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寵物番外、稻荷奇譚(01)

作者:冬將軍™伊薩│2017-05-26 00:07:31│贊助:2│人氣:533
  天已經黑的徹底了。

  蓊鬱的樹林長得十分茂盛,樹梢茂密的枝條綠葉連接著,如簾幕遮掩住天空,現在已經時值傍晚落日之刻,森林內陰森的氣氛交融著夕陽的火紅,不時傳出鳥鳴與魔物的微弱叫聲與呼吸,更襯得令人不安。

  「吶吶、這裡,這裡!」

  前方的金髮少年不時轉頭催促著他,手向他招了招,深怕他走丟似的,還頻頻轉頭確認他是否還安然無事的跟在後方,水藍色的瞳孔在陰暗的環境下仍然明亮的熠熠生輝。

  「那、那個…這裡是…?」

  焦躁不安的情緒隨著深入林子內部,越發地在胸腔中膨脹起來,看他如此膽怯的模樣,那名金髮的少年甚至直接朝他走來,拉起他的手就往裏頭走。

  「現在講不就不有趣了嗎?」

  金髮少年無視他明顯非常害怕的模樣,逕自拉起他的手,直往森林的更深處走去。

  雖外貌是少年,但對方的力氣竟然初期的大,既掙脫不開也不曉得自己是否能獨自一人離開這片樹林。

  這麼想著,他又不知不覺被帶入更深處了。

  他忍不住回想,為甚麼事情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呢……



  事情大概得回溯到不久前,嚴格來說,是一個多小時前的事情。

  他——才剛滿十八歲不久的上官凝,還在黑城的街道上行走,時間是快要入夜的傍晚,街上的行人卻還是多的可怕,三兩成群地走在一起有說有笑。

  這是他遠離蓋伊,搬來黑城的第一週。

  住的是家族在黑城購置的房地產,用的是早就已經打理好並且乾淨的不可思議的裝潢,花的是家人給的錢。

  除去在黑城要買到一間別墅或豪宅的難度比蓋伊還要困難一些,這座新屋的佔地面積比老家還要小上許多,也顯得狹窄,他在黑城住起來的感覺,確實沒比在老家差到哪裡去。

  硬要比較的話,真沒什麼太大的不同,只是沒有了會打理家務的僕從,事事都得自己來。

  簡單來說,他還是依附在家族上生活。

  這樣不是跟他原本打算離家獨自生活的本意背道而馳的嗎?畢竟,他之所以離開家裡,就是想「一個人生活」。

  結果……暫時不說住家的問題了,要他兩手空空來到黑城,那恐怕也是一時半刻他無法解決的問題。

  就連用的錢都準備的妥當,已經放在帳戶裡,更別提這是不是愛護孩子的心態,從根本上就已經把他的初衷忽略的徹徹底底。

  「嗯,唔…所以…」他走在路上,一邊呢喃自語。

  如果不要找家人要錢的話,首要之務就是得自己賺錢。既然要自己賺錢,就要找個工作才行。

  工作啊……他這麼想著,思緒又進入沒有盡頭的迷霧之中。

  這麼一想起來,他才發現自己連一點最基本的社會經驗都沒有。作為一個名門世家的後代,不知幸還不幸,他卻是家中排行第二的,雖然幸運地不用接替家族的事務,卻不幸的得跟著兄長學習一堆不知未來對他是否受用的課程。

  教師是從外頭聘請回來的,跟陌生人接觸的機會少之又少,談天的機會何其單薄,更別提「同儕」這種存在了,簡直遙不可及。

  要說這樣子如同溫室花朵一般的存在,像是一碰觸到外界的空氣就會發病枯萎那樣脆弱,彷彿在社會上找不到任何立足點的他,有甚麼優點的話……

  大概是精通的東西,比一般人多吧。

  儘管如此,像他這樣的人,其實在這星球上並不少,也許大多數人士認為溫室花朵就該有溫室花朵的模樣,安安靜靜地待在安穩無虞的環境之中就足矣。

  不知不覺,他已經走入了人潮較為鬆散的郊區。這裡雖也不少店家,但絕沒有市區那麼熱鬧繁榮,人群也稀稀落落的,鮮少成群結隊。

  人群變少了,嘈雜的聲音不再霸道地佔據整個聽覺神經,上官凝突然有種解脫的感覺。

  「嗚……」

  經過某條巷子時,裡頭確實傳出了像這樣的聲音;細小、柔軟,帶著顫抖的哭腔,活脫脫就是有誰正在啜泣。

  他確實聽見了。這裡已經沒有太多旁人談天笑鬧的聲音,因此這種平常會被無視或淹沒的聲音,反而在這時候容易引人注意。

  「…嗚…」

  不知道是否他出現幻聽,還是其他人壓根沒有發覺,或是冷漠的不想理會,即使經過了巷口,也只是快速走過,完全沒有停下腳步。

  那道聲音卻像是要凸顯自己的存在感,猶如昭告著自己確實存在,又再次出現了,而且——

  上官凝不自禁的停下腳步,幾乎沒有任何遲疑地看向巷子中,幸虧黑城的道路維護狀況還算不錯,路燈非常明亮,將臆測中應當陰森恐怖的暗巷的形象重新塑造了一遍。

  他的「危機意識」在這時候,還相當的薄弱。

  於是他走了進去,不知為何,原本應該是相當乾燥的石磚路,像被潑過水般濕潤,泛著一股下過雨後的青草味。但是,這裡並沒有植物,理論上來說不可能會有這種味道。

  他一步、一步地向更深處走入,那啜泣的聲音越來越大,更篤定了發出那聲音的人肯定就在裏頭。上官凝的額際淌下冷汗,是甚麼樣的人會在這種時候、在這種地方待著不走呢…

  既然哭了,又是遇到了甚麼事情?

  他完全沒有想過一絲關於自己待會兒會遇到甚麼事情,此時還未經過外界洗禮,相當單純的腦袋一股腦地出現了對於發出聲音的那人的猜測。

  眼前終於出現了人影,被西斜的太陽拉的狹長的影子踩在他的腳下,上官凝帶著疑惑與驚訝的眼神就看著眼前佔據了巷子裡一個狹窄的角落,發出啜泣聲的那人。

  因為是蹲著的,上官凝無法猜測他究竟有多高,但從那身形來看,應當是一名十五、六歲左右的少年,留著一頭看似柔軟而帶著微捲的金髮,髮梢漸層至亮麗的銀白。

  更吸引他注意的是——少年身上的穿著,即使是蹲著也相當顯眼。

  明顯不是現代的服飾,純白色的,像是簡單的用兩件大衣所組成的衣物,穿法又極其複雜的模樣,袖子異常寬大。

  他從沒看過這樣子的衣飾,無論是在蓋伊,或是走在黑城的街頭上,從來都沒有看過。

  時間的流動在少年身上猶如靜止了一般,沒有留下任何令人感歎的痕跡,像一陣微風吹過。

  「那個……你、你還好嗎?」

  他戰戰兢兢的開口,鮮少跟陌生人搭話令他異常的緊張,心臟在胸腔中瘋狂鼓動,彷彿要衝破肋骨似的用力。

  聽見了他的聲音,少年頓了頓,才抬起頭來看他,白白淨淨的臉龐上有一些未乾的淚痕,水藍的瞳孔晶瑩剔透,像塊上好的玉石,剛哭過而帶點紅腫。

  不得不說,少年長得十分清秀白皙,就連他也禁不住為少年好看的外貌而感到吃驚。

  少年從地面上站了起來,揉了揉哭得泛紅的眼睛,可憐兮兮地看向他,上官凝頓了頓,那眼神活像就是他欺負了他似的。

  「…對不起,我迷路了…」少年膽怯的開口,明顯矮小一些,向上仰著頭看他。

  上官凝為難的抿了抿嘴唇。迷路?他也不是警察或巡邏軍人,該如何帶一個走失的孩子回家。但是,既然發現了對方,也不能直接轉身走人裝作甚麼都沒看見。

  既然要當好人,就當到底吧。上官凝在心中默默的下了這樣的結論,看著眼前金髮的少年,開口詢問。「你…記得自己是從哪裡來的嗎?」

  「唔…從人比較少的地方,走到這裡。」少年四處張望,指了一個有點模糊的方向。

  不過,從少年的話語中推敲,上官凝知道少年是從比郊區更外圍的地方來的,「人比較少」的地方……必然就是郊區外圍了吧。

  儘管如此,他並不知道在黑城的北方,有一座惡名昭彰的森林。此時的他還不知道。

  「不管怎麼說,我們先出去吧…」上官凝顯得有些侷促,畢竟太少跟陌生人搭話了,還攬了一個重責大任在自己身上,下意識地緊張了起來。「巷子裡不好辨認方位。」

  「嗯,好!」

  興許是找到了可以依靠的人,少年那雙寶石般的藍色眼眸瞇成彎月狀,露出牙齒笑得燦爛,尖銳的八重齒在嘴唇間若隱若現。

  不曉得是不是錯覺,上官凝也希望那是他的錯覺;少年的笑容,不知道為甚麼,顯得有些——

  陰森?是這樣形容的嗎,也許是吧。

  想著這樣子無關痛癢的事情,上官凝領著少年走出了莫名潮濕還帶著奇妙青草味的巷道,天空已經有些暗下來了,眼見就要進入夜晚。

  「在這裡的話…你可以分辨出來嗎?自己是從哪裡來的…」雖然他看起來是想幫上少年的忙,但回過神來卻發現金髮的少年看著他,眼神異常的緊迫逼人,上官凝愣了愣,說不出更多的話。

  少年維持盯著他的動作持續了幾秒——還是幾分鐘?緊張讓時間感跟著失控了起來,總之最後是移開視線了,鼻子還抽動幾下。「在那邊那個方向喔,人少的方向。」

  上官凝並沒多將少年方才異樣的行為放在心上,只是額際仍然滴下了冷汗,他自己卻沒發現,只是看少年的面容十分堅定,不帶虛假的模樣,他沒有理由懷疑。

  穿過一條一條的街道,不知是否這裡本來人就少,也不常有人經過,還是因為天色漸漸迷濛灰暗下來,只剩寥寥可數的人穿過他們身邊。

  近乎無人的街道被西斜的太陽染的火紅,顯得有些詭譎而夢幻,微風迎著面吹過來,挾帶著與方才在巷道內聞到的青草味一模一樣的氣味。

  「啊,就在前面了!」少年高聲的呼喊把上官凝近乎是已經不知跑去那兒的神智喚回,他轉頭去看少年,只見後者原先還帶有擔心的神情一掃而空。

  看來是沒有認錯路的吧……上官凝這麼想著,又陪著少年向前走了好一段距離,沿途他都沒有留意自身的環境。

  越是往前走,一團濃黑的陰影挾帶著青草味的微風,愈是清晰而明顯,那團黑影的輪廓太過模糊而不規則,明顯不是住宅。

  路也漸漸的看不清區分,與土地融合在一塊,蔓延到草地上。

  總算,那塊陰影在上官凝的眼裡有了清楚的外觀,等到上官凝發現事情不太對勁,而身旁的少年感覺也不是隨處可見的迷路的青少年時,似乎已經為時已晚了。

  「我是從這裡出來的!」少年興高采烈的說著,鼻子又動了動,似乎是在確認那股味道,「嗯,沒有錯。」

  「那個、我…」完全沒辦法與少年感同身受那股找到回家的路的喜悅,上官凝甚至連話都開始結巴了,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該不該把卡在喉頭的那句話說出來。

  「都已經快要傍晚了…大哥哥要不要來我家坐坐?」

  也不曉得是無心還是有意,少年完全無視了他促狹的模樣,逕自把話題引導到另一個毫不相干的地方。

  該拒絕呢…還是該答應?感覺無論是哪個選擇,都不會有太好的結果,一個是人情上對不住,一個是人身安全上沒有保證。

  上官凝陷入了兩難的抉擇之中。

  「那好,大哥哥就來吧。」但少年卻把他的沉默當成默認,不理會他是否有任何異議,拉起他的手就繼續向前走。「我會準備很多好吃的東西來招待你的!」

  說實話,上官凝想著是否要答應的同時,卻也那麼抗拒,不是沒有原因的。

  眼前已經有了明顯的輪廓的那團黑影,其實是森林——

  並且,不只是普通的樹林而已。而是茂密的可怕,天色還沒完全的暗下來,裏頭卻已經如同黑夜一般,相當茂盛且廣大的森林。



  之後,應該就是現在的這個狀況了吧。上官凝這麼想著,卻還是只能讓少年拉著自己的手,一步一步往森林更深處走去。

  林子裡面完全沒有其他的人,卻可以清晰看見幾雙圓睜的眼珠子亮的幾乎像是能發出光芒似的,一眨一眨的毫不掩飾地盯著他們看。

  樹林間交雜的縫隙也可以明顯看見動物的身影飛竄著,說是動物也不太正確,那身形比他所認知的動物還要大上太多,外型也顯得不太像普通的動物。

  不知名的動物的吼叫聲迴盪在整座森林之中,像是從四面八方而來,此起彼落的根本分不出具體而言是從哪個方位傳來的。

  不過,那股奇妙的青草味還是沒有消失。而且不知怎地,味道還漸漸變的濃郁起來,神智也隨之迷濛恍惚,全身的力氣一點一滴的消失。

  要撐住不睡著就已經有些吃力了,更何況是讓大腦命令自己的身體撐住全身的重量。

  「就快要到了唷,大哥哥你還行嗎?」似乎感覺到了身後拉著的重量變的沉甸,少年轉過頭來詢問。

  上官凝勉強的抬起頭看著少年,他壓根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因為來路不明的氣味而變的混亂的大腦無法思考,只能一昧的點著頭,卻說不出半句話。

  少年的眼神中似乎帶著緊張,但是也無計可施,於是他又拉著上官凝的手,繼續向著目的地前進。

  不得不說,這股青草的味道是真的越來越明顯而濃烈了,清香而淡雅,帶著一股麻痺他人知覺的甘甜,鼻腔中全是這股味道。理性上很抗拒,但卻又不知不覺的吸入了更多。

  即使拚命的命令腦袋要撐住,身體卻不聽使喚,力氣隨著時間流逝慢慢的被消磨殆盡,宛如一個洩了氣的皮球。

  在他算是徹底的失去意識之前,他最後還有印象的,只剩濕潤的草地貼上肌膚,略帶冰冷的空氣穿過衣物貼在體膚之上,還有忽近忽遠的叫喊聲。



後記:

大家好,這裡是現在還在趕稿並且預感一定會爆字數的伊薩
以我這種莫名其妙的手速,到底能不能如期完成稿子並且維持一貫的爆字數傳統

不管能不能,他媽的都給我寫完啊幹

大概說一下,大部分的妖狐都是在日輪丸森林出現的,我這邊不是
原因會在之後的篇章裡解釋

這時候的螢仍然叫做上官凝,還沒有取假名
個性也比現在的他來的更加優柔寡斷並軟弱,所以在描寫的時候有點抓不太到那種感覺…
不過卻很微妙的可以跟妖狐之間互補,算是一種不錯的巧合吧…

目前字數:4644/15000


【歡迎加入蛻變之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8858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蛻變之聲

留言共 1 篇留言

火焰
等等螢,你就這麼笨笨得跟著別人回來對嗎wwwwwwwww

05-26 22:15

冬將軍™伊薩
他這個時候還很…笨(x)缺乏危機意識之類的東西,等到意識過來時已經來不及了www05-28 00:3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g207700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 後一篇:[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anpiano大家
https://youtu.be/g1cbQIP7YZ4 小p的新鋼琴COVER:《火影忍者疾風傳》OP3「青鳥」歡迎來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