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短篇】天之章〈異夢32' 千年〉下篇

作者:Tsu Li Gue│2017-04-25 19:41:34│贊助:14│人氣:346

天之章〈異夢32' 千年〉下篇

  因為第一日的祭儀是要持續到天亮的,直到天亮我都很幸運、沒被人搭話,不然我還真不知道能不能即時回應。
  剛剛那奇異的景象消失後,祭儀也像是算準時間剛巧結束,馬耀這時才得空來找我,於是飢腸轆轆的我們並肩朝回家的路上走著,準備好好吃點東西、洗澡補眠,一路上馬耀受不了我的沉默,主動和我聊起天來:
   「嘿!你在恍神?」
   「什麼?抱歉,我比較少熬夜。」
  隨後剛好打了個哈欠應驗我說的話,馬耀就沒再追問了,只說:
   「剛在問你,那棟樓你會想去嗎?」
   「哈阿?樓?什麼樓?」
   「就是alikakay的屋子阿!雖然難找了點,但fufu還是告訴我了,他說反正我遲早會老,而且你帶回的小夥子有緣,小夥子當然是說你啦!說先告訴我也沒關係,而且他覺得你和alikakay有感應,他剛剛還問我你有沒有找到你要的答案呢!」
   「答案嗎?還真的有……」
   「是什麼阿?」
   「等我們去那棟樓之後再說吧!我現在還不是很確定……」
   「就你們漢人喜歡賣關子。」
   「不是啦,這東西有點鬼怪的成分不好說,哈哈。」

  很久之後很長一段時空,我都在想那時因為一場夢而當起背包客的自己這個行為正不正確、後不後悔,但直到見了那棟小樓時,我才發覺這些都是杞人憂天的煩惱,當我看見活生生的海德出現的時候──

  祭典結束前一天的夜裡,馬耀半夜驚醒說是海神托夢要我趕緊去那棟樓找祂,他起床的時候像抽筋似的還踢了下床板,嚇得我不用他叫就起來了!馬耀是個行動派,不,族人都是行動派!他逼我馬上換好衣服,說是神靈的話不可以不聽,不能讓人家等太久,當我換好衣服時,馬耀已經和fufu打過招呼了,他說fufu也夢到同樣的夢,於是我們很自然地出發。

  等馬耀回來才知道,我們離開的這段時間若有族裡同個年代階級的老人家問起,fufu還會很俏皮的說我們被祭典感動、想當報訊的勇士就連夜出發了呢!想當然其他老人家沒少拿fufu打趣,馬耀的fufu真的很可愛。

  這才幾日的短暫相處時間裡,我和馬耀已經變成幾十年認識的好友似,也幹起連夜偷溜到外頭廝混直到隔日清晨才回家的這種壞事了;一路上,馬耀都在問我遠遠的那棟木造小樓有沒有發著光、有沒有看到神靈的蹤影,把我當靈界探測器似的,被問到不耐煩的我一掌貼在他臉上蹂躪一翻,他被我虎口一捏噴出口水來,而後笑著追打我,我們就一路鬧進了阿里卡該留下的那棟小樓前,直到那處我們才稍微正經了,好好整理了儀容推開了小樓的木門──

   「馬耀!別過來!」
   「什麼?你看見聖靈了嗎?」
   「比那更糟!我看見很多旯犽!」
   「……白癡!拿個木棍推開牠們啦!」
   「等等好像……」
  旯犽像是通人性一樣,在我們手電筒微光的照耀下向我們的兩側散開,騰出走道給我們。
  這在自然界裡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阿!
  馬耀看了驚呼:
   「哇阿!這一定是神靈的力量。嘿!你小子厲害阿!等等!為什麼牠們只讓你過!」
  我也是在往前走了好一段路才發現馬耀沒有跟上來,正當我準備往樓上的木梯走的時候。
  似乎在我離開後,原先擋路的旯犽又回歸原位了,可手電筒在馬耀手上,旯犽也沒有讓我後退的意思,隨我前進可以聽見黑暗中多毛的蜘蛛「咖嘶、咖嘶」大腳踩在木板片上的聲響,實在不清楚這兒有多少隻旯犽的情況下,我停下腳步對遠方的馬耀喊到:
   「要不你在外面等我吧?牠們應該不會害我!」
   「哼!你不要被牠們吃了阿!我就守在門口,天亮牠們應該就跑光了!不公平阿,我也有夢到聖靈為什麼就你被接納阿……」
  身後傳來馬耀難得孩子氣的碎碎念,無奈笑過後接著往前踏出腳步,在好不容易摸到樓梯扶手的那刻,視野前方的空間像是被隔開了一樣,變得明亮起來!
  腳下破敗的木造階梯也像無損似的顯露出完好的木紋,一階階向上踩去只聽木板傳來「嘎──嘎──」的聲響,原先這聲響該增添夜探的恐怖氛圍,可因著隔絕出的特殊空間,白色霧濛濛的介質阻在眼前,所有可見的場景竟像是隔了夢幻的泡泡在觀看!

  便是在這樣的氛圍中,看見了比祭儀中更清晰的、沉睡的海德,以及難以言喻的艷麗的紫心──

   「百年了,你怎麼還不醒來!」

   「罷了,只要你還活著,就足夠了。」

   「那卑劣的傢伙才不該稱為王呢!唉!海德,看看我,你倒是睜開眼看看我阿!這次我不逼你了……」

   「祭品根本不會死的,你別睡了,不要相信自己已經死了阿!」

  好幾個不同的時空變換下,唯一不變的是一雙男女:女的身著黑得發紫古服,肢體每個晃動間,都令布料上艷紅、藕紫點綴的彩蝶紋飾鮮明不少,彩蝶寄居的暗褐色枯枝好似可以穿透布面活生生長出來──
  她便一人用著頹敗而又誘惑人的慵懶姿態,時跪時立於那名男子身前。
  另名男子則有著淺藍色中透著點綠的肌膚,細看可見蛛斑似的紫藍色痕跡爬在上頭;他雙目緊閉,一張臉若是不笑,那神情將十分嚴肅,對此我是吃驚的,對於這被稱為海德的男子有著如此面容一事;不同於阿里卡該異族人象徵的細長兔型獸耳長在頭頂上,那雙耳朵正毫無生氣的低垂進他那比自身膚色略顯濃郁些的長髮裡頭。
  我們一絲不苟的祭司,就連被鎖在石壁上也是高貴、膝蓋微傾著的站姿;身上的古服不若女子失禮,他細心穿好每個細節,撫平每一絲折紋,高檔的用料甚至在遇見光的時候都能泛起銀藍色的微光,如他頭髮裡透出的細緻亮點。

  如若這畫面僅是話本裡的一個章回,這兩人定像是在演出什麼不可成全的愛與恨交織的故事,明明該是萬分無聊,卻又令旁觀者焦急不已;這華美的已然想放棄等待海德的女子─紫心,會不會下一秒就化作她衣裳上的紫黑色蝴蝶?脆弱的翩舞著,滑過每個日夜裡,據守在每對枯守著的人們心頭,竭盡身力的散發費洛蒙,只為尋求絕食生產後的死亡……

  紫心,當真做得到吧?
  可這樣烈性的女子……會渴求起世間的柴米油鹽嗎?

   「我今天給你取來的水果你有吃點嗎?」
   「真不乖阿,你以前趕著寫咒文都沒有好好吃飯的習慣,我給你取了你總會多少吃點的,現在怎麼又不吃了?給我吃啊!海德……你為什麼……嗚嗚。」
  看著曾經十分尊貴的女子,將取來的紅色樹果用力抵著男子形狀姣好的薄唇,力道大了些硬是擠出殷紅的汁液,似是看見海德皺了下眉頭,女子便嚶嚶哭了。

  唉,紫心妳這是何苦?
  身為半神對人世絕望才一心渴死的,因著王曾經的援手才甘願留於此地餽贈海族人;我從不生怨,妳怎就看不明白──偏要與我共處……

  海德的聲音突然響起,可紫心的樣子卻似未覺,這才發現,男人沉睡的意識竟是毫無保留的同步於我的腦海!像用著自己的身體傾吐字句那樣,當紫心那烏黑得透著瑩瑩紫色光暈的髮梢,如何輕慢地掃過我的鼻尖,連帶著心上也像是被貓抓撓似的顫動了起──

  或許我們都錯怪海德了。
  或該說紫心太懂海德?
  可正是兩個太懂彼此的人才更難成全吧?
  這便是天道──

   「你若是再不醒!我便是耗盡一身神力也要令你重返人間!」

  不要!

  反駁無能為力。
  超脫肉身的男子眼睜睜看著那個艷麗的女子失去神智,紫心濃豔的眼妝從紫藍色變成了紅黑色,狹長的尾端都快延伸到耳朵上緣的位置,雙目裡的黑色色素霎時退得乾淨,一雙象徵盲眼的白瞳與落下的紅色淚漬形成反差,這一切配上鮮嫩的紅唇,襯在她白皙透亮的肌膚上鬼魅異常──

   「紫心不要!」
  
  一陣風暴過去之後,一切已成定數。

  震開枷鎖的男子,緩緩滑落,佇立在半圓形柱狀的祭所,手裡穩穩地托著癱軟的美麗女子。
  石頭堆砌成的牆面上寫滿許多難以考據的象形咒文,這些蚯蚓似的字跡配上女子強行出力被風劃開的削痕像是某種諷刺──
  一生庸碌至今,撰下諸多咒術之書,到頭來卻都便宜了別人,想護著的怎樣也護不住,最後還落到相當於「自殺」這樣嚴重的命數,原先想著只要留守永世便好,給予海族人的承諾對他來說無比簡單,可怎料守護了快一輩子的人竟被送到此地同生囚禁,超出這個世界容許的情況下,不得已只好從自己的魂魄裡抽出一些不夠純粹的融為一塊送去投胎,如此定不影響這世間的規則,現在可好,平衡又被打破了,打破又被修復了!

   「命數終是逃不掉的。罷了,當我還妳吧。妳也辛苦了。」 

  紫心散盡了法力,天道本該放手了,可為何還不願讓她活!

  用著自己的舊身體,向懷裡有著轉醒之勢的女人開口,聲音是自己從未察覺的溫柔。看著從酣睡模樣緩緩睜開眼的她,曾美若珠寶的黑瞳僅剩一片慘白,即便如此,她卻露出幾百年來難得再見的稚子模樣,懵懂的看著我,絲毫不願提自己看不見的事,只是無聲地用雙手撫著我的臉龐,細心的勾畫著:一會兒拉了下我的耳朵,即使獸型的耳朵十分敏感與脆弱但對上這名女子,我竟都覺得無所謂了,一會兒又捏了捏我的鼻子,無奈笑出聲來,她才噘起嘴發出哼聲,我便繼續任她作為。
  這讓我想起幼時的她:那時她穿著的藏青色繡有紅花的衣袍,第一次可以穿上這身只屬於她的成年禮服飾時,小腳幾個躍步的到我面前炫耀,露出小小的虎牙,綁於頭顱兩側的俏皮髮束隨著她的動作左搖右晃,髮束外的區域與後腦下方都是特別梳開披著的長髮,當時頭髮也只留到腰際吧?即便是剛剛成年的年紀,也無法掩去髮絲上同她眼底泛出的水潤波光,她那雙眼便是從那時開始更為水靈了,眼底似還閃著星狀的糖粒呢!這水光同時配上她燦爛的笑臉以及隱約開始嫵媚起的狹長大眼,無一不讓人隔空都能嚐上蜜來。
  千百年前我曾堅持的一些傲骨忠義,不願面對的本心,竟要用上幾百年的時間才能醒悟,說來羞愧。

  大祭司之名,不要也罷;這半神之軀,當真負累……

   「從今以後你只能聽我的!我說往東不可以往西聽到沒!」
   「是!紫心大小姐!哈哈!」
   「讓你笑我!哼!也不想想誰陪了你百年時光!」
   「好啦,紫心,妳現在需要靜養,我給你拾些你最愛的海星了,摸摸看……」
  我牽起紫心的手,和她走至樓下,在竹籃裡有著幾隻今早捕獲的海星正頑強地扭動著。

  在我的神力支撐下,這棟小樓暫且維持原來的樣貌,可神力不是萬能,這一切也僅是幻象。百年後一部份為木造的小樓又怎麼會完好呢?

  這時期,隱隱約約的,我仍能聽見馬耀的聲音,他是緊張的,可我已經無法抽身了,雖然挺對不起他的,但那個人世早已不是我的世界了……紫心她,只剩幾個月的壽命了。

   「哈!你不能、歧視,哈!我看不到!」
  越接近最後一個月的時間,紫心說話總喘著氣,連髮都漸漸變得雪白,原先便超乎常人白皙的膚色,更是變得如果凍般剔透,有時,我的雙手甚至會穿過她的嬌軀,好險她不見,若是見了該有多難過?她最珍惜的黑色秀髮、最在意的美貌,無一不在凋零。
  這已是最後的一個月了,便是獻出這守了千年有的元陽,也沒關係了吧?身為妄為神的妖物,為了真情獻出修為也是值得的,解開衣帶傾倒在床的紫心,最終只受了我輕柔的撫觸,我還是心疼的,她的氣力已大不如前,甚至可以說是像年邁的老者一樣,這要我如何圓她的願?

   「海德!和我成親!」
  那時,即便她如何高傲的站在我面前,整張臉卻早已羞紅難掩,連雙腳都在隱隱發抖呢。

  被紫心喚醒的那刻起,受阿里卡該的王救起前的記憶也通通回溯了:我的年歲遠超出阿里卡該的族人,說是千年前的一個物種化成神也不為過。過往我都生於水中,我的身軀極為纖長,身上有著黑色與藍綠色的斑塊交錯生長,直到有天我難得想曬個太陽,在岸上水漥處遊走,見了一個海族幼童抱著從未見過的一種生物─兔子,或許心生羨慕便在得以化形的六七百年前的那個時機,參雜這異樣的元素化成了現今這副樣貌,同時因為化形的衝擊,我喪失過往所有的記憶,唯一沒忘的就是些保命的法術,而阿里卡該的化形術還是我教的呢。

  但比起我,更能稱為半神的理應是阿里卡該一族。
  他們雖也是異類生物化形,卻擁有撕開時空裂縫、穿越時空的能力,不過他們也同時受不同世界的規則制約;到海族這落腳,其實已經是我們到訪的「第三個」海族了,在平行進行的時空下,前面有兩個長相一模一樣、人口分布相同的海族,最終都無可避免地讓阿里卡該走向「滅亡」,這次或許讓我這個「大祭司」留下是正確的決定也說不定,我也是感覺得到的……



   「最後還有妳相伴,真好。」
  望著已經開始陷入昏睡狀態的紫心,低下頭便能嗅聞那清新的髮香,現在,已經連觸碰她都成了不可能的事了,好在這氣味會伴隨我,直到我回到大海……
  帶著妳一起,回我的、我們的家……

   「紫心!」

  離別的時日終是來了,妳在風和日麗的一天上午,身影漂浮於空中、一個化形才會出現的強烈光暈刺眼的出現,等到紫紅色的光消失,原先高舉著的、渴望撫觸妳的雙手,勘勘接住落下的一隻殘破的圓翅紫斑蝶。便在這時,一陣風不留情的吹撫過我的手心,未來得及看清化形前羽翼殘破的妳的全貌,妳便化作粉末重新滋養這片土地了……

  我處在我們共處幾百年卻錯過的小樓內,這百年卻也讓我再難堅持一些執著之事。
  處在小樓的窗邊,對外看著遠遠的一個沙灘上的黑點,那是馬耀。
  一個忘記今年豐年祭遇過我、夢過我的馬耀,他仍像當時那樣沒心沒肺的逗弄著一旁比他矮幾個階級的幼嫩少年,他一定會一直以為他身旁的少年是我吧?
  這樣便好。

  有些沉重更像是已經釋然的情緒最終還是覆滿我,我在紫心消失的幾個月後,終於拖起笨重的腳步,一步一步的踩在即將崩毀的木梯上,幾些木塊承受不住重量碎裂掉入一樓的沙坑裡,小樓早已千瘡百孔,木板與木板間的縫隙都破出無數開口,暖陽的柔和光線從孔洞裝飾著地面,一塊一塊,燦燦奪目;如若我找得回紫心的魂魄,定也會是這樣美麗的事物吧?但我不可能這麼做的,她已一魄不存地消失了──

  隨著越靠近地面的每一步,抖動的身軀像是會把靈魂也抖出似……
  若是真能如此便好了……

  直到回歸沙地的那刻,我已然忘記什麼是阿里卡該、什麼是紫心。
  變回一條無憂無慮的黑唇青斑海蛇:愛恨分明又什麼都不想懂,還能有求必應的黑唇青斑「海神」,直至游回大海深處的那刻,直至小樓在後頭原地消失的那刻,我都這麼相信,未來也只會如此相信──

  我叫海德,這便是海德的前世今生、海神千年未成的夙願,又或許……
  我也開始不叫海德了。

  End.



備註:
1. 阿里卡該(Alikakay)。阿美族豐年祭由來傳說神話裡,一個非人的外來異族,善於幻化身形,會奇異法術;他們身形高大、皮膚白皙有著豎瞳,身體多毛,手腳、胸前都有濃密的毛髮,也留有一頭長髮;動作敏捷、刀槍不入,個性十分懶惰,長期騷擾阿美族人,最終受征討投降離開。
2. 布絨(porog)。芒草/蘆葦末端打成結的驅鬼用具。
3. 馬讓(marang)。阿美族豐年祭由來傳說神話裡,對抗阿里卡該的青年頭目。
4. 馬耀(Mayaw)。這個名字有守護月亮旁的星星之意 。
5. 紫心。圓翅紫斑蝶的化身。
6. 海德。黑唇青斑海蛇的化身,為生長千年的海神。



參考資料來源:


  後記:
  原先這個夢只有夢到最後面這段,紫心一心想要令海德甦醒,施咒的時候神態十分癲狂;在救活海德後,海德對其百依百順,紫心的態度也變成小鳥依人般溫馴可人xD
  可夢的結尾,只留海德一個人,徒步走下木造的建物,那個畫面真的超綺麗的,海德和紫心都很美,像是3D建模建出來的那種自帶光暈外掛的人xD
  再配上獨自蒼涼走下樓梯的海德,整個超虐心。
  不過其實演到最後那幕,是海德邀我一起下階梯去海邊看海xDDD
  但他還是一臉慘淡你懂的xD

  原本還想說這篇劇情超少不會再變成快中篇的小說了吧?
  結果一個手賤X 我居然打到破萬字了!
  天!這樣寫完20幾篇短篇成書還得了,都能分上下兩冊了ㄍㄋㄋ

  至於為什麼會有阿美族的劇情出現?因為我喜歡原民X
  我還在阿公或爺爺究竟要叫阿美族語的a開頭的那個單字,還是別的?之間找了很多資料,但都沒人告訴我a開頭的那個單字怎麼發音,或說中文怎麼唸,最後我放棄掙扎發FB訊息求救我的阿美族女性友人,她回我讓我哭笑不得的答案xD
   「我們家都叫fufu耶。」
  另外我關於祭儀也有很在意的點想問她,就順道問:
   「迎靈祭會在海邊舉行嗎?現場會生篝火嗎?」
  因為這個問題太白癡了,我查的文獻通通說你是女的你就不能參加迎靈祭xDDD
  所以最後當然沒問成,最主要的原因還有我的友人是住山上的阿美族xD

  只是剛巧第一篇異夢有刻意加入一些台灣元素,所以想著乾脆這系列能加多少台灣元素我都加看看好了,寫作還是要有目的,除了記錄夢境改寫成小說這個目的,還是想要多多推廣台灣的文化出去。
  其次是早前我也有田調的經驗,背景上來說對多數族的背景有一定程度的了解(習俗習性穿著甚至是長相!)不誇張,我可以告訴你現在所見的阿美族女孩多數都是白皙高挑纖細,眉頭是比較英氣的那種蹙眉的感覺,有一定的斜角xD 而且我比對其他族發現阿美族真的是所有族裡最文弱的xD(之前有族人自己在那邊說笑話,說要抗爭都是排灣泰雅站前面,阿美站後面因為比較秀氣xD)
  我還可以分析泰雅應該是所有族裡最兇的一族,獵人頭獵到有樹(當我什麼都沒說)
  不過原民獵人頭通常是移禍、祈福,就是穀物收割不好、族裡病疫等問題他們將之轉化為獵外族用以趨吉避凶,被出草的外族則被認為成為族的一份子,也就是當自己人看了。(除了歷史上真正被迫害的故事基本上獵人頭多數都是這原因,還有成年禮訓練膽量之類)

  不自覺講太多xD
  這篇有點太美化阿里卡該了,不過我個人是認為神話有其基本原型,這個神話在各族也有很多版本,外加上對阿里卡該的描述,我個人是覺得像是,一個種族許久未見另個種族、對另種長相的人存有畏懼心裡,最終才產生的故事。

  我實在沒有拆篇的習慣,但為了大家的眼睛和精神,只好拆一波了。
  推阿美族文化純粹是他們有海祭,剛好符合題材部分設定,又剛好因為在下之前一直被朋友邀約去豐年祭作客,但都沒時間QQ
  所以我只好來怒寫一波圓夢了55555
  以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557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短篇|經驗小說|||悲傷|阿美族|原住民|架空||

留言共 4 篇留言

Autumn
很完整的一篇小說
如果合成一篇我到不覺得會傷眼睛
畢竟沒甚麼冗贅的劇情

只是主角為什麼剛開始就知道要"尋找"@@?

04-25 19:55

Tsu Li Gue
因為主角夢到了海神最後的那段故事,可能也有夢到當時的地貌所以他才知道大概的位置合成了地圖04-25 19:58
攸沄
阿癸,分兩天發可以多賺點巴幣呢

04-25 20:11

Tsu Li Gue
我是不想讓大家有斷掉的感覺才同天發的QQ
因為是短篇分上下已經感覺很差了,再分天發感覺更差QQ04-25 20:17
攸沄
短篇分上下說實話會讓人比較想看喔

04-25 20:20

Tsu Li Gue
真的還假的[e28]第一次知道,長知識了!04-25 20:22
Professional
  從紫心跟海德出現開始讓人有點出戲,不過每當場景回到馬耀這邊時就沒這種感覺了。我想一部份原因是因為這兩個角色的名字,至於另一部份原因,我想是因為台詞。

  海德跟紫心兩個人物的互動讓我聯想到很多小說中常見的人物樣板,台詞和描摹上沒能特別突出什麼特色,而且說的太直白。之所以提這點,是因為其他段落相比這一大段(兩人登場到主角神智稍稍拉回),明顯有趣許多。結局個人認為還不錯,情緒還有文字的處理能讓人更為感同身受。

  

05-22 17:51

Tsu Li Gue
感謝教授評文!!!!!!!我寫完有察覺到好像出戲了[e28]而且自己也覺得對白不小心言情了X Orz 希望自己日後別再犯這問題[e36]05-22 18: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pikahan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天... 後一篇:【碎碎念】請假文+酒鬼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xrc817喜歡看實況的巴友
我的實況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gFa35QQUZSmYqGGao9tTw?sub_confirmation=1 洛克人11實況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12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