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理想鄉:那想忘卻的二十年(前傳)

作者:PurpleSky│2017-05-26 19:05:39│贊助:0│人氣:217

序章

"如果結果不如你所願,那就在塵埃落定之前.奮力一搏。"


「小天」「小天」
一句句親切的呼喚,讓我忍不住回了頭想一探究竟,想看看是誰在叫我,
阿!是母親呢!

「今天過的開心嗎?」
恩!很開心!今天跟父親一起去看了新道館,好大呢!

「小天」「小天?」
恩?我在這裡喔!母親…

「怎麼了?怎麼哭了呢?」
不知道,有種快要看不見母親的感覺…

「小天」「小天!」
是!我在這裡。

「聽好了,你是哥哥,要勇敢一點喔!」
恩!我會勇敢的!我會變得很強壯!強壯到可以保護母親您還有我們這個家…
但是…為什麼突然這麼說呢…?

「小天…」
怎麼了…母親,您變得好虛弱…

「聽好了…這對你和妹妹來說很重要…」
母親您先別說話了,您的臉色很蒼白…

「在媽媽不在的這段時間,你要保護好妹妹喔…」
母親您要出門嗎?那我可不可以…

「然後阿……」
母親…您可不可以聽聽我的話…

「你們是我最愛最愛的小寶貝喔…」
等等…母親…您到底怎麼了……媽媽…?

「請努力,活下去……」
等一下!!媽媽!!為什麼您哭了…是我做錯了什麼嗎?請不要丟下我!!!!
媽媽!!!!!媽媽!!!!!
 
 
  馬爾斯家族,似乎是從我不知道幾代之前的祖父開始有些興起的名門世家,
是以「無」和「武」為出發點,慢慢的建立起自家流的拳法,無道流

在幾世紀前,因為曾幫助王都驅逐魔物、鞏固王都的勢力範圍,而慢慢建立起名聲,
到了後來,甚至成為了王都的親衛隊,因而獲得了"K"的賜名。
 
說到了這賜名的意義,在一開始可以被視為貴族的象徵。
因為一開始只有為王都爭戰有功,或是做出其它有對王都有益處的事蹟才有可能獲得賜名。
 
但是聽說近幾年,得到賜名的人越來越多,並不是說每個擁有賜名的都沒有意義,
像傭兵團的那些支柱,保衛這個王都功不可沒,擁有賜名我覺得很正常。
 
不過像其他那些狩魔者,隨隨便便的出門砍幾隻狼人或魔獸就有賜名也太奇怪了吧?
 
而且賜名的來由本應該是王或者是使者親自下來城鎮中宣布誰擁有了賜名,
如同頒獎儀式一般。
 
現在卻變成了由王都廣場旁的魔法水晶來投射出誰又擁有了賜名,
整個王都中心變的死氣沉沉,以跟當時風光的都市沾不上邊。
 
所以現在擁有賜名的人似乎也不太帝都中的居民被當成英雄看待,
不過像些實力派的,仍是帶有幾分尊重。
 
而說到了帝都,至今也還帶有幾分神祕的色彩,因為從那時候起,
還沒有人見過我們真正的""
 
 
 
 
  二十年前,破魔十日結束後,王都沒有對這起事件做出回應,就對周遭發出了戒嚴令,
整個王都中心完全無法進入,搞得我們的活動範圍整整少了一大半。

而當時也有人認為是王都在搞陰謀,要求王都解除戒嚴並出來說明整個事發經過。

那時,有很多人贊同這個關於陰謀論的說法,因為是由一位頗有名望的族長提出的,
所以幾乎有五成的民眾都一起集結到了王都廣場進行抗議。

但是,當時出來的並不是我們的王,也不是出來傳話的使者,
而是本應做為討伐魔物的先鋒,狂戰分身

整整三名,身穿漆黑的重型板甲,背上背著一大把斬艦刀,還有腰際上發出微微紅光的太刀,隱約的從頭盔中看出已經發出血色的瞳孔,開始他們的戰鬥指令。

開始抹殺所有聚集在王都廣場的所有人,,抹滅其血脈。

一開始大家還不為所動的站在那裏喧嘩,後來,黑影閃過,
感覺到脖子上緩緩流下的紅色液體,才驚覺自己已身首分離。

一瞬間,大家的思緒全被恐懼所填滿,紛紛奔離廣場中心,
只要慢了一腳步,不用等刀過來,自己就會被周圍的人踩死。

但是這狀況對於這3名戰鬥機器根本不成問題,
只見一名身形較為高大的狂戰分身往直直的往人群衝去,在衝到人群最前端時,
抓起背後的斬艦刀,扭身一甩,一群還不明白自己犯了什麼錯的民眾就這樣被攔腰斬斷。

另一名較為矮小分身站在王都入口,只見他身影微微一晃,一瞬間,周圍鮮血四濺,
而沐浴在血雨中的分身,毫無情感般的走向其他目標。

而在廣場中心,第三名分身佇立在那,沒有揮刀,沒有殺生,與其他兩名分身產生強烈對比。正在其他人產生出一絲疑惑時,他動作了,奮力的往前衝去,拔起腰際上的太刀,紅光一閃,被盯上之人立刻人頭落地,而這名被殺害之人,正是當初發表出王都陰謀論的歐墨尼得斯一族的族長。

只見這名分身,收起剛斬殺過人的太刀,獨自一人的走向住宅區中,
似乎是想要把歐墨尼得斯一族給抹消掉。

這時,在王都中央的兩名分身還在肆意的虐殺民眾們,對於自己正是這場血海的罪魁禍首毫無任何悔意,仍然揮舞著手上的刀,彷彿沒有靈魂的魁儡一般,持續執行自己的任務。

「誰來誰來都好拜託救救我們阿!」

一名已經陷入絕望的人如此哭喊著。

但是分身毫無任何憐憫,如同伐木一般,把手上的斬艦刀緩緩的往剛剛哭喊的人劈下…
 
剎那間,只見一隻粗壯的手臂,硬生生的的打在這把巨劍上,一陣陣沉悶的撞擊聲,
如同破開這人間煉獄的鐘聲一般,在這地獄製造者的刀中緩緩盪出聲響。
 
「凰,輔助就交給妳了。」
一句深沉的男聲如此說道。
 
「這是在事件後最後一次幫你了,以後就別再有交集了吧。」
清脆的女聲,如同天使般音籟說著與之不符的話。
 
「…隨妳便吧。」
 
話終,這名女子身上亮起劇烈白光,仿佛要照亮這深淵的地獄一般。
 
「天使的讚詠。」
女子在說話的同時張開剛緊緊懷抱的雙手,身上的白光如同天使的羽翼,
緩緩向上升起而逐漸變大。
 
在光芒離開女子身體的同時瞬間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顆顆耀眼的白色光球。
 
這些光球像有生命一般,飄落至其他差點死於刀下的民眾身上,沒多久,
剛剛因為逃跑而受的傷已經全部治癒,而情緒也和緩了許多。
 
「好了,快離開這裡吧,這裡交給我和鳳軒就行了。」女子優雅的笑著說。
 
所有人被這句話驚醒,立刻了解到現在還是身處於剛剛的地獄之中,
連聲謝謝都還來不及說就匆匆的跑離現場。
 
在分身想衝向前去追殺離開的群眾時,一名黑影已飄在他面前,
硬生生的一拳直接打在那漆黑的胸甲上,讓他往後顛頗了好幾步。
 
是的,他是鳳軒,現任無道流的館主。
 
「你們到底在幹什麼!!」
 
他憤怒的往王都的方向咆嘯道,不滿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這時,2名狂戰分身目標都放在鳳軒身上,一語不說,如臨大敵般的警戒著他。
 
「看起來是不能溝通阿,打殘你們在問話!」
話一結束,鳳軒一腳扎實的踩在地面上,人如同不存在一般,消失在剛剛的地方。
 
還不等2名分身做出反應,自己已出現在那名較為瘦小的分身上方,
高高抬起的左腿,奮力的往下一劃。
 
分身機警的伸出巨劍想抵擋這踢擊,但,這時,旁邊卻有聲音緩緩飄出…
 
「力量、防禦、速度附加,協調、精神、體力強化。」
凰冷靜的舉起雙手,為正在戰鬥的鳳軒添加了6個增益魔法。
 
一瞬間,看鳳軒身上出現的光芒連續閃爍,6個增益魔法已經全部添加完畢。
 
這時,分身才警覺到,這名女子比男的更加難纏,但已經來不及了。
 
瞬間,剛剛架起的巨劍已被一腳踢碎,不給分身往後退的機會,
鳳軒猛的一個轉身,被身體帶起的右腳狠狠的再往分身的頭步踢去。
 
一聲扎實的撞擊聲,只見那名分身被往後踢飛到附近住家中。
 
另一邊,高大的分身,把手放在腰際上的太刀上,
迅速的往凰的方向衝去,似乎是想要速戰速決。
 
就在快衝到他的攻擊範圍時,只見鳳軒一個踏步就擋在他面前,
一個馬步,身體緩緩向左邊傾躺,右手奮力的向前轟出。
 
這些動作一氣呵成,沒有絲毫多餘動作,只見剛剛迅速衝過來的分身,
又以更快的速度飛了回去,直直的飛往另一邊的住家中。
 
「少管閒事,他砍不破我的防禦。」
與剛剛親切的語氣不同,冷冷的語氣似乎不想與交談之人有過多互動。
 
「小心一點,他們的裝備都是上級品,剛剛要不是你的魔法添加的快,
我現在已經少一條腿了。」
鳳軒些許不耐的說。
 
「這樣阿~那你可要好好謝我呢,呵呵!」
凰依舊不改從容態度,似乎在調戲著鳳軒。
 
「我說妳阿……小心!!」
 
鳳軒緊緊抱著凰撲倒在地上,並沒有什麼意圖,只是因為如果不這麼做,
現在可能已經被砍死了。
 
鳳軒看著這把被丟過來的斬艦刀,慢慢站起,望向他的主人,
心想:「這要是硬碰硬,還真不一定能贏阿…」
 
剛剛那名高大的分身拔起腰上的太刀,慢慢的靠近他們。
 
鳳軒轉頭望向另一名被他踢飛的分身…
 
等等!人呢?
 
他訝異的轉身想尋找另一名分身的蹤跡,
卻又突然想到:「該死!還有第三名分身在住宅中!」
 
焦急的鳳軒大聲的說:「凰,認真點,還有一名分身在住宅裡!」
 
凰聽到了這句話,從容的表情瞬間轉為認真與些許擔憂。
 
鳳軒見凰也有認真戰鬥的意願了,便往轉身衝向分身。
 
分身見剛剛踢飛他的敵人衝過來了,自己也往前奔去。
 
在鳳軒想要像剛剛一樣,先一腳踢飛他的同時,分身仿佛猜到了他的想法,
右手的刀往前奮力的一揮,打算直接砍斷他的左腳。
 
在這同時,分身的手腳關節處卻突然出現了結冰的現象。
這突如其來的異狀,讓他揮刀的動作慢了下來。
 
「冰結術!」只見凰的左手冒出陣陣的白色的凍氣,看來分身身上的結冰現象就是他造成的。
 
「爆炎術!」凰不給分身喘息的機會,右手往前一揮,
一顆棒球般大小,看似毫無威力的熾紅色火球直直往分身頭盔飛去。
 
【轟】的一聲,分身整個人被火焰吞噬,這威力令鳳軒驚愕了一下,
但見機不可失,向右邊一個轉身,右腳被身體帶了出去,直直掃向分身的盔甲上。
 
還沒等分身被踢飛,鳳軒左腳往前踏了一小步,只見他人已經出現在分身後方。
 
出現的同時,右手奮力的往他背部擊去,在打出去的同時,右腳踏了一小步,
人又出現在了分身前方,一個掃腿後又出現在他的後方,似乎是想這樣了結他。
 
就這樣,一瞬一拳、一瞬一腳,仿佛有二位鳳軒在攻擊一般,來來回回約十幾次,
只見他再次閃現,而這次卻是出現在分身的上方,高高抬起的右腳,
眼神中的殺意已經表現出這是最後一擊。
 
「王威十六閃!」 
「給我碎!」
 
鳳軒怒聲吼道。
 
往下擊去的的踢擊,似乎帶著心中所有不甘與悔恨,想要踢破這世界上所有陰影般,
奮力的擊向這名已經殘破不堪的分身身上。
 
強烈的撞擊聲令人覺得有些刺耳,隨即而來的是盔甲碎裂的聲音。
 
在碎裂的盔甲下出現的身影,是人。
 
是的,就像城鎮中的居民一般,一名活生生的人。
 
鳳軒隨即奔向這名剛剛與他戰鬥的人旁,想問他王都到底有何目的,
但,他看到的卻是,一個雙眼毫無生氣,如同死魚般動也不動的人。
 
這讓鳳軒疑惑了,這與剛剛和他奮鬥許久的分身不同,
好像盔甲才是擁有生命一般,而人只是附屬品而已。
 
「他已經死了,死了快一星期了吧。」
凰似乎猜想到鳳軒的想法,冷冷的說。
 
「?!怎麼可能,那剛剛跟我…」
鳳軒訝異的說。
 
「你還有時間在這解謎嗎?還有第三名分身吧?你想等到什麼時候才去救他們?
全部變成屍體之後嗎?」
凰不悅的怒聲斥道。
 
這時鳳軒才明白,自己剛剛打鬥的過程中,或許其他分身已經殺了十個…不,一百人了。
 
他有些愧疚的說:「那我去追那名在住宅中的,那名逃離的分身就交給妳了。」
 
「哼!」
凰不等鳳軒回應,獨自一人往反方向奔去。
 
而鳳軒還是有些心煩,但仍是往住宅中跑去。
 
「唉,救人要緊。」
 
心中煩悶的鳳軒,沿著路上的血跡奔跑著,想盡快找到那第三名分身。
 
但隨著屍體越來越多,鳳軒心裡就越害怕,直到聽到一絲細微的聲響,
讓他緩緩停下腳步,想仔細尋找這發出聲音的源頭。
 
「救…救…」
 
又聽到了呼救聲,但這次鳳軒已確定了方向,就在那已經倒塌的房屋中。
 
「喂!妳還好嗎,我馬上救妳出來。」
鳳軒著急的想把壓在這名婦人身上的屋瓦搬開。
 
「先…先等等…」
滿身是血婦人用虛弱的氣聲阻止了鳳軒的動作。
 
「怎麼了?敵人還在這裡嗎?」
語畢,鳳軒隨即站起,警戒著四周。
 
「那…那惡鬼已經跑了…只剩下…只剩我和這名嬰兒…」
婦人說的話似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但鳳軒聽到了重點。
 
「還有小孩嗎?我先救妳出來,妳帶我去找!」
鳳軒依舊著急的說。
 
「嬰兒在我這…不過似乎被嚇壞了…還好…還好那名惡鬼沒有傷到他…還好…」
婦人隨即從旁邊的屋瓦下緩緩的抱起一名沾滿了血的嬰兒,
用欣慰的眼神看著他,即使自己半身還被壓在屋瓦中。
 
「這是妳的小孩嗎?妳情況有點糟,我還是先救妳出來吧!」
他小心翼翼的抱起小孩,著急的對婦人說。
 
「不了…你就保護好她吧…她…她是唯一的血脈…就…就拜託你了…」
婦人語氣越來越微弱,但眼神依舊充滿慈愛的看著那名險遭殺害的嬰兒。
 
為了保護她,她寧願獨自一人守候。
為了保護她,她寧願拒絕別人的幫忙。
為了保護她,她寧願自己丟掉性命。
 
直到最後一刻,心中仍無一絲後悔,面帶一絲微笑的離開這殘酷之地。
 
仿佛感受到親人不在了,嬰兒碩大的雙眼緊張的探望四周,
就像想喚回逝去的親人一般,放聲大哭。
 
此時的鳳軒,只能咬著牙,暗自埋怨自己,埋怨自己為何沒有早點發現這一切,
埋怨自己,
為何,
如此,
毫無用處。
 
強忍著心中的無力感,雙手呵護著這用命換來的小生命,往另一邊,凰的方向緩緩奔去。
 
跑著跑著,到了王都的城牆外頭,只看到一個相當搶眼的冰雕豎立在城牆外圍,
仔細一看,裡面似乎冰著的黑影似乎是那另一名分身。
 
「你那邊的敵人呢?解決了?」
凰依舊用冰冷的語氣詢問著,不同的是,她全身冒著濃濃的凍氣,
讓離她不遠的鳳軒也感到了一絲涼意,看來那冰雕應該是凰的傑作。
 
「我到的時候,那分身已經跑了,只剩下這名女嬰。」
鳳軒仍無力的說。
 
「……」
凰似乎立刻理解了事發經過,沉默不語。
 
鳳軒似乎也沒有搭話的意思,就這樣處於尷尬的環境,現場一片寂靜。
 
「哇~哇~哇~!!」
破開這寂靜的是他手裡抱著的嬰兒,不知所以然的哭聲,引起了凰的注意。
 
「你要代替他家人照顧他嗎?你一個大男人的…
照顧的了嬰兒嗎?何況家裡還有2名孩子…」
凰似乎想代替鳳軒照顧她,有些吱烏的說著。
 
「...呵呵,也是,我也就一個男的,照顧這麼小的孩子還真的不知所措阿…
那…凰,可以拜託妳嗎?請你幫忙照顧這孩子…」
鳳軒似乎也明白凰的意思,轉而尋問道。
 
「哼,好歹我也有一名女兒,總比讓你照顧來的好。」
凰緩緩的接過女嬰,臉上的慈祥讓女嬰笑了出來。
 
「這小孩我會照顧的,你就不用擔心了,不過還是別告訴她家人的事情,
就由我…我們來當她暫時的家人。」
凰有些害羞的轉過身,緩緩說著。
 
「恩,這或許對她比較好。」
鳳軒也認同她的想法。
 
「那就先回去收拾殘局吧,誰知道還有沒有什麼問題會發生。
我先回去安置這小孩。」
話說完,凰就慢慢的往自宅方向走去。
 
而鳳軒這時,心中多了些許不安,但還是帶著這討厭的感情回到了家中。
 
只不過,回到家看到的是一名嚎啕大哭的男孩,與一名安祥入睡的女嬰身影,
卻不見本應在此時照顧他們的母親,
他的妻子。
 
他發了瘋似的在王都中奔走,深怕自己的愛妻受了一點傷,
深怕自己的愛妻是不是也成為了分身的目標。
 
第一天,毫無下落。
第二天,毫無下落。
第三天,毫無下落。
 
第四天,受不了的他,往王都外的森林衝去,心中仍燃著名為希望的火苗,
想在森林找到自己愛妻的身影。
 
在鳳軒奔進森林後,一直可以斷斷續續的聽見魔獸的嚎叫聲與樹木的倒塌聲,
不難明白那瀕臨發狂邊緣的人會做出什麼事。
 
第一天,森林安靜了,可能魔獸們也明白,這名惡鬼牠們招惹不起,紛紛跑去避難。
而狩魔者們似乎也不怕被鳳軒當成敵人,紛紛進入了森林深處,
想看看有沒有稀有魔獸的屍首。
 
第二天,鳳軒回來了,但另人訝異的是,原本的黑髮竟全數變為了白髮,
年齡仿佛瞬間老了十多歲,而雙眼如同失去靈魂一般,一路走來都不知道在注視著哪裡。
 
就這樣,一路上許多人想跟這名救了他們的英雄搭話,甚至想要送禮回報的群眾,
全部都被鳳軒當成沒看到一般,全部無視了。
 
獨自一人默默的走到自宅中,不搭理那名擔心父親的男童,
也不理會那群同門的學子弟們,就這樣走到了房間,久久閉門不出。
 
 
少了,那名為摯愛的妻子。
少了,那身為館主該有的包容。
少了,那身為父親該給予的溫柔。
少了,那些害怕魔獸襲擊的民眾。
 
多了,一夜白頭的白髮。
多了,想要感謝的群眾。
多了,一名逐漸懂事的男童。
多了,那遭受無端之火波及的魔獸。
 
而那名為希望的的火苗,滅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891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p1997090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後一篇:夜‧刄雷 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lacktor讀者
【科幻長篇】《台東超載》-13:火星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92564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