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七龍珠同人》【悟貝】─ 待授權翻譯短篇四篇

作者:水川│2017-04-29 23:50:36│贊助:0│人氣:247
耽美,再強調一次,這是耽美。原文網址→ 短篇合集
貝吉塔=達爾,以上皆能接受者請繼續閱讀
 

 

*Magazine
 雜誌
 
 
  貝吉塔認為等待看診真的是一件極其無聊到應該立法禁止的事情。醫生們應該要服務大眾不是嗎?所以當所有病患們坐在等候室等著看診時,他們應該要想辦法加快動作,而不是漫無目的地晃來晃去就好像他們還有比自己的工作更重要的事情一樣。
 
  然而,這只是一句無聲的抱怨,並且在一聲無奈地嘆息後便隨之而逝了。要不是因為他的那個笨蛋伴侶堅持要在每六個月做一次健康檢查,他也不會願意坐在這裡枯等,事實上,貝吉塔非常想要現在就起身走人,但他知道這樣的舉動所帶來的結果並不值得。
  在悟空這個地球最強的男人臉上看到那種小狗眼神已經夠讓人感到羞恥了,而知道自己會為此愧疚這個事實只會讓事情更糟!
 
  所以他只是乖乖地坐在等候室裡,容忍著悶熱的空氣、抽著鼻涕的成人們還有尖叫著的煩人小孩。這些不舒適的座椅和缺乏新鮮空氣的環境很好地解釋了為什麽所有病人離開時看起來比進來醫院之前更不舒服。
 
  在心中嘆了最後一口氣,他轉著眼珠打量起在房間中央的那張玻璃咖啡桌,思索著該不該接受悟空的建議抽本雜誌出來看,但看見一個老人咳了滿手唾沫再抓起一本「漂亮家居」之後讓他徹底打消了念頭,貝吉塔只得極其無聊地盯著那顏色平淡、漆滿諷刺意味十足的歡樂塗鴉的牆面看,只是這一切開始讓人有些難以忍受了。
 
  瑪瑙色的漆黑眼眸再次瞥向那成堆的雜誌,他希望能從中找到一本看起來不那麽破爛的,雜誌越是完整就表示越少人碰過,而一本亮紅色混著白色的雜誌正好符合了他的期待,他連忙迅速地抓起那本書以免那些留著鼻水的小鬼們汙染了它。
  封面上的「柯夢波丹」四個字對貝吉塔而言一點意義都沒有,據他所知,這種名稱不過是為了讓這本雜誌看起來更時髦和符合大眾口味而已,而讀了上頭的概要標題之後,貝吉塔突然產生了想把它放回去的沖動。「十件你的男人不願告訴妳的事」、「Como的性玩具二十名排行榜」、「肉毒桿菌:那些潛在的危險」?貝吉塔為自己選了一本女性雜誌而感到有些反胃,女性雜誌裡面總是充斥著愚蠢的胡言亂語和廢話!
  但再一次的,那張俊臉上眉間的皺紋隨著他的思考逐漸化開,據他所知女人可比男人和小孩還要衛生多了,就算這本雜誌被別人碰過,上頭沾染的細菌也會比其他本雜誌要少得多,他就不相信那些老頭子會想看什麽「新春髮型特輯」。
 
  聳了聳肩,貝吉塔翻開了封面開始閱讀。
 
  上頭大多數的內容都沒能引起他的興趣,他不在乎要怎麽樣才能讓自己的雙眼看起來閃亮有神,也不在乎什麽「她的野獸」是這個月的最佳色情讀物,不過他倒是對於如何在家享受水療這個章節有興趣,而在望見數頁畫著各型各狀男性性器的部分時他也忍不住停下了視線(卡卡羅特的是十五號……非常大的十五號……)。
 
  他幾乎要承認這本雜誌還是有點樂趣的,並非全然都是愚蠢女人的無聊玩意,其中一篇有著金與螢光紅色標題的文章吸引了他的目光。「給美麗的妳們:不敢開口的綺想,那些妳的男人渴望妳在床上為他做的事」。
 
  貝吉塔不知道是什麽原因促使他讀了那篇文章,反正他就是看了,一開始他只是對那些內容嘲諷地冷哼了聲,難道人類就真的這麽單蠢嗎?這些撰寫文章的人根本是用大拇指想出這種內容的,或是這些地球男人真的這麽軟弱,連告訴他們的愛人自己想要在按摩浴缸裡面一邊看著性愛影片一邊做愛都不敢?不過,要是悟空膽敢向他要求這種事他絕對會痛揍他一頓,並且拒絕所有身體接觸直到他認為悟空受到足夠的懲罰為止。
 
  想到這裡他停了下來,說實話,他不認為悟空會在心底默默期望著這本雜誌上描述的地球男人的渴望,但這確實讓他忍不住好奇,會不會悟空真的有什麽想要的而不敢向貝吉塔提出要求。
 
  這個想法令他有些坐立難安,他厭惡秘密,尤其是事關他在乎的人。光是想像悟空有什麽事情不能告訴他就讓貝吉塔感到非常不安。
 
  貝吉塔毫不懷疑他和悟空的關係並不是什麽幸福美滿的浪漫童話,丹迪在上,他知道自己並不是什麽理想情人,雖然這聽起來有些自負,但他確實長得足夠令人勾起性趣,儘管他的性格上有一點點缺陷。好吧,不只一點點!貝吉塔知道自己相當難以應付,而且時常發脾氣,就算有人因為他的外表受到吸引,在和他交談五分鐘之後他們便會夾著尾巴落荒而逃。
 
  他至今還是不能了解為什麽悟空會選擇他作為伴侶,這甚至有些令他害怕。他不認為悟空會想要他改變任何事,但也許他會希望自己不要常常大吼,或是不要那麽容易生氣,想到他可能會有這種期望讓貝吉塔感到受傷,悟空是被地球人撫養長大的,就貝吉塔的經驗而言,地球人總是在可能引起麻煩的話題上三緘其口。所以也許悟空並不想要剃毛性愛(不管那到底是什麽鬼東西),但他說不定希望貝吉塔能表現得……溫柔一點。
 
  他嘆息著,一向傲慢自負的態度為此萎縮了,悟空可以說是他第一個全心全意在乎的人,也是第一個宣示他愛著真實的貝吉塔和他的全部的人,貝吉塔也愛他,愛著那個天真的、有著「黑暗料理」才能的笨蛋。但他還沒有盲目到相信這能讓他們永遠快樂。
 
  好吧,也許這本雜誌裡寫的東西並不真的是什麽「不敢開口的綺想」,但這篇文章仍然在貝吉塔心中掀起了漣漪,他不想要只是因為自己的脾氣問題,或是不知道何時該停止「因為我是賽亞人的王子所以我比你更好」的宣言而失去悟空。想像自己可能輕易地因為一點疏忽就和悟空分手令貝吉塔難以抑制地感到疼痛。
 
  「嘿、吉塔,」貝吉塔因那突然響起的嗓音嚇了一跳。「我檢查完了!醫生說我比上一次健康檢查時狀況更好了,他說我看起來更放鬆而且……貝吉塔,你在看什麽?」
 
  「我很無聊。」他皺了皺鼻子:「而且我不想碰那些被細菌徹底汙染的書。」一個小孩用手擦了擦鼻涕後抓起桌上的雜誌佐證了他的說法。
 
  「好吧,我知道了……但為什麽是柯夢波丹?」

  「有什麽不對嗎?」
 
  「這個……」他有些羞赧地抓了抓後頸:「這是一本女性雜誌,而且……我覺得它有點、寫了太多胡言亂語了。」
 
  貝吉塔為此挑起了眉頭。
 
  「怎麽說?」
 
  「呃、也許這只是我的經驗,但每次琪琪讀了這些雜誌並試著照上面寫的做時,那只有讓我覺得困惑而已。」他解釋道:「例如她會抱怨我們不夠親近是因為我待在家的時間不夠多,或是開始喋喋不休我沒有穿衣品味,雖然我總是穿她幫我買回來的衣服……她好像把那本書上寫的東西都放到心裡去了,而這些真的讓我很迷茫。」
 
  「所以……你不認為這裡面寫的任何東西是有用的?」
 
  「不認為!」他開朗地道:「尤其是那些感情專欄。」他顯然是看見了他翻閱的那一頁,貝吉塔臉色一紅,立刻闔上了手中的雜誌。
  「嘿、」悟空安撫性地開口:「不要相信這上面寫的任何東西好嗎?這是一本人類雜誌,他們和賽亞人不一樣。」
 
  「但你是被地球人養大的。」他喃喃著,意識到這些字句顫抖著竄出他的唇舌時忍不住羞恥地紅了臉,而在發現悟空聽見它們時臉上的紅暈又更深了。
 
  「是啊,但我從來沒有適用過這些東西。」他說,語調中有著顯而易見的肯定:「而後來你出現了──相信我,貝吉塔,不管你怎麽想的,首先我永遠會是你的賽亞人,然後才是那個在地球長大的賽亞人。」
 
  不管能不能真的相信他,貝吉塔非常很想問那是什麽意思,但他知道現在不是適合的時機和地點,所以那個額外的問題就留著晚點再說吧。但就算他仍有所懷疑、仍妄想著那可能的謊言,他還是忍不住給予悟空信任。
 
  「好吧。」他說,將那本雜誌扔回了咖啡桌:「但如果我發現你真的想要被吸吮腳趾而沒有告訴我……」
 
  悟空大笑了起來,給了貝吉塔一個擁抱和甜膩的吻。
 
  「相信我、貝吉塔,」他說:「如果我有想要什麽東西的話,在我意識到之前你就會發現了!這也是我愛你的原因之一,因為你懂我。」
 
  心臟愉悅地劇烈跳動著,他讓悟空領著自己踏上城裡的街道,將那本雜誌和文章徹底地忘在腦後。
 

 
*You…You…CHEATER!
 你、你……你作弊!
 
 
  在貝吉塔的怒視下他不安地扭動著身子,嘗試站挺的同時絕望地試圖不將目光放在對方身上。不幸的是,感謝他的眼角余光,悟空能夠非常清楚地看見他的一舉一動,他能看見貝吉塔收縮著雙拳控制自己的憤怒,還有他的臉頰在惱火之下顯得多麽通紅。他不怪他。說老實的,從他自己頰上的熱度來看他的臉一定也紅了。
 
  這份緊張感就這麽僵在兩人的沈默之間,悟空害怕著這一切爆發的瞬間。
 
  在他面前的男人張嘴又闔上了數次,悟空的擔心又更上一層了,這動作顯示了他現在有多憤怒,最後,貝吉塔深深地吸了口氣張開雙唇。
 
  「你、你……你作弊!」他怒吼道。
 
  悟空訝異地猛然擡頭面對他的方向。
  「作弊?」他大叫著:「但、但我沒有作弊啊!我說真的,貝吉塔!」
 
  「不要說謊了!」他怒吼道,讓比他高大許多的悟空瑟縮著身子直到兩人視線相當:「你作弊了而且你知道這點!這就是為什麽你可以贏下這次的對練!我明明占上風的,卡卡羅特,你知道這點的!」
 
  悟空啞然地張了張嘴,盡管他仍對面前這位紅著臉的憤怒賽亞王子感到畏怯,他卻明白了對方根本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麽事。現在,在悟空心中誠實的那一部份非常想告訴貝吉塔實話──他並不是在作弊。但經過了幾個月的相處之後,他也漸漸摸懂了貝吉塔的思維,說出實話絕對不是最好的選擇。要是貝吉塔知道了實情之後只會更生氣甚至試圖把他的頭骨劈成兩半!但悟空真的不想說謊,說謊是件壞事!
 
  但是,他根本沒有選擇不是嗎?據實以告並被盛怒的王子殺掉,或是說個小謊讓這件事就這麽過去。他咬住下唇,無助地掙紮著直到他註意到貝吉塔太陽穴上跳動的青筋。
 
  他必須快點做出決定!
 
  「你、你說的沒錯,貝吉塔,」他盡可能謙和地道,在謊言自己竄出他的嘴時忍不住瑟縮起身子:「我確實作弊了,我很抱歉。我想我只是太習慣在對練時占上風了,知道你可能會贏讓我有點不開心。我真的很抱歉。」
 
  「哼!」他怒道,悟空擡起頭看著貝吉塔仍然通紅的臉頰,不過比起憤怒那更像是因為害臊而臉紅。「就如我所料!至少你坦白了!我以為你不在意勝負的。」
 
  「我本來也這麽認為。」
 
  「好吧,算了。我想這能表現出我和你的朋友之間的差異,我是個賽亞人而他們……不是。我大概是這顆落後的悲慘星球上唯一能帶給你真正的挑戰的人了。」
 
  「是啊,你是。」他回應著,能多少說一些實話令他釋懷了一點:「真的非常非常對不起,你……願意原諒我嗎?」
 
  貝吉塔熾熱的漆黑眼眸掃視著他時悟空覺得自己的心臟都快從喉嚨跳出來了。賽亞王子正在確認他是不是真的感到抱歉。
 
  「我想我可以,」他仍有點慍怒地道,雙頰上的艷紅逐漸褪成兩輪淡淡的精致粉紅:「畢竟你不是每天都會輸掉我們的對練的,第一次可能輸掉對你來說大概不是什麽容易的事。」
  悟空把這當作是貝吉塔式的「我原諒你」。
 
  「謝謝你,貝吉塔。我……呃,會試著不再作弊的,雖然這很難,你真的很……」他停止話語,希望自己沒有給出任何多余的訊息,而貝吉塔只是朝他揮了揮手。
 
  「沒事,這能讓我們的對練更有趣,更……刺激,可以這麽說吧?」他漆黑的深邃眼眸閃爍著興奮的光芒,悟空敢保證他的臉絕對變成了和對方剛才一樣的深紅色。
 
  「呃……當然?」他短促地尖聲道,幸好貝吉塔並沒有註意到這個,他只是勾了勾嘴角轉身背對悟空。
 
  「明天見。」扔下這句話後他就這麽飛往西都。
 
  悟空站在原地,等了幾分鐘好確定貝吉塔正在回家的路上,不會因為任何理由回來。
  然後,他跪了下去開始將腦袋轟進地面。
 
  「笨蛋!笨蛋!笨蛋!」他對自己大喊:「我怎麽能那麽笨!啊──悟空你這個笨蛋!」他持續著用地球打臉的行為直到那些堅硬的石頭開始出現裂痕,他翻過身子躺在地上仰望著藍天。
 
  貝吉塔怎麽會沒發現他是怎麽影響悟空的?他的邪笑和沙啞的聲音總是會讓悟空的雙腿愉悅地顫抖;他染著紅暈的雙頰和偶爾出現的口吃總是讓悟空為此露出作夢般的神情;他對戰鬥的熱情和強悍總是沸騰起悟空的血液並讓他無止盡地亢奮!該死的,僅僅是他用那雙深邃、漆黑、閃閃發光而滿溢著神采的雙眸看著自己就會讓他感到性致高昂!他怎麽能沒發現這個?
 
  但也許,並不是因為貝吉塔沒能註意,而是因為悟空沒有給他足夠明顯的暗示。他喜歡貝吉塔,真的很喜歡,他懷疑在那個賽亞王子明白這點之前必須有一些尷尬的時刻要度過,也許他剛剛真的應該說出實情,除非有人直接告訴貝吉塔那代表什麽不然他是不會相信的,至少這對悟空來說很符合邏輯。
 
  做出了決定,悟空認為如果從現在起每當兩人開始訓練之前他都給對方關於他的情感的暗示會好一些,畢竟貝吉塔是個聰明的人,悟空知道他會理解他的暗示並且直接做出反應,這能省去很多誤會。
 
  例如說,把作弊當成是在戰鬥中抓了那誘人翹臀的借口!



(以下兩篇為風神與祭司的AU)
*Wings
 翅膀


  風之寺,風神的住所。這座神殿就坐落在地中海群島中的某座孤島上,岌岌可危地緊挨著陡峭的山壁,這裡禁止任何人踏足,也沒有人得以進入殿裡瞻仰風神悟空光輝耀眼的容顏,而被選中成為守護者與祭司的人則是唯一的例外,他們會從主島上接收由海鳥送來的祈願,並將它送到悟空手中。

  當了風神這麽多年,悟空擁有許多服侍過他的祭司,他們的性格各式各樣,從輕佻開朗到害羞卻充滿熱忱的人都有,他總是試著平等地與他們交談,儘管大多數的時候是以失敗告終,就悟空的觀點而言,他與那些祭司們唯一的差異,就是他有著凋像一般美好的強壯身軀和一雙巨大的白色翅膀,而他們則是……嗯,擁有中等身材而且缺少羽翼。但僅僅是這樣的差距就足以使之前那些祭司們不願意走過那層羽毛與他更親近一點。

  直到貝吉塔出現。

  貝吉塔是他的現任祭司,而他就像鞭炮一樣嗆辣!他和之前那些祭司都不一樣,一開始貝吉塔相當討厭他!他還記得他們的第一次見面,在貝吉塔被地中海群島的領主送來時,悟空飛了過去試圖友好地介紹自己。

  而他接收到了迎面甩來的聖版作為回禮!

  當時只有六歲的貝吉塔不斷尖叫著他恨他,他根本不想成為風神的祭司,他恨他(這句話真的出現了很多次),而且那全都是悟空的錯。悟空知道自己可以輕而易舉地制服這個小男孩,但面對著對方尖銳的語句和帶著滿臉淚水的嘶吼……他選擇了乖乖讓貝吉塔揍。

  那之後的四年,貝吉塔和他之間就只有工作上的往來,悟空從沒有遇過這樣的事,以往每當他展現善意想更瞭解自己的祭司時,他們都會顯得很欣喜,但貝吉塔卻總是喝斥著要他滾開,這帶來的痛楚遠比他願意承認的還要多得多,尤其是當貝吉塔還是一個這麽引人注意的祭司時。

  又過了兩年,就像悟空期望的那樣,貝吉塔所展現的敵意總算是淡化了不少,一開始他還是會像瞪著北方苔原神殿的弗利沙那樣瞪著悟空,但漸漸的,那眼神中的憤怒參雜上好奇,悟空總是很想問問貝吉塔到底在想些什麽,但又害怕這樣的舉動會讓男孩又給他一陣唇槍舌戰。而在經過數年時光的流逝之後,貝吉塔顯露的那些冰冷恨意與憤怒逐漸融化,深埋在那之後的自信也隨之浮現。

  悟空不知道這之中發生了什麽轉變,但他很慶倖那些敵意的消逝,他並不喜歡有任何人怒著一張臉面對他,特別是像貝吉塔這樣的人。貝吉塔開始願意和他聊天,但仍然掌握著一定的距離,這樣的疏離感令悟空有些受傷,可是他尊重這個少年的行為……尤其是因為,這是悟空有記憶以來第一次對某個人產生這麽強烈的情感。

  喔,當然了,他愛著自己的每一個祭司,但貝吉塔對他來說很特別,之前的祭司總是因為他風神的身分而毫不懷疑地接受他的每個行為或想法,但貝吉塔卻……

  當貝吉塔認為悟空做的事不夠正確時,他會直接給他一頓責駡,甚至常常指正悟空話中的資訊錯誤,貝吉塔是個很聰明的年輕人,當然也很漂亮。悟空無法真的說出自己愛上了他的祭司,但他卻很肯定,若是世界末日來臨時他必須從全世界選擇救走一個人,那個人會是貝吉塔。

  只是,直到現在悟空還是很困惑自己做錯了什麽引來貝吉塔展現那樣的恨意。他將翅膀收攏在肩上,決定今天一定要問個明白,儘管這很可能讓他喪失那得來不易的小小友誼,但僅僅是好奇而不尋求答案的話是沒辦法修正那不管是什麽的錯誤的。

  「貝吉塔?」他一面靜悄悄地飄進神殿大廳一面呼喚著,現在那個十六歲的少年應該正忙著處理祭司的瑣事:「嘿、貝吉塔?」悟空飛出大門,果然在聳立於海上的岩石上看見了自己的祭司正坐在那裡。

  心底竄升的傾慕完全無法抑制,貝吉塔完美的身材在那簡單的白色長袍的襯托下展現出極致的美,他的身邊還圍繞著一群海鷗,當其中一隻幸運的小傢夥被輕輕地拍了拍腦袋後它們便開始叫嚷起來,試圖得到貝吉塔的注意。那隻海鷗一臉進了天堂似的幸福表情,甚至在悟空飛到了那塊小岩石上時它們還尖叫著不讓他靠近。

  「天啊,」他呻吟著望向那些海鷗又一次地環繞在貝吉塔身邊:「你應該去當風神才對,看看這些海鷗有多愛你啊……」

  「牠們愛我是因為我會喂牠們。」他揚起嘴角,揮手趕走了剛才的海鷗讓別隻來頂替牠的位置:「你需要什麽嗎,悟空?」

  「呃……不是啦。我只是想看看你在哪裡。」他坦承道:「一個人待在裡面有一點寂寞。」

  「喔。」他看向海面,視線聚焦在海平線盡頭:「從群島上送來的祈願並不多,大陸也是。不過就快到漁獲季了,我想不久之後我們就會收到很多禮物。」

  「是啊。」他微笑道。

  悟空有些焦慮地在石面上挪了挪,那群海鷗停止此起彼落的爭寵尖叫,選擇將明亮的黑色小眼睛對準他的方向,防範著他把牠們的人給搶走。

  「你在想什麽,悟空?」他輕歎了口氣。

  「嗯……沒事啦。」

  「你說謊。你知道我能看穿你說謊。」他轉過頭挑起了一邊的眉毛:「你也知道你非常不擅長這個的。」

  「我……只是、」他緊張地咕噥著,儘管知道自己的羞怯會使對方煩躁卻還是沒辦法控制這種行為:「我不希望你因為我問的問題不高興。」

  「我不會不高興。」

  「不,你會。」

  「不,我不會。」

  「你會。」

  「我不會」

  「你會。」

  「我不會。」

  「你會。」

  「我不會!」

  「你、」

  「喔!看在丹迪的份上,直接問我!」

  突然拔高的音量令悟空忍不住瑟縮了下,但海鷗們卻只是用渴望的眼神抬頭看向貝吉塔,甚至連動也沒動。
  諂媚的小渾蛋。他暗自想著。

  「我只是……那個,」他困難地嚥了嚥唾沫:「我、我想知道……為什麽你第一次到風之寺來的時候那麽生氣?」

  貝吉塔僵硬了一秒才繼續輕拍那些海鷗,緊繃著肩膀保持沉默,一段時間之後悟空開始害怕是不是自己又惹火了他的漂亮祭司,連雙翼上的羽毛都隨著他的情緒而蓬了起來。

  「這不重要。」他總算還是開口了,儘管帶著歎息:「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我已經忘記原因了。」
  這下反而是悟空不高興了。

  「不,你記得。」他說。

  「不,我不記得。」

  「你記得。」

  「我不記得。」

  「你記得!」

  「我不、」

  「不對!你記得!我可以從你的眼神中看出來!」他惱怒地道:「我也許沒那麽聰明,但我認識你的時間久到可以看穿這個了!」

  貝吉塔歎著氣,一手粗魯地梳過他沖天的黑色髮絲。悟空緊張地看著他,不是第一次質疑起自己在他面前根本不像一名神祉,隨後又將注意力重新轉回面前的年輕人身上。

  「你確定你想聽這個?」

  「我問了你,不是嗎?」

  「是啊,但是對於一位神明而言你的臉皮非常的薄。」他有些惱怒地回應:「而每次我指責你犯錯時你總是顯露出一副畏怯的樣子,這很不像神的作為。」

  「是啊,我知道。但是我在乎你是怎麽想的,我不想要惹你不開心或是生氣。」
  貝吉塔一面吐氣一面模糊不清地呢喃著什麽,八成又是什麽他是個奇怪的神之類的事。

  「好吧,算了。但你可別說我沒警告過你!」
  悟空渴望地點著頭,傾身坐下,任雙翼自然地垂在石面上。

  「在我被選為風神的祭司之前,」他緩緩地開始敘述往事:「我和我的父親住在西西裡島上,父親是地中海裡最好的商人,他是我當時憧憬的目標。而為了搶走他手上的事業,我們也有了許多想置我父親于死地的敵人。但我的父親是個非常強韌的人,沒有任何刺客或海盜能把他擊潰,他是我的英雄,直到現在還是。」

  「但是,」貝吉塔頓了頓,咬著下唇停下話語的同時也停止了輕拍海鷗的動作,那待在他腿上的鳥兒輕柔地發出鳴叫聲,彷彿在鼓勵他。「有一天傍晚,就在父親準備回航時,一道強烈的颶風襲捲了我們的島,那陣風破壞了船帆並且造成了巨大的傷害,我的父親作為一名船長……他留在船上確認其他每一個人都離開但卻來不及逃走,和那艘船一起沉下去了。」

  「我從此孤身一人,而我把這怪在你身上。」

  一口氣頓時哽在了悟空喉間。

  「成為孤兒之後我根本沒辦法支付那些在我父親去世後突然出現的大量帳單,我甚至沒有時間和他好好道別就被賣給一位領主了。」

  「我只在那裡待了一小段時間,因為很快的上任風神祭司的死訊便傳到了島上,他們在找適合的新任祭司,我很顯然比起那些專門被訓練做這種事的人要適合得多,我很年輕,能閱讀寫字,而且我的主人說我很聰明,於是我被選上了,在儀式之後我就被送到了這裡。」

  「那個時候,我很討厭你是因為我一直認定是你送來那陣颶風的,我想你一定是收到了其他商人的請求,讓我的父親頂替了他們的位置。所以我討厭你,我討厭你做的事、討厭從此必須和你一起單獨待在這塊笨石頭上!」

  「但是……在經過了這麽多年以後,我注意到了你並不會做這種事,你不會答應那些惡毒的請求,不會為了玉米豐收等等以外的單純祈願揚起狂風。」

  「我還是討厭了你一小段時間,但我慢慢改變了想法,我開始理解你和那陣颶風並沒有關係,那大概就只是自然形成的災害,而它正好發生在了我父親身上。而後來我發現你是那麽接近……一位不怎麽有用的神,每當我斥責你不洗澡、把髒衣服丟在祭壇上、洗完澡立刻弄得全身是泥時你總是表現得很害怕,這讓我更清楚地知道了你不可能會做這種事。」

  「我從來沒說這些是因為……嗯,饒人饒己吧,我想。你從不知道我討厭你的理由,所以我想我並沒有欠你一個解釋……尤其是我知道你並沒有做錯任何事之後。」

  「我很抱歉我沒有早點告訴你這些,我只是認為如果裝做這一切沒有發生過會比較好。」

  貝吉塔轉過臉,直面迎上了一個正啜泣著把眼睛都哭腫了的風神。
  「悟、悟空?你為什麽……」

  「對不起──!」他哭喊著,周遭瞬間颳起了一陣非比尋常的強風。

  「悟空!」他大嚷道。

  「對不起!對不起!」他嗚咽著,淚水順著臉頰傾倒而下。現在他終於知道為什麽為貝吉塔會想拿那塊石製的聖版狠狠揍他,終於知道為什麽他會哭著尖叫他恨他,這真的都是他的錯!

  「悟空!拜託!你快把我吹進海裡了!」

  在看見自己失控的情緒做了什麽後他立刻停止了哭泣,所有的海鷗都飛到空中,尖聲咒駡他打擾了牠們的寧靜時光,貝吉塔攀在石面上,和迫使他飛往海面的強風搏鬥著。

  悟空驚叫著止住了狂風,將貝吉塔拉到自己懷裡,翅膀小心翼翼地包裹著兩人,現在他覺得更糟了。

  「我、我很抱歉,吉塔……」

  「笨蛋。」年輕男人無奈地低吼著:「我告訴過你你不會想聽的!」

  「我知道。」他吸了吸鼻子:「我真的是個沒用的神,對吧?」

  「不,悟空,你不是。」貝吉塔歎著氣伸手回擁住他:「你是個笨蛋,總是做些奇怪的事還難以置信的健忘,但當時機來臨時,你總是會做出對的選擇。」面對著他仰頭露出的鼓勵性笑容,悟空回以帶淚的微笑。「雖然……每次我罵你時你老是躲在翅膀下!」

  「嘿、那是因為貝吉塔有著和自然力量不相上下的強大啊。」他輕聲笑了笑:「我可以理解為什麽你從不祈求獲得強悍的力量,你一定會痛扁那些惹你生氣的人!而這些人真的很多!」

  貝吉塔有些惱怒地哼了聲,但還是讓悟空笑著緊緊地抱住他。對悟空來說,那些發生在貝吉塔身上的事還是讓他感到難受,而他甚至沒有做任何事讓這一切好過一些,但沒關係,他現在已經知道一切了,他保證他會好好補償他。貝吉塔說的沒錯,他是一位神祉,他將履行他的職責。

  就從現在開始。他想著,一面收攏雙翼更緊密地包複住懷中的祭司,擁抱著那個得到其他人所沒有的他的愛意的年輕人。


*Kitten
 小貓


  悟空坐在至高點瞪著那個可惡的入侵者,他真的很討厭牠!儘管他通常是一位相當友善的神,一輩子也沒恨過什麽東西,但他是如此赤誠地在厭惡那個小惡魔!他心中的厭惡因為牠就這麽坐在那裡、睜著大大的藍色眼睛無辜地向上看著牠而膨脹了。他可不會再次上當!

  「悟空?」他偏頭透過翅膀望去,他的年輕祭司正看著他,臉上的表情像在懷疑悟空是不是失去了理智:「你在上面幹什麽?」

  「沒什麽。」他悻悻然地怨聲道。貝吉塔為此挑起了眉頭,但沒有深究。

  「好吧,等你做完了『沒什麽』之後記得下來吃晚餐。」說完,他將注意力從悟空身上轉移開來,臉上露出了溫和的笑容,當他靠近那個毛茸茸的惡魔時悟空感覺到自己肩頸上的羽毛全都豎了起來。
  「過來,布羅利。來這裡,小貓咪!晚餐已經好了。」

  那隻惡魔興奮地喵喵叫著,並且渴望地跑向貝吉塔。悟空眯起眼睛望著牠快樂地發出呼嚕聲磨蹭貝吉塔的腿,羽毛為此蓬了起來。他的祭司抱起小貓並轉向悟空。

  「快下來吧,悟空。晚餐時間到了,你知道你從不吃冷掉的食物的。」

  「我知道。」他咕噥著在至高點上挪了挪:「我很快就會下去……」
  貝吉塔點點頭後便離開了,一路上都對著那毛茸茸的祭司掠奪者傻笑著低咕有的沒的。

  悟空歎著氣放鬆了身體,他先前展現的態度令罪惡感充斥著他的全身,說真的,他搞不懂為什麽他會表現得像是個被寵壞了的孩子一樣,他只知道他真的不喜歡貝吉塔抱著那個、那個……東西!

  他瑟縮著在心裡斥責自己竟然喊一隻小貓「東西」。但為什麽他要感到難受?他不過是在沙灘上發現了那隻被沖上岸的貓咪,當時他正四處飛著好逃過貝吉塔斥責他把洗好的衣服又吹進了泥坑裡,飛過一座小島上時悟空注意到了上頭躺著幾具屍體,那景象令他的心臟感到一陣抽痛。他本能地在上頭搜索著可能的倖存者並找到了那隻奮力掙扎的小貓,很明顯牠才剛出生,並正在找尋自己的母親,但牠蹣跚的步伐卻不斷地往海浪靠近,受此感動,悟空很快地撈過那隻小虎斑貓飛回神殿。

  一開始貝吉塔提出了非常非常多質疑,回想起最初是對方不想養貓讓悟空感到相當懊惱。

  「那會有很多困難的事要做,悟空。」他那時告訴他:「養寵物並不容易,尤其是這隻小貓還是個小寶寶!你必須當牠的媽媽幫助牠度過嬰兒時期!」

  但悟空乞求他、拜託他、哀號、下跪,甚至哭了,直到最後貝吉塔妥協。

  如貝吉塔所說,照顧寵物非常困難,悟空從頭到尾就只有幫牠取名叫布羅利而已!自從有了貓後,他不停地纏著貝吉塔幫忙喂牠、看護牠還有照顧牠,因為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麽,到最後,貝吉塔乾脆攬下了照料小貓的所有工作,像是拿羊奶喂牠或是把牠放在長袍前襟的小口袋保暖。

  現在想想,從那時候起布羅利便不令人意外地把貝吉塔當作了自己的母親,每當貝吉塔呼喚時,牠總是會回應,而當牠喵喵叫時,貝吉塔也同樣會回應牠。

  悟空從高處跳下,他的翅膀也隨他墜落,其實,如果他不想討厭那隻貓的話當初就應該聽貝吉塔的話不要養牠,但他也知道以自己的個性是絕對不可能這麽做的,他只是嚴重地嫉妒有其他人搶走了他的祭司的注意力,他覺得自己就像是家裡出現了新生兒的長子,因為出現了更幼小且需要照顧的存在而被遺忘。

  他認命地飛著,傷心地踏進了餐廳。貝吉塔和布羅利待在裡面,他的祭司正騷撓著小貓的耳後,而布羅利則是吃著盤子裡沾著肉汁的小牛肉塊,牠顯然一點也不在意貝吉塔的舉動,事實上,悟空還能聽見牠正發出呼嚕聲。他再次歛起雙眉坐在餐桌前,嫉妒滲透了他的每條神經。

  貝吉塔很快地站起來拿來了他的晚餐。

  「拿去。」他說:「我不知道你最近是怎麽了,但我想也許你需要一點精神提振。」

  悟空看著自己的盤子,裡面放滿了他最喜歡的食物!異國水果、蜜肉還有醬菜,它們都在裡面了!他抬起頭看向貝吉塔,對方正一臉焦慮地回望著他,悟空頓時感到非常愧疚,他沉浸在嫉妒布羅利搶走了貝吉塔的小世界裡,想著他對那個年輕人而言不再重要,卻沒有發現自己的態度讓他有多擔心。

  心懷愧疚與感激,悟空貪婪地開始大吃起來。

  「非常謝謝你。吉塔!」他叫著:「這對我來說意義重大!」

  「所以,到底發生了什麽事?」
  悟空用力地嚥下口中的蜜肉,他知道自己應該說出實情,但那聽起來會非常蠢。

  「呃、我……這個,我只是……只是……感覺不太好。」他斷斷續續地邊吃著食物道:「關於……關於明明是我想養布羅利的卻沒有像你那樣照顧牠……就是這樣……我很抱歉。」

  貝吉塔挑起一邊的眉毛抱起雙臂,彷彿在表達他不相信這些,悟空很確定他確實不買帳,但經過一段時間的審視之後,他只是歎了口氣不再追究。

  「如果你這麽說的話。」他說:「但我警告過你養寵物很難的。」

  「我知道,貝吉塔。」他同意道,內疚地從座位上微微下滑:「而我保證從此以後我會好好照顧牠的!」

  「很好。」貝吉塔贊同著:「首先你要做的就是在我打掃時好好看著牠,自從養了牠之後我都還沒好好清理過神殿,有一堆碗要洗還有大把的祈願書要整理,我甚至不知道那個……」

  悟空笑著傾聽貝吉塔叨叨絮絮地唸著自己的事務清單,他一定不知道自己做這種事時有多可愛。一聲輕柔的貓叫聲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垂下頭看見布羅利正坐在他們兩人之間,位置稍微更靠近貝吉塔那裡一點。他微微一笑,也許這隻小貓並不真的是一隻邪惡的小惡魔。

  他伸出手拍了拍牠的耳後,因為那震動著他指尖的柔軟呼嚕聲感到開心。

  所以當布羅利抓過他的手咬下去時他真該死的非常驚訝!

  悟空壓制住了驚呼,卻沒能掩飾他的翅膀拍動時揚起的風!貝吉塔被嚇得微微一跳並抬頭凝視著他,讓悟空羞紅了臉並垂頭瞪向那隻小貓,他發誓他看見牠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好吧,布羅利。他低吼著。你想要玩粗暴的是吧……




  我這一對可以吃一輩子(?
  FK難道吃熱門CP就是這種感覺嗎(痛哭流涕)好多糧食我好滿足喔我的天啊(滿地滾
  這一對不論在日本歐美還是中文圈都好紅,我吃得好開心QuQ我決定在七龍珠坑底不出來了嗚嗚嗚嗚嗚(流著幸福的淚水躺在坑底

  但就算是熱門CP,我也還是歡迎大家來交流喔喔喔O_<(?

  最後兩篇我真的很喜歡,覺得風神悟空好呆萌XD祭司王子好可愛<3感覺這個設定還可以繼續發揮XD看看以後我有沒有想法來續寫看看www

  以上,希望大家喜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602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悟空|七龍珠|達爾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izukaw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LOL》【多CP】─ ... 後一篇:《LOL》【沃維克×索拉...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irsky00大家
小說終於更新~~歡迎大家前來小屋坐坐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