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第三章 《陰錯陽差 影武者的誕生》

作者:江楓X漁火對愁眠。│2017-06-02 15:12:10│贊助:4│人氣:219
救護車的聲音作響著,火速般送到離河堤最近的醫院。

「目前是沒有生命危險,但是病人的意識一直沒有恢復,可能就會這樣昏迷好幾個月也說不定」。

「昏迷好幾個月?為什麼?」楓星慌亂地問著,她好錯愕好自責,原本只是想玩耍,誰會料到玩一玩就跌進河哩,差點溺死啊!

「原因不明,必須得一直住院觀察才可以,也許明天就會醒來,也許一輩子都不會醒來……」。

楓星聽完醫生的解說,她坐在千惠的病床旁邊,眼眶紅潤,悲傷的看著躺在病床上一動也不動的女孩,她的表情看起來非常平靜,睡的非常安詳。

「千惠」楓星緊緊抓住她冰冷的手,她不忍醒鼻酸,「你知道我很小氣我很貪錢的啊既然這樣的話就快點起來啊你躺在這裡可是我幫你付醫藥費的呀」楓星忍著悲傷,用袖子擦著淚水,「對不起你快點起來好不好」難過的說著,但是千惠依然緊緊合著眼皮,沒有任何反應。
  

隔日一早的早晨,今天就是總統大典的生日,楓星躺在床上,卻沒有睡著,因為千惠的事情,讓她失眠,在床上左覆右翻。

叮咚!

門鈴聲,楓星驚訝的跳起來,「該不會是千惠吧?!」她開心的從床上跳起,著急的打開玄關的大門,「千惠!」迎接的卻是一名陌生的女子,楓星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

  
這位女子,身穿紅色的西服套裝,帶著一副黑色墨鏡,看起來非常像特務。

「我是千惠小姐的秘書薦保鏢,瑪麗亞,你就是高楓星對不對?」沒想到這個特務的口氣卻是如此溫柔,還以為是非常強勢的人,選擇在楓星家裡的餐廳討論正事。

「是的」楓星緊張的回應,保持著警戒的眼神望著這個女人。

「我經常從千惠口中聽到你,楓星小姐應該是千惠人生以來的第一個朋友」女保鏢繼續說,
「謝謝你,願意當千惠的朋友」。

「別那樣說千惠對我也是很重要的朋友」楓星真誠的說,「但是我不小心讓千惠」最後的口氣是如此不安,「真的很對不起」。

「既然你不是故意的,我也沒有理由責怪你」女保鏢溫和的說。

「你願意相信我嗎?」楓星一聽,激動地抬起頭。

「是的」女保鏢微微一笑,「我覺得你非常重視我們家的千惠,我相信你」她肯定楓星。

然後沉默了一會後,「其實我有件事情必須和你坦承」女保鏢繼續說,口氣變得嚴肅著,讓楓星有些不安。

女保鏢說出千惠的真實身份之後,楓星整個人像被定住一樣,大驚失色。

「你說你說」楓星拼命忍住慌張驚愕的想要平靜的說著,但這個消息實在是太讓人訝異了,「千惠是總統的乾女兒?」。

女保鏢淡定的點頭。

「就是最近電視新聞媒體一直都在播報,總統生日大典總統要對全國公開亮相的乾女兒?!」。

「是的」。

楓星硬生生的倒吸一口氣,似乎正在用大量的時間去消耗這件事情,「可是」她覺得自己有些平靜下來後,再次緩緩開口,「新聞說,總統的乾女兒一直待在國外啊」。

「是沒錯,但在三年前,千惠十九歲的時候,偷偷從國外溜了回來,想要隱居」女保鏢平靜的說,「千惠其實對於自己是總統的乾女兒非常掙扎」。

「千惠嗎?」所以昨天千惠才會問我關於總統大典的什麼想法

「接下來我要說的事情很重要,請楓星小姐一定要認真聽」。

「叫我楓星就可以了」。

女保鏢點點頭,「今天是總統的生日大典,照理說,我應該帶著千惠前往總統府和總統相面,但是千惠現在已經躺在病床上了」。

聽到這裡,楓星再次露出內疚的表情,「所有的新聞媒體記者都會在場,還有那些高官、有頭有臉還有全國的國民都在等待這一天的到來,可是千惠卻在醫院,昏迷不醒」女保鏢繼續說。

「對、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啊!」楓星非常抱歉的說,「那該怎麼辦?要怎麼辦才好呢?我這次真的闖出大禍了啊」。

「現在只有一個方法可以補救」女保鏢嚴謹的態度說道,聽到可以補救,楓星眼睛為之一亮。

「什麼方法?」。

「由你來當千惠的影武者,你代替躺在病床上的千惠去參加總統生日大典!」。

瞬間,房間一陣震然心弦的沉默,楓星失了神好一會,才漸漸露出驚愕的神情,「我什麼意思?」。

「在千惠醒來之前,假扮總統的乾女兒,完成總統生日大典」女保鏢說的更加清楚些,非常果斷的態度。

  
江睿英從總統府走出來,身旁跟著許多的保鏢,總統府兩側站著一排的衛兵。

「總統已經準備好了,現在開始進行護送」。

「總統府的安全檢查已經全部結束,十分鐘內會到達總統住宅」。

七、八台黑色高級轎車從總統府出發,在車上,江睿英再次確認今天的行程規劃,手上拿著一疊厚重的資料。

「總統的乾女兒嗎?」他喃喃自語著,神情嚴肅。
  

高楓星彆扭的穿著黑色的高跟鞋,穿著米白色的連身短裙,看起來相當成熟,而且也畫了妝,「我可以穿步鞋嗎?」。

「當然不行」女保鏢說,「背挺直」。

高楓星看起來超級不自在,走起路來相當彆扭。

「慢慢會好起來的」。

「我已經走了快三個小時」楓星抱怨,顯然她真的不是穿高跟鞋的料。

女保鏢平淡的微笑,「我們得出發了,由我開車送你到總統府」。

「可是我還沒準備好」楓星緊張的說,「我連走路都有問題了!」。

「你只要保持輕鬆就好,緊張可不能當作遲到的理由,楓星」。
  
馬上就到了總統府前,許多記者還有民眾已經在總統府外圍繞著,這場景讓楓星非常緊張訝異,許多憲兵努力在維持秩序,擋在總統府外,不讓記者和民眾擅自闖入,黑色轎車緩慢的開進總統府,大門慢慢展開,即將進入總統府裡,許多記者和民眾包圍著車子,燈光閃爍在窗外四處,楓星盡可能的遮住自己的臉,要是被自己的家人看到那還得了啊!

總統先生坐在高級的紅色沙發上,他是一臉和藹和親的有點年紀的男人,旁邊站了七個保鏢,桌上放著熱呼呼的茶點。

「總統先生」接到訊息的江睿英立馬和總統稟告,「似乎已經到了」。

「是啊好久沒見了」總統感慨的說。

從門邊傳來敲門聲,兩個保鏢上前打開大門,女保鏢身旁邊站著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孩子。

牛奶巧克力色飄逸蓬鬆的中長髮,穿著一身雪白的連身禮服,如玻璃般清澈的眼睛,五官清純可愛,露出微微甜美的笑容,總統感動的看著眼前的女孩。

江睿英眉頭深鎖,吃驚的看著眼前的女孩,而楓星的目光也飄到總統旁邊英俊的青年身上,媽呀!她硬生生的將尖叫吞回去,是他!

「快和總統打招呼吧」女保鏢示意著。

楓星遲鈍了一會才回過神來,「你、你好!!她緊張的喊道。

「對總統不能說你好」女保鏢提醒。

「沒關係的」總統溫柔的說「你們大家都先下去吧,睿英,當然,要留下來陪我」他對睿英充滿信任與依賴,「都下去吧」。

女保鏢和其他六名保鏢安靜的離開,剩下楓星一個人和總統還有睿英,她雙手不經冒起冷汗,努力裝作鎮定。

「叫什麼名字呢?」總統和藹的問。

「高、高楓星!」她緊張的回應,楓星好在意的眼神一直忍不住往總統旁邊的男子身上移動。

「高楓星啊真是個好名字」總統微笑,「別站在那麼遠的地方,過來這裡坐吧」。

「是、是!」楓星緊張的回應,笨拙的移動自己的腳,結果這高跟鞋簡直跟她犯沖,拐了一下,一個重心不穩往前撲倒在地上,疼痛的小小叫了一下。

「哎呀」總統為此也感到相當意外,但又露出逗趣的笑意,「過去幫幫她吧」。

江睿英平靜的點頭,走向前到楓星面前,微微蹲下身,兩人視線交錯,楓星滿是驚慌,睿英露出嚴謹的神情,他似乎有非常多的話要問,而且必須追問清楚,但是總統在場,江睿英向楓星遞出手。

「謝謝」楓星尷尬的說,然後握住他的手,江睿英不費吹灰之力的輕鬆拉起楓星,他扶著楓星到總統面前,安置她坐在沙發上。

「喝點茶吧,這是從美國運來的高級茶葉,味道不錯呢!還有這個巧克力蛋糕,是意大利的巧克力做成的」總統像個慈愛的父親一樣。

「謝謝」楓星不自然的說。

「已經過了二十多年了,當年看到你的時候還是個小嬰兒呢,你的養父養母都對你很好嗎?」。

「欸養父養母嗎?」楓星不自然的,腦海裡轉著女保鏢說的話,如果問你有關家庭的事情,就回答說,「我國中的時候就離開家裡了,因為我比較喜歡獨立自主嘛父母當然都很支持我」。

「原來是這樣啊,那課業呢?對什麼有興趣呢?」。

「恩課業還算普通」楓星不自然的說,她想到自己那張十四分的考卷,而變得非常心虛,「目前是在美術設計的大學上課」。

「喜歡什麼東西呢?有沒有想要什麼東西?」。

「我喜歡閱讀文章書籍,偶爾放假時也會去公園運動或是去爬山」楓星像是被台詞一般的說出來。

總統不停熱切的問問題,從他的問題之中,楓星感覺到總統對於千惠的疼愛,就像是父親對女兒的疼愛一樣。

「這樣啊你也過多很辛苦呢」總統感嘆著,「對了,來跟你介紹一下」他將苗頭指向旁邊的男子,「他是江睿英,是我的貼身保鏢,目前也是外交部保鏢護衛的隊長,負責外交部的護送任務」。

「你、你好」楓星壓根不敢正視江睿英,因為非常心虛。

「你好啊,高楓星小姐」江睿英強調了她的名字,「總覺得高楓星小姐給人的感覺相當面熟,是不是在哪裡見過面呢?」。

高楓星硬擠出笑容,「我、我只是個普通的大學生,怎麼可能跟你這種等級的大人物見過面啊!」她緊張的說。

「那可不一定,不是嗎?」江睿英露出神秘的笑容。

「沒錯,你們兩個就算不認識,現在認識也來得及的,所以你們要好好相處才可以」總統溫柔的說。

總統這一番話中有畫的言論,頓時讓兩人都愣住了.....

高楓星和江睿英都露出疑惑的神情,楓星客氣的微笑,「這是什麼意思呢?」她溫柔的詢問。

總統露出一個溫柔的笑容,「我已經決定,把楓星你培養成我的下一個接班人,因此,我特地安排睿英當你的貼身保鏢保護你的安全」。

「什麼?!」楓星大驚失色,手中的高級玻璃杯差點從手中墜落而出,睿英也露出十分驚訝的神情。

「是、是要我當總統嗎?」楓星驚愕的問。

「哈哈,如果你想要的話當然是沒問題,不過我還是希望你從外交部的接班人開始做起」總統愉快的說。

「我」楓星臉色鐵青,她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以為頂多只是來陪這個總統吃飯聊天而已,瑪莉亞也沒有說阿。

「睿英,去準備記者會吧」總統說,「依照當初的承諾,將我的寶貝女兒公開亮相」。

公開亮相?!楓星身體一怔,她努力維持呼吸的順暢,努力保持平靜,「我,可是我還沒準備好呢」。

「沒有關係的,有我這個做父親的在,怕什麼呢?」。

楓星苦笑,「我想先去一下廁所」。

「睿英,你帶她去吧,這個總統府很大,她一個人會迷路的」總統貼心的說。

「我知道了」。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楓星一個人躲在女廁裡面,驚慌失措,她往女廁方向外面看過去又看了女廁裡面的窗戶,要逃走嗎?啊,可是外面一大堆憲兵要我怎麼逃啊!難道真的要我當總統的乾女兒嗎?不會是那樣吧!

「高楓星小姐」江睿英在女廁外喊道,「記者會的時間快到了,請問你好了嗎?」。

「再、再等等啊!」楓星慌張的說。

江睿英在女廁門外當門神一般,看起來怪彆扭的,他看了一下時間,「來不及了」。

江睿英不顧形象還有禮數的直接走進女廁裡面,看到高楓星正赤裸著雙腳,雙手抓著窗戶的邊緣。

「請問你在做什麼?」江睿英嚴謹的問。

高楓星嚇了一大跳,像是做壞事卻被抓包當場抓包的小孩一樣「我、我不是說我還沒好嗎?」。

「你現在是要逃跑嗎?」睿英冷靜地問著,眼神上下打量著女孩。

「才不是!」楓星緊張的立刻否認,但卻讓江睿英更加深的疑惑,「這不是什麼逃跑只是只是撤退!」。

「撤退?」江睿英眉頭微皺,「什麼意思?」。

「江睿英,你應該看的出來我不是那種當什麼接班人的料吧!」楓星非常坦白的說,「雖然偶像劇上面都是這樣演女主角從麻雀變鳳凰般的不可思議,但是現在真的發生在我的身上,我真的感覺很無語啊!」。

「你是電視劇看太多了」江睿英說,「總之,所有記者都已經在等著了,總統也是,你現在逃走會給我們造成很大的困擾」。

「我不去!」楓星固執的說。

江睿英嘆了氣,「失禮了」他說完就上前,一手將楓星毫無吹飛之力的抱起來扛在肩膀上,楓星驚愕的叫了出來。

「放開我!放開我啊!」。

「你要是再亂動就會摔下來的」。

「你裝什麼啊!快點放我下來!」。

「現在,去參加記者會吧」。

「江睿英!」。
  
所有記者都在會議室就為,放眼望去至少來了五十位以上的記者還有更多的攝影鏡頭,江睿英把門打開,扶著高楓星走進來,同時所有記者一片轟動,燈光閃爍,楓星不經覺得刺眼的微微咪上眼睛。

江睿英扶著高楓星坐到總統旁的座位,然後站守在她的旁邊。

「自我介紹一下,可以嗎?」記者客氣的問。

高楓星咽了口水,深呼吸鼓起勇氣,「大家好,我是高楓星」。

「今年幾歲了呢?」。

「二十二歲」她回應。

「高楓星是我友人的女兒,二十幾年前,她的父母雙雙過世,所以我決定收養她為女兒,一直安置她在國外讀書,如今,終於有機會可以向全國人民公開亮相」總統和藹的說,「我已經決定將高楓星培養成下一任接班人,希望她能成為在我成為總統之前的那樣優秀的一位外交官」。

高楓星聽到這裡,不忍手心冒汗,她顯然非常緊張,第一次被那麼多攝影機拍著,簡直就像做夢一樣。

「那麼,楓星小姐可以說一說和總統,父女團員的感想嗎?」。

「我」楓星這會真的想不出什麼,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對江睿英流出求救的眼光,江睿英看到之後,神色嚴謹著,眉頭深鎖。

管他的!豁出去吧!楓星這樣想著。

「其實我從來都沒有把總統當成父親」高楓星坦白的說,讓現場的人都十分驚訝的回應,「對我來說,總統先生是如此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而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但是,見到總統之後,能感覺到總統對於女兒的疼愛,我覺得非常的溫暖」高楓星勇敢的說出了自己的感覺,這樣充滿勇敢以及認真神態的她覺得非常有魅力,「但是我沒有自信可以做好或許會給大家失望,但是我會努力的」最後她的口氣相當微弱,因為沒有自信,因為其實她根本不是總統的乾女兒。
  
記者會結束之後,江睿英護送高楓星回到專門給高楓星居住而打造的豪華邸宅,這裡有許多女僕還有護衛,以後她就得在這裡生活了。

江睿英雙手提著行李帶著高楓星走進她的房間。

「這是你的房間,我的房間在相反方向的第一個房間」,有任何問題按床頭上紅色的按鈕,我會立刻過來」。

「你沒有話要問我嗎?」楓星著急的問。

「你指什麼?」江睿英不以為然,「為什麼你是總統的乾女兒嗎?」。

楓星打了個冷汗,「沒錯!」她勇敢的說。

江睿英冷冷的吃驚,然後變回嚴謹的臉龐,他轉身不緊不慢的依靠著沙發,雙手插著口袋,一身冷然酷酷的,相當帥氣而且充滿男人成熟的魅力,「你想要我問你什麼?為什麼三年前會出現?照理說應該待在國外的學校不是嗎?」。

「我偷溜回來了!因為受不了國外的生活,想要回家看看」楓星沒好氣的說。

「你不想活了嗎?」江睿英冷說,「要是被人知道你的真實身份,可能會被一些不良份子或是黑道勒索,你瘋了嗎?」。

「黑道?」楓星笑了出來,「我才不怕什麼黑道,我現在很好,也沒有什麼問題,我還是可以過我平常的生活」。

「你覺得你公開亮相之後,還能過像以前一樣平靜的生活嗎?」江睿英質問。

楓星遲疑了一下,眉頭微皺,「什麼意思?」。

「所以才說你還太嫩了」江睿英道,「明天還有很多事情得處理,早點休息吧」。

他說完自己的話,就默默轉身離開,「喂!我還沒說完!」楓星生氣的叫,但江睿英頭也不回,把她丟在大房間裡面。
  
隔日一早,江睿英早早起床,他的房間非常乾淨,所有東西都有它該擺放的位置,看起來是個做事非常有條理和原則的人。

「楓星小姐!楓星小姐!」女傭輕輕拍楓星,「該起床了,楓星小姐!睿英先生說今天是您第一天以總統乾女兒亮相生活的日子,有很多事情要做」。

「吵死了!」楓星不耐的說,將自己塞進棉被裡頭。

「楓星小姐!請趕快起床啊!」女傭請求的喊道。

「再五分鐘」棉被裡傳來懦懦的聲音。

此時,江睿英輕輕敲門,走了進來,他已經穿好西裝打好領帶,正式上班的概念,他一走進來,看到大床上,棉被凸起來的一塊,女傭慌張的站在旁邊。

「楓、楓星小姐,好像很累」。

江睿英無奈的嘆氣,上前走到床邊,看到桌上堆疊一堆書籍,他隨手拿了起來看看。

他瞇著眼「霸道總裁愛上我?」。

楓星驚訝的從床上跳起來,她慌張的將小說從江睿英手中搶過來,頭髮相當凌亂,「誰、誰叫你亂碰我的書啊!」。

江睿英聽到這話,不經淡淡的冷笑,「是你亂放吧!不想看到也不行好嗎?」。

「我、我哪有亂放啊!」。

江睿英斜視看了桌上的書籍,「.....你都看這種書啊?」。

「這種書那種書啊?你不知道這是言情小說排名第一名的書嗎?」。

「我倒是不知道也不太想知道」江睿英淡淡的回應,不感興趣「快點起來吧」。

他說有一堆事情要做是指什麼啊?
  
江睿英將一本厚厚的資料本遞到楓星面前,「這是什麼?」。

「從今天開始每天的上課內容還有行程表,是我昨天熬夜幫你訂製的」江睿英說。

楓星訝異的拿起來,翻開來看看,「這是什麼啊根本沒有什麼休息時間!每天的形成幾乎都是滿的!」。

「因為你連最基本的基礎都沒有,必須全部從頭來過」。

楓星狠狠的瞪他一眼,不悅的將手中的資料本丟到桌上,江睿英一皺眉,直直的看著楓星。
「我抗議!」楓星抗議,「你不是我的保鏢嗎?什麼時候變成我的家庭教師了?我可沒辦法接受一個保鏢來教我啊!」。

「我有資格」江睿英平靜的說,「我從小就接受過關於外交部、國家國事、國際事務等等的所有相關教育, 所以能夠教導你的人,只有我而已,這樣明白了嗎?」。

楓星睜大著眼睛不可思議的看眼前的男人,沒想到他竟然這麼厲害??頓時想開口反駁聲音卻卡在喉嚨,女孩想了想打了個彆扭,「那那大學呢?我還有大學得去上課啊!」。

「大學的部分只能休學了」睿英無情地說。

聽到這句話,楓星站了起來,狠狠的往江睿英的臉上,一個耳光打過去,拍響一聲,旁邊站著的女傭都嚇著,看呆了,空氣順便轉為安靜。

江睿英用袖子不緊不慢的擦拭自己微紅的臉頰,平靜的看著楓星,眉頭緊緊深鎖,看不出來他是生氣還是什麼,表情卻相當嚴肅,雙眸露出深不可測的冷光。

「我我不會休學的」楓星堅決的說,雙眸有點濕潤。

「你沒有選擇的餘地!」江睿英也站了起來,身高比楓星高至少兩顆頭,身高明顯有差異,楓星的氣勢瞬間變得相當微弱。

楓星氣憤地瞪著眼前的男人,咬緊牙根。
  
放在高楓星前面一疊考卷,都是英文的題目,不是中文。

「這是什麼?」楓星看到英文就一顆頭兩個大。

「得先知道你的程度在哪裡呀」江睿英說著然後從懷裡拿出一個懷錶,「你是學設計的,英文能力程度應該不錯,考試時間三十分鐘,開始吧」。

楓星過了三十分鐘之後,她緊張的看著正在給江睿英批改的考卷,江睿英一路拿著紅筆連續劃掉,他冷笑了一下,看了一下考卷,沒有一題對的。

「沒想到真的有這種事情啊他感嘆的說,「竟然一題都沒有答對啊」。

楓星滿臉黑線,「是你的考卷出的太奇怪了!我平常寫考卷十題裡面至少也會猜對三題啊!」。

「是考試人的問題吧,我給你寫的考卷可是今年教育部給高中生出的考卷」。

楓星硬擠出笑容,「你不知道在日本錯的題目都是打勾嗎?」她嘴硬的說。

「你不怕整張考卷都滿江紅嗎?」江睿英回應,又看了考卷,搖頭嘆氣,「我今天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先吃午飯休息一下吧」。

「欸?!不是到今天為止嗎?」楓星慘叫。

江睿英故意拿著考卷在楓星眼前晃來晃去,「你覺得你考出這種分數能夠就這樣簡單的結束嗎?」。

「知道了、知道了!把考卷還給我啦!」楓星切急的說。

「不行」江睿英將拿考卷的那隻手高高的舉著讓楓星拿都拿不到,他調皮的神情看著如同火上螞蟻的楓星。

「啊真是!我的考卷從來都沒給別人看過啊!你憑什麼收藏我的考卷啊!」楓星跳起來伸直手想抽回考卷可是江睿英舉的高高的,連個邊都摸不到。

「我可是總統特地指派來關照你的保鏢,一個好的部下就是要隨時注意並且稟報任何狀況給長官,我相信總統對你日常的大小事情都會感到非常有興趣」。

楓星倒吸一口氣,「你要把我的考卷給總統看嗎?!」。

「怎麼?害怕了嗎?」江睿英挑釁的問。

楓星睜大眼睛瞪著他,一腳用力往江睿英腳踩下去,同時,江睿英冷冷的後退一步,楓星的腳狠狠踏著地板,響了一聲,楓星疼痛的抱住自己的腳,有痛喊不出來。

江睿英忍住笑意,一本正經的「你以為我保鏢是當假的嗎?你以為可以一直打到我嗎?」。
「第一次不是打到了嗎?!」楓星帶著疼痛的叫著。

「那是因為」江睿英遲鈍了一下,「我怎麼都沒有想過原來你這麼暴力啊」他故意的說。

「什麼?!」楓星雙手抱著腳鴨子,生氣的說。

女傭走了進來書房,「那個睿英先生,欣宜小姐來找您了」。

欣宜?!

江睿英和高楓星一起從書房走出來,站在客廳那裡,一位散發成熟魅力,十分高雅的女子,看起來和江睿英差不多年紀,一頭金色的捲長髮,面帶甜美的笑容,穿著都是十分昂貴高尚的套裝。

「欣宜」江睿英上前伸出手示好,而叫做欣宜的女人反而上前開心的抱住他,這畫面讓楓星瞬間覺得自己是電燈泡般的尷尬。

江睿英微微淡笑,輕輕推開欣宜,「跟你介紹一下,她就是總統的女兒,高楓星」。

「你好」欣宜對楓星露出友好的笑容,也上前擁抱楓星,後者嚇了一跳,擁抱的同時,楓星從她身上聞到濃厚的香水味,讓她不是很舒服。

「你長得好可愛啊!跟昀瑾一樣呢」欣宜鬆開楓星,體貼的說。

「謝謝」。

欣宜剛從美國回來吧?怎麼也不跟我說一聲呢?」睿英溫柔的問。

「想給你一個驚喜啊!」欣宜愉悅的說,「你應該沒忘記吧?我們的訂婚典禮快要到了」。

說完,自然的挽住睿英的手臂,欣宜對他留露出十分熱愛的神情。

「訂、訂婚典禮?」楓星驚訝著。

「我們江家和他們家是世交」睿英簡單的解釋,「你先去準備下午的課程,欣宜,我有話要跟你說」。

楓星看著他們兩個離開客廳,丟下她一個人,楓星終於鬆了一口氣,暈暈的倒在沙發上,雙手按著頭,「那個人的香水味也太重了吧害我的頭好暈啊」楓星不舒服的說。

  
「不能跟我結婚?!」欣宜錯愕的看著睿英。

「不是不能跟你結婚,至少現在還不行」睿英平靜的說,「我現在被總統指令,現在是楓星的貼身保鏢,除了保護她,我還得教她功課」。

欣宜聽到這個消息就像是聽到什麼噩耗一樣,她深呼吸讓自己平靜下來,「三年前三年前你說你被指派成為總統的貼身保鏢,也叫我等待,三年後,現在你成為那個總統女兒的貼身保鏢,也叫我等待!」。

睿英自責著,沒錯,我一直讓對方等,因為工作的關係,一直讓她受委屈,「我很抱歉」他內疚的說。

「我看你根本就不想跟我結婚」欣宜心灰意冷的看著他。

「沒有那回事」睿英著急的否認,「我是真的希望你能得到幸福,但是我」他停頓了一會,沉重的嘆了一口長氣。

「但是什麼?」。

「現在的我,不能給你幸福」睿英坦白的說,表情很認真。

「夠了!」欣宜痛心的大叫,充滿悲傷,「如果你不是保鏢就好了」她難過的說。
  
楓星整個人無力的倒在沙發上,「不行這樣我會瘋掉,這裡完全都是香到會讓我頭暈的香水味,她噴香水是用倒的嗎?怎麼可以這麼重啊!」。

她不平穩的起身,目光巡視這個客廳,最後定在旁邊靠牆的茶水桌上,「喝點水好了」楓星搖晃的走過去,拿起桌上的杯子,吃力的拿起倒水的水壺。
  
「欣宜你先冷靜下來,聽我說」睿英試著安撫欣宜的情緒,結果門外傳來楓星的尖叫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9688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zxc380288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後一篇:[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ლ(´•д• ̀ლ
歡迎各位來我的小屋喔ლ(´•д• ̀ ლ(´•д• ̀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