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共生】之三 他們不知道

作者:Tsu Li Gue│2017-06-08 08:09:43│贊助:44│人氣:392

  每次都以為跨過了誰的檻。

  腳步再邁大一點,就能直接通往手扶梯的最底層,可若是這麼做,那些操心的傢伙又要繼續管著別人的家務事了。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習慣這種想像自凌的方式?
  我不理解得太多,尤其是你憑甚麼威脅我,我又為何再次疼痛──
  如果真的不理解,就不會疼痛。
  說著謊話渴望明天早晨醒來一切都不一樣的人,絕對不是這個每天都想著死的人。

   「你敢跟別人說你和我的事嗎?你敢和之後的對象說嗎?」
   「敢阿,為什麼不敢?」
  你曾在離開前威脅過我,認為我不敢說,但你不知那時我和當下喜歡著的那個男孩本就是能分享這些的朋友,我根本沒在怕……沒在怕……

  即便當下回得果決……現在,突然有點怕了。
  怕未來喜歡的誰,認為我是不存在真心的……

  你的話語歷歷在目,我卻也清楚記得,自己如何站在你手機攝影鏡頭外、女友的視訊窗外,看著你們互動的同時,你的手正牽著我的……你分明是常態而安逸的存在,甚至可說是個保守的人,這樣高風險的事情你卻喜歡──而我?

  正用著身體買著回憶。

  要上多少次床才能真正進到對方的心裡,我其實一點也不清楚,我只在意我這個實驗體,離開你的精液、那些受你感染的情感細胞要花多久時間得以戒除──所有關於你的。
   「你做事都是有目的的,我不是很喜歡這樣。」
  請你試著提出做出一個行為,不是先有傳進腦內的思想才觸發動作的例證,我才會認為這可笑的言論有其可信之處;正確來說,你確實是被利用的,你察覺你的被利用並沒有錯,可是很抱歉,利用你我絲毫不感羞恥。

  缺乏安全有著皮膚飢渴症的那個女人,利用誰錯了嗎?

  無法探知行為的意義,只是一個勁的作為──
  地下關係開始的幾個月裡,全盤顛覆過往對你的認知,原來你對伴侶的定義是拿來撒潑、造神的:必須信你全部的言論,不可有異音……嘈雜的訊號自我的左腦發出,我頑劣的根性、恨你厭你的難以滿足,亦也同樣厭著這個求全萎縮的自己……

  在那段看似短暫卻又守得刻苦的等待過程裡,分手的訊號遲遲未落,我像打著手機的APP戀愛攻略遊戲,每天都在開啟新的對話框期望攻下你這隻角色,可不論如何努力,都是無聊的情色話題佔據最多版面;如往昔,你說你剛剛聊著就勃起幾次,以及女友又來你家、你只好開戰解決,喔!
  別忘了。
  你還要封印自己的手機,以防女友看見我們那些發情的訊息──

  無趣,無趣,無趣。
  有愛嗎?

  我每次都自問,卻得不出解答……
   『你不是曾經也喜歡過──』
  像這樣的話也好想說,也讓我說一下阿!王八蛋!
   「誒,我最近好像喜歡上一個外校的人……」
   「咦?你認識的圈子我不認識的好像很少,誰阿?我認識嗎?」
   「就是你。」
  確實存在過的事實,過了幾年就像未曾發生過,都變成令人嚮往的回憶;一日內,相隔兩個校園傳上百封簡訊,說著芝麻小事揚起嘴角的中學上課過程,都像另個人的人生──

  擁有了可觸及的事物,無論是不是最喜愛的,人類的適應力都超乎想像的強大,沒那麼喜愛的被倒追過的生活,對方長得還算符合眼光,便應了;有多少人在屈就裡過活,曾經憧憬的戀愛願景都成了席慕蓉的詩,成了精神上離世前、身軀老朽難以動彈的最後渴求──

  註定會走到這一步,一個人又為何要被另個人拯救?

   「喂?在、在嗎?唔嗚……」
   「怎麼了?不要哭阿!沒事、沒事,我在這裡。」
   「他們、他們又打我了,嗚……」
   「會沒事的,跟我說發生什麼事了?我會在這邊陪妳……」
  怎麼了?
  這句話,是你之於我、之於那名少女最熟習的句式……

  電話另頭的你,隔著近十年的悠遠距離,安慰那名哭得哽咽的國中少女。
  即便你的聲音透著無能為力的憂傷,少女還是對自己能擁有共食秘密的夥伴,感到世間少有的溫情,並決心相信這個人世不那麼難熬……
   「我爸……剛剛、把我從床底下拖出來打、嗚……我到底做錯什麼,要被這樣對待嗚……」
   「天阿!這太誇張了吧!妳還好嗎?有受傷嗎?」
   「跟之前、一樣……又瘀青了,他還把……籐條打斷、踹……踹我……嗚!」
   「如果我能在妳身邊就好了,這種事情就不會發生了……」
  如果那年……
  你沒有妄圖開解一名重鬱少女,我也不會質疑你曾經的這些援助,都是鄉愿,也不會質疑,這些情意,最終是否也是需要償還的事物──

  直到少女長成女人的十年後的某天、某些難得的會面場合,用著肉身換取與你的回憶與溫暖,更用著身軀感受訣別前最後癡人說夢的奢望,並於夢裡不斷回憶……那堅硬圈住自己的胸膛與臂膀……

  因你變成女人的我,從未告訴過你這個真相,你以為我被用過,殊不知那是降低你心底罪惡的手段;我也不覺貞操有何好說嘴,就像離開你後,我總向人說我如何用過你,或會壞心說明你的短小與無力。
  可在工作的場合裡,我卻還是對一對對受攝影師指導的新人,抱持懷疑與刺痛的眼光,有沒有什麼陰暗藏在那不知真假的笑容裏頭?
  媒妁之言、夜店走火,帶球完婚占了多數,幾年長跑終其一生隱約可見,多少辛酸淚藏在照片裡,誰人知?總會忍不住朝這個方向思考……

  人生,便是不斷思考,為何作為,為何不作為。
  往往一時情緒,就佔了決定的多數。
  也曾看著哪對新人的姿態,想著──

  那個擁抱的姿勢,你也用過。

  衝擊性的畫面,做久也習慣。日後僅是想著,一個不願結婚只願和人同居老死的不婚主義者,究竟為何要去當攝影助理被人閃瞎眼?那時,下班獨自一人時,深陷與你的遠距離悖德關係時,你說過──
   「我都到車站,是你都不回我訊息我才回家的,不然我今天就已經在你那了。」
  說著騙人的謊話,好像有過掙扎取捨,卻是沒有覺悟半吊子的行徑。

  以一個結果論者來看,你的掙扎都是屁。

  所有的話語都像魚翅卡在喉頭,剛結束周二攝影棚掃除工作的那個患有眼疾的女子,閃身到與戶外連通的頂樓陽台,一片漆黑的影棚中,終像世間各自有其羅曼史的人,於工作的場合,一個稍稍得以喘息的戶外,壓抑著音量,低聲地渴求……

  有時亦分不清,是對你的求,或是對上蒼的求。

  這世間,真有願望,會是一個簡單而隔著幾十公里距離的應允,更會是一期一會這樣高節操的求。然而,學過日本文化的你,不是那樣喜愛這層文化精神與文學的人,充其量是個追星族、ACG宅。
  那夜的悶熱,成了難以下嚥、在淚腺裡悶燒的酸澀淚液,是這段岔路關係最後未發的稻草……

  一個人如若對某樣事物失望,一定也只能找出更多的失望。
  人就是這樣目光狹隘、專注一心的存在。
  卻也因著這層眼光,更能從茫茫人海裡見到各自心中的特別之人吧?

  離開工作崗位那會兒,再次搬了家,我擁有短暫的一個月空閒,聽你的話回了你所在的城市,我們終於能夠見得頻繁,原先該是這樣的,原先……隨著幾次見面的時間,我發現你是愛開空頭支票的心理貧瘠者,再多知性的談話都被你視作悠遠無用的事物,我們的思想無流通的可能,因你不曾反思此間每刻的意義,再者,你更像嗜血的水蛭,對人情的呵護貪婪無比,這使一名伊比鳩魯的享樂信徒,最終陷於不該蹚進的混沌,自擾起這愚昧的畸戀情節,信徒自問自己為何又養起了寵物?卻無解……
  忍耐幾月積累到一個上限,我將之說與友聽,得到的盡是離開的信號。

  無奈四周的人都認為我是個瘋子、是個情愛賭徒。

  但我不介意他們的屁話,我只看著眼中的你,只用著自己的眼睛細細的掃描分析過你;曾不願相信你的露骨行徑與任性行為,卻也嘗試理解你對母親離開父親的看法,卻得來你自我的逃避。
  即便是側寫,我也要發出不幸的嘆鳴,說是我已全盤理解你的成因,你是伊底帕斯錯誤的戀母情結者,這是無可抹煞的事實,你所做之事便再再說明這事,日子一久,我也疲於探究你的全貌,你從不認為自己是需要開解的,像所有大數法則下的雄性人類,閃躲面對自我的不光榮,你是其中一種樣板,而我察覺這層雞肋般無味的性格後,便覺這一切荒誕無趣;你是在愛情裡對誰都不忠誠,唯獨對自己最友善的那個──

  實在讓人難以深愛的存在。

  更是我曾不願再說的那「自私」二字的表徵,那時,我卻私心認為,自己有那個機會度化你──
  像所有進入情境就瑪麗蘇(Mary Sue)的女性,各個理想崇高,以為自己能成為世間哪個渣類這生最後的終結者,但這種可笑的情節會因次次出軌的行徑而融化,瑪麗蘇最終也要面臨理想與現實的衝擊,她們也會像我一樣成了仇恨的象徵──

  談判破裂的那天,我採用久違的屈膝坐姿,乳房被大腿壓擠,最接近心臟的位置汲取大腿的熱度,熱能卻傳不到全身的每顆細胞,我正急速失溫,你似乎又傳了什麼過來,視線卻模糊不清,抬起的手像雨刷一樣機械的擦拭,等到能看清楚時,又於見著新的字句的那一刻、落下了更多雨滴──
   「你為什麼這麼喜歡先發制人?」
   「我有個朋友也會這樣,但我覺得沒必要阿……」
   「……」

  你說的都是對的,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我彷彿是隻魚膘失調的魚,因為翻不了身,幾天後就那樣死在魚缸裡。
  你問我為什麼會這樣,會喜歡用這種句式,但更早的時候你明明見過我的成因,可那時你問我,我為什麼會這樣──我的選擇性緘默症又病發,在繼續與不要繼續間,在火車的票口前,理智贏了;我不快樂,我終於察覺,在這段關係裡我偽造成另個形狀。

  我知道你要什麼,我不想再給什麼。
  你的遊說都是惡魔的話語。

  我緘默想著,為什麼沒有一個剛好認識的人經過深夜的匣門,哪怕只是一聲失禮的叫喚,我都有理由安穩的逃開,逃開曾給過我安全卻又全數收回的你。

  如果一個人無法真正拯救另一個人,是不是一開始就不應該伸出援手?

  拒絕等同於訣別,幾乎忘記自己腳步如何浮虛踩上手扶梯的那名女性,於滑動的手扶梯,佇在一格上抬起單腳,像紅鶴一樣不願放下那隻抬起便不動的腿,卻又再下一刻不斷嘗試抬起放下、抬起放下,深知只要多跨一步,就會直接滾落、迎來死亡的溫暖……阿!

  神若在上,聽我祈求、救我!

  若是不行,便會滾落下去、死況悽慘──
  神終究沒有應允那名女性的任何祈求,只不斷嘗試告訴她:離開。

  那是多年後,我又再次呼喚神的名字,祈求誰拯救,而那陣子在家總能淚腺發達的女子應也不是我了……
  直至今日,我依然不清楚為什麼想死的情緒會和你畫上等號,將我從死亡裡拉出的人,卻也是將我推向死亡的傢伙,在幾乎所有自信都消失的時候,我和友人聊了很多,突然結就解開了──

  誰該為誰改變性格的什麼?

  過往對你青春年少的感謝之情,確實是夾雜愛意而被壓抑的,你對我存有的戀愛之情,雖敵不過青春的近水樓台,但為何多年後重逢會是這種景況?
  為何與你牽上線的原因,竟是差點和一個邊緣人哥兒們開戰這種破事?
  我那錯估情勢、對你的印象不幸停滯於十年前的腦,潛意識仍找著安全;好容易從哥兒們眼底下守住菊花貞操的我,嚇得找你告解之時……在深夜學校宿舍超商外,一個拿著手機講著電話的背光人影,竟因著這莫名開懷的聲音,觸動了海馬迴體裡的那些、曾壓抑過的關於你的愛意……

  多虧有你的記憶測驗,讓我重拾多年前被感謝之情刷上同色系的情感幼苗,這才有後面和你重新連絡並預言遠離的陰影──

  我一直不喜歡回憶這種過去就沒意義的事,拼命想活在現在這一刻,只想拼命活著。

  我自嘲自己是個渴著死卻拼命活著的人,即便多想死還相信明天會更美好,而這久久回溯一次的情緒,難得帶入感如當年一樣沉痛,往常回憶只剩影像與對話不再擁有情緒,可今卻反常;或是真正癡心於誰,才在意起旁人的觀感,才惡起他者、以為自己的言論可以拯救什麼──
  他者所作,僅是持續束縛自己將自己勒得窒息,還以為是別人害的,被害者情節也是因著這些自認高節操、守著禮教的人誕生的吧?
  指責一個付出過真心並也被傷害的第三者,不去檢討那收納誰真心不退貨的渣類?
  擺出正宮的臉面,擁著被害者情節,哭得瑪麗蘇──

  很好阿!

  可惜世間的狗從不配婊子,狗就是吃定瑪麗蘇的有容乃大,安撫完瑪麗蘇回頭繼續找婊子,這才是這世間最常見的生態系──就睜大眼,好好看清楚這人世的妖魔亂象,捫著心,問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麼,才是應該作為之事。若衛道以為,第三者應與正宮水火不容,那可真錯了、錯得離譜,那故事裡的女子可是將對話截了,全數獻給正宮呢!如若這樣,正宮還能瑪麗蘇,那便驗證世間狗不配婊子才是真理吧?

  砍掉與你的、任何聯絡方式,在倒數的幾節、未來將長時間不再見面的課裡,我對心儀已久的男孩說──
   「我喜歡你。」

  End.



參加塔客公會,6月份的每月之星活動。



此為共生系列短篇第三篇,全名:〈共生之三 他們不知道〉
因為投活動,所以只放單純的篇名。
畢竟這三篇短篇也只是故事有些微關連,寫法全不同,也沒有明確連貫性,
因此更希望它能被視為單純的一篇短篇。
傳送門


與創作沒啥關的後記(X)
這篇想很久,最後覺得用第一人稱自述的方式寫會比較深刻寫實,唉。
這篇真的卡好久~~~~

打這篇只是突然想到一些事情,還有前陣子大家都很愛檢討被害者,
我就是不爽啦,台灣都愛檢討被害者有病耶!然後還都超愛聽八卦,
面對人多的時候立場都裝善良中立、怕輿論怕死了,能不表達自己的情緒就不表達,
即使他們也覺得那樣不對,但就是要假掰一下或是裝瞎。

多虧這幾夜C哥的聲音在RC洗刷我污污的心靈和掉線的人品55555
我以往最恨和人稱什麼乾兄弟姊妹的,
(因為往昔看過許多8+9稱乾兄弟姊妹的,最後都會成為好幹的乾兄弟姊妹
連損友女朋友的前身分也是他認定的乾妹妹ㄏㄏ,我真的對這稱呼笑而不語 r)

但C哥真的太棒了,所以我拋開成見單純認他為弟弟555
所以C哥現在是我弟XD(等等,這樣我也是8+9嗎 xDDD?!)

現在都覺得自己唱歌很世故、技巧派,找不回單純想唱歌的歡樂心情QQ
但聽到C哥的聲音,突然覺得唱歌又是一件很美好的事QQ
然後我這晚打字收尾,聽到C哥色氣感台語歌,覺得人生+999幸運度XDDD
可惜只有Kin和我聽到,不,Kin睡後,我獨享C哥的聲音BJ4ㄏㄏ
送啦!你們都聽不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029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短篇|經驗小說||成長|悲傷|小三|第三者

留言共 6 篇留言

字奴
我想聽妳唱歌,私給我啊。(=゚Д゚=)
還有文章右上角是ACG是甚麼?

06-08 12:27

Tsu Li Gue
年齡限制,滿18才能看ㄅ,印象中~可站內我RC的ID,包君滿意[e5]06-08 12:30
Tsu Li Gue
等等,那是AGE[e9]06-08 12:36
沐沐

06-08 14:48

Tsu Li Gue
[e5]06-08 15:20
水墨靜
不禁看了兩遍細省其中的心理變化。

雖然許多字雙重解釋對於這篇文一樣通用,但為其中微妙落差可能造成的擅自解讀,我想判個究竟。

1.這使一名伊比鳩魯的享樂信徒,最終陷於不該倘進的混沌──這邊原先所傳達的究竟是「倘佯」還是「蹚渾水」的意思呢?

2.你是伊底帕斯錯誤的戀母情結者,這是無可抹煞的事實,你所做之事便再再說明這事──這邊想表達的究竟是「在在:表現出來的跡象全都顯示著」還是「再再:一次又一次」說明著這件事?

3.像所有進入情境就瑪麗蘇(Mary Sue)的女性,各個理想崇高
個個:一個個、每個都。
各個:各自的每一個。各個單位之間、各別反應的相較。

06-12 12:46

Tsu Li Gue
1應該是字錯,後兩個沒寫錯哦。06-12 15:11
曦歌
wwww色氣感到底哪來的呀!XD我是正氣(掩嘴

06-15 02:45

Tsu Li Gue
[e5]因為我的形狀就是色氣構成的(?)06-15 02:46
曦歌
你要聽隨時XD

06-15 02:47

Tsu Li Gue
[e5]好06-15 04:19
茶無此人
後面變成C哥大告白了呵呵呵

06-16 17:49

Tsu Li Gue
[e5]嘿嘿嘿嘿嘿06-16 18: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pikahan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日... 後一篇:【手繪】台東之夜...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20879604
喔喔喔喔 喔喔喔喔喔喔 喔喔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48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