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蘇瑞瑪之輝-番外》- 綠松石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League of Legends 英雄聯盟│2017-06-08 05:04:58│贊助:14│人氣:627






  阿祈爾配戴黃金、綠松石、紫水晶製成的胸飾、臂環、頭冠。

  除了這些,他還有擁有許多其他以長石、貝殼、瑪瑙、彩色玻璃、沙漠玻璃、黑曜石、鑲嵌羽毛、象牙等等製作的珍貴飾物。其中沒有青金石,他將它們都給了一個人。

  蘇瑞瑪皇室們的身上,會配戴至少一樣祖母綠顏色的飾品,那是拂曉綠洲的顏色,也是皇室的眼中色彩、沙漠中的生命色。

  由水流沉澱而成的綠松石,是阿祈爾的主要配戴石。
 


  阿祈爾對於「無私」與「自私」沒有什麼概念,雖然他廣閱納瑟斯圖書館中的知識,這兩個詞的意義對他來說卻仍然分外模糊。他受成為皇室的教育,但是皇室所有的知識與接觸的事物中毫無這兩個詞彙的蹤影。

  「無私」與「自私」是人性中的兩個面貌,但作為一名人類王族,阿祈爾在統治國家時卻也同時與這兩個詞彙平行。在蘇瑞瑪成了他生命中的首要重心之後,這兩個詞彙更從他的生命中消失了,徒留毫無意義的象形文字。

  他知道該怎麼發音與解讀這兩個詞彙,但是他們再無交會,因為他再沒有「私」,一切都是「公」。

  不,或許還是有一點。

  他那不算秘密的小秘密、一個小小卻堅定的約定——

 
  「阿祈爾……你還記得你答應過的事情嗎?」

 
  他的摯友、信任的手足,難得地抬眼望他。

  齊勒斯沒有明說自己在指什麼,但阿祈爾完全明白。

  他表面上不動聲色,因為他還在進行這件事,現在還不到讓齊勒斯知道的時機。他一定要在最完美、最確定的那一刻拍板定案,讓齊勒斯收到好消息。

  他絕對不要用有任何不確定性的成果來回答齊勒斯。

  他將話題牽引到另一件事上。

  「嗯……朕答應過霸權儀式的事情了,不過……」

  「霸權的力量不容質疑,只有您這樣的帝王才有資格獲得。」

  齊勒斯也順著被岔開的問題回答著,於是他們的話題完全轉移到了這件事上。齊勒斯依然是那麼地讓他信任,即使這便是一切的開端……
 
  大臣們說阿祈爾太狂妄自大,他的野心除了體現在戰爭與征服,還延伸到了霸權儀式上。城市外的旅人竊竊私語,談論妄想成為半神的帝王。阿祈爾不是不知道這些事,但是那個小約定是他僅剩的私心,他所有的寬容退讓用在哪裡都不會用在那上面。

  他有時候會對齊勒斯感到愧疚,因為齊勒斯什麼也不求,只是單純伴隨著蘇瑞瑪皇帝,眼中甚至容納不下沙漠的一粒沙——阿祈爾羨慕齊勒斯的無私。

  帝王無法做到的事情,就讓比帝王還要崇高的存在來吧。

  齊勒斯提出的霸權儀式讓阿祈爾看到了希望,這正是他需要的東西,有了半神的力量,他能將蘇瑞瑪帶向更輝煌的未來,而那其中也包括了他與齊勒斯的夢想。

  如果成為帝王還不夠,那他就成為神……

  這樣的話,約定就能實現了吧?

  齊勒斯完全贊成霸權儀式,阿祈爾要做的就是打敗國家內部的反對聲音,而且他的寬容依然在起著作用,與那些反對之人胸膛中的心臟一同鮮活跳動。

  阿祈爾深深認為:他們會一同成功的。他至今仍然能感覺到當年城外流沙旁的男孩在他心中,即使已經成為帝王,但他的初衷一直沒有變過。

  當年流沙旁的男孩說他擁有未來的蘇瑞瑪,阿祈爾要齊勒斯也擁有未來,包括夢想、自由,甚至是家庭,而那一切都在未來的蘇瑞瑪之中,他要做的就是將蘇瑞瑪推到那個未來去。
 

  ——那個即將觸手可及的未來。

 
  秋天裡,烈日之環代替了月光。

  祭台上,未來的蘇瑞瑪近在咫尺。

  然後,一切嘎然而止。

 
  但嘎然而止的只有蘇瑞瑪與人民的生命。

  阿祈爾看見爆發的光環,接著眼前一黑,像忽然夢醒的人,發現自己陷入無限的茫然中。

  他回歸的第一步是顫抖的,脆弱的身體依靠他的意志與後代之血勉強連結。

  他從沙中重生、爬出墳墓,艱難地、彷彿剛出生般地行走。

  他走在荒蕪的蘇瑞瑪塵埃間。

  陵墓非常黑暗,黃沙上有零碎的綠寶石延伸。阿祈爾靠著寶石微光,隨著與血跡與綠寶石雙雙延伸的方向走,讓它們指引他去黑暗中的盡頭。

  他最後找到一個倒臥的女子。

  醇黑的髮、金沙的膚。她的背後插著一把匕首,黃沙上蜿蜒的血跡終止在那裡。阿祈爾垂眸。細膩的綠寶石微光中,女子的表情像凝固的畫像。

  那剎那,好像有什麼退去了,又好像有些他自己也不明白的感覺湧上來。那感覺荒誕又真實:這女子是自己的血脈。儘管阿祈爾還年經就擁有過無數女人,也有著許多根本沒見過的血脈,但是他不可能有一個年紀跟他差不多的後代。

  這些想法隱隱閃過他腦海,但很快被忘卻。

  他俯身,心中除了垂死的後裔再也沒有其他重量。

  時間去哪裡了?

  這個問題不再重要。女子快要沒時間了。

  蘇瑞瑪去哪裡了?

  這個問題也不再重要。他想著拂曉綠洲的方向。

  他虛弱但堅強地喘息著,將後代抱了起來。

  他的身體一直都在崩潰邊緣,但阿祈爾以奇蹟般的意志力將之維持了下去。他邁步,腳底壓進細軟的黃沙,往與陵墓一同沉淪到地底下的拂曉綠洲走去。

  他不去想如何才能讓延長自己這來不易的重生、也不去想關於他的至高權力、與宏偉強盛的帝國發生什麼事情、或是他又為什麼會一眨眼從祭台上到了陵墓中。

  在行走中,他只一心一意地想要女子活下來,這個願望比解放蘇瑞瑪奴隸的執著還要強烈,但拂曉綠洲的距離就如同解除奴隸制的道路一樣遙遠。

  他曾經做到過,他相信現在也能成功。

  女子身上的綠寶石光輝在他心底泛起波瀾。

  他同樣喜愛這樣的寶石,以前總是配戴黃金、綠松石、紫水晶製成的飾品,而綠松石是其中的翹楚,它完美襯托了蘇瑞瑪王室那綠洲般的瞳色。

  女子的雙眼還不該到永遠闔上的時候。

  他想再次看見那樣的瞳色。
 
  綠寶石的碎片在落下,它們的龜裂隨著女子的生命流失逐漸擴散,細細碎碎地撒在沙土上,被阿祈爾踩過。他就像當時遺失了那兩個象形詞彙一樣,對刺痛無知無覺,自顧自地走在通往生命與未來的道路上——

  通往他後代的生命與未來。

  他崇高的舉動激活了沉寂多時的烈日魔法。

  而這次他再也不需要倚仗儀式,而是因為通過考驗被選中昇華。

  在他奪回希維爾的生命與未來時,烈日魔法也給了他生命與未來。獵鷹戰甲的重量出現在他身上,他的心又有了重量——他仍然掛念著蘇瑞瑪。

  他在重新復甦的拂曉綠洲飄揚落地,將手伸給甦醒的後代,牽著有與他相同雙眼的希維爾,阿祈爾一手撫上巨鷹戰甲上的寶珠,發現上面鑲嵌著綠松石,當中有蔓延的綠洲縮影。

  陵墓外沙漠翻騰,曾經死去的城邦刺破沙粒上升,冉冉聚攏成千年前的時空,只是這裡不再有喧鬧。烈日之環翻轉到正面,懸在當年的祭台上空。

  阿祈爾仍然不懂「無私」與「自私」的含意,就如同他不懂為何魔法重現出來的真相是齊勒斯背叛了他。那個當下,他甚至說不出「為什麼?」,只能被憤怒和絕望淹沒。

  蘇瑞瑪沒了。即使經過千年重新從沙漠中升起,但城中失去的靈魂再也不會回來,只有黃沙記憶凝結的禁軍在城中扮演著早已消亡的鬼魂。沙金的鎧甲、腥紅的披風,沒有體溫。

  阿祈爾站在台階上俯瞰蘇瑞瑪,忽然不是很確定自己當年的堅持值不值得……

  他的野心起因是為了實現自己與齊勒斯的夢想,他一直以為齊勒斯就是在自己心目中的那種模樣:忠誠、低調,也是他為自己的自私所愧疚的來源。他終於解放了奴隸,結果齊勒斯反而用自身隱藏許久的野心將之毀去。

  或許堅持是值得的?

  他再也不需要對齊勒斯愧疚,雖然代價是整個蘇瑞瑪。

  他重新想起了那兩個與他職業生涯無緣的詞彙。



 
  他認為自己是個負責的帝王,但同時也是一個重視承諾的人。帝王可以霸道、可以迴避承諾,但他的責任感則是以帝王外的身分為依據的;阿祈爾認為不對的事情,蘇瑞瑪皇帝不會去做。

  他沒有必要懷疑這種方式的正確性,因為他是蘇瑞瑪的皇帝,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更不需要自我質疑或者被質疑。而膽敢質疑他的人,他會讓他們明白他們犯了多大的錯誤。他不會用權力證明,而是用事實。

  即使所有人認為齊勒斯用無數無辜的血證明帝王錯了。

  但是,如大多人的認知:阿祈爾不認為自己做錯了。

  而他這樣的回答一直延續到他與納瑟斯在往後無數的對談中——納瑟斯不會明白那些被阿祈爾藏在右臂刺青中的心思,還有齊勒斯那一針針的青金石裡,有多少連圖書館的知識也無法解釋的意義。

  他沒有錯,錯的是事情發展。

  阿祈爾不是在耍賴,而是認為每一個過程背後都有意外因素。他已經做到了他要做的,他是帝王,他不會將道歉用在不是他責任的事情上。無關尊嚴,只是身為帝王,這個舉動根本不會存在。

  他解放了奴隸、進行了霸權儀式,只差一點就能成為半神,卻被齊勒斯中途殺害,而所有人卻把災難的起因怪到遙遠的開端還有他身上:如果他不驕傲、不狂妄自大地想得到力量、如果他不盲目地聽從蠱惑、如果他不曾與齊勒斯相遇……

  阿祈爾不認為這是合理的,因此,他拒絕承認他有錯。

  那是齊勒斯的錯嗎?應該怪他嗎?

  也不。就算阿祈爾對齊勒斯有了關鍵性的看走眼,但長年的相處中,他還是感受到很多齊勒斯尚未開始偽裝自身前的真心。齊勒斯會背叛他一定有非常合理的原因,而且其中不會有自私這一項內容。

  誰都沒有錯,因為歷史就是這樣。

  他選了那個最不會讓他後悔的選擇,這就夠了。無論是在國家與約定之間選擇了齊勒斯,還是反抗召喚師的戰鬥召喚。既然無論哪個選擇都是錯誤的,那他也終究是錯了。他不會為自己的所選後悔。

  說到後悔,他後悔蘇瑞瑪受自己牽連嗎?

  帝王陷入沉思,目光穿越時光,霧霾似的王城景象化在他眼裡。

  隨著那樣的幻影升起的,是悲痛的恨意還有火熱的怒意。

  阿祈爾對齊勒斯的恨意僅止於他是個殺人兇手。

  是的,僅僅如此。

  而怒意則是針對他自己,還有無法理解齊勒斯為何那麼做。

  如果齊勒斯沒讓整個蘇瑞瑪在他的野心下陪葬,阿祈爾不會這麼恨他。可一旦他親自去面對齊勒斯,阿祈爾的情緒就只有憤怒而已。

  心底明明有滔天的恨意,在面對時卻又彷彿格外地冷靜明理。

  阿祈爾自我深思過。在遭逢巨大的變故後,他竟然還能區分情感還有與之相對的原因,這是不是代表他其實還在乎齊勒斯?他的那位好友、信任的左右手?

  那就這樣吧,放任這份感情吧。

  阿祈爾認為自己都是自私的——對蘇瑞瑪和齊勒斯來說。

  他仍然在乎齊勒斯,而當中的一部分原因與蘇瑞瑪被毀無關,而是長久以來累積的沉澱回憶與情感。但對蘇瑞瑪來說,如今這些感情變相象徵了一座國家的重量與一個人同等,那人還親手毀滅了蘇瑞瑪。

  阿祈爾不想將他們放上心中的天平。

  這不是能與之相比的東西。

  阿祈爾之於齊勒斯,跟,阿祈爾之於蘇瑞瑪。

  那是兩個不同的世界,沒有可比性。

  在了解到自己仍舊在乎齊勒斯後,阿祈爾沒有韃伐這份對蘇瑞瑪來說罪惡且不負責任的情感。千年的轉變太快,他也並沒有特意想割捨感情。

  時間沒有等他,千年讓很多東西都溜走了,卻沒有拿走彷彿睡了一瞬間的他的感覺。蘇瑞瑪悲慘的毀滅是阿祈爾驟然撕心裂肺的痛楚,但對這個世界來說已經沒有人在乎了,因為時光是無情的河水,將一切洗刷得不留痕跡。

  曾經偉大的帝王成了一個守墓者。

  期盼著逝去的那一切歸來的那天。
 
  沙漠中央的古城像失去價值的寶物,而那些從沙漠四周聚攏而來,尋求城牆與建築庇護的人們,他們只是需要一個容身之處。對他們來說,這裡依舊是蘇瑞瑪沙漠,而不是蘇瑞瑪帝國。

  阿祈爾想將四散的人民收攏回來,重新建立帝國還有給予人們國家與庇護,但是轉變成遊牧民族的沙漠人民對空屋的興趣遠高過於古代皇帝,直到阿祈爾也開始漸漸覺得這樣可能毫無意義。

  即使身上依然配戴綠松石,但他與它已經沒有共通之處。

  右臂上的刺青隱隱作痛,將蘇瑞瑪瓦解的劇痛全都鎖在裡面。

  齊勒斯給他陪葬了一千年,在重見天日後去了與希維爾相同的目的地:戰爭學院。

  幾年後,阿祈爾也去了。

  他不會說自己好奇齊勒斯如今的生命與未來、也不會說他覺得自己太少關注希維爾、更不會說他已經漸漸看不到他記憶中的蘇瑞瑪……

  這個決定目前的結果看來是好的,也有些滑稽。

  曾經因為某種理由而毀滅蘇瑞瑪的齊勒斯,竟然為了要在精神上重新回到過去的蘇瑞瑪,而搶了希維爾的古代武器做為鑰匙,開啟回溯儀式。雖然希維爾意外地把自己也搭了進去,但是阿祈爾隱約感受到綠松石的顏色正在回到自己身上。

  阿祈爾在逐漸死去的齊勒斯身旁低下身體,講述了關於奴隸刺青的事情,還有自己已經在右臂上消失的人生決定。他輕撫凝結成月光的舊時摯友。

  帝王道歉了。

  結果希維爾歸來了,就像當初從綠洲水中被他帶回來一樣,齊勒斯也是。阿祈爾才終於意識到,原來很多事情一直都不晚……

  阿祈爾認為,對剛踏入另一個人生旅程中的齊勒斯來說,一切才剛剛要開始,於他亦然。而至於代價,也許就像齊勒斯所說過的——

  「我們都付出過了」。

  也許他欠齊勒斯的一直都是一個道歉。無論如何,儘管不想承認,他依然為齊勒斯的平安無事感到一種抵擋不住的安心。

  千年雖然過去了,但消磨不掉他們之間的血債。

  阿祈爾或許會在去召喚峽谷的路上與撞見的齊勒斯說幾句沒意義的話而不是直接用沙兵海淹過去,但他仍舊不會原諒齊勒斯,而齊勒斯也不可能道歉。

  蘇瑞瑪的血債需要依託,身為帝王的阿祈爾不會讓慘劇消失在時間洪流中,那是他的子民、他的責任,他是蘇瑞瑪亡魂真正消失之前的最後一道關卡。

  他對齊勒斯也有責任。

  齊勒斯導致慘劇的發生,而這當中的原因是阿祈爾。即使阿祈爾永遠都不會知道齊勒斯這麼做的真正原因,但是他已經做好了面對未來無盡時間的心理準備,就如他在審判日誌上留下的那句話——

 
  「帝王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責任。」

 
  當年綠洲下的石基,經過歲月和水的累積,雜質最終沉澱成寶石。
 









  最後一篇番外時隔超過一年終於也產出來了!
  但我覺得明明應該相輔相成的兩個番外,《綠松石》卻好像一直差《青金石》一截.......
  雖然沒有那麼一氣呵成,但也總算是完成了補充故事的目的。《綠松石》象徵意義沒有《青金石》那麼完美,也許是因為含意太複雜的關係?
  總之我很高興我終於完成這部作品了,雖然現在回頭一看,一兩年前的作品有太多改善空間,簡直就是校稿的好材料(!),但是我會忍住的><我現在的時間要放在別的東西上,也許一段時間以後,《蘇瑞瑪之輝》也有機會可以進印刷廠。
  不過在那之前,我他媽的一定想重新取一個一兩年都沒想出來的新書名!

  補充:一翻資料夾才想起來我其實還是沒完成(吐血)
  最後一篇番外是《陵墓中的野獸》,為什麼坑這麼多啦哈哈哈QAQ



  綠松石的文化內涵特別豐富,比如綠松石是荷魯斯的象徵,荷魯斯在埃及傳說中是代表王權的神,所以綠松石象徵王權。綠松石在埃及法老陵墓之中多有出土。(源自網路資料)

  阿祈爾在官方宣傳中身上配戴的應該是某種綠寶石,被我自己解釋成綠松石了,所以這個不是官方設定,青金石也是,齊勒斯沒有配戴寶石的設定(其實他連當時人類的人設都沒有w不過倒是有面具跟全身斗篷就是了)







看完原版再來看我家的(欸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029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英雄聯盟|同人文|芽豆靈|阿祈爾|League of Legends 英雄聯盟|齊勒斯|League of Legends 英雄聯盟

留言共 2 篇留言

大羊
於帝王而言,天下為己所持,無分公私,視民如草,愛民如子,酒池肉林,焚膏繼晷者皆有之。
所留之名,昏君明君,仍舊為帝,而非人。
而為人者,講求信義,信,言出而達

06-08 09:52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怎麼超有道理的感覺(大噴06-08 10:07
大羊
,不違諾。
義,則輕重有度,雖傷己而可輕視,且求重。

06-08 10:0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英雄聯盟... 後一篇:[達人專欄] 《英雄聯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ingh21《蜂群狂潮》
人造病毒的陰謀、光鮮亮麗的市長……真相的神秘面紗,即將在此揭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