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繼世祿(節錄)

作者:色色小鬼│2017-05-21 01:10:25│贊助:0│人氣:149
序章
順著階梯,一步一步往下走,承坤越來越不耐煩。
「真他媽沒完沒了,到底是再多下面阿?該死的保護咒,煩都煩死了。」他抱怨道「有事傳個話就好,幹嘛叫我來啊? 」
真是,永遠搞不懂他們在想甚麼。一個個都是這樣。
他一邊啐念著,一邊祈禱著階梯的盡頭盡早到來。
終於,就在他快要失去耐性時,終於到達盡頭了。
一道厚實的水泥牆直接擋在前方,沒有其他去路。
「這就對嘛!」他笑道,抽出背後的十二環大刀。
「喝!」土石四濺,他毫無猶豫的將水泥牆給劈了。
「別這麼粗魯。」就在承坤踏過碎瓦礫,朝著前方的通道走時,一個聲音突然傳來「你會吵醒他的。」
「少囉嗦!快把這煩人的咒給解了。」承坤叫道。
這時,四方突然一陣晃動,頃刻間,承坤所看到的,已不在是望部見底的長廊,而是一個空曠的格間,只有中央有個高起的平台,一位男子正坐在平台旁,而平台上,是個正在熟睡的青年。
「我說,找我過來幹嘛?」承坤說。
「就放他走吧!」平台旁的男子說,同時隨意揉著青年的頭髮。
「啊?」
「時候也該到了。」男子說。
「叫我過來就這樣?」承坤問「我說,傳話有很多方式,難道你通通不會? 」
「已經有好幾傢伙注意你了。」男子說「謹慎為上。」
「誰?雲軒?還是其他王?全砍了不就得了。」承坤揮舞著手中的大刀笑道。
「別急,還不道時候。」男子說「時機也差不多了,所有人都忙著做準備。」
「……所以,你才要把他放走?」承坤問。
「沒錯。」
「這樣隨便放出去,就不怕出差錯?」承坤問。
「寬心,我們只要靜觀其變即可。」男子不再揉青年的頭,而是看著自己手上少許的血絲,他冷笑一聲「所謂自有願者上鉤。」
 
 
初章  殺客
※※※
咳!我用手背抹開沾滿下巴的鮮血,繼續在茂密的樹叢中快速前進。
真是毫不留情啊!被打的有夠慘,可惡!這麼倉促的逃出來果然很快就會被發現,這筆帳是後要和鴆算清楚。
胸口的悶痛使我大口喘著氣,卻在每次吐氣時吐出一口血,即使用力壓著胸前的傷口,仍舊無法緩和失血的問題。
這樣沒辦法撐太久......
背後突然一陣惡寒,我立刻低頭,一把匕首隨即從頭上飛過。
該死!已經追上來了!
我拔腿狂奔,卻使胸口更痛了,視線逐漸變黑,只能逼自己用力盯著前方。
絕對不能被他們抓到!
在黯淡的視線中,突然出現耀眼的光芒。
慘了。
我停下腳步,並不是因為跑不動了,而是沒路讓我跑。
往陡峭的懸崖下看,只見數十仞之下,是急流滾滾,掉下去不是摔死就是溺死。
『你逃不掉了。』翼說。
好幾人自樹林走出,徹底將唯一的退路封死。
『咳!最好別把我逼太緊。』我用力壓著胸口,忍受胸口的不適『否則......』
『主上有令,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否則提頭回歸。』
絕這傢伙直接把我說死......
『焰,回去吧!』空說『主上是不會過度為難你。』
『妳們......咳!不怕我?』
『不怕。』空立刻回答,然而其他同伴卻是面有難色。
空注意到其他人的反應,遲疑道『......好吧!其實我也會怕。』
『那就......』
『但是!』空說,眼睛直盯著我瞧『我還是希望你回來,你是不會刻意傷害我們的。』
看著空與其他同伴,那血腥的雙手又在眼前重現,我輕笑『沒錯。』
不等空回應,我向後一跳『所以我才要離開。』
我看到空上前想拉住我,卻被絕抓住,其他人則是還沒反應過來。
眼前的一切都在快速遠離。
※※※
焰突然驚醒,掉入急流那剎的冰冷刺痛似乎是剛才的事,令他不自覺打著寒顫。
真是個討厭的夢。他皺著眉揉揉太陽穴,自沙發上起身。不,正確來說是討厭的記憶,一個距離現在不算長也不算短的過往。
今夜無月,窗口只得透出些許星光,不足以看清外面,這使靜謐的夜有著莫名的壓迫感。
煩燥感糾結著焰,他不安的東張西望,卻不知道是在擔心什麼,是因為平日吵雜的鳴蟬唱不見了?還是那貓頭鷹咕~咕~的低鳴過於幽寂?
這時,一陣優美的旋律自房裡傳出,似乎是要安輔焰的情緒,輕巧溜入耳裡,把煩燥化為平靜。
焰站起來,朝房間走去,坐在房門口的那人一注意到,立刻站起,瞪著他,手放在刀柄上。
『呂岳,讓他進來。』比琴聲更為輕柔的聲音自房裡傳出。
呂岳猶豫的看著門口,隨後滿是不爽的坐下,警戒的盯著焰。
我不會幹嘛啦!焰無奈的朝他點頭。好歹也相處一陣子了,還是這麼怕我。
他打開房門走入,卻突然停住,稍微想了一下後,對著呂岳的怒容笑了笑,挑釁似的把房門關上。
呂岳立刻伸手要擋,焰卻早一步把房門甩上,接著把門鎖上。
『開門!』呂岳敲著門吼道。
『幹什麼?你想硬闖?』焰厲聲道,表情卻是在憋笑『如此無理的態度是對的嗎?』
『你......』呂岳似乎氣到說不出話。
『你還真是......』房裡的女子無奈的搖搖頭。
她跪坐於椅上,腿上放著古樸的琴,沒有特別突出的裝飾,卻有精細的雕紋橫越,化作潺潺細水流暢其中,使一把極其普通的古琴顯得優雅靈韻。
琴的主人,此時正穿著長裙,湛藍色的長髮貼齊身後,她背對著窗口,依稀星光灑落,使長髮點點閃耀,她眉目間透著清秀,看似簡單,卻脫於俗套,比起古琴更顯優美,猶如天女一般。
女子呼道『沒事的,呂岳,他沒有惡意,別擔心。』
『.......是。』房外的聲音滿是不情願,使焰又是一陣竊笑。
『這就是你們到現在還處不好的原因。』女子說。
焰聳聳肩『沒辦法,看到他那樣就會忍不住想捉弄一下。』
『其實也是想藉無聊的小動作來轉移注意力吧?剛剛做惡夢了?』
果然啊!她是為了我而彈琴的『只是夢到以前的事而已,抱歉害醒妳了,紫織。』
『沒事。』紫織搖頭說『我本來就沒有睡好。』
本來還以為是那夢的關係,但連她都感覺不對勁,那就真的有問題了『你感覺到什麼?』
『不清楚,只是有種窺伺的感覺,感覺不大舒服。』
「要我出去看看嗎?」
「不必了,那感覺突然減弱了許多,或許是注意到了。」
『那還是出去看一下好了。』焰說著就想從窗口跳出去。
『別出去!』紫織突然抓住焰的衣角,焦急喊道。
焰一時愣在原地,一腳還定在窗台上,不知所措。外面真的有什麼問題嗎?
『我......有不好的預感。』她猶豫道。
『......好吧!』焰聳肩道,直接坐在地上『我就待在這裡,妳安心去睡吧!』
『你想把我哄睡再偷跑出去,對吧?』
『咦?沒有啊......』焰乾笑道。怎麼又被她看破了?焰到現在還是很懷疑她其實會心攻。
『你實在是太好猜了。』紫織說『也沒相處多久,我就算不依靠感知也能猜到你的想法。』
『也不算短吧?畢竟都半年了。』
『半年啊......』紫織輕撫著腿上的琴『真是一晃眼就過去了。』
『這麼說妳也在這待上一年了吧?』焰說『當初知道妳是紫織時還真是令我驚訝不已,誰都不會想到,有人會把自己的女兒藏在敵營中,真的是非常有遠見。』
『是啊!父親真的很厲害,只可惜......』
『已經兩個月了。』焰說『妳仍舊無法跨出一步。』
『......兩個月,太短了。』
『所以妳就要一直陷於此地?即使他已經死了?』
『就是因為這樣!』紫織叫道,隨即又變得心虛,低聲道『才更沒辦法......』
焰嘆口氣「總之,我不會告訴你任何外面的事,我會等著妳自己走到外面。」
「……謝謝。」
叩!叩!『小姐。』呂岳敲門道。
『......什麼事?』紫織問。
『時間差不多了,我要出門了。』呂岳說。
紫織沒有立即回應,反而是在短暫的沉默後,焰開口『怪了,明明防我防的要死,怎麼每天半夜都敢自己跑出去,留下我和紫織?』
『我先聲明,不準你隨便碰小姐一根汗毛。』呂岳厲聲道。
『碰了又怎樣?奈我如何?』焰挑釁說『反正你還是要出去,對吧?』
『你現在給我出來!』呂岳吼道。
『呂岳。』紫織說『我真的很不喜歡你有事瞞著我,即使是父親的命令。』
『對不起......』
呂岳默默的站在門外等待。
『......你去吧!』紫織終於說。
『謝謝您。』呂岳道。
兩人隨即聽聞一陣規律的腳步聲,在開關門的碰噹聲後回歸平靜。
焰倚在窗邊,看著紫織問『那麼,現要怎麼做?』
『......』紫織低著頭,不作回應,只是撥弄著自己的頭髮。
等了一會兒,焰看紫織不作回應,說『快睡吧!已經很晚了。』說完,他往門外走去。
『等等。』就在焰轉開門把時,紫織突然說。
焰轉頭看向紫織,從門把上移開。
『那個......窺肆的感覺好像又來了』她低著頭道。
真是樣嗎?焰輕笑一聲,走至窗邊,然後坐下『睡覺』
「…...嗯。』紫織躺回床上,眼睛卻一直看著焰。
『答應我,不可以偷跑出去。』
嘖!管得真嚴格,可是看她那樣又不得不從『......我知道了。』
紫織滿意的點頭,這才肯閉上眼睛,輕聲道『謝謝你。』
該道謝的人是我。焰下意識的摸了自己的左臂,看著窗外,四周漆黑無比,卻感覺仍能看透一切。
不知不覺中,焰注意到紫織的呼吸平穩而緩沉,他也跟著閉上雙眼。
願妳有個好夢,紫織。
 
『焰!焰!』紫織焦急的搖著焰叫道。
『呃!』焰赫然驚醒。
『呀啊!』
『咦?』焰愣了一下,突然發現滿臉通紅紫織被他壓在地板上,嚇得他連忙跳起來。
『抱歉......』他撓著頭道,把手伸向紫織。
『......不要緊。』紫織說,在猶豫了片刻後,害臊地拉著焰的手站起來『你又作惡夢了?』
『嗯。』而且還和不久前的夢一摸一樣,真詭異。
『抱歉,這次是我把你害醒了吧?』焰說。
『不,是因為外頭的法術陣突然消失讓我驚醒,才注意到你又在作惡夢。』
『消失了?為何?』
『我不知道,突然間法術就消退了。』
『呂岳呢?有沒有辦法聯繫?』
『不行,他不讓我知道他去哪裡,更不會讓我去找他。』
『那能重設法術嗎?再把這房子影藏起來。』焰說『還是有啥危急狀況可用的替代法術?』
『我可以試試看重設,不過這種法術我不太拿手。』紫織說『如果不行的話,這房間還有傳送陣可以離開。』
『傳送到哪?』
『不清楚,父親當出只有教我怎麼啟動......』
紫織說到一半,突然與焰不約而同的看向門口。
『妳感覺到什麼?』焰問。
『有兩個人進來了,而且感覺怪怪的。』紫織低聲說『有種陰寒、排斥的感覺。』
『我也覺得有種說不出來的不適。』焰說,同時抽出雙劍『我出去探查一下,妳好好待著。』
『不,直接使用傳送陣離開吧!』
『那妳先準備好傳送陣,我出去看看就好,情況不對我會立刻回來。』焰走向門口說。
『不行,我總有不好的預感。』紫織說。
『放心,不會有事的。』焰說。不知為何,他總有一鼓說不出的躁動,或許出去看看能理解幾分。
看他的眼神,應該是沒法制止了。紫織嘆氣道「......好吧!先等我佈好傳送陣。」。
她拿起古琴擺放於桌面,無聲的彈奏幾個音階,桌面飛出一道道術式,緩緩於地面旋轉。
『入侵者的動向如何?』焰問。
『他們正在四處查探,應該很快就會過來。』紫織說。
『那麼我先出去了。』焰指著地上,旋轉的術式已逐漸聚集,法術陣已成行大半『反正那傳送陣也差不多了,等那完成後妳趕快重設外頭的結界。』
『......好吧!小心點,情況不對立刻回來。』
『妳也是,不要隨便出來。』焰說完,便將門打開一個小縫,卻沒看到任何人影。
躲起來了嗎?焰偷偷朝身後比個手勢,隨即踏出門外,並將房門關上。
完全感覺不到殺氣,對方大概是刺客,要是沒有這詭異的感覺,我大概也不知道有人吧?
焰緩緩向前走至客廳,稍微繞了一圈,卻始終沒有任何異常。是在等我鬆懈嗎?
焰又打轉了幾圈,然後緩緩走回房門口。到現在都還沒看到人影,那麼最後能躲的地方果然是.....
他轉開門把,還沒推開門,卻突然一個轉身,在感受到惡寒的同時,朝著殺氣的源頭刺去。
從橫梁上跳下來的那人手持兩把勾爪,他沒料到焰會先一步刺來,但他反應也快,還沒落地,當下在空中以利爪將劍撥開,作勢反擊。
焰立刻將頭歪向一旁,同時將另一劍刺出。
然而,對方卻突然收手,蹬在焰的劍上,朝後躍開,同時,一抹銀芒閃至眼前。
唰!一道血痕流下,自焰的臉上滴落地面。
真是好險啊!腦袋差點就被貫穿了。
有兩個人,一人先誘騙我扭頭躲開,用身子擋住另一人射來的飛針,時機抓的真好,默契十足。
五根細針往自己飛來,焰立刻揮劍擋開,身旁的空間突然出現奇怪的扭曲,持爪者從中竄出,朝焰刺來。
影閃?所以剛剛的飛針是掩護他過來的?焰蹲下躲避,正想反擊,眼角突然瞥到數根細針飛來,上方是利爪,下方是飛針,瞬間將焰封死。
呵!焰笑了笑,輕輕一跳。默契好,也不過如此而已。
飛針自下方飛過,利爪從上方擦過,扭轉身子打橫的焰,在空中朝後方的門一蹬,接著往身旁掃腿,直接將刺客踢飛。
對方似乎有些輕敵,再來應該不會這麼容易。
被擊飛的刺客在空中旋轉身體,在落至地面時做出適當的受身,用手撐住身子向後翻一圈,重新站穩身子。
是錯覺嗎?怎麼感覺敵方的動作有些熟悉,令人想起一些討厭的事情……
不過現在不是後悔的時候,焰搖搖頭,將左手的劍轉一圈,改為反持的向前伸,右手彎曲,將劍靠在背後,左腳向前踏一小步,身子微微向前傾,擺出自創的起手式,等待對方的攻擊。
「焰?是焰嗎?」這麼興奮的話並不是從持利爪者發出,而是從陰影處走出來的另一人,細細的聲音聽起來應該是一位女性,她身穿暗紅色緊身衣,前凸後翹的火辣身材一覽無遺,緊身服的左腿上綁著數跟細針,而右腿則有兩把一把匕首和一把旋刃,她把面罩拿掉後,露出清秀美麗的五官。
「空!」焰嚇了一跳,來襲的竟然是以前的同伴!難怪會如此熟悉。
既然如此,那麼另一人就是……
「絕!是你嗎?」焰問向另一人。
對方看了看空,接著也把面罩給拿掉,果然是絕!
空然後突然突然衝來,然後將焰撲倒在地,開心的說「焰,你果然沒死!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會死!」
焰輕拍她的背笑道『起來啦!好重。』
聞言,空臉上突然一紅『......你管我!我就是要壓死你!』
雖然她嘴上這麼說,不過還是乖乖起身,順手把焰拉起來。
『你為何會在這?』絕問。
『你們又怎麼會來這裡?』焰問。
『先回答我的問題。』絕說。
『誒欸,問別人問題前要先回答問題,這是禮貌。』
『這又不是在問名字。』空說『快說啦!』
『不不不,你們先說。』焰說。
『我們輪流提問,如何?』絕問。
『好,由我要先問你們十問題再輪到你們問十個。』焰刻答道。
『你想得美......』
『行。』絕直接打斷空。
『咦?』『絕?』
焰和空皆滿是驚愕的看著絕。
怪了?絕怎麼那麼好說話?難道他不知道我是在試探他們嗎?
絕看焰正在思考,催促道『快問。』
看他這樣子,難道其實是在試探我?從我的問題猜測這裡的情況?
這下麻煩了,該怎麼問才對?
『......那麼,你們是怎麼進來的?』
『直接進來的。』絕說『有什麼問題?』
『你們能看見這間屋子?』焰問。
『對,我們是接到指令過來後,才發現這裡有屋子的。』絕說。
『欸......』
『怎麼了?』焰問向空。
空看了看絕,有些心虛的說『......不,沒什麼。』
果然有事瞞著我!
麻煩啊!這擋事我可不擅長啊!這樣連結界是不是他們搞的鬼都沒辦法知道。
就先從比較與這無關的事問起好了『......那你們的任務是什麼?』
『殺死所有人。』絕說。
所有人?既然他們不知道我在這,是否表示他們也不知道紫織在這?
『你們要殺我?』焰問。
『主上曾經下令過,把你帶回去為第一優先。』空說。
『如果我不從呢?』焰問。
『帶屍體回去。』絕說。
『所以還是要殺我?』焰問。
『你就真的那麼不想和我們回去?為什麼?』空從袖口拿出一把匕首說。
『現在是我在問問題,所以我不回答。』焰說。
『你......』空向前一步,直接將匕首頂在焰脖子上。
然而,焰卻不為所動,任憑空一點一點將匕首壓進。
『你真的不說?』空問。
她緩緩將匕首壓入,潺潺血流開始自焰脖子滲出,延著鋒刃流向握柄,最後流至空不斷顫抖的手上。
『空。』絕伸手輕拍空的肩膀,然後移開她的匕首『我來。』
『......不必。』空把匕首收回袖口。
她做個深呼吸,然後問『焰,你不說,那可以聽我說吧?』
『你知道,我不曾畏懼你,也不希望你離開,如同其他人一樣。』空說。
『你會離開,是怕那件事重演對吧!』空說『我知道那不會再發生的,那不過只是個意外而已。』
『.......意外?』
『沒錯,意外。』空說『我們都知道了,你體內所蘊藏的一切。』
『你一直壓抑著那力量對吧?從有意識以來,就一直與那力量對抗,無論何時。』
『既然都已經知道了,還是不怕我?』
『當然不怕,焰,你一直控制的很好。』空說『除了那次之外,你從沒傷過我們。』
『是妳不知道,我有好幾次都差點失控,可不只有那次。』焰說。
『我早就知道了。』空說『我也知道你每次都有控制住。』
『怎麼可能?我明明......』
『你為何會驚訝?』絕打斷焰『有如此多的時間待在一起,你以為我們都笨到看不出任何異狀?』絕說。
『焰,我們都知道你有異狀,而我們也都接受了那一切。』空說『而且,你不也曾經依靠過那力量來救我們?』
『我沒......』
『你有。』空說『在燕山那時的事,我永遠都不會忘。』
『......』
『焰,回來吧!你的問題,我們可以一起處理,好嗎?』
『可是......』
『回來。』絕喝道『我們致死的風險夠多,不差你一個。』
『你們......』焰訝異的看著態度堅定的兩人,不由得苦笑。不愧是同伴啊......
但是,正因為如此......
『......抱歉。』焰嘆氣道『但我不會和你們走的。』
『......是嗎?』空低聲說。
絕舉起利爪說『直接帶走。』
抱歉了。焰默默擺好起手式,準備好隨時過揮劍。
『焰,到底是為什麼?』空問『難道比起我,紫織更好?』
『咦?』他們知道紫織的事?
焰愣了一下,也就在此時,空踏了一下腳,一道術式從中飛出。
遭!焰正要後退,術式往焰纏繞,瞬間,焰便動不了了。
『你身上的印記果然消失了。』空說『否則你的行動絕對不會受到限制。』
『......還真沒想到你會術法,啥時學會的?』焰問。
『這只是個小機關而已。』空抬腳敲了一下鞋根,一張小紙片便從中掉出『只能用一次,所以夠小能和刀片放在一起。』
『那麼,我先去解決紫織。』絕說。
『等等,你們怎麼知道紫織的事。』焰問。
『主上說的。』空說『任務是殺掉紫織與所有屋裡的人。』
所以一開始便鎖定了紫織嗎?主上是怎麼知道的?
『這屋子的一切我們都大致了解。』絕一邊說,一繞過焰。
所以才感在一開始那樣和我耗嗎?呵呵!好你的。
『勸你不要打開那門。』焰說。
『這屋子沒有機關。』絕說,打開了身後的門『主上唯一不知道的,就是你也在這裡。』
在絕你開門的那一剎,一道光芒閃過,絕和空便動不了了。
只見房裡的紫織坐在傳送陣的中心,輕撥著腿上的古琴,不過幾個簡單的音階,就讓情勢徹底逆轉。
『音攻......』絕低聲說『大意了。』
『確實沒有機關。』焰搭著絕的肩說『但你們太小看紫織了。』
『焰!』空叫道。
『......抱歉。』焰苦笑道,隨即走進房裡把門關上。
『你大意了,別忘了,我能施放的法術有限』紫織不太開心的說『還有我說過了,別這樣硬擠笑容。』
『......抱歉。』焰說『先用傳送陣離開吧!』話說我怎麼一直在道歉啊!
『......嗯。』紫織點個頭,同時輕撥一下琴弦,傳送陣便放
『趁現在好好想想。』紫織低著頭說『你確定要走?』
『確定。』焰說『你明明就很清楚我的想法。』
『只是要你多考慮一下而已。』紫織說『畢竟是你重要的同伴。』
『所以才更要走。』焰說。
『但你所擔心的......算了。』紫織說『出發。』
紫織再次輕撥古琴,傳送陣發出了刺眼的光芒,使得焰不由得閉上眼睛。
『欸?』
在強光退去後,焰卻發現自己和紫織根本沒有轉移位置。
『怎麼回事?』焰問。
『傳送陣出了點問題,我要重設。』紫織說。
『怎麼會有問題?』
『不曉得,術式只要有一小處有問題,就沒辦法使用,由術式組成的法術陣更是如此。』紫織說『雖然說犯點小錯在所難免,但父親做事一向謹慎,不太可能會沒注意到這點。』
『所以是事後有人偷偷動手腳?』焰說『是誰呢?竟有那個能耐逃出妳的感知?』
『不太可能。』紫織說『距離這麼接近,再細微的異動我一定能發現。』
『我記得妳感知的範圍不大,妳有離開過這附近嗎?』
『只有一次。』紫織說『就是就起你那一次,當時整間屋子都不在......小心。』
在焰突然湧起一陣作嘔的噁心感的同時,房門赫然被踹開。數跟散發影息的細針這裡飛來,一旁也出現了一陣扭曲,焰立刻舉劍揮開,絕也在此自扭曲中出現,一爪朝他刺來。
兩邊同時攻擊,焰卻不閃躲,否則飛針會傷到後方的紫織,他只用劍格擋絕的攻擊,任憑細針刺向自己胸口。
鏗鏘!清脆兩聲,一聲是焰的劍與絕的爪發出,一聲則是因細針撞到焰身上乳黃色的光芒。
『別管我,趕快想辦法修好傳送陣!』焰揮舞雙劍,將絕逼退。
『你想要自己一人硬撐?』紫織問。
『你也沒不能幫我太多了吧?先修好傳送陣才實際。』
『......好吧!我要立一個新的傳送陣,你可不準受傷。』說完,紫織開始奏曲,腳下的法陣染上一層乳黃,逐漸暈散。
『強人所難啊…...』
焰低聲說。
『最後問一次,你真的不回來?』絕將爪倒扣架住焰的劍,趁勢欺進,刻意逼近至即將接觸的距離,他一字一句慢慢地問,嘴中溫熱的氣息全吐在焰臉上『還是你要在敵人底下做個搖首乞尾的小狗?』
『你就不是在主上底下搖首乞尾的小狗?』焰冷不防使用頭槌撞擊絕的下巴,使得他亮蹌了幾步。
這時,一把刃朝自己飛來,焰正要揮劍擋開,旋刃卻突然更改軌跡,繞過焰飛向身後的紫織。
『老套。』焰笑道,踏步向前揮劍揮控制旋刃的細絲。
『別以為你還能向以前一樣佔盡上風?』絕刺了過來。
焰要舉劍細絲突然纏了上把劍下拉,旋刃卻在同時甩向焰。
『焰!』紫織叫道。
『傳鬨陣完曾了門?』焰含糊不清的說,他嘴裡咬著空的旋刃,手上緊握的不是劍,而是銳利的爪鋒。
『別裝沒事,我都聞到血腥味了。』紫織道,手上仍行雲流水的在琴上滑動,底下的法陣不斷擴大『你再不躲,等一下就不幫你療傷。』
『躲得話中的就是妳......』焰無辜地說,手一拉,腳一踏,揮出手刀劈在絕的咽喉,再他退開時,撿起地上的劍一甩,把嘴裡的旋刃甩向空。
『想辦法不傷到我們。』
紫織命令道。
『是是是。』線猛然緊縮,焰卻更用把劍拉回來擋下絕的反擊,同時利用轉向的旋刃擊落空擲來的細針。
『你認為你們還真有機會逃脫?』空一邊擲出飛針一邊問。
『你是在問我嗎?』焰問,手上也不斷揮舞雙劍『我一打二都不算劣勢了,還有我說過了,別小看紫織。』
『別瞧不起人!』絕怒喝,朝著焰一陣猛攻。
『我怎麼敢瞧不起你?』焰說『我可是卯足了全力呢!』
焰靈活揮舞著雙劍,利用纏在劍上的細絲,控制著另一頭的旋刃擋開空的暗器,同時與絕你來我往的互鬥,看似猶刃有餘,實際上他卻冷汗直流,先不提手傷的疼痛,要拼力與空搶旋刃的控制權,又要對抗絕的攻勢,手必須要拼盡力氣,不過幾回,焰已感到手上傳來陣陣酸痛。
僵持的時間不長,絕又一次用爪將焰扣住,不等焰脫離,又有一把旋刃飛過焰的身旁。
好啊!就等這一刻!焰鬆開兩把劍,徒手抓住控制旋刃的細絲,腳向前一踹,直接將絕踹到空的身邊。
『焰!不要......』『嘿!』
紫織才剛出聲,焰已甩著旋刃直接朝空衝去。
裝作沒聽到吧!焰偷偷吐舌。現在可不能退縮。
『哼!』空放棄搶奪旋刃,她放掉手上的細絲,從袖口另外拿出兩把旋刃,朝焰丟出。
焰甩出手上的旋刃,與另一把撞擊後相互交纏,掉落於地。
焰伸手去抓另一把,卻在到手之際突然拐彎,往焰纏繞,這時,絕突然一躍而起,朝焰襲來。
果然。焰連忙壓低身子,同時向前甩腿,將促不及防的絕伴倒在地。
緊接著,焰向上跳,躍過掃來的細絲,然後向前踏步,一拳朝著空揮去。
『呵!』焰的拳才剛揮出,卻突然朝身旁一閃,伸出左手抓住自背後飛來,兩把疊在一起的旋刃。果然想撿地上的旋刃陰我。
還好我事先讓兩把纏在一起,一時半刻解不開,一起丟又變得有些笨重,太好判斷路徑了,用眼角餘光就夠應付。焰握緊旋刃,奮力向前一甩,笑道『苦肉計可不適合你啊!絕。』
被甩向前的絕還沒落地,突然手伸進袖口,只見他一甩手,一道在黑暗中的銀芒頓時射來。
旋刃!?怎麼會?
焰正要用另一手去接。紫織突然在後方叫道。『焰!快回來!』
咦?
空突然丟出另一把旋刃,搶在焰抓住以前先撞上絕丟出的旋刃,兩者在空中同時轉向,一左一右繞過焰,瞬間就將焰捆住。
『哇!』
空和絕同時拉動細絲,將焰拉倒,拖至腳下。
『只有這樣才能騙到你。』絕冷冷地說。
『乖乖和我們回去吧!』空笑道。
『那把旋刃是你的?』焰問。
『是空在你關上門後給我的。』絕說『就是為了抓到你。』
『討厭啊!默契變得這麼好,我都要吃醋了。』
『欸!沒有......沒有什麼默契的問題啦......』空突然臉紅,低聲咕噥『待在一.....起比較久,只是因為......無聊。』
『無聊?』
『就......沒什麼......』空說。
『空,先做正事。』絕說『等會在聊。』
『喔好!』空鬆口氣『趕緊解決她,然後把焰帶回去。』
『住手!』紫織喊道。
『呵!誰鳥妳?』空笑道。
『嘛......這話不是對你們說的。』焰說『雖然我真沒想到會被你們綁起來就是了。』
『甚麼?』空楞了一下。
『怎麼?不然我幹嘛大費周章引你們出房外頭?』焰說『反正目的也算是達到了,只可惜沒辦法將門關上就是了。』
『你......』『後退!』
轟!
在絕撲開空的同時,烈火以焰為中心,向外爆散,吞沒周圍的一切,一旁的絕與空就這樣直接被炸飛。
咳!焰硬是吞下差點嘔出的鮮血,他擦擦嘴角,故做沒事的走到全身覆蓋微光的紫織前方。
『為了擋過你的火焰還有傳送陣的運行,我能用的量所勝無幾,沒辦法替你療傷。』紫織的聲音聽起來雖然平靜,卻隱含著憤怒。
『嗯。傳送陣應該好了吧?先出發再說。』焰說『還有,預防萬一,繼續維持那個格擋的法術,要是目的地有問題也有個保障。』
『你還有閒功夫擔心我。』紫織的聲音開始顫抖,她在琴上輕撥一回,在尖銳刺耳的單音催動下,傳送陣的光芒逐漸明亮『別用那毫不在乎的口吻,我說過了,不準傷到......』
『我沒傷到妳喔!』焰立刻說『我已經盡量遠離了,而且妳也知道我的打算。』
『我說不準傷到我們兩人!』紫織高聲道。
雖然是預期的結果,不過還真是第一次看她生氣『......抱歉,要擺脫他們,我只想得出這種辦法。』
唰!一把苦無突然插到焰的腳邊,一道黑色的術式從中流入腳下的傳送陣,光芒瞬間消失。
『咦?』『注意!』
焰突然感到一陣焦躁不安,還沒反應,便哇的一聲嘔出一口鮮血。
『焰!』
焰訝異的回頭,只見自己的肺部被絕的利爪貫穿。
『你們......怎麼......』焰說到一半,看見絕身上黑色的扭曲,破口大罵『混帳......咳......咳......』
『受傷了就別亂講話,乖乖躺一旁去。』空緩緩走到一旁,身上同樣滿是黑色的扭曲。
『咳!你們這樣......我不就白......咳......離開了?』
『你也太小氣了吧?這麼好的力量,也不分享一下。』
『咳......白痴......想跟我一樣......』
『閉嘴!躺一邊去!』空一腳將焰踢開。
『焰!』
『妳沒時間擔心別人!』空吼道,抽出細針就往紫織刺去,速度之快就連焰都無法看清軌跡。
鎗!細針被紫織身上的微光擋下,尖端彷彿刺入硬物般凹陷。
『別得意!』空抽出匕首對著紫織一陣猛攻,清脆的撞擊聲不絕於耳。
『......沒用的。』跪在一旁撐著的焰說『你們是......咳咳!是打不穿的。』
『那可難說!』空的身影頓時變得漆黑,空間的扭曲也更加明顯,四周的空氣都受其干擾,不自然地在房裡流竄。
『住手......咳!』焰跳起來正打算阻止空,卻被絕一手硬是壓回地上。
『別動他!』紫織抱著琴,冷不防一連撞開空與絕,直接擋在焰的前面。
『別插手......』
『傷患乖乖躺一邊!』紫織學著空說。
『妳都自身難保了,還管得著他!』空罵道,揮動同樣沾染著扭曲的匕首攻向紫織『我是知道的,妳的能力有限制,一連施了這麼多法術,妳能支撐多久?』
『嗚......』紫織皺著眉,看起來保持平靜,卻冷汗直流,這層保護被打穿是遲早的事。
焰看著紫織的這樣子,也跟著變得焦急。為什麼他們會知道紫織的限制?雖說可以從紫織的舉動來判斷,但空知道的也太清楚了吧?
『......多嘴了,空。』一直沈默的絕開口道,聲音聽起來有些壓抑。
『囉唆!直接把這賤貨宰了,將焰綁回去不就得了!』
空的脾氣變得很差,果然是那力量的影響嗎?再這樣下去,就連我也......
『住手啊......』焰壓抑著焦躁的情緒,與莫名的,漸漸強烈並的撕裂痛楚。他很清楚這分全身性的疼痛並不是來自所受的傷,而是壓抑潛藏力量的不適。
看焰那樣子,難道要失控了?這下就算不想用也非得用了,而且術式維持的時間也不多了。
絕揮爪攻擊紫織『快點解決她,焰似乎比預期的快了許多。』
『好啊!』空高叫道,身上的扭曲越發強烈,都快看不清身影了。
該死!為什麼我什麼都做不了?只見紫織身上的微光漸漸黯淡,越來越看不清,焰卻礙於疼痛,連起身都沒辦法。
『嗚.....焰......』紫織說『你別顧慮我,專心撐著。』
『妳已經沒時間顧慮他了。』
啪啦!一聲如同玻璃破裂的聲音傳出,紫織身上的微光徹底粉碎,讓室內徹底暗了下,徒留漆黑的扭曲。
『死吧!』匕首刺向紫織,漆黑瞬間漫出,整個房裡都開始扭曲,扭曲到難以辨識四周。
空的匕首被擋了下來,視線不清到明明在近處她卻難以辨識。是那女人擋下來的嗎?她定睛一看,赫然發現扭曲真正的源頭。
『......焰?』
空什麼都還來不及說,就被打飛了。
只見焰站在紫織前方,漆黑的扭曲以他為中心散發而出,濃重的壓迫感似乎要吞噬一切。
糟!沒想到會這麼快。絕立刻將體內的力量放到最大,感受左臂刺痛的同時,讓手上的利爪同時染上扭曲,並將其刺向焰。
咕!絕一時喘不過氣,在他意識到時,已經被焰抓著頸部抬在空中。
『我......才該承受。』說完,焰一手將絕貫在地上。
咳!絕吐出了一口血,左臂的開始顫抖,更多的扭曲自其散發。
那力量正在溢出!絕意識到了這點的同時,只見一把旋刃自視線前飛過。
『別靠近!』絕吼道。如果我的猜想沒有錯的話......
只見焰抓起旋刃,一把將細絲另一端的空拉了過來。
『焰!』空在途中又丟另一把旋刃,繞過焰的頸部,然後作勢踢腳,鞋底伸出了把刀片。『給我清醒過來!』
焰將絕甩到一旁,伸手去抓空的腳,空卻丟出一顆圓球,閃光緊接著爆出,她在使人盲目的強光中甩動細絲,繞過焰頸部的同時翻到背後,貼在焰的背部。
很好,這力量果然能夠更接近焰,再來還有四張......咦?
空感覺手被抓住,下一刻,便被甩向前方,背部直接撞在地上。
『嗚......』空痛苦的喘息著,掙扎要爬起卻背焰壓在地上。
可惡!還是不夠!
空集中精神,釋放更多力量。
『空!』『夠了!』絕與焰同時喝道。
『咦?』空瞪大眼睛盯著焰『你......』
『別放力量。』絕說『去感受一下。』
感受?聽到絕的話,空這才發現左臂的不對勁。
『怎麼會?』這點程度我就控制不住了?
『應該是類似共鳴。』絕說『妳越是釋放力量,焰就溢出越多,最後的結果......』
『所以我什麼都不能做?』空瞪著焰『就這樣等到術式的效力結束,然後眼睜睜看著你離開?』
焰的眼中閃過一絲疑惑『妳......』
『辦不到。』空放出更多力量。
『空!』絕硬是掙脫焰的束縛,伸手去抓空。
然而,絕晚了一步,扭曲突然擴散,與焰的扭曲既相抗又相融,兩者一齊膨漲,瞬間佈滿整個房間。
處於其中的絕被莫名的撕裂感逼得跪在地上,全身既有被推開的排斥感,又有被吸到中心的吞噬感,他晃著暈眩的腦袋,勉強不讓自己失去意識。在一旁就快撐不住了,何況是位於中心的空。
『妳休想和我拼!』
焰突然的怒吼嚇到了絕,他勉強看去,只見空被焰拎著頸部,掙扎著用懸空的雙腿踢焰。
空!絕勉強朝兩人爬去,空踢腳的速度趨緩,力道也逐漸減弱,絕卻開使感到一陣暈眩,難以向前。
這時,絕突然愣住了,他看到的是紫織毫無阻礙的走向兩人,在扭曲之中留下平和的身影。為何她能無視空間的排斥?
『焰。』她伸手貼在焰的背上『已經夠了。』
有那麼一瞬間,絕驚覺所有的扭曲似乎消失了,只留下淡淡的漆黑還徘徊在周圍。
但下一刻,扭曲卻是比之前還要更大,難受的撕裂感立刻襲擊全身,使他倒在地上。
『幹什麼?住手!』絕聽到了空的叫聲。
可惡!就算不想也沒辦法了。絕閉上眼睛,將那討厭的力量運出。
『還是別這麼做吧!』不知何時來到絕面前的紫織用手指點了點絕的左臂『控制的那麼好,放棄就太可惜了。』
她竟然知道!明明他連主上都瞞過了,怎麼一下就被這女人看穿了?『妳......』
『而且,現在更需要擔心的是焰。』紫織的表情有些無奈『他又在逞強了,最好別增加他的負擔。』
『什麼意思?』
『看過就知道了。』紫織說。
她走回焰的身旁,輕輕拍了焰的肩膀。『已經可以了,你不希望傷害到她吧?』
......沒辦法完全吸收嗎?
漆黑赫然消失,房裡不見任何扭曲,不管是焰,還是倒在地上的空。
消失了?空明明都快爆走了,焰還不至於失去意識,怎麼會完全感覺不到那討厭的氣息?絕一時愣在原地,直直盯著紫織看。主上特意針對她果然不只是她因為她的身分而已。
『......為什麼要這麼做?』空嘶聲問『為什麼又要攔住我?』
焰沒有回答,在盯著空一會兒後,和紫織退回傳送陣的範圍。
『回答我!』空吼道,正要撲上前,卻被絕直接抓住。
『你幹什......』
『夠了!』絕突然大吼。
空被這吼聲嚇到了,一向冷靜的絕竟然會吼叫?
『他是在幫妳。』絕對著滿臉驚愕的空說『妳難道想被吞噬掉?』
空沉下臉『我需要力量。』
『那就別這麼早死。』絕說。
『......多管閒事。』沉默了片刻,空低聲說
她嘆口氣,隨後盯著焰問『焰,你真的又要離開了?』
焰面色有些難看,不做任何回應,但空持續盯著沉默不語的焰,傳送陣的光芒越變越亮,她還是硬撐著,就是不肯遮住眼睛,怕錯失那細微的機會。
『......我會回來的。』
在即將傳送的那一刻,焰終於開口『我保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831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2150163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owersdALL
定時更新小說創作,歡迎進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