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蛻變之聲】妖狐《第四章》

作者:芙夜│2017-05-08 23:46:28│贊助:4│人氣:200



重新回歸。



  「……小薩爾阿,人家叫你帶他回家你就帶著他回來了喔。」
  Agnes看著正霸占赫薩爾腿上位子的狐狸說著。

  額外一題,赫薩爾他們已經回到家了,在替妖狐先生處理完腳上的傷口後,就被妖狐先生徵來當梳毛的僕人了。

  「恩…可是放他一個人在外頭也不太好,會有人攻擊他的。」
  聽完赫薩爾的話Agnes抽了抽嘴角一臉絕望,他看了看赫薩爾一臉的認真,完全忘記他腿上得是什麼生物。

  所以說她家的主人真的是個大笨蛋呀!

  Agnes摀著半張臉決定放棄溝通,她怎麼會覺得她家這單蠢的主人會認同妖狐不是狐狸這點,至於Charles跟Giles則是早早就做在一旁喝茶…阿不是,看戲兼聊天了。
  他們一個早就知道了自家主人單蠢到不行的性格,所以在她說她帶回了一隻狐狸後,也僅僅只是點頭同意,也沒打算在去多說些什麼;另一個是完全沒打算去阻止,只是看著而已。

  反正說了他家主人也是一臉單純的表示不同意。

  「小丫頭汝身邊的僕人可真是……疼。」
  被梳毛的狐狸先生一臉滿足的晃著尾巴說,不過說錯話了,自然也就被赫薩爾扯毛了……還好扯的毛不多。
  「他們是家人,Arlen【亞爾林】也是我們的新家人喔。」
  赫薩爾雖然已經透過【真名】能力明白了懷裡溫順乖巧的狐狸道底是什麼生物,但是不管是語氣也好,就連舉動都沒一點改變,單純的像是在照顧一隻會說話的奇異狐狸,而不是一隻疏本上說得很可怕的妖狐。
  「…小丫頭你口中的Arlen是誰?」
  雖然已經有預感了,但是妖狐先生並不想承認那個奇怪的名字是這小丫頭準備要給自己的新名字。
  「是給妖狐先生的喔,在我還活著的這幾十年時間內先暫時忍耐一下吧。」
  赫薩爾收回手上的梳子,伸手揉了揉妖狐的尖耳朵笑著說。
  「小丫頭,你年輕得很,未來還長得很。」
  妖狐的耳朵晃了一下,像是糾正似的提醒著赫薩爾,而且他也想切此提醒小丫頭,他也是有名字的主。
  「…時間過得很快的,而且魔族最多也只能活四百年,所以阿,也許只是你們眨眨眼睛的時間,Arlen跟大家就都能恢復自由了喔。」
  赫薩爾收回摸著耳朵的手,順著毛摸著妖狐的身軀說。

  赫薩爾從不在意生命,她看過了太多的死者,看見他們的靈魂徘徊於世,有的掙扎著想再一次復活,不管原本的理由是什麼。
  可是生命是那麼公平,一人一條命,就算是永生種族也必須接受這個事實。
  活得太久的人會渴望死亡或是找誰永遠的陪伴自己,但是活得太短卻又渴望活得更久一些。
  所謂的人性就是這麼的貪婪又矛盾呢。

  「你阿……」
  明明活過的時間不過是他連零頭都比不上的歲數,卻裝的一副活過了很久很久的時間,妖狐發出了無奈的嘆息。

  就是個笨蛋。

  妖狐的尾巴完全沒預兆的直接拍上赫薩爾的臉,嚇到了還陷在自己思考裡沒回神的赫薩爾。

  「就只是個小丫頭,汝想這麼多是在想什麼阿,天塌下來也有個子高的人扛著,生命再少再短也有他的價值存在,汝自己也明白這些的不是嗎?」
  「所以阿,汝就給我乖乖的,像個小丫頭一樣的活著就夠了。」
  妖…Arlen的尾巴隨著他的話一下又一下的拍在赫薩爾的臉上,雖然力氣不大,但毛茸茸的尾巴還是造成赫薩爾有些不舒服。

  「……Arlen的尾巴好軟。」
  「小丫頭吾在跟汝說話!!」

  赫薩爾好像根本沒聽Arlen說話,只是伸出雙手抱住尾巴蹭著,Arlen抽了抽嘴角像是發怒了的吼了聲,雖然一點也沒看出來他有打算把自己的尾巴抽回來的意圖。
  四亡靈飄在一旁偷笑著。
  Charles雙手抱著胸口看著正在玩鬧得一人一狐。
  Agnes則像是笑瘋了一樣的躺在空氣上抱著肚子大笑。
  Giles摀著嘴沒笑出聲,那雙眼卻像是看著自己的孫女一樣的溫柔。
  Beryl停在Charles的肩上,雖然聽不見他的聲音卻能看見他像在笑一樣的拍著翅膀。

  彷彿剛才一閃而過的沉默根本不曾出現過。


  夜裡,赫薩爾剛洗完澡,踏進房裡時就被嚇了一跳,她眨了眨眼睛看著變大了外型,還躺在她床上一臉舒適的Arlen一臉疑惑樣。

  「那群小鬼要吾陪汝睡覺,聽說汝每晚都踢被子。」
  Arlen原本是想拒絕的,然而他卻連拒絕的時間都沒有的就被那操作元素的男人一手扔進了房間。

  所以說這孩子的任性根本是學你們這群亡靈阿!

  「……Arlen如果討厭的話我可以睡地板喔。」
  赫薩爾倒是沒想到他們居然會直接把Arlen扔進來,雖然意外但也沒有抗拒,不過為什麼不是讓Arlen出去而是你睡地板阿?!
  「吾沒有意見,倒是小丫頭汝可別流口水,否則別怪吾把汝扔下床。」
  Arlen晃了下尾巴後說,那副瞇著眼睛的模樣好像是在說他很滿意赫薩爾的床似的。
  赫薩爾慢了幾拍的點了點頭,也沒有先上床而是坐在梳妝檯前梳了梳自己的頭髮。
  留著一頭長髮的困擾大概就是每晚洗澡後的保養了。
  Arlen看著那小丫頭,只是瞇著眼睛一副想睡又不睡,那條隨著外型一起變大的尾巴也拍著床鋪,雖然沒聲音卻感覺在催促。
  赫薩爾透過鏡子看著Arlen這有些幼稚的舉動偷偷的笑了。

  今天就早點睡吧,不過……

  「Arlen你會掉毛嗎?」
  「小丫頭你是想被我悶死嗎。」
  「嗚阿?!對不起拉!」


  夜深了,該熟睡的人已經陷入沉睡了,該清醒的人也已經甦醒。
  不該也不會睡著的他們則是沉默的坐在雲上。

  「所以,就這麼認了?」
  Agnes趴在雲上問,那雙漂亮的紫色眼珠子掃過或站或坐在雲上的三人問。
  「當然。」
  Charles逗著Beryl沒有回看她,那句當然是什麼意思也不解釋一下,像是全給她猜想似的。
  「赫薩爾的決定我們當然也會同意。」
  Giles擦著自己的盾說,像在補充又像在陳述,不過意思是什麼還是必須讓人用猜的。
  「嘛阿,反正只是多了一個人而已,雖然這次是活的。」
  Agnes無所謂的補充,轉而低下頭看著所謂的地面,夜裡明明滅滅的燈光像星星一樣,美的像是夜空一樣。


  隔日早晨。
  Arlen張開了嘴打著哈欠,轉過頭就看見窩在自己身旁的小丫頭,無聲的笑了笑。
  赫薩爾正捲著身體背對Arlen,雙手抱住了他捲上的尾巴,當成了棉被也當成了抱枕,一點客氣的意思都沒有。

  「……。」
  Arlen看著赫薩爾沉默著,他的鼻尖靠近了赫薩爾的側臉,像是在嗅著味道,赫薩爾像是感覺有點癢得把臉蹭進了尾巴裡,Arlen救這樣停盾了幾秒後才退回來,把頭靠在自己的前腳上發呆。

  沒有一點警覺心或是擔憂的意思,像是根本不怕他…
  自己可是隻妖狐呢,張嘴咬斷或弄斷她的脖子一點都不花費力氣跟時間。
  妖狐的修行是需要精血的,我們這群活過百年的妖狐誰敢說自己手上沒沾染過一絲鮮血呢?
  更嚴重一點的,甚至是沾染著人命,或是以殘害人類為樂的嗜血妖狐。
  這小丫頭真的,這麼信任他?

  「……小丫頭真是有夠蠢的。」
  Arlen對著空無一人的窗台說著,像是在自言自語,音量也沒刻意放大到可以讓在客廳的人聽到。
  「小薩爾一直都這麼可愛喔。」
  「喀。」
  清脆的女生隨著刻意弄出聲音的收刀聲一前一後的出現。

  那不是威脅,只是提醒。
  提醒那個新來的活物,赫薩爾的身邊還有他們的存在。

  Arlen也沒在多做什麼,只是突然的想收回尾巴,卻感覺到了拉扯。

  不想被扯掉一把毛的話就不該動呢。
  幸好尾巴不只一條。

  Arlen稍微轉了頭,看著突然冒出來的尾巴想著。

  縱使他確實說了要報恩也的確想要報恩,但說實在的,要怎麼報恩?又為什麼要選這個小丫頭報恩,他自己其實也搞不懂。
  這小丫頭任性又自以為是,又愛想些有的沒的,說實在的麻煩得要死。
  要說唯一好點的大概是他並非永生的智人。

  「不是,永生的智人阿……」

  不是永生的智人,就代表著必定分離。

  身為妖狐,他早該習慣了,不管是自己同族的死亡、智人們的死亡、國家的興盛……
  很多很多,他都看過了,所以也習慣了。
  ……不如說是,早就強迫自己去習慣了。

  「……早安?」
  赫薩爾有些迷糊的打了聲招呼,連眼前人是誰都沒認出來。
  「小丫頭你臉都悶紅了。」
  Arlen看著就算醒來也沒打算鬆手的某人,冷著一張臉想把自己的尾巴抽了回來,然後跳下床去梳洗……如果尾巴沒被扯住的話他真的會這樣。
  「……再睡一下。」
  「小丫頭你給我起床!!!!」


  難得的早晨,赫薩爾卻是抱著不知道為什麼實體化的Charles哭泣中。
  Charles摸了摸赫薩爾的頭完全無視坐在旁邊正再吃早餐的妖狐。

  「吾什麼都沒做。」
  Arlen舔著茶杯……咳,別問他為什麼不變成人形,對他而言這模樣比較舒服。
  「我知道,主人只是還想睡而已。」
  Charles當然明白自家主人如果被叫醒一定會有一段時間非常幼稚,所以現在這樣抱著他蹭不算什麼奇怪的反應就是,之前有一次還硬是拿枕頭追殺他們這些沒實體的亡靈。
  「幼稚的丫頭。」
  Arlen轉個身子去霸占沙發,一副他才是主人的模樣。

  「狐狸你不要亂搶位子。」
  「你做啥?!」

  Charles看著幼稚的在捉弄狐狸的Agnes表示無言以對,反正他懂得分寸,然後是……

  「主人?」
  「…嗚?」
  跟以往一樣,完全就是不清醒的狀態。

  「還很想睡嗎?」
  「想要…狐狸……」
  阿,簡單來說就是還想要睡,然後要狐狸尾巴抱著。

  Charles甩了個眼神給Agnes,Agnes也不知道是接收到了什麼,比了個OK的手勢,突如其來的實體化,把他正逗弄著的狐狸抓了起來,像昨天某人的做法一樣直接扔進了赫薩爾房間裡。
  ……突然感覺某妖狐的地位好像很低阿。

  「汝們!!!」



  兵荒馬亂後,好不容易才把場景弄回了像昨晚那樣,一個躺著裝睡一個尾巴被霸占了。
  Arlen表示憤怒,雖然他的憤怒沒人去理他,唯一一個會安撫他事主正睡死中。

  「要住宿就給我提供最低的貢獻。」
  「貢獻、貢獻~」
  「話說回來小海海好像沒啥貢獻。」
  「小海海是什麼東西?」
  「這隻阿。」

  Arlen看著一個鄙視兩個起鬨的人,突然感覺到了一個人的無助……才怪!

  「……汝們就這麼不擔心吾傷人嗎?」
  Arlen晃了晃頭甩掉腦海理奇怪的想法,看著正在鬧的兩亡靈一海精靈問。
  「你要幹嘛~?」
  Siren趴在魚缸上疑惑的問著,她在赫薩爾家很開心呢,住得地方雖然小小的,沒有以前在海裡那樣,但是要什麼有什麼,所以也就不挑剔大小的問題就是。
  「咬斷她脖子之類的。」
  才剛說完Arlen就覺得自己的脖子上有冰冰的東西貼著。
  他抬頭看了看把雙劍擺成剪刀模樣的Agnes一副平靜樣。

  「開個玩笑。」
  Arlen把頭躺回前腳上,尾巴一動也不動的,雖然他是在示好,不過可不是在示弱。
  「嗯哼~」
  Agnes哼了聲後就跑不見了,誰知道她跑哪去,也許又跑去騷擾某人了?
  「那麼,和平共處?」
  「……吾知道。」


  一覺醒來後,赫薩爾覺得她的世界有點…崩壞。
  突然之間她昨晚還覺得很穩重的Arlen怎麼好像變得非常幼稚……
  現在的情況可以說非常的簡單…又詭異。
  有看過貓追雷射筆的那個畫面嗎?現在的狀況差不多就是如此。
  Arlen正追著Beryl到處跑,也還好他現在是縮小成小型犬的模樣,不然大概又是一片混亂了……不對現在也很混亂。
  Siren趴在魚缸上拍著手,像是在替誰加油。
  Agnes坐在沙發上笑個不停,偶爾被踩過了也沒發覺,只是不停笑著。
  Giles一如往常的飄在一旁看著,Beryl跑到他身邊時就指點他要飛去哪才不會被吃掉。
  Charles到是因為剛剛進房看自家主人醒了沒,所以現在還站在赫薩爾身後沒動。

  是說明明Beryl根本就沒有實體化,咬又咬不到,吃也吃不到到底為什麼還要追他阿?!

  「Charles,我只睡了一晚吧?」
  「當然,最近主人並沒有去做什麼會消耗精神力的事情。」
  「………好吧,大家可以熟悉一些也是件好事……對嗎?」
  「當然,這是件好事。」
  「希望如此…」

  看著眼前這附熱鬧的模樣赫薩爾突然有點擔心之後如果出遠門該怎麼辦呢……





後記:預定結束篇章,之後會不會冒出第五章
…………
   
我不知道,現在我要去睡覺。


單篇字數:4865
全篇字數:16747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7022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c35609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妖狐《第三章... 後一篇:【蛻變之聲】日常...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xrc817喜歡看實況的巴友
我的實況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gFa35QQUZSmYqGGao9tTw?sub_confirmation=1 女神異聞錄5皇家版 實況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