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鳶尾花的女武神 第五章-黑色水仙花

作者:南雲桅上│2017-05-26 00:41:58│贊助:10│人氣:222

  「部隊停下!」
 
  切斯洛一聲呼令,眾人已顯疲態的步伐停了下來,夏日的樹林裡悶熱而拖慢行軍的腳步,更不用說走在蒸氣搬運車旁的防禦兵,一直被鍋爐所散發出來的廢熱給侵擾。
 
  已經到了林道末端,眼前橫亙著的,是沿著山邊修建的道路,除了平時聯絡各個村落互通有無之外,戰時更有著運送物資的重要地位。但是王國軍無法準確地掌握住德斯蘭帝國軍隊的動向,因此得儘可地避免利用道路運送重要物資。
 
  「辛苦小隊的各位啦,就在這裡用個午餐吧!」切斯洛話一岀,代表著午休時間到來,列隊裡傳來微弱地歡呼聲。
 
  「有沒有搞錯……這麼早就休息啊?」防禦隊裡的尤金小聲地說,一旁同樣帶著工兵裝備的凱伊聳了聳肩。
 
  「你毛真得很多耶,走久一點又說快虛脫,到底……」尤金的背後又是吉賽兒的聲音吐槽著,走在他左外側攻擊兵的位置早已整路聽著碎念聽到煩。
 
  「妳管我,要管我的嘴喔,先管好妳的ㄋ……」尤金又要發出性騷擾的玩笑,這次覺得自己的屁股真的被某種金屬管狀物頂著。
 
  「咦……原來我沒關.保.險呢!」吉賽兒加重語氣說道,獵人般的氣場把尤金嚇得往前一跳,一把撞上站在前頭的雷伊。
 
  雷伊轉頭瞪著尤金,這不會對腳步的傢伙的小短腿每次都踩到他的靴跟,他一點也不在意是否長途行軍,但是長途行軍的疲累加上有人動不動就絆他的腳,他只能一直想像著用工兵盾打老鼠的畫面來轉移怒意。
 
  「喂,那邊的還玩啊!嫌提早休息還剩很多體力是不是?」沙場老兵拉戈爾軍士長注意到一旁的騷動,準備出聲開罵。
 
  「算了,沒關係啦!」切斯洛揮了揮手止住拉戈爾,「大家也累了,就輕鬆點吧。」
 
  切斯洛繼續說道,「很幸運的,我們中間沒有遇到任何阻礙,山賊或是帝國軍沒有出現製造出不必要的戰鬥,我們提早了一天半的時間抵達目標地,這邊得感謝利特維雅中士的偵查行動。」

  被切斯洛提到的莎夏,低下頭避開了他的視線,這只是自己該做的工作啊。畢竟,以往遇到的隊長多半不會把她給提出來掛在嘴上。
 
  「不過,還是有事情麻煩妳了,莎夏。
 
  「前面的王國軍補給站還是得要妳探查一下,雖然是自己家門裡,可是謹慎為上。」
 
  ——不要提我的小名啊!莎夏臉上浮起微紅,心裡這麼大叫著,就叫亞歷姍德拉或利特維雅中士就好,只有會把小名交給自己信任或願意親近的人是她的大原則,這樣子叫有種把自己給剝開的感覺……這傢伙是笨蛋啊!
 
  「是……」儘管莎夏無法對此坦率的心裡翻江倒海,口頭上仍然一貫冷徹地回答。
 
  「尤金,麻煩你幫忙把摩托車給弄下來啦。」
 
  「真是的,要帶個破爛大鐵塊過來還要大家伺候,當做行軍是出門郊遊喔!」放在平台車上的摩托車,莎夏語尤金兩人和力把車子推下木板製的坡道。
 
  面對尤金的眼神與挑釁,莎夏沉默著不做任何回應,事實上,這幾天來尤金除了笑鬧性地玩弄隊上的新兵和吉賽兒外,就是把莎夏當做針對的目標了。而莎夏別開的眼神與沉默,更讓尤金覺得自己被眼中低下的種族給看輕。
 
  「媽的,我在跟妳說話啊,克羅諾人!妳們老媽生妳不生耳朵的啊?」
 
  「有什麼指教嗎?尤金.貝里托尼?」沒人見過的怒火,在莎夏的表情和語調上爆發,皺著眉心,靛藍色雙眼怒視著眼前身高與她差不多的尤金。
 
  「怎、怎樣?妳想打人嗎?克羅諾人真的說不得耶!」尤金反擊地不甘示弱,「妳這種態度我不搬了,自己處理吧!」
 
  「喂……等等啊!唔啊!」尤金不負責任地跳下木板坡,任由沉重的摩托車自行滑下,而莎夏根本拉不住,情急之下捉住龍頭的她跟著摩托車一起側翻下了木板,人被給壓在車下。
 
  「怎麼了?」聞聲而來的是吉賽兒與另一名克羅諾女兵,「會不會太過分了啊?你!」

  吉賽兒質問著尤金的行為,只見尤金蠻不在乎地離去,臨走前還丟下,「老子我可是第一次見到有人幫克羅諾人說話啊!」
 
  「沒事吧?」吉賽兒一把就拉起壓住莎夏的摩托車,而用工具把腳被壓住的莎夏的克羅諾人女兵則是伊娜.巴多卡,身上穿著的不是軍服,是短褲管的工作服,這次被派來操作蒸氣搬運車的王國軍機械員。
 
  「謝、謝謝,我該開始工作了。」莎夏的表情顯得有些難為情,還是第一次有人替她伸張呢,根本不知道怎麼回應的她,只能促狹地道謝。
 
  「車……還好沒有摔壞。」伊娜細聲地說道,在莎夏沒注意的時候早以檢查了一圈。
 
  隨後,在莎夏再次點頭道謝後,朝著隘口的王國軍補給庫而去。
 
  道路沒多遠就在位於范爾隘口正中間的補給站終結,再往後曾經還有道路痕跡,但瀕臨邊界處又與帝國極為接近,在兩國國境戰爭的時候被毀壞後就再也沒有修復,任其荒蕪。
 
  「怪怪的……不太對勁啊。」越接近補給站的軍營,卻越讓莎夏覺得不安,空氣隱約飄著焦味,還混雜著一股——血腥的空氣。直覺告訴她兵站出了事。
 
  她在兵站前崗哨的彎路上轉了彎,餘光瞧見崗哨上站著的士兵不是王國軍裝的藍,停在兵站旁的至高點看,眼前的光景讓莎夏倒吸一口氣,訝異而大張著的靛色雙眼搜尋著眼前所見的。
 
  兵站軍營燒得焦黑,窗戶裡漆黑的空洞看不見生者的跡象,一旁的庫房還冒著火,人影在其中竄動,仔細一看,竟然是困在裡頭的王國軍士兵正痛苦地掙扎。
 
  庫房門外的士兵身上穿著沒見過的軍服,色澤尤如死灰般的白灰色。
 
  他們繞成一圈看著庫房裡殘忍地燃燒,沒有任何的慌張與急忙救助的樣子。更有甚者,看起來像帶著一種參加著營火晚會的歡樂氣氛,舉起雙手呼喝著莎夏不知道的歡呼,另一邊又傳出了淒厲地嘶喊,兩名手持長槍的士兵正在行單方面的處決——對象不是人,是兵站馬廄裡的戰馬。
 
  嘶鳴聲隨著風,迴盪隘口侵入莎夏的雙耳,中間還夾雜著人的呼喊,憤怒與悲傷讓莎夏不住地發抖,極度殘忍地連無辜的動物都不放過,直到馬匹的哀鳴聲暫歇,才讓莎夏用發抖的手拭著眼。她嘆了口氣,該做的工作還是得做。
 
  ——不能單方面地直接進入!這太危險了。
 
  敵手看起來有一個。不,至少兩個小隊的規模!目前大部分的士兵是呈現休息的狀態……除了那些處刑中的。莎夏注意到彼此還輪流持槍在隊伍的四周巡邏。站門口哨,四周圍牆的部分倒是沒有太多人力看守,但如果從崗哨直接發現敵人,依這個數十米見方的兵站,要讓整個部隊戒備後再反擊,只是幾分鐘內的事。
 
  最保險的還是撤回原地吧?莎夏這麼想著,但想法未落,卻已經有一道紮實的威脅感從背後而來。
 
  她對這種彷彿天線一樣能到處接收的第六感心情很複雜,尤其是針對「危險」這一部分。讓她依賴的是,好幾次靠著這種感覺躲過危險,尤其像傳令士這折損率如此高的工作。恨的是,第六感之後往往會是一番苦戰。
 
  「呃……呵……」背後傳來的氣音讓她戒備著隨時能夠反擊,但這腐敗氣息,卻很熟悉。
 
  本來蹲跪在地壓低身子的她靈活地扭動腰間快速轉身,同時間在眼角餘光也不得看漏的準確之下把上好刺刀的點二二口徑卡賓槍指向背後的威脅!
 
  「什麼……」「這、這是!」上回與伊蒂絲遭遇的「不死士兵」或著該說是行走的屍體、切斯洛提到村人口中的「屍人兵」是一樣的東西吧!
 
  然後,還有腦中深處遠去卻時不時會被叫喚出來的回憶。
 
  全身裸體,還有幾處正在腐爛的屍人兵後腳跟一蹬朝著莎夏箭步衝去,莎夏像失去平衡的木頭般側身一倒,隨後轉身雙腳一踢的閃避開來,再次轉身,準被拉動槍機的瞬間卻突然想到……
 
  ——這地方不能隨便開槍哪!不是引來兵站裡的士兵就是把自己的小隊給找來送死,怎麼樣都是不智的結果!
 
  既然這樣……那就肉搏吧!——莎夏緊抓著槍身,右手拖在槍托後,屈身觀察眼前屍人兵的動線,在直覺地預測著即將來到身前的瞬間,右手猛然一送!
 
  尖銳的長刀身刺刀直指屍人兵的眉心。隨著莎夏槍身一轉,「嗚……呃……」屍人兵發出無力地長鳴側傾身體,莎夏用左手當做支點地再次對槍托施力,銳利的刀刃從屍人兵的頭頂滑出,漫著稠厚的腐敗血味。

  劃開第一隻屍人兵的同時,莎夏踮起腳尖一個轉身,全身的重心轉移到持槍的左手一揮,才從另一邊竄出的屍人兵被劃斷了頭,腦殼沉沉地聲音甫落地,莎夏已經奔向停著摩托車的小路。
 
  「哇啊……怎麼會!」連莎夏都不禁地驚呼,摩托車旁的屍人兵一見莎夏從草叢中鑽出,像有著共同目標地前接後踵而來地攻擊。
 
  面向撲面而來的屍人兵,她順著斜坡向下的重力往前一躍,擺出前進突刺的動作,奔跑的速度加上自身躍起帶來的重力下墜,刺刀一把地插進排第一位置的屍人兵胸口,莎夏以槍身支撐身體,插入的刺刀為支點跳起空翻,全身騰空的瞬間抽出插著的刺刀,雙手緊抓著槍身再往前一劈!
 
  嘖……回去又要磨刀了啊!
 
  用蹲跪的姿態落利。方才刀身一劈橫切開屍人兵的身體,突破肋骨,被刺刀挑出仍在跳動地心臟,上頭滿佈著紫色的晶體。不能開槍的確少了許多能夠使用的戰法,而這些突刺的動作對身體來說都是體力上的消耗,在落地時她已開始喘著氣。
 
  屍人兵的移動速度雖然不及正常的人類……畢竟本來就是人類的屍體在不明的狀態下變異而來的,但是卻加強了身體四肢的抓握的力道,與短時間的爆發力,也許是與已經僵硬的肌肉有關吧!
 
  這抓握力道早先莎夏在對峙時有領教過了,那一次就算隔著硬皮長靴仍有一種是否就這麼壓碎她小腿骨的痛楚。
 
  往右邊看去,仍有兩隻屍人兵,她狠狠地一拉在地上的藤蔓,隨著連鎖的拉動絆倒了其中一隻,莎夏持著手上的步槍,把刺刀轉向下衝著對方的頭部一插,在另一只高壯的屍人兵對她張開雙臂準備發動攻擊之時,她踹著被刀插入的屍人兵的身體向後一躍,卻聽到一聲致命的斷裂聲!
 
  「啊啊!不會吧!」
 
  飽受折磨的刺刀從刀柄發出清脆地聲響,那刺刀的刀身竟卡在仍噴著暗紅汙血的屍人兵身上!莎夏不敢置信地看著槍口,整齊地缺口好似在朝笑著她粗暴的使用。
 
  王國兵工場的爛東西啊!別鬧了啊——
  正當莎夏在心裡咒罵著,一轉身發現自己被逼到沒路可退的窘境,這次可沒有像上一次這樣的運氣了啊!
 
  當下,只能舉起手上的卡賓槍,她拉上了槍機準備在最近的距離之下開上一槍,屍人兵帶著令人作嘔的味道向她緩慢越來越逼近,扣扳機前的每一秒鐘宛如時針向前那般地漫長!
 
  瞬間,後腦卻湧現一陣陣變強的劇痛——
 
  「怎……怎麼會……啊啊……唔……」
 
  屍人兵的吼聲宛如尖刺般鑽入她的腦中,被無限放大地變成有如將耳膜撐破的聲音,更準確地說,是她的腦中彷彿有人在慘叫著回盪,慘叫聲讓被挑起的回憶全部像投影機切換般的快速播送。
 
  純白的高塔、繫著手銬腳鐐拉著鐵鍊緊挨著前面的同伴、一次次揮在身上的棍棒、陰暗骯髒的斗室裡,帶著口罩的白袍人把某種藍紫色的發光液體用針筒打進身體裡面……慘叫聲四處——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莎夏失去了理智失控地張嘴大叫,早已忘記該怎麼隱藏住自己,睜大的眼卻因為極度驚懼而縮小了瞳孔,面對眼前的屍人兵……
 
      一聲槍響,她扣下了扳機。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8864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Ульяновск
雷伊.莎夏XDDD跟我的小說撞名了
不過論全名來說是
蕾伊妮絲.艾德倫
莎夏.希芙斯.艾德倫

05-26 16:27

南雲桅上
雷伊是亂取的,不是主角就沒這麼認真考慮名字啦
莎夏這名字還真的就想了很久
突然想給俄國風的女角取一個平實又中性的
莎夏就出現啦05-29 23:23
錐生雅
屍人兵是不是可以理解成,類似鋼鍊後期用賢者之石做出來的士兵?OAO

06-26 13:06

南雲桅上
可以這麼說,阿錐(這樣叫可以吧)真的好厲害XD
不過這部分還是有些設定上的洞要補一下06-26 16:46
洛雅.愛的戰士
最、最後的回憶是莎夏的嗎??

09-12 15:45

南雲桅上
其實寫到這邊也不用暴雷啦XDDD
是的哦~後面會把莎夏的過去拉出一章來寫呢
09-16 22: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zest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鳶尾花的女武神 第四章-... 後一篇:浮出水面的自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irsky00讀者們
小屋小說更新囉,南部連日大雨,希望大家平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