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自由象限】雨露

作者:黑衣大閒者LKK│2017-05-23 02:59:55│贊助:28│人氣:769
※封面圖取自:GOOGLE, 如有侵權還請告知,會立即撤除。



  我走在一條晦暗的地道裡,不遠處有個破碎的缺口,那是這裡與外界的唯一交界處。濃郁的詭譎異味瀰漫著下水口,它聞起來就像肉類腐爛般令人作嘔。
 
  雨滴拍打著地面的聲音從那裡傳來,它們匯聚成的水流從缺口處那碎石堆上潺潺流下,最終歸入自己腳邊那條深黑色的地下水道裡。
 
  我拉了拉自己頭上的斗笠,確定身上的斗篷沒有地方破損以後,輕盈地跳上了碎石堆,不費一會兒功夫便脫離那悶死人的地下道──然而,外面的世界卻也沒好到哪去。
 
  曾經,這裡應是片廣闊無邊的翠綠大地,只要風起便能聽見自然的天籟之音。只要站在此處,遠遠便能看見人類的村落,很是和平。
 
  只是現在,那些美景都已消失無蹤。
 
  斗篷下探出了隻手,我把左手上的手套拉開,用肌膚去感受雨水的溫度。它拍打在自己的手掌上,匯聚於掌心直到盈滿,最後從旁落至早已被汙染的地表上。
 
  這是很自然的現象,但在我眼裡,越是自然就越是諷刺。
 
  人類如雨露般,天降於世。無論是因應群聚本能,亦或是世界潮流,我們都是相生相息的存在。我嘴角揚起淺淺的微笑,如今想來又更讓人心痛。
 
  所以在世界飽和的情況下,彼此征戰、相互廝殺,最終留下來的不會是勇者或英雄。我把手翻轉,讓掌心的水全數落入腳邊的黑色泥濘裡。
 
  「盡是些收拾不完的爛攤子。」我靜靜地說。
 
  「雷因?」
 
  我回過頭往底下望去,有個嬌小的身影踩著碎石跳了出來,在斗篷下隱藏著一雙深邃的銀眸,她把銀色的長髮盤在腦後,頭上帶著跟自己一樣的笠帽。斗篷下披了件簡單的深色布衣褲。
 
  「你很早呢?」她笑盈盈地說,然後伸手捏了捏自己的斗篷。「這東西好臭,不曉得能不能換一件?」
 
  我聳聳肩。「趁著今天能出來走走,就順邊讓天空的雨幫妳洗一洗吧?」
 
  她哼了哼,對我翻個大白眼。「那洗完我要披哪裡啊?樹?那這件就不能穿啦。」
 
  「剛好換一件,有何不可?」看著她那氣鼓鼓的臉,我不自覺地放鬆下來。
 
  「我會被其他人罵死。」她邁開腳步,錯身走過我身旁。「走吧,我記得這次的客人好像沒什麼耐性。」
 
  「好。」
 
  「對了。」她回過身,伸手攤開斗篷,亮出用皮帶繫在大腿外側的小刀。「你有帶傢伙吧?」
 
  「有。」我摸了摸腰側的長劍,笑著回應。
 
  「嗯,走吧。」
 
 
 
 
  「所以你們的意思是……」一名頂著大光頭的肥胖男子坐在圓桌的對面,他拍了拍腳邊的木桶,不悅地說:「一桶『白水』,居然跟我要價到五公斤豬肉?你知道那有多少嗎?啊?」
 
  我跟她則坐在圓桌的另一邊。這裡是位於某森林中的地下石室,地上胡亂地放了些橡木桶和麻布袋,袋子裡裝的都是已經不知道棄置了多久的古代書籍,那上面早已佈滿動物的齒痕,整間石室充斥著一股塵味,讓我不自覺地皺起鼻頭。
 
  「應該夠我們吃到下個月吧?嗯。」女子雙手枕著圓桌,濕漉漉的斗笠掛在椅背上,翹著二郎腿,懶洋洋地看向那禿頭男。
 
  「正確來說應該是『下個月底』才對,雅露。畢竟我們人沒有很多。」我糾正道,但這行為卻又讓對面的禿頭男更怒了。
 
  而站在禿頭男後方的蒙面男子紛紛將手按上了刀劍。我盯著他們,悄悄地伸手探向劍柄,活動了下右腳,如果談判破裂──反正雅露也根本不在意少個客人──那至少得先取得先機。
 
  但禿頭男卻深吸了一口氣,眉頭深鎖。「三公斤。」
 
  雅露將身子壓低,就像盯上了獵物一般瞇起雙眼。「四公斤。」
 
  「三公斤半。」他又喊價。
 
  雅露嘆了口氣,望入禿頭男那憂鬱的雙眸,語重心長地說:「老爺子,『黑瘟』雖然還沒到你們那邊去,但我想也是遲早的事吧。那你跟我們買水的原因是什麼?是不是那邊越來越少下雨了?想屯水是不是越來越困難了?」
 
  禿頭男眉頭又皺得更深了,但他並沒有正面回答雅露的問題。
 
  「所以你們需要水,而我們這被黑瘟侵襲的大地上什麼沒有,水最多,雖然只要一碰到土壤、植物就會被汙染,但我們總是有辦法變出乾淨的水來,你說是不?」雅露舔了舔嘴唇。「這樣吧,老爺子,我給你三桶水,六公斤的肉,如何?」
 
  他一愣,「三、三桶?」
 
  「對,三桶。」雅露勾起一抹淺淺的微笑。「未來如果我們合作順利,現在給你一點優惠也是可以的。」
 
  「好,當然可以。」他臉上重新掛回自信的微笑。「那交貨日期一樣是三天後嗎?」
 
  「對,就訂在三日後吧。」雅露站了起來,伸出右手。「合作愉快,大人。
 
  「合作愉快。」他回應了雅露,笑咪咪地說道。
 
 
 
 
  我們戴上斗篷後離開了石室,一路上雅露都會回頭注意是否有人跟蹤,而我的手也從未離開過劍柄,時時刻刻戒備著可能從暗處忽然出現的敵人。
 
  當我們終於走出森林時,雅露看似放下內心的大石頭般呼了一聲。「今天那禿頭很好處理呢?要是過去,他肯定還會跟我討價還價。」
 
  「是啊,」我又回頭望了一眼那森林,然後繼續說:「那如果他這次又像過去那樣,妳怎麼辦?」
 
  「掀桌囉,我早就受不了他了。」雅露看著我,笑盈盈地說:「你不也早就準備好了?」
 
  我語調平淡地回應:「我只是做好可以安全離開的準備而已。」
 
  「哼,不老實。」她悶悶地說道。
 
  我笑了下,然後雅露就沒有在跟我多說話,顯然只想趕快回家。我們不知道走了多久,但除了雨聲,似乎漸漸地聽見了更為嘈雜的聲音。
 
  打鬥。
 
  「雷因,聽到了嗎?」雅露停下了腳步,眉頭緊皺。
 
  「嗯,」我抽出了劍,不解地蹙眉。「有人找到了這裡?」
 
  「不管了,快走!」
 
  望著雅露奔跑的悲影,我趕緊跟了上去。在看見那宛如鼠坑般的裂洞時,我抬起頭來,雅露早已消失在視線中。我加快腳步,然後在離裂口數呎遠的地方縱身躍入。
 
  落地時我順著力道往前翻滾了一圈,打鬥聲在這陰暗的隧道中又顯得更清晰。我抬起頭,發現隧道的不遠處有火光,而雅露恰巧拐進了一個彎道中。
 
  「雅露!」我著急地大喊,然後起身跑去。
 
  當我跑到那轉角時,發現她站在那裡,手上緊握著匕首,卻沒有如往常般的嘶吼或爆怒,只是傻傻地站在那裡。
 
  我走過她身旁,看著眼前的景象,然後感覺自己的心好像被人強捏住般漏了一拍。
 
  潔白的水面如今被鮮血給浸染。
 
  懸掛在空中的白色寶石依然在那,原本經過黑瘟汙染的黑水只要流過它底下,便能藉由神奇的力量淨化,成了可供人飲用的白水──如今,那神聖的區塊卻堆滿了屍體。
 
  夥伴的屍體。
 
  有群傭兵站在那裡,他們雙手捧著沾滿鮮血的水,咕嚕咕嚕地暢飲下肚,然後爽快地叫喊出聲。「爽!好久沒喝到這種水了。」
 
  「你、你們──」
 
  「雅露跟雷因,對吧?」其中一名傭兵從寶石後方走出,他剪了頭俐落的短髮,身上穿了件略顯破舊的皮甲,左腰掛了柄短刀。他左手握著仍在滴血的戰斧,揚起陰險的笑容:「有人提供食物,雇傭我們來這裡,聽說只要佔領這裡就能喝到水……看來不假啊。」
 
  「誰?到底是誰出賣我!」雅露惱怒地問道。
 
  「重要嗎?」他一邊用斧面拍著自己的左手,跨步向前。「不重要,因為妳們也得死在這?就跟當年被你們踩在腳底下的人一樣。」
 
  我一驚,這人怎麼會知道……不,不對,是他在外面看得太多,這只是他的推算,他根本不確定這件事──
 
  「閉嘴!」雅露握著匕首,憤怒地衝了上去。
 
  「雅──」
 
  我來不及阻止,只見傭兵頭子揮起手上的戰斧,直直地砍入了雅露的胸膛,鮮血噴濺在地上,匕首從雅露的手指滑落,鏗鏘一聲,從石磚地掉入了黑水中。
 
  頭子冷哼一聲,抓住雅露的肩膀,把她尚有餘溫的肉體推入一旁的黑水裡。一直到她的身體、她那無神的雙眸被黑水給淹沒時我才知道……太遲了。
 
  我在做什麼?
 
  「你很冷靜呢,小哥。我還以為你會嚷嚷著跑過來說要復仇之類的?」頭子笑道,剛剛殺人的舉措就像捏死一隻螞蟻一樣,毫不介意。
 
  「不。」我盯著傭兵頭子的純黑眼眸,發現自己竟然毫無疑問地接受了雅露的死亡。
 
  我很平靜。
 
  沒有懊惱、沒有憤怒、沒有後悔、沒有悲傷──
 
  我發現自己平靜的可怕,就如同腳旁那汨汨而流的河流般,和平地接納了這世上不公平的一切。
 
  沒錯,就跟當初和雅露一起,把這裡的人殺光然後佔據此地時一樣,我沒有任何情緒起伏,我覺得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弱肉強食,這就是世界吧。」我喃喃。
 
  「說的好!」頭子暴喝一聲,然後衝了上來。
 
  所以──
 
  我迎上那逼近自己臉龐的銳利斧刃、感受狂風吹開自己頭髮的那一刻,我笑了。
 
  ──我才如此適合。
 


--

後記:

  其實在聽了七光的音樂《我的祖國─莫爾道河》以後,不知怎麼搞地,這篇故事的大綱就從腦袋浮現了。
  雖然我覺得那首旋律跟這篇故事根本八竿子打不著,但想想…還是寫吧。

  那《雨露》想說些什麼?

  我只是想藉著這篇告訴大家,事情總是一體兩面。

  當你看著動漫或小說時,我們藉著主角的視線去探索整個世界觀,也因此更能了解到主角的思考模式、也更清楚他的為人。
  所以我們有時會產生憐憫、同情,甚至在劇情的推動下覺得合理。

  但如果換個角度(或者藉著故事內的其他角色視線)去思考,其實主角的所作所為未必是正確 or 具正當性的。甚至可以清楚地明白「他不是個好東西」。

  然,有時在世界齒輪的推動下,你只能不得已而為之……
  也因此,勢必得為了任何一個「決定」去付出「代價」。

  所以主角不等於正;反派亦不等於邪。
  只不過是在每個人價值觀不同的世界下,扮演各自的角色而已。

                             -LKK 2017 . 05 . 23

LKK的粉絲團,歡迎加入點讚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8547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月下七光
「濃『的的』詭譎異味瀰漫著下水口」
舌頭打結(吐舌)

這篇小說各方面,確實跟莫爾道河的意境符合,
莫爾道河本有不少水流的擬聲樂,而本文扣緊了「水」這個意象,
確確實實的描寫出來,通篇看下來都有潺潺而過的水感,
當然,也有血感(欸),但是莫爾道河後段的旋律,確實也可以解釋成水被染上些別的顏色,
不得不說,再加上中段主旋律的悲壯感,完全都有扣緊題幹。

再來就是小說本身,主角與雅露的相處節奏很輕快,
透過簡潔的對白,透露出兩人的情感關係,
沒有冗贅的敘述他們間的往往,只要看看互動就能感受到情感,
這點在手法上很高明,閱讀上也看得很舒服。

主角的性格,最後的無情感反而讓人深思,讓人會進一步想理解那神奇的冷靜,
是這個世界的齒輪造就了這樣的結果,主角接受了,
如果他大吼大叫衝過去也是種方式,但這篇作品意境也毀的七七八八,
不僅沒有莫爾道河曲調中,那種若隱若現的魄力,寂靜中突出的力道也沒了,
相反,「靜」就是主角的特色,也因為「靜」,那份強烈的餘韻才能完整的呈現在小說裡。

最終,來談談通篇的精神,【雨露】真如其名的「雨露」,
雨水降下,如人入世;人如雨露,轉瞬就蒸發,
滴滴答答如雨的人世,主角只是雨露,並且在最後回歸於水,
或許「主角非正當」這點感覺沒有很凸顯啦,雙方比較像是狗咬狗,都不是好東西(欸)。

很精彩的作品,全文節奏上時而緩如匯流,清如潺流,
時而緊湊有味,緩緊之間拿捏良好,
是篇佳作,請繼續加油。

05-23 06:44

黑衣大閒者LKK
錯字已更正,感謝糾錯Orz
真的謝謝七光大大的評文,看了超感動的!

在寫這篇文的意境確實就是「黑吃黑」,正如你所說...可能主角不是好人這點沒有多加著墨,下次會再改進QwQ

再次謝謝七光大大,你回應的那麼多,我卻只能擠出這麼點字....... (大汗
05-26 02:39
水冥音
只有我覺得這篇LKK出事了嗎?
畫面感不足了。
石室不夠清楚,從森林出來一路回他們老家時也不夠清晰,
說戰鬥的部分也是潦草帶過,這個不打緊,主要還是緊張感煙消雲散,但這有可能是主角視角的關係。

談判的部分很精彩,前段女主角的描述過少,末段結尾幾乎只是帶過而已。

05-26 01:29

黑衣大閒者LKK
出事了wwwwww
不要這樣咒我啊Orz

基本上已經在RC聊完了,我會再好好細想關於這篇帶給我的新知識!

感謝冥音XDD05-26 02:40
卡斯巴爾
感覺因為要強調的主旨不同,因此節奏帶的很快

05-30 09:24

黑衣大閒者LKK
是啊,其實它有寫到5、6K的潛力啊XDD06-01 02:12
鯤島囝
一開始的主角獨白點題,讓前面的情境摹寫顯得另有深意,更是早就暗示這篇故事的主旨。中段的故事先用談判再用變故帶出具體的情節,後段更用揭開真相推高張力,這是一篇精簡短小又結構不錯的作品。
只有幾點反射性的邏輯問題在閱讀中感覺到疑問,沒有惡意,請當作讀者回饋吧^^
一,用水換豬肉本身有矛盾之處:首先水是生物維生基本物質,如果水質污染,文中所述土壤植物同受感染,豬也要喝水,常見飼料原料大豆玉米也賴水源,水資源有限的情況之下,人自己喝都來不及了,怎麼有能力養豬?豬反而會在這樣的情況下成為珍稀的肉品才對,因為很難養多。在這種條件下的一桶水換五公斤豬肉這樣的交換價值看起來不合常理。
二、豬肉是鮮食,三天後交易乍看下有點不現實,因為鮮食會腐敗。除非你是說臘肉,臘肉是經過防腐處理的食品,若濕度溫度保持在特定條件下最久可放三個月,但這樣的話就應該用臘肉指稱。除非是三天後現宰,那這又會有這三天誅也要喝水吃食的問題,這又是用水成本,在這個故事情境中並不務實也不聰明。

然後來說我的讀者感想。
談判設計起初有令人費解之處,就是雅露輕率的暴露底牌。談判的目的是雙方各自達到最大利益,對禿頭男來說用最少的豬肉換到最多的水是最符合利益的,對雅露來說,既然握有無限供應乾淨水源的能力,她的談判目標就不是用最少水換到最多肉,而是「盡量換到最多肉」,水對她這方來說成了相對不是那有價值的交換物,她當然可以很大方。所以她說「我們就是有辦法變出乾淨的水」「啊不然就三桶水換六斤肉給你賺R」,這是符合她當然有大方的本錢,但是卻不是可以輕率暴露的情報和底牌,任何人都能夠因為她這番說詞判斷她手上握有乾淨水源的關鍵訊息。再對照雅露對據點被發現的震驚,她竟然完全沒有察覺是自己的輕率被有心人判斷出情報,還以為是被出賣,這種歷練只能說被發現據點根本是遲早的事。
我覺得就是禿頭男那邊老辣世故的聽出些門道,直接收掉他自己做水的買賣啦,反正他還有豬要養啊哈哈哈~
最後是在現實中的浪漫情懷讓我感到有點不協調,雷因和雅露一行因利則聚,大家都是為了生存。雷因最後擺出的態勢,是無關仇恨道義沒錯,但衝上去拼殺,他是要幹掉全部人再自己喝乾淨的水賣乾淨的水?還是死了也不過塵歸塵土歸土?我還以為他做了這麼現實的事情的人,會直接說接下來一起來搞這個水買賣吧,你活我活大家都活肉也吃飽飽,沒想到會講那些獨白真的是個文青啊XD

謝謝LKK的作品^^

11-11 11:10

黑衣大閒者LKK
好長的回應@@
那我一個一個慢慢回覆好了XD

第一點和第二點我想合在一起回答應該會比較妥當。

首先你說的沒錯,水資源在《雨露》的世界中無比珍貴,那為了突顯出這個重點,就有了一公斤換五公斤的劇情在。
而這部分我的確沒有構想到養豬or需要耗費的種種資源等,所以這邊確實是我思想不周到而引出的邏輯錯誤。

當然,也包含保鮮問題。

再來是「讀者感想部分」:

你說的沒錯,雅露在談判過程中的舉措十分輕率──而這也是我刻意想寫在裡面的東西。
雅露很有自信,來自於她成功的經驗、來自於她找到的「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資源。
那這也是我自己有過的經歷,所以就直接套在她身上,導致讓妳們覺得「這女人是在搞啥」這樣,所以到後面被黑吃黑,倒也不奇怪就是。

雷因最後面的行為純粹只是感慨。
當然,他也有說服對方一起來搞買賣的選擇,但雷因事實上也經歷了不少事(在我腦中),所以這次不是第一次看見這種黑吃黑的場景。

對應雅露的驚慌,我刻意讓他顯得冷靜。
也許是因為他的經歷或所見之物才能讓他站在這樣的位置上去看待這一切。

這樣。11-11 18:28
黑衣大閒者LKK
感謝鯤島哥的回應^^
老實說在我手機點開巴哈姆特看到這麼長的回應時有嚇到。

這篇短評中也讓我審視到很多東西。
由衷地謝謝您Orz11-11 18:29
伏流也
這篇故事放在僅約三千字的文章裡是有點吃力了
伏某提供兩個想法 希望能和筆者討論
如果全文利用第三人稱書寫,會不會更能凸顯出場景感、故事張力?
如果打鬥場面能夠更加豐富,會令這篇故事更有看頭?

連續看了K大兩篇文,在心裡頭偷偷替K大貼上「行雲流水」的標籤了(笑
在短篇中堆疊出讀者對角色的情感,也是伏某正在學習的事情。
雨露開頭營造出的優美感,加上兩句男主獨白,已經提前暗示讀者不需對文末男主的反應吃驚。
那我們是不是能把重點放在營造讀者對女主的印象,在有限字數的文章內,不矯情、刻意的去堆疊出讀者對於雅露的印象,讓她進行精湛的演出後,在歡呼聲之下退場,這就是所有創作者的功課了。光說不練的伏某依舊還是有點手生,沒辦法臨摹給你看。

因為已經有好幾位前輩精闢的分析了,所以伏某就提出討論,我想這樣應該不算玩忽職守吧XD

11-11 23:53

黑衣大閒者LKK
忘、忘、忘了回Orz
伏大請接受小弟充滿歉意的膝蓋Orz

之所以會用第一人稱,主要還是因為我想練習一樣不同的人稱。可能手法不夠嫻熟,才讓你們見笑了qwq
打鬥則是我刻意而為之,因為我認為這篇的重點不在那裡,而是其他我想表達的地方。這樣。

也許正如伏大所說的,這篇的內涵只用三千字無法詮釋的很清楚(雖然也是我能力不足)。
但您的意思我明白,未來如果有機會,我也希望能把雨露的世界寫出來XD(但不知道是何時)。

不會算玩忽職守啦XD
我還是很謝謝你啊qwq11-13 00: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a0916864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自由象限... 後一篇:[達人專欄] 洛索達: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eilei3098沒事做的你
不定時更新 歡迎米納桑通通進來一起耍廢(笑)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0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