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蛻變之聲】龍與人的小故事

作者:銀狼(Silver)│2017-05-05 23:42:22│巴幣:32│人氣:1257
我一直以為這個世界所有東西都是一種顏色而已。

草叢、石頭、沙子,它們本身或許不是帶著淡淡的顏色,可是在我的世界,它們就是這個顏色。有種憂鬱的感覺,卻是無盡的悠遊。

而在頭上的天空,也是那種顏色的,是看起來最舒服的顏色。

然後有一天,天空流血了。




  血的顏色,我在吃魚的時候有看過。它從魚被我咬的地方流出來,然後在憂鬱色之中散開,慢慢消失不見。

  有一次,我在追逐魚群時被礁石刮傷了手臂,也流出了血。那顏色跟世界的顏色相反,並不讓人感到憂鬱,而是另一種感覺。我沒辦法形容,要說的話,那是活著的感覺。

  我不知道天空也是活的,當它流血時,我的世界變了。
※※※※

  我不知道我的名字,我知道我有,可是我忘了,因為沒人可以呼喚我的名字。唯一能呼喚我的母親在我年幼的時候的某一天,消失不見了。我一直一直找她,可是就是找不到。再也沒看見到熟悉的身影,從此開始自己的生活。

  我不知道我長什麼樣子,藍色的世界沒有東西能反映我的樣子,只能從自己的撫摸依稀知道自己的模樣。我有長長的頭髮、頭上有長長的角,厚實的巨爪、游泳的尾巴。我原本以為我跟魚一樣,然後才發現牠不是同類,是食物。

  我不知道我的同類在哪裡,我一直都是一個人。沒有人可以說話,沒有人可以互相幫助,一直都只有自己。

  天空是很危險的,所以千萬不要接近它。媽媽在消失前,曾這樣跟我說過。她跟我說,天空上面有怪物,會把我們抓走,會殺掉我們、吃掉我們。不知道媽媽是不是被天空的怪物抓走了,很有可能是這樣子,然而,我卻還是沒有勇氣上去找媽媽。

  曾經有一次,我看過怪物。它橢圓形的,飄在天空上。當時正在追著魚群跑、正想覓食的我,遇上了天空的怪物。我愣住了,停下了擺動的尾巴不敢再往前,不敢接近它。然後恐怖的一幕發生了。

  怪物伸出它巨大的手,一次把好多好多的魚給抓走了。我嚇壞了,趕緊往下游,游到一塊大石頭後面躲起來,深怕怪物也會把我一起給抓走。

  從石頭露出一隻眼睛偷看著。那就是媽媽說的怪物?是它把媽媽抓走了嗎?用那個很大很大的⋯⋯手?

  我不敢去問它,我怕它會生氣,然後把我也一起給抓走。

  待在岩石後面,等了好久之後,怪物才終於吃飽了,緩緩地從天空上飄走。我一動也不敢動,直到確定天上的橢圓形不見了之後,才敢從岩石的遮蔽下走出來。那是我第一次遇到怪物,而且我相信這不是最後一次。

  媽媽的話一直在我腦海中響起,天空很危險、天空很危險,無論如何都不能上去。

  這個承諾我一直遵守著,也不敢違反,因為我真的好害怕那個怪獸把我給抓走。我吃魚的時候會用最少口的方式把牠們給吃掉,因為我知道牠被咬一定很痛,我決定用讓牠最不痛的方式吃掉牠。

  但是那個怪物呢?牠也會用最少口的方式把我吃掉嗎?還是一直嚼、一直嚼,把我咬爛之後,慢慢把我吃掉?那樣感覺很痛,我不想被吃。

  在那天之後,我更畏懼天空了。連接近它都不敢,在追逐的魚只要跑到高一點的地方我就會放棄吃牠了,因為牠是天空的食物了。

  我每天都活在天空之下、恐懼之下。它的藍色很美麗,卻是不能碰的。

  世界變暗、然後世界又變亮,不斷不斷的重複。這就是我的生活。

  直到有天,天空流了血。
※※※※

  那天,我一如往常的正在捉捕魚群,追逐自己的晚餐。前幾天我抓到了一條好大的魚,讓我吃了好久。或許是因為這樣,吃得多、動得少,可能讓我胖了。游得比以往慢,追逐魚讓我更吃力了點。

  在游動追逐途中我思考著,以後不能再去抓太大的魚了,不然會讓自己游不動。我猜那條魚也是吃了很多肥的小魚,才會變胖成那樣。如果我再這樣吃下去,可能也會變成一條肥魚,然後被另一條大魚給吃掉吧。

  之前我有差點被另一條大魚吃掉的經驗。那條魚是我的兩倍大,而且游的好快,差一點就被抓到了。只是在驚險之下,游過了一個大石頭上的洞,那條想吃我的大魚游不過去,因此逃過了一劫。

  當時我回過頭看著卡在石頭洞裡的大魚,心裡有點不開心。今天一整天都沒收穫了,還被一隻大魚追著跑,讓我超不開心。所以,我用力的朝牠吐舌頭,做鬼臉。然後才心滿意足的游走了。

  在那次之後,自己別被太大的魚撞見。那不是大餐,牠才會吃我呢。

  「噗通!」

  一道聲音吸引了我的注意,把我的思緒拉回現實。而當我往上一看,一抹顯眼的身影在出現在藍色之中。天空的血飄在空中,一直沒有散去。不像我的血或魚的血消失在藍色中,但它卻慢慢往下沉。一直沒有散開,只是像水草一樣輕飄飄的樣子。




  由於對天空的懼怕,我一如往常的先躲到礁岩後面偷看著,不敢接近它。但過了沒多久,我發現那不只是個單純的血,而是其他東西。當看見血中的其他東西之後,我忍不住從礁岩後面出來,好奇心覆蓋了恐懼,靠近了天空的血。

  它不大,可能比我還小一點。但就血來說,它很大、至少比我的血大。大約一條海藻的長度。在靠近時我也赫然發現血不全然是同一個顏色,更讓我驚訝的是,他有形狀,是固體,這也難怪他不會散開來,而且跟我長得很像。我不知道自己長什麼樣子,但我知道自己的身體。它的膚色跟我的不太一樣,手也不一樣,我的比它大上很多。

  最不一樣的是我們的尾巴。我的尾巴長長的,還有薄膜,幫助我游泳更加順利。但他的卻有兩個短短的尾巴,看起來一點也不方便游泳。

  它的頭上也沒有角,沒有鱗片,它怎麼長這麼奇怪?雖然我一度以為那是我的同類,不過再看了一會兒,又覺得它不是了。會不會跟魚一樣是食物呢?應該不是,它是天空的血,感覺也不會好吃。

  我抬頭看向天空,想找它的傷口。我大聲地朝它說,你要把你的血拿回去嗎?可是他卻沒有回應我。

  這讓我很困惑,讓我不知道該怎麼做。要把它丟掉嗎?但感覺好像很浪費。我想了一會兒之後,決定把血回給天空。雖然它很可怕,可是這是它的東西,這樣我接近它,它不會生氣吧?

  東張西望了一下,確定附近沒有天空的怪物。我便搖著尾鰭,開始往上游。抱著天空的血,要把它還給天空。
※※※※

  天空的世界,並不是都是憂鬱的顏色,有好多顏色。遠處的那個像海草的顏色的東西,沒有因為距離而漸漸消失。石頭的顏色。氣泡的顏色跟天空世界的上方、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有一樣的顏色。那個「不知道的東西」那起來好軟,讓我好想摸摸它。

  跟原來的世界不一樣,天空的世界一切都好清晰。什麼顏色就是什麼顏色,都看得好清楚。我低頭看底下,在我的肩膀以下的身體都還在原本的世界。兩個世界的界線很清楚,但卻很薄弱,很輕易地穿梭兩邊而不費力氣。我可以感覺兩個世界哪裡不一樣。我把爪子緩緩的伸出原本的世界,在天空的世界,我覺得爪子變重了。

  頭上的角也是,不像藍色的世界裡那麼輕。而我尾巴擺動,想繼續往上游、去摸摸看那個「不知道的東西」時,發現自己沒辦法更接近天空的世界了,只能待在世界的分界線。

  我抬起頭,天空上面的「天空」,跟這裡是一樣的顏色,而且更美麗。我低下頭,天空的血在我的巨爪之中,我納悶它怎麼沒有回去,怎麼還在這裡?

  快回去啊,那裡才是你的家吧?為什麼不回去呢?

  滿臉疑惑的看著它。雖然我想把它放在這裡,或許不久後它自己就會回去了。可是只要我一放開,它就會慢慢沉回底下的世界去,讓我十分苦惱。在憂鬱的世界我可以往上往下的自由來去,但在天空的世界卻沒辦法。

  在憂鬱的世界中,石頭也會往下沉,直到碰到地板上的一塊大石頭撐著它才不會往下。在天空的世界也是如此吧?我轉著變得比較重的腦袋環顧四周,發現了好大一塊的石頭在不遠處。於是我拖著血游過去,把它放到巨大的橢圓形石頭上。

  血攤開來,更多顏色露了出來。它的頭髮是晚上的顏色,末端也是血色。皮膚的顏色我說不出來,之前都沒見過。身上似乎是皮的地方,還是鱗片,則是木頭的顏色。上面還有一些血色的條紋。

  我飄在巨石旁的世界交面,出神的盯著它看,天空的血怎麼如此的特別?明明我的血或魚的血都會散開了不見的,但它卻一直存在,還跟我長得好像。難道我也是天空的血變成的嗎?

  它原本也有生命嗎?跟我、跟魚一樣?然後因為離開天空太久所以死掉了?帶著強烈的好奇心,我緩緩地舉起厚重的巨爪,把它從藍色的世界中伸出來。我原本是想要輕輕地戳戳看天空的血的,因為它一點反應都沒有。就在我要輕輕戳它的時候,我忘了天空的世界比較重。而當我想起來這件事時也為時已晚。

  厚重的爪子不受控制地落下,重重的打在血上。我嚇了一跳,因為我沒料到會這麼用力,這樣會不會把血給打壞?希望天空不要生我的氣,把我抓去吃掉。

  「咳!」

  沒想到在巨爪打在它身上之後有意想不到的反應。它發出了聲音,並從嘴巴咳出了一大口水。這又讓我嚇了一跳,從天空的血出現之後,我已經嚇了好多跳了呢。只見它不停的咳嗽,不停的吐出水,大口喘著氣。

  我一愣一愣的看著它,我不知道它這是在幹麻。是不是我剛才敲太用力,讓它生氣了?它現在發出的聲音正在召喚天空的怪物,要來把我給抓走吃掉?想到這,讓我感到十分懼怕。下意識的向後飄了點,跟它保持一點距離。

  一直發出咳咳的聲音,肩膀不停顫抖,好一下子之後才停下來。而我隨時在警戒著,如果有怪物真的出現了,我會用最快的速度逃回藍色的世界去。天空的血緩緩的轉過頭,一雙銀色珍珠一般的雙眼看向我。

  「⋯⋯妳、是誰?」
※※※※



  意想不到的相遇,讓我交到了第一個朋友。

  「再說一次看看?你快成功了。」

  「哎⋯哎⋯⋯」

  你嘗試教我你的語言,你的名字。儘管從你嘴中說出來很容易,但從我這裡,光是要發出讓你聽得見的聲音就花了好長一段時間學習。而要發出標準的聲音,又是另一項艱難的考驗。

  我們坐在「藍色」的世界的邊緣,你說憂鬱的顏色叫藍色,你稱藍色世界作湖,而我們坐的地方叫做湖岸。還告訴了我,天上那個「不知道的東西」叫做雲,讓我難過的是、你說那個雲不能吃,明明看起來很好吃呢。

  你常坐在一塊大石頭上,而我泡在湖裡。你低頭、我仰著,我們最常這個樣子在一起。

  「有進步呢。」你笑了一下,拋出了一個血色的小珠子往我這—你說血色叫做紅色—而我靈巧熟練的張嘴接住,酸甜的滋味在舌尖擴散開來,使我露出開心的笑。自從我們第一次見面,你給了我那個叫做水果糖的東西之後,我徹底喜歡上它了。它比魚還要好吃幾百倍,明明魚咬了一口之後都是紅色,為什麼味道差這麼多呢?

  紅色的味道都不一樣嗎?這讓我一直很想咬咬看你背後的紅色,你說那叫斗篷的東西。而你在注意到我的視線之後似乎看穿我的意圖,每當我想要湊過去偷偷咬一口的時候,你都會抱著斗篷在自己身前,一點都不給我機會嚐一口。

  你給了我好多好吃的紅色的東西,一個圓圓、紅紅的,你說那叫蘋果。一個比較小的,你說那是草莓。雖然兩個都很甜很好吃,但我還是比較喜歡那個叫做糖果的小珠子。還是它最甜最好吃。

  「麟。」

  我反射性的抬頭看向你。那是你幫我取的名字,說是覺得我的頭上的角很漂亮,所以叫我「麟」。你從大石頭上跳下來站到淺水區,你習慣每次來陪我時都會脫掉鞋子,這樣下水時才不會弄濕。但斗篷卻一直都在肩上,你好像捨不得讓它離開身上。是怕我去偷吃嗎?

  「你頭髮有水草。」你邊說邊撥弄我的頭髮,把淡藍色髮絲間的綠色水草拿掉。這讓我覺得癢癢的,不停地亂動。自從被你被觸摸之後我才知道自己的頭髮原來這麼敏感,雖然不討厭被碰,但還是會癢到我不停亂動。

  紅色的小珠子含在我嘴巴裡,一會兒被我的舌頭推到嘴巴左邊,一會兒被推到右邊,讓甜味擴散到整個嘴巴,使我不自覺地露出滿足的笑。紅色小珠子其實也可以咬碎的,而且對我來說很容易。只是那樣一下子就吃光了,還是這樣含著慢慢舔著好。

  「好了。」你放開我的頭髮,滿意地說。這對我來說沒什麼差別,我舉起巨抓,輕輕撥了一下淡藍色的長髮。看了看你,然後直接跳回湖水比較深的地方去泡著,那樣比較舒服。

  「水中生物的感覺是什麼?」你像在自言自語似的說,邊彎腰撿起一顆扁平的石頭。「感覺會很悠哉呢。」手在空中劃出一個弧線,把石頭丟了出去。在水面上彈了好幾下之後才落入水中。這對你來說或許是很稀鬆平常的事,但我卻在水邊呆愣愣的看著、那宛如魔法中的石頭。

  那是怎麼辦到的?我看著湖面發呆了好幾秒,然後又轉回頭困惑的看向你。而你總是能從我的表情讀出我在想什麼。只是笑了笑,拿起一顆石頭,開始教導我讓石頭在水上跑步。

  你說的每一句話,在我身旁做的每一個動作,對我來說都是種驚喜。你試著教我說話、試著教我識字,你試著帶我、去看這個世界。我還發現我有個習慣,就是很喜歡用頭上的鹿角去磨蹭你。

  你會帶著童書過來找我,讓我一個人時不會無聊。我的生活漸漸地改變,漸漸的、我不再畏懼天空的世界。

  而你也成為我世界的一部分。

  紅色的陪伴,這樣的生活持續了好一段時間。直到有一天,世界再次變了。
※※※※

  那天天色是橘黃色的,你一如往常的來到湖岸。走到我旁邊蹲下來,從腰間的小包包拿出一個小盒子。那是個深色木頭的小方塊,顏色跟你的衣服顏色很像。那個是什麼?也是吃的?不過它看起來不太好吃呢。我偏著頭,磨著牙齒盯著它看,納悶那到底是什麼。而你又一次看穿我的心思,輕輕敲了我的頭。

  「這不是吃的。妳老是想把所有東西放嘴巴。」責備似的說,卻不帶任何怒意。疑惑著看著你,你開始示範。魔術似的把方塊分成兩塊打開來,卻還是連著。裡面有個金色的滾輪,上面有好多小顆粒。看起來好漂亮,但看起來也不好吃。

  結果你拿出一個頗大的發條、插進木盒裡轉了幾圈,然後放開,裡面的金色滾筒開始轉動,接著就聽到了悅耳的旋律。我看著它,張著嘴、瞪著眼,我甚至可以感覺到自己的眼睛發出閃爍的光芒。你端著它,讓我呆愣愣的看著、聽著,直到音樂結束,你將它闔起來。「喜歡嗎?」




  我點頭如搗蒜,目光根本沒辦法從那個會唱歌的木盒上移開。這東西好神奇,為什麼它可以發出音樂?這個曲子我聽過,你曾經拿過一個叫口琴的東西吹給我聽,還拿葉子吹過。所以這個木盒裡面也有葉子嗎?有個像你一樣的小紅帽在裡面演奏嗎?

  「好,這個就送給妳囉。」

  這句話像是我在湖中游泳游太快,結果迎面撞上礁石那種感覺。我抬起頭,愣愣的看著你,好像你是我剛才撞上的大礁石的感覺。送給我?這個會吹葉子的東西?

  「這是防水的,弄來還真的花了不少功夫呢。」撥了一下身上的斗篷,你說:「不過妳應該會喜歡,我就拿來給妳了。別弄壞了喔。」

  我呆愣愣的看著音樂盒發呆,不知道該怎麼表達。你告訴我謝謝怎麼說,但我覺得那並足以表達我的意思。那是奇妙的感覺,好像你曾給我吃過的水果糖的味道都集中在咽喉,那種甜甜的感覺。還是蜂蜜?因為那真的又甜又溫暖。

  沒有人這樣對過我,遇見你之前,我連唯一的母親都不在了。只剩下我一個人,待在藍色的世界裡。

  你問過水中生物的感覺是什麼,我覺得很孤獨,因為那裡只有我。只有我,只有藍色,沒有紅色,沒有小紅帽。

  沒有糖果、沒有名字、沒有音樂,我甚至不敢直視當時的天空。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沒必要吧?我一開始還以為你會把我抓走呢,因為是天空。

  「怎麼了?」你發現我一直在看著你,便問我。而我當然也不會說什麼,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只是湊過去,用頭上的角輕輕蹭著你。每次我高興時、開心時,都會這樣做。尤其你的身體很軟,不像我或是魚一樣有鱗片,也不像礁石那麼硬。雖然跟海草一樣軟,但味道卻好聞很多。

  你伸出比我小又比我軟的手摸摸我的頭,然後跟我道別,一如往常那樣。明天的同一時間,你又會來找我,一如往常那樣。然後又可以吃到那個甜甜的紅色圓珠,一如往常那樣。

  這次我還可以聽著那個音樂盒等你,不會無聊。我還可以拿去藍色世界聽,搞不好可以吸引食物。

  我這樣想著、這樣期盼著。
※※※※

  那天你離開之後,我仍趴在岸邊的大石頭上,下巴枕在疊合的巨爪上。打開那個小木盒,聽著裡面傳出來好聽的音樂。現在還有一點點夕陽殘留,我想等到天色完全變暗了之後再回去。

  我看著它,聆聽那悅耳的旋律。好像鳥兒在飛舞、魚兒在游泳,那些自然的畫面浮現在我的腦海中,讓我也不自覺的擺動尾鰭,使湖面揚起一層層波紋。

  等到不知道聽了第幾遍了之後,我才滿意的闔上木盒開關,小心翼翼地用巨爪拿起來,要回去湖裡去休息了。我不希望在木盒上留下任何一點刮痕,我想用自己最好的方式保存這個音樂盒,這樣才可以聽很久很久。

  就在正要進到湖裡面時,只聽見啪嚓一聲,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感到左肩一陣疼痛。轉頭一看,有一條細長的棍子、前端有著尖刺,刺穿了我的身體。

  沒有意識過來這是怎麼回事,回頭看去,發現遠處有個模糊的人影,穿著深色的大衣。跟艾倫的斗篷有點像,卻又不太一樣。他手上拿著一把跟月亮一樣彎的東西,兩端還有一條細繩連接著。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但很確定與射進肩膀的棍子有關係。

  那個人影看著我,像是在確認我死了沒。雖然很小聲,但我還是聽得到他在說話。「確認⋯⋯目標⋯準⋯⋯捕獲⋯⋯」

  不懂那是什麼意思,肩膀的劇痛讓我連不小心打翻音樂盒、讓它重重的掉到岸灘都沒辦法專心心疼它。腦袋裡除了接到傳來疼痛外,還浮現了一段畫面,很久以前的事。那時候我還在藍色的世界裡⋯⋯媽媽被天空抓走的記憶。

  砰咚、砰咚、砰咚。

  胸口的心跳在打鼓,一下一下的,耳邊不再是鳥兒鳴叫、微風拂過的聲音,更不是音樂盒的,只剩下自己的心跳聲。只有一個時候我才會只聽得見自己的心跳,面對恐懼的時候。

  那個穿著深色斗篷的人一步一步走向我時,我回神了。過去的陰影籠罩了我的雙眼,我看見的不是一個深色斗篷的陌生人,是當年抓走媽媽的、天空的巨手。

  當時我並沒有想那麼多,只想逃離這裡。我不想被抓到。對方似乎沒料到我還能逃跑,因此在我離開時沒能第一時間有反應來抓住我。我要回到藍色的世界,這樣天空才抓不到我。當時的驚慌失措,甚至讓我忘記拿掉在地上的音樂盒。

  我只想離開、我只想要逃離這裡。那是我當時唯一的念頭。

  在我的記憶中,在躍入藍色的世界時,看見一道曾為見過的光芒。還聽到身後傳來一句罵道「該死!」的聲音。

  之後我就失去意識,不記得跳進去後發生什麼事。而當我再次睜開眼睛,我所在的地方並不是藍色的世界,而是灰色的。

  在那一刻,我與我熟悉的世界訣別了。
※※※※

  那是個新的世界。我從來沒見過。它是灰色的⋯⋯雖然不是全灰。
  當我一醒來,就感覺到左肩的疼痛,那根尖尖的木棍還插在那裡。那很痛,痛得我很不高興,一氣之下用牙齒把它咬斷,再把它拿出來。隨後我又想起小紅帽的叮嚀——不要亂咬東西。這讓我心虛的用巨爪手背擦擦嘴巴,然後東張西望了一下,怕被艾倫看到。

  然而,這附近沒有那抹熟悉的紅色身影。  這不是我所熟悉的藍色世界。我很納悶,明明我在剛才千鈞一髮的時候跳回去了,卻來到奇怪的地方。這裡是哪裡?

  這裡似乎跟藍色的世界一樣,只是是灰濛濛而不是藍濛濛的。藍色是憂鬱的顏色,灰色是難過的顏色。當我看向這個世界,胸口就是一陣悶悶的。但隨即搖了搖頭,擺動尾鰭,想要試著移動。難過沒有用,只要離開就好了呢。

  我想回去藍色的世界,或是天空的世界。但幾秒之後我就發現,這並不如想像中容易。

  不管我怎麼擺動尾鰭,我就是移動不了。雖然四周都是一樣的灰色世界,但我知道我沒有在移動。這裡跟藍色的世界一樣輕飄飄的,卻沒辦法游動。我低頭看向尾鰭,試了好多次、好久,但不管怎樣擺尾,甚至是揮舞巨爪,都沒辦法往前游動。再之後,我開始心急了。如果一直沒辦法移動,我會不會就這樣一直被困在這奇怪的地方?

  於是,我的動作開始變得激烈。用力的擺尾、用力地將爪子往後刷,試著想要往前哪怕是一條魚的距離,但就是沒辦法。而心急亂動最後的結果,就是精疲力竭,無力的停下所有動作。

  我累了,好累好累。不管是尾巴、爪子,還是心情都好累。因為我剛才發現我把唱歌的盒子弄丟了,那是小紅帽送給我的禮物,而我卻弄丟了,找不回來。只能在這邊無法移動。大概是因為這個緣故,加上周圍的悲傷顏色,讓我很沮喪。

  就像是溺水的蟲子一樣,無助的掙扎著,卻還是待在原地無法脫困。

  往前。我想往前。因為我想回去。我要回去。我不能待在這裡。我要去找我的音樂盒。

  我要回家。

  而奇怪的事,不管我剛才怎麼動作都沒辦法移動,卻在現在放棄難過的時候,我卻感覺往前一動了一點。

  這再次讓我愣住。為什麼我剛才動作都沒辦法移動,停下來的時候卻可以?這不是錯覺,而是我真的覺得自己有往前移動了些。移動了大約兩條魚的距離。

  我納悶的低下頭看自己的身體,不明白為什麼會往前。再一次搖擺尾鰭,就剛不久前一樣,我並沒有感覺到自己有往前的跡象,就跟一開始一樣。
  就在我又要開始沮喪時,有一道聲音在我腦袋中響起:  別專注著搖動尾巴,而是專注在想往前。

  聽到聲音的時候我有點愣住,立刻東張希望,可是卻沒有看到任何人。這聲音不像小紅帽的。如果要形容,我覺得小紅帽的聲音像嫩葉,而剛才聽到的聲音像是乾掉的樹枝,摸起來會像那粗糙的樹皮的聲音。

  雖然很好奇那聲音的來源,可是在這個灰濛濛的世界裡,我看不到其他身影。所以,我只好聽剛才的話。不要想著搖尾巴?而是想著往前嗎?感覺真怪,不過這世界看起來本來就好怪了。

  依著那道聲音的意思,我沒有繼續擺動尾鰭浪費體力。我先回想了一下不久前我是怎麼往前移動那一點點的。我想往前。我要往前,因為我想回家。

  前進吧。我不想待在這裡。

  在我這麼想的這一刻,我開始往前了⋯⋯
※※※※

  我發現這裡不是悲傷的世界,而是個破碎的世界。

  當我可以開始移動之後,我看見的不再只是灰色而已。有好多顏色,就跟天空的世界一樣、那麼多的顏色。只是、每個畫面都是分離的,不像天空的世界。這個感覺很像、我曾經面對湖面時的感覺。

  低著頭,看著湖面,我可以看見自己的倒影。我的臉型跟小紅帽很像,但又不太一樣,至少比起魚,我們的鼻子眼睛嘴巴的位置比較相同。而且我的頭髮比較長,還有小紅帽跟我說、頭上長得像鹿角的角。我能看到的這一切,在我的巨爪碰到倒影的那刻,就破碎了。

  不知道破成幾片,沒辦法再看清我的臉。那時候的情況,看起來就是這個世界的樣子。只是,它的碎片不是倒映我的臉,而是其他東西。

  出現很多我說不出來的東西。雖然小紅帽告訴我很多事,但還是有很多我沒見識過的事物。比如說:我看見了類似湖邊的樹木,只不過它們是黑色的。我看見長得像小紅帽跟拿細木棍射我肩膀的人,而且有好多⋯⋯我想起來了,小紅帽說過他們叫人類。還有一個很巨大,它分別出現在很多碎片裡,都還看不完全的巨人,比當時天空的「手」還要巨大。

  灰色世界裡的碎片中,出現了跟天空世界許多相信的東西,以及我沒見過的東西。我擺動尾鰭—即便不是必要、但習慣移動時擺尾—在灰色世界中的一個個碎片中穿梭。

  迷惘的小傢伙,誤打誤撞的闖進來的嗎?

  又是那道像樹皮一樣粗糙的聲音使我停下了移動,我再次左右張望,尋找說話的人。可是跟第一次一樣,什麼都沒看到。我以為他會躲在碎片裡什麼的,可是第一次的附近並沒有碎片,所以我也沒有花費力氣去看碎片來找聲音。

  我發出了我的聲音,再問他是誰。小紅帽的語言我並不熟,雖然聽得懂,但我說不出來,我沒辦法用他的話來問。不過那個聲音似乎可以聽得懂,他說:

  這裡的居民。別試著找我了,如果我想出現妳才看得見我。

  這裡是哪裡?

  說了妳也不懂吧,別問妳聽不懂得回答呢。

  那、我要怎麼回家?

  這我幫不了妳,我沒離開過這裡。

  現在我該怎麼辦?

  習慣這裡。照妳這樣子,恐怕要待上一段時間了。

  這句話讓我慌了。我想回去,我要回去。我的音樂盒還沒拿回來。而且我可能摔壞它了,我要去跟小紅帽道歉。這些想法在我腦袋裡四處亂撞,正如我現在也是緊張的在灰色的世界亂竄,想要出口回家。

  不過都是徒勞,這裡沒有出口。不像憂鬱的世界可以往上游,就到天空的世界。我甚至故意往碎片撞過去,說不定我可以因此這樣回到天空的世界去。不過,在我撞到時,碎片卻像魚群一樣,在我碰上時散開、消散。

  我試過了好幾次,好幾次想藉此離開這世界,但是沒辦法。最初擺動尾鰭卻沒辦法前進時、那種無力又無助的感覺又回來了。它爬滿了我的全身,加上我看到的灰色,我開始越來越累。

  心情亂得像是被我撞散的魚群,盲目的亂竄。好像也是因為這樣,我沒辦法專心控制自己往前,有時候會因此停下空擺尾而已。好幾次這樣,但我能很快就專心,讓自己再一次動起來。一次心亂、一次停下、再次往前。然後又停下、又一次往前。到了最後,我無法前進了。踡起身子,抱著尾鰭,我絕望了。

  妳這樣使用蠻力,是沒辦法越界的。

  聲音說著,我無心聽著。我回不去,我被困在這裡了,困在破碎的世界。

  這個世界除了在說話的聲音之外,沒有聲音。也不像藍色的世界有魚群在游泳。天上沒有看起來很好吃的雲。我所熟悉的事物,在這裡都見不到。

  小紅帽曾經用網子抓過魚,魚兒在網子中,無法脫困、在網子胡亂竄來竄去,急著想要離開回家。可是、永遠找不到出口。現在感覺,我就像那個魚呢。所以我現在被困在網子裡嗎?

  我想要回家⋯⋯
※※※※

  哭完了嗎?

  在我難過了不知道多久之後,那個聲音對哭累的我說話。

  在灰色的空間,也不知道在哪個方位。在高處?在低處?在左邊的地方?在右邊的地方?這是個無邊無際的大房間,把我關住的大房間,讓我回不去的大房間。而我猜,那個聲音就是大房間的主人吧。

  小紅帽跟我說過房間是什麼,他曾問我:「妳有睡覺的房間嗎?」然後告訴我房間是什麼。他拿了許多樹枝,排成一個小空間,說那是自己的小空間,不會有其他人在裡面打擾我。而我看著那個樹枝的小房間,盯了一會兒之後不高興地拍打水面濺起水花,弄壞了那個房間。

  我討厭房間,聽起來好孤獨,沒有其他人。

  與其那樣,我還寧願在憂鬱的世界裡游來游去,只少還有魚陪我游泳,餓了還可以吃牠們,一定好得多。

  妳可以繼續浪費體力。那個聲音說。或讓我教妳這裡的一切,你在自己想辦法離開。

  身體一怔,這句話讓我垂喪的頭抬起來。當然的,我還是看不到聲音的主人。

  妳應該餓了吧。

  聲音說這句話的時候,有一條魚從遠處飄了過來。一看到食物我才想起自己剛才都在忙著想著往前,又一邊擺動尾鰭,還喊著我那唯一知道的名字,都不知道過了多久。而且我還哭了,哭過最餓了。當初媽媽不見我也哭過,當時也很餓。

  我不知道魚怎麼出現的,牠飄來的地方沒看到聲音的主人。但我也管不了這麼多,我餓壞了。巨爪一碰到魚就只顧著往嘴裡送,用最少口的次數把魚給吃了。聲音似乎知道我還很餓,所以又飄來了一條魚。反正這裡應該沒有其他更大的魚會把我吃了。我餓了,肚子填飽最重要。

  在我吃魚的時候,聲音又說話了。

  ⋯⋯看妳的樣子,大概要教妳很久呢。
※※※※

  就這樣,我當了聲音的學生。他是我的師父。

  師徒的關係是在有次看書知道的。而什麼是書,聲音說,那些碎片就是書。因為我什麼都不知道,所以他得從頭教我。

  他說這裡是鏡子裡的世界。鏡子裡的世界,是破碎的世界,同時也能看到一切的世界。

  尤其是人類,人類最常使用的鏡子了。而這時候我才知道,原來小紅帽是個叫人類的種族。

  聲音還說,我之所以能來到鏡界,是因為我身上有界龍的血統。界龍是可以穿梭兩個世界之間的龍,所以我也有來到這個世界的能力。

  我慢慢地瞭解了這個世界。聲音告訴我什麼是時間、什麼是生命,教了好多好多。不過他沒有特別教我小紅帽的語言,說我反正不是智人,就別學了。而我雖然學了時間的觀念,但這裡沒有白天黑夜,過了多少時間,都是聲音告訴我的。

  一來到鏡子的世界,就是五年的時間。我從原本急著想要回去,漸漸適應這裡的生活。而之所以一直沒有回去,是因為我不懂怎麼回去,聲音也說他不會,所以沒辦法教我。這八年來,聲音一直都是聲音,我從來沒見過他到底長什麼樣子。

  在碎片裡,我看到好多。最多的是看起來跟我很像的人,除了膚色不同跟頭上沒有角之外,我們同樣是長長的頭髮。她拿了一個上面有好多針的木板,拿針拂過自己的長頭髮。聲音說那叫梳頭,而我很確定我不喜歡梳頭,感覺一不小心就會弄痛自己。

  我有看到另一個一堆東西在動的。聲音說那是車子,是這個時代人類用來移動的工具。其實也不只人類,從碎片中能看到好多種族。人類、獸人、翼人、天使、魔族、矮人、魚人,還見到跟我有點像的,有尾鰭的人魚。聲音說,可能唯一從鏡子看不到的是吸血鬼吧。吸血的種族嗎?聽起來好奇怪。

  另外,我還是看得見天空的。聲音說水灘也是鏡面,可以反射出天空讓我看見。我常常盯著天空看,然後聲音又會開始嘮叨說「雲不能吃、雲不能吃」的。我則是搖搖尾巴不理它,能不能吃都等我咬過才算數。

  聲音跟我說,它給我的魚是從哪裡來的。從碎片中拿出來的。鏡子裡的世界碎片反映著另一個世界,但那還是這個世界的。我們可以使用它,只是跟移動一樣需要技巧,這裡的一切都跟以前的世界不一樣。

  我習慣了鏡子的世界。但我還是想念天空的世界。

  小紅帽過的怎麼樣了?他會長高嗎?或是頭上的角長長?像我這樣子?他會不會因為我弄壞音樂盒而生氣?氣呼呼地在湖邊等著我回去要罵我?那我希望他坐著等而不是站著等,因為我好久沒回去了,站那麼久一定會很累吧。

  可是,聲音跟我說。人類是健忘的生物,不管事對人還是對事物,只要是不在乎的,通通會忘的一乾二淨。它還說,人類對自己以外的物種通常不會放太多心力,小紅帽很可能早就忘了我了。

  這一次,我又沒有聽進聲音的話。就像它說雲是不能吃的一樣,我沒有把話聽進去。只是搖搖尾鰭游走不理它。聲音不是萬能的,雖然它知道很多事,但才不是什麼事都知道。只是自從它說了小紅帽可能會忘了我之後,它帶著我去看幾個書,告訴我人類多健忘。

  他們會忘了自己穿過的鞋,即便他們穿著它走了千萬里也一樣,只要沒用,丟掉就會忘記了。會忘記曾經幫自己打獵的獵犬,沒有給應有的獎勵,鬧飢荒的時候甚至還會吃了牠。會忘記陪伴過自己的人,只要有個新的人陪伴自己,曾經與他人的足跡就會像海灘的腳印被海水沖掉。

  小紅帽說不定只是當時在湖邊遇見我,為了打發時間而陪我玩而已。而在我不見之後,他大概也不會在意,只是覺得少了一個打發時間的東西罷了。寵物沒了能怎樣?只能忘了。不然只是徒增困擾。

  聲音在這樣說完之後我沉默了好一會兒,然後奮力游走。聲音是聲音,我看不見它,不知道它在哪裡,但我想游開這裡,我想到一個聽不到聲音的地方。我不想接受它跟我說的是,那才不是真的。或不一定是真的。小紅帽還送了我音樂盒⋯⋯

  ⋯⋯音樂盒。

  我在灰色的世界慢慢停止了移動。音樂盒已經被我弄壞了,還弄丟了,留在湖邊。已經不曾打開它這麼久了,但我還是記得它會唱出的旋律。因為小紅帽曾經用葉子唱給我聽過。這些都是我忘不了的事。

  但如果他都忘記了呢?

  如果真的像聲音說的,我只是一雙鞋、獵犬,可以忘記陪伴的人。那他是不是真的忘記我了?

  在鏡子的世界裡,我縮起身體,抱著自己的尾鰭。聲音已經聽不見了,我知道那不代表它不在,只是不會在我哭的時候說話,就像我剛來這裡的時候。而這次是我第二次在這裡哭。

  鏡子可以反映世界的一切。比起溫暖,更多的是殘酷。所以在鏡子的世界,更多的是灰色。

  聲音,是這麼說的。
※※※※

  這世界是個小丑,祂總是對所有人開名為「命運」的殘酷玩笑。

  我問聲音,什麼是玩笑?

  它說,是會讓人笑出來,不正經的話語或行為。

  這邊就讓我困惑了,為什麼玩笑會殘酷,明明會是讓人笑出來的啊。然後聲音卻只是說,我不見得需要懂,諷刺目前對我來說還是太難了。要的話,以後有機會再教妳。

  諷刺?什麼是諷刺?聽起來是很尖的東西。在我來到鏡界時就是被一個很尖的東西刺穿肩膀,那很痛,所以我很不喜歡。

  師父繼續說了命運的事,它說命運是無法掌控的,該發生的註定會發生。比如說,兩個人的相遇,是命運的安排。世界有多大,兩個人就有多遠。要兩個互不相識的人相遇,那機率是多少呢?

  妳從一群魚之中,挑出了一隻魚當妳的晚餐。千百隻魚,為什麼偏偏是那一隻呢?是妳決定的?還是命運幫妳挑到的?千百分之一的機率,照理講是很難被抓到的。是魚運氣不好嗎?

  數字跟命運是分開的。因為機率再小,該發生的還是會發生,這就是命運。

  那時候的我,並不是聽得很懂所謂的命運。吃魚就吃魚,哪一隻有差嗎?相遇的話,小紅帽那麼顯眼,每次他還沒走到湖邊,我遠遠就看到他了,真的很難嗎?

  而聲音再說了一句,我就懂了。

  如果真的那麼簡單,那妳現在就已經回去湖邊了。

  ⋯⋯

  ⋯⋯⋯⋯

  ⋯⋯⋯⋯⋯⋯

  聽到這句話之後,我就知道了,殘酷的玩笑是什麼意思。

  我不知道小紅帽還記不記得我,但我知道要回去又找到他的機會很小、非常非常小,他大概也不在湖邊了。聲音說,如果不想要為了這件事一直煩惱,就去試著忘掉它。聲音說我可以活很久,不想要在很長的生命中一直煩惱的話,就去忘了煩惱。

  所以我聽了師父的話,試著去忘記。

  忘記那個在湖邊遇到的人類男孩、忘記糖果的滋味、忘記音樂的旋律,關於他的一切,我都去試著忘記。

  也許,不只有人類是健忘的,可能我也是吧。在我決定忘記之後,記憶中的紅色就開始慢慢褪色,只剩下那個憂鬱的顏色。

  像一滴滴進水裡的血,散開了。

  不見了。

  在那之後,又過了三年。
※※※※

  三年之後,我徹底了解師父說的,世界有多惡劣。也見到它所說的玩笑。

  曾否有這種感覺?越是想要的,越得不到。但當放棄時,原本想要的,就出現在觸手可及的地方。

  難怪聲音說它是小丑呢。

  在鏡子的世界,我的日常不是追著魚游,而是到處看著碎片,看著原來的世界的樣貌。雖然不是全世界,但還是能看到很多。看得越多,我懂得越多,甚至比聲音告訴我的還多。

  我不知道碎片出現的規則,它們對應的位置跟原本的世界的不同。他們還像飄在水中的葉子一樣,沒有目的的移動。所以我也追隨它們的個性,沒有目的的亂看。說起來,師父教導我的方式一如這些碎片般隨性,當眼前出現什麼碎片,就教導我什麼事情。從天空生氣時出現的閃光,到一對男女在床上纏綿在一起。在鏡子前,幾乎什麼都會看到。

  但我從會想過我會看見他。

  是否曾有過⋯⋯遇見了本以為不會再見面的人?

  我認識的人不多,所以自然是沒有。但,我在碎片中看過很多。人走在路上巧遇畢業之後就沒聯繫的同學,狗主人在家門口看見多年前走失的寵物,父母在坐公車時與失聯多年的孩子重逢。

  從碎片中我也看見了,什麼會使人分離。戰爭、天災、被社會淘汰。因為一國之君對他國的貪婪、天空生氣降下大雨讓地面淹水、無能的父母為了不拖累孩子,而送走他們。雖然這些都跟我經歷過得不太一樣,但我猜、我們都有一樣的感覺。因為好多人都跟我一樣哭了。

  那、重逢的時候,我跟他們有一樣的感覺嗎?

  就像那天一樣,他也是突然的出現。八年前,我以為天空流血了,從天而降一個小紅帽,也因此我知道了藍色世界以外的世界。

  今天也是一樣,在我意想不到的時候出現。

  那也是一塊碎片,從下往上看得仰角。聲音說,如果看到這種角度的碎片,那可能是水面的倒影形成的。在鏡界中出現的,未必只有鏡子的影像,凡是有倒影的都有。路邊的水窪到湖面的反映。我尤其喜歡湖面,不只很漂亮,也常常讓我想起過去生活的地方。

  而眼前的碎片,出現了一抹紅色的身影,熟悉的身影,從上往下低頭看著。我的腦袋像是用力撞上礁石一樣的當機了。我晃晃腦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錯。定睛一看,那個人還在那裡。

  他長什麼樣子?皮膚是我說不出來的顏色,頭髮是黑色、又有點紅。老愛穿著紅色看起來很甜很好吃的斗篷,又不讓我咬一口。身體比我的短、爪子比我小。頭上沒有角、身上還有股香香的味道、很好聞。

  怪了,我不是該忘記他了嗎?怎麼那些該忘的,在見到他的時候,以前的事都在眼前出現。

  小紅帽變了。頭髮長了點,臉好像有點微妙的不同,但我還是認得他。聲音說,人類會成長,而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成熟。畢竟,八年了呢。

  當時爪子不小心打中你的肚子,讓溺水的你才可以換氣。常常給我糖果,很甜很好吃。拿著口琴坐在樹下,吹曲子給我聽。送我了一個會唱歌的盒子,你說那叫音樂盒,不能吃的⋯⋯

  ⋯⋯音樂盒?

  我再看向碎片。裡面的小紅帽低頭看著,手上還拿著壞掉的音樂盒。我一眼就看出來了,那是當年我逃離時,弄丟的音樂盒。為什麼小紅帽到現在還拿著它?為什麼他還是在湖邊?我明明都不在那裡那麼久了,我還把他的禮物弄壞了。他不是也忘了我嗎?

  ⋯⋯這不是很明顯嗎?

  聲音說,人類很健忘。但命運卻讓我見到另一個結果。

  感覺、很任性呢。這個命運。

  我看著碎片裡的人。雖然他低頭看著湖面,就好像在看著我一樣。但我在另一個世界,他不可能看到我的。不過,這樣子就好像我在湖面下、他在湖面上。我們之間的距離,只有僅僅只有幾公分一樣。

  以前我們好像也是這個樣子吧?

  ⋯⋯

  我看著碎片,沉默了很久。而另一邊的小紅帽也是。他明明什麼也看不見,只是盯著湖面發呆而已。只是,我好久沒這麼近的看見他了。

  猶豫跟沉默一樣久,到最後,我問一直沒講話的聲音:

  我能回去嗎?

  它卻只是回答:


  在鏡子的世界,靠的都是妳心想行動。


  心想⋯⋯是嗎?

  聽著聲音,我擺擺尾鰭—縱然這不是必須的動作—往前過去。朝著碎片,進去裡面。

  其實當時我沒有想太多,就只是想過去。就算碎片我在我穿過時散開也沒關係,但這並沒有發生。

  天空、小紅帽並沒有散開來。在我進去之後,感覺到的是一陣冰涼,那是水的感覺。而眼前的天空跟紅色身影變模糊了,卻是久遠以前的記憶、熟悉的感覺。那是眼前流動的水把視線弄模糊了,也就是說,我現在身在水裡。

  我把爪子舉到面前看了看,雖然同樣是輕飄飄的感覺,卻感覺不一樣。想到這忽然覺得有點幸運,在灰色的世界我都有在移動時擺動尾鰭的習慣,才不會在回到藍色的世界時忘記怎麼游泳。

  晃晃尾巴,身體往上浮,慢慢的出現在水面。多久了呢?看著、卻無法觸及的天空。

  多久了呢?想著、又試著忘記,然後再次見面的人。

  而你又在這裡等了我多久了呢?

  你看到我從水面裡浮出,好像有點驚訝。眼睛睜大了些,嘴巴微開,卻沒發出聲音。但之後又半垂著眼簾,嘴角上揚。而手中始終抱著那個壞掉的音樂盒。

  「⋯⋯好久不見呢,麟。」

  隔了這麼久,再次聽見你見我的名字。

  聲音告訴過我時間,它說:

八個春夏秋冬、無數個白天黑夜⋯⋯

再次見到你。


⋯⋯我回來了。




(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6674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蛻變之聲|小紅帽|小說|龍娘

留言共 4 篇留言

小野子
暖暖的w

05-05 23:46

銀狼(Silver)
天氣好熱!(講三次
05-06 11:25
白蘿蔔
想誘拐

05-06 00:01

銀狼(Silver)
警察!05-06 11:26
火焰
好溫馨www

05-06 00:42

銀狼(Silver)
很努力寫溫馨,但感覺不夠(趴05-06 11:26
七咲千影
由於是公會類型的主題,關於設定方面的部分就不多提感想。

主視角以對世界較為陌生的種族來描寫,感覺上搭配作者的寫作風格能營造出童話般的味道,單純的想法與對未知事物的種種好奇心都能從內容中顯而易見,而通篇下來可以看到主角藉由與小紅帽以及聲音的交流中,逐漸對世界有了不同的領悟,內容整體感覺比較偏向主角的成長。

本篇的節奏上感覺有些緩慢,以故事的感覺來說,平穩的步調並不違和,但有些劇情上的敘述過於繁瑣,稍微讓人覺得有些醞釀過頭使得步調變慢,例如吃糖果的方式或是在鏡中的世界無法移動的橋段,若能把一些對劇情影響較低的部分縮短幅度,感覺步調上應該會好一點。

本篇在轉折的部分,個人覺得有些缺乏描述,儘管聲音教給了主角許多的知識,卻沒有一部份提到為何會被人類給傷害,因此令這個重要的轉折部分稍顯貧弱,這部分可能純屬個人不了解設定,若是設定上有所解釋,這裡的感想倒是可以無視掉。

可能由於對於畫面過於詳細的描寫,感覺心靈上面的感情面張力有些不足,個人感覺若能稍加調整對動作行為與內心感情的描寫比例,應該能更加深劇情情感上的渲染力,不過文中一些能表現出感情的行為描述倒是還不錯。

最後相逢的地方,小紅帽能像平常一樣地迎接主角,反應出他八年以來一直相信主角會回來的心情,這部分感覺若能稍微加入一點主角對此刻的感觸,應該能再讓相隔八年的相會更深刻。

關於主角在鏡中世界學到的內容,其實個人感覺可以再更加簡化,只將對主角感情影響最大的分離與拋棄之類的學習詳述,應該可以較為突顯出角色的情感與較重要的內容。

以上大致是個人的觀後感,若有所冒犯還請見諒。


最後,其實我知道很多地方是作者打算讓讀者對內容感到有趣,但有時較為繁瑣的敘述會令人感到些許疲勞,若能讓劇情描述更聚焦在重點上,感覺整體閱讀起來會較為俐落順暢。

05-06 03:52

銀狼(Silver)
很多我憂慮的地方都給你指出來了。這評論真的很用心呢。
這可以說是一個大長篇的小番外,所以很多地方看不太懂是正常的。
當初寫的時候也真的讓我思考很久,尤其用知識不足的視角寫故事,用字很麻煩。
這是有段時間前寫的,如果有機會,或許會再修改吧。謝謝指教。05-06 11:2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a2230034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Seeds of St... 後一篇:【烏托邦】且聽我娓娓道來...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orisgallows大家
新章節更新!【BL × PTSD題材小說】如歌般的呢喃。好希望有人可以留言交流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