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蛻變之聲】妖狐《第一章》

作者:芙夜│2017-05-02 19:13:11│贊助:10│人氣:245




那是他們的第一次見面,在東丁吉的野外。




  丁吉的自然與科技的融合是所有人讚嘆的,那裡美的讓人放鬆,也讓人卸下心防,我也是在那時停留了。
  望著天空,偶爾被人類的聲音所打擾,我陷入了回憶。

  這片土地在許久或者是沒那麼久之前,從天空中移居了不少人,種族也多的嚇人,雖然那些種族們幾乎跟這片大地上的原生種們相似的嚇人。
  人們沉溺在外來者們所帶來的智慧,我們卻畏懼於那些未知。
  說來好笑,擁有狐狸之名的我們,其實貪生怕死得很。

  日輪丸,我一直記得那兒,那與龍共存的和平之地,我們也一同居住於那,雖然不是在同一片地區,卻相近。
  以幻術、以霧氣、以變身後虛假的模樣,欺騙著、嚇唬著、撒著理所當然的謊言,讓他們根本不知道我們的所在之地。


  族內的小不點們總是好奇心十足,明明連尾巴耳朵,或是那張狐狸的臉都藏不住,就成天吵著想下山,想去看看人類,就算我們防著守著,也總會有精明過了頭的笨蛋孩子跑下山,每每這時候族內就一片驚慌失措的,像是被人類打上山了,明明只是跑了一個孩子。

  狐狸跑下山會遇到什麼事?
  其實,就算是我們這些活的太久的『老不死』也不知道。

  不知道從哪得來的消息,又或是誰開始起的頭,族內開始說起奇奇怪怪的消息,我們這些『老不死』們,也被這些傳言弄得有些好笑,又有些相信。

  有狐說人類會扯下狐狸的毛皮,做成漂亮的大衣或是圍巾。
  有狐說人類會扯下狐狸的尾巴,將尾巴做成食物,奪取我們的修為。
  有狐說人類會抓住狐狸,當成玩具一般玩弄,直到死亡也未必會歸還自由。
  有狐說……

  現在想想,那些話其實就跟智人之間的流言一樣吧,有些可以相信,有些可能只是誇大的虛假。

  說起來,當初是怎麼遇到那個孩子的?
  那個面容冷漠,甚至有些冷靜過頭的孩子。
  是在哪一年的哪一個季節呢?

  時間真得是把利刃,切割掉了我們這些活得太久太久的『老不死』的概念,明明沒有多久以前的事情,我卻已經忘記了,只記得事情的大概……也許我連大概都快忘記了。


  那時後的我也不是什麼年輕小伙子了,到底為什麼會中那明顯到不行的陷阱我到現在也想不明白。

  我有的時後會化成一般模樣的單尾狐狸到處亂跑,而那個東西其實只是最一般的捕獸夾,沒有沾上什麼毒藥,沒有麻痺用的陷阱,什麼都沒有。
  對於我而言,我也僅僅只是需要叫出我那藏起來的尾巴就可以擺脫這麻煩的東西了,但是一直存在的氣味阻止了我的舉動。
  那是智人幼崽的氣味。

  各個有智慧的種族都有這條隱藏規則,不對幼崽動手,當然對於各種族來說,那個生物是不是幼崽,那就必須要看那個種族的習性了。

  那個幼崽就那樣蹲在我身邊看我,一雙翡翠色的眼睛跟樹葉的顏色相似,卻沒有樹葉所有的活著的氣息,那雙眼空洞得不像活物,她身旁站著……不對,是飄著一名半透明的男子,它就那樣看著,像是我已經要死了似的。

  「您不打算救他嗎?」
  男子開口了,語氣冰冷得不像在問話,更像只是例行的話語。
  「…他希望被我救嗎?」
  幼崽抱著雙腿看著我,她右腦勺上的角讓我想到某種族,我卻想不起那種族的天賦,僅僅只是記得他們一族有個特別之處,卻想也想不起來。
  「如果您想救牠的話。」
  男人沒有幫忙決定,只是把問題扔回了回去。

  其實,依照這幼崽的力量我並不認為她可以掰開這捕獸夾,甚至她有可能傷到自己,我原想張開獠牙嚇唬她,等她逃跑後我在自己掙脫開來,但是在我這麼做之前,她成功的救了我,並不是因為她天生神力,而是她身旁的那個男人。
  那個男人在幼崽點頭後,突然的有了實體,像是魔術一般,神奇得讓人讚嘆,也突兀得嚇人。
  他揮了揮手,大地伸出了雙手,掰開了夾住他右腳的捕獸夾,風小心翼翼的抬起了他的腿,離開了位子。

  可以操控元素之人。

  那是我對那個男人的認知,而我對那個幼崽依舊不理解,連那個男人為什麼聽從他的命令我也不懂,只是當那幼崽伸手想抱起我時,我反射性的咬傷了她的手。

  我發誓我不是故意的,那只是一種自然反應。

  然而那女孩看著我咬她,卻連喊痛都不曾,只是麻木的看著我,諾不是我嘴裡嚐到的些許血腥味,我甚至以為我咬的是個人偶。
  我鬆開了嘴,任由那女孩伸手摸著我的頭。

  「我沒有要傷害你的打算。」
  那幼崽開口對我說著,她身旁的男人又重新變回了半透明的模樣,那雙眼卻連看都沒有看向幼崽,只是在眼底顯露出煩躁的看著遠方。
  「我只是想幫你包紮,可是我沒有繃帶跟藥,可以跟我回家嗎?」
  幼……好吧,那個小女孩開口問我了,我不知道我該不該回答她,畢竟正常的狐狸是不會說話的吧?
  「……我知道你不是正常的狐狸。」
  恩?
  「你不想的話,可以在這邊等我嗎?」
  是了,我總算想起來,她是魔族的孩子,這世上僅剩的,持有『真名』的種族之子。

  「……吾可不是會恩將仇報的狐狸阿,幼崽。」


  「這是什麼?」
  「撿到的。」
  「我是問你把這髒東西帶回來是什麼意思!」
  「受傷了,所以帶回來。」
  「……算了,你自己處理好,如果那東西亂跑或是搗亂我就把他做成圍巾。」

  原來智人們會把狐狸做成圍巾或大衣這件事是真的阿,看來我得回去警告那些小不點了
……是說這幼崽看來跟她的親人們處的並不算好。

  現在的我正躺在柔軟的毛巾堆上休息著,那女孩懷裡抱著藥、繃帶還有酒精坐在我身前的小椅子上,一旁還放著一個小盆子,裡頭裝著飄著蒸氣的水。
  她先是小心翼翼的拿著那似乎叫做棉花棒的東西準備擦拭我那受傷的腳,還沒碰到呢,她卻已經在猶豫了。

  「幼崽汝停下來做什麼?」
  「可能會有點痛……忍耐一下?」
  「吾並不怕痛,汝放心去做吧。」
  「恩。」
  她點頭了,卻又沒有動作,我轉過頭看她,眼裡有著疑惑以及對她這樣舉動的不滿。
  有沒有狐知道這樣懸在空中的感覺很討人厭阿!

  「……會痛,不要咬我。」
  這幼崽某方面來說,很可愛,不過像人偶這點可以改掉就好了。

  ……到底為什麼,處理個一般傷口會比我當年卡晉階時感覺還痛苦!!!!

  「……很痛嗎?」
  「………幼崽汝沒給自己擦過嗎?」

  我一邊忍受著疼痛,一邊張著嘴跟那個幼崽說著話,她像是少了什麼神經似的呆愣,真是夠蠢的。
  等到我那隻腿總算裹上繃帶,我有種終於解脫的放鬆感。

  「……然後要幫你洗澡喔。」
  幼崽看著我說,我抽了抽嘴角─雖然我不知道她看不看得到─眼神死的點頭。

  做為一隻活了很久很久的妖狐,我的自尊心是有的……
  但是!但是!!我並不想在剛痛苦後不到幾秒鐘的時間,就為了可以洗個澡,然後重新體驗那種痛苦!

  說是洗澡,那個幼崽倒也非常小心,拿了一個透明防水的東西,似乎叫…保鮮膜?
  她小心翼翼的纏在我腳上,隨後又拿了緞帶代替繩子來固定,要不是她先解釋過是為了防止傷口碰到水,免得洗完澡後要重新擦藥,我大概真的會張嘴咬她。

  「好了。」
  幼崽歪著頭看我,像是在詢問我一樣的眼神讓我不自覺的點頭。

  雖然說這幼崽對自己沒有一點點,想保護自己的意思,卻對於我額外關心,是因為習慣了他人比自己重要嗎?
  我並沒有問出口,畢竟我跟這幼崽之間不過是照顧者跟被照顧者罷了,這句問話,已經超過那條線了。


  被她照顧得這幾天,舒服的我不想離開,柔軟的床墊,不需要親自去獵食或摘取的食物,甚至在夜裡有個因為我睡不著陪我聊天的小鬼頭。

  說是聊天,其實不如說是我在聽他念書。
  那小鬼頭的聲音柔軟的像棉花,卻沒有棉花該有的柔軟度,僅僅只是遠遠看起來像棉花一樣,聽久了就會宛如一抹不會改變的純白讓人厭煩,可諾是我嫌棄她,她就連白天都不會再開口了
……不要問我怎麼知道的!

  小鬼頭總會念著念著就自己睡著了,雖然很想不管她,但是她感冒了對自己也是麻煩,我總是要叫出尾巴把那小鬼頭塞回棉被裡讓她好好睡覺,雖然我並不知道那個小鬼頭是否有感覺,至少我曾在某個夜裡把他塞回棉被裡時被抱住了尾巴
…那熟睡時的模樣,還算可愛

  至於那個男人,除了第一天之外,我沒有再見過他,我也沒有問過那小鬼頭他到底去哪了,他要是想出現就出現吧,出現與否我又何須去管。

  然而最近更令我好奇的,是另一個小鬼頭,他跟小鬼頭……好吧這樣說的我自己都搞混了,小ㄚ頭跟小鬼頭長的其實不太像,除了一頭黑髮之外我找不出兩人之間的相似點。

  他們真得很不像,一個活潑的過了頭,另一個卻冷漠的像是假人。
  但是他們之間卻相處得很好,簡直像雙胞胎一樣,偏偏這兩人除了那頭黑髮之外,連歲數都不一樣,讓我懷疑他們是雙胞胎的可能性都沒有。

  腳上的傷口已經好的差不多了,我思考著是否該開口像小丫頭說我該離開的那個夜裡,那笨丫頭卻抱著我逃跑了,從窗戶
……

天殺的這裡是二十層以上的高度阿蠢丫頭!

  要不是看見了那個可以使用元素的男人出現,我大概會恢復原型,嘴裡大概也會爆出後面那段話。
  在我們到達地面後,我連開口詢問她的時間都沒有的,她只是把我藏在外套之下,抱著我狂奔著,我聽見了咒罵聲、呼叫聲,但我卻不理解那是怎麼回事,她也不想給我問,只是藏著我一直跑。

  當我終於可以看見外頭時,我們來到了那片她撿到我的空地,她彎下腰把我放在地上,宛如那天一樣的,蹲在我面前看我。

  「媽媽發現你了。」

  簡單的一句話解釋了她為什麼大半夜不睡覺的跳窗行為。

  「Charles正擋著他們,你不用擔心,回去你的族裡吧。」
  「是我救你的,你陪了我這麼多天,算是報恩了,所以,不欠了。」

  那個孩子自顧自說的對我說,也不管我同不同意。
  可我又能說什麼?
  說我有能力可以逃跑所以叫她不必這樣做?

  ……我沒有這麼厚的臉皮。



  「沙沙。」

  風吹過我趴著的樹上的樹葉,我睜開雙眼看著日落的餘光,打了個無聲的哈欠,伸著懶腰。

  想起了不遠前的事了。
  那個小丫頭還待在牢籠裡嗎?她逃跑了嗎?她離開了那個家了嗎?

  我的腦海裡閃過不少的念頭,想著當初那件事後最好的結果
……
  
可是沒有一點,任何一點點的感覺讓我覺得當初我的逃跑是合理,就算我非常明白,也非常清楚的知道那時候我逃跑是正確的。

  「嘖。」




後記:這篇是妖狐視角。
   他在心理想的自稱的是我,只有在開口說出聲音時才是吾、汝這種古語的稱呼,然後這篇全部都是以前的回憶,是做夢想起來的記憶所以沒有提到名字。
   下篇開始拉回現實
…………大概。


單篇字數:4034
全篇字數:
4034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632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c35609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海中生物... 後一篇:【蛻變之聲】妖狐《第二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ario321232恩..
大聲說你好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2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