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達人專欄] 【活動】自相矛盾

作者:凍結│2017-05-15 20:49:06│贊助:32│人氣:635
 

 
  同性戀不是罪,從來都不是。只是我無法接受,他因為這樣的理由離開我。當時腦中萌生的異樣感是什麼已經想不起來,直至我開始接觸到這個詞,甚至在路上遇見同性戀時,當年的異樣感探出頭,我好似懂了──那種感覺,是憤怒。混雜了恐懼與不解,扭曲得不成人形的怒意。
 
 
  已經六年了,你過得好嗎?
 
  「林軒,幫忙買個東西好嗎?」
  「好。」我望向嬸嬸,回國後我借住在嬸嬸家,或許比媽還要親也說不定。
 
  我在國外待了六年,渾渾噩噩的,不明白自己究竟在做什麼。那段期間我一直想著他──一個對我而言,很重要的人。
 
 
  青菜、蘿蔔、雞蛋、牛奶……還有什麼來著?噢,洋蔥。嬸嬸要的東西已經拿得差不多,反正晚餐之前拿回去就好,我通常會繼續看看有沒有什麼東西要順便買的。
 
  『欸,你要吃什麼?還是我買罐蜂蜜跟冬瓜讓你回去實驗?』眼前的男人笑著拿起一罐蜂蜜放進推車,我還來不及拒絕,推車裡又多了一些冬瓜。
  『筌佑,就算我想喝蜂蜜冬瓜,你也買太多了吧。』我一臉無奈,準備伸手把東西放回去,只見他眼明手快進行攔截,還義正嚴詞地辯駁,『誰知道你哪天又想到吵說要喝,我可沒這麼有空常跑超市幫你買。』很好,我很沒骨氣地把手放下了。
 
  陳筌佑,我的高中兼大學同學,同時也是我最好的兄弟。不知道這六年來他過得如何?
 
  只是……我已經沒有臉去見他了。我已經欠了他太多太多。
 
  腦袋正處於放空狀態,忽地眼前晃過一對母女,女兒的手勾著媽媽,看起來感情很好的樣子。我愣愣看著,記憶好似回到小時候我拉著媽媽的手一起買菜的畫面,當時很快樂呢,好像能聽到回憶裡傳來的笑聲。是啊,曾經,我也擁有過那種幸福。
 
  只是曾經,終究是過去了。
 
  『林軒,來張嘴,阿──』嘴巴被塞了一大口滑蛋。
  『好吃嗎?』她撐著美麗的臉孔,眼眸裡隱約閃著期待的光彩。
  『好吃,媽媽最厲害了。』我漾起笑靨,滑蛋的口味在口中蔓延,漸漸譜出了幸福的交響樂。
 
  是啊,我也有過幸福的家庭。
 
  究竟是在何時變質的?究竟是哪個環節出了錯?不然的話……我為什麼會一個人在這裡呢?
 
  『阿軒,記得,起跑的時間點在於──』
  『好,我知道了!』我看著爸爸,他正對著我笑。我們常常在假日一起出門,有時去附近的公園、有時去遠一點的學校,不過結果都是一樣的──他在教我跑步的秘訣。
 
  爸爸以前是田徑隊的主將,可能我有遺傳到這方面的運動細胞,他總誇我很有天分。我知道這不是場面話,每次測一百公尺短跑時我的秒數都贏過第二名許多,當時在體育老師的推薦下,我在國中加入了田徑隊。在這之後,我爸偶爾會抽空和我出門陪我一起練習,跑步是我們之間的連繫。
 
  每當我站上起跑線,我會想起他叮嚀我的任何事、他誇我很有天分時露出的笑容、他拍著我的頭說著「做得好」時頭頂的重量,總像個環似地扣在一起。
 
  我很愛他們,很愛很愛。他們常嚷嚷著我是他們的寶貝,是最重要的寶物,而我們會永遠在一起,永不分離。我對此深信不疑,我會想起媽媽做給我吃的菜的味道、爸爸教我跑步時的溫暖笑容,我覺得那是一定的,除非生命走到盡頭,不然我們會永遠在一起。
 
  我不知道我們為何會走到這步,簡直像四分五裂般,在回憶裡爸爸和媽媽的笑容逐漸變質,成了我一無所知、陌生的事物。
 
  為什麼?為什麼要丟下我?是因為我不乖嗎?是因為我哪裡做得不好嗎?是不是只要一直笑、是不是只要這樣,你們就不會離開我?
 
  回答我,好嗎?
 
  『林軒,你在看什麼?』同班的同學看過來,我想想……是叫李亦嗎?
  『沒什麼啦,只是已經開學一個月了,我好像還沒跟那個同學說過話。』我用眼神示意了下,他馬上意會過來,隨即露出有點驕傲的表情,『那個是我兄弟喔!他就是愛看書,只要開始看了,就算周圍開起舞會也面不改色。』之後開始滔滔不絕地說著他口中好兄弟的種種事蹟,其實也不過剛開學就認識而已,被他說得好像認識好幾年了。我捧場地點點頭,眼神直直盯著坐在位置上看書的男子,他的臉很精緻、鼻子英挺、眼眸深邃,頭髮的顏色有些淡,大概偏向茶色,略長的瀏海稍微遮住一隻眼睛──簡單來說就是大家口中所謂的回頭率很高的帥哥。
 
  帥哥眼神專注地盯著手上的書,直接無視了一旁用手機掩飾偷窺目光的同學,顯然不想施捨給仰慕者半個目光,看他的樣子,大概隨便一個表情就能凍死一票追求者。我不知道看了他多久,直到帥哥的書翻到了下一頁,他前面的同學拿著手機大喊,似乎是抽到了什麼好卡,一旁噓聲一片。我才意識到原來李亦所言不假──他的確面不改色看著他的書,彷彿和他們完全隔絕似的。霎時,他好看的細眉蹙起,隨即很快地回復原狀,當下我開始好奇起他是因為什麼而有了表情,哪怕只是一個小小的皺眉。
 
  大概,帥哥的殺傷力真的很外掛,嗯。
 
  我從不覺得自己會和帥哥有所交集,甚至熟識起來。或許該歸功於我的好動和他的桌子,對,因為我在教室奔跑的時候不小心撞到他的桌子。
  ……怎麼辦?這歪得有點大啊,已經不是小小撞一下的程度,桌子已經呈四十五度角偏移了啊!我心底百感交集,眼前這位大帥哥居然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樣子繼續看他的小說!你到底是真的沒發現還是單純不想理我啊?不行,做事要負責任,我默默把桌子挪到原本的位置,然後站在原地……看帥哥看小說。做錯事一定要好好跟對方道歉,這是原則──基於這項見鬼的堅持我就像座石像站在他面前,一站就是整節下課。
  聽見鐘聲響起,帥哥把書闔上,這才對上我的眼睛。他似乎有些訝異,我從他平時淡然的眼眸上捕捉到一抹驚訝,『對不起,我一直在等你放下手上的書,一定要正視別人眼睛說話,這是我的原則。不小心撞歪你的桌子我很抱歉,剛剛已經移好了。』
  『……沒關係。』說完突然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聽見他的回答後更加深了我的想法。我笑著轉身準備回到位置上,忽地他抓住我的手,我一回頭就看見他銳利的眼神定在我身上,莫名覺得寒毛直豎,隨後耳邊傳來他淡淡的嗓音,『你叫什麼名字?』
 
  我愣了半晌,臉上綻出笑容,『林軒,我叫林軒。』
  『……陳筌佑。』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在尾音消失的瞬間我好像在他臉上看見錯愕的神情。
 
  那是我們第一次說話。
 
  「先生,你的總共三百四十元。」
  「……噢好。」我急忙掏出錢包付帳,不小心回憶往事太久了,希望剛剛的表情不會太蠢。
 
  將買回來的東西拿給嬸嬸後,我看了下錶發現時間還早,跟嬸嬸說一聲後我走到家裡附近的花店買束花,最近太忙了,好像很久沒去看爸媽了。
 
  到了墓園,將兩束花分別放在爸媽的墓上,當年媽媽自殺後我決定將他們葬在一起,我想媽也會高興我做這個決定。
 
  「我現在過得很好,請不用擔心,在那好好生活吧。」我合掌低喃,抬起頭時黑眸對上爸爸旁邊的墓,心情頓時沉了下來。那是爸爸的戀人,我不知道該以什麼樣的心情去面對他,雖然不是有意的,但他害爸媽離婚是鐵錚錚的事實。
 
  想到不快樂的回憶,我深吸一口氣平復自己的情緒。我的心情會這麼複雜還有個原因,因為對方是男人,跟我爸爸一樣──他們是對同性情侶。
 
  『一、二、三……飛起來嘍!』
  『哈哈哈哈──好高好涼快喔!』在我很小的時候,是幾歲的事情已經記不得了,有個叫做昇的叔叔常常來我們家陪我玩,好像是爸爸以前的同學,媽媽看起來也跟他很熟,我對他的印象就是很常笑、脾氣很好、常常帶我到處去玩,是個人很好的叔叔。
 
  或許是年紀太小,什麼事都不知道,爸爸跟昇叔叔的感情很好,他們常常約出去一起喝酒,有時候媽媽回外婆家的時候,他們喝醉了就直接睡在房間裡。看他們常勾肩搭背我其實還蠻羨慕的,我身邊沒有這麼好的朋友,希望以後也能有一個。
  有天放學我回來得早,一打開門就看見爸爸跟昇叔叔在客廳擁吻,就算只有小學我也明白,不管交情再怎麼好,朋友是不可能接吻的。我不明白我看到的到底是什麼,只知道腦袋一片空白完全無法思考。
 
  男人跟男人接吻?呃、接吻不是要跟喜歡的人嗎?不是應該要跟異性嗎?我好像恍神了很久,手一滑,書包掉到地上,他們被門邊的聲音吸引雙雙看了過來,在發現了我之後趕緊退開,將身體拉開一段距離;但越是這樣越讓我感到無法理解。我們三人就這樣對視許久,他們的樣子比我還要驚愕,光是站著的動作就顯得很僵硬。
 
  『爸爸跟昇叔叔……你們、在幹什麼?』過了很久我從口中擠出這句話,他們顯得很慌亂、支支吾吾的,我很難聽懂他們到底想說什麼。
  『那個阿軒啊,我跟昇叔叔是在……呃、我們在……』我沒有聽到下文,只因為媽媽買菜回來看見我們三人站著不知道在上演什麼戲碼,昇叔叔匆忙離開,我和爸爸對視了一眼後他回到沙發上看電視,而我則拿著書包回房間。剛剛發生的事,隻字未提。
 
  自那天起,家裡的氣氛變了,我再也沒看過昇叔叔,對爸爸心裡有個疙瘩在,變得無法正眼看他,連話也無法自在說了。每次媽媽問我是不是跟爸爸吵架時,我也只能苦笑跟她說妳想多了,然後就躲回房間避難。
 
  想多了、想多了,親眼看到兩個男人接吻,一個是自己的父親、一個是最要好的叔叔……我還能騙自己想多了嗎?
 
  我在床上翻來覆去,過了不知道多久,在我再次爬起來時天已經亮了,原來不小心睡著了嗎?我起身把窗簾拉開,陽光透著縫隙照了進來,今天又是新的一天。如果人的記憶也能一覺醒來就重新開始該有多好,我是不是就能回到跟爸爸一起出門玩的日子呢?
 
  『唉,大清早的是在憂鬱什麼。』我大力拍了拍自己的臉回神,還是別想了吧,我想時間能夠讓這種煩悶感平復的。
 
  我強迫自己別再去想爸爸的事,就這樣過了好久,國小畢業了,一切相安無事,爸爸媽媽的感情看來很好,應該沒事了吧?國中我加入田徑隊,爸爸也會抽空陪我去練習跑步,有時我會在跑步的時候偷看他,他的表情看來無異,就像以前什麼也沒發生過似的,雲淡風輕地讓我想把以前看到的事當作沒發生過,可是……辦的到嗎?
 
  『爸爸。』
  『嗯?』
  『你……愛媽媽嗎?』趁著休息的空檔問出口了,不過一說出口我反而變得不敢看他了。
  『當然了,不然我為什麼會跟你媽媽結婚呢。』我聽見他爽朗的笑聲,就好像聽見什麼愚蠢的問題般,我轉向他,直直望著他的眼眸,『那、昇叔叔呢?』氣氛好似凝滯了幾秒,我看見爸爸的笑容變得僵硬。
  『阿軒,你說什麼呢?』他乾笑著反問,在我眼裡卻顯得欲蓋彌彰。
  『爸爸你,愛昇叔叔嗎?』我問了第二次。
  『……』他這次沉默了,我等了許久,他仍舊閉口不答,連本來對著我的視線也移開了,看來是準備裝死到底,不過我不打算再給他沉默的機會,『我已經國中了,你應該不會跟我說我之前看到的是朋友間表達友好的方式吧?抱在一起接吻?』面對我咄咄逼人的語氣,爸爸似乎投降了,我聽見他嘆了一口氣,『是的,我愛他。』他話說得很輕,不過我清楚聽見了,爸爸跟我坦承他愛一個男人。一時之間我無法消化這訊息,這下換我不說話了。
 
  他見狀,自己說了下去,『我跟昇是一起長大的,從以前我就喜歡他,到了高中跟他告白,一開始他很驚訝,不過我們還是在一起了。』我看著他,爸爸的眼神有著一絲溫柔,那是我不曾看過的表情。
 
  『我一直覺得,真的相愛的話,性別真的重要嗎?我們談戀愛需要得到全世界的認可嗎?』我不太能理解爸爸這麼說的原因。
  『爸,你在說什麼啊?你們談戀愛是你們的事啊!要誰認可?不是就喜歡同性別的人嗎?有什麼好奇怪的。』
  『阿軒,你以後就知道了。』他笑著摸我的頭,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覺得爸爸現在笑得比哭還難看。
 
  『你覺得很正常的事大家都覺得不正常。阿軒,一個人喜歡上跟自己同樣性別的人我們稱之為同性戀,而同性戀的戀愛是不被承認的,這樣的人不能結婚、我們之中如果誰死了,對方也沒辦法以伴侶的身分替愛人送行。』
  『我很愛昇叔叔,正因為這樣,我不能讓他痛苦。我再怎麼愛他,依然什麼也給不起,所以我們分開了,他很難過,一直哭、一直哭……他抓著我的手問我說:「我們不要這樣好不好?幹嘛在意別人呢?我們快樂不就好了嗎?」,我還是把他的手拉開了。』我聽到吸鼻子的聲音。
 
  『他抓得很緊,要拉開的時候真的很痛,但是爸爸這裡更痛。』爸爸拍著他的胸口,眼眶紅了,『我很後悔,沒有一天不後悔過。後來我在大學的時候認識你媽,她是很好的女人,我很喜歡她,當時家裡希望我跟她結婚時我也照做了;但我知道我只是在她身上尋找昇的影子,我們很投緣,有很多共通的話題,就像以前的我跟昇一樣,就算過了很久,我還是忘不了他。我很自私的啊……明明是自己沉不住氣告白的,結果卻讓對方替我承擔傷害,這算什麼呢……』爸爸露出了苦澀的笑容。
 
  『當我再遇到他時,我就告訴我自己,這次絕對不能再傷害他,我要重新把他追回來。』
  『可是爸爸你不是跟媽媽結婚了嗎?要怎麼追回來?』我不懂,爸爸現在跟昇叔叔和好了吧,這樣不就好了嗎?
  『……阿軒,不要為了世俗去勉強自己接受不願意的感情,記住了。』他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只丟給我一個我有聽沒有懂的答案、還有一個我摸不著邊際的微笑。
 
  之後我們就繼續跑步了,我起頭的話題停在不明所以的地方,再也沒被提起。所以爸爸現在很痛苦嗎?他並不願意跟媽媽結婚嗎?我想了很多,沒有一個獲得解答,或許以後爸爸會告訴我吧?得到這個結論之後我就不想了,專注在跑步上──只是,那時的我並不曉得,再也沒有以後了。
 
 
  『你剛剛、說什麼……?』媽媽無視桌上的離婚協議書,震驚地盯著爸爸手裡牽著的那個人。
  『……我們離婚吧。』他重複了一次,我站在一旁看著他們,爸爸的表情很沉重,媽媽則像是收到什麼震撼彈似的愣在原地不動。
  『老公跟阿昇……你們這是做什麼?你們是什麼意思!』媽媽拾起桌上的離婚協議書,身體止不住顫抖,握在手裡的紙也逐漸扭曲變形。
  『我們一直是對戀人,我很愛他,希望你們能成全我們。』他走到媽媽身旁,『對不起。』幾乎在爸爸說出口的瞬間,我聽見了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媽媽的眼睛倏地瞪大,憤恨地瞪著兩個她最信任的男人。
 
  ──『對不起。』
 
  原來是這個意思嗎?因為不要勉強自己,所以要逃跑,牽著曾經傷害過的人繼續傷害愛著自己的人──這就是那個人口中的贖罪。
 
  ──『……阿軒,不要為了世俗去勉強自己接受不願意的感情,記住了。』
 
  為了自己、為了高中時的摯愛,那個人選擇放棄家庭、放棄我們。他不曾想過一個家庭失去一家之主會發生什麼事,那不在他的考慮範圍,這個家會變成怎樣,他也從不打算關心。
  我發現我比想像中冷靜,我原本以為我會衝過去分開他們的手、會大聲罵他們為什麼要騙我們,但現在心裡除了滿滿的疑問之外,我什麼也不想做。只是看到兩個大男人牽手,而且對象還是自己的父親還有平時常一起玩的叔叔時,心情十分複雜。
 
  『你、你們……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媽媽朝著他大吼,甚至吼得嗓子都啞了還不停止。爸爸沒有理會,就這樣牽著昇叔叔離開了,頭也不回地,媽媽吼完像失去力氣般癱坐在地。
 
  好可怕,腳不斷發抖,我抖個不停,體內好像有股什麼湧了上來。我不知道我在怕什麼,看著爸爸越走越遠,我的思緒飄離了,連門口傳來的關門聲都渾然未覺。
 
  很久很久以後,好像也不能說久,大概是我升上高中的時候,爸爸跟媽媽離婚了。爸爸牽著另一個男人的手,對我們說「他很愛他」,希望我們能成全。對爸爸的行為,我視為背叛,因為一個男人背叛了這個家,他背叛了這些年我們一起付出的,全部全部,化為泡影、不復存在。
 
  『她是很好的女人,我很喜歡她。』我憶起了那個人曾說過的話,此刻顯得格外諷刺。這就是你所謂的喜歡嗎?能夠為了一己之私犧牲掉的喜歡,簡直廉價得諷刺。
 
  我覺得那個人變得好陌生,他已經不是我認識的爸爸了,彷彿換了個人。那段時間我做了好幾個月的惡夢,還是無法擺脫他離開的陰霾,那時我才明白,我以為能夠放下的事,其實根本就不存在。對於之後的記憶我記不得多少,有很大一段時間的記憶都是空白的,我不知道我是怎麼度過那段日子的,我只知道,我沒有爸爸了。
 
 
  「下次再來看你們。」我輕輕拍了掌後離開墓園,臨走前我發現自己的視線有些模糊,隨手一抹才發現原來在不知不覺間掉了淚。到底是為什麼而哭?是對家人一個個接連離去感到難過嗎?還是對於爸爸和昇叔叔感到生氣呢?很多年過去了,國中懵懂的林軒已經長大,到了能夠釐清他們之間情感的年紀了;然而我卻無法篤定地告訴自己,我究竟希望當年是怎樣的結局,雖然現在去探討這個早已失去意義。
 
  爸跟昇叔叔,你們在上面,幸福嗎?
 
  回家路上,我在心底問著沒有答案的問題,直至月亮探出頭,還是沒有人能回答。
 
 
  『欸欸林軒,等下放學要不要去新開的店看看,他們的蛋糕聽說口碑很好喔!』              
  『抱歉,我得回家幫忙我媽做生意,下次可以嗎?』
  『這樣啊……沒關係,那就下次吧!』望著同學跑走的身影,我暗自鬆了口氣。剛剛應該有好好笑著吧?看起來會很假嗎?還好他沒有說要一起來幫忙,不然自己剛剛拙劣的謊言就會瞬間被拆穿。
 
  我已經無法像以前一樣跟朋友出去玩了,自那天起,再也辦不到了。
 
  任何會讓我想起那個人的行為都令人敬謝不敏,朋友間的相處、親暱的舉動、戀愛,還有最嚴重同時也是我最恐懼的一項──同性戀。
 
  突然感受到背後有股視線,我轉頭便跟陳筌佑的目光對上。他的眼眸緊緊鎖在我身上,我卻看不清他眸裡深沉的顏色究竟是什麼意思。良久,我率先打破沉默:『筌佑,有事嗎?』我笑著看他。
  『你為什麼要一直笑,不累嗎?』他看著我,平板的嗓音聽不出語氣;我卻瞬間湧上排山倒海的情緒。
 
  不累嗎?
 
  我感覺到我的臉垮了下來,我應該還是有好好笑著吧?即使那笑容可能比哭還要難看。累嗎?我不知道,我已經不知道了。只要我笑著,媽媽就會開心,我很想念媽媽以前笑著做滑蛋給我吃的場景。那個人已經離開了,我怎能再次讓媽媽難過呢?
 
  『不這麼做的話會沒命的,就跟那裡一樣。』如果媽媽再次像脫線人偶般失去活著的動力,我,會沒命的。哪怕是硬撐,我也要守護早已支離破碎的家庭,自欺欺人也好、逃避現實也罷,那是我活著的意義。
 
  我已經回到我的座位上,回答時我想得太過專注,並未發現陳筌佑當時露出了錯愕的神情。
 
 
 
  『筌佑。』他抬頭看我。
  『其實我自己來就好了,不用這麼麻煩。』我有點無奈盯著他手上……本來應該是在我手上的一疊作業本,那些要搬到辦公室。
  『不必,你笨手笨腳的,等下灑一地。』說完他大爺的繼續往前走,這位帥哥,您原先的寡言形象呢?剛剛那句的字數量超過了啊!
  『唷!』有人拍了我的肩膀。唉,這次又是誰?我轉頭,映入眼簾的是張笑得燦爛的陽光笑臉,『感情這麼好,一起搬作業啊?』李亦顯然無視了我手上一本作業本也沒有的事實開始睜眼說瞎話。
  『吵死了,這裡沒有妹子,要吵去別的地方。』前面傳來陳筌佑嫌棄的聲音。
  『欸!好過分!我們明明在開學的時候約好要在一起直到永遠的,你不可以背棄承諾!』
  『去你的背棄承諾!不要擅自在別人的記憶裡強加不存在的劇情!』嗯,這下寡言帥哥的設定真的全崩了。我開始好奇這兩人怎麼會湊一塊了,感覺會是段很有趣的故事。
  『嗯?你說我們怎麼認識的嗎?那當然是段美好的過往嘍!』陳筌佑從辦公室走出來後我忍不住問了,只見陳筌佑的臉黑了一半,李亦則害羞得用雙手摀住臉,呃、現在是什麼情況?
  『如果難以啟齒的話不用回答沒關係。』
  『不,其實說難以啟齒倒還不至於……』陳筌佑的眼神開始飄移,『開學那天我坐在位置上看書,突然有個人撲過來,我嚇到反射動作就是接住,然後那傢伙就維持很詭異的姿勢坐在我的腿上,而且臉還靠得很近。然後、然後……』他說不下去了。
  『然後我就對筌佑說「討厭,你再這樣看下去人家會害羞」,他就立刻把我往外推害我跌在地上,很過分對吧!』不,我覺得正常人都會這麼做。
  『這聽來真是慘絕人寰。』
  『多謝你能體會。』陳筌佑的臉色還是很難看,我嚴重懷疑他應該是想到當時的場景,觸話傷情真是件哀傷的事。
  『喂喂!到底哪裡慘絕人寰了!多少女人想被我坐大腿啊!』李亦不滿地大叫。
  『『他(我)不是女人。』』說完我們詫異地互看對方一眼,相視而笑。
 
 
  高中的時候很快樂,雖然蒙上爸爸跟昇叔叔殉情的陰影,不過大致上過得還算幸福,我想是因為高中有陳筌佑。
 
  從國外回來也有一個月了,之前在國外工作存的錢還夠我用一陣子,但最近實在閒得發慌,我有時會想是不是該去找份工作解饞。人總會在很閒的時候胡思亂想,這段時間我時常想起以前的事,好的、不好的,像跑馬燈一樣從眼前晃過。我的父母、我的求學生涯、還有他……
 
  「我還有辦法面對他嗎。」我的眸子歛了下來。
 
  六年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陳筌佑陪我度過生命中最低沉的一段時間,依賴他已經是改不掉的習慣,我一直覺得這沒什麼,哥們本來就會互相照顧,哪天他有需要我再照顧回來就好。然而很遺憾的,並不是這樣。
 
  『學長,我喜歡你!』好像是高一的小學妹吧?筌佑在學校是位紅人,除了成績優異之外,還因為卓越的文筆時常得獎,加上那張臉,在學校內有相當多追求者。
  『抱歉,我不喜歡妳,請回吧。』話一說完就不留情面地走了。唉,如果這個性能收斂點的話追求者應該會更多吧?看剛剛那位小學妹哭得梨花帶淚的,要不是這種場面見過太多次已經麻木了,不然我想我會很同情她。
 
  『筌佑。』
  『嗯?』
  『你不想談戀愛嗎?』
  『為什麼這麼問?』
  『包括剛剛那位學妹,你拒絕的人數有二位數了吧。』
  『我有喜歡的人了。』
  『喔,你有喜歡的人啦……啊?你有喜歡的人了!是誰啊?我認識嗎?哪一班的?還是別的學校?』
  『……』他直接保持最高品質靜悄悄,發出無言的抗議。
 
  見他沒再說話,我也只能算了,這話題就這樣無疾而終。
 
  『欸李亦,你知道筌佑有喜歡的人嗎?』
  『喔,知道啊。』
  『你知道喔,是誰啊?』我拿起桌上的水開始喝。
  『你啊。』
  『啊?』靠,差點噴出來。
  『還有我。』
  『……』你還真有閒情逸致跟我開玩笑。
 
 
  今天我很早就出門了,在高中時因為筌佑常常提起,讓我也喜歡上《曾根崎情死》這本書,當時是跟圖書館借來看的,一直沒時間去買,之後又匆忙出國,理所當然忘了。回到國內後,嬸嬸家附近有間大型的書店,我也算是書蟲,不管怎麼說也要去朝聖一下才是。
  踏進店裡,我發現這間店給人的感覺很放鬆,空調的溫度適宜、店裡播放的音樂音量也不會太大,我最滿意的是藏書量相當壯觀,以前家裡附近沒有書店,要看書的話只能仰賴學校圖書館,學校圖書館那令人難過的藏書量我就不提了。我走到離我最近的書架前,這一區是熱銷書榜,種類也很多元。我簡單瞥過幾眼,順手拿起了其中一本。
 
  『自那天起再也沒人看過他,少年猶如人間蒸發般,只是他毛骨悚然的笑容仍深深刻在犯罪者心裡,形成一道無法抹滅的傷痕。』
 
  書封上不明所以的標語吸引我的目光,書名是《祈禱者》,內容大致在描述社會上曾經被霸凌、強姦或是被人惡意傷害的群體對世界發出求救,但是因為周遭人的漠視使他們並未得到應有的權益。這些人心生恨意,並揚言要報復這個社會,日後陸續在各地發生離奇死亡事件,死者都有項共通點,曾經霸凌、強姦或是帶頭蓄意傷害某些人,雖然警方調閱大批警力調查,仍苦無線索,日復一日,就在警方打算放棄時收到一段影片。影片來歷成謎,將它從電腦裡放出來時上頭浮現一名模糊的男子,眼鏡與口罩幾乎遮住他全部的五官,男子緩緩啟唇:『當我們發出求救訊號時,沒人在意我們的死活,既然如此,就讓你們感同身受這份恐懼直至死去。』影片中的男子發出猖狂的笑聲,而後掏出手槍朝鏡頭一射──
 
  「我看看,作者是……成全?」看見作者名的瞬間,我愣了半晌,原本闔上的書再次被我翻開,認真看了幾頁,我的腦袋裡轉過幾個荒謬的想法,有可能嗎?可是這樣的筆法確實是筌佑的文風,而這個筆名……
 
  『欸筌佑,你最近在忙什麼?每天看起來都很累。』
  『小說比賽截稿日快到了。』陳筌佑單手撐著頭,臉上掛著兩個淡淡的黑眼圈。
  『咦、你又參加了嗎?上次不是才得首獎而已。』我也是最近才聽說他會寫小說,第一次去陳筌佑家玩時,就被他房裡壯觀的獎狀數量震得無法思考,幾乎是文學類獎狀居多,並且不存在第一名以外的名次。
  『不一樣的比賽,而且這次的獎金很多。』他淡淡說了句,之後索性趴在桌上。
  『欸欸,筌佑你那麼厲害,有沒有打算出書啊?』我突然來了興致,舉起手晃晃他的腦袋。
  『再說吧,出版業競爭很激烈,我沒有把握。』他沒看我,應該說連眼睛都沒睜開。
  『你少在那邊,一定可以啦!既然要出書的話就需要筆名吧?我想想……叫「成全」怎麼樣?成全別人的那個成全。』我提出了自認為相當棒的建議,雙關語耶!別人想用還不見得能用。
  『成全個鬼啊!這什麼鳥名字!』似乎被我的話激到了,陳筌佑顯然忘了他很累這件事,瞬間抬起頭對我大吼。。
  『嘿嘿,誰較你叫「成全」佑呢?』說完反射性地往後跑。
  『媽的!我去你的成全!給我死回來,保證不打死你!』我邊跑邊看著一邊怒吼一邊追我的人,當時一定是瞎了眼才會覺得他高冷。
  『哈哈哈哈哈──』我很沒良心地笑著,最後他追累了直接回到位置上睡覺,原本想繼續聊,不過才走沒幾步上課鐘就響了,我只好打消念頭,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筌佑,對不起,我並不是有意要說的。因為自己的自私懦弱就將成全一詞強加在別人身上,簡直無恥到了極點。想要試著去了解、成全一個人,那是我想對自己說的。成全那個人跟他的戀人、成全他的夢想,同時也要想辦法釋懷對方拋棄自己的事實──成全自己。
 
  我很努力去做,可是……我做不到啊。
 
 
  「不是吧,筌佑是認真的嗎?還是其實是我認錯人了?」不管答案是哪個,我還是拿起書到櫃檯結帳,至於原先要買的《曾根崎情死》,早忘得一乾二淨。
 
  拿著書回家後,一回到房間就馬上用電腦搜尋『成全』的作者資訊。看著看著,我突然感嘆了一下原來六年真的能改變很多事,關於成全的介紹不多,不過也夠我釐清狀況了。成全在大學的時期投稿,因為是學生的關係寫作時間不是很多,直到他畢業以後致力於寫作,精湛的才華才開始毫不保留地展現在世人面前。他寫了無數本扣人心弦的小說,造成當時文壇不小的騷動,他的名氣頓時以相當驚人的速度開始蔓延,過沒多久就成了國內外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暢銷作家。
 
  雖然作者資訊並沒有寫到年紀,不過我幾乎能肯定成全就是陳筌佑了,與高中時如出一轍的文風、諷刺且情感真摯的劇情,那是筌佑想寫的故事,絕不會錯。記得筌佑家的狀況似乎不太單純,我只知道他和媽媽一起住,他的爸爸很少聽他提過,好像在國外工作很少回家。不過他的性子會這麼冷,可能也跟長年缺少父愛有些關係,好吧,也有可能是天生的。
 
  『我想當作家跟我一個朋友有很大的關係,他是我的高中同學,我們大學也同系,還是室友。他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人,從以前他就一直鼓勵我投稿,我雖然喜歡寫作,偶爾也會參加比賽拿拿獎金;但我沒有投稿的勇氣。但是他對我說了「你一定可以啦」,明明是很簡單的話,卻讓我下定決心要走上這條路。』
  『我希望能將我珍視的回憶藉由小說紀錄下來,我和他、我和我的朋友、家人,很多很多。』
 
  電腦頁面停留在作家專訪的專欄,我看回答看得失神,跟筌佑同高中又同大學甚至是室友的,再怎麼白痴也知道他說的人一定是自己。
 
  「過了這麼久了,你還是完全沒變啊。」為什麼呢?
 
  你為什麼還是像以前一樣溫柔呢?你為什麼要如此執迷不悟……死心眼的人會過得很痛苦的啊,我頭痛地按著太陽穴。
 
  「從以前開始,只要扯到這方面,你總是不肯聽我的話。」我苦笑了聲,這個人從以前開始就總是令自己傷透腦筋。
 
  『筌佑。』
  『……』居然不理我。
  『筌佑。』
  『……』居然還是不理我!
  『陳筌佑!』少年的頭抬了起來,淡漠的眼神彷彿在問「有什麼事嗎」,頓時氣結。我才想問你是不是有事!
  『我只是剛剛不小心扭到,真的沒什麼,再被你包下去沒事看起來都像重傷。』我看著自己扭傷的左腳,已經被繃帶纏得有兩倍大了,而且在包紮的人還一臉沒事繼續纏!簡直欲哭無淚。
  『不要小看你自己,你可以把小扭傷搞成重傷。』你才不要高估我!不要一臉正經胡說八道!
 
  只是自己當時太專注在腳傷上,並沒注意到陳筌佑眸子裡熾熱得不尋常的視線。
 
  或許就是因為自己什麼也沒想,才會在意外得知陳筌佑喜歡自己時慌亂得不知所措吧?
 
  陳筌佑跟我很好不是什麼秘密,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只是時間久了我漸漸覺得不對勁,有時我和其他人對上眼他們會匆忙移開視線,起初我沒多想,但後來次數多了之後我開始感到匪夷所思,我是什麼瘟疫嗎?有必要這麼急忙避開嗎?煩躁,心情開始糟了。我轉向陳筌佑的位置,他對上我的視線,平淡的神情透出一絲笑意,對嘛!哥們就是不一樣,只有你不會避開我!壞情緒瞬間一掃而空,我繼續低頭寫作業。
 
 
  『同學,請問你有看到筌佑嗎?』那傢伙不是說好放學一起回家嗎?是死去哪。
  『陳筌佑?他剛剛跟李亦往那邊走了。』李亦?
  『這樣啊,謝謝。』
 
  他剛剛指的方向應該是圖書館,他們有什麼書要借嗎?圖書館圖書館……啊看到了。
 
  『筌──』
  『你真的要這麼做?送禮物給他不告白?』聽到李亦的聲音我連忙閉嘴,告白?現在出現好像不太好,我盡量把身體縮進柱子後面。
  『恩,就只是普通的生日禮物沒其他的意思,這樣對我跟他都比較好吧。』什麼什麼?是在說筌佑喜歡的人?我偷偷將頭探出去,看見筌佑手上拿著一個小盒子,上面好像綁了一條絲帶,顏色看不清楚,不過看起來質感挺好。
  『你……算了,你想怎樣我都支持你,有什麼事再跟我說。』說完之後他們就散會了,我連忙回到教室拿書包衝到校門口。
 
  回家路上筌佑沒有提禮物的事,嘖嘖,只跟李亦說卻不跟我說是嗎,有夠小氣!不過筌佑喜歡的人到底是誰啊?越來越好奇了。
 
 
 
  『林軒,生日快樂!』隔天,我剛踏進教室就被拉炮的聲音嚇到。
  『咦?』
  『你忘了嗎?今天你生日啊。』啊,對喔。
 
  看著同學拿著蛋糕走出來,嚷嚷著許願吹蠟燭的時候,我莫名有種感動的感覺,明明我刻意在疏遠他們,他們卻還記得我的生日,不過也暗自慶幸還好那蛋糕沒有砸在我身上。
 
  『林軒。』陳筌佑拿了一個盒子給我,等等、這不是昨天我看到的那個嗎!我想盡辦法壓下我的驚訝,不能讓他看出破綻,我將盒子打開,裡面是一支手錶,外觀設計得很精緻,顏色是灰黑色,不管怎麼看都覺得它價值不斐。
  『你的手錶壞了吧,換上這個吧。還有,生日快樂。』這、他怎麼知道我手錶壞了?還有這支錶不是我們之前放學我常偷瞄的那支嗎?但是因為價格太懸念了我完全沒有買它的念頭。
  『……謝謝,但是這太貴重了!』可惡我超想要的!但總覺得收了會遭天譴,這支錶我記得有五位數耶!
  『你不用擔心這個,我之前比賽的稿費還不少。』不要說得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啊!
  『可是……』
  『我前兩年也沒送過你禮物,就當三年的份一起送吧,戴上。』媽的,完全是沒得商量的語氣。
  『……』
 
  看見我戴上之後他滿意地走回座位,這時我才後知後覺想到他昨天說送給喜歡的人的生日禮物,一樣的盒子、同一天生日,我頓時感到毛骨悚然。
 
  這、這不可能吧!筌佑他怎麼可能是……
 
  我轉向筌佑的座位,發現他正在看我,用異常溫柔的眼神看我。我好似聽見了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
 
  ──啊啊,那是我長久以來維持的平衡崩毀的聲音。
 
  那天我並沒有跟他一起回家,心情一團糟,我一回家就把自己鎖在房間裡。
 
  『爸爸你,愛昇叔叔嗎?』
 
  即便好幾年過去,我仍無法忘懷那個人回答我時,連眼角都帶著笑意,若不是因為媽媽,我可能會笑著祝福他吧?我一直有著被背叛的感覺,而事實的確是如此,被最敬愛的、尊重的人背叛,我覺得大概一輩子也擺脫不了他給的陰影了吧。
 
  男人間的友情、愛情,甚至是同性戀。我原本以為我已經克服了,畢竟我和李亦、筌佑,是很好的朋友不是嗎?
 
  然而,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當我知道他喜歡我的瞬間,心底一口氣湧上許多情感,恐懼、不安、迷惘,但我並不覺得噁心。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了,我並不排斥同性間的愛戀,所以在那個人對我坦承他喜歡昇叔叔時,腦海中除了他背叛我們之外,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
 
  只是筌佑是不一樣的,雖然一開始對我愛理不理,還常常擺出不耐煩的態度,但是我們關係開始變好之後,他真的對我很好,不管我在哪裡、或是需要什麼,他永遠都會在。可是我現在開始厭惡了。
 
  『你為什麼偏偏這麼好?』你為什麼要讓我沒有理由討厭你?哪怕只有一個也好,只要能夠有討厭你的理由,我就不會有這麼深的罪惡感了吧?可是為什麼……
 
  ──『我有喜歡的人了。』
 
  為什麼偏偏喜歡我。
 
  為什麼筌佑偏偏跟那個人一樣呢?總是默默地陪在我身旁、會在我轉頭時淡淡地對我笑,他並不擅長安慰人,每次我難過的時候他只會默默坐在我旁邊不說話,偶爾還會把我當小孩哄,常常摸我的頭。我很想說摸頭只有對小孩有用,不過看他一臉認真的樣子,我還是把話壓了下來。
 
  『你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腦子裡滿滿都是他喊著「林軒」時的嗓音,平常明明覺得沒什麼的,現在卻刺耳得想哭。
 
  ──『恩,就只是普通的生日禮物沒其他的意思,這樣對我跟他都比較好吧。』
 
  是啊,維持現狀比較好,不論是對你、還是我。
 
 
  我選擇壓下心底的異樣感跟他玩起友情遊戲,既然這樣的關係對我們都好,那就繼續維持下去吧。學測快到了,可能上了大學之後,我們就互不相干了,筌佑的成績是頂尖的,雖然他對學習總是不上心,但只要學測好好考我想第一志願不是問題。至於我,努力點的話應該可以上國立大學吧?那也是極限了。或許到了那時我跟筌佑的關係,能夠回歸正常吧?
 
  只是,我終究想得太多了。
 
  學測放榜後,我如同自己預料的以非常剛好的分數進了國立大學;然而筌佑的分數卻相當慘烈,不,我更正一下,是對他而言相當慘烈。
 
  『筌佑,你那天狀況不好?』
  『可能吧。』他只是瞥了眼成績單,彷彿在預料之中。
 
  我不明白,為何不惜做到這種地步也要追上來。你以為我不知道嗎?考試的時候我可是坐在你後面啊,你很早就寫完睡了,鐘聲響了之後在我前面交卷,我親眼看到了,你只寫了九成的題目。
 
  於是,我和他當起了大學同學。同一間學校、同一個系,在我看到他的分數時就猜到大概會是這樣了,我們再次當起了四年的同學,而上了大學不一樣的是,我們變成了室友。
 
  上了大學之後陳筌佑的行為變本加厲,我原本認為只要放著不管就能習慣的,但是幾年過去,我漸漸無法把他對我的好當成友情看待。冷落他會不會有用?視而不見呢?我試過各種方法,卻從沒見過他退縮收斂,我覺得我快崩潰了,我甚至想要揪著他的衣領大吼「你為什麼要這麼執著?」
 
  那,如果我喜歡上別人呢?
 
  我開始頻繁跟系上的女生說話,這樣的情況持續一陣子後我想時機成熟了,我騙了他,說謊對我來說並不困難,我裝作難為情的樣子跟他說「我有喜歡的人了」。陳筌佑看來非常驚訝,不知怎地,他硬是擠出笑容恭喜我的表情讓我異常難受,那個晚上他沒有回家,我打了幾十通電話都沒有接,明明這就是我希望的結果;我當下卻急得在外頭到處亂竄,只求能捕捉到他的線索,哪怕一點也好。
 
  不過這樣就好了吧?筌佑應該對我感到厭倦了吧?只要這樣就好,對我們彼此都好。
  
  然而卻不是這樣。
 
  隔天中午,筌佑像沒事一樣回到宿舍,還順帶買了我的午餐,我覺得我看見他的瞬間嘴裡差點就爆出髒話了。我差點忍不住大吼「為什麼你看起來這麼平靜!還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幫我買午餐!」,當然我忍了下來。
 
  『筌佑,你昨天怎麼啦?我找你一個晚上。』根本明知故問,我在心底鄙視自己一番。
  『……沒什麼,心情不好跑去喝酒,不小心醉倒了。』很含糊地帶過,他都這樣說了我也不好意思追問,這事就這樣不了了之。
 
  不過,筌佑的事並沒給我太多難過的時間──當天下午,我媽自殺了。
 
  在我接到電話趕回家時,她已經沒有氣了,我一走進她的房間就看見裡面有大量的安眠藥。不過我並沒有像想像中一樣哭鬧,或許是習慣了,畢竟另一個人也是這樣不是嗎?在離開我們不久後就跟戀人一起自殺了,當我們再次見到他們時,已經是兩具冰冷的屍體,媽媽痛哭失聲,我則是淡淡拿起那個人握在手上的紙──是昇叔叔的檢查報告。
 
  『啊啊,是癌症末期。』呢喃著紙上的內容,彷彿在說出口的瞬間就已經替他們的死亡找到了解釋,只是,我也沒心情去在意那些了。
 
  不知道何時開始,我已經遺忘痛苦是什麼感覺,不過只要看見陳筌佑難過,以為遺忘的情感就會悄悄探出頭。我已經受夠了,這種廉價的感情,因為誰就要去死什麼的,簡直愚蠢至極。
 
  『那個人也是、媽媽也是,一個個一廂情願地死去,既然都要死了,那你們還把我留在這裡幹嘛?』媽媽的屍體已經被推進太平間,我站在走廊往裡面看,可是除了一片黑之外,什麼也看不到了。
 
 
  或許,我們該是時候做個了斷。我約了他到附近新開的餐廳吃飯,是間不太便宜的烤肉店,要是平常的話我絕對不會走進去。看見我約他吃飯的地點,非常懂我的筌佑完全把驚訝表現在臉上,不過我也沒心情調侃他了。
  我一直在思考到底該怎麼開口,大概是我的臉色很奇怪,所以筌佑也沒有說話的意思,就這樣我們吃了一頓有生以來最安靜的一餐。
 
  『你好像還沒回答我上次的問題。』我們散步回家的時候我突然問。
  『什麼問題?』
  『你對同性戀是怎麼想的。』我曾經在某個晚上問過他,很敬業地裝成好奇的語氣嚷嚷著「我想很久了,像是為什麼人都是跟異性交往啊?雖然世界上人口這麼多會喜歡上異性的機率是很大沒錯,但是同性的人口數跟異性差不多啊?同性戀卻不是佔半數耶。」,隨後又相當惡劣加了句「而且很少也就算了,為什麼要被歧視呢?」,我能感覺到在瞬間凝滯的空氣。他可能認為我不是有意的吧,遺憾的是,我並沒有他所想的那麼善良。
  
  只是他的回答卻讓我錯愕──『因為大家覺得那是「不正常的」。』
 
  ──『你覺得很正常的事大家都覺得不正常。阿軒,一個人喜歡上跟自己同樣性別的人我們稱之為同性戀,而同性戀的戀愛是不被承認的,這樣的人不能結婚、我們之中如果誰死了,對方也沒辦法以伴侶的身分替愛人送行。』
 
  他的回答跟那個人說的話在某處重疊了,我頓時說不出話,索性裝睡,隔天醒來誰也沒提這件事。我不明白,明明清楚對大家而言那是不正常的,為何還要堅持下去?為什麼寧願這樣對待自己,也要對我好?
 
  『……』他沉默了一回,淡淡地說:『……沒什麼特別的想法。』我看了他許久,幾乎要將他的臉看出洞來,才放棄地應了聲「是嗎」,我聽見他鬆了一口氣的聲音,霎時覺得無奈。
  『你怎麼了?你今天很奇怪。』他問。
  『我只是在想,你為什麼不肯說真話?』
  『什麼?』
  『我想了解同性戀,而你顯然不想談這個話題,問你想法你又不說。』
  『可是我是真的沒有──』
  『難道真的要我說因為我想了解你,所以才想了解同性戀,這樣你才肯說是嗎?』豁出去了,我已經不想管了。
  『你、說……什麼?』他錯愕地愣在原地,那是我預料之中的反應。
 
  其實,我不想這麼早攤牌的。
 
  『你真的當我白痴嗎陳筌佑!你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喜歡我嗎!』但是我真的受不了了。
  『我很久以前就知道了,你故意考差填了跟我一樣的大學、租同一間房子,佯裝成很好的哥們默默待在我身邊。我原本不想說破,既然你想演戲我就陪你演,可是我受不了了,我看不下去你因為我一次一次委曲求全,那麼只要讓你死心就好了吧?於是我跟你說我有個喜歡的女孩子,我看得出來你在逞強,當天就失蹤了一個晚上沒回來,打你電話也沒接。我想你應該要對我死心了吧?結果你隔天回來之後卻又像沒事一樣幫我買午餐!』我已經不知道我自己到底在說什麼了,我只想知道他憑什麼認為他瞞得很好?
  『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我們是不可能的啊!』我很不爭氣地哭了、肩膀不停顫抖。不要再這樣對我了、不要一再提醒我你是個同性戀、不要再讓我想起那個人。我一點都不想要想起來!
 
  ──拜託你,可以嗎?
 
  『說為什麼……我也不願意啊!你以為我想嗎!喜歡上一個直男,眼睜睜看他去跟別的女生談戀愛,最後可能共組家庭,連公平競爭的機會都沒有,誰受得了這種罪!』
  『那你就不──』
  『可是喜歡上就喜歡上了啊!』我驚愕地看著陳筌佑,這是我第二次看見他哭。第一次是我高中住院時他每天來醫院照顧我,值班的護士偷偷跟我說他們每天經過都會聽見病房傳來哭聲。我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堅強的人卻總是為了我落淚?
  『對不起……』我忍不住抱住他,『其實我爸媽離婚是因為我爸是同性戀,因為家裡的壓力他被迫跟媽結婚,只是他最後還是受不了,就跟原本的戀人約好一起殉情,最後兩人的遺體在一個禮拜後被發現,我媽崩潰地躺在床上病了好幾個月。有時候還會想起當時的畫面,開始胡言亂語。』我感覺到他震了一下,以前我總是有意迴避這個話題,他明白我不想多談所以從不過問。
 
  『我爸過世前曾跟我說過,不要為了世俗去勉強自己接受不願意的感情,那時我還小,聽不懂他想說什麼。現在懂了,也沒機會回答了。』就像他和媽媽一樣,把一個好好的家搞得四分五裂,『那時他離開前對我媽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對不起」,之後不管我媽怎麼求他,他仍然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筌佑,同性戀不是錯,只是我只要聽到這個詞或是看到同性戀就會想起我爸,那對我來說是詛咒啊你知道嗎?』就像永無止盡的惡夢,一輩子緊抓著我不放。一回過神,我發現我已經哭得不成人形。
 
  『無論我們相愛或者哀傷,命運與世事皆無法如我們所願。今天之前我們的心未曾一日舒坦,一夜安適,不為命運多舛的愛情所折磨。』
 
  突然憶起了《曾根崎情死》的詩句,我好像懂了。這世界上很多事都無法如願,我希望陳筌佑不要喜歡我、我希望那個人能夠過著快樂的生活、我希望媽媽能夠回到以前的樣子,全部全部,都無能為力。
 
  筌佑,我真的沒辦法討厭你啊,可是你為什麼偏偏跟那個人是一樣的呢?你能告訴我該怎麼辦嗎?我到底,該怎麼辦……
 
  於是,我逃跑了。對他說了一句「再見」之後,我逃跑了。在大學畢業後收拾行李飛去國外,換掉聯絡方式、斷絕我們之間的所有聯繫,一逃就是六年。
 
 
  「仔細想想我還真的很垃圾啊……」我把電腦關機後瞥了眼窗外,不知不覺天色已經暗了,我索性將燈關掉直接睡覺。
 
  我們之間以最惡劣的方式結束,那只是我一廂情願的做法,用不告而別來掩飾心裡的動搖。我害怕看見他無助的眼神,那可能會讓我以前所有的努力通通回歸塵土。
 
  只是我怎麼也沒想到居然就在隔天見到了我這輩子最想遇見,同時也最不想遇見的人。
 
  「麻煩一杯蜂蜜冬瓜,冬瓜一點點就好。」相當壞心地欣賞店員僵掉的表情,每次我只要這麼說店員都是這種反應,不知不覺就上癮了。就在我拿到飲料準備離開時驀地對上一雙熟稔的深邃眼眸,我愣了半晌。
 
  「林、林軒?」果然是筌佑,我看見他準備逃走,隨即衝上去抓住他的手腕。還好我們的距離不算遠,不然就算我是田徑隊的也追不到啊。
  「筌佑。」我笑著站在他面前,只見他一臉詫異,還支支吾吾的,那模樣跟他完全不搭,非常好笑。
  「你……」
 
  六年來,我沒有一天不後悔當時的莽撞,我一直想站在你面前向你道歉,好好地跟你說:「對不起,好久不見了筌佑,我回來了。」
 
  ──我不會再走了。
 
  他似乎很害怕我又反悔,還反覆確認了幾次,我忍俊不禁,怎麼六年不見,筌佑就變得這麼可愛啦?
 
  隨後我就被他拉去咖啡廳敘舊,該說真不愧是他嗎?完全忘記尷尬要怎麼寫開始大聊特聊起來了。
 
  「結果你現在的筆名真的叫成全喔,不是吧哈哈哈──」
  「閉嘴啦!笑屁啊!也不想想誰害的,都你當時胡說八道,我一時想不到就拿去用了。」
  「倒是我最近有本新書快出版了,應該下個月或下下個月吧?」
  「咦、到時出版了一定要跟我說喔!」我的眼睛亮了起來。
  「你想看?」那什麼懷疑的臉,沒禮貌。
  「欸什麼態度,我以前是你的死忠書迷耶!連你以前寫過什麼黑歷史我都記得很清楚,像是那個──」
  「啊啊啊!閉嘴!不准說!」雖然很不滿他摀住我的嘴,不過看他慌張的樣子挺好笑的,就算了吧。
  「……總之到時出版的話我會給你書的,到那個時候……」
  「嗯?」
 
  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
 
 
 
  『為您插播一則新聞:知名作家成全在新書發表的同時坦承了這是他自己的真人真事改編,同性議題持續延燒,成全老師公開出櫃引發話題,我們將會繼續追蹤最新情報──』
 
  沒想到筌佑新寫的故事居然是拿他的初戀當範本,他上次講的時候差點嚇出我一身冷汗,還好他有先見之明,小說裡沒有半個人名,不然我就死定了。不過現在因為他公開出櫃的事鬧得沸沸揚揚的,真的沒問題嗎?
 
  恩,他的新書也叫《曾根崎情死》啊……
 
 
   ──「到那個時候……我有話跟你說。」
 
 
  「喂,筌佑?嗯,我在路上了,大概再十分鐘,好。」切斷通話後,我繼續往指定地點走去。
 
  『我真的很喜歡他,那份感覺已經從剛開始迷惘變成真真切切的愛戀。那個男孩總是笑得燦爛;然而我卻總是在他神采飛揚的臉龐上捕捉到落寞的表情──我很心疼這樣的他,總覺得不能就這樣放著不管。
 
  起初沒有特別的念頭,只是覺得好像無法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直到畢業。或許感情就是很奇妙的東西,從我知道自己喜歡男人開始,錯愕、害怕、困惑……到最後妥協似地接受,即便多年過去,回想起來仍覺得不可思議。
 
  意識到喜歡他之後,痛苦的事並不是沒有,他畢竟不是這個圈子的人,有一天一定會找到自己喜歡的女生,然後再有一天會跟誰另組家庭。而我,永遠是他的兄弟──也只能是他的兄弟。
 
  每次興起想放棄的念頭,卻總在他對我笑的時候,很沒骨氣地敗下陣來。再一下下就好、只要再一下下,至少在他還沒有對象以前,我還能夠獨佔他。拜託,只要再一下下就好……』
 
  ……
 
  『至今我仍愛著他,我不知道那對我來說到底算什麼,以前我覺得那就像個詛咒,他離開的那段時間我常常夢到他,他在夢裡說了無數次他不想再見到我,比較嚴重的時候在路上看到跟他相像的人或是類似的穿著都會臉色發白,稍微好一點的時候容易觸景傷情──但即使如此,我還是不想割捨這段感情。
 
  那對我而言是最重要的,寧願放下一切也要追隨的人。如果能再見到他,如果他還願意見我,這一次,我不會再膽怯。
 
  我想要好好地站在他面前,親口對他說──』
 
  我抱著很複雜的心情將這本書看完,把書闔上的瞬間,我恨不得馬上出現在他面前,我想知道他到底想跟我說什麼。
 
  「……對我來說,你是僅次於家人的重要存在,只是我給不了愛情,但我想試著去了解你。」我看著書背裡唯一一行字,淡淡笑了。
 
  我和他沒有愛情,也不是別人說的友達以上戀人未滿,並不是那種關係;卻在其中形成了一個微妙的灰色地帶。
 
  『我何以至此?我永遠忘不了你,你若想棄我而遠去,我絕不容許。』
 
  ──或許我也想試著做些什麼,就像你一樣。只是究竟是什麼,我還沒找到答案。
 
  我推開咖啡廳的門,馬上就看見他,陳筌佑依然跟以前一樣灑脫、眉宇間有著淡淡的笑意,看見我後他勾起嘴角迎了上來。
 
  然後,就像高中那時,朝我喊了聲「林軒」。
 
  「我希望我能和你繼續下去,不論作為什麼身分,就算當不起你的戀人,我想當你的朋友、兄弟、家人,很多很多……我希望,我能參予你的未來。」他朝我伸出手。我想這大概是小說裡未完的話語,重要的話只對重要的人說,很有他的風格。我莫名有點感動,不過看他緊張的樣子,讓我忍不住想捉弄他一下。
 
  「我不知道會在哪天喜歡上哪個女生,甚至跟她交往。」
  「沒關係。」
  「有可能在未來會跟誰結婚,成為誰的丈夫和父親。」
  「沒關係。」
  「那婚禮那天我會找你當伴郎喔。」我裝出無辜的表情。
  「……這個可不可以不要啊?」哈哈,臉果然垮下來了。我頗有興致地看著他低頭沉思的樣子,筌佑真的越來越可愛了,連玩笑話都聽不出來。
 
  盯了好久,他終於抬起頭,我笑著看他,我不知道他怎麼了,表情一愣一愣的。
 
  我一直覺得,那個人的事對我而言是個詛咒,我害怕同性戀、害怕所有有關於那個人的任何事,不過我無法討厭筌佑,即使筌佑身上有太多那個人的影子,我還是無法討厭他。
 
  我可能給不了他愛情,甚至什麼也給不了,我就是這樣自私的人;他卻願意無條件包容我的一切,想到這,我突然覺得心情很好。
 
  或許今後,我還會做出更多互相矛盾的事,但若是跟他的話應該是能夠繼續下去的。我看著他,再次笑了,隨後張開嘴,說了一個六年來我一直想對他傾吐的話語──
 
  「好。」
 

  歡迎成全ㄉㄉ他內人!((((

  好啦,等了很久終於問世,這是曾根崎情死的兄弟作,本篇以林軒視角來描寫,時間點是一樣的,只是故事上有極大的差異,看過曾根崎的朋友好奇的林軒篇就在這啦~

  也歡迎沒看過成全ㄉㄉ篇的朋友可以去小屋裡面看一下曾根崎情死,會對陳筌佑有更深的了解。

  (其實我都不知道原來成全ㄉㄉ在林軒眼中有這麼帥……)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775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浩司
感謝大大讓我有好文章可看!!

05-15 20:51

凍結
你快得讓我覺得不可思議05-15 20:54
蛤我在這裡
感謝ㄉㄉ傾訴對我的愛

05-15 20:52

凍結
不客氣,不過我沒有,你搞錯了,謝謝。05-15 20:54
白髮控-戮劍心


我雖然不歧視但也不接受
我性向正常阿

05-15 21:16

凍結
那就正常啊XDDD沒什麼不對的,人本來都會有自己堅持的事。05-15 21:17
墨點寒香
我知道你很愛我 不要在暗示ㄌ

05-17 15:55

凍結
所以你是gay?你想這樣告訴我?05-17 16:00
震撼教育
看到結尾時我不禁會心一笑
每次主角吐槽筌佑的反差時總覺得很有趣XD

主角的父親讓我想起了<斷背山>這部電影

總之是篇很不錯的作品
寫文辛苦了//

05-18 11:18

凍結
林軒很鬧哈哈,成全ㄉㄉ在這裡很帥,他也只能在這裡帥了,本篇根本帥不起來。

那部電影我只有聽過沒看過,謝謝你的誇獎XD05-18 12: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con8705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那... 後一篇:【推書】2017心得單整...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hichi58525貞德的老公老婆們
喜歡聖女貞德嗎!有夠婆!可以來看看落花新出的貞德COS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