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鍋貼和玉米濃湯的距離

作者:綠葉小仙子│2017-05-21 18:10:54│巴幣:6│人氣:252
  圖書館人這麼少,桌子這麼空,那個男生卻硬要坐在那個女生的對面。這樣就算了,女生原本低著頭感覺到對方的存在因而露出嫌惡的臉,一抬頭看到對方的長相表情瞬間轉變。真要說的話就像是陷入戀愛的少女,眼瞳變成愛心的形狀,身旁開始散發小花朵的特效。當他們小聲地交談不久,男生從背包拿出一疊便利貼撕下一張。他在上頭寫了些內容遞給對面的女生,女生接過之後抬起頭漾出笑容。兩人相視一笑,女生在便利貼上也寫了些內容,又把紙遞還給男生……
 
  正妹大於普妹;普妹大於帥哥;帥哥大於普男;普男大於醜男;醜男大於醜女。這個世界依循這樣的準則打轉:人人都喜歡帥哥正妹,誰也無法抵抗。
 
  既然這麼說,那為什麼普妹會大於帥哥?不是說人人都喜歡帥哥正妹嗎?
 
  因為這世界由女性做主宰。如果沒有女性簇擁男性的話,那麼帥哥便不成立。
 
  男性簇擁女性?這本來就是天生的行為。因為男性得討好女性,女性才會為男性繁衍後代。
 
  然後你又問了,為什麼醜男會大於醜女?說好的女性簇擁呢?
 
  男人只會追求比自己更好的女人,面對比自己更差的女人追求自己便顯得厭惡,有時更甚是戲謔、嘲諷。說簡單點,正妹的魚人人都想吃,醜女的魚人人都喊臭。
 
  道德情操?拜託,不要思想上的假清高好嗎?那樣真的很噁心。
 
  可是沒有任何的例外嗎?例如正妹愛上醜男,帥哥愛上醜女這類極端的例子。
 
  當然有,這個世界的種種常規可是存在著數不清的例外。只是這些例外勢必都建立在一個前提,而不是無中生有。
 
  三都賦。
 
  我搖搖頭不再看向那對男女。按開手機,時間已經接近中午。
 
  是時候該吃飯了。
 
 
  每個假日我總會早起到圖書館讀書。不為別的,就是在下一年考上一間理想的研究所刷新第一學歷。
 
  我們學校的學生餐廳很多,不過到了假日只有一間店家會開。至於哪間店會開,就要看當週的餐廳輪值供餐時間表了。
 
  去你的九龍雲集。
 
  雖然心中這麼抱怨著,迫於沒有更好的選擇我還是走進店裡,從收銀區旁的吊籃拿起一份菜單往座位區走。店內只有一位女生,按理說在場的座位任君挑選,但這位女生好死不死坐在我習慣坐的位置──面對電視的第四排左側座位。
 
  這讓我有點困擾。我可以選擇同樣是第四排的右側座位,不過看這位女生頭髮長至上背,背影感覺頗有氣質,坐右邊也許會被她誤會是要偷看她,就像我在圖書館看待那對男女一樣。坐前面的座位不好看電視,看的時候頭必須抬高,很累。坐在後面又可能被貼上盯著人家肩帶(縱使被她的頭髮遮住我根本看不到)的變態標籤。
 
  顧慮了這麼多,我決定來個兼容並蓄──坐在最後一排也就是第五排的右側座位。這位置不是最好看電視的距離,然而卻具備完美地迴避被當成變態的嫌疑和不用辛苦抬頭看電視的兩大要點。
 
  在菜單寫上桌子旁標記的桌號,招牌鍋貼的數量欄位填上阿拉伯數字十之後拿到櫃檯結帳。櫃檯只有一位阿姨,我想老闆也知道假日學生基本上都回家,店裡很少學生光顧,所以才請一位員工來打理。看阿姨開始動作,我也就走回座位看著前面的電視。
 
  電視轉在新聞頻道。現在播報的新聞是一位女士從二十歲開始接連的十六年連生九位女兒,因為沒辦法生出任何一位兒子讓這位女士哭了二十年。好在女兒們長大各個孝順,讓晚年的媽媽備受感動。接著新聞提到女士回憶起年輕時辛苦拉拔女兒們是既心酸又感慨,現在被眾人們誇「好福氣」,也算是一個好的結果了。
 
  爸爸呢?
 
  新聞沒有提到任何一個有關「爸爸」的隻字片語,讓我不禁感到疑惑。
 
  新聞很便利,能夠藉由各個平面、數位傳播媒體快速讓民眾知道一件事情。而新聞只能片面且單方向地帶給閱聽人資訊,讓閱聽人只清楚事情的局部,導致有些素質低下的閱聽人會捕風捉影。單就看到的新聞進行批評,偏激點的甚至以不雅言語進行辱罵。
 
  人家祖逖是聞雞起舞,這類閱聽人則是聞事起駕。不但不會認真查詢事情的全面,更仗勢網路的匿名性就亂說話。當然不能否認有些人因為網路發言而受到現實的懲處,可是因為要讓這類人受到處罰,相對地得付出一些社會資源,而且這些人不一定會學乖,日後再犯的可能性相當高。
 
  「沒辦法,你不能要求所有人跟你一樣好。」
 
  是這樣沒錯……
 
  等等,剛剛我在跟誰說話?
 
  「我啦。」
 
  我看向聲音的方向,是那位占據我位置的女生。我看向她的時候,她的視線剛好和我對上。
 
  「呃,妳為什麼要和我搭話呢?」
 
  「你喃喃自語的聲音大到我這裡都能聽到了。」
 
  「……咦?啊那個,我、知道我很容易喃喃自語,沒有注意到音量,影響到妳用餐非常抱歉!」我連忙不斷低頭向她道歉。
 
  「不用道歉啦,你看這裡不就只有我們兩個嗎?所以不用這麼正經八百沒關係。倒是……」
 
  她帶著她的包包離開她的座位,坐到我的面前。
 
  「認真一看,你不是中國文學系的專業邊緣人嗎?」
 
  「……先不說為什麼妳會這樣說我,也不說為什麼妳知道我是中國文學系,更不說妳為什麼要坐到我面前。既然我打擾到妳了,妳趕快回去好好吃妳的東西吧。」
 
  「你的觀察力真差啊,難怪是專業邊緣人。」
 
  她手指比了比她原本坐的位置。我看過去,她桌上的盤子沒有食物,碗沒有湯,醬料盤的醬油也被沾得差不多。
 
  「於是,妳想告訴我什麼?」
 
  「我吃飽了,所以你沒有打擾到我。我還沒有離開只是因為想看一下電視而已。」
 
  「那好,換妳不要打擾我用餐。回去看妳的電視。」
 
  「你點的東西又還沒來,急什麼。況且你可以趁這個機會練習跟陌生人聊聊天呀。」
 
  「……練習,說得好像我不會跟陌生人講話。我現在不正是跟妳說話嗎?」
 
  「聊天跟講話不一樣。你讀中國文學系分不清楚這兩個名詞也太誇張。」
 
  明明長得不怎麼樣卻知曉我的資訊,眼前這個人該不會是學校的什麼有名人物?還是說跟我一樣……
 
  「鍋貼十顆來了。」
 
  「你才吃十顆鍋貼!這怎麼會飽!」
 
  阿姨才剛把盤子放到桌上走回櫃檯,她一看到盤子的內容物便驚訝地看著我。
 
  「我吃多少顆關妳什麼事?」
 
  「我是知道你很節儉,不過也不是這樣吧。」
 
  「才不是節儉,我只是不喜歡九龍雲集而已。」
 
  「嘿……不喜歡還來吃?口嫌體正直?」
 
  「要是我有其他選擇我才不會來這邊吃。」
 
  「隔壁的萊爾富不是種選擇嗎?」
 
  「比起吃化學食品,我還是比較喜歡吃這種真材實料的食物。」
 
  我不理會她,開始吃起我點的鍋貼。然而她又不厭其煩地和我對話,礙於不理會對方的發言很不禮貌的想法,還是勉強地邊吃邊和她對話。
 
  反正吃十顆鍋貼用不了多少時間,趕緊吃一吃讀書去吧。
 
  「你吃鍋貼不喜歡沾醬油嗎?」
 
  「不只是鍋貼,我吃火鍋或是水煎包之類一般人認為要沾醬的東西我都不沾。」
 
  「咦?為什麼?」
 
  「因為妳在這裡打擾我用餐。如果妳沒有什麼事,妳還是趕快滾比較實在。」
 
  「嗯嗯,傳聞中說你很講究飲食健康果然是正確的呢。」
 
  「先不管妳擅自忽略我的話,妳那些消息跟傳聞到底是哪來的?聽誰說的?」
 
  「看來你好像不知道你這專業邊緣人在學校多出名的樣子。」
 
  「……妳一臉無奈地攤手嘆氣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讓我看了有種無名火……」
 
  「哎呀,那種事情無所謂啦。你不覺得只吃鍋貼嘴巴會很乾嗎?你這樣真的是太節儉了。人啊,輕鬆簡單地過著生活不是比較好嗎?這麼拼命刷學歷,出社會還不是被人利用。」
 
  「要妳管,回去看妳的電視啦。」
 
  「你不跟我說聲謝謝就算了,幹嘛這麼不耐煩。難得有人願意跟你聊天耶。」
 
  「我不需要,謝謝妳的好意。」
 
  「好啊,都這樣啊。」
 
  「都怎樣啦。」
 
  「一臉不耐煩地趕我走啊。」
 
  「我正是很不耐煩地趕妳走沒錯。我吃完就要繼續讀書,沒時間跟妳廢話。」
 
  「你好沒禮貌!我們這叫做聊天,才不叫廢話呢。」
 
  「妳就算嘟著嘴鼓起腮幫子我也不會改變我既定的計畫。」
 
  「哼,我不管你了,你就一輩子沒有人喜歡你吧。」
 
  「才不會沒人喜歡我。我把書唸得高,有好工作好事業,還是會有人喜歡我。妳等著看吧,醜男也是有人權的。」
 
  「又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沒人喜歡你。」
 
  「人帥益生菌,人醜大腸菌;人帥真好,人醜吃草;人帥任性,人醜認命;人帥可能有用,人醜肯定沒用……」
 
  「如果覺得自己顏值不行那就改變啊,抱怨那麼多顏值又不會改變。」
 
  「我哪裡沒有改變?我用功讀書就是種改變。」
 
  「……你那是不同意義不同層面的改變。我說的是指針對外表,也就是臉型、穿著,懂嗎?」
 
  「改造外表沒有內涵還是沒用。」
 
  「……所以要雙管齊下,左右開弓啊……」
 
  「看來妳是π型人呢。」
 
  「什麼π型人?」
 
  「嗯?妳沒聽過『I型人、T型人、π型人』理論嗎?」
 
  「沒聽過,你要解釋給我聽嗎?」
 
  「簡單來說就是能力的平行和縱行發展。I型人只接觸一個領域,對於該領域卻是專精;T型人雖然也是只接觸一個領域,但他會去了解其他領域的知識;π型人擁有兩門領域能力,同時對其他領域的知識也有涉略。」
 
  「那這樣聽起來π型人比較好不是嗎?」
 
  「萬事萬物一體兩面,沒有哪個好哪個不好,端看自己的選擇和觀看的角度罷了。以我的科系舉例,I型人就是國學大師,也就是教授;T型人就是小說家,本身的文筆專長加上廣闊的新知;π型人可以是老師,本身的國文知識融入教育。同時也可以是記者,撰寫文稿的技巧融入傳播媒體等。」
 
  「既然你說我是π型人,看樣子你就是I型人囉?」
 
  「是這樣沒錯。」
 
  「那你想研究什麼領域呀?」
 
  「關妳什麼事?」
 
  「是不關我的事,不過我總有好奇的權利吧?」
 
  「那妳自己慢慢好奇吧。」
 
  「好哦。」
 
  她停下對話轉頭看了一下電視。
 
  「哦,時間不早了呢。」
 
  「是啊,都是因為妳害我延長用餐的時間,進而耽誤我讀書的時間。」
 
  「好啦,不打擾你了。你好好吃吧,有緣再見了。」
 
  她拿起包包把椅子往內靠和我揮揮手向外走。我連看也沒看一眼,只是默默地說了「慢走不送」。她聽到我這句話停下來嘆了口氣。
 
  「到最後還是這麼冷淡啊。嘛算了,臨走前給你個忠告──堅持會讓自己活得很辛苦。適時放鬆自己,走出自己的領域看看外面的世界吧。」
 
  「妳不是第一個跟我說這句話的人,我相信也不會是最後一個人。」
 
  「就算自己吃虧,就算與身旁的親朋好友們為敵,還是繼續堅持自己嗎?」
 
  「哼,這不是當然的嗎?這可是我自己的人生,我的人生操之在己。」
 
  「連頓飯都不能好好吃、花錢還要顧慮東顧慮西的人跟我說『人生操之在己』?」
 
  我放下筷子瞪向她。她只是淡淡一笑,不再說話走了出去。
 
  怪人。
 
  我在心中默默給這位來路不明的女生一個評價,再度拿起筷子夾起鍋貼加快食用的速度。
 
  妳以為妳是誰,在路上隨便對人說教說大道理……
 
  我對我自己的人生做的決定,關妳什麼事……
 
  笑話。
 
  想著想著,突然間櫃台阿姨走進室內,什麼話也不說地兀自放了個盤子和碗到我桌上,很快地又走回櫃台。
 
  是十顆招牌鍋貼和一碗玉米濃湯。
 
  「阿姨,我沒點這些東西啊!」
 
  我連忙到櫃檯詢問,只見阿姨聳聳肩雙手一攤。
 
  「剛剛那位跟妳聊天的女生說要請妳的。我不知道為什麼,只是你不準給我浪費食物啊。吃不完也給我打包走,聽到了嗎?」
 
  我嘴角抽了幾下,什麼話也沒說地走回座位坐下。看著眼前突來的食物,我整個人愣住不斷思考。
 
  是什麼原因她要請我這些東西?
 
  為什麼能毫不在意地請一個素昧平生的陌生人東西?
 
  我剛剛的口氣那麼差,為什麼她還要這樣對我?
 
  ──我沒有任何被她請食物的理由啊!
 
  ……好的……
 
  很快我停止思考這件事的原因。我很清楚我現在思考這麼多東西,沒有見到當事人、親自向當事人尋求解答,這些思考永遠只是我自己的臆測。
 
  根據阿姨那般口氣,這些鍋貼和玉米濃湯我勢必得全部吃光。這些東西要吃完對我來說相當容易,縱使我剛剛吃了十顆招牌鍋貼。誰叫我本來就是胃口比較大的男生。
 
  這就是為什麼我不喜歡九龍雲集的原因──連鎖店的東西絕對不會便宜又大碗。要不是沒有選擇──假日的學生餐廳只有一間店家會開,這週好死不死就是九龍雲集輪開──不然我根本不會來這裡吃這貴死人的食物。
 
  我一定要再次遇到那個女生。沒錯,「一定要」,我一定要再次遇到她──我討厭抱著疑惑死去的感覺,所以我一定要得到她親口的答案。除此之外我還要和她鄭重聲明……
 
  鍋貼搭配玉米濃湯是邪門歪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自從上次和那位女生相遇,我在學校開始注意著身旁路過的每一個人,試圖在茫茫人海中尋找她的身影。卻是一學期過去了,有關任何她的消息我連一丁點都沒有。當然也有可能是只有我自己一個人像是無頭蒼蠅般沒有計畫地尋找才找不到,倒不如說本來就是這個原因。
 
  一個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遠。這我是清楚的。就算如此,我仍然選擇我自己堅信的道路,並且堅信不疑。
 
 
  過了暑假迎接而來的是最後一年的大學,大多數學生的課表只剩下系上的必修課,對於這群學生來說現在的狀態如同高中考完學測──等畢業。而我便如同準備考統測,不但沒有被身邊的同學影響,還加強自己的讀書步調。平常空閒時間就窩在圖書館,假日讀書時間則是延長到圖書館關門。仍舊不變的是吃飯吃得一樣快速,計較餐點價格和份量的性價比,以及盡可能地不吃明目張膽的化學食物。
 
  至於那位陌生女生,說心底沒有惦記是騙人的。畢竟我不想抱著疑惑死去。
 
  相較於上學期的積極,這學期顯得冷淡許多。面對身旁的人重新回到沒有遇見她的過去,冷眼旁觀看待每個不關乎我的人事物。
 
  如果不想抱著疑惑死去就把這個疑惑自行刪除。我是有這麼想過,但是我就是狠不下心來果斷放棄追尋這個疑惑的解答。也許心中有那麼點期望吧?我是說,想要再次見到那女生的期望。她的行為讓我摸不透,說的話又讓我感到重重謎團。時間轉眼一過,想法已然不同,害我不禁對她產生好奇。
 
  ……我在搞什麼,讀書讀一讀想到別的地方去……認真點啊!研究所報名時間近在眼前,沒有什麼時間可以瞎鬼混了……
 
  這麼想的突然肚子咕嚕咕嚕地叫了。看了一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十六點半,距離圖書館關門還有三十分鐘……
 
  哪裡三十分鐘啦!這不是已經超過研究小間的開放時間了嗎!我又遲到了!
 
 
  沒錯,這週假日又是九龍雲集輪開。
 
  過不到五小時就餓了,去你的九龍雲集。
 
  想到現在又得吃一次九龍雲集就覺得很賭爛。
 
  被圖書館館員唸了幾下後不情願地離開圖書館,前往九龍雲集的路上不斷喃喃自語。因為有那位陌生女生的前車之鑑,導致我在自言自語的時候都會注意周遭的環境有沒有人,進而控制自己的音量是大是小。
 
  到九龍雲集的途中會經過一個場地。這個場地的地板和牆壁鋪滿了防護墊,估計是體育性社團使用的場所。以往我路過的時候總是人聲鼎沸,學生練習的聲音總是能掩蓋掉我沒有特別控制的自言自語。今天很難得只有一位綁馬尾的女生在場地中央跳著我看不懂的動作揮舞手中的長木棍。她一下往前刺,一下甩起木棍,一下又將棍子往自己兩側的防護墊上拍。她接著變化更多動作,一時之間看得我目不暇給,不自覺地停下腳步觀看這場路過的表演。
 
  這些動作對一般人來說也許只是稀疏平常,然而對我來說每一個動作都是非比尋常。那個女生在當時封我「專業邊緣人」的稱號,那麼這時我也要給我自己一個稱號,叫做「體育絕緣體」。哼哼,這稱號可不是亂取的──腳踏車不會騎;籃球站在籃框底下投籃十顆球只進一顆;排球只會高高托球,發球過網是不可能的事;桌球不是碰到網子就是打出界。真要舉例的話還有很多,不過說這幾個應該也是綽綽有餘說明我的體育很爛了。
 
  我想說的是,既然我的基礎體育都爛成這樣,更不用妄想我和空手道、跆拳道、劍道等等這類要花錢或是進入社團才能學習的體育有過任何的接觸。是的,這些耳熟能詳的特殊體育我連看都沒看過。何況現在眼前是我壓根沒聽過的「棍道」,這感覺不是平常隨意能看見的東西,我能夠有這個機會親眼目睹幾眼也算是一種緣份。
 
  反正圖書館關了,去九龍雲集吃飯的意願也不是很高。看看這場突如其來的表演,轉換一下心情也不錯。
 
  她揮舞長棍似乎到一個段落,停下來用左手抓起衣服隨意地擦了擦臉旁和額頭的汗。她右手拿著長棍末端,長棍的前端因為重心不在中心,自然地垂到防護墊上。
 
  就算休息也沒有放開自己的用具,就這點而言跟我一樣呢。
 
  「嘿,你,在那邊呆愣著幹什麼?」
 
  可能是她練習得太過認真,以至於到現在才發現我的存在。她朝我走過來,直至我們中間隔著貌似是櫃子的東西。
 
  「呃,沒什麼。我正準備要去吃飯,剛好路過看到妳在練習停下來看幾下而已。如果打擾到妳練習我很抱歉,我這就離開……」
 
  「你真的很習慣講抱歉耶。這邊是公開場合,又不是什麼私人空間,所以不用什麼抱不抱歉啦。倒是你,連聲招呼都沒打,現在你還想要直接走掉?」
 
  聽到這我已經知道她是誰了。只是那張面孔和頭髮,讓我無法和過去的她做重疊。
 
  眼前的她跟過去我認為不怎麼樣的她完全判若兩人。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此時此刻的她,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儼然從醜妹的評價直線上升成為正妹。
 
  「……還真是好久不見……」我有些難為地撇頭。
 
  「這算是打招呼嗎?還有你幹嘛不看著我?」
 
  「那、那個……如果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站住。」
 
  正當我想趁機逃離這裡,她那長棍說時遲那時快從側面揮到我的面前。她的力道讓我感覺有股強風打到我臉上,額頭的瀏海甚至為之飄動。
 
  「今天的你感覺怪怪的哦,是不是做了什麼虧心事?」
 
  「沒有!我絕對沒有做什麼虧心事!」
 
  「可是你現在跟中午的你很不一樣耶。中午的你跟以前一樣,也是一臉不爽地去吃九龍雲集。現在一整個慌張的樣子,不像是沒有事情的感覺啊。」
 
  「真、真的沒有!」
 
  「說話結巴還說沒有事情,這不明擺著睜眼說瞎話嗎?」
 
  「那我換個說法!我不知道我做了什麼虧心事!」
 
  「總感覺你自己知道的,這是女人的直覺。不過算了,你給我進來這裡。」
 
  她把棍子收回去,用前端點了點腳邊的防護墊。
 
  「憑什麼我要聽妳的話?」
 
  莫名其妙擋我去路,現在又命令我到防護墊裡面。我才不會隨便給妳唆使呢。
 
  「哦,好吧。原本想要給你看一個很帥氣很帥氣的招式,這招式我平常不會隨便耍出來,因為剛好看到你才特別耍的。而且還是近距離觀賞,用演唱會座位來說可是特等席等級,特等席哦!可惜你要去吃那好貴好貴又吃得心不甘情不願的九龍雲集,真的很可惜啊。好啦我說完了,你趕快去吃你不喜歡的九龍雲集吧,不要打擾我練習囉,走開走開。」
 
   她說這段話的表情十分多變──先是無奈地閉著眼雙手一攤,而後像是看到什麼東西提高音量地做出驚訝的樣子,最後嘆了口氣做出驅趕的手勢。
 
  「現在是鬧哪樣……」我傻眼地看著她,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
 
  「我現在給你走了你又不走,你很奇怪耶。」
 
  「妳這種奇怪的表達方式一點都不像是要放我走的意思……」
 
  「很好,所以快點上來,不要浪費你我的時間。」
 
  我翻了個巴洛克式白眼表示自己的不滿。走到場地的側面脫下鞋子正準備走進去時,她又說話了。
 
  「進道場前要向道場鞠躬。」
 
  這時候反駁或詢問估計不是很好的選擇,只好完全就範,乖乖聽她的話了。
 
  她說的道場應該是指這個場地吧?我思考了一會,向場內鞠了一躬走到她旁邊。她沒有說話可能就代表我的行為沒有問題……吧?
 
  「我都已經放棄抵抗了,妳總要實現諾言,給我看些什麼吧?不要跟我說妳是在戲弄我哦?」
 
  「我做人坦蕩蕩,說到做到言出必行。我現在要教你的東西叫做『護身滾翻』,你在旁邊看我做一遍哦。」
 
  「……等會,『教』是怎麼回事?別以為妳能隨便打發過去,妳現在到底要搞什麼東西?老實告訴我。」
 
  「嘿……好啦,你不想學就算了。」
 
  「我很認真在問,不要給我邊笑邊抓頭。」
 
  「其實沒什麼啦,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教你護身滾翻而已。護身滾翻是一種救命的技能,在車禍或是跌倒、撞擊的時候很實用。」
 
  還沒等我問什麼是護身滾翻,她便自己解答了。
 
  「妳這樣的意思是我在近期之內會遭遇事故?」
 
  「沒有啦!就、就學起來做保險呀!這個技能真的很實用,能在危急的時刻救你一命的!我可以表演給你看!」
 
  「好啊,請開始妳的表演。」
 
  我站到一旁準備欣賞她的表演,她卻是拉著我的手臂到道場中間。
 
  「蹲下。」
 
  「啥!」
 
  「不是要我表演?那這樣你要蹲下啊,不然我怎麼表演給你看?」
 
  「先不論妳失敗的話可是直接撞上我,我蹲下來了又怎麼看妳表演!」
 
  「我做兩次動作,你一次看前面一次看後面,這樣不就得了?」
 
  「我會怕妳給我直接撞上來呀!妳的力道撞到我還不瘀青!」
 
  「我不會撞到你的,你就放一百萬顆心吧。」
 
  「又不是妳被撞,妳在那邊放心什麼啦!妳這叫『別人的孩子死不完』耶!同理心!妳的同理心呢!」
 
 
  身旁的女人模仿我驚呼的聲音。我無力地扶著額頭,坐在面前圓環排開的一群孩子們正哈哈大笑著。
 
  「那老師最後有跳過去嗎?」
 
  「當然有,那時候他可是嚇到尿出來了呢。」
 
  「妳要說可以,不要給我亂加台詞。我可沒有嚇到尿出來,我還很快地學會護身滾翻呢。」
 
  「你自己還不是亂講。你明明就學了好幾個月還是一樣不得要領,如果是外面你早就死了。」
 
  「是是是,『現在摔的是防護墊,外面摔的是柏油路。現在不摔個夠,難不成要等到外面一摔就死嗎』,這些話你們應該聽你們老師講過很多次了吧?」
 
  話方落,又引得孩子們一陣大笑。
 
  「孩子還小,現在就該讓他們好好玩,這些道理以後再教也不急啊。」
 
  「對啊老師。妳看妳老公都這樣說了,以後不要這麼兇巴巴對我們了嘛。」
 
  「我說過多少次,老師的老公叫師丈。不要這麼沒禮貌!下次再這樣,就叫你們每個人都寫一百遍『尊師重道』!」
 
  「哎呀……就孩子而已嘛,不用跟他們太計較的。」
 
  「孩子從小就要教!長大後才教就來不及了!就跟你一樣!」
 
  一來一往的對話不但讓孩子們樂得開懷,連我們兩人也被自己逗到笑了出來。
 
 
  就算是鍋貼搭配玉米濃湯、水餃搭配酸辣湯,那又何妨呢?

  ─

  大家好,我是綠葉。距離上次在這邊發佈小說已經快要半年了呢。

  為什麼會這麼久才發文呢?首先大學中的課業、團體總讓自己非常充實,其次正在創作自己的大學代表長篇作品,第三在其他社團、D卡上發佈許多非小說的文章。因此時間分配下,對課餘下的小說作品沒有什麼創作……

  好啦後記不多說了。總之謝謝你/妳看完這篇作品。有什麼疑問、任何的想法或是想說的話歡迎在底下留言,要有留言我都會好好看、好好回覆。

  因為讀者的留言是我創作的最大動力!至於喜歡作品的話也歡迎訂閱我的小屋,我會努力更新作品!

  最後再次謝謝大家看到這邊。我是綠葉,我們下次再會!(鞠躬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837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水墨靜
我鍋貼水餃都只吃七個,也是不沾醬不點喝的XD
因為覺得很貴[e8]

好在女兒們長大(個)個孝順

05-21 19:20

綠葉小仙子
我是知道很貴啦,不過跟文章中一樣的感覺:七個這樣吃得飽嗎(汗
我自己是覺得貴,但該吃飽還是要吃飽(有過多次餓到肚子痛的經驗),所以不能選擇吃的類型的時候就只好忍痛點多顆一點了……05-22 01:16
綠葉小仙子
然後謝謝你特別留言與我交流!(鞠躬05-22 01:17
卡滋厚切洛排(央夜)
鍋貼水餃、酸辣玉米,好吃便是,又何苦糾結呢。

05-21 20:29

綠葉小仙子
這是一個搭配的感覺###
玉米濃湯存在於鍋貼水餃連鎖店簡直是不合理的(?
吃鍋貼跟水餃就該配酸辣湯呀####

然後很謝謝你特別留言,我真的很開心!(鞠躬05-22 01:20
西行寺 幽々子
(肚子餓

05-21 22:49

綠葉小仙子
幽幽子小姐好久不見呢(鞠躬05-22 01: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asddanny1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各方面的成長與改變──綠... 後一篇:《我愛夏天》魅力一夏勇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olo18
希望你會喜歡我的美食帳號 IG : FOODER_TW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