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番外、稻荷奇譚(04)

作者:冬將軍™伊薩│2017-05-31 23:02:14│贊助:4│人氣:485
  回憶起這件事情,分明感覺沒過多久,螢現在卻已經是個年過半百的老頭子了。

  現在回想起來,那確實就像一場夢一樣,只有短短的一天,卻讓他經歷了這麼多事情,那可能是許多人窮極一生都無法遇見的——妖狐,這個神秘的種族。

  年過半百聽起來似乎有一些年邁,但在黑色行者這個幾乎沒有年歲限制的種族之中,五十出頭歲卻還算是年輕,這個歲數的尷尬程度與青少年差不多。

  他仍維持著青少年的模樣,心智程度卻已經相當成熟了,體能也比以前好上許多。

  要說到找了什麼工作——連他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他加入了黑城的禁衛軍,雖只是其中的成員,並沒有太顯赫的地位。但是比起一般的常備軍,禁衛軍的成員在各方面的條件都又來得更好。

  他也不明白自己是怎麼獲選成為禁衛軍的成員的,難道是因為龍之子的體能一般來說都比較好嗎?但他這種程度,在家中可是還會被挑出缺點來罵的。

  值得一提的是,與他待在同一個分隊之中的同事們都稱呼他為「螢」——正是那隻千年妖狐當時替他取的名。

  家族的人千叮嚀萬交代,想在外面找什麼工作都無妨,就是千萬不能把真名說出口。

  所以他用了那個名字,分明只有一個字,怎麼聽都像假名,但是周遭的人卻都接受了這個與其說是名字,不如說是代號的稱呼。

  他用著「螢」的身分,一直活在黑城。

  禁衛軍的工作並不輕鬆,與其說繁重,倒不如說是重複性相當的高吧,要不是報酬相對的高,應該沒多少人想擔任這工作。

  每日的工作並不多,僅只是最普通的體能訓練,然後是長達幾個小時的例行巡邏,走遍黑城各個大街小巷,巡視街道的治安,或是幫忙居民解決困難。

  一般而言,不少人會在這樣的工作持續了幾個月之後,便開始感到無趣。但是螢卻沒有,這樣子的工作持續了一年、兩年……數一數便是十幾年,螢仍然樂此不疲,每天重覆的做著這樣的工作,身邊的同袍換了一批又一批。

  要問他為甚麼的話,大概也是這樣能夠自由的跟外人接觸的生活,遠比在家裡被當做陶瓷人偶般無微不至的照顧著來的要好。

  這樣子的工作對他來說,比待在家裡來得更好、更自由。



  他最近被分配到的巡邏時段有些微妙,是在將進向晚的時間點,橫貫了下午至傍晚兩個時間點,這時間點因正逢尖峰時段,通常人潮較多,另一方面來說,發生意外的機率也更高。

  雖然這麼說,但黑城也不是治安糟糕的地方,相比起默許了種族歧視與暴力的占杜爾,黑城因為擁有來自希望星各地的種族,在這方面顯得寬容友善許多。

  時值傍晚時間,他走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已經有些晚上才能營業的店默默的亮起了招牌,如火如荼的準備著夜晚的來臨,人潮也漸漸的變多。

  他必須把份內的工作做完,才可以回去交班,雖然說即使超過時間,下一梯次的人也會自動出發執勤。

  正當他腦袋中只充斥著晚餐該吃些什麼這樣雞毛蒜皮的日常瑣事,腳步已經踏入人群較稀少的郊區,當他意識到人似乎較少時,已經是走了一段距離的事情。

  原來已經進入郊區了。他這麼想著,抬起眼觀察四周。被上頭的長官無數次叮嚀過,郊區更容易發生意外,耳提面命的告訴他們要多加注意。

  不過,今天看來應該是沒什麼事情的吧,硬要這麼說的話……似乎又有點安靜過頭了?

  腦袋才剛閃過這個念頭,不遠處就傳來吆喝聲,聽起來像是成年的男性,而且……人數頗多的,感覺不只一個。

  既然被他遇到了…那就負責去解決吧,感覺又要拖延到交班的時間了。抱著這樣的念頭,螢加快了步伐,往傳出聲音的方向快步走去。



  一直到走的足夠近了,螢才看清楚傳出聲音的源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一群高頭大馬的男子圍繞著一名少年,高大的足以把少年的身影都湮沒,叫罵聲還是沒有停止。

  因為是在郊區,這裡人本就比市區少的多,又是發生在這種平日根本就沒什麼人會經過的暗巷……如果再晚一些,不曉得事情會演變成什麼狀況。

  「你們…」螢一邊開口出聲,一邊走了過去,他們聽見了外人的聲音,連忙轉過頭來看向螢。一次被兩、三個壯漢盯著看,就算外表顯得很平靜,內心還是稍微有些驚嚇。「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你是…」與想像中不太一樣,不是一群無禮之徒,其中一人開口。

  螢從軍裝的口袋中拿出了禁衛軍的證明,禮貌的向他們行禮,揚起一抹最為溫和的笑容,彷彿訴說著「有什麼事情就交給我吧」這樣的話語。「我是禁衛軍,請問發生了什麼事嗎?」

  「禁衛軍先生,是這樣的,這小子偷了我們店裡的食物,我們一路追到這裡來。」

  聽聞其中一名男人這麼說,螢才看向少年的嘴角旁,有些食物的殘渣,看來是真的。偷竊、搶劫在黑城並不少見,是很普通的社會案件,但少年的個頭相當的小,讓螢忍不住開始往別的方面擔心。

  會不會是家庭經濟狀況拮据,才用偷搶竊盜來果腹?如果是的話,那就要處理更多事情了。

  再這樣爭論下去,感覺也不會有什麼進展,螢從口袋裡拿出了幾張鈔票,遞給了臉上仍然寫滿混亂與煩惱的男子。

  「我不知道你們損失了多少…但這些錢先拿去吧,算是補貼。」螢朝男人笑了笑,無視他明顯十分錯愕的模樣,「至於這個人就交給我吧,畢竟是現行犯。」

  可能也找不到理由反駁,那幾名男人面面相覷,過幾秒才向他道謝,頻頻鞠了好幾個躬,才轉身離去。

  螢目送著他們離去,直到看不見那些人的背影,才轉過頭來看向一直站在他身後的少年。出乎意料的,少年並沒有趁隙逃走。

  而是乖巧的站在原地,向上微仰著頭,水藍色的眼眸出神似地瞅著他瞧,緊迫盯人的讓他有些不自在,沒有看仔細少年的臉龐。

  「總之,」應該按照程序來,螢清了清有些乾啞的嗓子,「我先帶你出去,先跟我來…」

  他正要轉身離開,少年伸出了手,猝不及防的抓住了軍服上的披風,令他的腳步硬生生地被向後扯了幾十公分。如此龐大的力氣,不該是這個年紀的孩子會有的。

  「螢?」

  在他身後揪著披風的少年開口,分明沒有對他說出名字,但少年卻離奇的知道「螢」,這個對他而言近似代號的稱呼。

  「吶,你倒是轉過來看我啊,我有那麼可怕嗎。」略微有些任性的發言,彷彿都能想像出少年鼓著臉頰的模樣,螢頓了頓,內心一陣天人交戰過後,才轉過身子看向少年。

  不知何時,也許是剛剛背對著他的時候,少年的頭上冒出了一對與那頭金髮相同顏色的毛絨絨的耳朵,還會隨著主人的意志而抖動,身後垂掛著的尾巴微微擺動,因為略帶不滿而豎起了毛。

  他仔細端詳少年的臉,硬要說的話,沒什麼太大的印象,但是確實非常熟悉——

  「我是玉緒喔,你還記得嗎?」少年依舊仰著頭看他,水藍的眼眸眨了又眨,螢努力的端詳著少年的面容,想看出任何一點熟悉的感覺,或是從少年的話語中勾起任何回憶。

  因為,聽少年這樣說,他們過去必定是見過面的。

  「在你剛搬來黑城的時候,你遇見了我,然後我把你帶進墮落之森裏面…」開始細數著過去的事跡,螢很明確的感受到少年想喚起自己的記憶的那股堅持。

  「跟妖狐見面可是很難得的事情,你不但沒記住,反而還忘了?」對他的反應遲鈍有些不上心,玉緒的耳朵用力抖動幾下,不悅的微微噘起嘴。

  妖狐——啊、對了,妖狐。只要有這兩個字就足夠了。

  十八歲那年,如夢似幻的、短短一天之內發生的事情,雖然細節他已經記不太清了,也不記得當時他們招待自己所煮的食物的味道,但是他仍然記得。有這麼一名叫做玉緒的少年,跟一名叫做銀漣的男子,還有「螢」這個名字。

  「我記得的,別生氣。」慢慢回想起一切,螢首先是向看起來有些生氣的少年道歉,一邊安撫著對方的情緒。

  過了好半晌,等少年的心情稍微平復之後,他才又揚起笑容,「沒想到又在這種地方見面了,這一定是師父的諾言的威力吧!」

  「諾言?」看少年信誓旦旦的模樣,螢卻是記不太清楚關於幾十年前那件事情的細節,更別說什麼諾言了,他壓根沒聽過。

  「嗯,師父有說過啊…不對,他有說你可能不知道。」少年用手支著下巴,很認真的思考著的模樣,「總之,我們又見面了!很開心吧?」

  看他傻楞的點著頭的模樣,少年笑的露出了隱藏在嘴唇底下的八重齒,才說,「我要把你帶回去找師父才行。」



  踏進森林的時候,螢有種自己又回到了當初那個十八歲的小傢伙,什麼都不懂、並且還相當缺乏危機意識的時候的錯覺。如今的他已經是一名合格的禁衛軍,身著軍服還持有証明,體能也好上太多了。

  不得不說,墮落之森還真是沒有什麼變,裏面是多了不少奇怪的物種,這讓螢想起了過去一年一度的獸潮,應該就是受這個影響吧……

  「感覺森林變得很大了呢,以前分明不用走這麼久。」玉緒一邊說,一邊走在林木間的縫隙中,螢聽了之後愣了愣,還是沒有把話說出口。

  他雖然不知道黑城的居民知不知道,基於某種神秘的原因,墮落之森一直不間斷的在發生異變,不僅每年都會向外擴大,裡頭的生物更會發生突變,甚而至於跑出森林影響到居民的生活。

  玉緒與銀漣這種既難以融入智人的世界生存,又不如野獸血腥野蠻的存在,自然是只能委曲求全地住在森林裡頭了,或許有個房屋可以棲身,就算是不錯了。

  走了一段路之後,一座小屋出現在他們的視野之中,螢很快的便認出那就是他們住的屋子。

  他們依舊住在同樣的小屋裡,只是木製小屋的表面已經有些老舊,也被一些藤蔓給爬上,若不是他早已知道銀漣與玉緒住在這裡頭,恐怕第一印象也是會認為這鐵定是被廢棄的。

  「師父,我回來了——」門並沒有上鎖,玉緒直接推開了門,食物的香味以及茶的香氣縈繞在房屋內。「我還帶了客人喔!」

  玉緒動了動鼻子嗅聞著空氣中的味道,耳朵抖動幾下,似乎認出了今天晚餐的內容,他開心的連尾巴都隨之晃動,「豆皮壽司!」

  「你回來啦,帶了誰回來?」銀漣從另一側的房間走了出來,他的視線落在螢的身上,完全沒看向已經自顧自的跑去吃起豆皮壽司的玉緒。

  尷尬的沉默蔓延開來,銀漣跟螢就這樣對視了十幾秒鐘,最後是螢忍受不了這種奇怪的氣分,自己先開了口,「那個…我是螢。你說…如果再見到你的話,就用這個名字。」

  「螢…啊,老夫還記得。這也過去幾十年了,你看起來倒是沒什麼變。」銀漣坐在玉緒旁邊,示意他在對面的位置坐下。

  螢溫和的笑了笑,發現這與他第一次進入這裡時坐的位置一模一樣,湯鍋中燉煮的食物也與當時一樣,而他現在知道這種食物叫什麼名字了——沒記錯的話,是叫味噌湯。

  「我還記得銀漣先生當時對我說,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螢忍不住如此說道,就算只是巧合,他仍然覺得「緣份」這兩個字相當的不可思議。

  即使只是出自某些可笑的意外,但原本應該沒有交集的命運,卻因為這些微小的事情而交融在一起了,光是叫螢回想,他只覺得一切都像一場夢般。

  「那是當然的,那可是『諾言』哪。」銀漣意味深長的說著,「過得怎麼樣?應該還不賴吧。」

  「嗯,我找到了一個穩定的工作,是黑城的禁衛軍。」螢如此回應著,與幾十年前不同,他已經不是當初那個被問話,卻支支吾吾的答不出任何話語的小傢伙了。

  他們接連著聊了許多事情。

  螢回想起自己幾十年前所答應過銀漣的事,也就是「說出自己這幾十年來的經歷」,如果說每個人度過的每一天都是在替自己創造歷史,螢有近千年的時間可以創造回憶。

  娓娓道來自己這幾十年來的所見所聞,螢才發現這一轉眼便稍縱即逝的時日之內,自己確實經歷了不少。

  比如說,成為禁衛軍這件事情,負責保護黑城的人民與治安,還要應付每年自墮落之森而來的獸潮;認識了一名職業殺手,兩人還成為了摯友,現在更是與對方的女兒是同事。常言道愛屋及烏,他完全將那名小女孩當作是自己的家人看待。

  現在的他已經成熟許多,個性也更加溫和內斂,雖然仍舊不習慣也不喜歡用自己的能力,多少也能夠駕馭了——惟一沒有變的,大概就是他與兄長之間的關係一樣,非常尷尬。

  不過,家醜不可外揚,更何況這個家醜就發生在螢的身上,回想起自己初次被問到關於眼睛的事情那副慌張促狹的拙劣模樣,他便決定不要說出口要來的好更多。

  螢一邊說著,玉緒似乎非常感興趣,不僅一邊甩著尾巴,聽到特別感興趣的部分還會抖動耳朵,催促著螢繼續說下去。銀漣則是從頭到尾都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時不時的發出像是應答的單音節,諸如「哦」、「嗯」之類的。

  或許有人認為這相當沒有禮貌,但銀漣是已經有將近千百年的歲數的老妖狐,什麼大風大浪沒有見過,情緒起伏自然比較平淡。

  至今為止,即使他們相隔了幾十年才又相遇,彼此抱著相同的容貌、不同的遭遇或個性而又相遇了,螢仍然不理解,那時的銀漣是抱著什麼心態對他說出那種話,而他當時又是為什麼執意要再與對方見一次面。

  他想,即使只是他一廂情願的這麼認為,而且十分可笑的如此相信著也罷,當時年僅十八歲,對自己仍然十分迷惘,甚至不曉得該何去何從的上官凝,確實是從銀漣與玉緒的話語之中找到了他所缺失的那一部分。

  名為「認同感」的情緒。

  「不過…為什麼,銀漣先生會願意向我這種人,說出諾言呢…」

  等到該說的也說完了,螢忍不住如此說道。他確實納悶很久了,一旦回想起來,困惑的情緒就像平地一聲雷,爆炸似的在腦中碰撞著。

  「我很普通,沒有什麼特別引人注目的地方、也說不上多有才華,就是有個能力,所以被稱為能力者而已。」

  他這麼說著,氣氛瞬間變得有些詭異,過了不到幾分鐘,銀漣才又開口。

  「你不會以為妖狐都喜歡新奇的東西吧?」銀漣反詰他,螢被問得有些啞口無言,怔怔地看著他不知該回應些甚麼才好。

  「老夫活了幾千年,看過的東西很多,數也數不清。」銀漣嘆了口氣,金黃的雙瞳看向他,眼神雖然冷冽,卻不帶半絲藐視或鄙棄,真誠的令人折服。「對老夫而言,平凡之人的經歷,比那些珍奇異獸更來的有趣。」

  花了幾分鐘才消化完這短短幾句話,分明不是被稱讚,但螢卻沒來由地感到害臊與高興。那種感覺與當初銀漣對他說,他「多的是時間去體驗世界上的事情」是一樣的。

  「唔…那個、銀漣先生,」心情起伏有些沒來由的劇烈,螢一時之間不敢正眼看向對方,天生膚色蒼白的黑色行者在臉紅時一定也比較容易被看出來吧。「如果您有意願的話,不妨來外頭看看吧?」

  但是,回應他的卻是一陣不自然的沉默。螢抬起頭來看向銀漣,只見他微垂著頭,模樣像是在思忖著甚麼,緊抿嘴唇。

  聽別人講,不如自己親身經歷,必定會更有趣的吧——螢的立意原先是良善的,並不帶任何其他的意圖。

  「…不了。老夫並沒有這樣子的打算。」銀漣頓了頓,才又把話接下去。「但是…若之後有機會的話,老夫會考慮離開這座森林到黑城看看吧。」

  「嗯…這樣啊。」

  不得不說,即使他藏得再好,眼眸中透露出的失落是已經無法掩藏住的了,但他臉上仍然帶著微笑,反而顯得欲蓋彌彰。「如果,等到銀漣先生想要來黑城看看的話,可以隨時來找我喔。」

  這種心情並沒有持續多久,他又抬起頭朝玉緒與銀漣微笑,然後向他們說出了自己的住宅的具體位置,以防兩人遺忘,他還將地址寫給了他們。



  又如當初那樣送走了螢,只差在這次多了玉緒陪同,銀漣雖說過要玉緒看家,但後者抵死不從,銀漣也只好摸摸鼻子,認分的帶玉緒出來了。

  即便才剛入夜,墮落之森裏頭是已經漆黑的伸手不見五指了,幸好妖狐的視力還算不錯,方才還有螢在時,他們甚至才知道原來黑色行者有夜視能力這項與生俱來的種族天賦。

  他們一邊走在回去的路上,穿過無數個樹木的間隙,巧妙地躲過魔物的視線,等到玉緒確定周遭沒有甚麼生物之後,他才放心地開口詢問。

  「師父明明對外頭的世界很好奇,為甚麼不直接跟著螢走就好了呀?」

  「說過了吧,老夫實在不喜歡吵鬧的地方。」

  「可是,師父明明也說過,這樣子的生活持續了千百年,已經讓你有些膩了。」

  銀漣跟玉緒的步伐漸漸放慢,他對自己徒弟的話置若罔聞,擺在寬大袖子中的手緊緊地捏住了一個紙條,發出細碎的摩擦聲響。

  他確實是已經對這樣的生活感到厭煩了,活像個隱士,雖然他說過妖狐並不是個個都喜愛追求新穎刺激的東西;但就像素食者一樣,久久開一次葷的話,便會難以自拔。

  問題在於,他究竟要不要踏出那一步。他還有很多掛心的事物,比如說,外頭的世界與人類可是經常傳出買賣、殺害妖狐的醜聞,還有玉緒。

  來說說玉緒吧,銀漣的認知之中,玉緒是個冒失、莽撞,但是充滿朝氣與活力的小狐狸,多虧有了他,銀漣的生活才不至於那麼無趣。

  剛追隨銀漣時,玉緒與所有的狐狸沒有兩樣,是隻只有一條尾巴、道行極淺的小狐狸,沒去跟著當時更為厲害的妖狐,反而選擇跟著他,一隻有著極深的道行的空狐,卻相當默默無名、不愛隨著其他妖狐,更愛一人待著。

  當然,起初他是有想過,把玉緒勸退,讓他去找其他妖狐修練。但玉緒彷彿認定了他就是師父般,每天跟在他身後,即使還不會化型成人,仍然每天都努力地想幫上一些忙。

  銀漣一向給其他妖狐神秘而低調的詭祕印象,他們也曾說過,他的外表是冷豔的冰山美人,心腸卻軟的不可思議,玉緒這樣子的行為持續了一、兩個禮拜,他也就不趕他走了,只是對他說,既然篤定主意要跟著他,那可不能有任何怨言。

  玉緒也真的做到了。

  無論是當初要移居來希望星,還是後來決定離開日輪丸,他都從一而終地跟隨著銀漣,不曾有半點怨言,當大多數小妖狐在日輪丸決定跟隨天上院祠的主人時,玉緒卻不曾心生任何其他的念頭。

  玉緒曾經說過,師父幫他修行至今六百年,這樣的恩情他是還不完的了,所以他決定一直跟在銀漣身旁。

  雖然這麼說,玉緒卻也希望銀漣能夠找到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這樣永生不死、沒有盡頭的壽命,總不會要這樣無止盡的消磨下去吧。

  「老夫是擔心你啊,玉緒。」銀漣嘆了口氣,回想起過往的一切,他覺得玉緒這個小傢伙的存在,就像一塊大石頭一般,沉甸甸地壓在心頭。「雖然說,你也已經是六尾的妖狐了,要對付那些獵人,著實不困難。」

  「唔——可是、師父自己也很重要啊。」玉緒回應他,身後的尾巴甩了甩,「而且,師父幫了我這麼久,我總覺得這個人情債已經還不完了。」

  確實是已經還不完了。玉緒後面接了這麼一句,才又說道,「所以我覺得、如果師父能夠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會更好一點。」

  「…但是如果老夫當真走了,你又該如何?」

  「喔…這個嗎,很難說吶。」玉緒露出笑容,虎牙在脣齒間若隱若現,「不過,師父不用擔心!只要師父要找我,我隨時都會來的。」

  玉緒這樣什麼都不擔心的模樣,反而令銀漣忍不住笑出了聲音,煩悶的情緒也隨之消散了。他心想,也許把玉緒當孩子看,處處放不下心的那人,反而是他吧。

  這麼想著,銀漣的耳朵忍不住抖動了下。



  在那之後,大概過了幾天、甚至是有將近幾個禮拜的時間吧,螢被工作追著腳步跑,禁衛軍的工作成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又是個愛心泛濫成災的傢伙,因此總是會攬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在身上。

  話說如此,但他也不是個會留下爛攤子的人就是了,通常都會好好的解決。

  儘管生理上累的可怕,簡直快要體力透支,但是每次一看到有居民陷入麻煩或困境中,他又忍不住想出手幫忙……比如說,把困在樹上的貓救下來,哄迷路的孩子停止哭泣,分送糧食給貧民窟跑出來的孩子們。

  這可不是禁衛軍的工作內容,至少一般禁衛軍是沒有做過這種粗活的;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情,大多會交給常備軍去做,但螢偏偏就愛跟自己過不去,老是在累的一塌糊塗之後才想起自己其實可以通知常備軍們負責處理就好。

  但是,螢是很樂在其中的,這可不是他自己累昏頭的錯覺,他就是連累昏頭也不曾產生這種想法,而是他的同事與長官向他說的。

  他們說,大概就是螢長了一張和善的臉,又總是面帶微笑,才會那麼招人喜歡與信任吧。被塞了一堆的工作不說,還能全數完成,這才是厲害之處。

  那天,他完成了一切工作,並且還有些被拖延了下班時間,回到家中時是已經晚上七、八點的事情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太過疲累,吃完飯回了家,換下衣服就只想好好休息。他看向窗外,正想要打開窗戶時,外頭便閃過一抹銀白色的身影,肉眼難以捕捉的速度晃過眼前。

  他頓了頓,外頭已無明顯的生物的身影,他想或許是哪家的貓或是鳥兒之類的吧,會經過這兒也是很正常的,沒多放在心上。

  但是,他很快的發現自己錯了——在他內心才剛準備忘記方才所看見的那抹影子時,上了鎖的門就傳出一陣敲門聲,著實嚇了他一跳。

  他記得他明明有設置門鈴的…

  但是想這麼多也沒用,他平復下心情,深呼吸幾口氣,走到門前開了門。

  「請問是哪位…」

  他才剛抬起眼看向站在門口的那人,就徹徹底底的傻住了。

  銀白色的短髮、金黃色的眼瞳中有著杏仁狀的瞳孔,渾身雪白的日式裝扮,頭頂高高豎起的狐狸耳朵跟身後的尾巴——

  「銀漣先生?」

  畢竟,對方可是不久前才親口拒絕過自己的,他雖說有興趣要來黑城的話,便可以找他,但是內心早已篤定了會是幾年、甚至幾十年後的事情了。

  他是當真沒想過,這天會來的這麼快。

  總之,請了對方進來後,螢關上了門並上鎖,看著銀漣頗感興趣的端詳著他放在桌上的電腦,心想銀漣必定跟外界脫節很久了吧。

  「那個、玉緒先生他…」螢忍不住開口詢問。

  「玉緒他回日輪丸,自個兒修行去了。」

  銀漣如此回應,他看向坐在另一邊的螢,看他滿臉都是疑問卻不知從何開口的模樣,最終笑了笑。「玉緒那孩子說,如果老夫能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更好,所以老夫決定了,就來找你。」

  「從今往後,老夫就跟著你了。可別擔心,不會給你添麻煩的,只是需要一間空房跟用品,這樣就好。」

  「叫老夫銀漣就好,也不必加先生二字。」無視螢十分受寵若驚的模樣,銀漣自顧自的說了下去,「往後請多指教,螢。」

  「嗯…銀漣…也是請多指教了。」螢還有些發怔,好半晌才擠出這麼一句話,讓他自覺有些愚笨,但沒有什麼比突然之間多了一個妖狐的室友還更令人驚訝的了。



  「啊,不過…我們之後,還是去附近的服飾店看看吧。」

  螢看著銀漣身上一點都不符合時代感,或者說,不符合地區的裝扮,忍不住這麼說著,思考銀漣這樣的長相一定簡簡單單就能吸引到一群女孩子,好好穿上現代服飾肯定也有不同的感覺。

  「畢竟…銀漣說過了吧,在黑城街頭穿成這樣,肯定會吸引到很多目光的。」螢朝銀漣笑了笑,那是他幾十年前說的話,因此螢的觀察力之入微,確實讓銀漣略感訝異。「所以,我們改天去吧?在我沒有值班的時候。」

  「唔嗯,這也是個不錯的主意呢。」

  如此回應著,銀漣看向呢喃著「我去整理一下空房間」,又匆匆忙忙地跑開來的螢,嘴角的弧度又變得更深。

  他想,跟著這個說平凡卻也不怎麼平凡的傢伙,必定能夠見識到許多事情吧。



後記:

壓線大成功!

大家好,這裡是成功脫稿的伊薩
實在懶得分兩篇放,這篇就這麼長了

原本說好只要打15000字的天狐,沒想到我又犯了老毛病…
鋪梗14000字,後續就9000字,相加起來23000字,乾脆就改成寫空狐啦…

鑒於大家的妖狐大多都是男女配,我覺得我家有點…孤單(啥

螢跟銀漣兩個是沒有甚麼基情可言的……
但是如果哪天我覺得螢變成孤單老人時,我就會讓銀漣跟他在一起了(幹

接下來…慢慢去補YYS的坑吧,六月有興趣的話會再創一隻角色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五月一整個月都沒有在趕YYS的稿,還是荒總把我兩個月的歐氣都吸掉了
我五月的抽卡運整個降到谷底,真的是180天以來最慘的一個月
連抽是RRRR連發,我覺得以後應該一次11抽,我家SSR都是11抽以內出來的
11抽沒有SSR的影子就代表真的沒了(x
是有沒有這麼非,感覺離中非也不遠了

目前字數:23604/22000


【歡迎加入蛻變之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952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蛻變之聲

留言共 1 篇留言

狂熱者。ASBC血淵
伊薩 你不是孤單的(# 咱家騷妖狐也是男男配(乾
我的手氣都被連總吸光了 跑回來一個燈姊之後也開始rrr循環(...

06-11 09:03

冬將軍™伊薩
我家這隻有點老古板(x)而且感覺超級容易害羞的…不想寫女妖狐啊我(x
百鬼跟懸賞還有結界一直拿到SSR碎片就是不給我抽到…想要一目連嗚嗚QQ
許願一目連,明後天來開抽(##06-14 23:3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g207700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 後一篇:【手繪】近期塗鴉#22...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oraemonwu看復仇者聯盟的人
薩諾斯想靠毀滅全宇宙一半人解決資源問題,在馬克思看來竟是無用行為?來我小屋看我最新文章了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