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獻給】信念的荷重

作者:醒│2017-05-10 00:01:17│贊助:28│人氣:382




The Weight of Belief









      事情發生之後他才了解,
      其實,他發現自己並不討厭母親。


      他在墓前獻上五朵粉紅色的康乃馨。微風中的花瓣翩翩起舞,像是舞台劇上的花仙子。花瓣在陽光底下閃出亮紅色的光芒,在濕潤的泥土地上打出嬌小的花瓣剪影。


      康乃馨花束直躺在用一塊簡易大理石刻成的十字架前方,彷彿是在跟上帝懺悔自己過往的罪刑。他聞到康乃親的淡淡迷人的香味,跟遠處飄來的青草的沁香。

      他嘆了一口氣,滿載一種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失落感,或許挾雜了一絲對於自己過往的不確定性。但是他的心很單純,但是此時他只是不確定生命的定義到底是甚麼。


      天空很藍,藍的徹底,視線的邊界看不到一朵雲,天空就跟母親的藍寶石鑽戒一樣湛藍,從中流露出母親威嚴下的關愛,沒有混染其他的雜質。他站起身來,但是依然低頭望著康乃韾與包裝袋,兩者躺在地上,任由輕風愛撫。一片花瓣告別了自己的家,乘著風飄離墓園,舞向在不遠處的蘋果樹樹梢。

      自由一直是他從小就想要追求的東西,在母親威嚴的鞭子下他心中只想著的東西。他此時站在十字架的墓碑旁邊,手心輕放在被陽光曬暖的表面,然後閉上雙眼,雙脣抿成一條直線。他感覺自己的思緒此時就像是一坨雜亂的鋼絲絨,不時刺向內心的更深層。十幾年前背上留下的傷疤又在隱隱作痛,不過這時候反而轉變成一種在空中伸手想捉,卻捉不著的彩虹泡泡。


      他從朋友那邊聽說粉紅色是母親生前最喜愛的顏色。母親從不會在家與他分享私人事物,反而是每天帶著一副由威嚇與懲罰組成的面具,把自己唯一的小孩當作機器人一般飼養。忙碌的父親則是每天深夜回到家就進房間睡覺,孩子的教育部分完全交給母親掌管,跟自己兒子的互動基本上是個空虛的零。

      母親不僅要求他必須要在班級上要第一名,全年級考試要在前三名,每天在補習班裡待到十二點的日子也習以為常,他嚴格上也完全沒有童年,任何稍微可以喘口氣的時間又被排山倒海的才藝補習班給填滿,被要求學習一大堆他連自己的屁眼都不想在乎的樂器,還要每個星期去見那腋下有狐臭但是又喜歡給一堆無理要求的作文老師。稍微表現欠佳,那就是被他定義成「又來了」的時刻,背上湧現簡直跟鞭刑下囚犯的傷痕沒兩樣的傷疤,還被罰隔天不准吃飯,只准喝白開水。

      他沒有童年,快樂這個詞對他來說,就跟無限大一樣,只是一種概念,而不是某種實質的事物,讓他可以放在心海中細細品嘗,或甚至體驗。他無法看透這個世界,他一直覺得自己的雙瞳一直被烏雲壟罩,眼前的一切都染上一層象徵無氣息的灰。


      呆滯在母親的墓旁,他望著地上的了無生氣的橘黃色枯枝落葉好一陣子,像是某座長了苔的石製雕像。他看到墓園的入口處,一對有說有笑的母女,話題可能是下個禮拜的女兒期末成果發表會,或是他們正在討論周末的小家庭派對要邀請那些人,手上捧著鮮花,走向遠處一座也是看似不起眼的墓碑,他依稀聽到那女孩說,不知道爸爸最近在這裡過得好不好。

      他曾經跟我說過,他一度打算想要毒死母親。他知道這個想法非常偏執,就跟嗑藥嗑過頭的羊癲瘋患者在峽谷中間走鋼索一樣瘋狂。雖然好在他沒有這麼做,想要逃離這家庭的想法,逐漸在圍繞在自己封閉的心高牆上的縫隙中,開始萌芽。


      世界的秩序在他拿到大學的學測成績單後開始崩毀。
      他知道母親一直「威嚇」他必須要考上國內最好的大學,不過事實就是這麼好玩,就是這麼的無法預料。
      零點一分的落差,讓他搭上從天堂通向地獄的直達車。
      他不知道自己的未來會有什麼樣的結果,不過他用畢生所有的積蓄打賭,一定比死亡更慘不忍睹。


      腦中的鋼絲絨越滾越大,刺激著自己有如玻璃般脆弱的心。他從此決定自己的生活不想再被枷鎖給束縛著。他從那一天之後就沒有回家,父母親所有的電話他一概不接,逃離到另外一座城市,用了自己小小的積蓄在另外那開始在餐廳最低階的開始自己的打工生涯,另外同時也兼職幾份貨運業與市場打雜小弟的工作。以前苦讀的那種決心在此時就跟一頭脫韁的野馬一樣,他不願再次面對那種跟柵欄裡的動物一樣的生活。

      存夠錢之後,也經由打工認識的朋友家庭的幫忙,順利的出國在外地討生活。他沒想那麼多,他也不願想太多,不過在當飛機的即將起飛,輪子即將收起來的那一剎那,一顆眼淚悄悄地從自己的臉頰上滑下,滴落到自己顫抖的右手上。母親微笑的臉頰在飛機窗戶外的湛藍天空浮現。


      那時候的天空,就跟此時此地,墓園上空的天空一樣,毫無雜質,充滿純淨。



      十年過去了。

      他利用自己絕佳的學習方式與態度,當上國外一所科技公司的總監,並且與一個女性工作夥伴談上一段轟轟烈烈的戀愛,決定結婚生子。

      那個人就是我。

      但是雖然夢想中的生活目標已經達成了,他的心中那顆不可治癒的瘤,那個由仇恨、歉意與冷漠情感綜合交織的雜亂詩篇仍時常在他的耳中演奏出場場無聲卻讓他窒息的交響樂。

      在我們結婚典禮前夕,他接到母親的死訊。

      自從他離家出走之後,他的母親起先就像是一頭發狂的野獸,四處找尋自己的兒子,說逮到他之後要把他給打得半死,最好要到要必須截肢才可以。不過兒子失蹤幾天之後,狂暴逐漸轉為焦慮,甚至連警方也出動尋人,不過仍是沒有結果。他在兩個月後被劃為失蹤人口。

      半年之後,母親就像是失了魂一般的洋娃娃,每天念著自己兒子的名字,生活的步調大亂,父親還得因此辭下工作回家照顧母親。尋人任務依舊持續著。

      在結婚典禮前的一星期,他從遠房親戚得知已經放棄尋找孩子的母親,在某一天準備要去超級市場買菜時,看到對街一個長得跟他幾乎一模一樣的青年。她腿一軟,當場扔下手中所有的剛買來的食材,番茄與肉醬罐頭紛紛滾到人行道的另外一邊,不顧車水馬龍的路口直接衝向對街,然後

      一個卡車閃避不及,母親就變成罐頭裡的肉醬一樣。
      然後時間就停止了。



      他接到母親的死訊時,他沒有流淚。
      他只是覺得感慨就像是泉水一樣湧現在那個已經焦黑的母子情誼的表面上。
      接著,沒有溫度的空虛把一切洗刷殆盡。

      不過那顆瘤,已經在母親過世後,開始消逝。





      生命很好玩,你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只有天知道。
      躺在墓碑目前的康乃馨是他此生獻給母親唯一的母親節禮物。又是一陣風。

      他發現並沒有討厭自己的母親,他一直都沒有。
      他感謝自己的母親,逼出自己心中的那種求生意志,不回頭的堅決。

      人生就像是一本裝訂不完美的小說,裡面充滿著矛盾與錯別字。他一直有一種怪異但是真實的想法,失去不見得是一件壞事,因為失去是一種最強而有力的力量,讓你的舌尖再次品嘗到自己的曾經,不論那是酸、甜、苦或是辣。他從來都沒有抱怨過自己空白的年輕時代,反而他開始感謝起自己的母親對他紮下的根,讓他在往後的事業發展特別順利。

      他曾經跟我說,對他的母親,他很自責,但是同時間也不明白為什麼會對自己很自責。

      我把他的這段故事用鋼筆記錄到我最珍藏的筆記本裡。



      陽光曬到他的臉頰上,他感覺那就像是威嚴背後,母親對於自己的關懷。雖然他可能到臨終前都不會去承認,也不能理解母親那種近似瘋狂對於他的成績的執著,

      不過至少,他活過來了,而且活得美好。
      母親節快樂,他說。然後便轉頭離開墓碑,陽光與微風帶走十字架上最後的嘆息。






(完)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713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spplor1603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無聲的誓言... 後一篇:【自製音樂】四維超正方體...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eon3715有夢就去追
《夏夜狐狸畫》已連載10萬字以上、《惡女與她的執事》全文完結,歡迎來小屋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1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