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箱庭 某處 第二章 帝都.阿茲爾 AZURE

作者:XU.│2017-06-04 22:44:34│贊助:4│人氣:225


萊斯克爾尼亞帝國.帝都.阿茲爾

      「請進。」宰相索亞.茵萊斯用剛好可以穿透門的聲音向門外說了一聲。

一陣讓鋪有絨毯的地板也微微震動的腳步聲讓他稍微回到了現實,索亞用手揉了揉疲勞的雙眼
和鼻根,呼吸一下新鮮空氣,才剛剛把氣吐完,碰喀!的一聲,伴隨著軍靴特有的踱步聲,鐵
木色的厚重房門被左右大力地甩開。

      「恕我失禮,請你好好解釋一下,這是怎麼一回事?」眼前這位滴汗的男人,大概是一路
衝上宰相府三樓,身穿都市聯邦議會國的評議士黑色正裝,對稱漿直的立襟燙著金邊,肩上的
三道肩章與胸前垂掛的三道飾掛,各自代表著兼具執政、立法、和最終決策權,此時這個男人
正用彷彿要穿透人的視線質問索亞

      「你是挺失禮的......」索亞在心裡小小抱怨一下,「沒什麼吧,就像你看到的一樣,事實就
是如此。」

      「我...我不是問你這個」急躁的好像打結了,「既然觀測到這樣子的結果,為什麼要拖到召
喚之儀前兩個月才通知我們?」

      「兩個月?我、告、訴、你,亞爾斯.汀立方,我可是在兩個月前就委託貴國的聯邦快遞
送過去了,只差我人沒有到你們聯邦議院,該檢討的是你們這些傢伙,我可是以為你今天是為
了跟我好好討論才來的。」

      「怎麼可能?!明明我五天前才看到報告的!可惡,那些傢伙是用馴魔牛在拉車嗎!」雙
手爪立的怒喊充滿著無力感。

      「我記得你們的作業挺冗長的不是嗎?」索亞用羽毛筆一邊轉一邊說道,「我記得是叫什
麼......人民為主的制度是嗎?真不愧是聯邦,做什麼都要這麼周到。」

      「少在那裡趁機諷刺人,誰知道,我還以為是被邊境羊吃掉了。話說回來,對遠到而來的
客人好歹上一杯茶吧。」

      「嘖,你這個粗線條喝茶應該喝不出味道吧,莉莉恩,順便幫他加一點帝國特產香甜的邊
境羊奶。」向在一旁待命的女僕長道去,索亞用力撐起站起,那動作誇張的好似要把積了幾年
的灰塵抖落一般,從文件堆積如山的辦公桌前離開,一邊把長袍的下襬翻正,一邊向待客座走
去。


      「是的,沒問題,萊茵斯大人。」後方的女人答到。
        二十五歲的女僕長莉莉恩.克里斯晃動著亮灰色的及肩短髮向茶水室走去,沿路上將待客
坐上的魔法燈點亮,真是方便阿,莉莉恩想起當年也是女僕長的奶奶告訴過他,六十年前的宰
相府還是充滿煤油燈的暖黃色空間,現在只要稍微向魔法燈用魔力觸發變會刺激其吸收空氣中
的自然魔素持續發亮,話說萊茵斯宰相和汀立方先生真是的,見面動不動就這樣吵架,莉莉恩
一邊小聲的哼著帝都最近的流行吟游曲,一邊提著裙擺大步離去。


      「你的右腳還是......有稍微好一點嗎?看樣子是有在用法術輔助吧。」亞爾斯稍微向索亞
長袍下半身看去,眼前和索亞身影重合的的是二十年前南方前線對黑暗大陸第三方面隊的戰
友,中了魔族的定身咒之後的模樣。

        索亞停頓了一秒,「多虧你這個臭精靈的法術,我才從全殘變成半殘,好啦,廢話少說,
現在你想怎麼做,有提案嗎?」索亞重重的把屁股摔入座位,瘦高的身體整個陷入柔軟的沙
發,索亞心想要不是亞爾斯在這裡,還真想把腳放到桌上。

      「聯邦議會決定,在我的監督下,先由聯邦派遣的學者再次進行觀測和計算。」

      「怎麼了?不相信我們嗎?對於魔法科技實力我們還是有不輸給聯邦的自信喔。」

      「聽我說,索亞,我是可以相信你。」可是我沒好人到對帝國上下完全不懷疑。」

      「而且我們,不,乃至我都認為帝國現在並不如表面一般應對萬全。」

      「好吧。七成八成啦。」索亞聳聳肩,「會幫你們背書的,到時候皇家魔法實驗室就隨便
你們用。」

      「那真是太好了,就當作再確認也好,畢竟是這種事。」亞爾斯鬆了一口氣。

      「不過帝國皇家魔法學院研究士也會在你們隔壁同時再次進行觀測。」索亞泯了一口剛
剛送上的邊境羊奶茶。嗯,好喝,不愧是莉莉恩

        唉?被小小的突擊了,「雖然依你的個性大概也猜倒了。麻......」稍微考慮了一下,「聯
邦同意這件事。」一邊從莉莉恩接過茶碟,稍微聞了一下,喝了一口,好燙。


      「兩位?」稍微被打斷了,莉莉恩手交叉著佇在桌旁,還留有少女氣息的臉龐稍微有點嚴
厲,貓咪示威一般,只是是半瞇著的淡紫雙眼,散發著一股勉強達到標準的威壓。     

      「一聲謝謝如何?」

      「謝、謝謝莉莉恩。」「ㄜ,十分感謝莉莉恩小姐。」

      「不客氣,兩位,請慢用。」微笑著,旋著俐落的短髮向待命室走回去。

      「能幹的大姐姐類型?」亞爾斯突然脫線的發言。

      「白癡嗎你這傢伙,工作是無可挑惕的程度,只是個性太認真了,雖然這樣,對我這種散
漫的大叔剛剛好。」索亞翹起腳,挪了挪屁股,好像在炫耀自己的女兒似的。

      「你可不要耽誤人家阿。」

      「我也只能當在最後推她一把、幫她跨出那一步的角色啊。你想太多了。」

      「總之你們選好在哪一天進行觀測了嗎?」索亞問到。

      「花之月的十九號。」

      「噢,我的天啊,明天嗎?真是著急啊。可惡!工作量又要增加了。」索亞在腦中開始盤
整要先知會的部門。

      「還有,我希望你可以同時列席。」亞爾斯向窗外的遠山看去,「畢竟,時間真的不多了。」

        索亞同時理解了亞爾斯的意思,大約歷史上每一百年一次的黑暗大陸進攻意味著我方的勇
者召喚,從大約兩千年以前,馬諾大陸的賢者為了對抗黑暗大陸的魔族和魔物,就開始進行名
召喚之儀的勇者召喚,勇者本身在身體素質上其實與並無特別的地方,來到異世界也只是獲得
了「能使用魔法」這一項不同於原來之處,而且穿界還會縮短勇者其自身的壽命,所以與其說
是要從那個名為地球的世界召喚強大的救世主來馬諾大陸,還不如說是要把勇者腦中的知識好
好利用,還有在打開連結異界之門時,透過世界和世界間的縫隙會躥出龐大了能量擴散進此
方,然後透過圍堵能量的界限術式將這股能量限制在召喚之間,同時讓在馬諾大陸上被選上的
人們進入術式的圍堵範圍之中吸收這股能量。

        由於被選中之人本身具備魔力,好像把河川的水量增加,最後只會讓大海變深、變廣,經
法術測量的結果發現會有指數倍的提升,和無魔力的異界人狀況不同,在無魔力的異界人身上
加入魔力,彷彿在只有陸地的世界上硬是挖出一塊海洋,生命力被削減,然而,縱使勇者是召
喚完就丟的存在,召喚其至馬諾大陸還是關鍵性的動作。

      「沒問題。」索亞點了點頭,把茶杯裡最後一口一飲而盡。

        每一百年一回,這一次,責任和義務都落在他們的身上。

        稍微平淡的笑了一下,「那就明天見了,老朋友。」亞爾斯向牆上的掛鐘喬了一眼,三點
四十五,十分微妙的時間,外頭茫人的霧氣被遠自格爾納的海風吹散,彷彿解決了一件大事
般,爽朗地離開了宰相府。



                                
        稍微用手擱開窗簾,從格子窗望著漸行漸遠的勻稱結實背影,那身影正一邊避開著宰相府
外散了滿地的羊蹄花,像是可笑的舞步,微暗的房間此時被窗外的光線侵入,索亞一向不喜歡
在工作時把室內弄得太亮,只有一盞魔法書桌燈的微暗室內給他一種挑燈夜戰的孤獨感,他喜
歡這種感覺,給他一種專注的氣氛,索亞回頭望了望被照亮的辦公桌,那份報告上面寫著—
帝國皇家魔法研究院.日回曆3122年雨月.召喚之儀異常觀測報告書」




      「莉莉恩,把議事閤準備好,我要先和德拉力勞談一談。」像在後方盡責待命的女僕叫去,「亞爾斯他們那群人明天要用,那至少要先叫哪個教授先把地盤讓出來。這種事不找學院長來我還真的出不了手。」

      「我還在的時候,那群教授就有一半大概都為了研究,定居實驗室了。而且我是研究所增建好的第一年入學的,那時候那群人簡直像是在攻城掠地。」莉莉恩回憶起當年的學校生活,「要找魔法學院院長是嗎。不用岩鵰嗎?我早上才餵它吃一大碗的藍角蛙,現在體力好得不得了。」

      「不。快下雨了,這樣會讓岩鵰速度慢下來,而且事情很機密,到國家正式公佈前不能冒被一般人民知道的風險。」這個大陸上有一種盜賊職業會在郵件鳥必經的山谷和森林裡架設攔截網,惡劣地捕捉在工作中的鳥類用於交易,「而且學院長現在在學院裡,用議事閣沒問題。快去準備吧。」
      
      「交給我吧!萊茵斯大人。」莉莉恩用漸行漸遠的聲音,小跑步離開,走廊裡迴盪著精神飽滿的答應聲。

      「那麼,我就稍微——」把長袍掀到膝蓋的高度,露出佈滿術式與齒輪的腿甲。腿甲像是禁衛騎士的全覆式武甲的樣子,密不透風得緊緊包裹,彷彿成為右腿的一部份。索亞用騎士團的配備加以改造,成為包覆右腳的助行工具。

        把刻在內側的術式用魔力感應後腿甲像是掀蓋一樣裂出一個開口,裡面是佈滿裂痕和傷疤的右腳,被結晶化、與部分稍微沒事的肉身如古樹樹根般糾纏在一起,盤根錯節地構成他的右腳。骨頭的部分和一部份的血管、神經是被亞爾斯救回來的,多虧這樣右腳才沒有變得支離破碎。其他的肌肉和筋腱都被魔族的定身咒結晶成灰白色的樣子,外觀保持著二十年前的形狀,像是肌肉線條分明的健美石雕。

       索亞露出厭惡的表情,用力地槌在自己的右腳,他覺得很痛苦。多虧腿甲讓他可以和一般人一樣跑走奔跳,但是那是一生的傷痕,也是自己弱點。從桌子裡拿出一個方盒,裡面打開,有六支針筒平躺著,索亞拿出然後分別在右腿的各個部位注入。裡面的液體只能讓腿保持形狀完整,不崩離裂開,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功效,即便他是多麼的渴望可以繼續在前線和戰友並肩作戰。



                                   ※                                   ※                                  ※




        議事閣在離辦公室不遠的走廊盡頭,大約兩人張開手臂的寬度。裡面除了一套桌椅,只有一個小櫃子和上面的簡單插花,簡單素雅的擺設有莉莉恩的影子。窗戶已經被剛剛來這裡的莉莉恩開了一個小縫透氣,索亞在背後關上門,然後對著離桌子一小段距離的青菁石藍的牆壁坐下,那裡有面鏡子被錶在銀色的畫框裡,掛在一間閣裡的牆壁上,剛好和坐著的視線等高。
       
       「孩子好久不見了,找我有什麼事呢?對了,我剛剛在學院裡發現一家很棒的店,想知道的話可以告訴你喔。ㄏㄡ ㄏㄡ ㄏㄡ ——」滿頭白髮人的鬍子老人在眼前的半身鏡裡若隱若現,鬍鬚長的延到桌面下,臉上那雙炯炯有神卻溫和的雙眼正看向索亞

       「明天聯邦議會想要借一下實驗室,想請您先和哪位教授知會一下。」直接明瞭的進入重點,這是索亞的行事風格,不喜歡拐彎抹角的客套是從前線時期就養成的作風。拖拖拉拉彷彿是和這個男人無關的名詞。

       「明天嗎,真著急啊,不愧是年輕人。ㄏㄡ ㄏㄡ ㄏㄡ ——等等讓我猜猜,是為了召喚之儀的事來的吧。真是的、唉......,還真是的......,又到這種時候了阿,上次彷彿還是昨晚的噩夢呢。」瞇起雙眼,彷彿眼裡映著的不是索亞,而是九十年前血腥戰場。

       「我都還沒說您就又知道是什麼事了。差不多該我告訴了吧,這是預知術還是占卜術嗎?」索亞基本上每每和學院長會面,這位老人總是知道他要來做什麼,之後經常成為被搶先一步的自問自答,這讓他十分不是滋味,決定總有一天一定要知道其中的秘密。

       「ㄏㄡ ㄏㄡ ㄏㄡ ,孩子,你覺得呢?命運無所不在,在天空中,在桌上的晚餐裡,在你的長褲口袋裡,在我的鬍子裡。」用力搔著白鬍鬚裡的疙瘩,笑聲呵呵的震抖,露出潔白的牙齒,「我只是稍微把它翻出來打開看看而已,ㄏㄡ ㄏㄡ ㄏㄡ ——,ㄏㄡ ㄏㄡ ㄏㄡ ——」

       「唉,算了。總之學院長都知道的話,我就安心了。明天您要到場嗎,我個人是十分希望。」

        學院長收起笑聲,難得的嚴肅,認真地向索亞說道,像是對著兒子一般的情緒,「孩子,別擔心,我當然會在場,我一定會陪你們到最後的,就像過去的每一次。和馬諾的各位、和突然身處異地的勇者。」如果這時德拉力勞真的在索亞面前,那雙佈滿皺紋的手一定會緊緊的握住索亞的右手,「每一次。」所有人對著老人來說,都是有著責任般的重要存在,像是保護孩子不受傷害的感情。從過去到今天,老人,每一次的離別都令他傷痛不已。

      「是嗎,那真的是,每次都要辛苦您了。」坐正身姿,像老人微微鞠躬,那位是過去以來和人類一同面對無數次魔族進攻的長者,「明天......,又要再一次......,麻煩您了。」

      「ㄏㄡ ㄏㄡ ㄏㄡ ,那是不是毫無疑問的嗎,ㄏㄡ ㄏㄡ ㄏㄡ ——」,老人又恢復了,開始笑起來,彎起來的雙眼,旁邊的皺紋滿滿的堆起,「煩惱都交給活得那麼久的老人吧,年輕人就奮力活在當下就行了。ㄏㄡ ㄏㄡ ㄏㄡ ㄏㄡ ——」

      「那麼明天見了,學院長。請小心不要再笑的時候嗆到啊。」

      「ㄏㄡ ㄏㄡ ㄏㄡ ,別擔心,ㄏㄡ ㄏㄡ ㄏㄡ ㄏㄡ ,上次不小心嗆到是六十年前的事了,ㄏㄡ ㄏㄡ ㄏㄡ ㄏㄡ ——」老人的身影漸漸消失在鏡中。鏡子變回像普通的面鏡一樣清晰,前面是索亞的篤定的眼神,有點疲累,但是深處的希望從沒熄滅。

      「真是麻煩。唉,回去工作。回去工作!」大步向著辦公室走回去。





       
      

註一)馴魔牛:被人類馴化的魔牛種,屬於魔物的一種,只具有動物程度的智能,力氣是普通
牛隻的五到六倍,再過去的黑暗大陸進攻時被魔族拿來當運輸工具,當時馬諾大陸的人們俘擄
到之後進行馴化,現在已是大陸上廣泛使用的牲畜之一,由於肉質並不美味,但出力十分可
靠,而且對環境的忍受度高,所以是大量貨品運輸和粗重類工作的好幫手,少數的缺點是速度
不快,所以在進行快速運送時還是以馬匹為主。

註二)邊境羊:「邊境」一詞來自於古時候萊斯克爾尼亞帝國的範圍還只有在阿茲爾的時候,
此種羊隻即被當時的帝國人開始在阿茲爾邊境飼養,而到現今已是帝都阿茲爾的特產之一,由
於其優良的羊奶品質,邊境羊的酪產品現在在帝國是高單價的商品。

註三)帝國皇家魔法實驗室:帝國皇家魔法實驗室為共同下設於帝國皇家魔法研究院和帝國皇
家魔法學院的實驗機構之一,平時為兩機關的教授和研究士使用,也有少數來自大陸其他地方
的客座研究士,是帝國魔法科技研究的心臟地區。

註四)帝國皇家魔法學院:為帝國最高且唯一的魔法學院,是帝國學院派魔法師的培養機構,
大多由帝國的貴族就讀,進入需經過一連串的魔力技能和知識量評定,十分不易;另帝國也有
私人魔法塾進行非學院派的非正規教育。


註五)岩鵰:一種生長在馬諾大陸的鳥類,外型和地球的鷹類相似。原生野外棲息在山壁的岩縫中,十分慣於崎嶇的地形,是大陸上用於運送信件的一種動物之一,在所有種類裡是最強壯最好用一種。

註六)青菁石:一種野外的自然魔素結晶石,呈現海洋般的濃郁藍色,通常會在幾種特定植物下發現。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996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XU.
大家好我是巴哈小說新人,第一次寫小說,喜歡的話我會很開心的^^

06-05 15:2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bc41288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箱庭 某處 ... 後一篇:箱庭 某處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sedcsq1喜歡嘻哈的人
聽過目不轉睛嗎?歡迎前來小屋感受王以太2019神專《演.說.家》的魅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