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2 GP

[達人專欄] 【活動-恐怖】礦坑裡的鼓聲

作者:色之羊予沁│2017-05-02 00:55:54│贊助:1,062│人氣:1271
羊\我說:


  鼓聲逐漸靠近,我想就這樣了吧……五年前本來就是我該承受的。


  如果當時我死了,就不會害死這麼多人。


 ¯


  我從小就不常回鄉下老家,那裡說是鄉下也不是,我不太清楚該如何定義……總之,村子的前身貌似產礦,所以位在靠山的地方,聽說有三、四條礦坑,不過都已經封起來了,唯一還留著的,只有在山裡的那條大鐵路,據說那是一開始挖的地方,是這的經濟命脈,但不曉得發生什麼事情,就改挖其他條了。


  大人都跟我說那條坑路很危險,雖然它的資源豐富但是位置不好、很脆弱,常常會崩塌搞死礦工,而且要過去那裡的路難走又狹窄,即使先開闊出一條大鐵路好方便使用礦車,也常會出面翻車或者礦工又被砸死的意外。


  雖然資源很吸引人,但是久而久之大家也怕了,村子有接近一半的男人都是死在那,村人就決定把路封閉、先開挖其它條坑,等將來工具更先進後,再回頭挖那一條。


  結果到現在,那條大鐵路依舊沒人回去;而其它的礦坑也封了,礦產早就直直下跌了。


  而這件事情就跟那條礦坑有關。


  我一開始會知道那條大鐵路,是因為有一次暑假回老家時剛好遇上颱風天,當時門窗被風雨吹得轟隆巨響,感覺房子搖搖欲墜快塌下來,還好隔天醒來時不是在泥磚裡,雖然屋外的一切都被颱風天搗亂,但是村人幾乎都沒事,就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


  不過那時我才十三歲,當然不會想那麼多,被家人叫出去幫忙整理外面時是一肚子氣,餓著肚子努力拿鐵耙子把樹葉抓起來,小孩子嘛——兩三下忘了肚子餓,很快被這少見的掃地工具吸引注意力,開始拿在手上玩。


  原本該在地上工作的鐵耙子被我拿起來揮來揮去,這才注意到山有些不同,應該是綠油油的一座山,中間裂開了一條縫,就好像颱風經過時,拿刀將那座山開膛剖肚。


  「奶奶——」


  我很興奮想跟奶奶說山的事情,結果回到客廳卻發現家人聚集在那聊天說笑,當下氣得鼓起臉頰,這些人怎麼要我出去打掃卻自己在這邊聊天?


  奶奶注意到我的視線轉過頭來,她笑吟吟地招手,我不高興的往她走去,正要說剛剛發現什麼東西時,奶奶已經率先開口,「小仔,這幾天不要到處亂跑,颱風剛過外面很危險,要是一不小心很有可能滾進山裡,那就不好啦。」


  「喔。」我隨便呼應,反正家裡一向是禁止往那裡跑。


  因為爺爺是在山裡失足摔死的。


  我們家裡人多所以整理快,就順便去隔壁鄰居家幫忙整理,每次過去我都很尷尬,因為隔壁住的是一名啞巴婆婆跟她的孫子,那名孫子叫作小樂,我原本知道對方年紀與我相似時很高興,但是相處後就覺得衰。


  那個小樂根本不甩人。


  不管我問什麼、說什麼,他完全不理我,好像自己是個空氣甚至聾子,只有在啞巴婆婆搖鈴鐺時,小樂才會突然瞪大眼睛像活過來,急急忙忙喊著婆婆就跑過去。


  說真的我不喜歡他,但是卡通看多了,那時最流行的主角是永不放棄的類型,用自己熱血的言行舉止來打動陌生人,變成感情超好的搭檔——所以小樂再怎麼無視我,我還是會跟他打招呼,或者在那邊自言自語。


  畢竟山上太無聊,也找不到與我年紀相似的玩伴。


  再次拜訪鄰居家,我發現啞巴婆婆比上次看到時還蒼老,但是她的笑容依舊很溫暖,而小樂幾乎沒什麼變。


  我拿起鐵耙子幫忙掃落葉,聽到爸媽的悄悄話才注意到啞巴婆婆的一隻腳壞了,那顏色看上去很古怪,啞巴婆婆的皮膚本來就是有點偏黃臘色,所以仔細一看才會發現到她左腳的顏色很深,露出的小腿幾乎像是乾枯了一樣。


  「不要看!」


  小樂氣呼呼的大喊,我正要回話啞巴婆婆就蹙起眉頭,小樂看到的瞬間表情扭曲,居然就低下頭跟我道歉,然後回到婆婆身邊幫她把褲管拉好。


  婆婆對我投來溫柔一笑,倒是用眼神責備了小樂。


  「小仔這裡還有落葉啊,你跑哪了?」


  「好,我倒完就過去!」


  我急忙將落葉到進袋子裡,又回到剛剛的院子去掃起落葉,等全部都弄好時爸爸突然靠過來,拍拍我的肩膀,「小仔,婆婆他們家的屋頂漏水,爸爸要幫他們修,媽媽還在幫婆婆打掃家裡,你就跟小樂出去晃晃。」


  「為什麼?」我皺眉,爸爸明明清楚小樂的態度。


  「奶奶要去找醫生幫婆婆看病。」爸爸小聲說著,「我不知道你有沒有看到,反正等等跟小樂出去晃時,不要提婆婆的事情,小樂是個心思細膩的孩子,可能會擔心婆婆就提早回來。」


  「但是他是她的孫子呀!」我不懂幹嘛要隱瞞,那傢伙知道不是還比較好?


  「乖,你聽話就是。」爸爸拍拍我的肩膀,就回家裡去拿工具箱。


  我苦惱地在院子裡打轉,該跟小樂說什麼他才會跟我出去玩?還好這問題沒有讓我煩惱太久。


  「喂。」


  因為我一下子就聽到小樂的聲音,他一臉不甘願的走過來,「婆婆要我跟你出去玩。」


  「嗯,那我們出去吧!」


  雖然從以前就想跟小樂交流,可是現在該聊什麼?又或者該玩什麼?我一點頭緒都沒有,乾脆跟在小樂後面看他想去哪,畢竟我只有過年、暑假才會來這地方玩,小樂比起我對這裡還比較熟悉。


  「小仔哥,你知道村子裡有礦坑嗎?」不知道走多遠,小樂意外先扔出話題,然後自顧自的說下去,「這村子以前盛產礦,很多人都是礦工。」


  「嗯,我奶奶說過。」當小樂叫我小仔哥時心裡不免高興起來,這麼多年,他還是第一次這樣叫我,只是看了看附近的環境……我剛剛都在發呆,完全沒注意這陌生的環境是哪,「小樂,我們要去哪裡呀?」


  「山裡。」


  「呃,不可以吧?」


  一聽到要去山裡,我停下腳步,小樂不知道是原本就打算回頭,還是聽到我的腳步聲停下來才回頭一看,「為何不行?我們住在這座山裡,就應該要去熟悉這座山的環境,婆婆都是這樣跟我說的,除非是做過虧心事的人,才不敢靠近山。」


  「我才沒有做過虧心事!」聽到他那樣說,我忍不住回嘴,「去山裡就去山裡,只是要去哪?總要有個方向吧!」


  「礦坑。」小樂突然咧嘴一笑,我感覺發毛。


  「很危險吧!礦坑不是都封住了!」


  「但是有一條沒有。」


  「什麼!」


  我聽到小樂這麼說很訝異,但是他沒理我,手仍插著口袋往山的方向走去,「你不知道很正常,村子裡也沒多少人記得了。他們都只記得自己靠挖礦賺了多少,卻不記得付出了多少……」


  他後面咕噥了幾句話,我聽不清楚。


  「路滑。」小樂冷冷說完後繼續走,他帶我走上一條不顯眼的小山路,我小心意義抬著腳步跟著移動,颱風天過後的山非常難走,地上不是落葉就是樹枝,我抬頭就清楚看到早上見到的那一條裂縫、蹙起眉頭。


  「小樂,我們下次再來吧,昨天颱風天耶!現在來山裡也太危險。」


  「但是現在不來,以後更危險。」


  「咦?」我又再次發出疑惑,「為什麼?山裡有什麼嗎?」


  「嗯。」


  小樂這句話讓我大吃一驚,腳差點踩滑,急忙抓緊旁邊的樹,「有什麼?」


  我很緊張,想起以前聽過的許多靈異傳說,有部分就是關於山的,小樂蒼白的面孔配上陰森笑容,活像是那些阿飄一樣,然後他也故意賣關子,「等等再跟你說,這裡的路不好走,要專心。」


  「喔。」我這下只好乖乖閉起嘴巴了。


  那裡的路很難走,一開始我看到眼前是山壁還以為沒路了,結果小樂撥開草叢往下面鑽,我才發現有一個狗洞,看到裡頭黑漆漆的就很不想進去,「會把褲子弄髒吧?」


  小樂投來一枚冷眼,不管我就鑽進去。


  看到他這態度我啞然,對這地方又不熟悉,只好硬著頭皮跟著進去,還好狗洞沒有很深,而且我跟小樂都還算瘦,估計這大小夠我原地轉圈也不怕卡住。


  「為什麼要鑽洞?」出來後我打噴嚏,看手跟膝蓋都髒髒的,這才發現洞裡有光——說更準確一點,這裡就像是別外天洞,我居然可以看到下方的村子,等一會後才反應過來自己跑到哪裡。


  我居然爬到裂縫裡了?


  在我驚訝眼前的美景時,小樂的反應讓我意外,他僵著一張臉,不知道是錯覺還是沒看錯,小樂的臉色比剛才白很多,他抿緊嘴唇蹲下來,我才發現地上有條鐵軌——延伸入前方的黑洞裡。


  鐵路?


  黑洞像是回應我的注視,吹來一陣溼冷的風,還有奇怪的咚一聲,是幻聽嗎?


  「不好了。」小樂皺眉,手捏著泥土。


  「到底怎麼了?」我搞不懂這是怎麼回事,這地方不知道是誰挖出來的,地上還鋪了一條鐵軌。


  「舊礦坑。」他說著,「這裡是村子挖的第一條礦坑,但是出太多人命就封住了,不過沒有封死,以便將來再次開起使用……」小樂扯扯嘴角,「但是其實,這裡會一直出人命是因為驚擾到精怪。」


  「精怪?」我聽到愣住。


  小樂點點頭,「這座山有精怪存在,這條礦坑往下去所挖的礦,其實就是牠的東西。」


  「在、在山裡不要亂說話啦。」看他一臉認真的表情,我渾身的寒毛豎起感到不舒服,忍不住拉拉褲管,「小樂,我們為什麼要來這邊?你剛剛是說什麼東西很危險?」


  「精怪。」他冷冷說著,轉頭看我,「小仔哥,我覺得很不公平。」


  「什麼呀?」比起不公平,我現在對這裡的氣氛不舒服。


  小樂突然來這裡是為什麼?因為他平時對我的態度就是冷淡,所以這次主動搭話我還以為是願意當朋友,卻是突然說些很難理解的東西。只見他慢慢往外走去,我想出聲喚住小樂不要太過去,畢竟那裡裂開就是地質太軟,還好小樂只走幾步就蹲下來,卻不知道在摸碎石下面的什麼。


  「完了,都完了。」


  咚。


  小樂像是失神一樣,我縮縮身體瞪著黑洞的方向,剛剛又飄來一陣冷風很不舒服,他蹲在地上、縮成一團,很像是在哭但是聲音沒哭腔,「小仔哥,你知道這裡死過多少人嗎?聽說村子有接近一半的人都死在這裡,所以他們放棄這條路改挖旁邊的,但是仍不斷發生怪事……所以有人猜是山裡的精怪生氣了,就特別請了法師做法。」


  「呃……嗯。」我吞吞口水,表示有在聽,只是小樂的聲音好像也傳到黑洞裡,居然幽幽地傳來令人不安的回音……


  咚。


  「當時啊,法師說是我祖父的錯。因為這條路是我祖父推薦的,精怪要求用他的命來賠,不然就繼續礦坑出事,所以這些想錢想瘋的人,就趁某天我祖父睡覺的時後闖進家裡,把他帶到這裡來殺死。」


  「這,騙人的吧!」我嚇到跳起來,背部貼上剛剛爬過狗洞的那個山壁。


  「騙你幹嘛?」小樂冷哼一聲,「而且啊,法師還說要用我祖父的屍體擋在路口才可以把這個洞封起來,他們就真的把我祖父的屍體,固定在你背後的那道牆上才順利堵住洞。」


  咚。


  「你別嚇人啊!」我這麼一聽往旁邊跳,看底下才發現那面山壁有一條接縫……很明顯是後面加工堵住的,冷汗幾乎都冒出來,「小樂,不要說這些嚇人的事情啊!」


  「為什麼,你們也有責任呀。」他冷冷看著我,表情十分冷淡,「婆婆跟我說,當時這條路明明就是大家決定的,為什麼把錯全推到我祖父身上?而且那個法師也很賤,他說我祖父死就可以了,但是根本不是,大家拿走那麼多的礦石,有可能區區一條命就滿足嗎?」


  「小樂,你、你……我們要不要出去再說?」


  他雖然還蹲在地上,可是臉色很恐怖。


  小樂又把頭縮下去,聲音咕噥著,「精怪透過我祖父的血,找到了我們家……每年都有一個人會被帶走……今年輪到婆婆了……」


  「小、小樂?」


  咚。


  這是不是錯覺?那個鼓聲,貌似變大了?


  黑洞裡不只傳來咚的回音,也重複著婆婆兩字……我感覺心臟快炸膛,終於忍不住丟下他往狗洞鑽。


  「啊——」


  結果不知道什麼東西割到腳,我急忙向後踹,感覺到小樂正抓住腳,他像是瘋了一樣大笑著,「小仔哥,你不要跑啊——精怪跟我說,只要你死在這就不會有人再死掉了!婆婆不會死!我也不會死!如果你敢走,他就會順著你的血去找你的爸爸媽媽,殺掉他們奪走他們的命!你就會跟我一樣,每年都體會失去家人的痛苦!」


  咚。


  「小樂,放手!」


  咚。


  我尖叫著猛往後踹,小樂卻死也不肯放,只好努力掙扎往前爬,還好這山壁因為是人工填的所以也挖不深,我一下子就到出口,努力要爬出去,手抓住狗洞入口邊邊想一鼓作氣將身邊撐出去,腳卻突然傳來刺痛。


  咚。


  「啊!」


  我回頭一看,小樂像是著了魔,居然用牙齒咬住我的腳——這瞬間痛到快哭出來,我只想掙脫出去便猛踹小樂,不管怎麼踢他的臉都拖延不了太多時間……


  咚。


  不是錯覺,真的有鼓聲傳出來,一陣不安與心急讓我猛力掙扎往前撐,終於將整個人撐出外頭、呼吸到新鮮空氣。


  咚。


  「不准走!」小樂吼著,被我踹得鼻青臉腫卻又試圖抓住腳,因為那鼓聲感覺已經到那裂縫處,我整個頭昏腦脹,再次狠狠往小樂的臉踹過去,但不曉得怎麼踹的,只聽見啪喀一聲。


  咚。


  小樂突然不動了,脖子詭異的扭向一旁,手鬆開。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裡頭傳來的鼓聲突然急速敲響,我連滾帶爬急忙往山下衝,根本顧不上樹枝劃破皮膚,或者摔傷膝怪。


  對當時的我來說簡直絕望,小樂被踹斷脖子的樣子深深刻印在腦袋裡,如果他們知道我殺死他就慘了,所以我撒謊,跟爸爸說小樂被壞人抓走,我想求救但是差點被抓到,一番掙扎後弄得渾身是傷。


  大人們輕易就相信了,村民很快聚集在一起,往我說的反方向去尋找小樂,我很緊張自己的謊言會被刺破,尤其對上啞巴婆婆的眼睛時,她好像已經知道小樂死了,泛紅著眼睛往真正的方向看——


  那座山,那個裂縫。


  漆黑的夜晚吹起冷風,一片漆黑的山剪影,我彷彿可以在那裂縫看見小樂的屍體。


  然後,啞巴婆婆默默的一個人往那裡走去……


  她像是被神隱了般,明明很多人聚集在這裡,大家拿著手電筒不停照、不停跑來跑去,就是沒人發現啞巴婆婆一拐一拐地往有裂縫的山走……只有我一個人,看著她漸漸被黑暗吞沒。


  最後,小樂沒有被找到,啞巴婆婆也不見了。


  那天發生的事情像場惡夢,我永遠記得小樂被踹斷脖子的瞬間,也記得啞巴婆婆落寞的背影,從那之後我再也沒回去老家,而家裡的人也真如小樂所說,精怪靠著血脈,一年奪走家裡的一條人命……


  ——只要你死在這裡!


  每年這個日子,我都會夢見自己初次到礦坑裡的當時。我不停殺死小樂又害死啞巴婆婆,其他家人死前的畫面也會出現在夢境中……那咚咚鼓聲永遠藏在最黑暗的一頭,我總是在夢裡不奔跑,卻永遠擺脫不了。


  咚。


  當鼓聲如似貼在耳邊敲響時,我會從夢裡驚醒過來,旁邊總是有股霉味,房間地板有些溼滑。


  罪惡感伴隨著我,惡夢與日俱增,即使去拜拜去找寺廟處理也沒有用,最後我承受不了壓力,就回到了這裡。


  精怪像是在等待我的到來,原本以為要找到路會花上不少時間,我卻感覺到有股力量牽著自己,然後看到狗洞,輕鬆地鑽過去後回到開頭的那段。


  咚。


  毫無理由的,因為剛好抓到誰,就由誰來當替死鬼。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627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

留言共 5 篇留言

Noctis&Ghoul─食夜鬼
衰洨的小樂一家還有男主角......是說天曉得那些東西是不是真的是精怪的,還是精怪隨便掰個理由想坑人類OTZ

05-02 03:35

色之羊予沁
總是莫名其妙被坑05-02 15:02
緣流
搞不好會穿越到異世界啥的..最近挺流行

05-02 19:05

色之羊予沁
不會啦XDDDD05-03 09:45
遙か彼方
小仔哥,你準備挑戰不穿裝備成功討伐魔王這稱號嗎XDD
是說,這樣已經連續好幾年都有人掛點,其他的村民不會覺得很奇怪嗎?還是其他村民覺得沒死到自己家人就隨便?

05-04 08:53

小夜
說不定吃誰就可以停止也是假的喏

就像...吃過肉的獅子,你讓他在吃素可能嘛?

05-04 09:11

哩哩呱哩
害我現在有幻聽了啦羊羊啊啊啊啊啊啊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8ceab76dac70dcf77ec8648044e62166.GIF

05-23 00: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2喜歡★stoored5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GL】A... 後一篇:【心情】恆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thouse
歡迎來我的小屋看小說。「賢者轉生(偽)」第二部完結、「比史萊姆還不如」第二部連載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