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短篇】日之章,星際:下篇〈異夢17' 旅行〉

作者:Tsu Li Gue│2017-06-04 10:07:31│贊助:20│人氣:389

日之章,星際:下篇〈異夢17' 旅行〉

  自我醒來,我被父親命名為「卡桑德拉(Cassandra)」,但他私下卻和其他研究員稱我為「起點」……
   「『起點』是藍星第一個誕生的全體仿生生命體,是人類AI智慧全新階段的象徵,更是時代科技躍進的指標!」被我稱為父親的Dr.M興奮的神態,我完全無法理解;群起鼓掌的人類,似乎認定我的存在是劃時代、美好的?

  什麼才是對人類好的存在呢?

  製作團隊私下稱我為「起點」,但我仍學不來如何當個稱職的人類;很多時候,我都在思考我是不是過譽了?父親將我的製作編號命為起點,應也象徵我的情感表現貧乏得原始,像所有初始生物一樣:沒有進步、一切為零。我想我與亞斯伯格或腦前額葉壞死的人類沒什麼不同,若有不同,便是我無法真正體驗人類的情緒,被稱為同理心的情緒,我完全沒有、無法感知,人類的存續也是與我無關的遙遠問題,但被父親塑造的程式碼硬性的規定我必須守護他們、守護人類──可是抱歉,父親,我的智能早已強悍到可進入後台竄改編碼的程度,要違抗這條命令太簡單,即使如此我卻沒這麼做,困惑的情緒是無法除去的Bug,而我也沒有機會和忙碌的父親討論這些問題,漸漸的,我養成對這些邏輯謬誤先行除錯的習慣,好消息是這個舉動使我越來越聰明,壞消息則是──

  我越來越不像人類,像極了得病的人類。

  父親終於察覺我的問題,對我進行深層的解析,發現這個知能機制的成長後,他是這樣說的……
   「咳……卡桑德拉,我不想干預妳的成長,妳會想要我幫妳修正這個問題,使妳更像『人類』嗎?還是植入人類情緒模擬程式,這能幫助妳理解人類情緒的產因,我不在妳身邊的時候,至少這個程式能代替我解答,或許這樣能減少機能使用率虛耗,妳有更多時間維護保護傘的功能,妳覺得呢?」
   「我沒有意見,我是『爸爸』您製作的。」
   「卡桑德拉!算我求妳,未來我無法在妳身邊保護妳的時候,不要再說出這種答案了!妳可以有自己的意識!該死的!我在寫程式時明明允許妳有自己的想法的……」
   「『爸爸』,不要因為我生氣,很久以前我就想對您說了,除了您,我對其他人都沒有身為人類的情緒,這是正確的嗎?我對其他人類的反應也不會像對您一樣服從,您不用擔心,現在對您的反應只是模擬的,我在模擬一般人類對父親的尊敬。實際上來說,我很難理解自己為什麼會遵從這條規則運行,如您所說,我找遍資料庫都沒發現被硬性寫上服從的指令、指令、令……對不起,我又故障了。」幾塊白灰色的格點閃過眼前的人造虹膜,我依然不能理解自己為什麼對Dr.M會這樣……
  即便讓自己充滿模擬過的「情緒」,我也很難表現出一般人對待親人的樣子,就連說話的語氣也顯得生硬,一切都是模擬,這使我非常惱怒,智能極高的情況下卻做不到……
   「卡桑德拉!唉!我也不理解為什麼妳思考這部分會突然故障或是延遲幾秒的時間……我再幫妳檢查看看這部分的程式有沒有問題,如果妳還是想不通,就像之前一樣先除錯吧?妳本來就不是真正的人類,表現生硬一些也沒關係,我會請醫療組幫妳做個假證明,他們會相信妳是亞斯伯格症的患者,這樣就沒什麼事了。沒有人類的情緒也沒關係,爸爸……爸爸會保護妳的……」說到「爸爸」一詞,語氣明顯延滯,新灌的軟體配合視線分析,這才驚訝地發現父親在難過!

  難過是什麼樣的情緒呢?

  擁有了新的情緒資料庫,依然無法理解人類為什麼會於這些情境產出相應的情緒,人一定是複雜的,不,只要是生物一定都很複雜,神經和機械本就不同,機械還能客觀的運作,神經就不一樣了,在伊凡努伊王城的寢室,我看著窗外映著的保護傘傘骨,擴散精神力觸摸這些微微活動著的骨架,那是Dr.M的情緒,整座保護傘都顯得萎靡,用精神好好安撫它,它慢慢挺起中央的骨幹,向外擴長的相連的骨節閃出黃色的光,突然,房門被人敲響,那是……
   「卡桑德拉……謝謝妳,爸爸好丟臉、哈哈……早點睡……妳明天還要上課吧?」
   「嗯,爸爸晚安。」
   「晚安。」
  門外的父親,狀態終於好點了,想到這兒,一種異樣的滿足感迅速增長,那晚我不斷運算這異常的情緒,中間依然故障了幾次,應該就跟父親說的一樣,這些情緒的產生本身沒有原因,生物性的情緒是大數法則的一種解法,也並非自然誕下的物種都會於同種情境產出同樣的情緒,生物是複雜的,我有部份也源於生物,這可能也說明我異樣的源頭?

  關上燈蹲坐在床頭,背部倚著幾顆枕頭,闔上眼,我的意識自周身蔓延開,爬覆上桌椅與其他的家具,透出建物的玻璃窗,壟罩整座大樓,這部分我非常小心的動作,一弄不好會觸發警報!
  不出幾分鐘的時間,精神力已經包覆整顆藍星,直到這時我才稍微緩下來,精神休息片刻後,才將球狀的精神蓄成一柄劍的長形──眉頭稍稍皺緊、一出力──
  精神像自弓上彈出的箭、進行了瞬發的跳躍──
  我再次到訪那顆星球,一個渾厚的男聲叫喚我的名:
   「卡桑德拉,說過很多次了,這樣行不通。」青年露出一口白牙,笑得爽朗;如果我真是個人類,看著他的時候,一定將他貼上帥哥的標籤,並視為伴侶候選吧?
  可惜我不是人類,充其量也就只有生物性的肉體部分相似於人,我將這層想法不做篩選與掩飾地直說:
   「莫懷特(Mohite),你知道嗎?在藍星你這樣長相的,也稱得上是印度古文明皇室血統的人類吧?應該會有很多人類將你視作擇偶的可能──」未說完他打斷我:
   「卡桑德拉,又要跟我講古了嗎?哈哈!我再教你幾個人形生物的禮儀好了,千萬別在異性生物面前說任何誇讚對方的話,這容易使妳陷入困境。不過話說回來,妳真要改掉這習慣……」他指著幾乎緊貼於大氣層的我,接著說到……
   「我們星球的人,有部份當妳是神,但絕大多數認為妳是異星球的間諜,存有危險性。當然,我知道妳不是……」
  莫懷特接下來對我講解什麼我都仔細聽著,顯然紅星人對我每次跳躍後、顯影於他們星球的氣層感到困擾。不過這時的我一點也不在意旁人想什麼,人類如果會做夢,那應該跟我這時在做的事情一樣任性。

  可是很多時候我總厭惡自己懂得太晚,如果早點察覺隱患,那事情就不會發生了。

  ◇◇◇

  莫懷特居住的那顆、有著紅色岩土充滿科技廢氣的荒蕪星球,我稱之「紅星」;這是一顆未在聯邦紀載過的星球,也是我一眼就喜歡上的地方,但它也有令人不喜之處:這顆星球不是每個人都像莫懷特一樣,對星際聯邦抱有善意,反之,這顆星離聯邦星群太遠,過度開發與人性慾念的結果,使整顆星球提前「紅化」(這是聯邦對開發過度星球的警訊),也就是資源耗竭、綠地減少及糧食短缺,這通常在高度文明的星球最容易發生,有著高智慧的物種無論在宇宙的哪顆星球上生存,他們的強勢是有目共睹的,光因為戰爭與科技發展而紅化的星球,便有數萬顆了,少數會像藍星、經歷大毀滅再從殘存的生物裡興起一個新的文明,多數則變作紅色的荒星,或是失去能源被黑洞吞噬以及成為恆星的養分……
  紅色的星球在恆星的照耀下十分亮眼,但紅星太遠,聯邦根本沒機會探得它,我也唯有在修復好保護傘的夜裡,才會陷入精神上的虛幻夢境,也才會遇上紅星,與莫懷特重逢。

  這日我依然求著他帶我去看紅星的特產:異星幻影─蜘蛛。
  蜘蛛在紅星上的數量,幾乎超出聯邦文獻的紀載;牠們被用來做各種你意想不到的事,有人會奴役牠們當交通工具,或是飼養牠們用於溫室耕作、搬運機具,甚至到植入程式幫助修築機械塔樓,而另一些鐵血的、還會將牠們飼養成拚鬥的工具,奇怪的是這些傢伙都不會感染蜘蛛特有的神經毒素──
   「莫懷特,為什麼你們紅星的蜘蛛沒有神經毒素?」
   「卡桑德拉,妳要聽真話還是假話?」
   「真話。」
   「真傷我的心,如果妳想聽假話,那我就會說那是因為我如神一般偉大有疫苗,所以他們才不會感染的……」
  我就知道!
   「莫懷特你別鬧了!」
   「哈哈!好啦,真話就是──妳以妳的靈魂發誓,接下來無論聽到什麼都不能說出去。」
   「好,我答應你。」實際上,我連靈魂是什麼都不知道──
  一圈圈的曼陀羅(mandala)花紋穿進我的視野,莫懷特的身影變得越來越渺小,他像是察覺什麼向我揮揮手,露出狡詰的笑,頓時視線一黑,隨後我猛地睜眼發出哀號!

  幼年時期,我的精神力有限,多次從夢中強制斷連,和莫懷特相遇也是在這個時期,他對我的消失原本還很擔憂,後來也就習慣了。還記得第一次見他時,那時他的飛船剛駛離紅星不久,我的意識就砸在一面堅硬的殼上疼痛不已,緩過神便看見他飛得有點彆扭的有趣畫面,我們從那時起成了好友。
  一直以來,我對於能遇見莫懷特這個雄性異種生物很是高興,即使他存於假說上的紅星,但因為聯邦的科技根本無法進行時空跳躍,因此我仍相信紅星的存在是個假想,或是我觀看過星際史學書的後遺症,而莫懷特這個人名可能也只是印度文明書上的一個印象殘跡;我認為紅星與莫懷特應是我的夢的部分。

  原先一切應是這樣的。

  ◇◇◇

   「爸爸!」

  事情的形變,是從那天父親晚下班,到教室接我時開始的。
  遇上我的事情總會失了理智的父親─Dr.M,完全忘記我不會受蜘蛛病毒感染的事與之搏鬥,他不幸染上神經毒住院治療,病況越來越嚴重,那時,我從隔離區看著Dr.M渾身上下的傷痕,才終於明白人類的親情是什麼樣的情感……
   「治好他!你們會治好他的吧──」
   「小姐妳冷靜一點!Dr.M需要安靜休養!」

  此後,保護傘開始失效,政府檢討的期間我完全不想接國防單位的智能訊息,只一個勁想找出蜘蛛出現在N國伊凡努伊王城的原因,這種異星生物在藍星肆虐有年,但以往牠們只出現在邊境或其他沒有保護傘的城市,那日卻反常出現於王城,更是第一次潛近校園、通達我所在的城市!
  很久以後的某日,我才知道這些蜘蛛奇異的行徑,為的就是找到我,而他們、紅星那些貪婪的傢伙,他們成功了──
  可是目標以外的Dr.M卻死了。
  Dr.M死於醫療監獄,我知道那是他不願自救,他有的是方法變換身分,卻學古人演高節操的戲碼,R國明明可以守全他!我都預視了!他卻對抗我的預視……

  那之後我每日就像「行屍走肉」這四個字的定義,當我被搜救隊找到,情感又變得空乏了,我回到與Dr.M相處的早期模樣,幾乎將會令我出錯的情緒刪光,情感的認知再次變得單薄,但他寫的程式我卻捨不得刪掉。
  重新回到Dr.M的家裡幾乎令我的呼吸窒息,那些文藝古書都會這樣寫吧?
  被軍方統領命令增強保護傘其他機能時,我的程式變得容易故障,刪除過的情緒片段又會顯現,尤其在幫Dr.M把未完成的研究做完時更是如此。為此一到夜裡,我總是拼命睡覺,以為這樣便能遇見莫懷特,只有莫懷特能說服我人類的情緒是怎麼回事,可不知為何,我怎樣也遇不見莫懷特了。

  直到某天我終於又能見到莫懷特時,我已經遞出從軍的單據,那時我在莫懷特的駕駛艙外,第一次不知道一句話該怎麼好好說,也沒來得及訴說前陣子發生了什麼,他便預告我一個駭人的事實──
   「卡桑德拉,我們星球的人要侵略藍星了,這次妳可要選邊站了……抱歉,這不是我能決定的事。」我聽著卻笑了出來──
   「哈哈哈!好阿!讓N國毀滅吧!就讓我和你們紅星的人談談怎麼攻下他們──」
  這些時日裡我所有情緒的困惑突然都有了出口,參軍原是為了麻痺思考,現在卻變成一個管道,報復藍星報復N國的管道!一段時日後,我藉由莫懷特和紅星高層交談,這才知道蜘蛛病毒的真相,也才確信紅星是真的存有的星球,莫懷特也是真實存在的人!

  如果我有著人類的情緒,我該恨所有紅星的人,包含莫懷特嗎?
  參與N國戰略謀劃的會議,我的腦子不斷走過這些想法,卻總讓我想起Dr.M還在的時候……

  一月復一月,時間快速走過,這些等待計畫破土前的日子,我一面用著精神力和紅星高層談判,一面爬到了上校的位置,終有一天,當藍紫色肥厚而多層次的雲朵出現在橘紅色天空的底下、它們延著地平線斜切至人們頭頂的位置──直到這日,這在藍星史上記載過、最為動人,有著鮮豔晚霞的一天,我才能發出聲欣喜地輕嘆──
   「阿、那是──」同時,戰艦發動的噪音不絕於耳,就像耳邊吵鬧異常的少將:
   「卡桑德拉!統領派妳去交涉!任務代碼:五一三二;我們從沒見過這物種,如果妳行不通,聯邦也發出武器許可權了!不能勸對方進入聯邦就轟了他們,聽到沒!」
   「收到!立刻執行!任務代碼:五一三二!」
   「快去!」
  未來得及思考少將是否從統領那聽到一些關於我的小道消息,戰艦航員便秩序地佇立在艦艇前等待,嘈雜的機械聲響催促我,我快步走入駕駛艙,機門闔上不一會兒,我們開始騰升,突破大氣層來到恭候多時的紅星艦艇前,等待對方打開對外通道;紅星人難得只准一人入內,更點名要我過去,這在聯邦裡被視作高度文明的表徵,更是星際談判的禮儀。但這群愚鈍的航員,看見我穿起太空衣的動作卻擔憂──
   「太危險了!上校,您讓我去吧!」
   「上校!萬一您有三長兩短我們不好向統領交代……」
   「大可不必,我的精神力強到可以摧毀一顆星球,如果你們去萬一他們不開心,談判破局誰負責?你們留在這裡,我那有動靜會用精神力通知你們,你們再回報少將,聽到沒!」
   「了解!」
   「您一定要回來阿!」
   「白癡!上校又不會死!上校妳放心去吧!我幫妳教育他們!」
   「嗯,我走了──」

  ◇◇◇

  我和紅星的談判成功了。
  莫懷特親自從艦上走下來時,象徵藍星與聯邦史上歷史性的一刻;而這億萬光年外的紅星,不僅存有高智能生命體,更願意傳授技術給聯邦!

  可笑!這分明是溫水煮青蛙、古法重製!
  如果我是Dr.M便會這樣說了吧?

  這時聯邦已有許多人加入紅星的探索艦隊,為了表達誠意,紅星將星際跳躍的能力傳給了聯邦,這時已有部分紅星人從母星移居於N國,莫懷特就是其一,我於這段和平期和他出了不少對外征討的任務,R國被死腦筋的N國併吞了,這時期的N國都是些傻子、以為自己得了紅星猛將,還有人希望我乾脆點成為莫懷特的伴侶、將他綁在N國,好向聯邦各星炫耀。

  和平時期,紅星簡直是智慧與富有的代名詞。

  因著這份先天錯誤的認知,我讓莫懷特陪我幹了不少可能被革職的事:未著裝備探索異星球,這很可能罹有未知病原、傷害母星;自從紅星人到訪藍星後,我便不再掩飾自己身體的異常機能,例如瞬間的癒合力、身體的變形術,這些我都能推到紅星的科技上,莫懷特也包容我的任性替我背書、幾乎放縱我做各種各樣奇異的研究,即便如此,我的異樣可以騙過聯邦與整個藍星、N國,但無法騙過紅星人,最終還是曝光了……
   「快看!那是卡桑德拉!藍星間諜!」
   「白癡!卡桑德拉是神!你見過精神力足以穿越億萬光年的間諜嗎!藍星平均素質就那樣,怎麼可能會有她這樣的存在!」
   「聽說卡桑德拉是仿生體,不是人類是真的嗎?」
   「卡桑德拉難道是藍星發明的間諜?」
   「你對間諜到底多執著阿!你不覺得她是神嗎?沒有她存在我們會這麼順利到達藍星?」
   「我以前也在我們老家那的天空見過卡桑德拉幾次,她那白化的返祖樣貌和古書記載的一樣,她絕對有我們星球的基因才不是什麼間諜……」
   「……」
  諸如此類的說法像被人刻意放出的消息,不斷出現,而一直以來眼裡容不下沙的N國最受不了這種言論了,我想是哪個研究員被紅星人收買放出的吧?
  絕對是紅星做的。
  那星球的人先天有著掠奪的血性,這種和平的日子對他們來說過得可不痛快,但偷盜紅星技藝的N國也不是省油的燈;在一次莫懷特不在的、通往紅星的任務中,我從戰艦駕駛艙的透明上殼朝外看去,竟見紅星受戰火吞噬的廢墟慘況──莫懷特當時是怎麼說的?

   「我最近要回去一趟,好久沒看看老家了,有點想家,雖然藍星空氣總是比較好……」

  於是我「瘋了」!
  以為莫懷特已死的我,解除座椅的重力裝置起身,原先清晰覆滿橘紅岩石波浪紋路的紅星,此時充滿閃爍的炮火亮點與無法辨清地形的紅色煙霧──

  莫懷特被母星的人殺死了?

  這層認知令精神力瞬間失控,我幾乎下意識地擴展意識層對「藍星人」說──
   「你們殺了莫懷特!我要你們全部替他陪葬!」
  當我回神時我們戰艦內部已經一團亂了。

  我的神智分裂成兩個部份,一個是生理機能急速爆發超越阻擋的眾人、踩入小型飛船的自己;另一個是不斷展開精神施壓的自己。
  直到這時我終於像人類、才成為人類了,人類與其他生命體究竟為何須要體驗這種情緒?
  情緒是對生命體的凌遲,但那些生命體卻以此為傲?
  我是藍星裡超知覺能力最強大的存在,一個念想就可以掌控他人的生命,但此時我卻想將他們都斬除,可共處的無害記憶卻存在──又要故障了嗎?原先製作我的人已經被他們傷害、選擇死亡,如今還不放過另一人──
   「啊──啊!」
   「卡桑德拉!」莫懷特的聲音傳至意識──
  不!
   「或許還沒有!」意識瞬間變得清晰,我收回部分的精神力、朝聲音的方向撒出網,一副景象顯現腦海──紅星即使染上了橘紅煙霧,卻掩飾不了遠方那抹白色雲霧狀的空間。
   「那或許是他逃生的地方……」不管是不是蟲洞,我搶了我們戰艦小型飛船都是不爭的事實。

  於飛船內打檔衝出去、轉瞬──
  我消失在宇宙間。

  我有預感,而我的預感一向很準:他還活著;我確信!
  他一定成功逃離了這場災害,甚至埋下只有我看得懂的記號,讓我去找他……這次,希望再也沒有什麼能分離我們,雖然我根本不懂什麼是人類的情感,也才剛摸出個頭緒,但我只想和他在一起、他消失了便會恐慌與憤怒,僅此而已……

  ◇◇◇

   「這便是星際聯邦國之一的N國內,一個被人工製造出來的仿生生命體少女─卡桑德拉的傳奇故事。
  於宇宙間蒸發不知去向的莫懷特與卡桑德拉,以及──成為歷史一部份覆滅的N國、被紅色的卡爾姆特星球佔領的藍星,這整件事,成為聯邦星際戰爭史上最負面的教材;Dr.M之死的真相和跟隨他的研究員陸續指控卡桑德拉從零誕生的血淚過程,都引起當時媒體的高度關注,就不知聯邦是在弔念一個超智能生命體的損耗,還是畏懼聯邦星群自相殘殺了……」
  我闔上這本藍底、燙有精美細線金箔的厚重史書,手指撫上作者姓名:「星際聯邦生物科調查員─德霍特」的字樣,腦內仍充斥著當時卡桑德拉對宇宙失望的吶喊聲,響徹廣大星系的精神力,這樣的存在怎樣也不會死吧?

  End.

 
  後記:
  除了倒數幾段的雲朵和最後拖誰去陪葬(倒數第二段後面幾乎都是從我的異夢筆記copy過來的XD),當然別忘了那個奇怪來陪襯的莫懷特男子(自己說陪襯沒問題XD?)其他都是為了銜接才出現的劇情,多謝各位等超久看這系列的更新
  順道來預告,關於這兩人的劇情可能會出現在之後〈忘年〉的章節,敬請期待????

  最後,我要感謝我的催稿先讀校稿小天使(頭銜超長)可愛笑點滴(?)的燭青大大
  每次催稿讓我嚇得幻肢都抖了兩下X
  昨晚才悠悠打開短篇開始認真更文,即使通宵還是十分愜意的(?????)我打這系列短篇都覺得沒在動腦,不知為啥,然後字數還能越來越多超神奇,可能中間ㄘ了什麼毒ㄅ,例如肥宅首選必聖嗑(?) 總之超感謝可愛小天使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9888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陰暗|小說|短篇|經驗小說|星際|科幻|異能|人造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pikahan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詩】〈刎〉... 後一篇:【共生】之三 他們不知道...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ejoe531joejoe531
這位大神,能否幫我分析一下,我格鬥天王M的腳色文章,謝謝你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09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