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番外、結局。

作者:狂熱者。ASBC血淵│2017-06-07 21:26:02│贊助:112│人氣:401
  

  結局.  

  
  在那黎明前時分,他倆之間沒有再發生什麼足以稱為「故事」的事,伊維戈在說完那番話後就離開了。
 
  約納斯理所當然地有快步追著對方走向出口,踏過門檻後的他卻連妖狐嬌媚的背影都沒看到。伊維戈宛如已憑空消失似地。
 
  迎接他的只有即將完全升起的朝暾,伴隨數道隱約可見的曙光當隨扈,割劃過猶殘存著一絲黑暗的蒼穹。微風陣陣拂面襲來。
 
  他不怎麼意外地發覺自己正駐足於一間完全沒有窗戶的建築物前,道路亦在眼前展開,兩旁矗立著數間乾淨整潔的廢棄房屋,四周杳無人煙。
 
  再次嘗試使用能力──這次,源界以熟悉而讓人安心的方式回應他的索求,那群身著西裝的莽漢在他身上粗魯造成的傷口迅速痊癒,附加產生的數根針與匕首也隨之成形、浮空環繞在他身邊,旋轉著。
 
  但比起多變化的武器,他目前更想要一個能夠幫助他尋人的能力。
 
  疑惑繁衍增多。約納斯揉揉太陽穴。他不擔心自己的腦袋會負荷超載,特別是在他跟愛因斯坦有過幾次談話之後(世界上仍有許多事物是他至死無法理解的,他老是會刻意遺忘這件事)。
 
  伊維戈到底是誰?他決定相信對方的確屬於那數量稀少、於妖狐中位階最高的一群(直白一點,也就是空狐),但他又為何會「知道」他是誰?憑藉著絕佳、不是常人可隨意擁有的記憶力,他非常確定自己在過去的一千五百多年內並沒有看過他,甭提與他有任何溝通交流。
 
  邁開步伐,約納斯邊沿著主要道路行走,邊繼續努力思考不斷從腦中冒出的各種問題。
 
 
  他是如此的專注,涼風徐徐吹來,他竟沒有察覺到頭髮和身上的衣物不之怎麼地完全變乾了。
 
  *
 
  在朝陽轉變成更具威脅性的正午烈焰前,約納斯終於抵達目的地──多洛莉絲那棟可愛又平凡的小房子門前。
 
  除了雨傘消失無蹤外,他還蠻驚訝地發現其餘東西尚都安穩地待在褲子口袋裡──或許那幫人中就是有幾分格調的,他能理解他們以身為獵人而驕傲的心態。偷竊並非他們賺錢的方式之一。
 
  不過,他錢包裡的紙鈔大部分已兌換為可將撒哈拉沙漠滋潤化為成片綠洲的大量酒精。或許他等等該好好躺下來休息一會兒。
 
  但於午睡前先攝取一些「正餐」貌似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將鑰匙插入鑰匙孔,他暗忖,希望她的冰箱裡會有仍在保存期限內的血包。
 
  喀地一聲,他輕輕推開門,迎接他的卻是空無一人的客廳,燈亦不忍用人造的鋒芒刺破、驅離黑暗。很明顯地,家裡沒人。
 
  約納斯怔立於玄關(他發現那把深紫色的雨傘同其主人一齊不見蹤影)。他無法替他那偏好在家自由自在地生活的姐姐找到任何出門的理由。
 
  沒再多浪費時間,他拿出手機、解鎖……然後又二度愣住。電子螢幕上顯示的日期與他的認知整整差上一天。
 
  不,這怎麼可能?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有離家那麼久。他步出酒吧時、天空還是披蓋著夜袍的,他十分確定。
 
  略帶顫抖的手指點開通訊記錄;他確實把一天的記憶給弄丟了,數通來自多洛莉絲的未接來電佔滿整張記錄頁面。
 
 
  他的思慮被猛地截斷,一記強而有力的掌擊打中他背部── 
 
 
  「小約你這不守時的大笨蛋!」多洛莉絲已把她所剩不多的耐心用盡,不待他反應便強硬地撥轉他身子,使兩人面對面。在正準備要繼續說下去時,她看見弟弟藍黑相搭的襯衫上有幾處沾染著暗色紅漬,上腹部偏左處甚至破了個不算大、卻亦沒有小到足以令人視若無物的洞。
 
  「對不起。」放下手機,約納斯做的第一件事正是她目前最不在意的:道歉。
 
  「你遇到誰了?」她劈頭便問。縱使她這弟弟於某些層面來看的確有許多精神上的問題,但他自殘傾向早已不知消失幾世紀。「誠實回答再加上幫我泡壺茶,我就原諒你。」她不忘補上更多誘因。
 
  「我…」原先打算老套地以「小混混」敷衍過去的點子被迫打消,約納斯嘆口氣,「我離開酒吧時遇到一群專門獵捕妖物的人。」極為罕見地,他最終選擇坦白。
 
  「我警告過你了!」跺腳,她牽起他的手,匆匆忙忙地將他拉進屋裡,把世界的不懷好意和旁觀者的凝注全數擋在門外。
 
 
 
  與前幾天差不多的流程(他無法解釋遺失的那一天去那兒了,她也就不打算強求),但在他泡好約定的茶前,多洛莉絲推著他回到房間。確認他身上的傷沒什麼致命的危險後,她強烈要求他去洗個澡。
 
  「妳不用特別提醒我…」咕噥,他乖乖走進浴室。
 
  而當他洗完澡、通體舒暢且放鬆無比地步出浴室時,他瞥見床旁矮桌上靜靜地躺著一袋血包。
 
  根本就像是他們倆之間存有心電感應。不禁咋舌,約納斯落坐於床上,伸手拿起血包並拆開。
 
  多洛莉絲向他埋怨她出們是為了尋找他,手機完全打不通的情況下她甚至考慮過是否該先報警,哪知最後竟是在自家門口前「尋獲」他。
 
  喝下一大口艷紅,約納斯覺得這次的度假差不多算毀了──世事難料,他心不甘情不願地同意。
 
  如果他一開始沒有為求半刻寂靜散步至廢墟區,他就不會恰巧碰見灰衣人(大概也是名能力者),亦不會因跟蹤對方而看到那隻妖狐,很多事便不會發生,種種因素或許可將他帶往另一個迥然不同的故事情節。
 
  「笨蛋妖狐……」縱然目前的結局約有一半的成因該歸咎於他本身的貪念和未經周詳思考的行動,約納斯仍忍不住低聲喃語,字與字的空白間罕有地流露出人性的惡劣。
 
 
  「我聽到囉,大叔。」在能反應過來前,他意識到自己被某人──某妖狐壓倒在床,內容物僅剩六分之五左右的血包也不知怎麼地變到對方手裡。「你真過分。」
 
  「我很過分?」顧慮到多洛莉絲或許還待在客廳看電視,約納斯微睜大眼,抓住伊維戈的手(以容易讓人產生誤會的十指相扣之型式,但他懶得管那麼多),反過來直接將對方壓制在牆上。
 
  「我做了什麼事讓你覺得『很過分』?」一直保持完好的斯文偽裝有些破碎,他又倏地瞇起眼,憶起伊維戈的身分。他鬆開箝制。
 
  妖狐彷彿在等他說完──或說,發洩完──後,這才悠悠開口:「大叔,你有沒有想過,沒有我,你要怎麼活下去?」
 
  「你在說什──」他摟住他脖子,打斷他接下來欲說的不管是什麼,輕輕咬上、嚙下,再退離時,男人頸側多出一抹淡紅色的印記。
 
  約納斯恍若受驚似地往後一縮,他摸摸自己的脖頸(那紅記與稍早前存在的割傷位置意外重合)。勾起一彎屬於狼的笑,而那笑會令所有狐狸往山裡逃。「你以為這代表什麼?」
 
  「喔,它代表很多事,最起碼在我的觀念裡。」但伊維戈並非普通的狐狸。「它代表你現在是專屬於我的,也代表我報答你曾經向我伸出援手的恩情。」
 
  他高舉血包,將剩下的腥紅倒入口中,一滴不漏。像個真正的黑色行者般面不改色地將紅液嚥下,他勾住約納斯的頸,仰起頭欲索吻。
 
  覺得有趣地挑眉,他沒有中規中矩地低下頭給予回應,而是忽地把對方抱起(青年宛如僅有一根羽毛的重量),讓較矮的人兒比自己高約半個頭。「你吃了我的午餐。」他笑著控訴。
 
  「那…」將話語暫擱在旁,換伊維戈微垂下頭,使兩人的唇瓣輕輕互撞,雙方皆嚐到另一人口中殘餘的鐵鏽味。
 
  這個吻沒有更深入,唇與唇的相觸卻持續數秒、近一分鐘,沒有人願意示弱或率先退離,約納斯只好溫柔地將對方稍稍推開。「那?」他要求他把方才的話說完。
 
  「那就讓我來當你的午餐吧,怎麼樣?」掌覆於他胸口,伊維戈笑道:「況且,我這樣才能好好教你怎麼照顧名為艾凡的這朵花,不是嗎?」
 
  *
 
  他們什麼都沒做,或可說是什麼都還沒做。
 
  約納斯只是撩起伊維戈一綹粉紅髮絲,笑著搖搖頭又將手收回。他對他沒有那方面的慾望,他單方面地相信對方亦然。
 
  「我怎麼會忘記傳說中的妖狐身具變身的能力呢?」他揉揉太陽穴,暗中責罵自己總是引以為傲的記憶力;沒有想到那名在酒吧偶遇的少女竟是伊維戈變成的,是他太過遲鈍或該稱讚妖狐變身的能力的確是少有人能敵的?
 
  「因為你是大叔。」伊維戈毫不客氣地坐到床上,很快就將這房間當成自己家的樣子。「不過,有些事本就該被遺忘,你難道不同意嗎?」他無辜地眨眨眼,裝作前面那句話並不是他說的似地。
 
  「別當作我沒聽到你前面說了什麼。」搖搖頭,約納斯不確定眼前的妖狐與自己正處於什麼樣的關係中,絕非寵物與主人…抑或他不是主人,而是寵物。「我沒有健忘症。」他搖搖頭,甩掉腦中瞬間閃過的奇特想法。
 
  「嘛…時間會證明你說的話是否為真的。」沒有執意跟他辯駁下去,青年往後躺倒在床,伸個懶腰。「另外,你什麼時候要把我介紹給你姐姐認識?」
 
  「你…」「我怎麼會知道,嗯?」
 
  面對他少許的驚詫,伊維戈輕笑幾聲:「弗格爾家族並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沒名氣,身為次男,我認為你應該要知道這一點。」
 
  「……」約納斯這次沒有立刻回答。
 
  他當然知道家族的勢力是多麼廣大,但連妖狐都能知曉…?
 
  「這樣說吧,我的年齡基本上應該可以跟你的父母當上同齡朋友了。」見對方仍有些不敢置信,他笑著補充,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
 
  「你一定在跟我開玩笑…」用英文咕噥幾句,他沒有不相信對方所說的任何一句話。但遇到與父母年齡相仿的空狐?他一千五百年以來未曾考慮過這件事情發生的可能性,所以他現在依舊有些迷茫。
 
  看著伊維戈躺在床上,捲著被子,擺明就是刻意地露出一雙不僅女性、連男性亦會感到些許嫉妒的長腿,約納斯又感到一陣隱隱的頭痛──他懊惱的不是以後要如何跟這隻看來已下決心跟定他的妖狐相處,而是兩人之後的關係會演變成什麼樣子。
 
  另一個煩惱,便是要如何跟在外頭看電視劇的多洛莉絲解釋這一切了。
 
  *
 
  「不過,若我沒記錯的話,要達到空狐的境界…不是需要很多道行的累積嗎?」
 
  「沒錯,但我一個人都沒殺喔。」
 
  約納斯放下手中的育狐手冊,一臉懷疑地盯著對方。
 
  伊維戈拿著如何養育蝙蝠一書遮住嘴巴,但他知道他正笑著。
 
  「當然是靠我自己的身體囉,小蝙蝠,你還是一樣傻傻的。」


全文。完



  字數: 22107/22000

 omfg我還真的寫完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024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血淵|蛻變|約納斯|坑坑坑坑坑坑坑坑坑|亂寫

留言共 2 篇留言

鶴鶴ᕕ ( ᐛ ) ᕗ
Ready?No!!!!

06-08 01:49

狂熱者。ASBC血淵
Fk我現在好想看他喔喔喔qqqqqq(在學校(#06-08 07:13
bloodk1n
I donate 100 everytime i see articles

06-08 18:26

狂熱者。ASBC血淵
why xDDDD 06-08 18:3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Jolin2000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 後一篇:【蛻變之聲】妖狐/伊維戈...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omo697阿彌陀佛 觀世音菩薩
我要煩惱清涼的感受 福慧都去作佛事 讚讚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2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