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想藍-人物異誌⑥-遲來的真相

作者:橘みかん│2017-05-04 06:25:34│巴幣:12│人氣:514
  本篇有微中二wwww

想藍-人物異誌⑥-遲來的真相
 
  瑪莉提絲行動失敗,又慘遭艾爾文背叛,她憤恨難消,卻被搜走武器,關押起來。

  關押她的地方並不是牢房,被吉魯克將軍下令押走後,衛兵們將她推進同樓層的一間偏房。本以為會受到羞辱,吉魯克將軍卻又立刻領兵離去,只留下一句話:「妳就先在這裡好好冷靜一下吧!傑克遜小姐。」

  由於時間已經到了傍晚,是城下及森林被冰封起來的時間,不論是哪家人、或是這座城的人們,都離不開忙碌。這或許是他們只將她關在這裡而不進行審問的原因,瑪莉提絲不得不這麼想。

  她試著想打開門,那道木門卻無法踢開,就算開了,費盡力氣的她也一定敵不過城裡的眾多士兵。但就在她被關進房內不久後,房裡唯一的窗戶玻璃外鈴聲大作,之後便起了一層薄冰,窗戶外的世界便安靜了下來。

  這間偏房雖然小間,仍放有兩張床,一張桌子──看起來像是讓人吃飯用的──以及一個衣櫃。

  瑪莉提絲心想:「這下怎麼辦?我得要出去告訴堡主他們,艾爾文真的是城裡派來的,可是他……」想起艾爾文最後與她的約定,一絲不假地笑容,瑪莉提絲一時亦混亂了起來。

  「──誰來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艾爾……你到底……為什麼……」
 

  不知過了多久,房門被開啟,但是瑪莉提絲還窩在牆角哭泣,她只好裝作睡著,用耳傾聽。聽那走路的步伐像是個有年紀的女人,她似乎放了什麼東西在桌上,並未靠近,隨即又馬上離開了房間。

  瑪莉提絲抬起頭,正後悔沒有上前脅持,一股溫暖地香氣卻吸引她的注意。

  桌上擺放著一盤餐點,雖然並不像皇室貴族該享用的豪華,卻也不是臭酸乾癟的牢飯。餐盤上放有一盤肉排,一碗熱湯,跟一塊香酥的麵包,雖然沒有其他裝飾,卻是她這幾年來看過最好的一餐。除此之外,還有一小袋的水。

  但是瑪莉提絲抗拒著美食誘惑,只是在確認過水沒有下毒過後,喝了幾口。她轉身,又看到床上多放了一套衣服,款式看起來與城裡的侍女們一樣。

  瑪莉提絲皺起眉頭,更是怒上心頭。她把衣服一把抓起,砸向門邊,柔軟的衣物卻只發出一絲聲響。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是一個晚上,也許已經中午,瑪莉提絲並未在意,只是坐在同一個角落,在門再度開啟的時候,那盤食物還是動也沒動。

  但是她前一晚才徹夜未眠,這會兒倒是真的睡著了。進來的人只是嘆了一聲,將地上的侍女服拿起,端起已經冷掉的晚餐,然後靜靜地關上門。
 

  端進房的食物,連續三天沒被動過。瑪莉提絲即使已經餓到體力全失也仍不妥協,這幾日僅是以那袋水來度日。

  房間門又被開啟,這次沒有漂來食物的香味,也不是平時那個女人的步伐,而是兩個穩健的男人。

  其中一個男人嘆了口氣,那是個滄桑又熟悉地聲音。

  「可真夠固執的啊!」

  為了確定來者,瑪莉提絲才稍稍抬起頭來。

  當初與艾爾文一起設局抓住她的人──克里斯夫多和吉魯克,他們一個拉出椅子,一個環視雜亂的房內。

  「將軍請坐。」

  「哈哈……別客氣,你也坐吧!」

  就好像是一對普通的長輩和晚輩,只是瑪莉提絲尚不知他們的來意,僅是繼續攤坐在牆邊,毫不在意一會兒將被如何對待。

  看到瑪莉提絲一聲不吭,二人對看一眼,吉魯克再度開口道:「傑克遜小姐,聽侍女說妳這幾天都只有喝水,一餐未食,這對健康可不好啊!」

  瑪莉提絲聽了,像用盡了全身力氣哼一聲笑道:「你們……還會擔心人民的健康嗎?我們這些『人民』,沒有接受過殿下的一絲一毫施捨,都是我們……自己努力而來的。」

  「也正是你們如此堅強,我們才能撐過這幾年啊!」吉魯克笑道。

  即使吉魯克如此談笑風生,瑪莉提絲仍怒回:「不用……想從我這裡……得到任何有關堡壘的……消息……反正,你們早就派艾爾文過去了,不是嗎?只是……遺憾啊……」說著,瑪莉提絲也閉上了雙眼,淚光閃爍而下。

  「大家努力這麼久,好不容易有的規模……就要……功虧一簣……」

  靜默許久的克里斯夫多,此時才開口問道:「殿下並未加害於你們,為什麼要刺殺他?」

  「……我說的,你們還會相信嗎?」

  「這點我們自己會判斷。」

  聽克里斯夫多這麼回答,瑪莉提絲又無力地笑道:「這與他們無關,全都是我一人的獨斷獨行。……我這麼說,你們還相信嗎?」

  「我相信。」克里斯夫多如此回答,反而讓瑪莉提絲感到驚奇,她不可思議地問道:「什……麼?」

  然而對話者卻不回答她,反而繼續說:「那麼……我現在說的,妳又會相信嗎?」

  「克里斯……」

  吉魯克在一旁皺起了眉頭,僅是微微轉頭看他一眼,像是要向他確認什麼。

  「無妨,我不想白費艾爾的苦心。」

  聽克里斯夫多這麼多,吉魯克只是理解般地微微一笑,笑中帶痛讓瑪莉提絲更覺得不單純。

  又是一陣靜默,像要給她做好心理準備,克里斯夫多才緩緩開口。

  「──殿下失蹤了。」

  一時之間,瑪莉提絲無法理解這句話,她愣了一下,然後才哼一聲笑道:「失蹤了?又跟八年前一樣受不了城裡的氣氛跑出去玩樂嗎?……還真是墮落了呢!」

  克里斯夫多和吉魯克好像早就預料到她會有此想法,前者只是面不改色地繼續說道:「殿下六年前便失蹤了,在伊西頓跨河大橋前便是我們及人民看他的最後一次。」

  「真……的嗎?」瑪莉提絲不禁啞然,看眼前的兩人面色沈重,一點也不像在說謊,隨即又拼命地想起:「不……可是……這幾年,王子一直都有現身啊!」

  每年的慰靈祭,「賽比恩斯王子」必定會出現在儀式會場,雖然不曾開口說話,卻都穿著只有王族才能穿戴的天藍服飾,向慰靈碑獻上王家寶劍。回想到此,瑪莉提絲才悟出不合理之處。

  「祭典上的王子……『不曾開口說話』?」

  「很聰明,難怪艾爾這麼器重妳。」克里斯夫多說著,臉上難得露出了笑意,惹得瑪莉提絲臉上一陣火熱。

  為了掩飾這份害羞,瑪莉提絲撐起身體向前問道:「這麼說……各國的傳言是真的?王子他……殿下早就在六年前死了嗎?」

  「若是如此,當年我們就算傾盡剩餘兵力,也要為丹尼爾王一家復仇。」

  瑪莉提絲聽聞,馬上問道:「意思是殿下還活著?……不、不對呀!你們剛才說殿下六年前就失蹤了,那怎麼知道他還活著呢?」

  克里斯夫多聽聞,卻是突然安靜下來,像是在考慮接下來的話該不該說。半晌,才嘆口氣,緩緩訴出:「罷了,反正原本就打算在『那一天』到來之前不讓妳出城。」

  雖然瑪莉提絲對這說法不滿,但從艾爾文當初所說的「送一個幫手給你」就可以聽出端倪。她只是坐正身子,想要聽個清楚。

  這時,吉魯克卻笑道:「在這之前,傑克遜小姐,妳要不要先用膳呢?妳已經整整三天沒吃東西了,我可是在進來之前,就請茉莉嫂去準備了唷!」

  雖然對吉魯克的熱情感到一陣錯愕,但瑪莉提絲的確是餓到飢腸轆轆了,她下意識地輕撫著肚子,害羞地點點頭。
 


 
  六年前,伊西頓跨河大橋。

  橋的對面相當慘烈,雖然只有幾滴濺血,卻是滿地屍體。

  令艾爾文想不透的是,倒在地上的屍體全是老人,枯瘦乾癟,白髮蒼蒼,一點也不像精心挑選出來的戰士。

  除此之外,敵軍看起來像圍了一個圈,雖然有少許的凌亂,卻不像經過什麼打鬥,然而現下只剩滿地屍體,和在其中抱著染血紅披風大聲哭喊的羅奈爾德。

  艾爾文四處張望,士兵們也在屍堆中尋找生還者,克里斯夫多卻是依然緊握手中的書冊,若有所思,喃喃道:「──傳說?」

  「喂!克里斯!你來看這個。」艾爾文的叫喚聲打斷了他,只見艾爾文從一具屍身手中抽出一把劍,黃金劍柄上鑲著亮眼的紫水晶,「這是陛下的佩劍啊!」這麼說著,艾爾文又轉而尋找丹尼爾王的蹤跡,邊自言自語著:「難道是陛下沒有死,前來救走殿下了?」不過數秒,他又搖搖頭,「不……拼死逃回來的人明明說親眼看見陛下和古藍閣下都……克里斯?」

  經艾爾文再次叫喚,克里斯夫多才像從思考中驚醒,輕聲說道:「抱歉。」然後才召集所有人。

  士兵集合了過來,途中一名士兵突然驚聲大叫:「閣、閣下!這裡還有一個生還者!」

  那名生還者,同樣是個白髮老人,他張著大口,發出嘶啞地聲音,虛弱得連風也無法為他傳達,與周邊其他屍骸不同,他似乎已經脫掉自己身上的鎧甲,或許是不堪重負,看他爬行的方向,似要逃離這個屍山,卻在半途體力不支。

  正想著如何處置,克里斯夫多又向眾人道:「大家聽我說,現在將這些屍體埋藏起來,也找看看有沒有劍鞘。每一個人都記住,現在所見的,回去不得向任一人提起,若是有人問起,就說『我們即時救到了殿下,曼士貝也撤軍了,但是殿下身受重傷,需隱密休養』,至於這個『戰俘』,先派人嚴加看管,往後再做打算。」
 
  士兵們雖然竊竊私語,仍應聲照辦,只有羅奈爾德怒斥:「──什麼『即時救到了殿下』!現在這種情況,不是應該要以找到殿下為優先嗎?到處都找不到他,或許……不,他一定還活著啊!」

  羅奈爾德緊握那條染血的紅色披風,乾涸地血跡已經開始變色。士兵們原本因這段對話而停下動作,又因克里斯夫多向他們盯一眼而繼續作業。

  克里斯夫多示意艾爾文一起走近羅奈爾德,有些話,只能讓他們兩兄弟聽見。

  「你們還相信本國『傳說』嗎?」他披頭一句便這麼問,連艾爾文也感到一陣狐疑。

  「你是說……不,等等……『時空魔法』只是傳說吧?這比我們城裡的那兩尊雕像還不足採信啊!」艾爾文苦笑道。

  克里斯夫多盯了他一眼,只是一聲不吭地拿走他手上的王家寶劍,一經施術,地面開了一口黑洞,待他將劍扔入洞中,便像落入黑色的水池中不見蹤影,一會兒,連那黑洞也不見了。

  「什……」羅奈爾德急忙趴在地下找尋,卻什麼也沒有,只有艾爾文佩服般地吹了聲口哨。羅奈爾德氣得抓起克里斯夫多衣領大罵:「你搞什麼?那可是陛下的劍啊!」

  但是克里斯夫多只是又伸出右手,術式啟動,右手上方便開了一個黑洞,那把劍又從裡面掉了出來,讓他給接住。

  所倖士兵們都很聽話地做事,「戰俘」也因體力不支而陷入昏睡,並沒有其他人見到這一幕,除了艾爾文和羅奈爾德兩兄弟。

  羅奈爾德也在驚訝之餘放開了他,克里斯夫多只是面不改色地捧起那把劍說道:「家族有訓,不到危急不能使用,我們家族代代繼承『天人』的智慧,就像你們家族代代繼承『龍魂』的遺志。」

  「那個像辦家家酒一樣的家訓?」羅奈爾德回想著小時候父親、祖父耳提面命的家訓,然而他從來都不當一回事。

  「這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小時候我也像羅恩一樣半信半疑的呢!……那?你想要跟我們說的是什麼?」

  艾爾文了解克里斯夫多,他不會毫無理由展現這個珍若秘寶的「家訓」,只見克里斯夫多點點頭,將手上的劍交給羅奈爾德,再度問道:「你們願意相信我嗎?」

  「哎呀!我有什麼理由懷疑你?」艾爾文這麼說,羅奈爾德握緊了那把劍,愁著一張臉回道:「……視情況而定。」

  「那如果我說『殿下一定還活著』呢?」

  「你有線索嗎?」艾爾文一聽,立即收起那開玩笑般的笑容,然而他認真的提問,並沒有立刻得到克里斯夫多的回答。看他三緘其口的樣子,羅奈爾德也急問:「到底有沒有?快說啊!」

  但是,克里斯夫多依然只是隔著衣袋緊握懷裡的那本書冊,緩緩回答:「……對不起,我不能說。──但是,請你們相信我,並配合我。」語畢,克里斯夫多微微前傾低頭以示請求,同時也是為了不被周圍的士兵們發現。

  「──你在胡說些什……」

  「好!你怎麼說,我們怎麼做!」

  「老哥!」

  看到維因兄弟性格如故,克里斯夫多也從這變動中得到一絲安慰,他心寬地微微一笑,然後打斷這對兄弟的爭論。

  「謝謝你們。剩下的,我們回去再說吧!」
 


 
  瑪莉提絲已經用餐完畢,但她聽到一半也不可思議地停頓了一下,不知是要懷疑自己的耳朵,還是懷疑眼前的人在說謊。

  正常人應該都會選擇後者,但是克里斯夫多在講述的過程中十分誠懇,吉魯克將軍也沒有從旁偷笑。

  「那之後,羅奈爾德堅持出去尋找殿下蹤跡,只有每年的慰靈祭會帶著劍回來,這是約定……不,是讓他不要洩密的交換條件。」

  「……欸?可……是……所以說……殿下人呢?」瑪莉提絲聽得頭昏腦脹,問起問題來都快要語無倫次,只在稍微的冷靜下擠出這句話。

  「剛才我說了,我不知道,但是……一定會回來。」

  瑪莉提絲聽了,還是難以致信地反覆思考,答案還沒出來,克里斯夫多便站起身,說道:「就是這樣,那麼將軍,剩下的就交給您了,我先告退。」

  「好,去忙吧!」吉魯克對他揮手示意,然後又轉頭向一臉茫然地瑪莉提絲說:「那麼……傑克遜小姐……」

  「啊……您喚我瑪莉就可以了。」

  「哈哈!好啊!瑪莉,就如同妳所知道的,妳已經知道了城裡的秘密,所以我們更不會放妳出去。還記得艾爾說的嗎?城裡人手不足,聽聞妳本來就是學習當女官,如果能幫忙帶底下那些年輕女孩,那可就幫了我們一個大忙。」

  一想起艾爾文,三天前他所受的傷不知恢復得如何,吉魯克看得出來,心結已經幾乎解開的這個女孩正在擔心自己的兒子,他拍拍她的肩,道:「放心吧!我兒子很堅強的!時機到了,他自會找辦法回來……一定!」

  第二天,瑪莉提絲換上新的衣束,戴上頭巾,穿著戰爭前夢寐以求的女官服,一邊訓練新進仕女,一邊照顧克里斯夫多起居。她到後來才知道,克里斯夫多並未完全信任她,才會讓她負責整理他的房間,唯獨那面大鏡子,只說怕被碰破了,不准她擦拭、移動分毫。
 

 
  欸?原本以為這節人物異誌應該會很短,沒想到還是超過五千字(大笑

  而且後半段重點完全跑到當年橋前發生什麼事去了(思
 

  這節意外地跟前面有很多連結的地方,那就來劇情連結吧!
  • 這段故事前半跟最後的時間點發生在外傳6,瑪莉提絲被抓進城後。
  • 7-5瑪莉提絲有跟拉詩蒂和柳丹晴提起這一段。
  • 故事中有出現的慰靈祭典請參考4-5
  • 中間部分的回想發生在序-5之後。
  • 克里斯房裡鏡子的秘密在6-2時被柳丹晴等三人發現並逃出。
  • 羅奈爾德不甘願地帶著劍回來請參考2-5
  • 同時序-19-6的「傳說」也在這裡補上一些資料(雖然有說跟沒說好像差不多)。
  • 賽比恩斯前次失蹤請參考人物異誌5
  • 戰俘的後續請看3-13-2
  • 克里斯手上的冊子相關,請參考序-25-2

  另外再放上相關編年史:

布魯辛克曆
875年 羅奈爾德及萊多任職

877年 戰敗曼士貝

878年 曼士貝再犯,滅萊特村

880年 外傳始,艾爾文潛入新月堡壘

883年 外傳終,瑪莉提絲被抓,傳死訊

885年 現故事時點

  大概就是這樣……吧?

  最後放上傑克遜姊妹的紙娃娃設定。
 



↑新月堡壘


↑卡克蘭城

瑪莉提絲.傑克遜 女 1725

  莉娜塔.傑克遜的姊姊。負責管理白玉鎮礦坑的領主──傑克遜家主的長女,戰敗後帶著妹妹到卡克蘭城,因緣際會加入新月堡壘。

  從小為當女官而學習各種教養,平時溫和有禮,私下的喜好是毒物,後與堡壘中習得的短刃匕首做結合。

  於(自己暗自決定的)暗殺賽比恩斯的行動中失敗之後,被關在城中數日始得知真相。之後便在克里斯夫多的監督下成為卡克蘭城的仕女長。
 


莉娜塔.傑克遜 女 614

  瑪莉提絲.傑克遜的妹妹。負責管理白玉鎮礦坑的領主──傑克遜家主的次女,戰爭發生時還懵懂無知,只能跟著姊姊行動。

  以為瑪莉提絲行動失敗被殺害時頓失依靠,幸得艾爾文多方照顧,將艾爾文當親哥哥看待。個性天真可愛,受全堡壘的人寵愛。

  13歲才正式被許可成為新月表演團的團員,暱稱「莉莉」。得到姊姊的「遺物」之後,便以此為武器學習。

  那兩把短刃其實應該要一人一把,不過只有兩把的模型OTZ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6489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4 篇留言

大漠倉鼠
貓咪頭盔~防禦力一定加超高,我也好想要啊~(想像一隻倉鼠頭頂貓咪XDD

05-04 09:20

橘みかん
那隻是後來的小白啦XD
蒼鼠頭上頂貓咪……你確定不會被壓扁嗎XD05-04 09:23
吳旻( °∀°)
事情穩定明朗化──艾爾是壞人 讓大姊姊不高興 該打 (茶

05-04 09:21

橘みかん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05-04 09:24
吳旻( °∀°)
所以這之後就生孩子了ヾ( °∀°)ノ

05-04 09:58

橘みかん
髒髒!(指05-04 23:20
吳旻( °∀°)
不關我的事! 是艾爾!

05-05 08:21

橘みかん
你還是髒髒(攤手05-05 16:1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橘言橘語~其之十五:偷兒... 後一篇:同じことを繰り返す...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lwaysnight喜歡畫圖的大家
歡迎大家來小屋參觀歐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