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1 GP

[達人專欄] 【短篇】惡質總裁逼我嫁

作者:Hikari Yun│2017-04-23 23:47:55│贊助:82│人氣:1736

  非常謝謝傻不嚨咚送圖!能在巴哈認識你真好!!!




  紅土大城鬧區,行人熙來攘往,旅商絡繹不絕,滿街琳瑯滿目的攤販,繁榮盛況不言而喻。而城市中央一帶的巨型環形建築,正是帶動繁榮經濟的都市命脈,那是眾所皆知的天堂角鬥場。

  角鬥場一隅,亞倫從地下監牢走出街道,闔上白筆記,垂頭一陣嘆息。

  這次的採訪,非常艱難。

  剛才的採訪對象,是新角鬥士艾菲娜,她是來自紅蓮族戰士,也是傳說中的戰鬥種族,艾菲娜幾天前那些出類拔萃的戰場表現,戰鬥血脈非浪得虛名。

  幾場比賽下來,她驍勇善戰的英姿,風靡了在場貴族觀眾,在角鬥娛樂事業掀起廣大話題。

  可是。

  亞倫是來此出公差採訪的宣傳部新鮮記者。但他的心理並不平衡,明明自己只是菜鳥,為何得背負這要命重任?

  平日工作總是四處奔波造訪牢獄。每在採訪角鬥士時,他們要不是擺臭臉,就是咆嘯罵人。唉,這也難怪,他們都是身不由己的戰鬥奴隸,要不就罪犯、要不就俘虜、要不就倒大楣被活逮的異族。

  亞倫可苦惱了……原是要替艾菲娜寫宣傳文案,為下一次的競技場生死鬥做宣傳,讓宣傳部門向總裁交差──明明該是這樣……可是採訪中,艾菲娜卻完全不說話。

  回憶採訪狀況,他簡直被艾菲娜瞪得渾身哆嗦。就算鼓起勇氣,但如何訪問,艾菲娜就是沉默。

  這下該怎麼辦?

  他苦惱地走回辦公室區。

  回宣傳部門,可想而知,他的無功而返鐵定惹得部門十夫長怒不可遏……那老傢伙禿頂生煙,震怒拍桌!


  「混蛋!要你去採訪一名角鬥士,竟然給我交白卷,在下一場比賽開始前,要是生不出宣傳稿,總裁可是會找我們麻煩的!」

  「但、但艾菲娜就是不想講話呀,我也沒有辦法!」

  「天殺傢伙,你不曉得總裁的可怕嗎?」

  「我當然知道……」

  「要是你知道,不想讓總裁大人大發飆,就快點想辦法把採訪稿生出來啊!想辦法逼艾菲娜講話啊!各種手段都要用啊!」

  「可、可是──」

  「沒有可是!」十夫長大人尖聲怒叫,噴得亞倫滿臉唾液。

  「要是你沒有辦好事情,我就把責任全踢到你頭上,讓總裁把你變成下個新鮮角鬥士,上競技場去跟恐怖的母牛人戰鬥!」

  「怎、怎麼這樣……」



  離開宣傳部,亞倫一臉沮喪。

  母牛人是非常可怕的生物,牠們肚子頂著猙獰的乳房,在競技場上「呣」地一聲,巨斧立刻將人劈裂成兩半,想到這,冷汗簡直沁滿額頭……

  ──那可不是開玩笑的!

  啊,這個年頭記者真的很難當。

  稍有不慎就會要扛上頭的大便責任,總裁是性格陰晴不定的變態,主管們人人自危,為了保命練就一身撇責任的俐落絕活,倒大楣往往都是低階菜鳥。

  搞砸採訪的後果簡直不堪設想。亞倫很擔憂,想著總裁大人那不可一世的風範,更是冒得渾身雞皮疙瘩。

  他身為角鬥場企業二代,藉由各種聳動企劃在角鬥企業嶄露頭角,坐上總裁之位後,他更是大膽地玩一些外國角鬥場不敢玩的驚人企劃。

  總裁曾策畫過『莫名其妙的對決!過氣藝人vs鳥身翼人』角鬥秀,簡直惡趣味到極點的節目。

  那企劃讓貴族們票選出十名發展沒有搞頭、只會炒作無聊話題的過氣帝國通告藝人,分派各種武器鎧甲給他們,讓他們在競技場上對抗惡臭又嗜血的鳥身女妖(被剪破翅膀,失去飛行功能)。

  可想而知──過氣藝人們一登場,就被秒殺精光。縱使是場沒又看頭又不精彩的節目,門票卻依然銷售一空。那些藝人被撕裂的殘忍的畫面惹得貴族們捧腹大笑,用盡一生最後的力量在娛樂大家……世上真的沒有比這更殘酷的笑點了。

  得罪總裁,就有可能被變成角鬥企劃演出者,真的很不好笑!

  自己如果沒有把事情辦好,那就死定了……



  亞倫嚇得渾身哆嗦,更整夜睡不好覺。

  就算如此,翌日一早他也只能硬著頭皮再試試了。

  於是他回到巨型環形建築角落的冷僻監牢區,示出採訪證,通過警衛關卡。進入老舊的隱門,走下一層層漆黑階梯,穿越狹窄又深長的甬道──

  忽地,一陣霉味撲鼻,這地下監牢的空氣又溼又黏,火光忽明忽滅,令人感到陰森無比。亞倫隱約嗅到一股絕望感……

  角鬥奴隸在克難的空間生活,過著毫無生活品質的日子,並天天感受死亡逼近的恐懼感,也許明日等候著他們的下場,是難以想像的獵奇式死亡……

  亞倫拍著臉頰,驅離腦中不安思緒,隨後聽見鐵鍊磨擦的噹噹聲響──

  順著音源望向黑暗深處,鐵牢中有位狼狽女孩,睜著雙眼,靜靜凝視著他。

  女孩就是紅蓮族的艾菲娜。

  先前碰面時,她就令亞倫相當難忘了。


  她火紅長髮因濕氣而糾成幾束,瀏海貼著臉頰順應而下,渾身破布、衣不蔽體,乍看下雖不豐滿,卻有著健美身段。蘊含力量的肌肉無法奪去少女曼妙婀娜身姿的存在感,那是如此突兀卻又如此自然……

  然而她身高更有兩米之高,比起一米七的亞倫,確實高出不少……

  因為身段的差異,縱沒看過她的戰鬥表現,但亞倫覺得肯定沒兩三下就會被這位女孩撂倒。

  所以,她看起來很強,非常地強,強得足以讓亞倫緊張得口乾舌燥:

  「那個……我又來叨擾了……其實,我非常需要妳的幫助……」

  「哼。」

  艾菲娜索性坐回地板,面無表情撇過頭,絲毫不打算回應。

  ──啊,她依然是這樣……

  這下完蛋了。

  若再採訪不到資料、寫不出新聞稿,總裁就會震怒。萬一到時又有新角鬥企劃,自己肯定會被丟去當賣命喜劇演員!想到自己小命懸在艾菲娜身上,亞倫心中不由嚎叫著『艾菲娜,我的下半輩子只能依託於妳呀!』

  「艾菲娜,我的下半輩子只能依託於妳呀!」

  糟糕。

  驚覺自己失態,他趕緊摀著嘴巴──

  那悲愴情緒居然掩蓋恐懼,無意識中,竟把內心吶喊給說了出來?

  然而……鐵牢中的艾菲娜竟也嗔怒地瞪過來……

  「笨、笨蛋!」

  咦?她、她終於開口了?但說話為什麼……支支吾吾地?

  「你、你知道在紅蓮族中,用言語把自己的命託付給對方……是代表什麼意思嗎?」

  「抱歉……我不明白……但依我目前的狀況,這是走投無路的意思……」

  「為什麼走投無路就跑來對我說這個?」

  「因為沒有妳,我會活不下去。」亞倫斬釘截鐵。

  「咕嗚!」艾菲娜驚然,雙手摀嘴。

  ……沒有她,就寫不出新聞稿,自己性命是寄託在她身上,這點亞倫毫無疑惑,「沒錯,沒有妳,我就活不下去!」

  「白、白癡!用不著說兩次啊!」艾菲娜將眼角餘光掃向他,強作鎮定,「你是不是在耍我!那麼,敢不敢盯著我的眼睛?告訴你,我族的人只要盯著對方眼睛,就可以分辨對方是不是在說謊!」

  「敢……」

  「好。」

  亞倫木然將臉湊近監牢,艾菲娜不甘示弱地與之對視,不過五秒,她卻漲紅臉別開視線……

  「哼,就當你沒說謊好了……但是我不明白為什麼你要這樣?我到底哪裡好……明明我就只是個奴隸,而你,又要我怎麼做才好呢……」

  亞倫對於她突如其來的配合相當驚訝,卻又呆然拿出紙筆。

  「怎、怎麼做嗎?我只是……想了解妳更多……」微微抬起頭,視線對向她雙眸,準備寫下採訪紀錄。

  「咕嗚……」艾菲娜明眸朦朧,嘟起嘴,「你真是狡猾……可我不是隨便的人,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也很驚慌失措……況且我不了解你,對你也沒好感,不能輕易地把自己全然交給你……總之──」

  亞倫認為她可能不習慣被訪問,「我想,一開始難免緊張……但請相信我!」

  「你……」艾菲娜頓時語塞。

  「我需要你,因為想要快點見到妳……昨夜都睡不好覺……只有妳能讓我得到拯救……」亞倫命懸一線,他誠摯地說著,甚至差點抓起艾菲娜雙手。

  艾菲娜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食指互抵,再次別開視線。

  但她很明白亞倫並沒有說謊……




  訪問很順利。

  紅蓮族女戰士艾菲娜從氣勢逼人變得小鳥依人。

  雖不知道原因為何,但她忽然願意說話了。亞倫秉持職業道德,問一些有禮貌又令人感興趣的問題。

  回到工作崗位,他洋洋灑灑地寫一篇報導,上交宣傳部。

  也因此,隔日的帝國日報角鬥專欄上頭的報導引發人們的關注!

  紅蓮族神秘的傳說在這則報導被揭密,報導中明了部族的歷史、習俗、還有訓練孩童的方式,這支堅毅不拔的民族引起大家的好奇心,對艾菲娜的興趣也更加濃厚。

  比賽的門票與因為報導而大賣,翌日預購票全然銷售一空,VIP門票更是率先被王公貴族用各種政治施壓訂走。

  三日後,角鬥比賽開始──

  編寫報導有功的亞倫,被分配到接近戰場的特等席。他痴痴地環視著現場,大圓形的競技場觀眾滿席,歡聲雷動。

  而這次比賽噱頭是『冷血與熱血的對決!紅蓮族女戰士vs筋肉面罩男蜥蜴』,亞倫心想,這又是莫名其妙又聳動的標題。

  主持人拿著擴音號角在場上嘶吼,激起群眾的熱血,眼見場面熱絡,進入正式程序,便介紹兩方角鬥士登場。

  「有請東面選手──筋肉面罩蜥蜴──」

  伴隨著觀眾的歡呼,主持人激動又滿意地繼續說明:

  「在角鬥場廝殺多年的超級亞人戰士,兇猛的爬蟲冷血動物不僅血液沒有恆溫,內心更是冰冷!蒙著面罩讓他看起來武藝高強!而他的必殺技『狂飆過彎甩尾』無人能抵擋,充滿倒刺的猙獰尾巴打得敵人血肉橫飛!筋肉面罩蜥蜴猶如毒蛇般地吐信,就是殺人不眨眼的象徵!」

  他頭暴青筋,眼球點被他高亢的聲嗓擠出,並誇張地伸手,揮向西面選手入口──

  「有請西面選手──紅蓮族女戰士艾菲娜──」

  漸弱的歡呼聲,頓時又熱絡起來。

  「神秘的火之一族紅蓮族!這傳說中的戰鬥民族無論男女老幼,每個都是天然殺人兵器!在歷史洪流中,他們在邊境衝突上總是以寡敵眾,單兵破千騎!據說只用飛踢打敗全副武裝的戰場兵士!這部族的戰士有如戰場燃燒的烈火,用熾熱的戰技,將敵人焚成灰燼!」

  選手登場完畢後,觀眾們喊得喊得熱血激昂!

  於是,雙方選手對峙而立。縱使紅蓮族艾菲娜身長兩米,可是蜥蜴族的體型卻更是巨大魁梧,兩者比例就像是小孩與大漢。

  亞倫因此替艾菲娜緊張著。他知道,官方賭局大多都下注在筋肉面罩蜥蜴身上,那傢伙是一隻百戰不死的鬥士,比起艾菲娜的戰績,更是接近傳說級別……那位筋肉面罩蜥蜴號稱『裂肉專家』,他所製造的屍體往往慘不忍睹……

  ──可惡,這到底是什麼變態企劃?

  亞倫抬頭看向遠方的首席瞭望塔,一位氣宇非凡、身著貴族華服的冷酷俊男正盯著場上,雖看不清他表情,但亞倫卻明白,這傢伙正勾起嘴角冷笑。那傢伙,就是策劃這場比賽的壞總裁……

  「比賽,開始!」

  戰鼓號角響起,揭開戰爭的殘忍的序幕。

  筋肉面罩蜥蜴以粗暴的動作爬行跳躍,奔向武器架,隨手拿起一把佈滿血跡的巨斧。

  「嘶嘶嘶嘶──殺人!蜥蜴想殺人!」他張開獠牙大口,手腳大張,以威嚇的姿勢步步迎向艾菲娜。

  而冷靜的艾菲娜卻沒被那恐怖氣勢嚇倒,她一個後躍,頭也不回地從武器架拾起一把粗暴的七頁槌。

  「爬蟲類抱歉,我想活著,就得把你弄死。」

  「女人!妳想殺蜥蜴?不行!蜥蜴要殺妳!」

  觀眾們興奮無比,紛紛舉拳大吼叫囂,巨大噪音令亞倫難受地掩住雙耳:

  「面罩蜥蜴,幹掉她!把她變成兩半,要切直的!」

  「對啊!幹掉她啊!我可是把老婆拿去抵押借錢,通通下注到你頭上啦!」

  「上啊!偶像蜥蜴!我家小孩子整天都拿小斧揮舞,還說長大後想當面罩蜥蜴呢!」


  觀眾們的言論使亞倫聽得直冒汗,他的報導雖替賽事帶來不少觀眾,但場面仍是一面倒向面罩蜥蜴。他難免感到沮喪,不禁眉頭深鎖,只能深切地替艾菲娜禱告著……

  而競技場有所動靜。

  面罩蜥蜴尾部蹬地而起,運用這股股強大離心力,舉著巨斧如滾輪般地旋轉著,風馳電掣地襲向艾菲娜──

  「嘩──筋肉面罩蜥蜴選手,一照面就使出令人聞風喪膽的絕技『人中爆裂風火輪』,這招既是粗暴又是精準,用高速垂直旋轉,利用高操的平衡感在半空微幅調整方向,向敵人迎面殺去!從面部襲向敵人,分裂敵人軀體的凶惡絕技!怎麼辦?難道比賽要結束了嗎?」

  艾菲娜卻以最小幅度側身一步,以釐米之差閃過攻擊。

  「主持人如此短時間就能介紹對手必殺技,我也覺得很厲害。」她瞥向大招落空而踉蹌的面罩蜥蜴,「爬蟲類,你要怪就怪主持人,他把你的必殺技特色講出來,讓我馬上知道怎麼閃避了。」

  「怎、怎麼這樣……」面罩蜥蜴倒楣地哀嚎。

  艾菲娜踢起地面的槌頭,扛在肩上,「那麼,我要弄死你囉。」

  面罩蜥蜴歇斯底里地甩出巨斧回敬!

  「嘶嘶嘶嘶──妳不准弄死蜥蜴!」

  艾菲娜向後下腰,巧妙閃避過這鐵斧旋風,「你就是動作太大了才會出現弱點,真的可惜,因為你會死掉,所以幫你檢討也沒用。」

  她舉起七頁槌,殘暴地打入面罩蜥蜴的側腰──

  噹。


  鐵與骨頭與血碰撞的聲響,響徹整座競技場。

  蜥蜴吃痛倒地。

  忽地鴉雀無聲,全場猶霜雪呼嘯過境,氣氛瞬間急凍。

  「局勢反轉……」

  「怎麼這樣……我就是因為有百分之百的勝算……才會押老婆去借錢來賭啊……」

  「啊……這也太……」

  艾菲娜繼續舉起槌子,面無表情地攻擊著地上的蜥蜴。

  沉重的鋼鐵噗滋、噗滋地打進對手肉裡。蜥蜴皮開肉綻,藍色的血液噴濺而出,尾部以不平整的方式斷裂,強大的衝擊卻讓胸腔的心臟帶著血管噴濺而出。

  「看在你有點可憐的份上,我不打你的臉。」

  她丟掉七頁槌,手背擦拭過臉上的藍血,頭也不回地走回西側入口。

  「哇啊啊!比賽結果出爐!『冷血與熱血的對決!紅蓮族女戰士vs筋肉面罩男蜥蜴』的勝利者是──西面選手!艾菲娜!」

  主持人崩潰地大喊,聲色淒厲,亞倫覺得他肯定也是輸錢了。

  但艾菲娜能平安無事,也真是太好了。


  ──那變態的總裁大人對於這個比賽結果,會怎麼想呢?

  於是,亞倫好奇地望向首席瞭望塔……霎時,大感吃驚。

  總裁大人雙手揪著自己頭髮,顫抖地深呼吸著,這……看起來非常有事。

  難道說……總裁大人正興奮地不能自己?亞倫皺起眉頭,這傢伙又有什麼變態的角鬥點子了嗎?



  由於筋肉面罩男蜥蜴的戰死,角鬥場販賣部的蜥蜴周邊商品下架,不久後,最熱賣的商品反而是『超擬真紅蓮族火紅假髮』。

  說道那比賽……真是一場跌破大家眼鏡的戰鬥。

  一些口味特殊的群眾本來想看年華少女獵奇而死,少女卻一擊打倒蜥蜴。更何況,筋肉面罩蜥蜴是常勝選手,死在他巨斧之下的角鬥士多得可以堆成屍山,沒想到傳說生涯竟然如此慘淡收場……

  而亞倫報導之所以被刊載,原本只是消費將戰死者的故事,卻成為帝國最熱門的話題。其他部門記者因此收到採訪艾菲娜的相關任務,他們來到地下牢獄採訪,卻訪問不到任何事情……

  原因很明白,艾菲娜根本不想說話。

  一週後,竟然還真的發生慘劇,採訪不到新聞的新鮮記者被丟進角鬥場,跟捲毛獅王戰鬥……後果可想而知。

  亞倫感到心有餘悸。

  當初若沒採訪成功,那麼今天被弄被丟進角鬥場的人肯定就是他。也因此,新聞部門不想多出新的死亡案例,艾菲娜採訪工作又回到亞倫頭上。

  亞倫帶著惶恐又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這令人窒息的地下牢獄。

  「你來了呀?」卻沒想到,是艾菲娜率先開口。

  「妳、妳好呀……上次看妳戰鬥的樣子我好緊張……妳能贏真的太好了……」

  艾菲娜抓著鐵牢欄杆,皺著眉頭,「哼,如果我死了,要怎麼答覆你的要求?」

  「嗯?」不解的亞倫感到一陣疑惑,只好暫先別開話題,「……其實我要好好謝謝妳。」

  「為什麼?」

  「帝國的職業都是世襲制,我老爸以前在帝都當地方美食記者,但輪到我當記者,居然是被派來角鬥宣傳部門……」

  「哼,你們那自稱有文明的大帝國,真是一堆讓人難以理解的怪制度。」

  亞倫坐到石地板上,背靠著鐵牢繼續聊,「我從來不想當記者,卻要被迫任職這種要命的職業……」

  艾菲娜也坐下,背也自然地靠著亞倫。

  「我也還不是一樣,好好地跟著家人在邊境放牧,卻被一群帝國兵襲擊,不只家人被殺光,被抓走後,我還當了什麼見鬼的奴隸角鬥士。」

  她抱起膝蓋,沉默好一陣子。

  聽到這,亞倫內心不免感到一絲沉重。

  「……會遇到這種事,也真是辛苦妳了。」

  艾菲娜卻咯咯地笑了。

  「能這樣互相安慰,也不錯,不是嗎?」

  「確實。」

  彼此相偎苦笑著,感受到一絲微小的慰藉。

  總覺得很久沒有人能讓自己吐露心事了……或許艾菲娜更是如此也說不定。

  「話說回來,亞倫,你為什麼要要謝謝我呢?」

  「因為妳願意接受我的採訪,間接救了我一命。」亞倫接著說,「如果沒交出採訪稿,會受到總裁的致命處分,說不定會被丟進角鬥場餵食母牛人。」

  「欸?」艾菲娜驚呼。

  亞倫歪過頭,卻看見她慌張地跳起來。

  「啊?原來……你把下半輩子託付給我的意思是這樣子!」

  艾菲娜羞紅耳根,尷尬地摀著臉。

  「怎、怎麼了嗎?」

  對於她有口難言的樣子,亞倫相當疑惑,「艾菲娜?」

  「其、其實,在紅蓮族中,把、把下半輩子的命交託給另一個人,意思是,告、告、告、告白……」

  「啊!」亞倫也嚇得跳起來。

  「對對對對不起!」

  他退後幾步,感到雙頰異常發熱,「原來妳一開始說『如果我死了,要怎麼答覆你的要求?』是那個意思!」

  「你、你怎麼現在才知道啦!」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失誤,害妳誤會那麼久,讓妳那麼認真思考,真的很不好意思!」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願意開口跟你說話呀……」

  但這個誤會很嚴重啊!

  「對不起!」

  「哈哈哈……哈哈哈……我沒事,就先這樣吧……」艾菲娜眼神變得空洞,不停地乾笑著。

  這下支支吾吾的人反倒變成亞倫。


  「那、那麼關於採訪……」

  「沒關係,你問,都可以問……畢竟,我們已經算是朋友了呀……」

  而這天,亞倫在難為的狀況下,完成採訪任務……卻覺得與艾菲娜彼此之間的狀況……變得有點複雜了。



  亞倫又輾轉難眠一夜。

  想起當初與艾菲娜彼此誤會的狀況,對方是那麼認真的回應自己,那麼認真地在考慮這件事……這真的讓亞倫羞愧得無地自容。

  這下有點難辦了。

  他明白對方是與自己不能太過有交情的角鬥士……在帝國中,沒人會把會死的角鬥士當成朋友,更何況他們眼中,角鬥士根本就不是人,只是茶餘飯後的娛樂消耗品。

  亞倫卻因為與艾菲娜的誤會,令自己陷入詭譎的心情,誤打誤撞地被打開心扉,更使他不由自主地想去關心艾菲娜……明明知道這些關心與憐憫,會為自己帶來極大痛苦……卻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直到晨曦初露,亞倫仍沒有睡好。

  他索性撐到中午上街採購,而路過中央廣場,聽見人群喧囂,發現一陣騷動。

  「號外!號外!全國最大的角鬥娛樂企劃上線啦!由天堂角鬥場總裁精心策畫,更加血腥、更加刺激、更加變態的新賽事出爐囉!」社會地位很低階的傳單小弟高喊著。

  人們爭先恐後地搶著他手中的傳單,由於用發得太慢,乾脆就用撒的。傳單滿天飛舞,亞倫伸手一取,心想著位變態總裁不知又在玩什麼把戲?一攤開傳單──

  血痕般的字跡……竟使亞倫憤怒得無法言語!


  『紅蓮之花嫁!角鬥超級優生學大賽!一群角鬥士大亂鬥!獲勝者將獲得與紅蓮族女戰士的配種機會!』

  ──天殺的,這是什麼鬼?

  這很有趣嗎?亞倫頓時對那位角鬥場總裁怒火中燒!

  那個噁心的傢伙!嗜血的愉悅犯!最該死最該下地獄的傢伙!若有辦法,絕對要宰了那喪心病狂!

  但是,在怒氣攻心時,他卻也陷入深深的絕望感中……

  ──沒辦法……沒救了……帝國病入膏肓了……

  這麼噁心的事卻使人習以為常,甚至還發展成規模最大的娛樂企業……如果自己心情沒有受到艾菲娜的轉變,自己原本也能適應的,甚至在之前也能若無其事地去看艾菲娜與筋肉面罩蜥蜴的賽事……

  但深入接觸艾菲娜後,卻說什麼也不能接受這麼噁心的比賽!

  可惡,比賽剩餘一週就要開始了……

  但能怎麼辦呢?自己還能怎麼辦呢?

  深陷絕望的亞倫,看著賽事傳單漫天飛舞,白紙飄揚,彷彿喪禮般的情景……不禁弔唁起帝國死去已久的良心……

  等等?

  傳單?

  亞倫這才想起身為記者的自己,還有事情可以做!

  ──就是傳單!事不宜遲!

  他奔離廣場,前往工業區立即聯絡熟識印刷廠,謊稱要印製部門秘密文件。甚至提出只有自己能使用活版印刷機、廠商不准閱讀印出文件的要求!

  印刷廠因情面關係,勉為其難地答應。

  亞倫獲得印刷廠應許後,刻不容緩地回到住處,他踢開門後,連衣服也沒換,即刻拿出指筆!並發揮記者的專業,用盡力氣去書寫文章。

  文章不僅抨擊帝國泯滅人性,更譴責非人道角鬥場事業。也站在角鬥奴隸的立場,說明那絕望可悲的心境。

  如果還有人們有良心,這篇文章的擴散或許能成為阻止那場賽事的手段。

  不論如何,不努力做點什麼的話……

  希望是不會出現的。



  亞倫翌日來到印刷廠,他神經兮兮地請走打著呵欠的印刷工人,便自食其力地開始印製宣傳文件。

  不辭辛苦,將文件一張張地印製出來,而印刷原板上的文章是他苦思一夜的傑作。

  但由於文章內有許多反帝國的內容……要是被逮到,帝國法庭應該是不由分說地直接判處自己死刑吧?

  他卻無法阻止自己做出這麼危險的事情……不知為何,就是想阻止那賽事!這麼做是值得的,即使冒著生命危險也在所不辭!

  堆疊的傳單越來越厚,直至大地披上月色,陰暗的室內光線讓他變得很難作業。他休息一陣子,在更深夜之時,趁城市街道杳無人煙,一路撒出傳單。  

  他揮起手,紙張四散。

  白紙飄揚,映射著月光在空中飛舞。

  他深切希望此時能颳起一陣大風,將傳單送到城市的每個角落,更希望這陣風能驅散籠罩著帝國人心的一片黑雲,撥開黑暗使其中透出希望之光……

  夜空中『呼』地聲響回應了他,果真吹起一陣大風,將傳單帶向遠處──


  會有希望降臨嗎?

  艾菲娜會得救嗎?

  他可是打從心底擔心著艾菲娜的安危呀!

  她雖是那麼輕描淡寫地說出那一段過去,但那肯定是很痛苦的往事,她能說得如此淡然,也許是故作堅強吧?

  若說艾菲娜不是角鬥士,也是只一位平凡女孩。她也許對戀愛充滿憧憬……因此在誤會自己被告白那刻,才會表現得那麼地慌張笨拙。

  也可能是這樣,她才會打開心扉,願意與自己對談。

  啊──

  亞倫暗自感到些許榮幸,自己竟能成為被某個女孩特別對待的人……也感到慶幸,若沒那誤會,她一定不會搭理自己,自己也不會寫出那報導,然後慘死在角鬥場中。

  為此,亞倫虔誠地祈禱,深切地希望著賽事能因為傳單引發的輿論而停止。

  天色漸明。

  紅土大城頓時轟動。



  居民們飄盪不定的心,往往會因為一些小消息而動搖。

  城內瀰漫著一股不安的氛圍,人們竊竊私語……

  抨擊帝國非人道的思想,在紅土大城之中迅速擴散。

  事態越發不可收拾,更因一些謠言搞得人心惶惶,甚至還有比較愚勇的人士表態支持傳單的內容而遭到逮捕。

  傳單功效似乎出現了,城主卻也因此大感震怒!軍事廳那出現大規模動作,揚言要揪出發放傳單的反國分子。

  大批兵士在城內地毯式搜索……不少可疑份子不由分說地被逮捕,而在這人人自危之際──

  一隊士兵一腳踢開亞倫家的木門,上前架起亞倫。

  他們翻箱倒櫃四處搜索,竟然真的找到亞倫未銷毀的文稿!

  「混帳!果然逆國賊就是你!」

  亞倫似乎早有預感,釋然地微笑,「我果然太天真了嗎?早該想到那些傳單,一定會讓兵隊查到印刷廠去的,做事要不留痕跡的事情真的很難呢……」

  兵士拿著木棍一棍打在亞倫的臉頰上,似乎正用行動表示著:「你再多說廢話的話,就打爛你的狗嘴!」

  亞倫心中早已做好遭到國家處決的覺悟,索性不再囉嗦。

  在那之後,『紅蓮之花嫁』的賽事也因為輿論的壓力,被迫無限期延宕……

  幾日後。
  
  在帝國法庭上,逆國賊亞倫被五花大綁地套在長木樁上面,活像一隻串烤蝦子。

  法庭現場氛圍肅穆。

  大法官用力地敲下木槌,而反作用力過大卻使假髮飛彈而起。

  「帝國大法官在此判決,被告亞倫,因犯了反國罪,散佈反逆思想,決議判處九次死刑!」

  對這判決,亞倫一點也不吃驚,反正橫豎死路一條,再怎麼樣都已經無所謂了,「不湊整數嗎?十次會比較好吧?真不好意思,我總是在某些地方有強迫症……」

  「閉嘴!」帝國兵一棍打在亞倫嘴上!

  法官簡直把假髮氣歪了,「可惡!你這傢伙沒有教化可能性,我要多判你四個死刑!十三次死刑!」

  好痛……為什麼不湊滿整數呢?

  「全案不得上訴!死刑後日執行!」法官扶正頭頂的假髮,「然而!本法官要特別指派死刑行刑人!」

  聽到這邊,陪審團們紛紛感到訝異。

  「行刑人是──帝國國營事業,天堂角鬥場的總裁侯爵!」

  陪審團興奮得放生尖叫,甚至還有貴族女士因此昏倒──

  「我……的天……你們真的……很難改掉那變態的死性子呀……」

  亞倫嘴巴又吃上一棍。



  想實現願望,總得付出代價。

  然而,這個願望是否會成真?付出這個代價是否值得?

  亞倫不知道,但他不後悔。

  他就像個耐撞的貨品,被直直扔進在帝國法庭犯人拘留室。

  ──唉,行刑人竟然是那傢伙呀?

  「總裁大人駕到──」

  在亞倫心中咕噥著的時候,那位傳說中的萬惡的壞總裁如願地來臨。

  門被開啟,一位男子跟著隨扈門走進,而這位冷酷俊男,後梳髮型頗有男兒氣概,面容剛毅卻又俊美。身穿高級貴族華服更顯品味非凡,一群黑衣衛兵隨侍他身旁象徵他地位的尊貴。  

  據說他年紀輕輕就接任帝國連鎖娛樂角鬥集團的位置,並把帝國的角鬥事業帶向前所未有的高峰,因此他有個稱號──『高貴俊美才華橫溢角鬥策劃公爵』。

  氣宇不凡的高貴俊美才華橫溢角鬥策劃公爵,隨手打起響指,女僕立刻誠為惶恐地出現,並為他端出一杯264年份的高檔威士忌。

  他優雅地飲啜威士忌,並將眼神投以卑劣的逆國賊亞倫。

  「原來就是你。」然後輕輕使著絲巾擦拭嘴唇,「你這殘忍的逆國小東西,竟然壞了我的角鬥企劃。」

  亞倫不想再被打嘴巴,索性選擇沉默。這反應卻令總裁相當不悅,但他強壓怒意,勾起壞壞的嘴角。

  「你不說話嗎?」

  「……」嘴巴都要被打爛了!

  「好吧,不說就不說,不過,你會後悔哦?」

  「……」

  「那麼的話,我有很棒的點子,『帝國正義執行戰!逆國賊vs恐怖母牛人』這企劃如何?」

  「……」

  「母牛人是非常美妙的,在競技場上「呣」地一聲,巨斧就會把你打成兩半哦?」

  亞倫瞇起雙眼,冷冷看著這變態傢伙,他真的很想揍死那傢伙,可是不能。

  於是他只能抱著必死的決心,緩緩張口:

  「……你去死。」

  「咕呣!」總裁驚然無語。

  他沉默一陣後,即刻故作從容,「哎呀呀,一開口,嘴巴倒是挺壞的嘛?」

  「……」

  那傢伙總算頭暴青筋,面色鐵青!  

  「去你媽的逆國賊,別怪我不客氣囉?」

  亞倫依舊沉默不語,學著總裁勾起壞壞的嘴角。

  總裁逐漸露出齜牙裂嘴,更加兇殘的面容──

  「你這壞傢伙!敬酒不吃!吃罰酒!」

  「我要加派十頭母牛人!用全角鬥場最變態的戰鬥資源,讓你變成一灘角鬥場上的爛泥。」

  「來人,去讓宣傳部門發出廣告,這次的賽事要不惜預算,宣傳到全國,然全帝國看見這傢伙死掉的樣子。」

  「竟敢壞了我的好事呀?害我不能舉辦『紅蓮之花嫁』嗯?全世界都沒有人敢反抗我,居然會出現這種人!」

  「該死的逆國小東西,你死定了,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他的暴躁反應,令人相當愉悅呢。

  亞倫真覺得自己在精神上戰勝過紅土大城的終極大魔王。




  牢獄中的亞倫抱著必死決心度日──

  走完餘生前,多吃點東西也好、多唱幾首歌也好,別管那麼多就是了。

  不知道過了幾天,他從睡夢甦醒,卻發現綁在身上的繩子都不見了。

  於是他明白。

  是時候了。

  士兵拿武器頂著他,將他趕到一條漆黑通道。

  順著通通道前進,人群的喧囂聲逐漸明顯──

  一片光亮,使他瞇起雙眼……

  走出通道,他勉強睜開雙眼,視野豁然開朗,看見一個盛大場面──

  ──自己將會在這死得轟轟烈烈吧?

  熟悉的競技場。

  似曾相識的武器架。

  超眼熟的主持人。  

  「有請東面選手──逆國賊亞倫──」

  「這傢伙印製了逆國思想的傳單到處發送,如果不加以阻止,將會危害全國人民的生命安全,落實全民國防必須從最基本的防堵異端邪說做起!若說天使代表善良,惡魔代表邪惡,那麼帝國就是六翼熾天使,而這位亞倫先生,就是小頭銳面的卑鄙惡魔!今天,就讓我們來見證他的悲慘下場!」

  「「「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

  亞倫冷笑著。

  到底誰才是惡魔呢?

  有數不清的觀眾渴望著鮮血,在席上咆嘯,你們也不都是惡魔嗎?

  「有請西面選手──飢餓飢渴被施打過春藥的母牛人部隊──共有十二頭!」

  西面出現了巨大的金屬撞擊聲響!

  十二個巨大鐵籠從西門出現,裡面裝著發狂亂撞的母牛怪。

  「自古,母牛人就是狂暴的殘殺動物,因為極度兇猛,是競技場上最破壞平衡的存在,她們充滿原始野性與掠奪性,無法被控制,無法被馴服,為何這支種族只有母牛而沒有公牛呢?因為她們的繁衍方式就是強制奪取外族男子配種!再將其殺害之!完美地發揮了掠奪生物的超級本能!據說,母牛人為了繁衍,會不斷地進化!是歷代角鬥史上完全沒有被戰勝過的生物!就連傳說中的英雄王鬥士,最後也是因為挑戰一頭母牛人而命喪黃泉!」

  「「「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嘩!」」」

  「如今總裁不惜成本規劃出這場『逆國賊的花嫁!』,正是羞辱違逆帝國的一級罪犯的超級國際性娛樂節目!逆國賊必須在一群發情母牛人的踐踏之中生存到最後!而母牛人也會因為爭奪配種權變得敵我不分,場面將變得非常血腥跟混亂,使這節目更加史詩!更加精采!這是歷史性的一刻!」

  瘋了。

  這個世界都瘋了。

  看到這誇張的場面,亞倫信心崩潰。

  他開始無法保證自己的犧牲,能否夠喚回正義?能否喚起帝國的良心?

  這所作的一切,究竟能否拯救艾菲娜呢……

  難道……那位睿智的總裁大人不去想──

  這些怪物放出來後要怎麼回收嗎?

  這座城市因為角鬥秀,簡直殺紅眼了,亞倫有相當強烈的預感,這群渴望渾沌的魔鬼,終將招來可怕的災禍……

  「比賽,開始!」

  鐵門齊放,猛獸出籠。

  人類,把人間,變成地獄。

  「「「呣!呣!」」」發情的母牛人拿起巨斧等兵器,無差別到處攻擊,甚至有母牛人被打飛引起大地震。

  競技場一片混亂,到處都是猛獸嘶叫聲!劇烈的戰鬥在場上激起一片煙塵。

  『匡噹!砰砰砰砰砰砰!鏘鏘!砰!』

  那轟然巨響,令亞倫不由驚呼:「這簡直是末日!」

  發狂的母牛大壓殺,使現場發生誇張的大爆炸!碎石激濺,殺塵飛揚,觀眾雖然看不清楚,卻依然興奮地咆嘯著,不停地喊殺!

  「殺掉他啊!母牛!打死這位逆國賊!」

  「對!雖然上次比賽我把老婆賠掉了!這次比賽我決定把高齡老媽也拿去抵押!母牛人啊!殺掉他!」

  「笨蛋!這一面倒的局勢,那可憐的賠率,就算下注也賺不了錢啊!」

  現場天搖地動,空曠的競技場讓亞倫無處可以躲藏身子!而這時,有頭落單的母牛人流著口水嚎叫朝他飛奔──

  「呣呣呣!呣呣呣呣!呣呣呣呣呣❤」

  「唉,我的小命就要交代在這邊了嗎?」亞倫覺得自己是死定了──

  但此時此刻。

  另頭搶奪配種權的母牛人猶如馬車般氣勢洶湧──

  急躍而至,一擊撞開奔向他的母牛人!

  「呣?呣!」兩頭憤怒的母牛不由分說,直接纏鬥在一塊!

  撿回一命的亞倫卻大感驚訝,呆然看著眼前發生的不可思議轉變──

  『唰!鏗鏘!』

  被撞倒的母牛人忽然不甘示弱地長出利爪,然後像個爭鋒吃處的瘋女人打架一樣,朝著另一頭母牛人瘋狂爪擊!


  「不會吧?為什麼有爪子?」他忍不住咕噥……

  此時,他卻想起主持人先前的介紹……

  『據說,母牛人為了繁衍,會不斷地進化!』

  「糟糕了。」亞倫暗叫不妙。

  因為角鬥場為了讓母牛人發揮發狂配種的血腥本能,對母牛人施打了春藥!

  然而,更恐怖的狀況卻出現了,竟然有母牛人……沿著競技場四周的牆體攀爬……

  一開始觀眾覺得很好笑。

  「你看!他們在爬牆!真是可笑啊,這個競技場可是總裁御用設計師改良過的防止脫逃結構!那群牛真是傻!」

  「哈哈哈!那我要賭一百枚金幣!他們爬不上來!」

  然而──母牛仁並沒有因為這防止脫逃的結構而滑落,反而越攀越高,卻逐漸引起觀眾恐慌……

  「為什麼他們可以用三趾蹄攀牆?帝國歷史課本上根本沒有寫出這點啊?」

  「快看!她們的三趾蹄竟然長出了倒刺!這倒底是怎麼回事?」

  「呣!」

  「你說什麼?呣?」

  「呣呣呣★」

  「母牛人?不會吧?竟然真的爬上來了!不!不!不要!啊啊啊!」

  「「「呣呣呣呣呣呣呣呣呣呣呣呣呣呣呣呣呣呣呣!」」」

  不僅慘叫四起──滋地一聲,人類才發現,原來爪子鑲進肉會發出這種聲音。

  地獄,這下競技場真的變成地獄了,人們萬沒想到,母牛人會因為春藥進化出爬牆的爪子!場面簡直是失控了!

  母牛人的獵殺目標從逆國賊變成觀眾群……他們凶暴地虐殺著現場的人類,競技場鮮血噴濺,血肉橫飛。

  『砰噹!』

  又一聲巨大的撞擊聲響,伴隨著巨大的震動與衝擊波。

  「不會吧?」

  傻眼的亞倫,眼睜睜的看著競技場的防禦門被突破──

  原來是母牛為了虐殺運送他們的士兵,凶暴地用肚子上的乳房撞破西側的防禦門!


  「……真是太可怕了!竟然還進化這種破壞能力!」

  門雖然毀了──

  「缺口嗎……」

  但是,希望光芒卻從中透出!

  絕望到谷底的亞倫……

  「艾菲娜……」

  總算看見一線生機!

  縱使那個缺口裡還有這發情的母牛人在大肆屠殺──

  但是,未來的可能性就在那個方向。

  就算冒著風險,也只能前進了。

  亞倫緊緊抓住救命生機,果決地奔向缺口……

  臨行前,他往首席瞭望塔的方向望去……

  末日真的來臨了呢。

  有三頭母牛人,正爬上那座首席瞭望塔,總裁在裡頭驚聲尖叫……

  ──壞總裁……終於自食惡果了。

  他搖搖頭,匆忙逃進缺口。

  雖不知道未來將會如何──但亞倫已經下定決心。

  而紅土之城……大概也完蛋了吧……



  一個月之後。

  艾菲娜在晴空下奔馳,火焰一般的秀髮隨風飄動。在一望無際的遼闊的翠綠草原,她張開雙手,感受清新的微風。

  羊群在吃草,馬兒在奔跑,小孩在歡笑,回到家鄉的感覺真好!

  艾菲娜從沒想過,自己能重獲自由,更沒想過,那座城市會毀滅。

  但自己已經重拾幸福……

  而悲傷都已經過去了……

  艾菲娜能重拾歡笑,真的很感激亞倫的幫忙。

  要不是亞倫交出自己的餘生,讓她看見光明的未來,就沒有現在的自己……

  她神情複雜,卻輕柔地捧著胸口……

  輕輕閉上雙眼,腦中不由回想起那天……

  地下監牢不斷出現轟隆巨響。

  亞倫卻非常慌張,緊張萬分地拿著鑰匙奔來……

  天搖地動,粉塵散落,彷彿世界末日的來臨。

  他慌忙地用鑰匙轉開牢房大鎖──

  「艾菲娜!艾菲娜!接下來逃出這座城市,需要妳的幫忙!我的下半輩子就交託給妳了!」

  「咕嗚!」

  「沒時間發楞了!我們快逃呀!」

  「亞倫!你明明知道那句話的意思!」

  「對。」

  「那你還那樣開玩笑!」

  「就不能命在旦夕的時候順便告白嗎?」

  「真、真的?」

  「我的餘生就此交託於妳,我們一起逃出去,一起生活吧。」

  他露出堅定的微笑。

~全文完~





本作參加塔客協會每月之星
參加梯次:2017年4月
勝出作品:六月貓 - 卡里斯托的女孩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541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可愛的Yun

留言共 29 篇留言

KR
世界上沒有母牛人這種生物
暗黑破壞神也沒有乳牛關(X

嗯,莫名的GE,我本來還以為會是BE呢(笑
該說有點突兀嗎?母牛人突然爬牆的這一段,可以說有一點突如其來呢

不過我不討厭就是了(再次微笑

好酒沒有時間看文章了,完食感謝

對了,有一篇文章推薦Yun去看看(不能只有我看到((X

04-24 00:09

Hikari Yun
維特之腳+城鎮傳送之書,就可以(X

之後看過母牛爬牆那邊是有點突兀ORZ
所以有修整一XDD
你也知道的因為...趕死線XDD04-25 01:37
KR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553259

04-24 00:10

Hikari Yun
我看完了!
這篇文好美,超優秀的QWQ
很久沒看過這麼細膩的故事了,
我覺得猜到結局不影響那種感受說,
這篇故事有意思的是雲杉的想法跟主角想法的衝突。
尾聲前有點淡淡的難過,到尾聲卻浪漫到極點啊。04-25 01:46
下一個天空
是一篇充滿Yun風格的小說呢wwwww

04-24 00:36

Hikari Yun
是擅長看出我風格的朋友呢WWWW04-25 01:48
+9神聖騎士卡
孟某某孟!哞~
看到母牛人,巨斧!先來這段戰爭怒吼壓壓驚……XD

04-24 00:44

Hikari Yun
其實我在寫母牛人的時候
腦袋確實閃過三頭牛──
兩頭暴雪的
WOW的牛人
D3的地獄乳牛

最後一頭是
雞與牛的超級牛

然而就造就了這篇文最後逆天無能人擋的形象XDD04-25 01:51
震撼教育
「主持人如此短時間就能介紹對手必殺技,我也覺得很厲害。」她瞥向大招落空而踉蹌的面罩蜥蜴,「爬蟲類,你要怪就怪主持人,他把你的必殺技特色講出來,讓我馬上知道怎麼閃避了。」

  「怎、怎麼這樣……」面罩蜥蜴倒楣地哀嚎。
--這邊也太好笑XDD(看到時直接笑噴)

我覺得這篇作品是我看過Yun的作品中最喜歡的XD

真的很厲害呢,特別是"什麼標題都可以寫成故事",這點我是
完全做不到了 OTZ

感謝餵食,創作辛苦了~ [e19][e19][e19]

04-24 08:51

Hikari Yun
感謝捧場XD

因為解說役總是可以那麼即時解說狀況,
所以這橋段是想吐槽那個而特別想到的XDD

能被說最喜歡,真的是太好了QWQ

其實"什麼標題都可以寫成故事"也只是耍耍嘴皮子,
太常這樣玩會一直寫出怪怪的東西啦OAO04-25 18:58
白髮控-戮劍心
有吃毒嗎?
這批貨很純喔

04-24 09:46

Hikari Yun
http://i.imgur.com/UILQZnV.gif04-25 19:00
Hikari Yun
我才沒有ㄘ!04-25 19:13
轟姆轟姆
超~級~牛~

04-24 10:22

Hikari Yun
超級ㄌㄧㄡˊ來拯救勒~~04-24 17:58
無胥
昨晚看到標題還以為是看錯了,原來真的是Yun發的XD

04-24 10:38

Hikari Yun
標題嚇人戰術成功!
http://i.imgur.com/XTwPbDE.gif04-25 19:00
夢墨輓歌
標題害我以為YUN醬要轉戰言情w
故事一樣電波XDDDDD
乳牛最高啊(誤

04-24 11:08

Hikari Yun
要寫言情超苦手啊!
這次的標題是打賭來的XD

超級牛最高!04-25 19:06
Hikari Yu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oawdOO3Geg04-25 19:06
哩哩呱哩
超有畫面的!!!!!!!!!!
法官頭髮飛起來超有畫面哈哈哈哈哈哈哈
然後趁評審老師看之前來抓個///
1. 玲瑯滿目>琳瑯滿目
2. 曼婀娜妙>是要說「曼妙婀娜」或「婀娜曼妙」嗎?
3. 速不宜遲>事不宜遲
4. 仿賭異端邪說>防堵
5. 小頭瑞面>小頭銳面

04-24 17:57

Hikari Yun
哩哩大恩大德感激不盡!!
http://i.imgur.com/R2WzSZP.gif

法官的元素:假髮、木槌
直接讓我想到可以這樣玩XDD
這種寫法真的超卡通的XDD04-25 19:08
解憂
我的天啊 蜥蜴臺詞真的讓人笑死www

04-24 19:13

Hikari Yun
http://i.imgur.com/aGiXbn1.gif04-25 19:09
Hikari Yun
在寫那隻蜥蜴,我一直把他想成腦袋只有殺人的笨蛋怪物ORZZ04-25 19:10
Hikari Yun
設計出來的對白就又原始又北七這樣XDD04-25 19:10
夜翼Yeaii
十夫長?我還百夫長咧(英國戰車名)
牠“們”肚子
盯著我“的”眼睛
下注“到”你身上
隨時會死“的”角鬥士
門“雖然毀”了
交出自己“的”餘生


母牛人我想到戰神的那個牛人,雖然不是母的

04-25 19:55

Hikari Yun
百夫長的出處是羅馬百人部隊編制的職業軍官
許多作品因此延伸出:
十夫長、百夫長、千夫長、萬夫長來控制組長的強度~
我這邊寫十夫長就有點類似現實的科長等的小職位

這次不例外地還是要這麼做唷~~
依然感謝勘誤!超感激QWQ04-26 18:06
夢墨輓歌
天呀!是雞與牛!童年耶(年齡爆
言情真的苦手QDQme too
最近是在寫惡鬼先生家人的故事
感情方面還是練不起來啊(躺)>轉戰親情

04-25 21:42

Hikari Yun
言情那是異世界啊!

感情方面戀愛喜劇的駕馭就比較輕鬆XD04-26 18:13
Autumn
笑翻

很棒的一篇
這個標題好鬧
但是總裁跟記者這種詞跟這背景不太搭嘎rxd

所以
標題應該是
惡質總裁逼我(亞倫)嫁艾菲娜xd

04-25 22:00

Hikari Yun
很謝謝Autumn XD
能被吐槽標題很開心(超M
http://i.imgur.com/6MBagCt.gif

為了呼應標題,也有安排花嫁系角鬥節目
標題可以任憑想像~

我、我大概就是為了被吐槽,才開這標題吧ORZ04-28 00:46
Tsu Li Gue
我喜歡最後進化那邊,還有看到結尾才理解標題的意思。
好喜歡這篇喔[e5]

04-27 21:49

Hikari Yun
阿癸嗨/
謝謝你的喜歡唷!
http://i.imgur.com/GJ1MiPC.gif

標題真的就有點事在惡搞ORZ
而故事是順應標題而設計XD
寫起來也挺舒壓的~04-28 00:45
夜翼Yeaii
恩,我知道r,勘誤只是順便ww

04-29 00:31

Hikari Yun
嗯嗯!
http://i.imgur.com/rPSLDhK.gif04-30 02:46
墨染
.....我說,不要以為我不知道這篇名在惡搞哪一款galgame哦XDDD

看下來的感覺,是個很新穎的味道。
小芸的筆觸依然,不過在碰到描寫一些群眾的場面的時候,總覺得,有點諷刺的味道。
我認真覺得這個部分很可能發展出另一種文風,用詼諧但更嚴謹的口吻去說故事的話,應該能夠變成諷刺小說。
不過後面,看得出來有趕稿的痕跡XDD
我覺得作為主角逃出角鬥場的關鍵戰役來說,有點腦洞越開越大的感覺,也不見前面交代設定的細膩描寫,我一開始還以為是女主躲到母牛群裡,結果打了春藥就會突變到底是哪個世界的設定Orz
另外,我從主角身上有很多既視感,好像很多后宮故事的男主角都是這樣一個一本正經泡妞的人呢XDDD
這次的設定有點多,總裁跟角鬥士也讓我有點微妙的難以接受,因為競技場會讓人想到中古世紀,從這樣的背景冒出一個總裁讓我有點打結Orz

雖然有點倉促又凌亂,這些是這次的遲來心得,還請笑納(っ・ω・)っ

04-30 16:08

Hikari Yun
千金逼我嫁嗎?那款我沒碰過說XD
"總裁逼我嫁"是台灣女性向小說常見的題材。
詳情可以參考這篇: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524733

我的路人比較常安排成尖形人物(比起立體、扁平人物,尖形算戲分少但特色強)
對話常常不小心設計得讓人印象深刻,更有時會因為這樣迸出新人設。
相關手法我好像無意識會用到,因為我的寫法沒有很追求寫實感,
所以內容會相對誇張跟大膽。
我想,要我寫諷刺性的題材,其實我應該算架輕就熟唷(?

然後我的這個總裁的作法,世界觀會讓人比較不適應沒錯。
我在寫的時候有稍微想過:
九井諒子的漫畫有描述到奇幻世界的半人馬到會社上班,
也有描述到現代世界大學為了研究飛龍,開了龍學系。
所以反過來,把公司體系跟職稱搬到中古,稍微不拘小節一下XD

而墨染真的閱讀敏銳度非常細膩......
這篇是最後一天寫了八千字ORZ
最後那一段是想讓天堂角鬥場用搬磚頭砸自己腳,
營造一個報應自己會來的感覺。
05-02 20:58
寒天咖啡飲
Yun的文章一如往常的搞笑XD
另外KR分享的那篇文章我也看了,真的是篇很美很細膩的短篇,好久沒看到那麼棒的作品了。

05-01 23:04

Hikari Yun
謝謝WinterCoffeTea覺得我的文好笑~(
也很開心文下面的留言能讓你看見自己喜歡的作品XD05-02 21:37
Hikari Yun
https://emos.plurk.com/9bb14d43f10f80653f3aa7ed605fae22_w48_h48.gif05-02 21:39
傻不嚨咚
我、我、我來晚了,因為很喜歡這篇故事,於是乎就畫了幾張圖(不斷加碼,導致作業量暴增,才拖到今天)。

這一系列的故事卡是身為小小讀者的我送給Yun大的禮物,如果可以的話不知道能不能收集到一個「神回覆」,雖然不曉得神回覆可以幹麻,但我就是很想收集 >.<~

以下,請簽收唷 ( ~'ω')~

05-13 23:59

Hikari Yun
有傻不嚨咚這麼棒的朋友送這份大禮!!!
人生在世,夫復何求啊啊!!!
「神回覆」已經無法表達感激之情了啦QWQ
嗚嗚嗚哇啊啊啊哇哇哇!!
http://i.imgur.com/D2JKEVN.gif
05-14 21:08
傻不嚨咚
01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5/b28cc2556bbc7a2c085be8a1fa6461db.JPG

02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5/a8bdd89eb135d164f36dcbfe6f3be285.JPG

03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5/42a3c58a1779ef06fce3c056722f5b5e.JPG

04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5/3e1e755eb56e51d9b8be537839893a3e.JPG

05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5/c37afaaa61735fe1ee63ed7b9f0663b9.JPG

06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5/0a0459bdcf80e585cef27887671e60d2.JPG

07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5/4b8b1809acabfa99a0f07fe5f3bf53ce.JPG

08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5/fa311ef8bc7bdac3a615c1486d25555f.JPG

05-13 23:59

Hikari Yun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1/a2cd20c600929986672b87964a70b68e.PNG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1/a2cd20c600929986672b87964a70b68e.PNG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1/a2cd20c600929986672b87964a70b68e.PNG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1/a2cd20c600929986672b87964a70b68e.PNG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1/a2cd20c600929986672b87964a70b68e.PNG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1/a2cd20c600929986672b87964a70b68e.PNG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1/a2cd20c600929986672b87964a70b68e.PNG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1/a2cd20c600929986672b87964a70b68e.PNG 05-14 21:09
Hikari Yun
感覺一枚換一張有點便宜XDDDD05-14 21:10
傻不嚨咚
09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5/be8ac65c1a8fcbfa4587ae7ccc857331.JPG

10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5/84da958333a7b0fdbec156670c86b949.JPG

11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5/fd22e536da8f25ef140befa18ec2bb4b.JPG

12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5/ab3e87e601066fc8e814c680feeba804.JPG

13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5/67f8c8b52d40aed82b421e78d632e2d9.JPG

14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5/e94afe405ab6a37905e05b6556a8f26d.JPG

15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5/ffa72819a9b797f3e3ed85e956a457b1.JPG

16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5/d7ea7bda4014ddb7d32f705618e204ce.JPG

05-13 23:59

Hikari Yun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1/a2cd20c600929986672b87964a70b68e.PNG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1/a2cd20c600929986672b87964a70b68e.PNG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1/a2cd20c600929986672b87964a70b68e.PNG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1/a2cd20c600929986672b87964a70b68e.PNG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1/a2cd20c600929986672b87964a70b68e.PNG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1/a2cd20c600929986672b87964a70b68e.PNG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1/a2cd20c600929986672b87964a70b68e.PNG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701/a2cd20c600929986672b87964a70b68e.PNG 05-14 21:09
哩哩呱哩
媽呀樓上超用心的啦!!!!!完全就是用生命在留言啊天啊!!!!!!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5254d687121f1bc490b5b524d7df2d41.GIF

05-14 00:07

Hikari Yun
畫的超讚的QWQ
http://i.imgur.com/nzgzGKN.gif05-14 21:19
Tsu Li Gue
望樓上,超猛XD神還原wwwww

05-14 00:17

Hikari Yun
有夠驚喜的QWQ
http://i.imgur.com/eB6c840.gif05-14 21:20
左心
樓樓上真的超猛XDD

05-14 00:26

Hikari Yun
嗯嗯...
https://lh4.googleusercontent.com/-lcs2FS4v5ao/VY0yHFJk0XI/AAAAAAAAHiw/PQkFZmMEvCk/s100-no/%25E6%259E%259C%25E9%259D%2592%25E7%25BA%258C287.gif05-14 21:20
哩哩呱哩
更新了!!!!!!!!!變成有圖版了!!!!!!!!!!!!!!!!!!https://emos.plurk.com/06d3bc54f6a36b92135fc613ea0f4730_w48_h48.gif

05-14 21:47

Hikari Yun
對呀!圖超可愛!!
https://emos.plurk.com/06d3bc54f6a36b92135fc613ea0f4730_w48_h48.gif05-15 17:23
六月ねこ
樓上有神快拜!!!!!!

05-14 21:51

Hikari Yun
神拜神是怎麼回事啦WWW05-15 17:24
Hikari Yun
https://emos.plurk.com/c4751ab1e66b1241588a8f2c3e7a34e3_w48_h48.gif05-15 17:24
無胥
太猛larrrrrrrrr

05-15 00:45

Hikari Yun
超猛R QWWQ05-15 17:25
【腰斬達人】夏夜凜風
不管你嗑了什麼都給我來一點

05-15 18:55

Hikari Yun
http://i.imgur.com/yRLAaqg.gif05-15 22:51
震撼教育
真幸福 [e16]

05-16 12:38

Hikari Yun
超幸福!!
https://emos.plurk.com/06d3bc54f6a36b92135fc613ea0f4730_w48_h48.gif05-23 21:2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1喜歡★MP6789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讀者碎碎唸】薩拉達之風... 後一篇:【讀者碎碎唸】Sloth...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ray0522愛情小說
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的女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