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鳶尾花的女武神 第四章-倉促入陣 (三)

作者:南雲桅上│2017-05-24 00:30:10│贊助:10│人氣:166

  「所以帝國進攻我們的理由到底是什麼啊?」

  營火前,身穿王國軍服的年輕士兵問道,面前餐盤裡的咖裡與馬鈴薯泥映著火光。

  「荷馬,你進入王國軍多久啦?」

  與年輕士兵隔了兩個人寬度的另一名士兵向著提問的士兵問。他的身後有面半個多人高,比肩膀寬上十吋的盾牌,那是工兵護盾,除了保護工兵在設工事的時候能夠檔住破片和遠距離的子彈,還有掩護攻擊的效果。

  通常是入伍一陣子的老兵才會裝備這東西,真正交戰時看似得要承受攻擊,但實際上的存活率卻是比一般步兵高上許多了。

  「尤金學長……六個多月……」被稱作荷馬的年輕步兵回答,方才問他入伍時間的工兵是尤金.貝里托尼,他橫躺在篝火前露出圓胖的肚皮。

  入伍八年多的老兵了,卻未有任何想升任軍士的打算。據他本人的說法是——交報告之類的事他才不愛。

  「呿……真菜耶!菜蟲都要被營火烤熟啦。」

  「可是我在訓練學校的戰技表現不錯耶,還給教官打了高分……」

  「……那東西沒屁用啦。」

  「而且學長還沒告訴過我帝國為什麼要打我們啊。」

  「啊——為什麼啊……」

  切斯洛的四二一部隊經過兩天的跋涉,今天應該算是吃與睡得最好的一晚,他們在進入森林前的村莊住了下來,除了作為交涉而讓村民們貢獻了夠部隊食用的馬鈴薯外,王國軍公發的咖哩塊,那被士兵笑稱是「超鹹土塊」的食物在巴羅的調理下,倒也沒十分鐘就讓二十數人的部隊舀個精光。

  「所以你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啊?矮盾男?」年輕的上士狙擊手吉賽兒.李亞不懷好意地嘲諷著尤金。

  今天在行軍的路程上,尤金特別愛「關注」的對象就是剛入伍沒多久的荷馬與女狙擊手吉賽兒了,尤金老是用關於胸部的笑話,消遣吉賽兒那讓軍服胸前的軍士領帶常常夾進衣前繃著的鈕扣縫隙中的場景,這已經讓吉賽兒不知道多少次想「不小心」把刺刀戳進尤金肥胖的臀部了。

  「總不可能是為了胸部很大的女兵……

  「噗嗯,當我沒講。」見到吉賽兒銳利的眼神,嘴角的微笑快跟刺刀一樣銳利,尤金忍笑收了聲。

  「對了……李亞上士,可以問問今年幾歲嗎?」荷馬見到吉賽兒那階級與臉龐全不相稱的長相,這也是小隊裡許多人好奇的事情。

  「直接叫我的名子就行啦,今年二十喔。」

  「好……好年輕!」巴羅驚訝地加入話題,本來洗著鍋子的他放下手邊工作,接著她語氣一轉,「不對,妳前天跟我說妳還沒過十九。」

  「呃……哈哈哈。你給我專心做你的事情——」被拆穿的吉賽兒尷尬地笑,接著就揪著巴羅的耳朵,’拉長了尾音指使著他繼續工作,「是記錯了、記錯了!」

  「在射擊手隊,大家都年紀輕輕就有點階級喔。」吉賽兒繼續說道,「一槍一個,二十槍就是一個小隊,五個小隊就能上榜,多上個幾次,官就升了。快吧。」

  吉賽兒語氣輕鬆,輕描淡寫中卻又不願多談,左手做出槍枝樣,右手則扣著扳機像在說著某種完笑話,若不是身後那把槍管有著熱衰退後打磨的修補痕跡,也許還沒人相信呢。但她的眼神卻總在堤到「開槍」時蒙上一層顏色。

  切斯洛在委託物旁繼續寫著日誌,對他而言,這一切在心中仍然塞滿了各種的不情願,但例行的工作仍得繼續,目前眼前的一切仍然運作順利,與村人的交涉獲得些許情報。而小隊目前為止還沒什麼意外之事,但這只是最簡單的行軍……沒有經過任何訓練就出陣的他們,往後遇到需要小隊作戰的他們到底會有多少衝突呢?

  腳步聲在他背後接近,隔了五步遠的距離停下,似乎希望等著他注意到似地沒有做聲,十幾秒後才開口:

  「隊長,晚間巡邏結束,沒有異狀。」莎夏結束了巡邏的工作,前來向切斯洛報到,手邊則多了兩份地圖。

  這一次運送的任務,切斯洛要求帶著莎夏平日遞送軍令的摩托車,儘管這得讓衆士兵在每次結束行軍後的紮營多了上下摩托車的工作。他沒有詢問莎夏的意思,但就她的立場而言,似乎不怎麼高興,她得在每次同袍幫她把摩托車裝上與卸下的時候面對不怎麼友善的閒語。

  可是這的確增加了行軍的效益,做為平息眾怒的交換,切斯洛要求莎夏在晚睡前的巡邏時段全包,更有甚者是要她連前面十數公里的地形一起勘查下去,如此一來提早掌握路況的模式下已經替小隊省下半天的進度。

  「謝啦,地圖這裡放著,把前面路況的問題劃出來吧。」

  「是。」莎夏的應答發現不出有任何感情,事實上,從得知她得在這隻部隊擔任切斯洛的副官以來,她已經是這種狀態好幾天了。

  ——還是讓人困擾呢。

  莎夏心裡這麼想著,以往的自己總是一個人……一個人完成上面要的工作,每次跋涉數日的遞送、遞送過程中與敵人抑或山賊的戰鬥、夜晚緊依著摩托車引擎的餘溫打盹……突然多了這麼多目光。不知是孤單製造的防備,抑或面對他人得把心武裝起來……

  「嘿,怎麼呆住了?」切斯洛的聲音把莎夏從思考中拉了回來。

  「啊啊,我……沒事。」略為被切斯洛的聲音給嚇了一跳,莎夏搖了搖頭故做鎮靜。

  「妳走神了……晚餐沒吃飽?」

  「前面路況報告!」切斯洛那雙綠色眼瞳投射而來的關心讓莎夏微紅了雙頰,注意到自己如此反應的她轉換成一種怒意,刻意地放大聲量。

  「前五公里路面大致良好!是有碎石鋪面的簡易路面,後面林相茂密,有可能影響搬運車視野!路面在折返前都能讓搬運車通過,唯有一處橋面破……破破破損!」莎夏見切斯洛像看著什麼有趣事情地看著自己刻意大聲報告的反應,盯著她更讓她因為緊張而語塞了……

  「看……看什麼啦!」

  一陣因為……莎夏打死也不願意承認這是害羞的情緒讓她略微激動,一個不注意帶著羅西亞方言口音脫口而出。

  「唔……總、總之,明天帶些木板過去,把橋面補好再讓搬運車走上去啦!以上。」

  「呵呵呵,好的,辛苦妳了,利特維雅中士。」連切斯洛也被搞得沒辦法正經地回應,不禁地失笑出來,莎夏則轉頭大步想離開切斯洛的視線。

  「對了,等等!」切斯洛叫喚,莎夏停住了腳步。「今天這村子的村長有向我提到,這座山區越過山頭幾公里,就是帝國目前的占領地……妳還記得前些日子遇到的敵人嗎?」

  「還記得。」莎夏回應道,那次面對的「打不死」的屍體士兵,為了掩護伊蒂斯逃跑更差點要了自己的命。

  「村裡的人見過,他們直接叫它『屍人兵』。」切斯洛回復原本的嚴肅說道,刻意壓下了些音量,「其實我知道這種傳說一直都有,只是從沒有多少人能證實這是真的。」

  「莎夏在此之前,對這些有什麼印象嗎?」切斯洛繼續追問道,他似乎已經知道了些什麼。

  莎夏低著頭,一隻手緊握住繫在腰間的刀套,那把屬於她自己的短刀。腰帶扣著軍服的裙子緊緊繫著,不留鬆動的空隙。她一直以來都是依存這這種感覺,給了自己安全感。

  某些回憶在提到關鍵字時再次從心房探出,也許她防備的不是眾人的歧視與眼光,而是這些回憶。

  「這次不會。」莎夏語氣淡淡地說,意志上卻相當強烈「不會再讓那些東西給打敗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864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霜瀲
覺得切斯洛跟莎夏的互動好可愛呀>///<

07-17 12:43

南雲桅上
總覺得還能再寫得更傲嬌啊哈哈哈
感謝霜大的題點啊啊啊07-17 23:51
洛雅.愛的戰士
兩位的互動讓人會心一笑呢

08-31 00:25

南雲桅上
莎夏太閉俗,切斯洛的把妹樣會讓莎夏很不能習慣吧
不過還在琢磨傲嬌發作該怎麼寫。
09-02 10: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zest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前導短篇 - The e... 後一篇:鳶尾花的女武神 第五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ugust0812巴友們
普羅米亞PROMARE有夠燃!超推!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