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古劍2】桃花流水窅然去 28(謝樂)

作者:一隻小肥啾│2017-05-29 20:56:46│贊助:4│人氣:182
        清晨,無異身著單薄,在門口發現了個陶罐子,沒多想的將它撿起並打開,無異心想,或許那個初七真是個嘴硬心軟的傢伙,只有這點,像極了自己的師父。

        才這麼想著身後突然一暖,謝衣從後面輕輕擁著他,頭髮還有些凌亂,看起來也是剛剛睡醒,謝衣空出一手將無異捧著的陶罐打開,接著笑了:「這可是準備給為師釀酒的?」

        無異紅了紅臉,緊緊抱住陶罐,想起分離前自己竟然因為師父要喝其他花釀的酒而鬧脾氣這件事情,頓時深感羞愧,這罐子裡的花瓣雖然是準備給師父釀酒用沒錯,可給了好像顯的他心眼特別小,只准師父喝自己花瓣釀的酒,雖然他並不是那種意思……

        他也不知道怎麼辦好,一下將罐子塞到師父懷裡,「這只是我無聊數的花瓣!」說著他轉身要逃,誰料謝衣拉住了他,問道:「那無異可數出裡面有多少花瓣?」

        看著徒兒支支吾吾答不上來,一張臉越憋越紅,謝衣倒也不敢繼續鬧他,命他多穿幾件衣服便準備釀酒去了。

        罐中的花瓣看起來其實並不那麼美好,有的已經枯黃乾癟,有的仍然飽滿水嫩,還有的帶著梗整朵放在罐中,謝衣猜到這是無異自己動手摘的,再次後悔起來自己因一時貪口而下山,可這種事情誰也沒料想的到,當年他那幼弟一聲不響的離去,一去就是……幾年……

        謝衣看著自己的掌紋,不知自己是真忘了,還是過去太久因而數不出有多少個年頭。

        其實他一直隱約知道自己忘記了許多事情,有些回憶總是一片空白,光是回想就能感覺到強烈的空虛寂寞,不去回想又覺得陣陣心虛,好像自己忘記的是十分重要的記憶,可是人活著本不必斤斤計較,有些事情或許也不必記的那麼清……只是這些好像只是他逃避的藉口。

        謝衣遠遠望著正在廚房忙碌的身影,微微瞇起眼睛享受心頭陣陣的暖流,只有跟無異在一起或是想著他的時候,那些空虛才像是能夠被填滿一樣,可又正是因為他是無異,所以謝衣必然要去找出關於自己丟失的記憶,他不能讓無異像是滿足自己的道具,更不能再讓他因為自己受到任何傷害。








        「師父你來啦?早飯快好啦。」

        無異頭也不回的打開蒸籠,謝衣看著無異白皙的頸子上有些汗濕,栗色的髮絲有些緊貼在上面,謝衣並不覺得髒,默默的在腦海中浮現兩字:賢妻。

        謝衣也是敗給了自己的思想,按著額頭無聲的笑了笑,此刻的他似乎是前所未有的幸福,他多想將這幸福緊緊攥在手中……

        「你才回來,身子還沒好,怎的如此靜不下來?」

        謝衣抱著無異的腰,輕蹭了蹭他有些發紅的耳根,他發現無異長高了,身材也更加成熟了一些,那麼臉孔生的如何了?謝衣一邊疑問一邊將無異的腦袋轉向自己,還沒得出結論之前就被無異給吻住了,臉孔生的如何謝衣不知道,可膽子是半點沒有變。

        再睜開眼,無異直勾勾的看著他,微紅的臉上卻有些遲疑,謝衣不明所以,伸手拉住無異的手,並以另一手撥了撥他額前的髮絲,無異趁機撒嬌蹭了蹭謝衣的指尖,惹的謝衣心裡輕顫,仿佛靜水蕩漾,無異此舉又令他萬分心疼,他知道也許無異只想這麼單純的對他撒嬌,卻遇上初七如此待他,不知心中委屈多大,只怪自己忘記許多事,才惹的這麼一齣。

        「為師很是憂心你的身子,近日若是緩過來了,莫再多加拖延,要知曉你已成精,一旦開花便不易枯萎,那罐花瓣已有少數枯黃,為師擔心……」

        無異傻傻的看著謝衣咕噥了一大串,才想起來自己身子一直抱恙,原本跟師父說好要到師父的朋友那邊看看身子,可一開始也只是作夢他便沒想那麼多,這幾日待在初七那邊不知為何每況愈下,樹精開花不易枯萎的事他也早就知道,只是那時更擔心再見不著謝衣,如今讓師父擔心,是應該做點處理,何況一直待在這裡,也擔心初七又找上門來,雖說初七貌似不那麼壞,能把人病著關著卻也不是什麼善類……

        無異不懂手足之間應該是什麼樣的關係,他也不知道師父跟初七究竟是好還是不好,初七能與師父坐談卻也發了一次飆,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兄弟?無異理解不過來,但是如果可以……他更希望謝衣只跟自己在一起,不要靠近那麼可怕的人。

        「師父,我能不能問你跟初七到底是什麼關係?」

       無異還在神遊卻把話說了出口,自己也嚇了一條,還擔心是否問了不該問的,謝衣便應了一聲拉他坐下。

       蒸籠裡的小籠包冒著白煙,無異夾了一個呼呼吹涼了,臉頰被熱氣熏的紅紅的,邊聽著謝衣侃侃道來。

        初七跟謝衣是孿生兄弟,謝衣早些出世便為兄,後初七為幼弟,那時他們都還為人,自幼父母便染病雙亡,不只雙親,那時整村的人都染上那種怪病,由於鄰近再無人煙,他們也無力跋涉搬離村子,只能由村裡的郎中胡亂醫著,過不久郎中也去世了,整個村子死氣沉沉,每個人都把自己關在家裡,已無人能夠起身勞動,漸漸的,大家都相繼離世,然而只有謝衣未曾染病。

        初七幼時也染上了那種病,得病的人渾身乏力四肢不聽使喚,整個人懵懵懂懂,實際的病症謝衣也記不清了,只見每個人都是喊著痛離世的,初七也是一樣,謝衣只記得那日他的幼弟哭喊著,聲音特別淒厲悲慘,他身為兄長能為他做的都已經做了,無奈他不通醫術並且年幼什麼也不懂,頻著一己之力照顧好弟弟的生活及三餐便十分吃緊,所以那日看著初七的樣子謝衣十分慌亂,即使那時年幼懵懂,卻歷歷在目。

        後來初七不知何因慢慢好轉並且痊癒,謝衣一直相信是上天憐憫初七這樣幼小的生命,便更加努力,誓言要讓他過上更好的日子,村裡已無大人能夠照顧他們,更指痊癒的初七及未曾染病的謝衣是妖物,即便無能,謝衣還是牽著初七的手硬是搬離了村子,其中艱辛不是常人能夠體會,幸好初七痊癒以後更加樂觀開朗,他機伶的想法更是處處幫助謝衣,兄弟便如此互相扶持成長。

        謝衣說到這裡便停了下來。

        「師父……回憶這些是不是很難受?」

        謝衣對著憂心忡忡的無異綻開一個溫柔的笑容:「並非,回想起來那些日子雖然艱辛,卻比任何時候都要單純。」

        「只是為師忘記了,初七本該是樂觀進取,為何變作如此……」

        謝衣緊皺眉頭的神情讓無異心裡十分酸澀,他夾起一枚熱騰騰的小籠包:「我不知道有兄弟是什麼樣的感覺,可是這麼重要的事情,師父一定不是故意忘記的,我會一直陪師父到你想起來為止。」

        無異把小籠包送到謝衣嘴邊。

        「路還有很長,總之先填飽肚子?」

       謝衣有些釋然的笑了。

        「好。」

        他握著無異放在大腿上的手指,將送到嘴邊的美食連同廚子的美意一起吞下了肚。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9254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古劍2|師徒|謝樂|謝衣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hhoo123200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古劍2】桃花流水窅然去...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86189642獨立遊戲
募集測試玩家><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