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快樂結局

作者:にんぎょう│2017-05-23 13:58:51│贊助:4│人氣:256
        眼前的景色只有無盡地黑暗,什麼都看不見;大腦的思緒彷彿進入休眠般停止著運作,唯獨意識卻十分地清晰。意識使我清楚地理解到自身處於一種很特殊的狀態下,而且處於這樣的狀態中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
 
 
        正當我沉浸於這份感覺時,一首熟悉的大提琴音樂突然於這片黑暗中發出音樂優美的聲音。大腦像是受到音樂的影響,開始活化般轉動著思緒的齒輪。
 
 
『差不多該起來了。』
 
 
        大腦的思緒發出一段這樣的訊息。意識似乎也服從於大腦發出的訊息,開始對於身體展開連結與控制。不一會兒的時間,意識與大腦已經掌握了全身的各個部位。
 
 
……
 
 
        身體受到意識與大腦的掌控,做出了相對應的行為。
 
 
        眼皮緩緩地睜開,眼球發揮著看事物的功能,將視線望向不遠處發出亮光的手機;周遭也持續響著大提琴演奏的音樂。手緩緩地伸向手機,看也不來看來電者便直接按下了接聽的按鈕。
 
 
「哈囉,起床了嗎?」
 
 
        一聲充滿朝氣的聲音從手機的另一頭傳遞出來。大腦中逐漸建構出那熟悉的聲音與影像。
 
 
        我用著乾渴的喉嚨發出詢問似的語氣。手機另一頭撥電話的正是學姊。
 
 
 
「學姊,這麼早打給我有什麼事情嗎?」
 
 
        學姊有些不滿我的態度,用出聽起來像是假裝在生氣的語氣指責著我。
 
 
「不是說有什麼事情才對吧!你還記得你答應我的事情嗎?」
 
 
        大腦瞬間開始思考與學姊之間產生的回憶,以及有關於承諾相關的關鍵字。經過幾秒鐘的腦海收尋工作,大腦終於找出了相關的記憶。
 
 
「……嗯,我還記得。」
 
 
        我回覆著學姊的問題。同時逐漸想起那段記憶。
 
 
        不久前,在學校的屋頂上與學姊共同享受午餐……正確的說是被學姊搶走午餐時,學姊偶然間問了我什麼問題。當時的我腦中只想著午餐被搶走了而已,並沒有去仔細聽學姊所說得問題。
 
 
『……你有在聽我說嗎?』
 
 
        當時學姊露出不滿的表情質疑著我,我下意識地隨便地回答。
 
 
『有呀。沒問題。』
 
 
        聽到我的回答後,學姊露出驚訝的表情望著我。正當那時的我還不理解學姊的反應時,學姊激動地接近我;並露出不太相信的表情追問著。不過說真的,那時候真的有點太靠近了……都快碰到了。
 
 
『疑!真……真的可以嗎?』
 
 
        學姊那雙清澈黑澤的瞳孔凝視著我,在學姊瞳孔中我感覺出學姊的期待與訝異。已經騎虎難下的我只能接受學姊的請求,雖然還是不知道學姊是拜託了我什麼事情。
 
 
『……嗯,可可以呀。』
 
 
『謝謝你!那我們就約這星期天早上九點。地點的話……就選在學校吧!』
 
 
        那時的學姊,雖然表情綻放著笑容,但不知為何,我卻覺得那份笑容十分地悲傷。
 
 
「還記得時間跟地點吧?不要忘記了哦!」
 
 
        學姊的提醒將我從回憶中拉回了現實。此時我的腦海中都是學姊那看似悲傷的笑容,而這也是令我這一陣子失眠的原因。
 
 
        與學姊掛斷電話之後,我望向了時鐘顯示的時間。七點四十四分,看來時間上還算充裕。於是我便開始起床、刷牙和洗臉等整理著自己的儀容。
 
 
        此時的我,雖然對於學姊那時的笑容仍存有疑慮,但是依然尚未明白學姊那悲傷的笑容所代表的含意。
 
 
──
 
 
「太慢了!」
 
 
        學姊露出不高興的表情控訴著我。
 
 
「……我們不是約九點嗎?我八點四十五分來已經算是提早了吧?」
 
 
        我對著學姊抗議著地說著。當我走到學校門口時,學姊已經站在門口等待著我的到來了。她到底是多早來呀?
 
 
「男生應該要比女生更早到,這是常識吧?」
 
 
「我從來沒聽到這種常識……,學姊妳怎麼穿成這樣?」
 
 
        在我想要繼續抗議時,突然意識到學姊穿著有所變化。學姊不像之前一樣,穿著學校統一的制服,而是穿著純白色的連身長裙,配上潔白的高跟鞋;整個襯托出學姊那高挑且纖細的身材。
 
 
        學姊望了望自己,確認自己穿著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後;將視線望向我接著又指責著說。
 
 
「你才是呢!為什麼要穿制服呀?」
 
 
「為什麼?來學校不是就該穿制……」
 
 
        正當我不解自己的穿著有任何不妥時,學姊開口打斷了我的疑問。
 
 
「你難道跟女孩子約會時,也是穿制服跟人家出去嗎?」
 
 
「咦!約……約會?」
 
 
        我不解地驚訝問道。以為只是學姊一時興起,想要在放假日來學校胡鬧而抓我一起來;沒想到是要我跟學姊在無人的學校約會。
 
 
「你不是已經答應今天要跟我約會……難道你忘了?」
 
 
        學姊露出笑容的詢問著我。但是對我來說卻感覺十分地恐怖,學姊周遭瀰漫著低氣壓;感覺只是一個選擇錯誤,我可能就要被學姊殺了。
 
 
        經過一小段的兩人沉默。學姊率先打破了這尷尬的僵局,拉著我的手向著學校走去並念念有詞著。
 
 
「算了。雖然跟我的計劃有些出入,但是這樣比較自然;這樣也好……」
 
 
        被學姊拉著手走得我,看不到學姊的神情;但是剛剛那句話結尾的語氣卻令我又陷入沉思中。
 
 
──
 
 
「學姊,我說……現在是?」
 
 
        偷偷地從學校角落跑進來的我們,順著學姊的計畫走到學校游泳池旁;游泳池的水因為是夏天的關係還是有人偷懶的緣故,並沒有被排掉,泳池裡依舊存在著清澈透明的池水。將還處於不知所以然的我丟在更衣室前,學姊走進了更衣室裡面。不一會兒的時間,更衣室的門把再次轉動著。
 
 
「學姊,妳拉我來這邊是要……」
 
 
        當我還沒說完我的疑問前,我已經被眼前的景象所放棄一切思考與語言。學姊穿上了白色的比基尼泳裝,泳衣上半身用著兩條細緞帶撐住泳衣的布料;而下半身則是一般的泳衣,只是泳衣兩旁用著兩個蝴蝶結綁住。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說,不過學姊的身材真的很吸引人。
 
 
「來泳池邊當然是來游泳啦。不然還能做什麼。」
 
 
        學姊一邊調整泳衣的位置,一邊回答我這任誰都清楚明白的問題。我當然也知道來泳池是來游泳;只不過為什麼我們要選在學校的泳池呢?外面也有游泳設施呀。
 
 
        當我還處於思考學姊的行為所代表的涵義時,感覺自己的手被別人拉著並且朝著某個方向走去。想當然,一定是學姊拉著我走得。不過,與其自己想半天,還是問問看學姊比較快吧。
 
 
「咦?學姊又怎麼了……哇!」
 
 
「撲通」
 
 
        處於疑問中的自己,將視線朝著拉著我的手的學姊方面望去;正當我準備開始詢問時,學姊的雙腳突然跳躍了起來。而我也因為被學姊拉著的關係,雙腳瞬間失去平衡向前倒去。
 
 
        在我閉上眼睛前一刻,我看到的是學姊落入水中的身軀與被學姊身軀濺起的水花,接著我看到了象徵我即將落入水中的水平面;最後,我理所當然的被學姊拖進水裡。
 
 
        如果學姊是水妖的話,那麼我肯定就要被學姊吃掉了。開玩笑的,想也知道不會這麼展開;不過說學姊像水妖這點也並不完全錯誤,至少印象中水妖長得十分豔麗魅人,而學姊的美麗跟水妖比肯定也不遑多讓。
 
 
        不過現在好像不是思考學姊的美麗的時候,學姊也真是的!在把人拖進泳池前,麻煩先確認對方是不是會游泳吧!要是一個不小心,學姊可真的要被當成水妖了。
 
 
「你沒事吧!」
 
 
        聽到學姊的聲音後,我再次睜開雙眼。印入眼簾的是學姊有些擔心的神情。
 
 
        原來學姊也會擔心人呀。這是我腦海中第一個浮現出的想法。不過,如果說學姊能夠意識到她全身正緊貼在我身上的話就太好了。
 
 
「……沒事。」
 
 
「真是的,不要嚇人家啦!」
 
 
        向學姊說明自己的狀況之後,學姊丟下了一句半擔心半指責的話語後,我們稍微拉開了點距離。不過話說回來,不就是學姊把我拉下來的嗎?為什麼好像有一種是我的錯的感覺。
 
 
「好了!我們繼續游泳吧!今天還有很多行程哦。」
 
 
        學姊像是無視剛剛發生的危險,打起精神地繼續完成學姊自己的約會行程。作為陪伴的我,看來也是無法中途離場了。於是我便與學姊在無人的學校游泳池,一同在水裡玩了一會。
 
 
        ……不過,泳池裡的浮板和學姊手上拿得水槍又是從哪裡跑出來的?
 
 
──
 
 
「嗯……約會真快樂,今天真的好充足哦。」
 
 
        處於教室中的我們,學姊坐在我的桌子上,伸著懶腰滿足地說著。而我則是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看著學姊一臉滿足的表情。
 
 
        今天一整天被學姊拉來拉去、東跑西跑的。我們在游泳池玩水,雖然我幾乎都是在旁看著;我們也在中庭的長椅上吃著學姊準備的三明治當做午餐,學姊親手自製的三明治說真的,已經可以拿去市面上販賣了;我們也到處參觀著學校的每一條走廊,雖然不知道這樣到底有沒有意義,不過學姊似乎很開心就是了。
 
 
        還有,我們也在樹下休息過,學姊當時非常堅持要嘗試膝枕的感覺。原本以為是學姊要躺在我的腿上,沒想到是要我躺到學姊的腿上;看著學姊微笑地輕拍著自己的腿暗示著,我也只能聽從學姊的指令。不過,學姊的膝枕真的好舒服,再加上學姊身上所散發的香味;感覺自身都會忍不住熟睡起來。如果時間能停留在這一刻該有多好……真的,該有多好。
 
 
「吶。你在發什麼呆呀?」
 
 
        學姊伸出食指輕輕地戳了一下我的額頭,令我再次回到現實當中。看著看時間,現在已經四點整;正處於學生放學時間。雖然學校裡沒有我們以外的任何人。
 
 
        回過神,學姊依舊微笑地望著我。那黑澤秀長的頭髮,彷彿看穿我的一切的眼睛,水色亮紅的嘴唇,柔嫩可彈的肌膚;學姊的每一個部份,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神情,無非不令我著迷。
 
 
「四點多了,學姊的約會計畫已經完成了嗎?」
 
 
        我向著學姊詢問著。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不想要就這樣子結束;感覺還有好多事情,好多話想要說。但是,我腦海裡一片空白,一句話也想不到;如同語言被壓抑般地無法浮現於腦中。
 
 
「嗯……今天做了好多事情呢。果然約會是一件令人感到開心的事情,人生中至少能夠享受到一次約會的話,都覺得沒有任何遺憾了。謝謝你哦。」
 
 
        聽到學姊這麼說,我的心裡突然毫無警訊地浮現出好幾個想法,內心的想法不斷地嘶喊著『學姊,不要就這樣結束』、『我們還可以做很多事情』、『別讓時間就這樣消逝』。
 
 
        但是現實中的自己卻連任何一句都說不出來。因為我內心深處的某個地方,十分明白地知道要是我將那些話語說出口,那麼這看似美好的時光;一切都將被毀滅殆盡。無論是對於學姐還是對於我來說都是。
 
 
「不用像我道謝啦。能讓學姊開心,對我來說已經具有價值了。」
 
 
        我閉上眼睛如此說著客套話。然而,我的內心之中,理性的冷靜要求著我繼續保持這樣的態度;但是感性卻不斷地讓我去挽留學姊的身影。兩者之間的拉扯正逐漸將我的心撕成兩半。
 
 
        就在這時,嘴唇感覺到一個十分柔軟的觸感。呼吸之間傳來陣陣的香味。
 
 
        我張開眼睛看著眼前的一切。學姊閉上眼睛地親吻著我的嘴唇,這一刻的舉動無疑是對我的理性的再次挑戰。我靜靜地看著這一切,什麼事情都不做;任由學姊的嘴唇停留於我的嘴唇上,直到學姊將自己的嘴唇從我的嘴唇上脫離開來。
 
 
「嗯?我還以為你會嚇一跳呢。真不好玩。」
 
 
        學姊稍微露出無趣的表情說著;而我只是靜靜地注視著學姊。學姊伸出食指撫摸著剛剛接過吻的嘴唇,似乎還有些沉溺於剛剛的吻中;學姊的臉色愈來愈羞澀,臉蛋漸漸泛起些微的通紅。在夕陽的照射下,學姊的身姿不斷地挑逗著我的理性。
 
 
「吶,我還有件事情想要拜託……」
 
 
        正當學姊似乎又準備要求我時,我伸出手撫摸著學姊的臉龐,這次換成我主動親吻學姊的嘴唇。學姊似乎訝異著我的舉動,然而卻也不阻止我的行為,反而露出難為情的表情望著我。
 

        此時此刻,我的理性已經無法使我保持我的理智。我伸出舌頭侵入著學姊的嘴中,一時舔弄著學姊的嘴唇,一時與學姊的舌頭交纏在一起。直到一種快要窒息的感覺出現時,我們才再次地分開。
 
 
        我仍然撫摸著學姊的臉龐,望向著微微呼氣的學姊。將呼吸調適回來的學姊,再次望向著我;學姊的臉已經如同成熟的番茄般通紅到不行。
 
 
        此時的理性稍微回復了一些,面對這樣的情況的自已不知該繼續還是該保持距離;然而,學姊的一句話,使我的困難問題直接迎刃而解。
 
 
「……可…可以……以,再……一次…嗎?我想……再次體會…剛剛那樣的……感覺。」
 
 
        於是,我們又再次地接起吻來。這次兩人緊閉著雙眼感受著對方,而學姊不再只是單方面地任由我擺佈;學姊也主動地索吻著我,兩人的舌頭時不時互相舔弄對方口中的各個部份。我們不斷地藉由接吻來確定彼此與回應對方。
 
 
        而這時,我的另一隻手輕輕地觸碰著學姊的胸部;雖然有衣服的阻隔,但是仍可感覺到學姊那柔軟的觸感。學姊似乎發覺到我的舉動,先是稍微睜開了雙眼,但是依舊不反抗地任由我的胡來。
 
 
        此時的我們,放縱著自己的情慾,隨著自身的慾望徹底地表露出來。彷彿這個世界只剩下我們所處的地方,以及只剩下我與學姐兩人;彼此相互撫慰,相互依靠於對方。
 
 
──
 
 
        當我再次清醒時,學姐已經不在教室之中。
 
 
        我似乎理解到了什麼般,靜靜地將服儀穿好,離開教室前回望著剛剛與學姐所發生的一切。我心中清楚的認知到,剛剛的一切便是一種結束;也是我們之間的一種了斷。
 
 
        我朝著某個目的地走去。明明我並不知道學姊到底去了哪裡;但是我卻十分地肯定學姊一定在那裡。這樣的感覺無法用言語表達清楚。
 
 
        當我打開門時,學姊果然佇立在那邊。學姊的背影朝著我的方向,我默默地走到學姊身後的不遠處停下了腳步。
 
 
「真是的,你怎麼會追來這邊。難得我還想要給你一個美好的結束。」
 
 
        學姊望著前方的景色。既不回頭看向我,語氣也不像剛剛充滿情感的方式,而是不帶任何語氣的述說著。
 
 
「學姊的那種結束方式,我可不習慣呢。」
 
 
        我如此反駁著。
 
 
「是嗎?我還以為你也會喜歡這樣的結束方式。」
 
 
        學姊語落後,兩人沉默了一段時間之後;我再次開起口。
 
 
「學姊,那個……」
 
 
「吶,你不覺得人生就像一齣劇嗎?」
 
 
        學姊打斷了我原本想說得話,反問著我這樣一個問題。接著又繼續地說道:
 
 
「有開心、有快樂、有難過、有憤怒、有哀傷、有憂鬱……各式各樣的事情與感覺和情緒存在於我們生活中。然而……」
 
 
        學姊的語氣突然下沉地繼續說著。
 
 
「然而……我卻感覺到了疲憊。父母的爭吵、離異,每天在我的面前裝成一副溫馨的家庭假象,實際上早已崩潰四散;同學、老師們自我滿足的期許和想法隨便地拋之在我的身上,使得我必須去滿足於他們理想中的我;男生們每天對我的幫忙與協助確實具有相當的協助,然而實際上只是貪圖於我的軀體以及他們理想的那個名譽高尚的我。」
 
 
「所有的人,所有的一切,整個世界之中,沒有任何人看到了我;他們所看到的都只是他們塑造出來的,符合於他們心目中的我。」
 
 
「然而……我理解了他們的想法,而我只能盡量使自己去達成那個塑造出來的我的樣子。在不知不覺間,我漸漸地喪失了自我;我已經漸漸地不知道原本的我到底是什麼樣子了。」
 
 
「一切的一切,毫無停止地強壓著我的想法、我的思緒和我的所有行為。如今,我已經失去了自我,我已經不知道什麼才是我所追求、所想要的了……我感覺到疲憊了。」
 
 
「戲……總有一天是會結束的。」
 
 
        聽完學姊的想法之後,我沉默不語。我無法表達什麼,也無法安慰學姊什麼,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因為……我正是將學姊那最後一根稻草割斷的人。
 
 
「學姊,對不……」
 
 
「你那天為什麼沒有來?」
 
 
        學姊阻止著我的道歉,並且仍然不轉身地詢問著我。
 
 
「你知道當我聽到你答應的時候,我有多麼高興嗎?我終於找到ㄧ個至少願意陪著我做出可能是我自身最後一個屬於自己想法的行為的人。」
 
 
「對不起。其實那天我……」
 
 
「不,這不是你的錯。說到底,那只是我的自私,是我一廂情願將自己的想法強壓在你身上,要求你配合著我而已。到頭來,我也變成跟那些人一模一樣了。」
 
 
        我沉默不語著。學姊稍微做出深呼吸的舉動後,將雙手擺在身後交錯著。
 
 
「但是,當時的高興並不是一種假象哦。那時聽到你願意跟我一起自殺時,那份情緒從內心中產生而出的,那份承諾像是認可了我一般。」
 
 
「……」
 
 
        我無法反駁任何一句話,也無法批評任何一句話。但是學姊的話語卻像是烙印般,深深地刻在我的心中。
 
 
「嘛。現在說這些都有些晚了呢。」
 
 
「學姊,如果說我當初要求妳不要自殺,妳會答應我嗎?」
 
 
        學姊聽到了我的問題後,反問道:
 
 
「那麼……你會說出口問我嗎?」
 
 
        我會不會說出口要求學姊不要自殺呢?我能說出來嗎?我敢說出來嗎?我憑什麼?我有什麼理由要求學姊呢?
 
 
        思索著一下後,我回答著:
 
 
「不會。因為那是學姊您最後一個屬於妳自己的真實想法,如果我連您的這份權利都剝奪了,那麼學姊的自身將一無所有。」
 
 
「嗯。標準答案,不愧是我中意的學弟。也只有你才能理解到我真正想法,只是……你,終究拋下了我。」
 
 
        我們彼此互相地理解對方,也互相地明白對方。正因為明白才不去阻止,正因為明白才會選擇任由對方走著自己的道路。
 
 
「時候不早了呢。差不多該結束了,這齣戲終於也該有個結局。」
 
 
        學姊語氣轉回之前的開朗語氣。轉過頭來的學姊,帶著那熟悉的笑容望向著我。
 
 
「學姊,如果……我現在去陪妳的話,妳答應嗎?」
 
 
「不行!你都把人家拋棄了,再去想挽留人家可是會被討厭的哦。我所中意的學弟是不會做出讓我討厭的事情呢。再說,已經……太遲了。」
 
 
「也是呢……太遲了。」
 
 
        學姊這時突然張開自己的雙臂,並且開朗地笑著說道:
 
 
「雖然過程可能並不是很美好,但是至少在結束時要有個快樂結局才行呀。」
 
 
「聽您差遣。」
 
 
        我學執事般做出了一個鞠躬的舉動,隨後走上前擁抱著學姊的身軀;我們再次接吻。這次的吻不像之前一樣激烈火熱,而是告別的吻。兩人輕輕地在對方的嘴唇稍稍觸碰著。
 
 
        隨後,我再次退回到剛剛的位置。彼此露出笑容凝視著對方。
 
 
「學弟,最後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什麼問題?」
 
 
「你當時是真的知道我的要求,才答應我的請求的嗎?」
 
 
「不。其實當初腦海中只想著午餐被搶走了而已,學姊的請求我並沒有仔細聽。」
 
 
「呵呵,跟我想得一樣。你果然當時沒有聽到我的請求。唉……果然學弟最後還是一樣沒變呢。」
 
 
        學姊發出開朗的笑聲。這個笑聲我覺得肯定是從學姊自身所發出來的,不帶著虛假、不帶著配合;而是真正屬於學姊的笑聲。
 
 
        學姊一邊笑著一邊流下了眼淚。
 
 
「呵呵,我都笑到流出眼淚來了。好久沒這麼笑了。」
 
 
        那行淚水象徵著喜悅與分離。學姊一邊繼續流著淚水,一邊發出開朗的聲音微笑著說:
 
 
「那麼……永別了,學弟。對不起……還有,謝謝你。」
 
 
        說完,學姊的身影從屋頂落下。在學姊的身影消逝於眼中前,學姊臉上依舊帶著微笑。
 
 
        我走到學姊所站得位置,靜靜地望著下方的景色。那裡擺放著好幾束鮮花,我盯著鮮花的位置開口說道:
 
 
「對不起,學姊……我騙了妳。其實當初妳的要求我聽得一清兩楚;然而,正當我還處在猶豫不決時,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不過……學姊妳一定早就知道了吧。所以妳才會依舊選擇自殺,才會再次打電話給我。」
 
 
「我……是個懦夫,我辜負了妳的期許,也違背了我們的承諾……我拋下了妳,拋下了獨自一人選擇自殺的妳。是我將學姊最後的希望連根拔起的。」
 
 
「最終,殺死學姊的兇手──是我。」


END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8568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joe072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塔塔夏之祭】槍響之時...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20879604我ㄉ妹妹
哥哥想你ㄌ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