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達人專欄] 《Atlas✦Series / Alef:神權戰爭》第二章:所謂的魔法(2)

作者:Zarose│2017-04-21 17:36:50│贊助:4│人氣:133


《Atlas✦Series / Alef:神權戰爭》第二章:所謂的魔法(2)

  「也就是說……從明天開始你們就是學院的學生了?」瑪娜菲斯一手端著托盤,將上頭裝著麥茶的玻璃杯一個個放到三人面前,只見亞歷克斯正忙著修理他那把白色塗裝的海伊格19,零件和工具整齊地擺放在台面的一角,以賽亞則是拿起杯中的吸管小小地啜了一口。

  沉寂了一會兒,雷希德嘆了口氣,一手托著臉頰撐在吧台的台面上,現在也不過早上十點,如果是平常的話,他和亞歷克斯兩人肯定已經在冒險者事務所尋找合適的委託了:「是啊……現在想想還真有點麻煩,這個任務居然沒有切確的結束時間……雖然報酬不差就是了。」

  「怎麼會麻煩呢?」瑪娜菲斯將托盤放回去原本的位子後,拿起一旁的抹布擦了擦台面上她剛剛才發現的污漬;「反正你和亞歷克斯也沒去過學校,趁著這個機會體驗一下不是正好嗎?」

  「話才不是這麼說的呢。」

  「特殊任務科講白了就是職業冒險者的預備教育,你覺得已經是職業冒險者的我們去那裡能學到什麼?搞不好還要視情況放個水才不會被懷疑呢。」雷希德有些用力地放下手中的杯子,水面已成了原先的一半;「況且我也不是沒上過學啊。」

  「唉呀呀。」亞歷克斯突然出了聲,似乎是槍管裡卡了什麼不好處理的東西,只見他閉起一隻眼直盯著拆下來的槍管。

  「這就奇怪了,你不是和亞歷克斯一樣,從小就是尼亞匹斯革命軍的成員了嗎?怎麼會有那個時間去什麼學校呢?」瑪娜菲斯弄完手中的工作,湊到雷希德的面前一臉疑惑地問道;雷希德像是警覺到什麼,右側的瀏海翹得比原本還高,不自覺地就吞了一口口水,語氣中也多了一分緊張:「那是因為……,啊啊,總之說來話長……」

  「反正我就是覺得這樣挺浪費時間啦。」看著對方似乎不想回答這個問題,瑪娜菲斯也沒有那個意思繼續追問下去,雖然她的確挺在意的就是了;想想這兩個乳臭未乾的小毛頭被她從公園裡撿回來也已經有一年的時間了,除了知道他們是兩年前尼亞匹斯革命的革命軍成員之外,便幾乎一無所知;然後昨天又多加了一個新成員。

  「唉……難怪笨蛋永遠是笨蛋……」瑪娜菲斯故作無奈地搖搖頭,接著看向除了進門時附和一聲「我們回來了」之外就沒有再講過一句話的以賽亞,只見她面露擔憂,若有所思的樣子:「完全比不上能夠選入特別資格生的以賽亞啊。」瑪娜菲斯的這句話不過就是要調侃一下雷希德,畢竟她也搞不懂看來如此優秀的少女為何會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那件事她當然也沒跟雷希德兩人提起。

  「咦?那……那個,我也搞不太清楚……是怎麼一回事。」以賽亞聽見這番話,有些慌張地解釋道;名不副實是她最害怕的事了:「我連最簡單的火球都做不出來。」她將右手的掌面朝上,試著在掌心上空弄出一個普通大小的火球,然而最後卻只冒出了連打火機的火力都比不上的迷你火團;和往常一樣;不過就算早有預感,沒法照心中所想的完成還是讓以賽亞感到有些失望。

  「喔喔,雖然稱不上火球,但的確是有火團出來了呢。」瑪娜菲斯有些驚訝地看向那團火,只見以賽亞手掌一合,便消散在空中;雷希德試著模仿以賽亞的動作,但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亞歷克斯則是稍稍地瞄了一眼便又繼續手上的工作;「什麼叫『最簡單的』火球啊?是在瞧不起我這個對魔法一竅不通的人嗎?」雷希德忍不住埋怨了一聲,剛剛的情況讓他隱約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他幾乎是在那個時候就確定自己與魔法無緣了。

  「就我所知,火球的確是基礎魔法中最為基本的,但就算是有一定資質的人也必須經過一番練習才能熟悉,完全不是以賽亞妳說的那樣啊。」聽著瑪娜菲斯的話,以賽亞雖然稍微回復了一點信心,卻是冒出更多的疑惑。

  從她有意識的時候就開始了;在時針指到十的時候,兩名身穿酒紅色制服的人將她帶出宅邸,駕著白駒拉著的馬車,約莫十分鐘的路程,最後在一間哥德式的殿堂前停下,然後走進裡頭一間裝設典雅的大講堂;還記得那裡的天花板掛著一組精緻的亞特拉斯恆星系的模型;低沉的鐘聲響起,和她年紀相仿的小孩們紛紛在位子上坐好,表情嚴肅的男子總會抱著一本厚重的墨綠色精裝書從右側的門口走進,在一段老套的開場後開始在黑板上叩叩地書寫起來,然後轉過身,徵求能夠解開問題的人

  以賽亞從來都不是那個回答問題的人,她甚至連問題本身都無法弄懂,整個下午的時間,便在一連串能夠理解卻無法理解的過程中渡過;她總喜歡那個靠近窗戶的位子,至少還能望見外頭的景色,然而卻也因此時常被台上的講師針對,接著便是一陣對無知和墮落的恥笑。

  她當然不甘心被貼上差勁的標籤;曾經她花了數個晚上的時間試圖弄懂那本厚重教科書的內容,曾經她花了那些難得的休息時間試圖熟悉所謂「簡單」的魔法;然而那些付出的精神與時間並沒有得到相應的回報,恥笑與輕視依舊圍繞在她的身邊,那些一開始向她示好的人最後也視她為無物。

  「以賽亞,妳真是丟盡穆拉哈爾家的臉了。」

  對自己的無力感到絕望,沉重的失落感從此便深深地烙印在她的心裡。

  「是……是這樣嗎?」以賽亞的表情不自覺地又變得黯淡,盯著空杯子,無意識地玩弄著裡頭的吸管;瑪娜菲斯正準備說些什麼,然而雷希德卻是已經看不下去,一方面是因為他不喜歡這樣死沉的氣氛,一方面是他的自尊不允許比他強的人謙虛得如此;至少在魔法這方面是如此;他刻意提高音量,喊了一聲,說道:「管它是不是,如果妳真的想做什麼,該做的事還是一樣不是嗎?」

  「況且我連火團都弄不出來,照妳這麼說我豈不是要去跳河了?」雷希德不經意地隨口說說,瑪娜菲斯聽見那幾個字卻是反射性地打了他的頭一下,只見雷希德一手撫著被打的部位,一臉疑惑地看向瑪娜菲斯:「就算跳河真的太誇張,也用不著這麼用力打我吧?」

  「這……,反正我就是突然想打你啦,有意見嗎?」等到察覺時已經來不及,瑪娜菲斯有些敷衍地回應道,雷希德則是皺起眉頭瞪了她好幾秒;以賽亞見到這一幕,雖然不知道是為何,心情卻輕鬆了許多,臉上泛起一抹淺淺的微笑:「我知道了,雷希德先生,你的這番話我會記在心上的。」

  雷希德看向身旁的以賽亞:一開始的憂鬱少了,現在正綻放著柔和的光芒;突然間一股莫名的躁動從他的心底裡竄起;從他有意識以來,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待在以男性為主要組成的革命軍中,即便其中也有一定比例的女性,但不是年紀相差甚遠就是個性粗獷得像個男子漢;他不知道自己現在看來是什麼樣子,連忙將視線從以賽亞的身上移開。

  「恩……這下傷腦筋了。」亞歷克斯冷不防地插了聲嘴,顯得有些突兀,他放下手中已經被組裝回去的海伊格19;發出一陣響亮的喀隆聲;搔了搔頭髮,表情看來是遇到了什麼傷腦筋的事,只見他掏了掏口袋,確認裡面還有幾枚銀幣後便從位子上起身朝門口走去:「不好意思先失陪一下啊,我去補個材料,等等就回來喔。」沒等其他人回應便走出了酒館的門。

  「亞歷克斯也真是的,只要一跟自己的槍扯上關係就會變得特別認真,平常明明是個好動的傢伙啊。」瑪娜菲斯對他這樣的性格自然已經熟悉,還是忍不住牢騷個幾句;她就有過在亞歷克斯修槍時呼喊他的名字十多次才被聽到的經驗;望向一開始放在他面前的那杯麥茶,水面完全沒有降低的跡象,甚至連吸管的位置都一樣;雷希德聽到這番話也跟著補充道:「嘛,從我認識他的時候就是那樣了,說什麼『只有全心全意對待自己的槍,才能得到幸運之神的眷顧』,算是他唯一的信仰吧。」

  「信仰嗎……?」以賽亞望著門上晃蕩著的鈴鐺,喃喃說道,聲音小得只有她自己能聽見。

  「啊等等,我差點就忘了,冰庫裡的食材快用完了,要請以賽亞妳去幫忙採買一下,我現在先寫個清單給妳。」瑪娜菲斯敲了下手後說道,接著便走向吧台的角落,拿出一張便條紙在上頭迅速地寫了好幾行字,走回原本的位置遞到以賽亞面前,同時不經意地看向一旁雷希德的表情;似乎正愁著沒事做的樣子;「是說以賽亞妳對這附近應該還不太熟悉,趁著這個機會讓雷希德當妳的導遊吧。」

  「喂,怎麼會突然扯到我身上啊?」雷希德有些不滿地回應道,雖然他現在還找不到其他事能做,但這並不代表瑪娜菲斯可以隨意地使喚他;他是這麼認為的;瑪娜菲斯雙手抱胸,露出像是在思考該怎麼對付雷希德的表情,雷希德的額頭冒了幾滴冷汗,但是心裡依舊不打算屈服,無論如何他絕不妥協。

  「我突然想到有人還欠著兩個月的房租沒繳呢,到底是誰啊?要不要把他趕出去呢?」雷希德認輸了。

  離酒館最近的市集是圍繞著一個圓形廣場成放射狀的街道群,主要由大部分的移動式攤販和小部分的店家所組成,由於鄰近卡納雷恩區的主要運河,數百年前開始就一直是主要的交通樞紐;雖然有很長一段時間因為大陸戰爭的影響而癱瘓;即便近年來因為魔工技術的大躍進而出現像是「飛空艇」之類的高速載具,但也由於高成本的缺點而無法替代已有的運輸方式;這裡依舊是附近最為繁榮的商業中心。

  方近正午的時分,恰好是市集最為熱鬧的時候,無雲的晴空中高掛著日陽,不免有些刺眼;不過由於卡納雷恩區地處溫帶,濕度和氣溫倒還算是舒適的程度;只見雷希德雙手提著好幾個大小不一的紙袋,身旁的以賽亞則是空著手,從圓形廣場的正中央,那個有著戰士雕像的大理石噴水池旁經過;以賽亞一路上雖然都試著幫他的忙,但雷希德總是二話不說便搶在她先頭將東西從攤販的手上接過。

  「薩雷因.札哈德」雕像基座上的金屬蝕刻牌如此寫道。

  「這下子應該都齊了吧?」雷希德轉過頭問道,卻讓以賽亞不禁愣了一下;直到剛剛,雷希德除了詢問採購項目的內容和「下一個」之外便沒有說過其他的話,這讓以賽亞不免懷疑起自己存在的意義;迅速地回過神,她從白袖裡拿出了那張便條紙,只見上頭的所有項目都被打上了勾:「恩,都齊了。」

  雷希德這才放下手上的東西,在水池旁的木長椅上坐了下來,甩了甩因為長時間緊握而有些僵硬的指頭和手腕:「那好,先休息一下吧,等會兒再帶妳去看看其他地方。」他從袋子裡拿了兩個水藍色的玻璃瓶出來;裡頭裝著的是某種碳酸飲料;接著將其中一瓶遞向面前的以賽亞。

  以賽亞接過瓶子,坐在一旁的空位上,雙手輕握著,沒有打開瓶蓋的意思,兩人就這樣不發一語,持續了好幾十秒,以賽亞先受不了這樣的氣氛,勉強從口中擠出一句話來:「那……那個,特地陪我一起出來,是不是……麻煩到你了?」

  「沒有這回事,反正我現在也找不到其他事情能做」雷希德有些刻意地將視線撇向一旁,又是一手拖著臉頰,撐在長椅扶手上的姿勢;「畢竟明天就要開始學院的任務了,根本沒那個時間去接別的委託。」

  「學院嗎……」以賽亞不經意地看向玻璃瓶的瓶蓋,那個用暗紅色顏料畫著的簡單笑臉;「仔細想想……還是會覺得有些可怕呢。」

  「可怕?」雷希德不是很理解她的說法:「有什麼好可怕的啊?」

  「我也不是很清楚。」

  「或許是因為那裡……不允許『失敗的人』存在吧。」

  「又說這種話。」雖然兩人是在昨天才認識的,雷希德也不清楚以賽亞過去究竟遭遇過什麼,但被她那樣消極的情緒影響,他也不得不提起嚴肅的語氣說道:「學院就只是學院,是給那些沒有見識過世界的,天真的傢伙待的地方。」

  「戰場才是……真正不允許任何失敗的地方。」硝煙與火光漫天的景象,穿梭在破敗的建築之間,藏身於暗巷中的先遣部隊,列於隊前的偵查才剛探出頭來,便隨著一聲槍響癱倒在地上,額頭上多了一個冒著血的小洞;這還只是尼亞匹斯革命軍的日常,遠遠比不上決戰的那一日;「只要一個不小心,一切就都結束了。」

  「抱歉……讓你回憶起不好的事了。」以賽亞有些愧疚地說道。

  「嘛,都已經過去兩年了,其實也還好。」雷希德變回平常的語氣說道:「總而言之,和我剛剛說的一樣,如果妳真的想完成些什麼,要做的事都不會又任何改變。」

  「況且要是真遇上什麼麻煩,我和亞歷克斯也一定會幫妳的。」

  「是嗎……」表面上看來又是平常的雷希德,然而以賽亞卻能從他的反應中感受到些許的違和;這時,她想起了另一個令人在意的事:「話說,為什麼雷希德先生要用假名呢?」

  「什……什麼假名啊?」和在酒館時的反應一樣,只能說雷希德表面上雖然擅長偽裝,實際上卻是沒辦法說謊的人;原本的冷靜消失了一半,顯得有些慌張,方才還差點將嘴裡的飲料給噴出來;他以為以賽亞已經忘記那件事了。

  「昨天,那封委託信上寫著的是『雷希德.伊克多瑪』,可是今天,那個學院長卻是叫你『天音木.雷希德』。」天音木,是位於大陸東方平原的國家,別天帝國的五大世族之一;其祖先是來自於不知何方,名為「」的族裔,其後代雖然也繼承了這個血脈,卻因為時間流易而漸漸地產生了變化,最終成為名曰「亞神」的種族。

  「大……大概是妳聽錯了吧。」直到說出口後,雷希德才發現自己編了一個很爛的謊;在對方已經明確聽到的情況下,這只會加深懷疑;以賽亞確定自己那時候聽到的內容無誤,但見到雷希德的反應卻難免猶豫了一下,再仔細一想便覺得自己的舉動有些失禮,從對方在酒館的反應來看,雷希德定然是不想讓其他人知道一些事:「對……對不起,我不應該問這種事的。」

  以賽亞的回應出乎雷希德的意料,看著對方一臉歉意,反而讓他有些心軟了;天音木,那的確就是他的真姓,他不清楚那個叫做赫雷伊的男人是怎麼查到的,唯一知道這件事的也只有亞歷克斯,他不希望別人知道他的身分,因為那個姓氏對他來說就等同是枷鎖,束縛他的意志,限制他的未來;所以他才會在14歲的時候逃離那裡,同時將之捨棄。

  「好吧,看在妳救了我一命,還有明天開始就是隊友的份上,我就坦白跟妳說吧……沒錯,我的名字的確是『天音木.雷希德』。」雷希德嘆了一口氣,想到自己方才說的那些大道理,還有「不能背叛夥伴,對夥伴說謊」的信念,若再試圖隱瞞,就真的是個虛偽的人了。

  「那為什麼會……?」雷希德搶在以賽亞說完話前打斷了她,他早就料想過其他人在知道這件事之後的反應了,像是「既然是大世族,為什麼要當一名區區的冒險者」還有那些完全沒有道理的期待和錯誤的認知;這也是他不願和其他人提起的原因之一:「我知道妳要問什麼……但又是誰規定叫什麼名字就要做什麼事的?」

  「天音木就天音木,我從來都不覺得這個姓氏有哪裡特別的。」以賽亞想起了自己的「家族」;儘管並沒有任何血緣上的關係;穆拉哈爾,那是大陸西南角的高地國家,貝奧利亞的四大貴族之一;以賽亞實際上是國家秘密進行的生物研究的產物,她還有一個雙胞胎的妹妹,以西結,兩人在10歲時離開了實驗設施,並同時被兩個不同的貴族所收養,一個是穆拉哈爾家,另一個則是約罕那姆家,雙方都是為了增強自己家族的政治勢力才做此決定。

  兩人的外貌幾乎相同,除了以西結的瞳色是朱紅,以賽亞是檸檬黃之外;然而,以西結是空前絕後的天才,以賽亞卻是連普通的菁英都比不上,這讓她們的命運產生了極大的不同,收養以西結的約罕那姆家勢力因此超過了穆拉哈爾家,並從其手中奪走了主政的權力,以賽亞因此被穆拉哈爾家遷怒,冷落,甚至不准她自稱是穆拉哈爾家的人;她沒有真正的歸所。

  但是雷希德卻是自己捨棄了那個歸所。

  以賽亞,那是她在做為實驗體的名字,實驗員面對她就像是在面對一台貴重的儀器,沒有絲毫的溫度;以賽亞.穆拉哈爾,那是她第一次擁有其他的名字,和一群與自己擁有同樣姓氏的人生活,那股溫暖的感受沒辦法用言語清楚地描述,簡單來說就是所謂的歸屬感吧。

  但是現在她什麼都沒有了,她變回了「以賽亞」,那個孤獨的名字。

  「那你的家人呢?」

  「那些人……難道都不在乎你嗎?雷希德先生你……也完全不在乎他們嗎?」明明有能夠回去的地方,卻將之捨棄,以賽亞沒辦法理解雷希德的想法;她的語氣有些悲傷;如果能有真正的歸所,就算是捨棄掉自己的生命,她也願意。

  雷希德沒辦法果斷地回答她;他灰銀的髮色源自於他的母親,是名來自亞斯格特王國的魔導士,還記得有一年的冬天特別寒冷,母親特地為他做了一枚保暖用的魔晶石刻印,至今都還帶在身上;和宗家同齡的孩子比武輸了,坐在長廊上讓姐姐幫自己擦藥的記憶依然清晰,她總是會嘲諷自己,用冰冷的語氣警告他下一次再打輸就自己看著辦,然而永遠都會有那個「下一次」。

  「站起來,雷希德,你這樣又怎麼能戰勝那些宗家的子嗣呢?」

  這才是他離開的主因,他的父親,被勝敗沖昏頭的男人;就因為自己在上一次決定宗家繼承人的比武大會上落敗,才會如此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完成自己沒辦法完成的願望;他從來沒問過雷希德的意見,對他來說那些似乎都不重要;雷希德雖然感激父親教授自己體術和劍術,卻更無法容忍他自顧自地將理想加諸自己身上。

  「我總有一天會回去的……在我完成自己的理想之後。」他的確沒辦法否認;在參與尼亞匹斯革命時,在生死之際總會想起與家人相處時的記憶,他也知道父親和姊姊正四處搜索自己的下落;但是他還不能回去,在他找到屬於自己的方向之前。

  「總有一天嗎……不像我......連要回去哪裡都不知道了。」以賽亞望向明藍的天空,鳥群從上方掠過;雷希德似乎找到比自己還容易多愁善感的人了;他站起身子,將空玻璃瓶扔進一旁的木桶子裡,伸了伸懶腰後拿起地上的袋子們,看向以賽亞說道:「說什麼不知道,當然是回酒館去啦。」

  「這個時間也差不多該吃午餐了,先回去吧。」

  「等等我再帶妳到附近繞繞好了。」雷希德沒有等以賽亞回應,朝著能夠回到酒館的那條街上走去;以賽亞先是看著他逐漸離去的身影,接著看了一眼瓶蓋上的笑臉,心情不知為何又平復了不少。

  「喔對了,我才17歲,年紀和妳一樣,所以不要再叫我『先生』了。」

未完待續

專有詞彙註釋

-海伊格19-
槍械製造公司「海伊格」設計的全自動魔導槍;魔導槍與普通槍的差別在於能夠附加特定的魔法到射出的子彈上;亞歷克斯拿的是經過自行改裝的版本,威力較原版的強。

-尼亞匹斯-
位於伊底亞瓦西方的小國家;因為貪腐問題嚴重,兩年前發生過大規模武裝政變(革命)。

-基礎魔法-
目前的魔法分為「基礎魔法」與「高等魔法」;前者單純就是操作者憑藉第六感來控制魔力以達成預想中的目的,雖然直接快速卻因而缺乏精準與穩定;後者則是透過名為「紀錄式」的前置魔法將操作順序紀錄下來(又稱為構築)後再一次性發動;複雜的效應通常必須藉由高等魔法才能達成(以人類的水準而言);紀錄式的效率和型態也是高等魔法的研究領域之一。

-亞特拉斯恆星系-
亞特拉席翁大陸的文明目前已對所處的宇宙有一定程度的認識,甚至已經開始擬定相關的系外行星探索計畫;然而礙於當前技術問題而遲滯;亞特拉斯在古語中的語意為「中樞」,因此做為恆星系統的中心,這裡的太陽被稱為亞特拉斯。

-銀幣-
亞特拉席翁大陸沒有紙製貨幣,大部分的國家是使用三種金屬貨幣作為交易媒介,分別為銅幣,銀幣,及金幣;彼此之間的兌換比率為100:1;由於在這個世界裡較為貴重的資源是各類魔晶石,因此貴金屬在這裡的價值並沒有想像中的高。

-飛空艇-
目前的飛空艇速度最高可達5倍音速;截至當前故事的年代(新曆436年),在實驗室中的飛空艇其實已經能達到20倍音速的程度了(然而礙於對抗亂流衝擊的魔法術式的強度跟不上,還沒辦法投入實際的運用)。

-神-
單純就是種族的名稱,和概念上的神不同。



後記

花了一天寫公會問卷,結果今天才弄好啊(其實是因為不太擅長單純對話的情景)
主要是為了呈現以賽亞和雷希德的一些背景和面對人生的態度(亞歷克斯就......(欸))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513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Atlas Series|AS|Alef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Zaros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六周年問卷...

訂閱

作品資料夾

nimopo55687所有人
歡迎來看看喔 自製coc劇本和跑團小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22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