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鳶尾花的女武神 第五章-黑色水仙花 (三)

作者:南雲桅上│2017-06-04 01:07:49│贊助:16│人氣:255

  「是戰車……嗎?」
 
  眼前的黑色鋼鐵巨獸沉睡著,但那特別的身型讓切斯洛也暫時屏息看著。儘管身處敵人火力中心,燒焦殘破的帆布、噴著蒸氣毀得四分五裂的搬運車、傾斜斷裂的拖板車,都無法動搖戰車那沉穩的氣勢。
 
  不同於王國軍設計得短小的戰車身型,黑色戰車體態修長,線條收進車尾如蛙背般下斜,看似垂直的砲塔精緻地在四個角雕琢了斜面,以幾乎平整的焊接工藝連接,前端的主砲口徑不大……該是王國軍無法開發大口徑火砲使然,卻仍加長了砲身,切斯洛知道這能有效增加發射初速。
 
  但是,知道這些又能有什麼用處呢?
 
  灰衣部隊把火力集中到那輛戰車上,但出人意料地被砲塔的型狀給彈開,這造成了林道周圍瘋狂地落彈,四二一小隊只能有如躲避大水的螞蟻四處逃竄,而戰車被飽和地砲火攻擊,落得擊毀下場也只是時間早晚。
 
  「隊長,請下令撤退!為了大家好!」拉戈爾的聲音從地上凹陷的彈坑裡傳來,初次任務落得如此狼狽的下場,拉戈爾的嘶吼聲調除了失落外,更充滿了失望……是否切斯洛也只是如此能耐而已。
 
  切斯洛一籌莫展,後面還有退路,防衛兵雷伊、凱伊、尤金三人盡力地掩護攻擊兵的防衛射擊,一聲慘叫從背後發出,年少的攻擊兵荷馬試著探出身子射擊,及切的他卻沒有注意到死腳的敵人,反被敵人擊中肩膀,倒地壓著傷口掙扎!
 
  「喂!菜鳥,撐住啊!」伙房兵巴羅把荷馬拉回尤金的盾牌保護範圍裡,儘管這用鍛冶技術製成的堅硬盾牌卻也快撐不過敵人的火力優勢,四二一小隊的部調沒辦法一致,讓灰衣部隊的包圍圈正在逐漸收束。
 
  一陣金屬摩擦聲拉住切斯洛的注意,生鏽門絞鏈的粗嘎聲響,是戰車的艙蓋,有人跑進戰車裡。
 
  「隊長,快進來!」伊娜冒險探出頭叫喚切斯洛,她沒有被蒸氣搬運車的大火吞噬,擊中時就溜進了戰車內。
 
  「妳幹嘛?快逃啊!」切斯洛叫喊阻止伊娜,再來戰車會變成下一個爆炸物,車裡的油料……也許還有殘餘彈藥,會把這一塊空地給炸成焦土。
 
  「還能用,戰車告訴我她能戰鬥。」伊娜的話語有些無稽。但她神色堅定,伴隨著背後的火光加重了那不明所以的意念,切斯洛知道克羅諾人的固執,那是勸不走的。
 
  「……好吧,試試看,跟他賭這一把!」橫豎都會讓小隊掉入全滅的結局,沒有太多猶豫,切斯洛答應了伊娜的固執,「查斯特,過得來嗎?」
 
  與切斯洛一同入伍的擔任副官的查斯特.威克蘭上士在戰車的另一側躲避敵人的子彈,他舉槍朝著敵人的方位盲目射擊,試著給自己製造掩護的機會,翻滾身子在敵人重新舉槍射擊之前湊到了切斯洛身邊。
 
  「隊長,子彈用完啦,看來這下沒能逃過了啊!」
 
  又有兩枚子彈擦過他們頭上,只有幾釐米的距離,在戰車車身旁的護板製造出火花與擦痕,切斯洛淺淺一笑,反手敲了戰車的車身。
 
  「我們就用這輛戰車!」
 
  「啊?」
 
  下一秒,兩人在伊娜用手槍掩護之下一同跳進戰車的砲塔裡。這戰車裡頭空間比王國軍的標準型戰車寬大,操作介面卻如出一轍,宛如同一個設計者替標準型戰車造出的姊妹——只是這車體大多了。
 
  「還有燃料嗎?能不能發動?」
 
  伊娜的聲音從砲塔裡車長位置旁的通話筒出現,「不需要,這輛戰車能夠暫時用『瑪納斯電機』驅動!」,她已經鑽進車身前方的駕駛兵位置,看來是有打算駕駛她吧。
 
  「伊娜,妳熟悉這輛戰車?」切斯洛用手邊的傳話筒問道。
 
  「水仙花號……說她是我的姐姐也不為過呢。」
 
  「……水仙花號?」
 
  伊娜用耐人尋味的語氣回答出切斯洛曾經聽過的車名,沒等太多的時間遲疑,伊娜接著說,「沒辦法讓她行駛,但是我剛才檢查蓄電量還夠,轉動砲塔再擊發撞針不是問題!」
 
  無名部隊這時注意到他們的獵物鑽進目標戰車的砲塔裡,隊長心中一喜。對方王國軍隊長裝扮的角色跑了進去,能夠把戰車給毀了這下可一石二鳥,他把更多步兵集中到車前,若戰車無法擊毀還能來個俘虜打包!
 
  但這份喜悅沒有維持太久,看似沉舊的戰車發出了他沒聽過的尖銳高音,像是路面電車的啟動聲,接著砲塔竟開始轉動起來!
 
  ——怎麼可能!那東西沒有發動機啟動怎麼動得了?
 
  下一瞬間讓隊長原以為不可能的疑慮成真了,以圍上去的突擊小隊為中心,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一聲眾人的慘叫,高爆彈藥的火球把士兵們拋向隊長身後,而躲過的人則因為驚訝而暫時失去行動能力。
 
  但這狀態並沒有多久,隊伍立即重整,集結成向戰車攻堅的態勢準備再次依循隊長的命令進擊!就像一部堅固又穩定的機器一樣,陣亡的隊員只是毀壞的小零件,拋下即可再次運作。
 
  車窗前,切斯洛注意到野戰砲的砲口。
 
  拖拉著野戰砲的灰衣士兵是特別挑選過的,儘管被面具給遮住面容,但透過身上衣服那嶙峋凸起的肌肉線條,數倍於常人粗壯的四肢,怎麼樣也不像是認知中屬於人類的身型。他們身型巨大,但是拉動野戰砲的速度卻快得令人訝異,彷彿只是木頭製的小孩玩具一樣。
 
  架設野戰砲只是彈指之間的輕鬆,在操作士兵機械化如上緊發條的填彈速度之下,砲口立刻發出反擊的火光。
 
  一聲巨響伴隨著硝煙與玻璃碎片灑進車裡,灼熱衝擊波灌進戰車砲塔,脖子後飄著毛髮的燒焦味。牢記著教科書上教條的切斯落見到砲口的當下馬上護住雙眼才躲過被爆炸撕裂雙眼的危險。
 
  但是,這一發卻精準地擊毀了瞄準用的照準鏡。
 
  「隊長,這樣沒辦法瞄準啊!」在砲手位置上的查斯特發難,怎麼也沒想過眼前的灰衣部隊能把野戰砲在對戰的環境下操作得如此精準,「只能用車窗視野概估射擊了!」
 
  「伊娜,駕駛座的機槍能夠使用嗎?」切斯洛見狀,從通話筒裡向著伊娜問。
 
  「彈藥……只有備用彈五十發。」伊那答話的同時已讓切斯落聽見上膛的聲音,她的快速而熟悉簡直就是老練的戰車兵!
 
  「好,掩護我,現在!」
 
  彈藥有限,五十發子彈在機槍射擊之下只有幾十秒的機會能用,切斯洛抄出掛在腰帶上的小型單筒觀測鏡,這是軍官學校在學生畢業時贈與學生的禮物,帶著內藏在鏡筒裡的精緻角度儀與測距版,能夠用簡單三角定理的計算之下測出敵人概估的距離。
 
  這觀測鏡的象徵性其實大過於實用度,除了它的過度精密在戰場上隨時會壞以外,沒有什麼人可以在忙碌又高壓的前線戰鬥下還能冷靜地心算。
 
  ——觀測角負二十五度,敵人斜角距離三十呎,車高九尺左右……機槍掩護著,切斯落冒險從艙蓋裡探出,從觀測鏡裡抓住了自己正面那一門野戰砲的位置——
 
  「查斯特!砲口仰角負五度、風速修正零,正前方。擊發後向我報告彈藥數!」
 
  在機槍停下的瞬間就輪到了敵方部隊瞄準切斯落的射擊,在只有幾秒的時間算出的概估射擊位置連查斯特也懷疑著,他還是遵照著命令拉下發射閥。
 
  砲彈再次擊發,擊發的同時砲膛後的氣動連桿與升降架馬上由底火擊出的氣壓從車身中間連著的彈艙填入下一枚砲彈……換句話說,這輛戰車並不需要填裝手,也許也是這種氣動設計讓這輛戰車無法使用大口徑的火砲。
 
  灰衣部隊的隊長見到探出頭的切斯落冒險地使用著單筒式的望遠鏡照著他們,可笑地認為沒了瞄準具的戰車要如何準確地射擊,但是隨後第一門也戰砲的炸毀卻讓他戲謔似地猜測成真了,這怎麼可能?
 
  還有第二門、第三門。第二門野戰砲準備完畢,但是對方是否還有無能耐可以用這方法再次讓他吃癟?沒有過多的思忖就讓隊長決定出下一步!
 
  兩門野戰砲在掩護之下由強壯的「砲夫」拉向戰車兩側,不用在意敵方火力了,反正拉砲的也不過就是帝國殖民之下的部落民,再找就有!
 
  往兩側移動的方法奏效,那輛戰車正吃力地轉動砲塔試著瞄準其中一門,另一門在對方零星的火力被壓制之下根本構不成威脅!
 
  「隊長……蓄電指示……見底。」伊娜眼前的電壓表指針在戰車試著用「瑪納斯電機」吃力地用驅動砲塔旋轉下,電壓指針宛如無力的跑者顫抖地奔向紅線格子裡的終點,戰車快失去動力了。
 
  「機槍還能用嗎?」切斯落問道
  「子彈……剩下二十發」
 
  但是車身無法轉向,敵人隨著移動的火砲帶著掩護射擊一起移向戰車的死角,這次真的得用賭的了!
 
  最後一枚砲彈擊發,砲膛發出再也沒有砲彈的金屬撞擊聲,觀景窗裡全是被揚起的塵土,還有燃燒樹林的濃煙給掩蓋……塵土散去,這一枚砲彈只落在敵人野戰砲的身後,敵人被砲火的衝擊給推倒地,但沒能摧毀。
 
  ——完了。砲彈用完,戰車的動力用罄,這下真的成了一無所有的死目標杵在敵人眼前,切斯落的額頭汗水集結滴下,這次針的把餘力抓得很緊繃!最後一步,希望放在她身上了!
 
  觀景窗看著灰衣部隊的士兵再次準備讓野戰砲開火,一切就備等著擊發的同時,砲膛前已填好彈的士兵卻突然倒下!
 
  「哪裡來的槍聲?」
 
  灰衣部隊的隊長與士兵舉起步槍往四處瞄準,準備射擊切斯洛的野戰砲兵遭到狙擊,「讓砲夫跑起來,引開狙擊!」
 
  一聲命令,野戰砲班的班長用槍聲催促拉動野戰砲的砲夫往切斯落的小隊方向奔去,手上持著木柄的手榴彈,引開狙擊火力的同時還能跟切斯洛的小隊同歸於盡!
 
  「唉呀唉呀,以為這是千年前的羅尼亞帝國時代嗎?」
 
  吉賽兒在樹梢上,那幫灰衣部隊壓根沒發現她,這一直是自己引以為傲的地方。
 
  「要讓我這菁英的彈藥浪費在你們這群馱獸身上嗎……嘖……」
 
  反正戰車一時半刻還沒有被擊毀的危險。覘孔裡的視野移到奔跑的砲夫身上,移動支援部隊的她沒有裝上照準鏡的習慣,一來增加重量、二來覺得自己的「手感」會被妨礙,在前一支部隊往往因為這樣被釘呢!
 
  吉賽兒扣下扳機,這一發擊中砲夫的腰間,卻沒有依照她想像中的倒地,至少也該血花四濺。對手只是暫時停頓後,甩了甩身子繼續前進……
 
  「哇咧,太扯了吧。」吉賽兒吐了吐舌頭,這種現象只有以前打獵遇到熊的時候會發生啊,「那就用對付熊的方式,跌倒吧!」
 
  第二發子彈在砲夫仍然擺動著雙腿的態勢下鑽進了他的膝蓋,這次看見了骨頭與肌肉撕裂的混合物四射。子彈撕碎了其中的肌肉,把膝蓋骨給翻了出來。
 
  沉重的身軀在奔跑著倒地之下發出骨頭碎裂聲,砲夫抱著膝蓋哀嚎,卻沒注意到木柄手榴彈的拉柄已被扯開……
 
  手榴彈的爆炸讓看著有人朝著狂奔而來準備瞄準射擊的四二一小隊隊員們身體一震,方才狂奔有如一頭野獸的黝黑粗壯人影倒地,全身焦黑,胸膛被爆炸的力量炸的凹陷。
 
  但第二名砲夫卻在煙塵中現身,「別讓他進來!檔下他們!」
 
  拉戈爾的分隊隊員子彈齊射,但能讓身體致命的部位卻沒法讓朝他們自殺式襲來的士兵給停下,大家在他的眼中見到只剩瘋狂,發散著早已失去理智的光芒。
 
  「王八蛋!」拉戈爾一聲大吼,不知道是衝著隊員而來還是出於自己的心急,接著他抄起腰間的武器朝著奔來的砲夫而去!
 
  「咕……喔喔喔喔喔喔喔喔!」砲夫的嘴裡含混地怒吼著,朝著手上握著老式肉搏短劍奔來的拉戈爾撲了上去,兩只身高都超過兩米的巨大身型猛然撞向地面。
 
  肉搏扭打在次揚起地上的沙塵,拉戈爾的分隊隊員則持著槍逐漸接近待命,拉戈爾試著把短劍逼進砲夫的脖子,想一刀讓他能夠停止攻擊,自己的頭上卻不知道早已被對手拿著的手榴彈狠狠地敲了幾下,鮮血四濺。
 
  「喔——啊啊啊啊——」拉戈爾在被砲夫給踢飛後,激起了血性的戰鬥欲望,再次躍起那如棕熊般的身軀,狠狠地壓住砲夫準備拉開拉柄的手,但是方才扭打中已受傷的手腕卻敵不住拉拉柄的力道……
 
  切斯洛的戰車裡,砲塔迴盪著野戰砲彈的敲擊聲,宛如死神的鐮刀瘋狂地敲著戰車外殼,不知道何時在失去最後一絲抵抗能力的瞬間會被劃去性命,盤算著砲火射擊的時間落差,他尋找能夠及時脫身的機會。
 
  曾經有打過國境戰爭的老長官告訴過他——打仗本身就是一場賭局,自己只能下注,輸贏由人……但他一直無法接受這概念,這次,卻像自己真的下錯注了。
 
  絕望卻仍想試著求生的當下,從觀景窗外來的一陣閃光虜住他的注意力。
 
  閃光是環狀的,穿透過戰車外一切,破碎的瞄準窗從外吹進一股暴風,沒有遮蔽的野戰砲、操作的士兵全被那帶著某種力量的光環給掀翻,砲彈互相撞擊進而發生爆炸,與砲夫扭打的拉戈爾被壓制在地,眼角餘光撇見冒火的物體朝著他們飛來,索性用手腕往上推著砲夫的下巴,著火飛過頭頂的是方才瞄準著戰車的野戰砲,而本來在上方壓制著拉戈爾的砲夫被擊中,上半邊的頭蓋骨就這麼消失。
 
  戰車周圍,在這股光環的襲擊之下突然變得寂靜,沒有人有頭緒這下到底發生什麼事。
 
  戰車外已沒了槍響,兩方都因為這突如其來的強大力量而停止了戰鬥,切斯洛探出戰車的砲塔外想一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塵埃還沒落定,中心處微亮著光點。塵埃中心的人影一步步地緩慢而來,越來越清晰的輪廓漸漸浮現。
 
  「伊蒂絲?」
 
  ——為什麼?是怎麼回事?
 
  輪廓的主人讓切斯洛認了出來,嬌小瘦削的身型,一如那天一早分開前那樣有如風中雛菊般地脆弱,一如那天一早離開前給切斯洛一股背負著什麼的神秘感——她是這麼讓自己經歷一場無妄的叛國之災的原因嗎?
 
  伊蒂絲的腳步飄忽,金色短髮隨著尚未散去的暴風飄動,捲到面前的幾縷髮絲蓋住作為活人該有的生氣,同樣淡金色的雙眼睜著,卻無神無采沒有任何光芒,混濁冰冷地,像是被汙染的冰池。
 
  「還是讓妳給跑出來啦……也好,沒想到大名鼎鼎的血伯勞部隊是這麼——呃……沒用?」
 
  男性的嗓音隨著伊蒂絲的背後出現,似乎無視著這裡還是個戰場,格格不入地慵懶、輕柔,嗓音不大,卻讓所有人清晰地聽見,說這已經不像是聲音也對,更像的是一種感覺,深層地帶著股力量鑽入腦門中。
 
  「切斯落.道森少尉……你無意間窺視到這大陸上的秘密,所以被王國處置於此,面對帝國的黑暗菁英部隊,你卻還能活到把他們牽制得如此辛苦。
 
  「該說是你運氣好呢?還是你的才智呢……」
 
  嗓音地主人站立在切斯洛面前,切斯洛也跳下了戰車面對著他。
 
  眼前的男人與他身高相去不遠,穿著切斯洛沒見過的帝國式黑色軍服,從立領到馬褲乃至腳上的靴子是一貫地黑,軍服的腰線繡上幾道簡單的金線,更加深了這套軍服黑的深邃,領口只有著黯淡銀色的六芒星與十字架,而另一邊紫色水晶材質的蛇型徽飾則發散著不祥的感覺。
 
  從黑衣延伸出來的皮膚露出不多,脖子上更帶著面具,銀面具彷彿給他的話語施加了滲入任何人腦中感染的能力。
 
  身型上沒有太大差異的兩人卻有著截然不同的力量圍繞著,只是此時切斯洛身邊的圍繞的是侷促與狼狽,那帝國軍官身後,才更是讓切斯洛感到被施加了真正的威脅。
 
  「切斯洛.道森少尉。王國軍東部軍團下屬四二一特別部隊小隊長,我是帝國的賽虜斯.齊格列亞德少校,我們……就這麼見過了。」
 
  稱作賽虜斯.齊格列亞德的帝國軍官身後,兩名同樣灰黑色軍服的士兵粗魯地押著穿著王國軍服的女兵,靛藍色的長髮綁著馬尾,雙臂被繩索綁在背後,她是被切斯洛所派出偵察兵站的傳令士——
 
  「莎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986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戰爭

留言共 4 篇留言

莫莉安
加油

06-15 10:00

南雲桅上
謝謝喔~希望莉安會喜歡!06-15 22:38
錐生雅
有種宿敵初次見面的感覺owo!!! 加油啊,主角威能是不會輸的!!!

06-26 13:24

南雲桅上
不知道有沒有看過“銀河英雄傳”
切斯洛與塞虜斯之間的關係就像楊威利與萊因哈特
塞虜斯的我也覺得該有他的魅力才是,打算替他寫一篇外傳啊06-26 16:53
錐生雅
銀河英雄傳我沒看過,不好意思> <
不過我確實覺得這兩人應該會有很棒的對手戲,感覺就像靈魂的分身、硬幣的正反面那種感覺XD
如果有賽虜斯的外傳,請務必要大力地寫>///<
雖然我現在是切斯洛派的,難保之後不會倒戈啊XDD((喂

06-26 17:00

南雲桅上
那是很老的作品了啊,都大我個快八歲啦
是早期再創作革命寫東西的時候有版友推薦的,作者是田中芳樹
就是後來鋼鍊的牛媽刊出亞爾斯蘭戰記的原著,很老派的巨大設定的作品啊!

很高興有人會注意到現在主流上大多被忽略的男性角色喔
這樣更知道男性要怎麼寫才有魅力了啊!!06-26 21:30
洛雅.愛的戰士
哦哦哦,是宿敵!更重要的是,把莎夏放開rrrr

09-12 15:57

南雲桅上
賽虜斯~你個變態大叔啊啊啊
有點帥的那種09-16 22: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zest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鳶尾花的女武神 第五章-... 後一篇:鳶尾花的女武神 第六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thouse
歡迎來我的小屋看小說。「賢者轉生(偽)」第二部完結、「比史萊姆還不如」第三部連載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