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與惡魔簽訂契約的魔羊】角色設定

作者:白鳥翱│2017-05-14 20:51:01│巴幣:0│人氣:188
「滴答滴答…」握在手中的懷表發出的聲音,在夜裡更是明顯
「午夜時分又到了呢!那就開始吧。」
此時的夜晚,彷彿靜止了一般
 
【與惡魔簽訂契約的魔羊】
 
「那~我快餓死了,該死的行商車隊,說什麼這點距離自己走就好了!」
正在說話的是一位黑白相間的貓型獸人,名為喵樂,是位旅者
目前正為走不到城鎮而傷透了腦筋
因為他貪吃的個性,因此在上一個城鎮花了太多的伙食費,現正身無分文
因此他也沒有錢去搭乘前往下一個城鎮的馬車
已經快餓死了的他,已經走了兩天了
「嗚~我看到了~媽媽,那是你嗎?不對,你是雞腿!」
喵樂著了魔似的奔向眼前的【雞腿】,卻深不知那其實是樹木
「哇~」果不其然,喵樂撞了上去,順便還附加了暈眩屬性
「哇哈哈哈~原來不是雞腿呀!」說完喵樂就暈了過去。
 
喵樂開心的走在生機蓬勃的樹林裡
「你好呀大樹,你好呀鳥兒,你好呀…奇怪?」
倒臥在喵樂眼前的,是一位雌性鹿人
喵樂眼看不對,上前去關心
「小姐,你還好嗎?」
那位鹿人轉頭看向喵樂,並且用驚恐的語氣對他說
「快…快逃!」
隨後四周瞬間變得伸手不見五指
 
原本在睡夢中的喵樂跳了起來
「哇嗚~原來是夢呀~真是奇怪的夢。奇怪,這是哪裡?」
喵樂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這裡與他當初倒下的森林不同
用大理石雕刻出來的巨型柱子,兩邊含有色彩的透光玻璃,以及正中央的石像
「該不會…這裡是教堂吧!」
依照自己過去的經歷及知識,在加上周遭給獸的氣氛及擺設,這裡很明顯的就是一座教堂,但是牆壁上卻殘破不堪,地面上也冒出了許多的雜草。
「還是先探索一下四周吧」喵樂在心裡這麼想著
隨後便在靠近後門的地方聽到有獸說話的聲音
喵樂靠在了牆邊並且觀察情況,發現了有個身穿長袍的羊人跪在地上
「這是什麼咒文呀,我可是從來沒有聽過呢。」
雖然說是講話聲,但當喵樂靠近聆聽時才發現並非如此
說話的語調及速度,很明顯的不是一般人對話會發出的語氣
相比下來,吟唱咒文到還比較像,但是這種咒文卻是喵樂從未聽過的
「Dinok!Diivon!Dur!Faas!等等…你醒了嗎?」
面對突如其來的質問,喵樂顯得不知所措
「我是在問你喔!貓族人,如果再裝作沒聽到,我可是會傷心的。」
羊人語帶慈祥的說著
「好啦好啦!我出來就是了,別哭」
喵樂帶著疑惑走向了羊人
近看後觀察發現,羊人的穿著像極了神父,穿著著神父會特有的長袍
脖子中間帶了一條銀製的十字架項鍊,手上還拿著懷表
但是在右半邊臉上卻戴上了符合羊人頭型的面具。
「怎麼了嗎?小貓咪,看起來你看我看的很入迷呢。」
羊人語帶笑意的說著
「才…才不是呢!我只是對你的裝扮很感興趣罷了,你是神父吧!」
喵樂害躁了一下
「就如你所見,我是個神父…應該吧。」
「蛤?什麼應該?所以你連你自己是不是個神父都不知道?」
喵樂以質疑的語氣對著神父說到
「那個等下再提…對了!我在森林發現你倒在樹旁,而且還受傷了,所以我才把你搬來這」
喵樂看向了自己原本起來的地方,確實,那裏擺有一些稻草和一條小毯子
「你一定很餓吧,現在正好是中午,要不我們一起用餐吧。」
一聽到有食物可以吃,喵樂的眼睛馬上就亮了起來
畢竟,他可是兩天沒有吃到東西了。
但餓昏頭的他卻沒有注意到,在那草蓆下方用來舉行儀式的法陣。
 
神父正看著狼吞虎嚥的喵樂
「一直看我尬媽?沈父先盛。」
嘴裡大口咬著麵包的喵樂對神父說到
「你吃就好,我還不太餓,頂多吃個麵包就滿足了。
對了,嘴巴裡有時誤食不要說話是種禮儀呦,貓族人」
喵樂再次看向了神父,並說到
「窩會多加注意得~」
神父無奈的看向眼前的喵樂
「對了,貓族人,我還沒有問到你的名子呢!你叫做什麼呢?」
「喔,接受了你的款待還忘了說名子真是抱歉!我叫做喵樂,
那可否也冒昧的請問一下神父大人的名子呢?」
「當然可以,我叫做納塔斯。」
「納塔斯?真是個特殊的名子呢!」
「我到是覺得喵樂這個名子比較好笑。」
「等等,神父先生,你怎麼能夠隨便的取笑別人的名子呀~」
隨後午餐時光就在愉快的嬉鬧聲中結束了。
 
「喔~吃的真飽,納塔斯神父,感謝你的招待?
奇怪,人怎麼不見了。」
「那我就先出去了,納塔斯神父。」
我對著教堂的後台大聲說著
飽餐一頓後,我走出了教堂
「果然是這樣的嗎…雖然光看教堂就知道了。」
放眼望去,這整座城市所到之處全都死氣沉沉,一點生機都沒有
一路上看到的屋子及建築物,全都像是被炸裂掉一般的殘缺,在回頭看了
看原本的教堂,打從心底覺得教堂保存的已經是相當的不錯了。
路途上有各種的建築物,像是學校的,像是商店的,甚至還有噴水池
種種跡象都表露出【這裡曾經是個相當繁榮的城鎮】但是
這裡卻一個人都沒有,有的只是無止境的陰森感
「我一定要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當中有一座城堡,我想大概是領主的城吧,上頭每一塊潔白的石英如今都已布
滿了荊棘和雜草
我走向了城堡內部,裡面更是可怕。
感覺這裡發生過大屠殺,牆上和地上全都是乾掉很久的血跡
而在王座上則有具骨骸,那應該就是死去已久的領主吧。
  看到這裡,一股強烈的嘔吐感正從我的胃裡爬上來
但讓我感到奇怪的是,為什麼神父會在這裡
是為了淨化死者的靈魂?
還是為了其他的目的。
對了!午餐過後就沒有看到神父了,而我在這裡到處走走也已經到了下午了
那,神父人呢?
「不過一定還沒有探索完。」我把持著這樣的心情尋找這座城的真相。
在王座的下方地板上有條裂縫,我死命的把座椅給推開來,但我的力氣不夠
「哎呀!算了啦,反正也沒有人要用了,烈炎魔法第三段,閃炎」
我放出了道火焰將王做給燒毀,果不其然王座下方有條漆黑的通道
「我可是天才魔法師呢!我是在怕什麼!」我毫不猶豫的走進了通道
  現在想起來,我當時還真是笨呢。
 
  「光明魔法第二段,明光」
被我施放了明光的通道,能見度居然還不到兩公尺
附近的陰氣及邪氣更是重到令人毛骨悚然
「哀阿!這裡是怎麼回事啊,我的生存本性告訴我趕快回到地面上,在多待下去我的雞皮疙瘩都快掉滿地了」
但是不行,我的好奇心勝過了我的生存本性,他告訴我沒有知道真相前,就絕對不准回到地面上。
「Dinok!Diivon!Dur!Faas!汝等的靈魂,吾將會代之而使用」
又是這個聲音!就和當初在教堂看到神父的時候一樣
我奮力的向著通道前跑,衝出了通道口
眼前是個遼闊的大空間,四周全都是屍臭味及成堆的白骨,如血液般的液體從牆壁上流出,在流到了像是事先就挖好的溝渠裡,形成了一個用血刻劃出的魔法陣
而在魔法陣之中的,就是納塔斯神父。
  「神父…… 你怎麼會在這裡!」喵樂嘴上這麼說著,但心裡其實早就有底了
空無一人的街道,荒廢的城市,一種說不上的詭異感,而現在又在這看到了神父,一切的疑惑瞬間有了解答。
「我為什麼在這裡……當然是在吸收靈魂,你應該不會看不出來吧」
「打從一開始看到你就在懷疑了,在這座荒廢的城鎮裡,居然只有你一個人
最初在教堂你所詠唱的,是黑魔法對吧!」
「這你就可錯了,小喵樂」
納塔斯帶著和諧的笑容笑著這麼說
「不要叫我的名子…你這殺人神父。萬夫莫敵的洛邏迓坷爾啊!懇請將汝的力量加註在吾之身吧!使那無名的燎原之火,燃燒這世界,燃燒殆盡!充斥吧!奔騰吧!用那熾熱的龍之火,使吾的敵人消逝在眼前,烈炎魔法最終段,炎龍帝之吐息!」彷彿就像是聽到召喚了一般,四周的大地不約而同的震盪了起來
原本位於城堡下方的地下祭壇,現在整個浮上了天空。
而在那片赤紅的天際上,位於那塔斯眼前的,是一尾正怒視著他的巨型紅龍
身上那帶有金屬光澤的鱗片正閃爍著光芒,而光源則是來自巨龍嘴中那近似萬度的熾熱火焰。
「受死吧…納塔斯,還是該叫你惡魔罪羊!」
下一秒,火焰噴射出
「你的這股力量,我一定要得到手」納塔斯說著。
 
 
「滴答滴答…」握在手中的懷表發出的聲音,在空曠的祭壇裡更是明顯
「午夜時分又到了呢!喵樂少年。」
納塔斯說完後大笑了起來
「什麼!!你到底做了什麼!」
「沒有什麼,我只是讓你重溫一下這裡吧了」
納塔斯舉高了握在手中的銀製懷表
「這個東西啊,叫做朔時之鐘呢。
當初可是在我家裡的大鐘裡發現的魔法水晶,但是我將他改裝成這樣了
這樣就能夠更完美的發揮出專屬於我的魔力…時間魔法!」
「喂喂喂…這也太犯規了吧,我可是從來都沒有聽說過啊
這種犯規的魔力,就連魔法原典都沒有記載呀!」
喵樂大為震驚
「這可是當然的,畢竟,我可是比魔法原典的撰寫者早出生了整500年啊!」
「你現在到底幾歲…應該說,你到底是何方神聖。」
「沒什麼,就像你聽說的那樣,我是與惡魔簽訂契約的魔羊,不過那位惡魔先生嘛…他的時間也被我所吸收了呢!」納塔斯的笑聲又更大了
「納塔斯…Natas,難不成,那位惡魔就是」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沒錯,那位惡魔就是萬魔之主,撒旦啊!」
納塔斯對著喵樂大聲的吼著
既然這樣的話,那他的力量來源就應該是位在他手上的懷表,畢竟本人也說了,那懷表才能夠好好的發揮出他的魔力,現在趁他大意的時候,就只剩這次機會了
「疾風魔法第四段,迅步!」喵樂使出了風魔法提升了自己的爆發速度
頃刻間,朔時之鐘已經在喵樂的手上了。
「這樣你就無法使用時間魔法了對吧!再來!
大地魔法第五段,縛岩!流水魔法第四段,水柱!閃雷魔法第六段,雷獸!」
隨著納塔斯的身體被岩石給限制住之後,強烈的水柱和強力的雷電筆直朝著
納塔斯攻擊。
一陣爆炸後,煙霧瀰漫
「結束了嗎?呼,我的魔力也差不多快用完了,烈炎最終段的魔力消耗果然是太大了,奇怪!」
那陣煙霧中,有個獸影正緩緩的起身。
「看來我太小瞧你了,喵樂,不過這點你也是一樣的。」
喵樂眼看著周遭的事務全都像暫停了一般靜止不動。
奇怪!身體怎麼,不管怎麼樣都動不起來!
喵樂看了看手上的懷表。奇怪,照他的說法,沒有懷表就無法發動魔力的!
況且,他居然連詠唱式都不用就可以發動!
「啊勒啊勒!你的想法可是有個天大的錯誤!」
眼看著納塔斯越走愈近,喵樂卻只能夠乾瞪眼
「我記得我是說有懷表我可以完美發揮,沒有說我不能發動呀
再者,當你熟練了你的魔法後,你自然而然的可以省略一些詠唱式吧
只不過我熟練到不需要詠唱而已,我可是使用我的魔法1500年了呢,喵樂」
現在此刻,喵樂感受到的只有純粹的恐懼感
「來吧,把懷表還給我吧!」
納塔斯從喵樂靜止的手中拿起了懷表
「靜止吧,時之領域」
周遭的一切,轉變為無止境的黑暗及死寂
「我還有另一個寶貝喔,喵樂,這個我還沒有用過呢
就用在你的身上吧,抹殺他的良知吧,罪惡十字!」
納塔斯脖子上的十字架變成了一把巨大十字型的雙手劍,但納塔斯只用單手就將他舉起。
納塔斯右邊臉上的純黑面具漸漸的碎裂開來,在那面具之下的臉龐,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恐懼。
「時間☆奪☆取☆開☆始☆」
納塔斯帶著極樂的笑容將罪惡十字插入喵樂的胸口。
 
 
 
「他還好嗎?暴食,又是一個撒旦手下的犧牲者。」
「我發現他是還算來的及,撒旦才剛結束完儀式沒多久,只不過要活下來還很
困難,而且不管時身體上還是心理上,都一定會有後遺症。」
「我們能夠為他做的事也已經做完了,現在我們只能祈禱了」
喵樂身邊站著的紫色雌龍人和藍色鳥人正為他祈禱著
 
【與惡魔簽訂契約的魔羊】 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764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HD13158143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遊玩龍背景故事(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ouPan0001大家
我的黏土創作更新囉~大家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