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鳶尾花的女武神 第五章-黑色水仙花(二)

作者:南雲桅上│2017-05-29 22:39:08│贊助:8│人氣:272


  點二二口徑卡賓槍那略顯悶沉的槍聲響在林蔭之間,樹梢上的鳥類因為驚嚇而猛然的翅膀拍動,接著歸於寧靜。

  莎夏眼前的屍人兵額頭上被開了洞,邊緣焦黑著還微微冒著硝煙,點二二口徑子彈的穿透力不強,在彈頭探進那腐敗的皮膚、撞上人類骨骼裡最為堅硬的頭蓋骨後,隨即因為缺乏向前鑽動的能量而打轉,搗爛所經過的物體。

  「……竟然開槍了……」為了保護切斯洛的部隊,本著堅持不開槍的莎夏後悔極了,想到後面造成的結果,該怎麼救回似乎更棘手。
  
  屍人兵傾過身子倒下,兩次的遭遇看來頭部是最大的弱點,但是更嚴重的問題這下在莎夏的腦中發酵了——這聲槍響想必已經引起兵站裡的灰衣部隊……雖然還不能確定是不是帝國兵,還有一定也聽到槍響的切斯洛小隊,她這扳機一扣,後續引來更麻煩的事了。

  ——得快點站起來,或許還趕得上!

  莎夏心裡急著,自己剛剛被逼著跌坐到粗大的樹幹前,危急讓她裙底的兩腿張著還夾著卡賓槍呢。敵人面前——雖然這敵人早就死了吧。還是讓她臉色有點尷尬,撐著身體爬起,剛剛還沒解決的屍人兵一步步接近。

  叱……還沒完啊!莎夏舉槍,拉起槍機準備再次瞄準,屍人兵雖是亡者的肉體,但頭腦仍有些運作能力,見到莎夏擺起射擊態勢的它們開始奔跑,黏糊的爛牙大張著嘴甩著唾液。

  第一發擊中一隻屍人兵的眉心,這讓它踉蹌倒地,然而卻不見第二隻的蹤影?莎夏警戒地持槍快速轉身,面前草叢「沙」的一聲擺動讓她開上一槍!

  不,什麼也沒有。

  直覺告訴她敵人未決,由她為中心方圓五公尺空曠沒有任何遮蔽——摩托車在隔著及腰灌木叢的十米外,方才最後見到屍人兵算十二點鐘方向的話,摩托車只在三點鐘方向……被開槍的灌木叢在另一邊,也許……

  有機會一試!

  莎夏做出步伐往後退的假動作,兩步後轉身拔退狂奔,徑直往摩托車的位置拔腿而去,手上的卡賓槍隨時能夠開槍,眼前唯一的危險就是灌木叢了。

  每次的樹枝掠過大腿都讓她提著心,是不是屍人兵如想像中那只褒著皮膚卻尖銳的乾枯手指,隨時準備抓住她的腳踝絆住她,灌木叢剩下三步、兩步、一步,接下來……

  她一個飛跳呈著飛踢的姿態,踹開眼前林道邊的灌木叢,如果那裡躲著什麼的話一定還能給它一擊,多爭取些自己能逃離的時間。什麼也沒有,她踢出樹叢後翻身滾了一圈,減低全力飛踢的能量。

  很好,看來沒這麼聰明啊……莎夏心裡有些僥倖地想著,她快速而利落地跨上摩托車,一腳準備踏上發動桿準備踩發引擎。卻在這時,身體左邊感受到一股力量撞上她,連帶著摩托車的重量,她跟著摩托車一起往右邊倒地!

  埋伏?怎麼會!出乎意料,屍人兵竟然知道她準備騎車逃離,比她早了好幾步在樹叢裡等著。

  「唔……」她試著爬起,但要命的是她被壓在車下,慌了手腳的她用沒壓住的靴跟踹著地面,試圖把自己拉出。

  眼前的屍人兵見到莎夏的窘境。緩步地,卻沒有接近她,而是一腳踩上了倒地的摩托車,「你……不准踩啊!啊……」

  莎夏喝斥道,這對她而言,重視著的夥伴與工具被這麼踩著是多大的羞辱,而被壓住的腳又因為屍人兵的重量而加深了痛覺!

  大腿以下被壓在摩托車沉重的鋼鐵身體下,她不擔心硬皮的軍靴包覆的小腿骨會因此被壓斷,但是膝蓋除了褲襪與前頭延伸上護片外,的就沒任何之稱與包覆了,所有的重壓力道集中在那邊,加上自己一直試著抽身的施力,她痛得不禁呻吟起來。

  費盡氣力地從身旁抄起卡賓槍,不管有沒有瞄準的就是先往踩著她的屍人兵先是一槍!子彈擊中屍人兵的大腿讓它倒地,卻擋不住攻擊她的目的,屍人爬著倒地的摩托車,沒幾秒就逼近莎夏的臉龐。

  屍人兵在耳邊吹出惡臭但冰冷的吐息,黏稠的唾液正沿著變異的利牙滴落在莎夏白皙的皮膚上,如此接近,靛藍色的雙眸此時從抗拒的瞪視逐漸融化為睜著眼的恐懼,腦中卻又迴盪著她聽不懂的耳語。

  腦海中再次浮現出破碎的片段,黑岩砌成的巨大高塔已經完成一半,直衝入天際。

  駝著背,綁著粗繩的身體汙穢不堪,排泄物隨著腳踩的斜坡任其往下流去,攀著眼前斜坡,身後還有上百上千名類似的奴隸,他們正拉著黑岩大柱登上高塔,一點一點的建構,動作稍有歇息就被鞭打見血……

  眼前的女孩僅穿著單薄衣物,任由下半身曝露著,瘦小的她體力不支地跌跪在地上,身穿白袍的看手隨後拿著木棍、鞭子接近,陰影掩蓋女孩的身軀,高舉著,劃破空氣往女孩身上而去。
  
  ……亞歷姍德拉,這個世界沒有自由……
  ……戰鬥的盡頭就是死亡……

  木棍與鞭子在眼前落下,皮肉綻開鮮血四濺,「呀……啊啊啊啊啊——」本能地因為害怕而尖叫,再次回過神的瞬間,臉上早以沾滿血漬。

  往臉龐一抹,手掌心的血痕是真實的,但不是來自於自己身上,從占據神智的片段中脫出的她這才注意到,自己被濺上了屍人兵汙穢腐敗的黑血!

  硬物滾動的聲音從身邊傳來,壓在摩托車上的屍人兵項上空無一物,切口完整地被利刃給砍下。

  「怎、怎麼會……」還沒從步步進逼的威脅裡回過神的莎夏喃喃自語著,一道修長高聳的身影從屍人兵背後冒出。

  自以為不再害怕包圍、殲滅、受傷與死亡的莎夏,卻在眼前人影上接收到了滿滿地恐懼,那回憶裡暗不見天日,每日伴隨著的只有絕望地等著生命終結之日。

  人影身穿著黑色的帝國式軍服,鑲著金邊的短披風與其修長身高塑造出一股絕對地高度,領口一側是黯淡銀色的帝國軍的六芒星與十字徽章,另一側則是隻啣著尾巴的蛇型裝飾,暗紫色水晶的材質透著不祥的光芒。

  白到看不出血色的皮膚,堪比著死者的慘白,若不是從服貼覆蓋著上半張臉的銀色面具吐著鼻息,職讓人覺得面對的是一座雕像,冷峻地薄唇吐出輕柔像極了蛇信的話。

  「三年,三年的時間讓妳長得如此強建。曾經讓我覺得好可惜,不過,把妳交給王國保管果然正確。」


  眼前的男人散發出來的威脅氣息,不同於以往不論是帝國軍的殺意或王國軍裡的霸凌,都無法企及,這讓莎夏的身體發軟,唯一能施力的只有全身神經因為防衛機制的發抖,就連把腰後緊緊繫著的短劍抽出來都無法做到。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連說出完整的字句讓都讓莎夏覺得艱難,「那些……那些『屍人』是你帶來的?」

  男子再次從嘴裡吐出細柔到滲透腦門的嗓音:「因為啊,妳是我的理由。我呢,也是妳活到現在的原因啊。」

  「它們很厲害不是嗎?在妳逃走的這段時間,這些因妳造成的『替代品』可是很努力工作啊。」

  語落,靛藍色的虹膜除了害怕更參雜了憤怒。裡頭只剩下淚水與倒映著的銀色面具,莎夏盯著面具眼孔裡那宛如冰霜一般的淡金色雙眼直看,無法移開視線,像是被毒蛇給捕獲的野兔一般。

  莎夏眼前一黑,不知是面具男子使然抑或自身恐懼的反應,她昏厥了過去。

  至高點的樹梢處,一道反光閃爍提醒切斯洛狙擊手已到位。

  這裡是前往兵站道路的轉折點,有著整條道路上最為寬闊的視野,而一旁也不缺高大的樹林,部隊以搬運車做為掩護,緩慢朝著兵站推進。

  蒸汽車的速度慢到與步行無異,左右邊由防衛班所持的工兵盾戒備著,突擊班由拉戈爾帶領,圍住了搬運車與委託物的周邊,隨時能夠以四個面為基準地掩護自身。

  切斯洛在聽見莎夏的點二二口徑槍聲後隨即開始動作,隨後又在幾聲槍響後注意到莎夏可能陷入戰鬥,不管軍力如何,敵人在得知偵查者得所在後把軍力擴散發出一切可能的攻擊是勢在必行。

  無法躲過只能迎擊,切斯洛深知這點,當務之急就是在距離兵站夠寬闊的地點建立起火力網保護住委託物。另一批組成的攻擊班搜索搭救陷入戰鬥的傳令士。

  子彈劃過空氣的聲音嗖地迎面而來,攻擊落在蒸氣搬運車上,操作兵伊娜.巴多卡伏下矮小地身軀躲避,但另一名操作兵可沒這麼幸運了,身上重了數槍後摔落地面。

  「防衛班,前進!」切斯洛一聲令下,「工兵盾保護攻擊隊,集中中心點保護輓馬。」

  由尤金帶領,雷伊與凱伊隨後跟上,幾名早在四二一部隊裡的隊員已培養著默契以工兵盾挺進,手持步槍的步兵以概估著的大致位置射擊。

  「伊娜,搬運車一個人能夠操作嗎?」切斯洛向著背後喊道,他同樣蹲伏在工兵盾後。

  「行。」伊娜不知從哪裡找出了麻繩,只要綁住控制用的氣閥就能大致讓搬運車進退。

  「拉戈爾軍士長,讓分隊走側路前進,分散快跑前進,找到足夠掩護後分散自由射擊!」

  拉戈爾對著切斯洛比出前進的手勢,早被挑選出的十多名士兵探入道路一旁的樹林中,他們與雷伊跟凱伊一樣是四二一部隊的資深士兵,默契讓他們與拉戈爾的配合知道該怎麼支援主部隊。

  互相來去的槍聲首先在身旁樹林響起,「分隊,斜切包圍!」

  拉戈爾一喊下令,一名身材矮小卻帶著異常勇猛氣息的步兵首先抓著步槍帶頭衝出,跳躍著粗大高及膝的樹根的同時不忘帶著威嚇的氣息讓背後的同袍對著眼前的樹叢開槍,同時間,分散著自由射擊的其他隊員以密集的火力用大角度外切的彈道向樹林外而去。

  拉戈爾的方法見效,樹叢中在射擊時見到有人正躲避移動,移動的同時竟也有人中槍倒地,大約一個班的人影被趕出樹叢外,與切斯洛的小隊正面對峙!

  另一名高壯而膚色黝黑的是兵從背後的布袋掏出數個玻璃瓶,振臂揮出讓打頭陣的拉戈爾與矮小同袍前後接住,點火,再讓他們倆拋出,儘管這是最野蠻的作戰方式,樹林裡縱火更可能誤傷己方,但在切斯洛猜測著對方規模可能比自己大的情況下,引火會是自己的助力。

  燃燒的灌木叢又逼出樹林裡埋伏的灰衣部隊,數量從幾個班湊成一個小隊,有系統地,一面向後撤去另一面分隊而出向切斯洛的部隊反擊,卻被不知名方向的槍及給一一擊傷,一發一個。

  「嘿嘿,樹梢上看得一清二楚啦。」吉賽兒剛爬上一顆樹,高大的樹灌給了自己最佳隱藏,但這裡的彈道太過直進,沒多久就得變換位置。

  「所以我不喜歡這種狙擊啊,累死人啦。」她再看了一眼瞄準鏡後準備跳下,卻見到留著顯眼長鬢角的同伴專心地向前射擊,一名灰衣士兵卻想趁他不查……

  「喂,太不小心啦……」

  巴羅這時才注意到離自己幾步之遙有人中槍,轉頭一看,準備對他射擊的灰衣士兵頭頂被轟掉大半,這讓巴羅不禁掩嘴倒胃。

  「不是吧,廚子,你沒見過啊?」尤金一臉驚訝地看著巴羅的反應,隨即變成了訕笑。

  「我……沒上過……戰場啊!」巴羅臉色發紫,發著抖縮在尤金的盾牌旁,根本無法讓自己移動半步,「還……真倒楣啊……」

  「別鬧了,還真的是廚子啊!你這樣我很難前進……」尤金賢物的語氣帶著無奈,伸腳踢了踢巴羅的背。

  「巴羅上兵!跟在我背後,就信一下防衛兵的盾牌吧!」雷伊冒出頭對著巴羅喊道,巴羅一臉無法置信,眼前的盾牌被面開始出現子彈集中的凸點了。「這狀態下子彈打到同一處的機率很低啦!」

  切斯落一路緩慢推進,配合著拉戈爾從側邊的游擊攻勢,眼前的灰衣部隊攻勢弱上許多,卻讓人覺得有所保留……刻意地呆版與缺乏變化,遭遇攻擊後缺乏著系統性的反應宛若初上陣的新兵,這並不合理。

  切斯洛被一聲警告拉回現實,「隊長,有野戰砲啊!」

  那是帝國軍的三十釐米式野戰砲,由受過訓練的步兵操作,一定的距離內能夠方便地移動,那名攻擊兵在發現時早已經讓灰衣部隊給推上,做好了隨時能射擊的部屬。

  「大家散開!全部遠離搬運車啊!」

  見到砲煙冒出的時候喊多半為時已晚,離搬運車最近的防衛兵伏身倒下,感覺到了那發射而出的熱浪從背後略過,接著就是更強烈的熱度蓋過,伴隨而來的是爆炸與金屬零件四處飛散的聲音。

  確定全部的對原都逃開了吧,切斯洛掃視被擊中的隊伍中心,蒸氣搬運車的鍋爐被開了大洞,蒸氣洩漏著,委託物被白煙給籠罩住,前頭的重輓馬更是激烈掙扎著綁住牠們的韁繩。跳出的隊員裡沒見到伊娜,她就在搬運車上,離被擊中的點最近啊!

  還來不及找出生還者與集合部隊,另一門也戰砲早已發出砲彈擊發的粗糙爆炸聲。第二枚砲彈擊中載運委託物的搬運車貨台,貨台承受不住重量裂成兩半崩塌,上頭的委託物也沉重地滑或地面傾斜在一邊。

  「那是……」

  層層包住委託物外表的帆布起火燃燒,又一發砲彈射出,擊中委託物後的爆炸刮開了殘破的帆布,巨大的黑鐵色輪廓展現在切斯洛眼前。

  「是……是輛戰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926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狼尾
寫得很棒呢,戰鬥的地方相當的有感覺~~

獲益良多,謝謝

06-01 23:01

南雲桅上
啊啊~謝謝狼尾大的賞識啊
本來還有點擔心是不是洞很多啊...06-04 01:09
莫莉安
槍戰寫的很有感覺 握起槍 開槍時候 動作描寫的很詳細。戰鬥的部分… 我最近也正在嘗試… 小說真心覺得難寫 可是又畫不出

06-15 22:12

南雲桅上
感謝提點呢,雖然在流暢度還有進步空間
隔壁小屋TETSU大的戰鬥畫面可以參考,覺得看得很舒服啊!06-15 22:40
錐生雅
切斯洛會不會太神了一點!!莎夏應該還沒有跟部隊會合報告情況?
不管怎麼說,男神就是帥ㄜ,BJ4[e16]

06-26 13:15

南雲桅上
阿錐真得很認真啊啊啊啊
其實我這一部份很偷懶,作了相當套路的設定
如果真的要解釋的話大概是這樣吧

[img=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6/a24014155e3e4e6b03dc2b03199c844a.JPG]06-26 21:07
洛雅.愛的戰士
有智商的男人就是不一樣(#

09-12 15:51

南雲桅上
一個厲害的女角背後~一定有很會出張嘴的男主角XDDD09-17 13:4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zest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浮出水面的自介... 後一篇:鳶尾花的女武神 第五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