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都市奇幻短文:人偶是不會笑的(下)

作者:潛水魚(´・ω・`)│2017-05-09 11:40:59│巴幣:23│人氣:609

  作者前言:這是我以前創作的作品,希望大家會喜歡:)  


  淋的爸爸被一拳打倒在地上,吐出了幾口鮮血。
  
  「淋湧泉博士,淋湧泉博士啊!」一名男子一面走著,一面說,「政府現在可是非常得不高興喔!對於【人偶】的失蹤,你該怎麼解釋呢?」

  「……

  「真沒禮貌,人家問話你要回答。」男子向一旁的巨漢使個眼色,那人點點頭便走到博士面前,一拳送上。

  淋湧泉趴在地,口含著鮮血說,「我的女兒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選擇,我……我無權去阻止她,現在她自由了。」

  「自由?」男子笑說,「那還不是你和它所能決定的,自由是建立在不危害他人為先,而它將帶來不可預測的毀滅,這點,我想博士你最清楚了。」

  「請你們不要再追她了,她已經是個失敗品了啊!為什麼……為什麼還要找她麻煩?為什麼不去找其它的代替品?」淋湧泉叫喊。

  「因為是失敗品,它因擁有人類智慧和情緒反而不穩定,所以,政府要將之回收。」

  「你們不要這樣好不好!我已經為了你們犧牲了我的家人,現在還想要什麼?一定要剝奪我的全部才甘願嗎?你們一定要讓人感到徹底絕望嗎?」

  「犧牲小我,完成大我,我們政府不看眼前事,我們只看向未來。」

  淋湧泉忽然站起來瞪著男子,「你們要是敢動她一根汗毛,我就殺了你們!」

  「無理,老闆付錢要你完成實驗,現在東西跑了,還說想殺了我們?無理,」男子說,「我應該要教教你何謂禮節?」

  這時四名西裝大漢圍住淋湧泉,眼見一個拳頭就要打中他,他往旁邊一閃,接著雙手推出,反應極快,倏然間一名大漢飛了出去,撞毀身後的書櫃。

  其餘三人還沒反應過來,忽見眼前人影一晃,三人的腹部各中一拳後皆都飛了出去。

  這時男子發現林湧泉手背上發出的金色十字架光芒,心想這人不平凡,但他也只是笑了笑,一派輕鬆地走到淋湧泉面前。

  「趴下。」男子說。

  「我願意做任何事,但請先答應我不傷害我的女兒。」

  「我說,趴下。」

  正當淋湧泉要開口時,頓時感覺一股千斤重量壓在自己的身上,他抵抗著,額頭冒汗,先是一隻腳跪在地,接著身子便伏在地上,動也不能動。

  「唉呀呀,還真乖,」男子說,一腳踩在淋湧泉頭上,「這不是像狗嗎?」

  「你……你到底是誰?」

  「糟糕,糟糕,我忘了自我介紹,真不好意思,」男子說,「我叫傑克。」

  「傑……傑克?」

  「我是政府裡的特務其中一員,知道為什麼他們會派我出來嗎?」傑克說,「是來收拾你的殘局,現在我不會殺你,因為你還有實驗情報可以提供,但是,你的女兒已經沒用了喔!」

  「傑克,我求求你,她是我剩下的全部,我活下去的意義,我的生命啊!我再也不想失去任何東西,我……我已經一無所有了!」

  「求我也沒用,行動已經開始了。」傑克甜甜微笑。

  「女兒,淋,對不起,對不起,我好沒用,爸爸好沒用,」淋湧泉趴在地上痛哭,緊握雙拳顫抖著,「爸爸沒能保護家人,現在連妳也要,我,我真的,嗚嗚嗚,快逃,淋,快逃啊!」

  跑得越快越好,越遠越好,因為……

  惡魔要來了。


----------------------------------【都市奇幻短文01:人偶是不會笑的(下)】--------------------------

  「爸爸……」女孩說。

  「誰是你爸爸啊?叫我們帥哥哥。」偉德說。

  「我看到了,那邊有家飯店。」凱恩手指遠方。

  「真他媽的該死的甜蜜耶穌,終於有家飯店可以給我們休息。」偉德踩下油門,才一下子就到飯店停車場裡。

  熄掉引擎後,偉德對凱恩使個眼色。

  凱恩轉過頭來,擠眉弄眼地看著女孩。

  「幹…..幹嘛?」女孩說,心生恐懼,只見凱恩彈了一下手指,女孩驚覺自己的力氣又回到身上了,她坐起來,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兩位怪叔叔。

  「我們只是把妳的力氣還給妳而已,至於妳那失控的力量,我們就暫時先替妳保管了。」凱恩說。

  「你們到底是誰?」女孩問。

  「既然妳誠心誠意地發問了,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話還沒說完,偉德就先重擊凱恩的頭。

  「我們是誰?哼,這句話應該是我們要問妳的,妳到底是什麼人?我們從來沒看過紫色光輝的人。」偉德說。

  女孩搖搖頭,一臉憂鬱地說,「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誰……

  「唉,算了,我才不管妳的是紫色還是彩虹,正事先來,」偉德說,「喂,女孩,把衣服脫掉。」

  「什麼?」女孩臉上一紅。

  「別給我裝傻,我叫妳把衣服給我脫掉。」這時偉德已經先開始脫自己的上衣,然後把衣服遞給女孩。

  女孩不知所措地接過衣服,只聞到一股男人的汗臭味。她目不轉睛地盯著偉德結實的胸肌和腹肌,「好……好猛……」女孩說,接著趕緊摀住嘴。

  「看什麼?」偉德說。

  「沒事沒事!」女孩趕緊轉過視線,看向凱恩,只見他也把自己的上衣給脫掉,露出跟偉德一樣健美的身材。

  凱恩感覺到女孩的目光,轉過身對她溫柔一笑,這時女孩瞬間脹紅了臉,頭頂冒煙,小鹿亂撞,心臟砰砰跳動,思緒雜亂。

  「在等什麼?快把衣服脫掉啊!」偉德很不耐煩地說。

  「想……想做什麼?」女孩羞怯。

  「妳難道想要滿身是血得走進飯店大門,然後對服務生說,【哈哈,我剛剛的漢堡番茄醬太多,我可以在這住一晚嗎?】我靠,要是飯店服務生有這麼笨我老早就去當了,」偉德說,「凱恩的上衣讓妳擦掉血跡,然後妳穿上我的衣服,男人充滿陽光的【汗香】會蓋過血腥味,怎麼樣?天才吧?」

  「偉德好棒喔!」凱恩拍手。

  「可……可是……」女孩不知如何是好,心想對方說得沒錯,但,要在兩個怪叔叔面前脫衣服還真有點困難。

  「沒什麼可不可是的,快一點好嗎?我很累。」

  「不準看!」女孩說。

  偉德和凱恩眨眨眼,臉上逐漸浮現出笑容,接著哈哈大笑,「哈哈哈,妳在說什麼傻話?總之,快脫!」

  女孩紅著臉,心想現在逃跑也沒用,抗拒可能還會造成反效果,只能先忍一下了。她吞了口口水,身子稍稍傾向一邊,然後開始慢慢解開制服鈕扣。

  偉德和凱恩一見到女孩白皙柔嫩的皮膚便興奮地尖叫,好像兩隻猴子。

  才一眨眼,女孩擦好身體也穿上了偉德的衣服,儘管在飯店電梯裡,偉德和凱恩不斷讚美女孩的身體,她只是看著地板,沉默不語。

  來到飯店大廳,櫃檯小姐見兩名半裸猛男和一名看著地面,沒有表情的女孩,她頓時啞口無言,「阿……

  「喂,小姐,聽到沒有?一夜兩人房。」偉德說。

  「啥?喔,喔!好,好的,先,先生這是你的房間,唉?房,房間?不對,啊,鑰匙,祝晚上玩的幸福?喔喔喔!好像也不對,唉,什麼?算了,美好夜晚。」小姐說。

  「謝謝,」當偉德轉身就要走時,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張ID卡給櫃檯小姐看,「對了,我們是警察,要是有什麼可疑的人想來搜索飯店,請先通知我們一聲。」

  「哈,沒,沒問題的,先生,包在我身上,哈哈。」

  「妳是怎麼了?喝醉了嗎?」偉德皺眉。

  「不,不會,我,那個我,」小姐說,「請問我可以摸你的胸部一下嗎?」

  「啥?」

  「喔不不不,對不起,對不起,我只是,哈哈,唉。」

  「沒問題的。」凱恩甜笑。

  「真的嗎?」小姐眼睛發光,接著輕觸凱恩的胸肌,「好,好扎實。」她臉上一陣紅潤,趕緊低下頭抿嘴微笑。

  在飯店走廊上,女孩問凱恩,「你們怎麼看都不像是警察,倒像是路上的變態。」

  「警察?妳是指那張ID卡嗎?」凱恩說,「哈哈,那當然是假的,妳覺得我們看起來真的像是對警察嗎?」

  「我想也是。」女孩說。

  一打開房門偉德和凱恩邊跑邊叫地跳上床滾來滾去。

  「你們是小孩子嗎?」女孩說。

  「靠,要你管,」偉德說,「喂,凱恩去買晚餐來吃,我要快樂分享餐。」

  「怎麼又是我?換你了啦!而且我們不是才剛到?」凱恩抱怨。

  「那本你一直想看的色情漫畫,這樣吧,我送給你。」

  「是的船長,我馬上買好回來。」凱恩說完便離開房間了。

  「我靠,這招永遠都有效,」偉德笑說,「喂,女孩,妳先去洗澡,臭死了。」

  女孩沒有動作,只是看著偉德。

  「唉,放心,我不會偷看,煩死了,別用這種眼神看我,好像我是壞人一樣。」說完偉德就轉過身背對女孩。

  女孩拿了飯店裡附送的睡衣和褲子走進浴室,在要鎖上門前她再多看一眼偉德,只見對方依然背對著浴室。

  女孩關上門,上鎖,脫掉全身衣服,打開熱水,接著深吸一口氣,眉頭一皺,咬緊牙根,淚水忍不住地落下。

  「幹嘛要哭?」女孩在心中對自己說,「沒什麼好怕的,要堅強,吸氣,吐氣,吸氣,吐氣,呼,別怕。」

  女孩對著鏡中的自己微微一笑,「是啊,別給自己太多壓力,沒事的,不哭不哭,看看妳,怎麼變得這麼沮喪?」她凝視鏡中憔悴的自己,伸出一隻手輕輕觸碰鏡面,「不哭。」

  「不要哭。」

  「淚水解決不了任何事情。」

  「抱怨不會帶來結果。」

  「爸爸說過,只要心存善意,【上帝】就會拯救我們。」

  「我是個好女孩。」

  「好女孩……

  「是嗎?」

  隨著熱氣,眼前的鏡子很快地蒙上一層白霧,女孩的笑容逐漸淡去,她的腦中突然閃現出昨晚發生的畫面,她記得,「我記得,我殺了五個人,我,我殺了五個人?我殺了五個人!我昨天殺了五個……人?」

  「不要想,不要想,」女孩搖搖頭告訴自己,「不要多想,放輕鬆,對……放輕鬆。」她走到蓮澎頭下任由熱水洗刷全身,鬆弛緊繃的肌肉。

  悲從中來,女孩突然又哭了。

  「為什麼要哭?不要哭啊!我不是說不哭嗎?哭有什麼用?」女孩狂敲自己的頭,眼淚像是潰堤般不斷落下,「笨蛋!笨蛋!不要再哭了啦!嗚嗚嗚嗚……不要,不要再哭了……嗚嗚…….」她摀住自己的嘴巴,深怕自己的哭聲會被那兩位怪叔叔聽到。

  女孩情不自禁,靠著牆壁滑坐在浴缸裡,身子捲在一起,無聲落淚。

  「爸爸,我好害怕,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到底該怎麼辦?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到底是誰?我,我,我,我殺了人,爸爸,我殺了人!我什麼事也沒做啊!他們,他們就死在我面前,當時我身上沾滿鮮血,全身發抖,好害怕,不知道該怎麼辦,所以,我只能逃了。現在警察都在找我,可是我逃跑了,還跟兩個變態在一起,爸爸,我好害怕,我不是個好女孩,我是壞人,【上帝】會懲罰我嗎?請問,【上帝】您會原諒我嗎?我應該要向警察自首,做錯事要勇於承擔,儘管不是有意的,也要給與解釋,而不是一昧地逃跑,迴避,爸爸,告訴我,我是不是壞人?我好怕…….好怕……」女孩小聲地自言自語,心想浴室的流水聲可以蓋過細微的哭聲。

  突然外頭有人敲門。

  「喂,女孩,妳還好嗎?我怎麼聽到奇怪的聲音?」偉德在門外說。

  女孩趕緊停止哭泣,心臟跳動得厲害,一時之間發不出聲來。

  「妳再不出聲我就要進去了喔!」偉德說。

  「我在洗澡!」女孩叫道,聲音帶幾分顫抖,希望對方沒有聽出自己剛剛在哭,感覺尷尬。

  「洗快一點啦!待會熱水沒了我洗什麼?別逼我跟妳一起洗。」偉德說。

  女孩擦乾淚水,深吸幾口氣不敢再哭了。她很快地洗刷完全身,穿上衣服便走出來,這時凱恩剛好買完晚餐回來,只聽偉德大叫。

  「幹!這是什麼?」

  「什麼是什麼?」凱恩問。

  「我不是說我要麥當勞的快樂分享餐嗎?」

  「啊!是麥當勞喔?」凱恩大叫,「難怪肯德基店員一直說他們沒有,我還罵了他們一頓,結果經理還出來跟我道歉,全家餐給我打折,呵呵。」

  「真是有夠誇張。」偉德說,拿起一塊炸雞腿就開始啃,也不管別人,擅自拿起一整罐汽水大口大口灌。

  「一起來吃吧,我們可愛的小公主。」凱恩笑著對女孩招手。

  「我不要。」女孩說。

  「幹嘛生氣?來吃嘛。」

  「我不餓。」

  「來嘛來嘛,嘟嘟臉,嘿嘿,」凱恩拿著一根薯條戳女孩的臉頰,這裡戳一下,那裡戳一下。
  
  女孩聞到炸雞香,肚子忍不住「咕嚕咕嚕」地發出聲音。

  「真的不用客氣喔!」凱恩說。

  「很餓了吧?儘管吃,不夠的話我叫凱恩再去買。」偉德說。

  「不喜歡炸雞也沒關係,妳有特別想要吃的東西嗎?我現在就去買。」

  「你要買就給我動作快,別讓別人餓著肚子。」

  「是的船長,還有公主殿下。」

  忽然女孩感覺內心一陣翻攪,她呆在那,看著眼前兩人對話時的表情和動作。

  「為……為什麼?」淚水滴落,女孩肩膀抖動得厲害,「為什麼?」

  「咦?妳怎麼了?」偉德和凱恩都嚇了一跳。

  「為什麼要這麼溫柔?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你們明明是壞蛋,為什麼?」女孩大聲哭泣,其實自己也被突發其來的情緒嚇到,但不管了。

  「什麼跟什麼?誰說我們是壞人的?」偉德說。

  「我殺了人,而且你們也知道警察在找我,卻還幫助我逃離警察的追捕,這不是壞人嗎?那不然這是什麼?」

  「傻孩子,誰說警察就一定是正義,他們只是被上頭指使的人偶,沒有自我意識,也沒有自由,而那些政府高層官員才是萬罪該死,」偉德說,「好吧,我這就告訴妳我們是誰。」

  「因為【命運】的玩弄,原本天真無邪的人類已被扭曲,創造者,【上帝】決定不久後將摧毀人間界,因為對【人】的喜愛,【上帝】將會保護少數人類,而手背上發出金色十字架光芒的人就是被【上帝】選中之人。」偉德說。

  「而我和偉德就是被【上帝】選中之人,還不只如此,我們也是【上帝】的朋友喔!」凱恩笑說。

  「為了有效於找出誰有資格被【上帝】選中,祂給與我們陽性的磁場,只要接觸到相同磁場的人就會互相吸引,屬陰的話就會排斥。」

  「所以說,女孩,【上帝】認同妳所以才會讓我們找到妳。」

  女孩因為一下接收太多莫名其妙的訊息而啞口無言,「兩個信基督的怪胎!」女孩哭著,伸手就從偉德手中搶走一根炸雞腿開始吃。

  女孩已經有一天都沒吃到東西,使得這隻雞腿特別多汁美味,只能邊吃邊哭,停不下來,連淚水都變得甘甜,真是十分神奇。

  雖說有聽沒有懂,但女孩心中頓時安心了許多,至少,她知道自己不是壞人,知道自己做的是正確的,不會對不起爸爸,不會對不起自己的良心,心中突然感覺舒暢無比。

  吃完,大家也都關上燈倒頭就睡,偉德和凱恩睡在一起,女孩單獨睡一床。

  女孩沒有馬上睡著,她聽著偉德和凱恩的呼吸聲,望著昏暗的天花板,良久才沉沉睡去。

  女孩做了一個夢,她夢到爸爸,媽媽,和弟弟,全家在動物園裡遊玩。因為是陰天,動物園裡幾乎沒有什麼人,但她一點也不覺得冷清,牽著爸爸溫暖的大手,感覺是如此的幸福,閉上眼,深深感受內心的感動,活著的快樂。

  此時此刻,美好的悸動。

  「淋,快逃,快跑!」

  當女孩聽見爸爸的叫聲,她猛然睜開雙眼,只見眼前一片火海,爸爸跪在地上,抱著媽媽和弟弟的屍體仰頭痛哭。

  「淋,快逃,快跑!」

  「爸爸,爸爸!」女孩大叫,驚覺自己的身體被誰給抱起,「爸爸!爸爸救我!」

  「淋!淋!」

  「爸爸!」女孩看著爸爸的身影越離越遠,更是用力掙扎,「爸爸!」

  「女孩妳怎麼了?」偉德著急地說。

  「爸爸,別離開我,」女孩哭著,伸手在空中亂抓,「爸爸,我會怕,好害怕。」

  「別擔心,我們在這裡,」凱恩抱著女孩,安慰著,「沒事的,沒事的,只是夢而已。」

  女孩雙手緊緊地抓著凱恩胸前的衣服,身體縮成一團顫抖,淚水不停滑過紅潤的臉頰,呼吸急促。

  「沒事的,不要怕,我們在這保護妳,哪都不去。」凱恩溫柔說,撫順女孩的頭髮,女孩慢慢停止發抖,漸漸地再次睡去。

  凱恩安置好女孩,為她蓋上棉被。正當凱恩準備要起身離開時,只見女孩的手緊抓著凱恩的衣角不放,胡言亂語地說著夢話,「爸…..爸爸……不要走…...

  凱恩和偉德看見一滴晶瑩剔透的淚水滑過女孩安祥的表情,他們微微一笑,「放心,帥哥哥哪都不去。」

  於是,兩名男子抱著女孩沉沉睡去。



--------------------------------------------【人偶是不會笑的(完結)】---------------------------------------



  「醒醒,醒醒!女孩快醒醒!」

  「怎……怎麼了?」女孩迷迷糊糊地爬起。

  「我們被包圍了!」凱恩說。

  「包圍?」女孩整個清醒過來,看見偉德站在窗簾旁,從縫隙間窺望飯店樓下的情況。

  「媽的,這群警察怎麼會知道我們在這?」偉德說,表情嚴肅。

  這時房間電話響起,凱恩按下擴音但不發一語。

  「嗨,我是昨晚的櫃檯小姐,」小姐輕聲細語,「這裡有一群警察要搜索……

  「喂!妳在那做什麼?」警察說。

  「警察,不是說你們不能進來嗎?」小姐說。

  「妳打電話給誰?」一名男子的聲音。

  「我……我打給……我打給我的男朋友!嘿,嘿!你要做什麼?別,別摸我!」

  「唉呀,這麼可愛的小妞,真是可惜,唉,這就是紅顏薄命嗎?」男子說。

  「你在摸哪?放開你的髒……」電話那頭傳來爆破,以及液體濺灑出來的聲音。

  「唉,可惜可惜,」男子嘆氣,接著接起電話說,「妳好,我叫傑克,淋我知道妳在那裡,不要再逃避,事情只會越拖越麻煩,坦承面對自己,妳將會發現原來事情可以這麼簡單就解決,我們警方可以協助妳,有什麼困難儘管說。」

  偉德和凱恩帶上一副白色面具,也給女孩帶上,「不要讓他們發現我們的真面目,快走!」偉德輕聲說。

  「走去哪?」凱恩說。

  「先走就對了。」

  正當女孩要離開房間時,電話又傳來傑克的聲音,「淋,我是妳爸爸的好朋友,我們是真心想幫助妳。」

  這時電話又傳來另一個急促之聲,「女,女兒,快逃!快逃啊!跑越遠越好!快逃啊!」

  「爸……爸爸?」女孩僵持在門口。

  「妳發什麼呆?快走!」凱恩牽住女孩的手,跑了起來。

  他們聽見樓梯口傳來腳步聲,跑向電梯口只見電梯的電源已經被關閉,情急之下,偉德看見走廊盡頭有扇窗戶,「走那!」

  偉德往窗外瞧,「很好,飯店後面沒有警察,我們走,沒有時間了,要快!」說完就
鑽到窗外。

  凱恩急推著女孩到窗口,女孩一腳踏出,手扶牆壁,身子小心翼翼地往外移動,高空中的風拉扯著女孩的長髮和衣服。

  女孩往下一看,霎那間被高度的恐懼征服,兩腳微微發抖,這時又聽見走廊傳來警察的說話聲,嚇得她臉色發白。

  「別怕,我們在這保護妳,快走。」凱恩在女孩旁邊說。

  偉德突然往下一跳,女孩瞪大雙眼,見偉德安好的站在地上,並且抬起頭對女孩說,「換妳了,快一點。」

  「這……這麼高…..……我不敢……」女孩說。

  「快一點,真的沒時間了!」

  女孩一隻腳伸出去騰空,只覺得身子一陣不穩,趕緊又縮了回來。

  「我沒有像你們一樣擁有魔法,會死掉的!」女孩叫道。

  「快一點啦!」偉德說。

  「不行,我真的不敢!」女孩快哭了。

  一名警察在窗口大叫,「在這裡!四樓!四樓!有三名可疑的人試圖逃到飯店後面!」

  凱恩從後頭推了女孩一把,女孩墜落,她驚聲尖叫,偉德隨手一揮,點點光芒迴繞女孩直到她安全落地。

  女孩含著淚水想說話,卻被偉德制止住,「沒時間,快走。」

  偉德和女孩跑到停車場,忽見兩名警察站在那。

  「嘿!嘿嘿嘿!你們是誰?這裡不能進來,沒看到……」兩名警察突然被水濺濕全身,接著慢慢結凍成冰。

  「情況危急,魔法是必要的,」凱恩不知從哪冒了出來,「我們快點離開這裡。」

  偉德按了一下車鑰匙,「嗶嗶」兩聲,凱恩和女孩趕緊坐上車,偉德發動引擎,接著三人都繫上安全帶。

  「準備好了嗎?我要飆車了,」偉德說,「其實,我一直就很想要飆車了。」他笑了笑,然後踩下油門,車子全力衝了出去。

  只聽後面傳來槍聲跟吶喊,女孩轉頭,見三名警察在對他們開槍,接著幾十部警車一蜂窩跟在後面,警笛頓時大響。

  「上高速公路!」凱恩說。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偉德急轉方向盤,撞毀了柵欄,衝到高速公路上。

  「開快一點!他們要追上了!」女孩大叫。

  「這已經是最快了!幹這台老破車!」偉德說,「凱恩做點什麼!」

  此時一部警車出現在凱恩的右車窗外,警察看進車內,只見三名戴著白色面具的人也在看他。

  凱恩笑著朝警察揮揮手,忽然那台警車失去控制,偉德轉了方向盤,撞向警車,警車失去平衡後翻滾到逆向車道內,與其他車子迎面撞成一團。

  偉德看到好機會,趕緊也跟進到逆向車道內,想藉著混亂場面甩開警察。

  「不行,他們還在我們後面!」女孩說,接著後車玻璃和車頂都被子彈打穿幾個洞,女孩尖叫。

  一台直昇機從上空飛過。

  「把身子壓低!」凱恩說。

  「女孩想辦法把玻璃踢碎,我看不清楚後面的狀況!」偉德說。

  女孩用力地踹著玻璃直到它全碎為止,這時她驚見一名男子從警車內爬出,然後站在警車車頂上。

  凱恩也在照後鏡裡看到那名舉動怪異的男子。

  只見男子臉上露出一抹微笑,他伸出右手,猛地舉到空中,「轟隆」一聲巨響,高速公路的地面頓時出現裂痕,並且開始崩塌。

  「我他奶奶的熊!」偉德大叫。

  「我看你們往哪逃。」傑克站在車頂上笑說。

  「不行!車子不夠快!我們會掉下去的!」偉德感到十分慌張。

  「這人瘋了!這人徹底的瘋了!他除了我們,連自己和其他人的性命都不管!」凱恩說。

  此時眾人感覺身子騰空,就要墜落之時,凱恩叫道,「大家快抱住我!」

  偉德,女孩,和凱恩趕緊抱在一起。

  女孩閉緊雙眼,黑暗中只聽見雜亂的叫喊聲,轟隆聲,爆破聲,女孩好害怕,不知道現在怎麼了,緊張得直發抖,恐懼襲上全身使自己緊繃。

  當所有的聲音都逐漸消失,只剩下沉默,女孩還是不敢睜開雙眼。

  「別怕,沒事的,我們都在這。」當女孩聽見凱恩的聲音,才慢慢睜開眼睛,只見四周瀰漫濃濃沙塵,朦朧中,地上散佈巨石,鋼筋,警車,和屍體以及鮮血。

  昏暗中,女孩見凱恩和偉德的手背上都散發出十字架金色的光輝,她含著淚水對他們說,「謝謝,謝謝叔叔們救了我。」

  「不會。」凱恩笑說。

  「靠,就說不是叔叔,是帥哥哥!」偉德抱怨。

  女孩呵呵地笑。

  此時,一陣腳步聲從遠處傳來,只見一個人影在濃霧中緩緩朝著偉德,凱恩,和女孩走來。

  他們提高警覺。

  那個人影說話了,「淋?淋!女兒妳在哪?我是爸爸啊!女兒,拜託妳回答我!女兒!女兒,不要,不要在我眼前死啊!嗚嗚嗚,淋!」那人哭了,哭聲極度的悲傷和哀怨。

  「爸……爸爸?」女孩輕聲說。

  人影從濃霧中走出,這時女孩看到對方,對方也看到女孩,只見眼前的白髮男子逐漸展開笑容。

  「女……女兒?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女兒還活著!哈哈!」淋湧泉喜極而泣,哭著跑到女兒面前跪下。

  女孩見爸爸臉上鼻青臉腫的,她眼眶泛紅,感到一陣心酸,卻不知道要說什麼,也不知道要做什麼,就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

  「淋,原諒我好嗎?」淋湧泉說,「淋,我知道是妳,把面具拿掉好嗎?我想看看妳的臉,爸爸好想妳,爸爸好對不起妳,原諒我,女兒,拜託原諒我這個無能的爸爸,從今以後我會讓妳快樂,爸爸會聽話,爸爸會改變,會變得更好,淋,原諒我好嗎?」

  淋湧泉皺著眉頭,卻帶著微笑,充滿希望地凝視女孩面具下的雙眼。

  女孩開始啜泣,不知如何是好,腦袋頓時一片空白。

  「淋,原諒我,好嗎?」淋湧泉伸出一隻手。

  正當淋要牽住爸爸的手,凱恩把她拉回身後。

  「你是誰?」偉德說,「別誘拐我們的妹子!」

  「我……」淋湧泉正要說話,一股重力把他死死地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凱恩和偉德也都被壓在地上不能動。

  唯有女孩站著。

  「唉呀呀,父女終於見面,好感人喔,抱歉要先中斷一下了,」一名男子從濃霧中走出,「不過,這還真是令人驚訝,妳竟然沒死?」

  「傑克,你離我女兒遠一點!」淋湧泉大叫。

  偉德和凱恩看見對方手背上【黑神帝】的紅色十字架光輝,心中覺得大事不妙。

  「看看這實驗品,做得有模有樣的,看起來就像個真人,這都是博士的愛心啊,呵呵,」傑克走到女孩面前,撫摸著她的臉,接著慢慢地把她的面具拿下,「真是個可愛的女孩。」

  「傑克你!」

  「這裡沒有你的戲分。」傑克隨手一揮,淋湧泉飛了出去,撞上一塊巨岩,口吐鮮血,痛的思緒一片混亂,但眼神依然緊瞪著傑克不放。

  女孩感到十分恐懼,不知為什麼身體不聽使喚,好像是被眼前的男子控制住一般,不能動。

  「放開她!她是我們的妹子!」凱恩說。

  「幹!你他媽的鹹豬手臭臭!」偉德說。

  傑克有趣地盯著兩名戴著面具趴在地上的男子,但很快地視線又回到女孩身上,「啊,要從哪開始吃呢?」傑克摸著她柔順的長髮。

  女孩掉淚,直發抖,「爸爸……救救我……

  「爸爸?妳叫誰爸爸?哈哈哈,」傑克大笑,「博士,真有你的,你製造出來的東西竟然會叫你爸爸?我的天,這太好笑了,所以我才說這是失敗品,哈哈。」

  傑克突然一拳打在女孩臉上,她倒在地。

  淋湧泉,偉德,凱恩都瞪大雙眼。

  「傑克要打就打我!」淋湧泉大叫,淚水湧出。

  「竟敢打女孩,你還是不是人?」偉德氣得全身發抖,卻只能趴在地上,不能做任何事。

  女孩驚恐地看著傑克。

  「這眼神很可口。」傑克伸出舌頭,抓起女孩的頭髮,然後一腳踹在她的肚上,女孩抱著肚子跪下,乾咳幾聲,傑克又一腳把她踢飛。

  女孩的鮮血濺灑在地。

  「住手!住手!不要再打了!」凱恩說,淚水不斷滴落。

  這時偉德也哭了,「你他媽的雜種!有膽就跟我們打,打個手無寸鐵的女孩做什麼?」

  「傑克!拜託你停手!我拜託你!」淋湧泉不停哭喊。

  「爸爸…….」女孩趴在地上,一隻顫抖的手朝著爸爸的方向伸去,深邃的眼神充滿恐懼,「爸爸……我好害怕…..

  「別再叫他爸爸了!聽了就煩!」傑克又踹了女孩幾腳,她咳出鮮血,「嘿嘿,看來妳還不知道自己是誰,應該要告訴妳真相了。」

  「不,不要!傑克不要說!」淋湧泉滿臉驚恐。

  傑克先是笑著看向博士,接著到女孩的耳邊說,「其實啊,妳跟本就不是博士的女兒。」

  「妳只是個人偶。」傑克說。

  「人……人偶?」女孩睜大眼。

  「妳根本沒有資格做為人類,」傑克把女孩抓了起來又揍了她幾拳,只見她的臉已不成模樣,「妳只是個人偶,是人偶就該要有人偶的樣子,少裝人類了。」

  「我,我才不是什麼人偶!我是爸爸的女兒,我是淋!」女孩大叫。

  「給我閉嘴!」傑克用力地把女孩的右手給扯下,鮮血頓時到處亂噴。

  「幹!」偉德表情已經憤怒至極,全身顫抖。

  「我要殺了你!傑克我要殺了你!!!!」淋湧泉淚流滿面。

  凱恩只是靜靜地看著,雙眼無神,但他額頭暴筋,拳頭緊握,手背上的十字架開始發光。

  傑克抓起奄奄一息的女孩,上下打量,「人偶是不會笑的,人偶也不會哭,人偶沒有情緒,是人偶,就該忍,它們就像玩具一樣,沒用了,玩壞了,就該丟。」

  「我……我真的是人偶嗎?」女孩虛弱地說,一滴淚水滑過。

  「嘿嘿,既然不相信我,那就請妳的爸爸來向妳解釋好了。」傑克笑說,他彈了一下手指,淋湧泉便從巨岩上掉了下來。

  淋湧泉發現自己又可以自由行走,他怒吼著衝向傑克,卻撞上一個透明屏障。

  「淋!淋!」淋湧泉敲打著屏障叫喊,看見自己女兒模樣如此淒慘,心中十分十分不捨,當場痛哭流涕。

  「爸……爸爸…..」女孩虛弱吐氣,「爸爸……告訴我事實……老實的……拜託……

  淋湧泉哭著說,「對……對不起,妳的確是我製造出來的人偶,這是政府的人造武器計畫,運用【上帝】和【黑神帝】選中之人的DNA來培養出來的人偶,所以妳的手背上才會有紫色的十字架光輝,」博士說,「但,妳還是我的女兒!愛是不分貴賤的啊!妳還是我的女兒啊!」

  「那……那些夢……那些記憶?媽嗎?和弟弟?他們都是……都是……

  「沒錯……都是假的……抱歉,女兒,真的很對不起,我直入假的影像到妳的腦中,但我必須這麼做,這樣才能讓妳感覺自己曾經是被愛過的,自己也是人,而不只是個空殼,或是人偶……

  「原……原來如此……原來我一直都活在謊言中……我根本就沒有媽媽和弟弟……」女孩開始啜泣。

  「不是的!」淋湧泉大叫。

  此時傑克臉上展開笑容。

  「原來……我只是個人偶!一個會傷人的武器!」女孩大聲哭喊。

  「不是的,不是這樣的!」

  「我根本就沒有活著的價值或意義!」

  「女兒,我愛妳啊!那樣還不足夠嗎?」

  「不要再叫我女兒了!我不是!」女孩尖叫,滿臉淚痕,「我…………

  「女兒,請聽我解釋…….

  「不,你走開,別碰我!」

  這時傑克才發覺到淋湧泉已經穿越屏障,還搞不清狀況,只見兩道光影,傑克臉上一陣疼痛,接著腳離地,飛了出去撞碎一塊大岩石。

  「怎……怎麼回事?好快的速度,我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傑克搖搖晃晃地站
起,看見前方站著兩名男子背對著他。

  十字架的光芒從兩名男子背上的衣服微微透出,「他……他們到底是誰?」傑克心想,全身顫抖。

  他們是偉德,和凱恩。

  「女兒,拜託,請原諒爸爸!」淋湧泉輕輕抱起淋。

  「不,不要碰我!我不想再看到你!」女孩哭著說。

  「請不要這麼說!妳就是我的全部!妳是我的生命!我愛妳啊!」

  「不……不要再說了………….我好害怕……失去……

  「儘管真相殘酷,但只要不迷失自我,我們依然能找到失去的真愛。」

  「我…………」聽到爸爸的哭聲,女孩也哽咽得說不出話來。

  偉德和凱恩也站在一旁又哭又笑。

  「我也愛……」女孩用剩餘的一隻手抱著爸爸,忽見前方,當大家都背對這個男人時,唯有女孩看見傑克的笑容。

  偉德和凱恩以為剛剛那一拳可以讓傑克就此住手,誰知這人竟是如此惡毒,就是要下殺手。

  傑克拿著槍說,「竟敢無視於我,大意了。」

  「碰!」  「碰!」  「碰!」  「碰!」

  四槍。



-------------------------------------------------------------------------------------------------------------------------








  「人偶?雖說如此,我還是感覺到了,深深地感覺到了,」女孩心想,「爸爸這麼珍惜我,大叔們為了我而如此拼命,我都緊記在心。」

  「我是被愛過的,只是,一直沒有去發掘而已,幸福明明就在身旁,卻老是東想西想而忘了那份最單純的美好。」

  「我是被愛過的,老實說,我很幸福,很幸運,這般的甜蜜與快樂,我該知足,很開心啊,呵呵。」

  「重點也不在於我的地位,我的處境。」

  「是那些,曾經愛過我,幫助過我的人,珍惜我的人,對我展開笑容的朋友們,帶領我看向世界真美好。」

  「不管是誰,不管身世背景,學業成績,種族膚色,就算是陌生人也好,他們是我活下去的動力。」

  「我活著的意義。」

  「我的夢。」

  「不管是真是假,我把這些美好的記憶,珍藏在心中,我,記得,記得我忘了跟你們說的那句話,如今從心底浮出水面,我記得……

  「我也愛爸爸。」

  「我也愛你們。」

  「我也愛我自己。」

  「爸爸,謝謝你。」

  「我原諒你。」

  「但,爸爸,可不可以也請你原諒我的無知?」



-----------------------------------------------------------------------------------------------------------------------




  女孩掙脫爸爸的懷抱,用剩餘的力氣跑向前。

  淋湧泉還沒反應過來,偉德和凱恩就先大叫,「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伸手想拉住女孩,卻來不及。

  一切都太快了。

  「碰!」  「碰!」  「碰!」  「碰!」

  四槍。

  槍聲迴響於天際,漸漸地只留下極靜。

  女孩站在那一動也不動,接著她轉過身面對大家慘白的表情,她苦苦一笑,鮮血從嘴角流出,白色的衣服也被逐漸渲染成紅,只見她倒在地上,一陣抽蓄後就沒有動靜了。

  「女……女兒……女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淋湧泉抱頭大叫。

  偉德和凱恩也是一臉不敢相信地看著地上的女孩,以及她身體下散開的血泊。

  「哈哈哈哈!活該!哈哈哈哈哈哈!你們不該無視於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傑克大笑。

  偉德忽地出現在傑克面前,他舉著一把槍,「下地獄去吧。」偉德說。

  子彈貫穿傑克的額頭,只見男子瘋狂的笑容慢慢拉下,變成一張哭臉。

  「我的女兒啊啊啊啊!嗚啊啊啊啊啊!」淋湧泉伏在女孩漸漸失溫的身體上。

  「還有機會,但要快。」凱恩鎮靜地說。

  「什……是什麼?快……快告訴我!請大人幫幫我!」淋湧泉跪在地上不斷磕頭。

  「一命換一命。」偉德說。

  「在女孩的靈魂還沒進入【虛界】前,你可以用你的性命換取她的生命。」凱恩說,「這是只有我和偉德在一起時所擁有的能力,【上帝】所賦予的權威。」

  「好好!我做!一命換一命,趕快開始!只要能救活我的女兒,我什麼都做!請大人們快一點!」

  偉德和凱恩見男子為了自己心愛的女孩如此著急不要自己的性命,他們心中都一陣酸甜,不禁都流下男人淚。

  「好的,我們馬上開始。」偉德說。

  「快!快!不然會沒有時間的!」淋湧泉說。

  此時一陣微風吹來,散去了沙塵。偉德和凱恩身旁出現白霧,他們拿掉面具後,原本的金髮染成白色,瞳孔散發黃光,接著他們脫掉上衣,從背後的十字架開始延伸出圖騰,蔓延至全身。

  偉德和凱恩舉起雙手朝著天空歌頌,一道光芒照射在女孩和淋湧泉身上,黑影與白光呈現強烈對比。

  淋湧泉展開笑顏,好奇地抬起頭看著白光,他越笑越燦爛,臉上的傷痕和皺紋都逐漸消失,他變得像是個小孩子似的,雙眼裡閃爍著喜悅。

  「女兒,對不起,爸爸好愛好愛妳。」淚水滑過,白光霎那間消逝而去,淋湧泉也在同時倒地。

  這時女孩揉了揉雙眼,迷糊地坐起身子,她身上的傷和斷手全都治癒了。

  「女孩?女孩!妳沒事吧?」偉德和凱恩說。

  「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女孩問,但沒人回答,只見爸爸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表情安詳,「爸…..爸爸?」

  於是凱恩告訴女孩事情的經過,女孩先是面無表情的聽著,直到凱恩告訴她,「妳爸爸已經死了。」才表情一變,大哭了起來。

  偉德和凱恩花了好久的時間才安撫好女孩的情緒。

  那晚女孩回到偉德和凱恩的住處,他們三人睡在一張小床上,女孩睡中間,偉德和凱恩包夾她。

  女孩感覺左右兩邊有股色色的視線,在雙面夾攻的不安中,女孩漸漸睡去。

  女孩做了一個夢。

  她夢到爸爸,媽媽,和弟弟,全家和樂融融好幸福。

  一滴欣慰的淚水滑落,此時,窗外一顆流星飛過夜空。



---------------------------------------------------------------------------------------------------------------------------



後續:

  淋正坐在床角,看著窗外的風景,偉德坐在她旁邊盯著腿上的筆記型電腦。

  「喂,淋,妳覺得我這次寫的小說會受歡迎嗎?」偉德問。

  「應該不會,因為字數太多了。」淋說。

  「靠,幹嘛那麼老實,很傷人耶!至少說什麼像是,【沒問題的啦!你的小說將會吸引百萬人潮】之類的話吧!」

  淋沒有理他,依然看著窗外的風景。

  凱恩打開房門回來了,「唉,外面還是一樣這麼熱,把冷氣調高一點啦!」

  「終於回來了,我餓死了!」偉德迫不及待地跳下床。

  「來,這是給我們公主的。」凱恩笑說,給淋一杯大冰奶加漢堡一個。

  「謝謝。」淋說。

  「靠喲!那不是最貴的卡拉雞腿堡嗎?我都不敢買,你竟然給她吃這麼好。」

  「哼,你和她又不一樣!」凱恩說。

  「隨便啦!我的份呢?」

  「在這裡啦!」

  「幹!這是什麼?」

  「奶茶啊!你是沒眼睛嗎?」

  「我要的是豆漿啊!」

  「豆漿和奶茶都一樣啦!」

  「我靠!差多了!」偉德邊說邊咬了一口漢堡,接著大叫,「幹!這又是什麼?」

  「又怎麼了?」凱恩嘆氣。

  「我不是說我的麥香堡要胡椒粉嗎?」

  「幹!」

  「幹!」淋說,「你們吵死了!」



都市奇幻短文01:人偶是不會笑的(完結)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705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黎黎貓
淋學壞了啦XD

05-09 15:55

潛水魚(´・ω・`)
壞掉了50收xD06-22 16:43
ルシファー
好長(一路滑下來看得很爽(?

05-09 20:30

潛水魚(´・ω・`)
手機板真的是滿爽的////06-22 16:43
冷日月山風
先留個名
待會去看上篇

05-09 21:10

潛水魚(´・ω・`)
感謝大大的支持 [e19]06-22 16:44
小佑_
好看大推w

05-10 06:38

潛水魚(´・ω・`)
謝謝讚美 ^^06-22 16:44
scmh576樂嵐
好看好看!!

06-10 11:47

潛水魚(´・ω・`)
被讚美了 好感動~06-22 16:44
ルシファー
會長回乃路wwwwwwwww

06-22 17:13

潛水魚(´・ω・`)
暑假就比較有空了 ^^06-22 21: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ccwwatson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都市奇幻短... 後一篇:P01...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aykon051603奇幻小說連載中
歡迎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0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