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番外、意外。

作者:狂熱者。ASBC血淵│2017-06-05 22:58:58│贊助:8│人氣:362
  

  意外.  


  超過千年的歲月會使孤單茁壯成足以吞噬一切的怪物。
 
  淡紅色的長髮在空中隨風飄揚;雖貴為世間罕有的空狐,他卻一反同類大多偏好的隱居生活方式,仗勢著自己幾乎無破綻的偽裝技巧混雜於人群間,將自己囚困在滾滾紅塵中。
 
 
  他沒有在等待著誰,亦不期望有誰正等待著他。
 
  但或許,他終究是對那隻來自遠方的小蝙蝠懷有些許興趣的。
 
  *
 
  無法扭頭察看聲源,約納斯只好放空思緒,死瞪著距自己僅剩下不到十公分左右的熱鐵;他身上將會出現另一個印記,但不會是現在。
 
  灰衣人從手掌後抬起頭。腳步聲逐漸逼近,他面具上的顏色轉變的速度也隨之加快,那抹彎月似的笑容亦迅速被藍與黑吞沒。
 
  別著火焰領帶的男子見情勢不對,兩手倏地恢復正常,他沉默地走回當初的位置站著,和其餘九人一齊面朝著他──抑或是監視著佇足於他身後、不知怎麼地把厚重的鐵門炸得殘渣不剩的入侵者。
 
  「看來狡詐的確是所有狐狸的天性。」率先開口,灰衣人邁步緩緩走至他跟前,面具後(可能存在)的眼絲毫沒有聚焦於他身上──約納斯感覺得到。「連像你這種根本可稱得上『神仙』的存在…也不例外。」
 
  一改先前與他對話所用的敬詞,對方的口氣使這場交談宛若發生在狩獵者與被獵者之間,明顯的位階差異;但誰又處於真正的上風處?
 
  「我就不對你那太過主觀的認知評論什麼了,浪費時間。」
 
  耳熟的嫵媚,大雨中聽過的聲音。
 
  約納斯一怔,隨後便掙扎著欲擺脫手腕和腳踝上的束縛,想回過頭確認自己的猜想是否為真。
 
  柔荑輕覆蓋於他被粗繩磨破的腕上,幾綹紅絲垂掛、如柳樹枝條般觸碰他面頰。「噓,小蝙蝠,安靜一下。」
 
  縱使對方的語氣仍然輕鬆,他卻因其字句間蘊藏著的嚴肅與力量而停下動作。
 
  「乖。」這次,妖狐拍了拍他的頭,順勢揉亂他的髮。
 
  「兩位,兩位。」灰衣人臉上的弧線又出現了,他雙手合起,握成拳頭放在胸前。「我了解了,或許我和我的夥伴們先前對待兩位的手段的確是有幾分不必要的粗暴,但還請兩位見諒。」
 
  慘白如陶瓷製的手指相交而形成的隙縫間逐漸有亮光溢出,自隱約可見至萬丈光明也不過只經過短短數秒,仍被囚於椅上的約納斯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對方笑著攤開雙手,白光化作大量實體箭矢以雨點般的密度朝他倆正面襲來。
 
  他所能做的事當然僅剩下看著攻擊近逼眼前。
 
 
  「看來折磨人是你的嗜好;你也是如此對待落入你彆腳陷阱的妖狐的嗎?」
 
  一股帶著雨水氣息的微風拂過他身旁。約納斯眨眨眼,甚感驚訝地發現所有箭矢不知為何全被固定在空中,彷彿遭到一堵無形的厚牆擋下,一發不漏。
 
  妖狐輕笑幾聲:「又或,你真的以為我什麼都不會做,就看著你憑你那拙劣的小手段把小蝙蝠插成刺蝟?」
 
  「…」他不禁轉轉眼珠;雖說他的確沒有向對方提起自己的名字,但他不是以「大叔」叫他、就是像現在用「小蝙蝠」(為何會出現像後者這樣的稱呼他真是完全無法理解),著實令人不知該如何做出恰當的回應。
 
  「答案當然是前者。」頷首,灰衣人毫不避諱地承認,「但我這一行在此星球上的市場之廣,仍是一般人無法理解的。」
 
  「可惜我不是一般人,我想你也看得出來。」不需多做手勢,箭矢全數落地。妖狐往前邁步,走到約納斯面前後便轉過身面對他──衣著仍然相同,半掛在手肘處的和服卻變成椅子色調為主、點綴著數朵紫羅蘭的款式──自然而然地跨坐到他腿上。
 
  一愣,他略帶困惑地看著他,那雙灰潭裡只有帶載著困惑。雖有著中度潔癖,他並不排斥對方這麼做──尤其是他身上散發著一股乾淨、好聞卻又複雜的氣味時。
 
  「是的,罕見的『空狐大人』。」語氣摻混入一絲輕蔑,灰衣人似乎決定要結束這場無重點又無意義的對話,縱使是他起頭的。
 
  笑著,妖狐沒有再回應什麼,僅是保持同樣的姿勢,觀望他重新將大衣披好(那些詭異的凸起物仍舊在那兒),與他的夥伴們依序從出口離開,他們似乎一點都不想留下,又或是即使堅持、仍無法留下。
 
 
  最後剩下的空氣很安靜,沉默像他倆之間僅剩的語言。妖狐仍未有要替他鬆綁的意思,離開的灰衣人口中稱呼的『空狐大人』依舊面朝他跨坐在他腿上,岔開的和服衣襬完全遮蓋不住那雙白皙的長腿。
 
  因為不適,約納斯不動聲色地掙扎了下;妖狐注意到了,卻只是傾身摟抱住他的腰,頭上的狐耳滿足地輕顫。
 
  「嘶……」但對方動作壓迫到腹部上的傷口,他下意識咬牙倒抽口氣。雖然那傷不怎麼嚴重,甚至可說能夠被忽略,但忽然激起的疼痛依舊如針般銳利地刺穿他的神經。
 
  「唔?大叔受傷了?」驀地起身,紅髮人兒保持著臉上的笑,聲音底卻流露出隱隱擔憂。
 
  「沒有。」頸側和腹上的傷已不再滲血,他便不打算再多加理會,然而其仍呈現引人注目的紅;他在幾分鐘前曾嘗試以能力自癒,源界卻對他維持緘默。
 
  「另外、幫我解…」瞥見那雙碧綠不信任他話語似地瞇起,約納斯停頓,沒有把話說完。他的腦中迸出另一則訊息。
 
  倘若灰衣人的判斷和所言均為真,眼前這位有著一對火紅狐耳、雙手不悅地交叉環抱在胸前,身穿和服而赤足的長髮青年(他說不準他的『真實年齡』)真是那在神話中力量強大、在現實中仍舊難得一見的空狐。
 
  但對方可是貴為空狐的存在,他不過是名到處常見的黑色行者(或許特別之處僅是比部分同類長壽些許而已?),為何他能知道他的切確位置,甚至前來搭救?
 
  況且,為何他會對他是否有受傷一事表現得如此執著?
 
  仔細思忖後,這事是多麼不合邏輯又難以理解!約納斯不由得感到一陣頭昏腦脹。
 
  另一方面,等待回覆等得有些不耐的妖狐猛地湊近,差點直接親上他的臉(於此距離,他觀察到對方堅挺的鼻梁有點不對勁──估計沒斷也是裂開了),剛剛新發現的傷處令他不甚愉快地壓平耳朵。
 
  回望對方,約納斯沒有退縮;處境相似地,提出禮貌的請求卻得不到任何幫助讓他轉而無奈地嘆口氣。
 
  「你為什麼不承認自己有受傷?」妖狐毫無預警地拋出疑問,他不帶絲毫強迫的意思,儘管在外人眼裡,這場面看起來像一場進行中的訊問,規則並沒有特別禁止暴力手段的使用。
 
  「…我?」「對,為什麼?」
 
  被這麼一問,他突然想不到應對的藉口。
 
  所幸尷尬的靜默亦僅持續數秒。
 
  「我幫你解開繩子,但你要抱我。」「啊?好…」
 
  他真的是越來越無法解讀對方的思維模式。
 
  沒注意到(抑或是有注意到卻完全不在意)黑色行者隱約的表情變化,妖狐移動腳步,依言快速地替他的手腳鬆綁。
 
  終於恢復自由之身,約納斯緩緩站起,又發出一聲介於疼痛與舒暢間的嘆息。
 
  當他尚在慢吞吞地伸展痠麻的手腳、抓梳濕漉漉的頭髮時,妖狐便直接往前一撲,稍嫌太大力地抱住他,頭靠於他厚實的胸膛上,臉頰緊貼著那未完全乾透的襯衫。
 
  因對方突然的動作而呆愣半晌,他才小心翼翼地伸手輕摟住青年。他不知道他為什麼如此要求;但對他而言,這樣做並沒有造成什麼損失。
 
  「我可以請問你的名字嗎?」良久,他抵擋不住好奇心的催促而再次打破沉寂。
 
  「大叔講話果然還是一樣很大叔。」聞言,妖狐笑著回道,未有要抽開身子的意思。「但是,我這次的答案是『可以』,『當然可以』。」
 
  感受到他的雙手收緊了些,約納斯亦照仿。有人擁抱的感覺真的很好。
 
  「我的名字是伊維戈;而你,大叔,小蝙蝠,約納斯˙弗格爾。」伊維戈抬起頭,一雙無瑕的翡翠綠瞳眸裡似乎藏著一整個宇宙中最美麗的星空,閃爍發亮,恍若一秒鐘內的永恆之具象化。「我知道你是誰。」
 

全文。完



  字數:18408/22000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007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血淵|蛻變|約納斯|坑坑坑坑坑坑坑坑坑

留言共 2 篇留言

乱発勍暮堂(央夜)
血淵上浮啦!

06-05 23:02

狂熱者。ASBC血淵
因為太胖所以浮起乃啦!(#06-05 23:27
芯玥兒
妖狐一記漂亮的飛撲呀XD

06-05 23:42

狂熱者。ASBC血淵
直接又妥當(乾06-06 07: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Jolin2000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番外、酒吧。... 後一篇:[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recure123所有人
歡迎來我小屋打招呼交個朋友哦 來者不拒! :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1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