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箱庭 某處 第三章 格爾納 WUDDLENER

作者:XU.│2017-06-05 16:28:44│贊助:2│人氣:288






萊斯克爾尼亞帝國.格爾納

      於一個忙碌的商業城市和海港來說,格爾納實在是太過於優雅而且具有文藝氣息了,當夜晚一到,太陽被半擱在海面之下,沿海豎立的魔法街燈一一亮起,道路被點點黃暈漂染,整座格爾納彷彿帝國西部的一條鑽石項鍊一般,這座由明灰黃色磚房屋、酒吧、各式餐廳、商家點綴的靠海城市,正是和帝國最重要的貿易之城座落之處。

      對很多人來說,很少有城市可以把現代和古老安排得如此和諧,正是這樣,維多克.蒙薩利亞才如此以身為當中的一份子感到滿足又驕傲,身為構成格爾納的三位貴族封建地之中的一家,維多克雖然想時時刻刻沈浸在這令人醉心的氣氛中,但剛剛從退休的父親馬克.蒙薩利亞手中接過伯爵之位的他,肩膀上又再度多了一份重量,這讓年屆四十的他開始覺得偷偷溜出來到街上逛是一件無可指責的雅趣。

      和很多男人一樣,維克多從年輕直到最近以前都是一個十足的夢想家,他喜歡美食和傳統,他也喜歡到港口和各式商家、工作坊感受新的東西,如今接下管理者一位的他開始稍微把量力而為的哲學組合到自己身上,對未來的夢想有一部分漸漸在時間中被瓦解,他覺得自己就像剛剛熟悉飛行的幼龍,當時在巢中仰望的星空看起來還是如此的遙遠,只能看清現實。

      二十歲時在帝都皇家魔法學院的同學不知道如何了?他一邊小心翼翼地避開路上向晚歸巢的行人,一邊沿著魔法街燈向海港街走去,若是雨月還他會隨身攜帶一把傘,然而花月的在,用傘擋住沿街綻放的羊蹄花實在是他不願意做的事,以魔力量如此充沛的他是可以長時間維術式擋雨,傘其實是無緣之物,但維多克就在這種特別的小地方有著微妙的堅持,這天維多克收到多年以前學院的同學的來信之後,彷彿獲得豁免權一樣,好不容易從妻子手中被放行,暫了工作,從伯爵邸的大門大搖大擺地向海港街的餐廳走去。

      提著從家中帶出的珍藏葡萄酒,繞進最後一個轉角,抬頭確認了一下門旁的招牌,橘紅色的傍晚閃著銅金色的金屬門飾牌上,刻著的一艘三桅帆船正隨風擺盪,維多克推開酒吧兼餐廳—大帆船的木門,鉸鏈上了油的大門輕鬆地被打開,溫暖的氣息混著淡淡的酒香,維多克和門口的貓耳族女服務生知會了一聲後,稍微呆然地倚在門旁觀察這一切。

      貓耳族的少女晃著天藍色的尾巴,向吧台小跑去又匆匆地向維多克跑回來,「是維克多先生嗎。這邊請,你的朋友也到了喔,我帶您去座位吧。」用開朗迷人的聲音向維多克說道。
      上一次和年輕女生說話是什麼時候?維多克心想,「麻煩你了。」

    「ㄟˊ,你們今天生意好像很好啊。」

    「今天還算可以,麻......從雨月開始就有一點勉強了,最近不知道怎麼回事,明明花月開是旺季的說。」

    「是嗎,我聽說今年南方的漁獲量減少很多,船隻進出量比去年少了不少。」維多克腦袋裡浮現之前桌上的一份文件。

    「喔,原來是這樣阿,難怪聯邦的客人明顯少了不少。」

    「對啊,南方海域的魔物最近越來越蠢蠢欲動了,漁獲量也被影響了吧。」

    「真是辛苦他們了,希望勇者召喚可以成功吶。」貓娘的淺藍色耳朵抖動了一下,一隻耳環晃來晃去。

    「我也是。阿,這裡就可以了,謝謝你,祝一切順利。」

    「一切順利,請慢慢享受,有任何事請再叫我沒關係。」淺淺的鞠躬了一下,水色的短髮從肩頸滑落,一股淡淡的暮日草香水味刺激著維多克的情緒。

    「沒...問題,到時候再拜託你了。」維多克依依不捨地結束這段對話,一邊想著清楚的知道這座城市的工作好像也不錯,一邊把手中的葡萄酒穩穩的放上桌面。





      維多克手中的酒瓶才剛接觸到桌面就被一把搶過,眼前這個正在仔細研究酒瓶上的標籤的女人,清瘦的研究室氣息,眼鏡下是一股端正的臉龐,正是維多克當年在帝國皇家魔法學院的同學,和回到領地的他不同,這位排行第二的次女留在學院繼續攻讀天文魔學術式結構學現在已經是皇家魔法實驗室的研究士,著個女人除了頭腦和長相比他好以外,其他大概是令人遺憾的程度,特別是酒品。

    「不錯的年份麻,瞞著老婆藏很久了齁,維多克學、長。」笑嘻嘻的說,手搓著泛黃的標籤。

    「這種東西在這邊的店只要是熟一點的都買得到。」維多克回。

    「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傢伙啊,伊凡,這傢伙竟然對我這麼冷淡。」女人向坐在同桌的另一個光頭男人叫到。

    「艾西莉婭,現在還不能醉喔,別忘記我們今天來的目的。」伊凡.霍爾格伸出左手搖了搖那纖瘦的肩膀。

    「怎麼了,突然寫信叫我出來,艾西莉婭家裡還好嗎?」維多克向門口的貓娘招招手,準備跟她要酒杯和點一些起司,據說配上茜草粉也不錯。

    「我們阿德萊德家還是一如往常自由啊,大家各過各的 ,所以在需要溫暖的時候,只好寫信找你們啦。」艾西莉婭一手撐著臉頰,隔著暖黃色的魔石燈,手裡搖晃的酒瓶,反射著迷人的波紋。

    「趕快去找個能忍受你的老公來安慰你吧。」維多克拌嘴地說到。

    「嗯......,不行......喔,我需要瞭解我的人。」

    「帝都的貴族都不放在眼裡嗎。」

    「是蠻多人不請自來的啦,什麼敬佩我的工作的,還有名門的二三男之類的。你懂的,都是有目的來的。」 黑髮向一側鬆散垂落,艾西莉婭一邊微瞇著眼睛,盯著桌上磨平的木紋看,「其實我只要有人可以陪我,聊聊天、喝點酒、吃吃羊酪。真的。」但是他們都不懂。  
      
    「倒是送了很多亮晶晶的東西呢。哈。」

    「——西莉婭。」

    「其實我覺得學長不錯喔。如果還來得及的話,怎麼樣學長,有小孩的話當家教也行喔,找個理由把我留在格爾納吧。」

    「你受不了海邊的。」

    「我是受不了再這樣了。」不自覺地說出沈澱在心中的想法,「我沒辦法決定我的個性。真的。」愛西利婭說,「但我或許真的是研究狂、愛喝酒。」指著維多克,「還有海水。我希望。」

      醉濛的暖空氣籠罩著兩人。乾涸的沙漠上頭開始烏雲密佈,拖地的亂長髮被一刀剪去,有人被雙手反綁般緊束在椅子上,脖子被掐住,嘴被強行堵上。
    「艾西莉婭,我可以......」

      牽起的細線被緊繃到極限,纖維爆成絲被拉出,中央牽著一縷紅絲。

      中間頓了幾秒,巴不得它結束又不想留下遺憾的矛盾,艾西莉婭的瞳孔溫柔的映著維多克的臉,那個臉驚訝又苦惱、無力可是又想表現什麼似的,好滑稽,卻認真的讓人想擁抱上去。

      離那條邊界只有幾步之遙,用酒瓶的瓶嘴指向維多克,彷彿制止他繼續講下去,「不過如果再早個......十幾年的話呢,可是這樣我就變成壞人了呢。」

    「其實我還蠻喜歡現在這樣的。」手中的酒瓶不再晃動,向前放鬆焦點,雙眼柔和了許多,「我們這樣很好,很棒的節奏,很自由,又很溫暖,而且很不物質。」嘴角淡淡的上揚,那是真心誠意的滿足,「比朋友還要好的朋友。」

    「怎麼樣。」又恢復成神秘的微笑,意味深長地向維多克說。

      剛剛的想法頓時碎了,四周酒吧朦朧的雜喃又回來耳中,酒杯和餐具碗盤輕微的碰撞聲混在空氣裡,肚子咕嚕嚕的響起,「來乾杯吧。」一邊拔開軟木塞,維多克一邊說道。






      維多克向帶著三只高腳杯和起司組的貓娘點了一盤羊齒花醬的螺管麵, 順便幫艾西莉婭點了焗烤茄汁肉丸,伊凡則自己叫了一份炭烤綠嘴鴨串,最後不忘為三只酒杯斟滿酒。

      等待的時間不長,茶葉在水中完全舒展的長度,抬頭仰望了一下天花板,吊的有點低的吊燈在屋頂上散發壓力,背景是有點褪色的磚紅。旁邊座的有翼人正大口地把酥炸水晶蟑螂放進嘴裡,油滋滋的節肢在嘴邊掙扎,然後被隨意地吐到碗裡,吞下據說是只有有翼族才能品嚐到的美味,維多克稍微嚇到,趕緊轉回頭,伊凡艾西莉婭正在笑他,伊凡還模仿剛剛維多克的表情。

      維多克沒有意外,只是有點不服氣,打鬧的把艾西莉婭的酒搶過來喝了一口,這兩個人本來就是這副調調,從學院時代就喜歡觀察他的一舉一動,艾西莉婭可能是因為對他有意思吧,至於伊凡麻,明顯的,這傢伙喜歡艾西莉婭維多克知道他們都無法打破現在維持的關係,因為這是最宜人的狀態,沒有人有絕對的自信可以為被遺留下的那一人找到歸宿,心靈的歸宿,至少他沒有。

      冒著蒸氣的晚餐被送上來,桌上的一切都到齊了,維多克確信了到目前為止,一切都沒有太大的錯誤,看起來十分平民廉價,但是卻無比美味。

      叉子刺穿隱藏在散發著奶香味的焗烤層下的肉丸,吃完,正在找下一顆的艾西莉婭一邊鼓動著腮頰,一邊滿嘴食物的說,「學長,今年是什麼知道吧?」

    「召喚之儀,對吧?我記得快到了。」

    「就是這樣。」把刺著肉丸的叉子,向維多克指去。「但是啊,除了這個,不,應該說如果只是這樣就好了。」

    「維多克,其實我們什麼都沒看到。」另一個光頭男伊凡說到,「我們騎士團也十分緊張。人選都準備好了。可是不知道哪裡出問題,我們什麼都看不到。」代替正在努力咀嚼的艾西莉婭解釋到。

    「於是今天來有一部份是要告訴你,不是我們研究所的觀測出問題。」喝了口酒清清口腔,「就是地球人全消失了。」

    「這太誇張了吧,我寧願相信前面那個,後面那個演哪齣?」

    「這不是我說的。」艾西利婭說,「是學院長說的。」

    「現在的學院長是誰?」

    「德拉力勞。」

    「還是那個老傢伙嗎。既然是這樣,那就不太可能出錯了。」維多克說,「確信的事到什麼程度了?」一邊插起螺管麵,沾了沾青草綠的醬料。

    「我們做了天文觀測,預測了召喚之儀當天的眾行星排列位置。」

    「然後怎麼了?」

    「結果很好,當天十八行星排列位置和當初規劃的一樣,達到了日回系十八行星等位的術式需要位置,能提供的能量大小是三十年來最多,打開門綽綽有餘,是最好的分布狀態。但是,」泯了一口酒,「當我們開始尋找精確的開門座標的時候,你知道的,用複數個窺探眼定點放射狀偵察,用多範圍重合疊圖的方法統計,一邊篩選條件,然後逐漸縮小範圍,直到所有窺探眼都指向同一個目標,像是好多人在森林裡捉小精靈一樣,這是我們近五十年來發展出的方法。」雙手一攤,「什麼都沒有,從一開始我們能觀測到的最大範圍,到我們試過不加入任何條件進行篩選,所有結果都是沒有,尋人陣裡沒有任何的結果浮現。」

    「問過其他老人了嗎?」
    「你說雷克文的那些?」

      雷克文是眾多魔法師隱居的鄉里,在帝國北方接近大森林的地方,有一個地域,霧氣繚繞很適合魔藥的栽培,皇家魔法學院在此設有藥學系的一部分,有各式各樣的老爺爺和老奶奶,還有很多面貌年輕但是靈魂已經是老人的化形師,帝國的歷史在這裡只是茶餘飯後的對話內容,有眾多活歷史和傳奇,其中不乏已經接近長生不老程度的存在,是令人嚮往又敬畏的所在。

    「沒有,但是我們有試過老人的方法。」

    「維多克,還記得最近一次的前代勇者嗎?」伊凡向維多克提到,「就是以前課本上的,是剛好活得很長的。」

    「我記得是叫八梅還有......愛麗絲,兩人。」

      艾西莉婭接著伊帆,「對,從九十年前,兩人奇蹟似的活到現在。」又加了一句強調「史無前例。」

    「兩人儘管獲得了使用法術的能力,一部分的生命力在被召喚時被魔力替換掉,但是卻很克制地完全不曾使用。」魔力對異界人來說,是只要使用就會消耗自身的生命力的東西,「但是只要不使用,不將魔力加以觸發,就只是身體裡多了一樣東西一樣,當然,除了由心臟自身生成的魔力,自然中到處漂浮的魔素也會無時無刻被身體吸收,但是因為兩人完全不使用,進入的魔力似乎就漸漸累積。」拿起手邊的酒瓶好像示範一般把高腳杯斟滿,鮮血般的汁液填滿了透明的空虛,「於是生命力沒有被削減,魔力卻無時無刻的增加。」彈了響指頭,魔術師掀開蓋在黑布下的答案,「結果多到誇張的魔力把生命力包覆,生命力的中央也就是靈魂漂浮之處,於是魔力反而支撐著生命力,然生命力支撐著靈魂。」艾西莉婭形容到,「像是一顆雞蛋一樣,極度完美的雞蛋。」

    「這雞蛋有一天會碎嗎?」維多克問到。

    「就現在知道的紀錄,這是大陸上的第一例和第二例,我們沒辦法知道接下來會如何,但以目前的預測,兩人是完全不會變老的狀態。」

    「然後呢?你們解剖他們了?」

    「不——!你這個變態,我說過,我們用過去勇者召喚用的方法。」

    「事實上,我們去了趟雷克文。」伊凡接到,「前代勇者在那裡。」

    「怎麼樣,見到本人了?」維多刻挺起背脊,向前微傾,興致富饒地問道。

    「對.......怎麼說,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在書本外看過她們。」伊凡一邊意趣富饒地回味,「老實說與一般人無異,頂多是不用法術的怪人。」       

    「或許在他們看來我們才是怪人吧。」艾西莉婭又加了一句,「什麼都用法術的懶鬼。哈。」

      於是艾西莉婭接著解釋到,「以前的方法需要用到和異界有關聯的東西,出產自異界,物品、動物、當然人也可以」補充道,「當然我們沒那麼殘忍,可是活體是最好的。」話說到這裡,艾西莉婭突然興奮了起來,顯得十分雀躍,「當我們前去時,向兩人解釋完後,那個叫八梅的女孩向我們提出了很棒的方法。就是,她們向我們ㄜ......」

    「貢獻了十里爾的口水。」伊凡精準的插針,好像瞄準了很久一樣。

    「對,就是口中分泌物。」瞪了一眼伊凡,「維多克你知道嗎,人的口水你有大量的是叫『微生物』的小東西。地球人身上的微小生物。所以沒問題,能用。」艾莉西婭沒禮貌地吐出粉紅色的舌頭,一副拿著東西炫耀的小孩模樣,白色的大褂晃來晃去,維多克可以看到襯衣的扣子扣錯了一格,一整排位移了一位。

    「你們有成功嗎?」

      活蹦亂跳的小孩雙肩垮了下來,嘆了口氣。「沒有。」下巴支在桌上,下唇和桌子之間露出一兩道皺紋,皺紋裡佈滿煩惱,「還是沒有。」

    「所以才有如此誇張的結論嗎。」維多克撐著下巴,「這可稱不上是好結果啊。」

    「那兩個異界人有說什麼嗎?」維多克接著問道。

    「我們有試著微婉地告訴他們結果。」伊凡說,「他們反應令人詫異,十分平淡。或許是時間的關係。」

    「時間會淡化所有的感情,讓你只專注在眼前的事。」艾西莉婭講,「誰都無法例外。」

    「可以知道他們來自的時代嗎?」維多克開始回想當年書上學過的,開始嘗試地提供解決方法,「我記得上上代勇者來自......羅馬帝國?。」

    「不,事實上應該不具連貫性。根據學院長所說,連接兩的世界的門映現的時代是隨機選擇的。根據記錄,上上代是耶路撒冷的耶穌,再之前是大君主作戰的馬克.傑利、然後東寧的徐仁英、菊水一號的有賀幸作、十字軍的史密.斯雅克登、孔雀王朝的阿輸柯.孔雀,然後......得要再去查一下。」抓了抓頭,「然後,特點是,據他們的敘述紀錄,他們都是將死之人,在心跳停止後感受到沉入深水的壓迫感,五官被遮蔽,彌留的精神被壓入空虛,精神好像漂浮了起來,一種被抽離的感覺。」艾西莉婭的用語開始令人費解,「然後再度張開眼睛時,空氣湧入肺臟,就在召喚之間了。」最後突然想起什麼一樣,「大部分是在那邊的世界壽盡的人,其他是因為某種緣故死去的人。」

    「那前代呢?我是說八梅愛麗絲那兩人。」

    「據他們說,他們來自一個全白的房間。白色的牆,白色的光,白色的床單、白色的窗簾、白色的枕頭,大人都穿著白色的衣服。」

    「是什麼宗教團體嗎?」維多克想起帝國盛行的米西巴聖教,聖殿和神職者主要穿著,顏色是一片全白的、神秘的感覺。

    「不確定,聽說是兩個少女原來是病人。本來同時召喚兩人就是極其稀有的狀況,兩人應該是長時間地相處在一起,建立相當強力的羈絆,門映現時又剛好在同一個地方。」

    「這真是......想像起來完全沒有真實的感覺啊。」

    「關於這兩人我們其實知道的不多,她們似乎對當時的她們的世界認知有限。本身也不太願意和我們多談。」艾西莉婭說到。「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她們所說的是貨真價實的事實。」隨後又加了一句,「這也是學院長說的。」
  
      一陣陣被衝擊的感覺,喝了口酒冷靜一下,頭腦小小的爆炸,維多克覺得他今天聽到太多從出生到現在第一次的知道的事,他不確定這樣是否恰當,只是有一種要被拖進一場大事的預感,現在不停就無法回頭了是嗎?他暗自心想,帶著一點自嘲和好奇,肚子裡一股蠢蠢欲動的感覺。
    「那麼,你們到底需要我做什麼。」維多克笑著說。

    「我們需要你立刻來帝都,你是我們需要的人之一。」伊凡維多克說。

    「那位當年的學院文史綜合成績第二,僅次於我。魔力測定第一。綜合戰技第一。最後卻拍拍屁股躲回家的學長。」艾西莉婭補上了一句。

    「和平的非進攻期不用我這種只有戰鬥力突出的人,頭腦好的比較吃香。」維多克艾西莉亞暗喻,「而且留在帝都感覺會有很多麻煩事啊。婚事啊、政治啊,動不動就捲進什麼。我喜歡單純的格爾納。」瞇著眼向窗外望去,外頭天色早已全黑了,但伊凡艾西莉婭知道此時維多克眼中映照的不是這些,「這裡的人們辛勤工作,無比的忙碌,充滿活力,每天把來自世界各地最棒的商品堆上貨架,港口永遠不關,永遠都有正在上下貨的快速帆船;眾人講究誠信,享受在一天的辛勞之後的幸福,這裡每個人都擁有自己,未來真實的握在自己的手中,家世背景都是其次,因為不論是誰,每天都要用笑容和實力來面對客人,賺進大把未來。是這裡的繁榮撐起帝國的門面的。」「所以你們最好要有十分重要的理由說服我離開格爾納。」維多克認真地正色說到,四十歲的他此時是帶領格爾納三家之一的蒙薩利亞家主,那是父親對孩子般的覺悟。

    「那麼現在學長可沒有這種留在領地餘韻了喔。」艾西莉婭說到,拇指向後方吧檯的方向比一比,維多克知道那是南方,「如果你還希望保有所有的日常的話。」

    「現在,聯邦議會伊蘭尼阿斯克的代表都在趕往阿茲爾伊凡說,「現在一切都還未明朗,我們希望不要浪費任何時間。所以維多克,我們需要你來帝都待命,一起等待任何可能的突破點。」

      維多克陷入沈思,腦袋開始快速地運轉起來,現在的情況有點不妙,南方的魔族正準備大舉進攻,但是一旦離開領地,所有的商業計劃都勢必會停擺或拖慢進度,他不確定國家是否真的急切到需要加他一人的程度,下個星期格爾納大港要迎接來自伊蘭尼的貨物,上頭可能會有商務大使,明天......ㄜ。他想起能幹的妻子幫他擬好到年底的行事表,像地圖一樣的厚紙被貼在牆壁上,密密麻麻的用紅墨水寫滿備註,令人痛得像醫生的開藥單,可恨的是他現在找不到可以完美的替代他的人。

      到首都阿茲爾大概一千兩百垎(Kar),雖然大部分是平原區,但是以和兩人一起移動的速度也要一個星期,然後又不知道要在那裡待多久,他現在有點害怕,是對未來的不確定,和對某種不可避面的結果的無力感,因為艾西莉婭總是有辦法說服他,他忘記這種感覺好久了。有點暴躁的拿起酒杯,卻發現早已可恨的不知道被誰替他斟滿了。

    「給我一點時間,我要好好考慮。各方面都要。」維多克終於停止沈默,向在等待的兩人答去,他知道這是最後的掙扎,命運還是會襲來,但是他不願意就這樣輕易的放棄任何一邊。

    「你要多久考慮?」兩人問到。
    「我明早給你答案。」。






      維多克起身,把下方的凳椅單腳推進桌下的空間,清空酒杯,向兩人和大帆船道別。他的理性已經告訴他答案了,但是情感不願意和理性握手,沿著海邊向伯爵邸一路回行,現在應該是家人團聚的時刻才對,從街道向城內看,猶如父親半夜確認孩子睡姿的心情,一幢幢被黑影籠罩的房屋,窗戶透著光線和影子,上面的煙囪夾帶晚餐的香味,小孩子和狗嬉鬧的聲音,每個裡頭都有一個家庭。

      他突然想起自己的年齡,我要四十歲了,今天晚上喝了不少酒。想起了家裡那作風嚴格的妻子。對,那是我的家庭,那個只有會對維多克卸下心防的可愛臉龐。
      他想又起他還沒有孩子,他還未真的為家庭在個人上、身為一個丈夫,做點稱得上是什麼的事。格爾納或許是個很好的擋箭牌。但我只不過是因為生在蒙薩利亞家嗎?他心想,責任、義務很好,很好的藉口,但對於此刻的他,太正統又太迂腐了。

      伯爵邸的入口,昏黃的迎賓燈還是亮著,樓上的辦公室也是,他知道此時的她正坐在他的位子上,盡責的代替他,即便是在這短短的三四個小時。維多克覺得安心,又想到不應該只是這樣。他在外頭凝望著樓上房間細瘦的黑影映在窗簾上,然後他開門,步履飛快的奔上二樓,她的所在。

      氣喘吁吁地打開門,身體依在門板上,背後的襯衫被微微浹濕,眼前的女人好像被嚇到了,惡作劇成功的勝利感。她猛然似的從文件堆底抬頭,眼睛睜得圓圓的,然後一副確認到人的表情,又埋首回剛剛處理的文件,維多克知道今晚應該怎麼做。


    「終於回來啦。維多克先生。」她邊寫著什麼邊說到。

    「是。我回來了。海倫。」維多克笑著答到。

    「多克......。」看了看自己的臉,語尾拉著長音。

    「今天喝了點酒。」他說。用手比了比,「我沒有超量喔。」像叛逆期的少年一樣。

    「多克。」是稍微生氣了吧,她從位子站起來走向自己。伸手把歪掉的衣領翻正,整理著,輕輕撫平了胸襟上的皺摺。白皙的右手摸了摸自己的雙頰。手摩挲著刺人的鬍渣,溫度傳了過來。確認是否清醒一般,棕金色的鬢髮被向後撥,露出略帶疲憊的雙眼。看了一會兒,之後溫暖的微笑了一下,用手輕梳著頭髮,「該去睡覺了,接下來的我會處理,去休息吧。」

    「不。」他眼神溫柔的搖了搖頭。他知道他該要補償她的實在太多了,他有一個遺忘已久的重心,「海倫。」他看著她,一邊寂寞的笑著。

      阿......原來——原來我渴望的是家庭啊。

      稍微強硬地牽起她的手。拉著她,維多克牽著海倫海倫牽著維多克,兩人的步伐漸漸趨向一致,向走廊盡頭的臥房走去。



      看似漫長的夜晚過得飛快,轉眼間外頭的麻雀已經開始吵人,啪嚓啪嚓的鼓翅聲敲著窗戶,最件外頭的粉紫色的羊蹄花樹,維多克一早起來就看到艾西莉亞伊凡在大門口等他,看著兩人稍微頭痛的樣子,他不禁猜想那兩個傢伙是不是整待在酒吧。艾西莉婭身旁還多牽了一匹馬。真是厲害啊,維多克心想。看到維多克海倫,他們向他們揮了揮手,好像早已補充完能量,活蹦亂跳的。

      向兩人揮手回去打招呼,他轉頭望向和他一同駐在門旁的妻子,灰藍色裙裝的她,簡單的長髮裡夾著幾股辮子,紫灰色的眼睛望著他,手上提著替他準備好的行李箱,「我稍微離開一陣子,海倫。」他用只有兩人聽得見的聲音說到,然後親了一下海倫的額頭,接過行李,他要去做他真正該做的事了。

    「一路順風,孩子的爸。」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0025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南雲桅上
感覺是一部架構蠻龐大的作品,在弄設定之類的東西會很辛苦啊
寫作加油!

格爾納感覺像歐洲靠海的低地國地區,阿茲爾就有點像柏林了
不過感覺大陸西南部的政體有點「邦聯」的味道

然後建議調整分段把行距再拉開一些
讀起來會比較輕鬆哦~

06-10 21:52

XU.
好喔,不過故事的節奏真的不好抓(汗06-10 22:4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abc41288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箱庭 某處 ... 後一篇:箱庭 某處 第四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ylove772113S0989545027
痾...你跑來我小屋罵人 是不是罵錯人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