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番外、會面。

作者:狂熱者。ASBC血淵│2017-05-20 20:55:11│贊助:104│人氣:347
 
  會面.
 
 
  但是,縱然妖狐理解何謂「知恩圖報」,但隨著年齡增長和處世經驗增加,牠們的心竟比人心還要複雜而難解。
 
  *
 
  腳步聲與雨聲爭相填滿空虛的夜,約納斯堅信這並非自己第一次希望當初獲得的能力是預視未來。
 
  誰知道當初短短一窺會讓他落得在雨中和惡徒玩你追我跑的遊戲?
 
 
   約納斯小心地避開月華的注視,亦避開讓一雙灰黑摻雜的瞳眸抓到任何反光的機會。
 
  對他人而言黝暗的室內在他眼裡卻與有燈照明沒什麼兩樣;撥開被風吹得狂亂飄舞的黑絲,他瞇起眸盼,打量眼前寬廣異常的空間。
 
  估計應是兩間房屋打通形成的廣大空間裡僅有四處角落有微弱的燭光搖曳,房內粗略有十個人,不僅身形相仿,甚至皆穿著整齊的白西裝(除了方才翻窗而入的黑影披著奇形怪狀的大衣),只有領帶花樣各個不同,有令人聯想到熱帶島嶼的花色,亦有純素色的,或黑或藍。
 
  那群人恍若要進行什麼儀式似地排繞成一個缺一角的圓形,但因為他們略算魁偉的體型,使他有點難看到圓中央有著什麼。
 
  心急而好奇地移動身子好調整角度,約納斯瞇眼,定睛一看──
 
 
  一條長且粗的鐵鍊連接著一副捕獸夾,那金屬製、邪惡的東西尺寸卻比森林中常見的還要再大了些,闔上的鐵齒緊咬著一隻獸淡紅色的獸掌,血流涓涓,淌流至地面。
 
  十人圍成的圈緩緩往外擴開,唯獨身穿大衣的那個依舊佇立在原地,令他直覺地意識到對方即是那群人中的領頭者。
 
  灰衣人緩緩蹲下,側著身靠近被囚困的獸(約納斯仍無法完全看清楚到底是何種動物被如此殘忍地對待),衣服底下似乎有根短棍狀物體扭動了下。
 
  「鼎鼎大名的妖狐一族…」
 
  他不禁蹙起眉。那人的聲音簡直可與指甲刮過黑板造成的噪響比擬,甚至摻雜著像是收音機收訊不良時會出現的沙沙聲──誇張一點,或許可將其與惡魔親臨的聲音相比?
 
  但重點不在此;約納斯眉頭皺得更緊。妖狐,他在地球時便已聽聞過相關傳說,在希望星時亦然,只不過增加了更多真實性,而非僅是無稽之談。
 
  這麼說,被捕獸夾捉到的是隻妖狐
 
  一怔,他再度移動以看清房內事物。
 
  終於,他能夠看到「妖狐」完整的面貌:偏淡紅色、毛絨絨的身軀上有幾處沾黏著血塊,毛髮糾結,一條尾像是要表達憤懣似地甩動著。唯一讓牠與普通狐狸有所區隔的,就是一雙翡翠般晶瑩的眼裡流露出滿滿的輕蔑與不屑,而牠亦沒有要對灰衣人的一舉一動做出任何回應的樣子。
 
  血流不止,牠的表情卻像凝固了似地沒有改變絲毫,縱使那人伸腳踩壓捕獸夾,牠依舊斜眼瞄著他。
 
  「但…這樣看起來,你並不是什麼道行很高的妖狐就是了,真可惜。」
 
  尾音漸落,衣下的奇怪物體又是一陣抽動,下一秒便猛地刺穿衣物、露出真面目──如人類手臂般粗細的鐵棍,尖端銳利無比。
 
  灰色的惡意毫不遲疑地往妖狐正面劃下。
 
  約納斯可以預見對方行為造成的後果;銳刺深深插入狐的頭蓋骨,傷及大腦區塊導致極大可能的死亡,在拔出利刺時會有鮮血隨之迸出,亦會有些許從棍尖緩緩滴下。
 
 
  但約納斯沒有,也不允許那些事情發生在他眼前。
 
  將窗戶猛地推開(這舉動意外地輕鬆,看來他們並沒有特別將其堵塞住之類的),他很快自一旁角落抓起幾近燒盡的蠟燭,完全忽視滴落手上、熾燙的蠟淚。沒花多少時間瞄準,他迅速地將其丟向來不及轉身察看騷動的灰衣人背部。
 
  暫且不論那件灰大衣是什麼材質製成的,它似乎特別容易被火嚼噬。看著烈焰迅速擴散、幾乎把那人整個吞沒之時,他轉移目標,狠狠朝捕獸夾的後柄跺腳,看著它如願彈開後,將受傷的妖狐以單手抱起。他知道他不能多做遲疑。
 
 
  意料之內地,當躍出窗戶、回到無人大街上的他方邁出幾步,身後旋即傳來追擊者行動的聲響。
 
  他萬分驚險地以毫米之差躲開被一箭穿心的命運。
 
  更多箭矢紛紛由後襲來,而不知是天意本就如此抑或某種惡劣的玩笑,蒼穹敞開,降下滂沱大雨。
 
  踩穩每一個腳部,約納斯改以雙手托抱住妖狐的身軀;後者依舊沉默不語,頂多把臉上的輕視收起,改用一片空白替代。
 
  牠受傷的左後腳仍在滲血,不一會兒便將他的上衣浸濕染紅,竟詭譎地與牠的毛皮顏色相互呼應。
 
  迅速拐過一個彎,他趁著追兵尚未帶著他們致命的弓與箭抵達前,小聲地對妖狐說了聲抱歉後將牠輕輕放下,而後使用能力。
 
  當匕首與針逐漸在他身周浮空成形時,妖狐碧綠的瞳眸中閃過一絲什麼,但其消逝的速度之快又令牠無法解讀,熟練的樣子就像牠已這麼做…好幾百年,甚至是上千年了。
 
  可惜時間不允許他的疑惑存在太久,騷動聲急速逼近,約納斯回過身,把臥地的妖狐護在後頭,周遭的武器全數揚起,蓄勢待發。
 
 
  「能夠用那麼短的時間從我手中奪走那隻妖狐,您也挺厲害的。」
 
  攻擊並沒有如預期襲來,只因那名應早被火舌吞噬的灰色人影正佇立、阻擋於九人前,大衣下的不明物扭動、抽蓄著,交織緊密的布料上遍漫著大片焦痕。「是吧,同行?」
 
  縱使兩人間的距離僅剩短短幾公尺,灰衣人的面容在他依舊模糊不清──或說正如電視般不斷轉換,彷彿對方戴著一個電子面具,掩藏自己的真實樣貌。
 
  「若我有任何的理解錯誤,請原諒我。」應對的謊言自然而然地自口中流出,約納斯停頓半晌,針與匕首轉而移至躺於地的妖狐身周,快速旋繞著;乍看之下是將其禁錮之中,但其實是在預防任何突來的飛箭。「但您感覺上貌似沒有特別喜愛這隻妖狐。」
 
  「是的,直覺敏銳的先生。」灰衣人稍稍把尾音拉高,聽起來甚是驚喜。「我和我的夥伴們較偏好五尾以上的妖狐,而非僅有單尾的初生者。」
 
  「那麼,請允許我將牠帶走。」再次禮貌地停頓,他見對方沒有急著要拒絕的意思,便繼續說下去:「前幾天我的一名忠實顧客指名他要一隻單尾妖狐,可惜我的手氣最近有點不怎麼好…」
 
  有些事不必講太明,他相信對方亦會如此同意。
 
  不意外地,灰衣人明瞭似地點點頭。「原來如此。」他將雙手交疊抱在胸前,身上的凸起物瞬間全數消失、回復平滑,撇除臉部的詭異不談,他看起來又像是一名正常人。
 
  「雖然我們可能會是未來的競爭者,但我願意把那隻妖狐讓給您。」
 
  他鬆了口氣,但沒有明顯表達出來;雖說拯救性命並非他每日必行任務,但若要他眼睜睜旁觀那群惡徒從他手中搶走一條如此珍稀的生命?答案絕對是不可能。
 
  說來有些不齒,然而自一開始,他並非如世界冀望地、心懷聖人般拯救眾受難者的情操將妖狐拉離死亡的漩渦。
 
 
  他只是剛好憶起有多少實驗可以施用在其身上罷了。
 
  若無那瞬間的念頭與身為科學家的私慾,他會放任鐵棍刺下,放任牠的血流盡,由縫隙滲入冰冷的地面。
 
  然後他會轉身離去,在路上用手機和多洛莉絲談談明天該去哪兒玩。
 
 
  「感謝您的慷慨。」約納斯微微鞠躬,直到對方與其同夥的身影一齊隱沒入地平線下,他方直起身子。
 
  血製武器在他身後落地成灘,隨後被大地汲飲殆盡。他深吸口氣──一方面慶幸自己意外得到一隻一尾妖狐,另一方面亦慶幸灰衣人竟那麼容易便將到手的獵物贈予於他──回身準備將其抱起…
 
  下一刻,眼前所見的景象讓他的大腦僅允許身體愣在原地。
 
  本來躺著妖狐的地方現在只有一抹纖細的人影側坐著,以粉紅色為底、上頭點綴著數朵艷紅牡丹的和服大大地敞開、掛於雙手手肘,一頭柔粉摻深紅的長髮肆意地披散於肩,相襯之下使其肌膚更顯雪白。
 
  人兒緩緩起身,邁步,比女人還要秀氣的五官又如玫瑰般精緻,翡翠似的眸盼眨呀眨地,裡頭的深邃可稱遠比天上星子更勾人心魄。
 
  而那人頭上有對毛絨絨、與方才的妖狐樣子相同的狐耳
 
  「大──叔、」一雙柔荑從前緩慢地、溫柔地環過他肩膀,圈摟住他脖頸。對方傾身,嘴貼於他耳畔。「你打算要把我賣給哪個『忠實顧客』呀?」
 
  「你、」雙方的姿勢固定良久,中間沒有人再多說話,但約納斯決定率先打破沉默。他謹慎地上下打量半掛在自己身上的人。「…其實,並不是普通的妖狐,沒錯吧?」
 
  待在地球那段長長的日子讓他聽過許多傳說,而有不少童話故事已於此地化為真實。
 
  理所當然地,他亦知道妖狐有變身的能力,不過外貌會根據道行的多寡與真正的智人略顯不同。
 
  況且他方才沒有漏看他眼中倏忽即逝的情緒,雖來不及看清其蘊含的訊息為何,他彷彿看到了另一個自己;或說是另一個和自己十分相似,實質上卻相距甚遠的存在。
 
  「大叔真愛說笑。」不禁發出銀鈴般的悅耳笑聲,人兒──妖狐稍往後退,優雅地直接落坐於地,「但有沒有可能,或許我也跟大叔一樣,只是一位再平凡不過的能力者而已?」他將一頭長髮抓攏、撩到一側肩,不至於擋住視線後,他伸手輕碰自己的左腳踝。
 
  約納斯注意到那兒有道已止血的撕裂傷,與幾分鐘前還在這的狐後腳掌上被捕獸器弄出來的傷相符。
 
  「但是,我…」「時間很晚了,大叔。」他尚欲再說些什麼以釐清對方的身分,卻被猛地打斷。那雙翠綠平淡地盯著他。「這邊沒什麼好逛的,去觀光大街吃碗拉麵後就趕快回家吧。」
 
  「那不知、我是否有榮幸邀請您共進這一餐?」無奈將本該冰凍封存於過往的貴族禮儀搬出。他冀望對方會奇蹟般地答應。
 
  妖狐一愣,旋即又忍俊不禁。「大叔連說話的方式都像個大叔,但讓你失望了;我必須拒絕你紳士的邀請。」
 
  未待他繼續嘗試下一個方法,長髮人兒已將一根纖細的玉指抵於他唇上。
 
  「你的外表是場無比高明的騙局,所以我相信你會理解這句話的道理。」他停頓的同時,亦有一股微風輕輕拂過他倆身旁(不知何時,雨停了),吹走雨後殘餘的濕氣。「『擒雀須用擒虎力』;希望這句話可以讓死神對你完全失去興趣,畢竟你才剛剛跟它擦身而過,不是嗎?」語落,他漾起微笑。
 
  約納斯迷惑地眨眨眼,彷彿眼前站著的不是妖狐──不只是妖狐;論其言語談吐的風格變化之快與自然,以及方才那句來自遙遠年代的俗諺,他對他的真面目更感好奇。
 
  頭上一側的紅耳扭了下,見他沒打算再反駁或堅持什麼,妖狐將手縮回,動作卻是一路下滑,途中甚至充滿曖昧地留連在他鎖骨數秒,但又在撫上胸口前抽開。
 
  「夜安,迷人的紳士。」臉上的弧度滲入女性特有的嫵媚,他輕甩水袖,轉身面對黑夜,步離,沒有再回首多看他任何一眼。
 
  依舊為夜幕覆蓋的街上僅剩他一人,約納斯躊躇良久,終究沒追上去。
 
  他全身上下都濕透了,襯衫上的紅痕亦被漂淡、擴散。
 
  這樣回去鐵定會被多洛莉絲「關心」,說不定甚至會被像個孩子般禁足(就年齡和親緣關係而言,他多少會遵守她定下的規則)。
 
  思及此,他只好趕緊動身往較多商家的地方移動,並暗自祈禱在這近深夜時分,會有服飾店仍開著;他不執著於名牌,儘管如此,命運仍舊不打算眷顧他,起碼不是現在。


全文。完



  字數:9050/22000

  為什麼我每次的字數都停在這種很神奇的地方(##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827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血淵|蛻變|約納斯|坑坑坑坑坑坑坑坑坑|亂寫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Jolin2000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 後一篇:【蛻變之聲】番外、酒吧。...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49778224
來小屋看看我的小說吧!說不定能有好心情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