嗎?能文能武就算了竟然還會舞蹈?楓星忐忑不安的伸出手,小心的放在睿英的手上,他的手厚實而且溫暖,感覺非常可靠。

  睿英一手牽住楓星細嫩的手,另一隻手繞過腋下,輕輕環繞住她纖細的腰部,楓星也配合著睿英,他親自帶著她跳舞。

  兩人的距離近的能感覺到彼此的呼吸,加上沒有音樂,呼吸聲變得特別突兀,睿英感覺的到楓星緊張的心跳聲,他多少也被感染,刻意控制自己的呼吸。

  「這裡,一、二三然後往前進一步之後二、二三然後往後退一步」。

  「從左邊踏一步後往前踩兩步,像這個樣子」。

  睿英比平常還要有耐心,一個動作重複了好幾遍也沒有怨言,果然老師還是很重要的,楓星跟上了學習,開始熟悉了起來,睿英看到成長的楓星不忍內心的喜悅,嘴角小小的上揚。

  「接下來,進一步的舞蹈班,像這樣拉長直手臂。像這樣,然後我會輕輕把你拉過來,你要轉身投入我的懷裡,然後我會把你抱起轉個一圈」。

  「好」。

  睿英只是講了個大概,真正實際操作起來是有點落差的,當楓星要轉身時,笨拙的扭到了腳,睿英自然本能的上去要接住她,結果兩個人一同重心不穩的雙雙跌倒,睿英還是下意識的要先保護楓星,所以他在下、楓星在上,一個軟軟的胸就壓在睿英的身上,他更加感覺到楓星緊張而快速的心跳聲。

  楓星小小的尖叫一下,睿英剛跌倒為了護住楓星,好像不小心撞倒了肩膀還是手臂導致現在有些麻木,此時,好死不死,欣宜聽女傭們說楓星正在練習舞蹈,有楓星的地方就會有睿英,所以她走進舞蹈室,看到交疊在一起躺在地上的兩人。

  「你們在幹嘛?」欣宜驚愕的問道。

  睿英看到欣宜趕緊將兩人拉起來,頓時之間彼此還有些尷尬的氛圍,欣宜踩踏著尖銳的高跟鞋聲大步走過來,冷冷的看著楓星。

  「我們在練習舞蹈,有點小小的失敗」睿英平靜的解釋。

  「是嗎?聽說老師被氣走了」欣宜毫不忌諱的說,銳利的眼光降落在楓星身上。

  「你怎麼會突然來?」睿英趕緊轉移話題,「最近好像常常來這裡」。

  「因為我想我的未婚夫啊」欣宜非常坦白的說,她強調我的那兩個字,「幾天後就是餐會了,有許多記者媒體也會來,順便一起解釋清楚如何?」。

  「解釋什麼?」。

  「之前為了保護某個人像媒體說楓星大小姐是你的女朋友,後來又被拍到楓星大小姐出現在大學裡被江睿英帶走,雖然前面第一次並沒有拍到楓星大小姐的臉,但是這對睿英你並不是很好的事情不是嗎?」。

  啊對吼因為被黑道綁架,楓星還有睿英都忘記了還有新聞的事情還沒處理。

  「這個之後會再討論,那天餐會上楓星大小姐也要上台做演說」睿英想了想,覺得這事情並不是很重要。

  「那麼請楓星大小姐一定要仔細像記者們說清楚,不然會害到無辜的人呢」欣宜溫柔的口氣中帶著惡意的嘲諷,不曉得睿英有沒有聽出來。

  「還有什麼事情嗎?」睿英溫柔的問。

  欣宜對睿英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這讓楓星覺得相當噁心,「我有些政治體系的東西想和你討論討論,你有空嗎?」話說,欣宜的工作似乎是國家機構管理公務人員的高層。

  睿英猶豫了一下看了楓星一眼,「你先練習剛剛的舞蹈,我等等就回來」他說,然後轉向欣宜,「走吧」。

  欣宜自然的勾住睿英的手臂,她擁有可以理所當然依靠睿英的權利,畢竟人家是未婚夫婦,睿英似乎也沒有想要拒絕的想法,「等等一起吃晚餐如何?我們好久沒一起去吃你喜歡吃的餐廳了」。

  「你不是說你最近在減肥嗎?我看你很瘦的」。

  「你不知道女人的身材是很難維持的嗎?要是我變胖怎麼辦?」。

  「沒事的,就算你變胖還是很漂亮」。

  他們自然的對話,兩人一起離開的背影,讓楓星感覺到莫名的寂寞,把她一個人丟在空蕩蕩的舞蹈教室。
  
  楓星回到房間,書桌上擺放一疊書籍和一張便利貼,是睿英已經幫她挑選好的書單,旁邊還有擺放一支新的手機,是紅白色的,號碼還有資料都已經彙整進去了,睿英做事真完善,楓星大概一輩子都無法做到那麼細心的地步。

  她拍拍自己的臉頰好讓自己清醒,開始翻閱睿英幫她準備的書籍,不知過了多久,睿英終於送走了欣宜,他輕輕敲楓星的房門卻沒有任何回應,因此他偷偷打開房間,看到楓星趴在書桌前面,睿英放輕腳步的走上去,楓星看著書看到累昏的睡著,睿英看著她熟睡的模樣格外的可愛,他輕輕將楓星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起來,小心翼翼的深怕吵醒她,然後溫柔的將她放在柔軟的床上,蓋上被單,仔細的害怕她著涼,睿英安靜的離開楓星的房間。

  一大早,早餐過後就不見楓星,睿英已經安排早上有一節舞蹈課程,在舞蹈教室等了老半天,都快要中午了,楓星都沒有出現,睿英為此感到非常怪異,這幾天不都是很認真在上課嗎?楓星的決心看起來也不是只有三分鐘熱度而已。

  江睿英花了十分鐘尋找楓星的下落,最後在噴水池花園附近的涼亭找到,除了楓星還有另一個男的。

  「教授你對美術史真的很了解呢」楓星乖巧的坐在椅子上,而廖教授坐在很靠近她的旁邊。

  「怎麼?我還以為你上課都是只關顧我的臉呢」廖教授好笑的說,楓星瞬間臉紅。

  「才、才沒有那回事呢」她為那樣害臊的事情辯解,而且還紅著臉,不知道為什麼,廖教授覺得這樣的楓星更加可愛,他伸手像大哥哥逗小妹妹一樣,捏捏楓星軟棉的臉頰,後者小小的尖叫。

  睿英在不遠處看著不知道為何感覺非常不愉快,他上前走過去,「楓星大小姐,請問你這是在幹什麼?」他的口氣異常的冰冷。

  被打擾的楓星和廖教授都呆愣住,楓星拿著美術史的課本,「沒看到嗎?我在讀書?大學的考試快要到了」。

  「我之前一直說的餐會也快要到了」。

  「好不容易廖教授有時間幫我一對一的教書,你的餐會和我的大學考試未來哪個比較重要這不是很明顯嗎?」。

  「昨天還說要重頭開始,原來都是騙人的啊」睿英開始有點生氣了。

  「才不是!」。

  楓星和睿英互相瞪著,旁邊的廖教授輕輕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他伸手輕輕撫摸楓星柔順的頭髮,這個舉動對於旁邊站著的江睿英像是挑釁嗎?還是眼裡並沒有他?他感覺自己快要爆炸一般忍不住了。

  「廖教授」楓星的臉又紅了起來。

  黑髮男子看了一下時間,「今天也教了不少了,難得你今天那麼早起床,下次再繼續吧!」。

  楓星看到廖教授要離開,慌張了一下,想個辦法也得讓廖教授留下來,「那個,一起吃午餐如何?廖教授你一大早就特地趕過來,我當然要好好的回報你嘍!」。

  「那餐會的課程」。

  「不是還有下午嗎?你到底在急什麼啊?人家廖教授可是一點話都沒有說欸!」。

  口口聲聲都是廖教授,睿英覺得自己快被氣死了,她的眼裡只有廖教授,根本看不到自己,虧我還等了她兩三個小時,結果呢?

  女傭端上了好吃的牛排,楓星、睿英還有廖教授一同用餐。

  「不過保鏢可以跟被保護者一起吃飯嗎?」廖教授疑惑的問。

  「我可不是一般的保鏢」睿英立刻說。

  「就是出生比較高級的保鏢就是了,簡單一點就是那樣」楓星隨意的帶過,「教授,不曉得牛排合不合你的胃口」。

  「好吃啊,很好吃」冠詠大力讚歎,「不管你請我吃什麼我都會接受的,畢竟這是你的心意」。

  聽到冠詠溫柔的說辭楓星露出害羞的笑容,靦腆的看著冠詠,旁邊的睿英不知道為什麼看了就是內心一把火,他將不悅的怒氣切磋在牛排上,用力的切著牛排。

  「對了,你的頭部好多了嗎?」冠詠體貼的詢問,「還會痛嗎?」。

  「雖然剛開始還會有些刺痛,不過已經好多了」。

  「沒事就好,要是你受傷的話我會心疼的」。

  「真、真的嗎?」楓星心一動,雙頰刷下一片緋紅。

  「當然啦,畢竟你是我的學生」。

  聽到我的學生,楓星的失落感提上來,她臉上愉悅的笑容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勉強的笑容,睿英看到竟然沒有感到特別開心,而是對失落般像是受傷的楓星感到有些憐憫甚至心疼,真的是太奇怪了。

  「楓星大小姐,吃完的話就趕緊上課吧!」。

  「恩好啊」楓星無力的回應,「那教授」。

  「我吃飽了,謝謝你的招待」冠詠溫柔的說,「有需要的話再打給我吧!」。

  「好」。

  送走教授之後,楓星的表情一直都是如此低沉,睿英走在她旁邊都快要被她的低沉給感染。

  「就這麼傷心嗎?不就是被說說我的學生而已嗎?」睿英不屑的說。

  「你不懂啦!」楓星不想理會他。

  睿英眉頭深鎖,「一個女人怎麼這麼複雜?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嗎?還喜歡教授?」。

  「我哪有男朋友」楓星古怪的說。

  「沒有?那天在學校你不是拉著一個年輕的傢伙說是你的男朋友?叫什麼高頃海?」。

  「你怎麼知道他的名字?!」。

  「你自己說的啊」。

  楓星疲倦不堪的按著頭,高頃海的事情都忘記了,從那之後也沒有他們的消息,會不會無雙老媽又再偷偷策劃什麼一想到這裡楓星就覺得心煩,至從替千惠假扮總統的女兒之後每天幾乎沒有一天不擔心的。

   睿英看到楓星臉色艱難的按著頭,他擔心的看著她「頭又痛了嗎?」。

  「沒有」楓星不自然的說,我的事情跟你沒關係,別管我了」。

  「我是你的貼身保鏢,我有義務知道你所有的事情」睿英固執地說。

  「不要拿公事來壓我」。

  「我是真的擔心你....」睿英緊緊地看著她。

  「走啊,不是要準備幾天後的餐會嗎?」楓星似乎沒有察覺到睿英的眼神,只是不想與他繼續糾纏,她簡單的跳過了下一個行程。
  
  練習完一整個下午的舞蹈,楓星滿身大汗的想要趕快洗個熱水澡把所有汗水都洗掉,結果邸宅的熱水器竟然在維修,只好去外頭的溫泉店泡澡,睿英竟然租下一整個包廂的溫泉池,給楓星一個人泡澡,重要的原因是為了安全,楓星在裡面洗澡,睿英則待在外面守候。

  「不可以偷看哦!」楓星警戒的說。

  睿英站在門外著,「我不會偷看的,請您安心的洗澡吧!」,真是的偷看?把我當成什麼了啊!

  楓星慢慢卸下衣服,纖細的手臂伸過去轉開水龍頭,滾燙的熱水湧了出來,在冥冥白霧之中顯現那白晢的肌膚,楓星伸手試試看水溫,確定不會燙傷她之後再泡進浴缸裡面。

  「....你還在嗎?」。

  楓星覺得一個人有些無聊,她有些緊張,不知道為什麼,是因為睿英站在門外的關係嗎?

  「在的,有什麼事情要吩咐嗎?」。

  「沒有,只是問問而已」。

  然後又一陣沉默,楓星用沾濕的毛巾輕輕擦著身體,「你這樣我很不方便欸,你其實可以不用站在門口」。

  「我必須確保你的安危,你可以無視我的存在」睿英說。

  「不是那樣,你這樣站在門口我洗澡很有壓力!」。

  「你別無風做浪了,快點洗完快點回家吧」睿英無奈地嘆氣。

  「知道了啦」。

  楓星在睿英的催促下趕快洗澡完然後走出來,睿英等候好久的看著她,身子穿的淡薄,下意識的將自己身上的西裝外套脫下來披在她的身上,楓星看起來就像是小孩一樣,這樣溫柔的舉動竟然讓楓星有些悸動,一定是剛洗完澡神智不清,她這樣說服自己。

  剛回到邸宅,楓星一股勁兒的跳到自己的床上,全身多虧泡完澡疲倦消去了不少,相反地,睡意卻不斷綿綿湧上,她的手機忘記帶出去了,她決定在睡覺前先打開手機一下看看。

  女保鏢寄了一封簡訊過來,還打了將近快二十通的未接來電,楓星看到後充滿疑惑,有種不安的感覺從內心深處湧上,難道是千惠醒過來了?!

  簡訊的內容如下,「楓星,不好了!千惠的狀態變得很差,昏迷指數變得很低,醫生說情況非常危機,深怕有一個閃失千惠就會離開這世界上,現在目前醫生正在做搶救,如果可以,你趕快來看她吧!」。

  「千惠」楓星看完簡訊的內容,臉色是慘白,她著急的從床上跳起來,顧不得規矩還有時間的衝出房門。

  睿英回到房間後想看完書然後確認一下明天的行程再闔上眼睛,此時,楓星著急的不停敲著睿英的房門,後者疑惑的走過去,打開房門。

  「我現在有急事!必須得出去一趟,你趕快帶我出去好不好!」楓星著急的說。

  「不可以!」睿英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立馬果斷拒絕,他神情相當嚴肅。

  「我真的有急事啊!」。

  楓星的淚水擠在眼眶上,她的著急以及不安卡在喉嚨像是快要如同淚水般爆發出來,偏偏睿英固執的死不答應,讓她更加著急還有生氣。

  「上次你也是這麼說,結果闖下了大禍!這次被綁架的事情沒讓你學會教訓嗎?」睿英嚴厲的質問她。

  「那次是」。

  「不管怎麼樣,你好歹也要身為總統女兒的知覺,哪有個總統的女兒像你這樣三步五時就往外跑?」。

  「我這次是因為」。

  「不行!你不要命了嗎?還是你有喜歡被綁架的癖好?就算你不在乎自己的地位,難道連自己的性命也都不在乎嗎?」。

  面對睿英每句嚴厲的字眼,楓星根本沒有開口說完的機會,她硬生生的將千惠的事情吞回肚子裡,忍著傷痛還有難受,絕望的看著睿英。

  「我明白了我馬上回到房間」。

  楓星提著沉重的腳步轉身離開。

  「要是你離開,我會知道的」睿英最後補上這一句。

  回到房間,楓星渴望的看著窗外,她抱著最後希望的打給讓她產生最後一絲希望的人。

  「喂?」聽到冠詠的聲音,楓星就像是在黑暗之中找到一絲光明與溫暖,她的眼淚再也止不住的從眼眶湧出來。

  「教授!」楓星立刻哭著說,「千惠快要死掉了!」她可憐的哀求著,「她是我最好的朋友,要是她死掉的話我絕對不能原諒自己!拜託你我要見千惠」。

  夜深寧靜,銀色的轎車從馬路上疾風飛去,在沒有警衛的同意下,它硬生生的闖進邸宅,警報同時響起,楓星從邸宅大門衝出來,同時銀色的車子也闖到邸宅大門前。

  「楓星!」坐在駕駛位的冠詠呼喊著。

  數十名警衛一同持著搶包圍上來,楓星不顧左右一切的跑像教授的車前,打開車門坐了上去,睿英衝出邸宅大門時,看到冠詠的車上坐著楓星,而且銀色的轎車已經遠遠開走。

  所有的保鏢都不敢開槍,因為怕會波及到楓星,而且更奇怪的是楓星竟然上了那個男人的車子,讓所有保鏢都猶豫要不要追上去,最後睿英決定自己開著他的黑色轎車追上去,以確保楓星的安危。

  
  當楓星和教授到達醫院時,緊急搶救已經結束了,她看到躺在加護病房,帶著呼吸罩還有插管看起來非常衰退的千惠。

  楓星走在前頭,臉色慘白,冠詠緊緊跟在她的後面,千惠變成那個樣子,都是楓星害得,一想到自己在邸宅享受女王般的生活,千惠卻病懨懨的躺在病床上,一想到這裡,楓星就覺得心塞的特別難受,終於,她無力的自然倒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冠詠緊張的跑到她身旁試圖想要拉起她但楓星一動也不動。

  「教授我該怎麼辦?」。

  楓星求助的說,淚水如珍珠般滴落下來,滾燙的淚珠劃過臉頰,楓星不忍鼻酸。

  「要是千惠有個萬一的話要是真的那樣的話我不想失去我最重要的朋友教授,都是我害的都是我害的!

  楓星再也忍不住一直訝異的痛苦還有悲傷,像小孩子一樣的哭號出來,看到楓星如此無助傷心的模樣,冠詠也不顧後果,他蹲下身子,將楓星拉入自己的懷裡,雙臂緊緊環繞住她纖細瘦小的身體,怕被人認出來,還特地刻意用手臂擋住她的臉,不讓人看到她哭泣的樣子。

  在醫院長而寬的走道上,有一對男女互相擁抱著,女孩不停的哭泣,緊緊依靠在男方的懷裡,這一幕,江睿英都看在眼裡,他就站在不遠處,深深地看著,臉上的表情露出一點辛酸與煎熬,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會有這樣的心情?不知道為甚麼自己會有這種感覺?看著楓星在別的男人懷裡,他的胸口突然感覺到莫名的紐痛,喉嚨乾澀的說不出話來,雙眸緊緊的望著他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0388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zxc380288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後一篇:[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qw3489還沒抓包
自以為是 戴面具與人相處的人 黑名單 早晚會抓到反黑 不合沒必要浪費雙方時間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