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2.0】Chapter‧8-4:海盜窩

作者:Luis│2017-04-22 23:15:14│贊助:38│人氣:902
  眼前的一切是一片黑暗。
 
  黑暗沒有邊界,沒有止盡,放眼所見的全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
 
  在這裡空間感消失了,所謂的時間成了無法定義的虛無單字。
 
  這麼說…我死了嗎?
 
  項羽默默的想著,他試著開口卻發現無法發出聲音,他想要觸摸眼前的黑暗,但卻感覺不到自己的四肢,所有的一切都彷彿從他的身體被抽離了,只剩下無盡的黑暗。
 
  所以…我死了嗎?
 
  項羽仍然在想著,畢竟這太不真實了,他曾經想像過自己會有好幾種悽慘的死法,但卻沒有一種是像這樣的。
 
  想不到啊,我最後不是死在恐怖片的怪物或敵人手上,而是死在一場莫名其妙的爆炸裡,項羽苦笑著心想。
 
  就在項羽沉默的看著眼前的黑暗時,忽然,一陣微弱的聲音傳過了他的耳中。
 
  項羽…拜託你醒醒…你的夥伴還需要你……
  「誰?是誰在說話?」項羽愣了愣,連忙大喊了起來,然而那個聲音卻沒有再響起,取而代之的,是眼前一道逐漸綻開的裂縫,從裂縫後,一道耀眼的光芒彷彿流水般傾瀉了出來,轉眼間就將四周的黑暗給驅散。
 
  項羽,醒醒,你還不能就這樣放棄……
 
  「誰?!到底是誰在說話!」項羽大吼了聲,整個人猛地彈坐了起來,然而他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周遭,一股強烈的暈眩感忽然襲來,那種感覺簡直比連續宿醉好幾個禮拜還難受,項羽頓時就按住了自己的太陽穴,忍不住呻吟了起來。
 
  「嘿,冷靜點,你才剛清醒過來而已,現在還不能做太激烈的運動,伊藤!快幫我叫伊藤來,項羽他醒了!」正當項羽按著脹痛的腦袋時,忽然一陣細柔的嗓音在他的耳邊響起,伴隨著一雙輕輕將他按回床上的柔軟手臂。
 
  「唔…我是怎麼?這是哪裡?」項羽試著睜開眼睛,眼前的世界一陣天旋地轉,接著復又清晰了起來,這裡是寒鴉號的船長室,而項羽正躺在那張船長專屬的舒適大床上,透過一旁的窗戶看去,還能看到外頭的海景以及折射進來的陽光,正懶洋洋的灑落在一臉擔憂的芷芸身上。
 
  「你沒事吧,項羽?」芷芸擔心的問道,在她的腳邊還放著一個裝滿了水的木桶和幾條濕毛巾,項羽默默得撫摸著額頭,這才發現而上同樣擺著一條浸溼了的毛巾,看來在項羽的這段時間,都是這個女孩在照顧自己的。
 
  「嗯,我好點了,謝謝,天啊,我到底昏迷了多久了?這段時間沒發生什麼事吧?大家呢?都還好吧?」項羽點了點頭,忽然間他的腦海裡閃過了那場爆炸的片段,項羽頓時就緊張了起來,連忙向芷芸問道。
 
  「嘿,冷靜點,硬漢,你才剛睡醒而已,身體跟腦袋可能還沒調整過來,等等,我先幫你做個檢查。」正當芷芸準備開口時,伊藤忽然推開木門走了進來說道,他也不等項羽答腔就逕自走到了床邊,接著伸手比出了一的數字。
 
  「手指有幾根?」伊藤問道,晃著豎起的食指。
 
  「我不知道,一根吧?」項羽隨口答道,可他才剛說完,腦袋就被伊藤輕輕巴了一下。
 
  「……」項羽愣愣的看著伊藤,似乎不能理解自己為何要被打這一巴掌。
 
  「手指有五根,你這個笨蛋。」伊藤沉聲說道「不過看來你的視力沒有問題,第二題,你叫什麼名字?」
 
  「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項羽皺著眉說道。
 
  「是不是開玩笑你不用管,你只要專心回答問題就行了。」伊藤一臉冷漠的說道,無視項羽臉上愈來愈難看的表情。
 
  「拜託你,項羽,專心回答他的問題吧。」見項羽的表情愈來愈凝重,一旁的芷芸連忙按著他的肩膀,耐心的安撫道。
 
  項羽默默看著行為有些奇怪的兩人,過了良久後才無奈的嘆了口氣,接著回答道,這奇間伊藤又問了他一些基本的問題,例如隊伍裡的成員有誰、他們又叫什麼名字、各自的專長又是什麼等等。
 
  項羽雖然覺得伊藤的問題有些莫名其妙,但看他們兩個一臉嚴肅的樣子,項羽無奈之下也只能乖乖配合他們。
 
  「好了,我回答完了,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們兩個在搞什麼飛機了嗎?」項羽深吸了一口氣後說道。
 
  「嗯,很好,看來你的記憶也沒出問題,那麼最後一個問題,問完之後我就會告訴你我為什麼要這麼做了。」伊藤點了點頭後滿意的說道。
 
  「我知道了,你問吧。」項羽說道,可他的語音剛落,卻見伊藤忽然伸手從腰帶上拔出了一把匕首來,接著猛地就朝項羽的門面刺來。
 
  一時間,整個房間裡的氣氛瞬間凝滯了起來,項羽冷冷的瞪著伊藤,伊藤也毫不退讓的回瞪著他,那把匕首同樣牢牢握在手裡,沒有一絲的動搖,但匕首的尖端卻劃開了項羽的臉龐,擦出了一條淡淡的血線來。
 
  「……」項羽冷冷看著伊藤,一絲的血珠緩緩從傷口裡滲了出來,低落到潔白的床單上。
 
  「你為什麼不躲開?」伊藤沉默了半晌後,這才問道。
 
  「因為我知道你不會用那把刀刺我,我感覺不到你的殺意。」項羽平靜的回答道。
 
  兩人又這樣靜靜的對望了許久,接著伊藤這才冷笑了聲,緩緩將匕首收了回去。
 
  「不錯,看來你對於危險的第六感也沒有喪失,很好,我的話問完了,芷芸,他沒有問題,你們可以放心了。」伊藤笑了笑說道,彷彿剛才什麼事也沒發生似的向芷芸豎起了大拇指,接著逕自剝起了放在桌上的柑橘來。
 
  「你沒有問題,但是我有!」正當芷芸放心似了的鬆了一口氣時,項羽卻忽然霍地從床上站了起來,接著一把將伊藤給提了起來,他起身的動作撞倒了桌子,上頭擺著的杯子碗盤紛紛摔碎在地上,幾顆橘子滾到了項羽腳邊,接著被他一腳踩成了稀爛。
 
  「項羽!你在幹什麼?快把他放下來,你會傷到他的!」芷芸驚呼道,看著項羽單手掐著伊藤的衣領。
 
  「我在幹什麼?那你怎麼不問她在幹什麼?我幹!這傢伙剛才想拿刀刺我,你難道沒看到嗎?難道妳就不覺得這樣的舉動有什麼異常嗎?!」項羽爆吼道,手上的力道不自覺的加重了幾分,被他提著衣領的伊藤頓時露出一臉難受的表情。
 
  項羽的怒吼既強烈又響亮,而且他的聲音很明顯驚動到外頭的人了,只聽見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下一刻船長室的門忽然被一腳重重踢開,廖哥一臉嚴肅的領著眾人衝了進來,而令項羽更為不解的是,每個人的手上不只都拿著武器,而且還都整齊劃一的指著他。
 
  「我操,現在是怎樣?你們真以為自己是海盜想搞叛亂不成?」項羽愣愣道,看著不發一語朝他靠近的眾人。
 
  就在這劍拔弩張的瞬間,被項羽掐著得伊藤忽然連連揮了幾下手,眾人見狀,連忙收起了武器退到一邊去。
 
  「項羽!總而言之你趕快先把伊藤放下來,他快不能呼吸了!」芷芸焦急的說道,項羽默默看著一臉漲成了青紫色的伊藤,過了一會兒後這才嘆口氣鬆開了手,而伊藤一跌坐在地上,立刻摀著脖子連聲咳嗽了起來。
 
  「你確定項羽真的沒問題嗎,伊藤?」廖哥皺著眉問道,臉上的表情帶著濃厚的懷疑意味。
 
  「咳咳,媽的,差點就回蘇州賣鴨蛋了,啊,是啊,他沒問題,放心吧,我是個醫生,相信我的判斷。」伊藤連聲咳嗽著說道「媽的,不過以後我幫你看診的時候,旁邊最好要有個壯漢在,你還是我遇過最火爆的病人。」
 
  「冷靜點,項羽,伊藤這麼做是有原因的,你先聽聽他解釋吧。」正當項羽瞪著伊藤時,千鶴忽然從人群裡走了出來說道。
 
  「好,就憑妳這句話,我就看看他要怎麼解釋,不過我話先說在前頭,要是你的回答讓我覺得有一點不合裡的話,我毫無疑問立刻會殺了你!」項羽冷笑了聲說道,逕自坐回了床邊「別以為我是在開玩笑,我說到做到!」
 
  「啊,是啊,我相信你一定會,事實上你剛才差點就辦到了,他媽的,那麼你現在冷靜點了吧?冷靜下來就仔細聽我說。」伊藤按摩著脖子爬了起來說道。
 
  「首先,先讓我幫你回復一下記憶吧,你還記得在攔截者號上發生的那場爆炸嗎?」伊藤問道。
 
  「當然記得,那不是在幾分鐘前發生的事嗎?」項羽冷笑著回答道,但伊藤聞言卻忽然搖了搖頭。
 
  「錯,那不是幾分鐘前的事,那已經是三天前的事了,沒錯,不用那麼訝異,你已經昏睡了整整三天了。」伊藤說道,無視項羽臉上一臉震驚的表情。
 
  「他說的是真的嗎?」項羽難以置信的問道。
 
  「嗯,是真的,你在爆炸的時候被落下的桅杆殘骸砸中跌下了海裡,我們本來以為你活不成了,但傑克卻在看到你掉入海中後立刻跟著跳了下去,我們其他人則跟著千鶴棄船逃生,這才躲過了那場爆炸。」廖哥點了點頭說道「你要謝的話,就去謝傑克吧,是他揹著你從海底游回寒鴉號上的。」
 
  「小事一件,不用客氣。」靠在門邊的傑克笑了笑說道。
 
  「沒錯,而在你昏迷的這段時間裡,一直都是芷芸在照顧你的,我們這三天也沒閒著,而且擔心北冰洲隊的伏擊,我們一直在離土圖家港一段距離外的海域上待命著,就是為了等你醒來。」伊藤接著話說道「順帶一提,這段時間裡都沒發生什麼事,不論是海盜或海軍還是北冰洲隊的人都沒來找我們麻煩。」
 
  「不過你要是在不醒來的話,我們可能就要考慮冒險上岸了,畢竟船上的補給品就快要用光了。」黃鵲說道,指著放在角落的幾個半空的木桶。
 
  「好了,回想的部分就到此為止了,接著讓我們進入正題吧,我之前不是提到過關於對方的精神力控制者的事情嗎?現在我可以確定一件事了,那就是他肯定有心靈控制的技能,而那個開槍射擊火藥桶的英國海軍,就是受了對方的控制的。」伊藤剝著橘子說道「不過說是心靈控制也不太對,我覺得正確來說,應該像是催眠之類的能力才對的。」
 
  「催眠?」項羽疑惑的問道。
 
  「是的,按照你們之前告訴我的情報,心靈控制是一種可以操控比自己精神力弱小生物的技能,乍聽之下這是很強大的能力,但它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至少就我的理解不可能,那個技能肯定有一定的範圍限制,超出了這個範圍控制就會解除,但我們那時候在和攔截者號戰鬥時,四周卻連一艘可疑的船隻都沒有看到,而且那個開槍的海軍似乎是突然間才被控制的,這就和我認定的心靈控制不同了。」伊藤緩緩說道「就像我說的,心靈控制需要持續的操控對手,但從那個海軍的表現來看,他在和你們戰鬥時的表現都很正常,可是卻在說沒幾句話後就忽然像是被控制一樣,朝著火藥桶開槍,我猜他應該是被對方的精神力控制者給催眠了。」
 
  「我之前曾經聽過一些同行會使用催眠的方法為病患看診,這種能力厲害的地方在於,被催眠的對象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控制了,就跟那個英國海軍一樣,我猜很有可能是在北冰洲隊和英國海軍接觸的時候,他們的精神力控制者就給那個英國海軍下了控制,這個控制就像是不定時炸彈,只要觸發了某些特定的條件,控制的機制就會啟動。」伊藤解釋道「項羽,你還記得那時他說了什麼話嗎?」
 
  「等等,我想想,他好像有提到什麼當見到我們時,要轉答我們什麼話之類的…對了!難道說?」項羽仔細的回想著爆炸前的經過,他忽然靈光一閃,猛地抬起頭來。
 
  「沒錯,估計這就是啟動催眠的條件了,當然對方不可能將我們也是輪迴小對的成員這件事洩露出去,所以他大可以把條件設得寬鬆一點,那就是和寒鴉號的成員接觸時,這個催眠就會發動。」伊藤打了個響指說道「相當簡單的構想,但卻十分的有效,不只可以藉英國海軍之手削弱我們的戰力,他們還可以把攔截者號爆炸的這件事賴到我們頭上,好一個借刀殺人!」
 
  「但這和你剛才做的那些事有什麼關聯?」項羽皺著眉問道。
 
  「我不是說了嗎?催眠的恐怖之處,在於被催眠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被操控了這件事,所以換句話說,當北冰洲隊初次進入這場恐怖片的時候,他們的精神力控制者很有可能靠著附身在那隻探路的老鷹身上,對我們之中的某個人下了催眠咒!」伊藤冷笑著說道「我之前也學過類似的方法,所以也知道該如何解開催眠,其中一個,就是恐懼,當人在感覺到恐懼時,大腦會瞬間產生高頻的波動,只要頻率夠高的話,就很有可能打破催眠的控制。」
 
  「所以你才會突然拿刀刺我?」項羽愣愣的說道,直到這時他才注意到不只是他,幾乎眾人的臉上都有一條淡淡的刀傷。
 
  「沒錯,所以大家現在可以放心了,我們還能好好活在這裡只說明一件事,那就是我們都沒有受到控制或是催眠,我們可以稍微安心一下了,雖然只是暫時的。」伊藤哈哈笑著說道,隨手將最後一片的橘子果肉扔進嘴裡。
 
  項羽默默看著伊藤,一絲的愧疚感悄悄爬上了他的背脊,這個青年原來是想要幫他的,可自己剛才卻差點就要鑄下了大錯。
 
  「對不起,伊藤,是我剛才沒搞清楚狀況,沒想到你其實是打算幫我們的,但我居然……」項羽深吸了一口氣說道,看著正一臉舒服的靠在椅子上的伊藤。
 
  「啊,不用在意,過去的事就算了,畢竟我們現在可是綁在同一條線上的螞蟻啊,你就把這當作是我們的買命財吧,只要你等會兒和那些傢伙戰鬥的時候,能夠拿出剛才掐我的力道就好了。」伊藤聳了聳肩說道。
 
  「呃,不好意思,我很不想打斷你們之間的對話,但既然現在問題已經解決了,那麼我們是不是該靠岸了呢?不是我想破壞氣氛,但我的萊姆酒已經快喝完了呢。」傑克見氣氛緩和了下來後,連忙湊了上來說道。
 
  「沒搞錯吧?你航行了大半天,就只是為了買萊姆酒而已嗎?」項羽抓著頭問道。
 
  「當然不是了,雖然那是主要的原因,但我來這裡,還是有其他目的的…」傑克狡猾的笑了笑說道。
 
  「什麼目的?」威廉頓時好奇的問道。
 
  「見一個老朋友。」傑克神秘的回答道。
 
  ○
 
  「我向你們保證,一個沒有見是過土圖家港熱情的海盜,絕對不是一個真正的好海盜!」
 
  老煙斗駕駛著寒鴉號靠向土圖家港,而傑克則站在甲板上,看著逐漸靠近的陸地不停興奮的舉臂大吼著。
 
  「我說過了,我不是海盜!」一旁的威廉則忙著將船帆固定起來,還一邊轉頭對著傑克不爽的抱怨道。
 
  「隨便你怎麼說,小子,總而言之,穿上你們最潮的行頭,跟著大名鼎鼎的傑克‧史派羅船長去見見世面吧!」傑克哈哈大笑著說道,可當他正要踏上碼頭時肩膀卻被項羽給一把按住。
 
  「等等,讓我們跟你一起去吧,你這傢伙走到哪裡都會惹出一堆麻煩,要是沒人幫你看著,天知道你會不會把自己給玩死了。」項羽笑了笑說道,但傑克似乎很不想要身邊還有幾個跟屁蟲的樣子,臉上的表情寫滿了不願意。
 
「不然我這樣說好了,寒鴉號在剛才的戰鬥也有些受損了,如果要應付接下來的海戰的話勢必得要修復,而且我們的補給品也不夠了,再加上你不是還打算招募一批水手嗎?這些事情沒有大筆的金子可是辦不成的啊,你怎麼說呢,傑克?」伊藤忽然嘿嘿笑了幾聲說道,一手還拋著枚亮澄澄的金幣。
 
  傑克瞪著眼睛看著伊藤手中的那枚金幣,有那麼一瞬間,這個海盜的口水幾乎就要從嘴邊流下來了,伊藤見效果不錯,果斷就將金幣收了起來,同時向身後的項羽使了個眼色。
 
  「沒有錯,因為某些原因,我們必須要跟著你一起行動才行,不過放心吧,我們不會干涉你的行動的,只要你不要做出太誇張的事情就好,另外船隻的整修費和其他的費用你也不用擔心,我們都會替你解決的。」項羽點點頭說道,反正他現在什麼都缺,就是不缺錢,而剛好這些會發亮的小東西,正好就是傑克所需要的。
  
  「咳咳,既然這樣的話,好吧,我答應你們,不過可要跟好啊,晚上的土圖家港可是十分熱情的,有的時候還會有點熱情過了頭。」傑克假裝咳嗽了幾聲說道「另外,把那些東西收好,我可不想走在暗巷裡被人給隂了,你們就暫時充當一下我的船員保護我們吧,威廉,東西收一收,我們走了!」
 
  「蛤?我也要去啊?」威廉愣了愣,指著自己說道。
 
  「當然了,這可是一個讓你從男孩變成男人的好機會,好了,別再婆婆媽媽的了,趕快走吧,還是你該不會其實是個太監吧?」傑克隨口說道,還不忘順便嘴了威廉一波,讓這個青年忍不住發起了牢騷來。
 
  「那麼我們走吧,新人們跟好了,這裡住得可都是些殺人不眨眼海盜,如果不想莫名其妙就被人捅了一刀的話,就跟上我們的腳步吧。」廖哥說道,率先踏上了土圖家港的碼頭,而那幾個本來還有說有笑的心人一聽見廖哥的話,臉色紛紛唰地變得一片慘白。
 
  「等等,我們…我們也要去啊?」魏應崇第一個結巴的說道,看著不斷傳來打鬥與槍砲聲的港口,這個中年人的臉上頓時出現了畏懼的神色。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項羽問道,看著那三個面有難色的新人。
 
  「呃,我們不能就待在這嗎?我是說,和港口比起來,船上不是安全得多嗎?而且我們既然幫不上忙,不如就讓我們待在這裡吧,這樣萬一你們等等打起來的話,也不會覺得綁手綁腳的不是嗎?」林玉鳳也是不情願的說道,尤其當他一看見街道上有好幾個衣著骯髒的醉漢後,這個漂亮女人的臉蛋頓時糾成了一塊。
 
  「怎麼會幫不上忙呢?你們可是吸引對方砲火的最佳誘餌啊,而且別忘了喔,要是離傑克離得太遠的話,可是會被主神抹殺的,雖然我不曉得主神會怎麼個抹殺我們,但我可沒有興趣自己去測試,你們想死的話就繼續待在這裡吧。」伊藤冷笑著嘲諷道,也不理那三人臉上露出的震驚表情,就逕自跟在了司劍平身後走上了碼頭,連貝蒂也一邊哼著歌,一邊拉著小冷的手走下了船,雖然小冷的臉上寫滿了無奈的表情。
 
  「放心吧,小子,你們專心去忙你們的事情,我會在你們不在的這段時間裡看好寒鴉號的。」老菸斗拍胸保證道。
 
  「那就交給你了,我可不想回來後看到剛到手的船隻被人給劫走了啊。」項羽笑了笑說道,隨即跟在眾人的身後走下了船,而魏應崇幾個新人見大部分的資深者都離開後也連忙跟了上去,和眾人一起走入喧鬧的街道上。
 
  ○
 
  此時在離土圖家港不遠的海域上,一艘掛著英國米字旗的軍艦正靜悄悄的朝著港口行行著,在艦橋上則站著一名衣著華麗的英國海軍,在他的旁邊則是站著一個比他還高出一個頭的獨眼中年男子,在男子的身後則站著一對彷彿雙胞胎的兄妹,他們正閉眼牽著彼此的雙手。
 
  「如何?艾妮亞,感覺得到中洲隊的精神力嗎?」獨眼中年男子問道。
 
  「是的,剛才確實掃描到了中洲隊的精神力圖騰,另外劇情人物傑克與威廉也和他們一起行動,推測他們已經組成同盟了。」名叫艾妮亞的小女孩聞言,立刻乖巧的回答道。
 
  「是嗎?這麼說那場爆炸沒有傷到他們啊?嗯,也是,如果這麼容易就被幹掉的話,那麼這支隊伍也未免太弱了一點。」獨眼中年男子聞言後微微頷首說道。
 
  「哼,海盜組成的同盟能強到哪裡去?要不是沒有王國還需要私略者的幫助,我早就帶兵將這些海盜的老巢連根拔起了。」衣著華麗的英國海軍說道。
 
  「你會得到你想要的,准將,不過在那之前我需要你的人馬按兵不動,要是你這麼早就出兵的話,肯定會打草驚蛇的。」獨眼中年男子說道「艾妮亞,現在我們佈在港口裡的伏兵,誰離那些傢伙的位置最近?」
 
  「是的,歐拉夫跟庫拉多尼是最靠近的人員,另外霍斯也在那附近,需要我通知他們出擊嗎?」艾妮亞閉著眼回答道。
 
  「嘖,下下籤哪,這兩個都是出手不知輕重的傢伙,不過算了,就讓他們稍微去試探下中洲隊的實力吧,另外叫霍斯在他們戰鬥時在附近待命等候,要是情況不對的話,就讓他出手。」獨眼中年男子嘆了口氣後說道,接著他忽然轉過頭,看向了不遠處的土圖家港。
 
  「呵呵,中洲隊是嗎?還真是叫人期待呢。」獨眼中年男子男男自語著,眼睛裡閃過一絲冰冷的流光。
 
  ○
 
  「最重要的是,要是一個海盜航海了一輩子卻連土圖家港也沒來過,那他肯定會後悔到死的,懂嗎?」傑克領著項羽等人邊走邊說道,而且他顯然已經來過這裡多次,儼然就是這塊地方的地頭蛇,三兩下就從錯綜複雜的暗巷裡走了出來。
 
  「怎麼樣,覺得如何?」傑克笑著問道。
 
  「還…還不賴。」一旁的威廉打量著一個正打算把自己灌到死的醉漢良久後,勉為其難的說道。
 
  「還不賴?我告訴你吧,要是世界上每個城鎮都像這裡一樣的話,那麼再也沒有一個水手願意起航出海了。」傑克笑著說道,他忽然瞥見了街道旁幾個濃妝豔抹的女人後,接著滿臉堆笑的走了上去。
 
  「小寶貝!」那幾個女人一見傑克走近立刻也跟著靠了過來,而其中一個更是直接走到了正在對著他們拋媚眼的傑克面前,接著狠狠甩了他清脆的一巴掌。
 
  「呃,我好像不該挨這一下的?」傑克默默摸著臉上熱辣辣的掌印,過了良久後才說道,而就在那個女人轉頭走開的同時,另一個頂著華麗髮型的女子也走了上來。
 
  「小親親!」傑克一見到那個女子頓時興奮的喊著。
 
  「她是誰啊?」那個女子微笑著看向傑克說道。
 
  「呃,妳說誰?」傑克愣了愣回答道,那女子也不答腔,只是微笑著又甩了傑克另一個更響的巴掌。
 
  「好吧,這一下是我活該。」傑克看著正注視著他的眾人,沉默了半晌後才回答道。
 
  「去忙你們的吧,傑克,廖哥、槍火,你們兩個負責保護好他們,我們會在外圍散開警戒的。」項羽苦笑著說道,目送著幾人的身影消失在街道上。
 
  「黃鵲,盯好他們了,我可不想走路走到一半,就因為超出範圍被抹殺掉。」項羽說道,黃鵲聞言後點了點頭,隨即轉身爬上了一旁的樓梯去尋找制高點。
 
  「噁,這裡真是太噁心了,我的媽啊,噁!」林玉鳳一見到滿地髒亂的嘔吐物後忍不住面露嫌惡的說道,尤其是當她看到幾個男女就當街在暗處幹起了齷齪事後,這個女人臉上厭惡的表情就更深了。
 
  「好了,伊藤,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項羽也不理不停抱怨的林玉鳳,轉頭就看向一旁的伊藤說道。
 
  「不怎麼辦,在對方有精神力控制者的情況下,我們埋伏起來也沒有多大的意義,至少你埋伏起來的意義不大,畢竟你曾經被對方直接攻擊過,他們肯定會優先尋找你的精神力,既然這樣,我們不如大喇喇的在街道上行動,這樣的話說不定會使對方產生我們已經設好埋伏的疑慮,進而迫使他們放棄攻擊我們的想法。」伊藤說道「總而言之,就像我說的一樣,當家的,如果非得要和對方戰鬥的話,你可要拿出全部的實力,務必在第一戰時就讓對方產生出我們不比他們弱多少的想法。」
 
  「我知道,戰鬥的事情我自有分寸,倒是你們,萬一到時候來不及保護你們的話,自己可得跑快點啊。」項羽嘆了口氣說道「對了,小冷,你也是,那幾個新人就要靠你保護了,我說不定會顧不到你們,你可得要…」
 
  項羽說著說著忽然愕然停了下來,一股冰冷的感覺也爬上了他的後頸。
 
  剛才一直跟在他們身後的小冷和貝蒂,不知何時居然失去了蹤影……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528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2 篇留言

梅特羅
別跟我說霍斯也來了(汗

04-22 23:24

Luis
Here's Foxy!ლ(́◕◞౪◟◕‵ლ)04-22 23:57
小黃瓜小馬EX
我聽見小冷必須死的聲音了:D

04-22 23:28

Luis
小冷表示:(;゚д゚)04-22 23:57
slenderman
快阻止小冷啊!現在要關七年以上啊!

04-22 23:40

Luis
小冷:老衲這輩子 值了_(:3 」∠ )_04-22 23:58
蘿莉小愛愛
不是養殖隊嗎?新人就是要買的阿♡

04-23 00:33

Luis
說 你是不是想買小女孩?(*´∀`)~♥04-23 00:38
我是Gay
眼前的黑不是黑

04-23 01:15

Luis
By項煌羽04-23 01:31
初戀的悸動
小冷必須死!!!!!!!!!!!!!!!!!!!!!!!!!!!!!!!!!!!!!!!!!!!!!!!!!!!!!!!!!!!!!!!!!!!!!!!!!!!!!!!!!!!!!!!!!!!!!!!!!!!!!!!!!!!!!!!!!!!!!!!!!!!!!!!!!!!!!!!!!!!!!!!!!!!!!!!!!!!!!!!!!!!!!!!!!!!!!!!!!!!!!!!!!!!!!!!!!!!!!!!!!!!!!!!!!!!!!!!!!!!!!!!!!!!!!!!!!!!!!!!!!!!!!!!!!!!!!!!!!!!!!!!!!!!!!!!!!!!!!!!!!!!!!!!!!!!!!!!!!!!!!!!!!!!!!!!!!!!!!!!!!!!!!!!!!!!!!!!!!!!!!!!!!!!!!!!!!!!!!!!!!!!!!!!!!!!!!!!!!!!!!!!!!!!!!!!!!!!!!!!!!!!!!!!!!!!!!!!!!!

04-23 01:24

Luis
Die(゚皿゚メ)04-23 01:32
初戀的悸動
把貝蒂給我交出來!!!!!!!!!!!!!!!!!!!!!!!!!!!!!!!!!!!!!!!!!!!!!

04-23 01:25

Luis
系統廣播 系統廣播 請貝蒂小朋友立刻到遊客服務中心 這裡有一大堆人要找妳
(((゚д゚)))04-23 01:33
初戀的悸動
貝蒂留給我 其他千鶴黃鵲槍火什麼的隨便你們分

04-23 01:59

Luis
作者表示:我通通都要(´≖◞౪◟≖)04-23 14:33
我是Gay
項雨羽有肌肉嗎

04-23 02:01

Luis
變成超賽後應該會有04-23 14:33
聖騎獵師
喝到吐、喝到趴,然後把船燒了wwwww

04-23 15:18

Luis
燒完再去搶一艘新的04-23 17:25
乂狂嵐乂
請勿拿小孩開刀!!!!!!

04-23 17:41

Luis
Dont touch the child!04-23 18:55
月の辰
發現小冷與貝蒂不見後,項羽急忙的往旁邊的小巷一看,他看到了貝蒂把小冷壓在牆上,呈現一個壁咚的姿勢...(接下來的畫面請自己腦補...

04-23 20:53

Luis
我可以感覺到有人在我背後拔刀了[e27]04-23 21: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a124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後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