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短篇】卷九、母之愛

作者:浩司│2017-05-20 00:27:42│贊助:28│人氣:522





此作品在極光2017【漆彩陸離】中獲得評審特別賞,
在此感謝評審青鷹老師能喜歡這部作品,
以及極光文創給予這份機會。





  島野京子不喜歡她那六歲的兒子島野宏。

  正確來說是她現任老公島野晃跟他前妻美穗所生下的兒子,正因為這樣才對宏如此的仇恨。對京子來說,自己跟老公的世界是不需要拖油瓶的,因此常常趁老公上班的時候對宏施暴。

  而晃也因為一天下班過於勞累,回家基本上就是昏昏欲睡,無暇關心自己的兒子,更不用說發現被衣服掩蓋的烏青與傷口,即使看到了也會被京子用「今天在幼稚園跌倒了。」之類的藉口敷衍掉。

  宏自己也相當討厭自己的繼母,也曾經想跟老師或者父親告狀,但京子是位陰險的女人,即使對六歲的小男孩也是相當不留情,常常拿很多理由威脅他。

  像是對宏說如果你敢告狀,我就把你跟你爸爸一起殺掉之類可笑的理由,但真正讓宏如此默默忍受家暴行為的,是自己母親所留下來的遺物──一個鴨子玩偶,它的外型相當滑稽,圓扁的輪廓以及似鳥似鴨的嘴,還有那令人發笑的愚蠢大眼。即使它可能不是個很討喜的玩偶,但卻是宏那悽慘生活唯一的依靠。

  而京子剛好就利用這點,警告宏說:「如果你敢不聽我的話,我就把你那愚蠢女人留下的醜玩偶丟掉!」

  這樣的話讓宏更是得乖乖服從自己的繼母,要是連這個玩偶都失去了,自己就沒有活下來的理由。

  宏還記得奶奶說過,母親為了自己,即使身體不好,仍然不聽眾人的勸告執意要生下宏,最後因為生產時失血過多而撒手人寰離世了。

  「所以你要好好的努力長大,不要辜負妳媽媽的努力,知道嗎?」

  奶奶用溫柔的聲音叮嚀著自己,媽媽是多麼的愛他,所以對自己而言,鴨子玩偶是現今他的生命中最重要的存在了。

  即使是上學,也要把玩偶放在書包中,深怕繼母哪天心情不好就出氣在它身上,而睡覺更一定要抱著它才能夠安心入睡。

  但在京子眼裡,為了折磨宏,玩偶也因此成了自己出氣的工具。

  「……媽媽,鴨子的眼睛去哪了呢?」

  有一天,宏無助地抱著自己的玩偶與繼母搭話,而繼母卻冷笑的說:「不知道呢,大概覺得自己太醜把自己眼睛給丟掉了吧?呵呵。」

  怎麼想都知道繼母趁宏不注意的時候把玩偶的眼睛割掉拿去丟掉了。

  那怕是如此像小孩子般惡作劇的行為,但只要看到宏因為玩偶眼睛不見而開始痛哭流涕時,京子更是異常的興奮。

  「終於看到垃圾如此痛苦的表情了!我要更加地更加地折磨他!讓他痛苦到離開這裡甚至尋死……太棒了!實在是太棒了!下次就把玩偶的手腳砍斷吧!嘻嘻!」

  就算到就寢前仍然忍不住竊喜的京子,還不斷回想著宏痛苦的畫面,但一躺到床上,她卻突然覺得自己的背部壓著小小的硬塊。

  「……這是什麼?」

  京子翻身拿著手機照明,發現在床上的硬塊,竟是那愚蠢鴨子的眼睛。

  「奇怪了……我不是把它給丟掉了嗎?」

  京子仔細想起那天確實把眼睛割下來然後丟到垃圾袋中,趁著垃圾車來時一同丟掉了,按照常理是不可能出現在自己的床上的。

  是別的玩偶眼睛嗎?還是宏刻意做的惡作劇呢?京子看著已經熟睡在床上的老公,想了想還是覺得自己別想太多,吃完藥後,把眼睛再一次丟到垃圾桶中,接著倒頭就睡。

  那一晚京子睡得不是很好,夢中總能聽到令自己不悅的鳥叫聲,像是烏鴉被車輾過而發出淒厲的慘叫聲,不斷地在自己腦中每一個角落迴盪著,醒來時自己全身冒著汗,身體更是極為不舒服。

  即使這樣,京子仍然要欺負一下宏,今天要把玩偶丟到哪呢?啊!就放在高處好了,這樣那垃圾絕對拿不到,說不定還會因為想拿玩偶而不小心摔傷呢──感覺真是太令人興奮了啊!只要想到這種計畫,感覺不悅感就因此消散而去了。

  「今天沒有把晚餐吃完呢。」京子冷冷地瞪著宏,宏只能低下頭啜泣,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

  而餐桌上擺滿著燒焦的食物,光是看著就令人毫無食慾,更不用說放進嘴巴下嚥了,宏為了不被處罰很努力地咬著那些不該被稱為食物的東西,但終究害怕因此嘔吐而放棄。

  「看來,只好處罰你了。」

  京子冷不防地從宏身上奪走玩偶,馬上把它丟在那充滿灰塵的櫃子上頭,對宏來說玩偶可是唯一的家人,看到它如此地被對待,更止不住眼中的淚水立即潰堤了。

  「哭!還哭!我說過幾次了,不要造成我困擾!給我閉嘴!」

  暴怒的京子用力踹了宏一腳,僅僅二十公斤的身材無法承受如此的衝擊,立即飛了出去硬生生倒在地上,由於過於疼痛更是無法站起身來。

  「才踢一下就這樣子啦,不愧是垃圾呢!」

  瞬間覺得愉悅的京子,發出極高的音調笑著,但她還是不滿足,仍然想繼續教訓著宏。

  她一手拿著餐桌上那燒焦的東西,另一手緊緊抓著他的頭髮,接下來就是將盤子奮力地壓在他臉上。

  「快吃啊!不要浪費啊!要是晃看到這些食物怎麼辦啊?他一定會覺得我是無能的妻子吧!所以,快吃吧!給我全部都吃完啊!嘻嘻嘻嘻嘻!」

  享受著宏宛如窒息般的叫聲,京子心情更加的興奮,恨不得現在把他給殺了,讓自己更加地痛快──但是不能這樣,必須得冷靜,要是就這樣死了,事後肯定很麻煩。

  必須努力克制自己,京子如此地告誡著並準備放手的那刻,後方傳來東西掉落的聲音,回頭一看,原本放在櫃子上方的鴨子玩偶正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奇怪,難道是剛剛沒有放好嗎?京子上前觀望了一下,並將玩偶撿起的那刻──發現它的眼睛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裝回去了。而且,眼睛不是原本的那對,而是換成細小到如同砂礫的眼瞳,像是瞪視著京子,並將她的惡行全部看在眼裡般。

  眼睛到底是什麼時候裝上去了?不對啊,明明剛剛看的時候是沒有的……昨晚出現在床上,現在又裝到玩偶上,而且還是不同形式的眼睛……更不用說那對眼神更是銳利到讓京子相當的毛骨悚然,這到底是什麼回事?

  「這個東西……一定有什麼古怪。」

  京子不想多心在怪力亂神的東西上,更不想為此而焦慮,決定將這奇怪的玩偶丟到遠處。

  準備出門時,還聽得到宏倒在地上不停地哽咽,更是小聲地說:「我以後會乖乖的……」

  然而京子卻是頭也不回的執意將這奇怪的東西丟掉,其實原本也是想為了折磨宏而留著玩偶的,但是現在的情況似乎不允許她這麼做。

  京子將玩偶丟到離家八百公尺遠的公用垃圾桶後,匆匆的走回家了,但總感覺到有股視線不斷地看著她。

  當晚,以為就此能安心睡覺的京子,卻有一通電話在半夜響起,是誰打來的呢?京子匆匆的穿上拖鞋走下樓來,一到客廳後電話聲就停止了,於是打開燈想看電話紀錄時,發現鴨子玩偶正坐在電話機一旁靜靜的,用著它那針刺般的視線觀望著京子的一舉一動。

  「怎麼可能,我明明丟掉了啊……」被玩偶嚇到的京子無力的倒坐在地上,覺得自己像是被什麼東西警告似的,全身更是不斷冒起冷汗,心想,難道那詭異的視線是它看著我跟著回家的嗎?

  試圖想冷靜的京子起了身,伸出顫抖了手拿起玻璃杯要裝點水來喝,也許現在更應該保持鎮定才是,要是有妖魔鬼怪的話──正當這麼想的時候,盛滿水的玻璃瓶中突然出現噗通的聲音,兩塊圓型的壓克力在裏頭漂浮著。

  ──啊啊啊啊啊啊啊!是我丟掉的眼睛啊!

  崩潰的京子慘叫著,完全無法接受接踵而來的怪事,難道這是玩偶的詛咒嗎?難道連玩偶都要跟我爭鋒相對嗎?被叫聲驚醒的晃立即跑下來客廳來關心著京子:「怎麼了?大半夜的,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京子遮著眼指向一旁的玩偶,得到的回答竟是:「喔,宏的玩偶嗎?怎麼了?開燈的時候嚇到了?」她抬起頭一看,發現玩偶又回到原本那愚蠢單純的大眼,但在京子眼裡,像是嘲諷自己般。

  「美穗,妳果然不放過我對吧……」京子小聲地嘀咕著,晃並未聽清楚她在說什麼。


      *


  隔天一早,京子整理了一下包包後並吃完藥就出門了,覺得自己被鬼纏上,於是找上了鎮上小有知名度的K法師。

  雙方一見面,法師就相當專注地打量著京子,但她不打算浪費時間,直接開門見山的詢問:「我最近似乎被老公的前妻鬼魂纏上了,該怎麼把它趕走?」

  「嗯……為什麼祂要纏上您呢?」法師疑惑的問著。

  「我怎麼會知道,要是知道我就不用來找你了。」京子的語氣相當不耐煩,但自己也清楚不能把全部的事情都說出來。

  若是直接說出因為家暴導致美穗出來作祟怎麼辦?法師肯定會認為是自己自食惡果吧,這樣不但沒辦法把事情解決,肯定還會有相關單位介入,到時候自己跟晃的關係就完蛋了!

  「這樣啊……畢竟很多事情必定有蛛絲馬跡可尋,那請問一下您老公的前妻是怎麼死的
呢?」法師喝了一口茶,淡淡的問著京子。

  「難產而死。」

  「孩子有活下來嗎?」

  「有的。」

  「在哪裡?」

  「在我家。」

  京子的臉色越是鐵青,法師更是覺得古怪,明明被鬼纏上,卻絲毫沒有害怕擔憂的氣息,按照道理一般人都會把所有奇怪的跡象全部都說出來,若感覺有隱瞞的人,多半都是知道主因但卻不能將其告知。

  簡單而言,果然有什麼隱情,法師探問著:「那……妳又怎麼確定是老公的前妻呢?」

  「因為前妻的遺物在作祟。」京子眼神相當無神繼續說著:「遺物是一具玩偶,最近一直發生古怪的現象,例如掉落的零件會出現在我床上,或者丟掉的時候會自己回來什麼的,很類似瑪莉玩偶的傳說。」

  「這樣啊……」

  法師觀望了京子一下後起了身翻開櫃子,從裏頭拿出了五張黃色的符咒,並將符咒交給京子道:「將這五張符咒黏貼在玩偶身上,並將它燒毀即可,這樣就能斷絕跟前妻的聯繫了,雖然我也不清楚她為什麼要找上您,但我想您也不希望我多問,那麼這個方法我想是最快速也是最適合您的。」

  「……謝謝法師。」京子接過符咒立即付完法師錢就匆匆離去。

  一回到家,京子立即找尋鴨子玩偶,她不斷的翻箱倒櫃,都沒有找到。即使印象昨晚它出現在電話桌上,但早上就沒有看到玩偶了,所以果然還是宏拿走了吧。

  京子更是著急的前去幼稚園質問著宏:「玩偶呢,你是不是藏起來了?」不顧一旁小孩跟老師的觀感,更是抓著宏的前領罵:「我不是說過這是懲罰嗎?快給我交出來!不然我就──」

  「──島田小姐,請妳不要這樣。」一旁的老師前來關心的,但換來的是京子的遷怒:「關你什麼事啊?不會去管其他小孩嗎?這是我們家的事情,關你什麼事啊!」

  「可是,旁邊的小孩很害怕──」

  「那就叫他們滾一邊去啊!」

  無奈的老師只好帶著小孩回到室內,獨留宏一人在外面對付瘋狂的繼母。

  「你到底要不要說話,島野宏,看來你真的很想死吧?哈?」

  京子的面目越來越猙獰,為了解決這一連串奇異的事件,更讓她顧不得情面直接在幼稚園作亂,哪怕在這裡把宏狠狠地毆打一頓,她都可以做到。

  然而,宏卻哽咽的說道:「我沒有拿……」此話更是惹怒了京子,她大聲咆哮:「你說謊!你說謊!你說──謊!」她大力的抓起宏,準備將他大力的丟出去。

  「……媽,你明明一大早就拿走它出門了啊……」

  宏的話讓京子心中震了好大一下,立即丟下宏並仔細檢查自己的背包,玩偶竟然出現在包包裡……真的是自己拿的嗎?

  「我什麼時候拿的……嘿嘿嘿嘿……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美穗……妳一直在跟著我嗎……燒掉,必須燒掉才行……」

  京子像是瘋了般不斷低語著,全身更因為看見玩偶而不由自主地顫抖,為什麼宏說是自己拿的?明明自己一點記憶都沒有。

  美穗都聽到了吧,美穗都聽到了吧,美穗都聽到了吧!

  ──美穗,只要燒掉玩偶就沒事了吧?

  京子緩慢的起了身,全身的無力感使得她寸步難行,但無論怎麼樣都得前進,一定要把它燒掉才行。

  即使是老師衝出屋外觀看宏的傷勢甚至前來關心京子,但她彷彿一切都聽不到了,而是不斷低喃燒掉美穗之類的台詞。

  京子的腦中相當混亂,總感覺有人不停的跟它說話,是玩偶嗎?還是美穗的幽靈?到底是誰不斷的跟自己說話,而且還不斷發出慘烈的鳥叫聲,就如同之前夢中的鳥叫聲一樣。她抬頭一看,發現一隻奇異的黑色大鳥在她頭上盤旋著,那就是聲音的主人吧?

  而大鳥更是刻意的在京子上方圍繞著,彷彿就像禿鷹等待著獵物的死去般,強烈的不悅感使得京子立即撿起一旁的石頭想往大鳥身上砸過去。

  「走開!給我走開!」

  京子奮力一丟,可想而知大鳥輕易地躲過,但仍然執意的在她上方滯留著。

  「可惡……」

  完全沒有方法趕走它,只好趕快回家了。京子想盡辦法加快速度擺脫大鳥,然而它卻停留在前方的矮牆上站立著,她看見大鳥的全貌更是驚駭到跪坐在地上。

  大鳥的姿態相當巨大,有半個人的身長,奇異的是它擁有一張人臉,像是把巨型老鷹的頭切掉並縫上一顆人頭般的違和感。

  更不用說人臉竟是京子最仇恨的美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姑獲鳥啊!原來是姑獲鳥啊!美穗!妳成為姑獲鳥了啊!」

  京子開始歇斯底里地大喊,而大鳥卻不動聲色地站在原地看著自己,這讓她相當生氣。

  「妳果然是要來取走我的性命吧!是因為我虐待妳遺留的兒子對吧!哈哈哈哈哈!那又如何?為了我跟晃的未來,那個垃圾本來就不該存在啊!」

  大鳥依然呆坐在矮牆上,像是等待著什麼。

  「告訴妳,我可是每天都很開心的虐待宏呢,妳呢?能做什麼?就只能癡癡的看著我而已吧?妳應該感謝我吧?再沒多久,我就要讓宏跟妳相聚了,哈!這下開心了吧!」

  「誰叫妳要搶走我的晃!活該!難產至死成為姑獲鳥,這是妳的報應!」

  京子竭盡所有的力氣叫罵著,但大鳥仍然一動也不動,為什麼,為什麼沒有任何動作?

  對了,玩偶,肯定是玩偶在我身上才讓美穗找上自己,燒掉就沒事了吧!京子立刻打開包包尋找玩偶跟符咒,此時怎麼翻都找不到這兩件物品,這使得她越來越著急,難道是在哪裡弄丟了嗎?

  無論怎麼找只找得到藥物跟錢包,其餘什麼都沒有……為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京子發狂似的大叫立即衝向矮牆道:「是妳!美穗!妳偷走了符咒跟玩偶對吧!還給我!」

  由於沒有減緩力道,京子用力地撞到牆上因此暈厥了。
       *
  「很抱歉,根據檢查,你夫人似乎有服藥過量的情形。

  「服藥過量?」晃著急地問著,因為這一切來的都太突然,無論是京子的病情加重還是宏被家暴,他一概都不知情,更何況還是臨時被警察通知京子突然撞上矮牆試圖自殺,然後才立即趕往醫院。

  「是的,三環抗鬱劑過量……根據你兒子跟老師的說法,夫人確實產生了精神幻覺等情形……例如找不到玩偶,甚至原本說要把玩偶丟掉,結果卻拎著一桶洗衣精往外丟了,我想你應該也有印象吧?」

  晃仔細想著,那天她看到鴨子玩偶而慘叫,大概是她以為自己把它給丟了吧,但為什麼會服藥過量?

  「可是為什麼會是服藥過量呢?但我看她都很正常吃藥啊?」晃不解的問著,而醫生看向一旁已經包紮好傷口正坐在位置上玩著玩偶的宏說:「誰知道呢,可能有人偷偷在夫人的食物上加藥吧……但那也只是可能吧。」

  「這樣啊……那精神錯亂的情形會好轉嗎?」

  「若持續服用拮抗劑確實會好轉,但是我認為仍然要持續觀察,畢竟還不確定家暴跟夫人的精神錯亂是否有關連。」

  醫生淡淡的點醒晃真正該注意的事情後就轉身離開了,這令晃相當不好意思,畢竟自己一直都在忙於工作,完全沒有關心京子跟宏的互動,殊不知她在自己看不到的情況下不停的虐待宏。

  晃看著因為玩偶回到自己身上相當開心的宏,內心感到相當的不捨,那玩偶正是美穗生前要送給未出生的宏所買的禮物,正因為如此宏才會這麼愛惜這玩偶吧。

  明明知道京子有憂鬱症情形卻放心讓她照顧宏真是錯誤的決定,果然還是把宏轉交給奶奶照顧吧──

  ──嘎!

  忽地,一陣淒烈的鳥叫聲從窗外掠過,是什麼?晃看向窗外,好像看到一隻黑色的巨鳥飛過,這城鎮會出現這麼大的鳥嗎?

  「宏……你剛剛有聽到鳥叫聲嗎?」

  晃打了個冷顫,明明是鳥叫聲,卻意外的令人熟悉。

  「──沒有耶。」

  宏開心的玩著玩偶,而玩偶似乎也很開心的看著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8192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鬼故事|極光文創|都市傳說|產女|姑獲鳥|溫馨|小說|母愛|日本

留言共 3 篇留言

洛雅.源氏刀控
果然是喜歡孩子的姑獲鳥/
不過內容哪裡溫馨啦QWQ”

05-20 00:57

浩司
即使死後仍要保護小孩的溫馨(?05-20 12:07
蛤我在這裡
那是我ㄉ娃娃......

05-20 09:59

浩司
好喔05-20 12:06
深犬
喜歡這種可以用靈異解釋也可以用科學角度解釋的劇情
不過用科學觀點 就變成是小孩在繼母飯菜偷加藥了
細思恐極啊⋯⋯

05-20 11:47

浩司
這方面算是給讀者想像空間了,到底是小孩所為呢,還是美穗的作祟呢?這就看讀者偏向怎麼樣的答案了。05-21 00:1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house7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卷...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卷...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