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大逆轉裁判第五章 簡易攻略&劇情&心得 下

作者:水叮噹│逆轉裁判│2017-04-21 12:42:45│贊助:0│人氣:2933
4月17日 下午12點41分 中央刑事裁判所 被告等候室
眾人暫回等待室等候,吉娜問成步堂為何要如此努力不懈的幫她?明明證物照片上有照到她,任誰看了都會覺得犯人就是她,對於成步堂還是願意"信任"自己,她感到疑惑不解。愛麗絲希望吉娜說出案發當時發生了何事,吉娜娓娓細談當晚用完餐後,在成步堂房間交談之後一直無法入眠,無論如何都想到當舖確認原稿,她當時深信原稿一定是福爾摩斯覺得有對他不利的內容,所以才說了『抵押給當舖』的謊話,"潛入"當舖被漢吉發現,向店主說明來意,獲得同意後二人進入《保險庫》,確認了原稿的存在後,門口傳來一陣聲響,店主跟吉娜取回手槍後離開保險庫,在裡面等待的她聽到外面傳來爭執聲,發出了2聲槍響,看到店主中槍往門內倒下後,她情急之下把門鎖住,並拿起掉在店主周圍的槍想要警戒門外的壞人,而當時的店主已經死亡,之後腦袋一片空白,什麼都不記得了。

雖然有向警方說實話,但只得到『再說謊罪只會加重』的話語,成步堂感謝吉娜願意說出實情,吉娜再次詢問為何"相信"她,難道已經忘記2個月前她說謊幫助了殺人犯的事嗎?成步堂回以自己並沒忘記,那時的懊悔已刻劃在心中,但一開始已經說好了,無論發生何事,會相信吉娜到最後,提起自己也曾成為被告,知道陷入冤罪的無力感,在那時伸手幫助他的就是親友亞雙義,曾經他也懷疑對方是否相信自己,但隨著開庭後就確實的感受到對方的心意,而自己也漸漸信任對方,也就是在那時了解到「想要別人相信自己,首先必須先相信自己」,而係官也進入傳喚眾人準備出庭。
 
4月17日 下午1點41分 中央刑事裁判所 大法庭
法官宣告審理再開,證人正在前往法院的路上,因為大雨會稍晚進來,法官順帶訓了頓葛萊森警探辦事不力,竟然遺漏第3顆子彈,而對辯護方解釋提交上的《藥劑》資料,因無科學根據無法做為《證物》,係官出現傳達證人已抵達。
出現在庭上的證人電報員【魯巴特.庫洛格雷】,果然就是前天在當舖所遇見的謎之紳士,他表示雖然多少會出入當舖,但否認當晚有在現場,反而質疑福爾摩斯的《藥劑》很可疑並無法當作證據,質疑藥劑時因為動作過大,高個混混內米出現了擔心的反應,成步堂從內米口中套出魯巴特2天前有受傷的情報,思索被子彈射穿的日曆,從高度推測入侵者被射中的位置是"腕部",要求調查證人手臂,魯巴特拒絕並說道沒有證據證明他跟"小偷"有關,他沒有協助調查的"義務",強調自己和被害者的當舖沒有關係,奇怪的是一旁的警探也避重就輕的迴避關於中午當時及圓盤的話題,出示圓盤說出魯巴特和吉娜爭奪典當品的事情,魯巴特一開始雖否認沒見過圓盤,但因為圓盤上留有血跡,成步堂要求查看證人手指,魯巴特只能認了手指傷口,但他表示圓盤原本就是自己的東西,取回自己的東西並不奇怪,法官要求他證言”圓盤”的事。

魯巴特承認認識梅昆達爾,因為都是收藏”圓盤”的愛好者,堅持圓盤是自己的典當品,只是因為被吉娜偷走《臨時收據》,才會追尋她來到當舖,並沒有"潛入"當舖的理由,成步堂思索吉娜吐露的話,推測魯巴特是為了搶奪梅昆達爾的"遺物"才會出現在當舖,對於警方為何沒收圓盤,葛萊森警探堅持屬於"機密任務"必須得到大法官博泰斯的"許可",才會告知原因。
 
出示《臨時收據(小箱)》,也就是典當品外套內放的另一件物品,證明證人有潛入當舖偷取小箱的動機,魯巴特反駁只要把過期的流當品買下就好,何必多此一舉夥同混混兄弟潛入偷竊,巴洛克也要求警方提交存放流當品"棚子"的事件前後照片,照片經比對根本沒任何東西被偷走,成步堂使用《立體鏡》檢查照片,卻發現右下的小箱《異常》,證明當晚有人碰過小箱,要求徹查小箱!

等候新物證小箱期間,巴洛克嘲諷的說日本人又要用擅長的手法"魚目混珠",就常識判斷破舊小箱並沒有偷取的"價值",法官要求辯護方出示圓盤跟小箱與這次事件有關的"證據",成步堂猶豫如果提交證物,2個月前的案子就會不攻自破,等於承認吉娜做《偽證》,愛麗絲說「此時說不定正是個好機會,而且你不是曾說過『遲早真相…必定會水落石出的!』?」,即使知道接下來的行動對已方"不利",成步堂下定決心請求法官傳喚吉娜出庭做證,巴洛克也話中有話的說「這個證言對被告和你自身的"意義",你真的了解嗎?」(os:指成步堂幫助罪人取得無罪,吉娜做偽證),得到了成步堂思索後肯定回覆,檢方接受辯方《提案》,要求法庭一時中止訊問魯巴特,改為聽取被告證言,巴洛克要求魯巴特也留在證言台側旁聽。

成步堂陳述梅昆達爾在當舖的"遺物",與2個月前的"案子"有著很深的關聯,起因為《共乘馬車》上所發生的一起殺人案,隨著審理進行,發現了新的《可能性》,死者是從《天窗》掉落至馬車內,而掌握這個《證言》的就是吉娜.雷斯垂德,當時她"潛藏"在馬車內,等候機會偷取獵物的錢財,無意的捲入了案子,之後獲得《無罪》判決的梅昆達爾,卻謎樣的燒死在法庭的馬車內。

成步堂請求吉娜說出今天在等候室說出的話,但巴洛克說出2個月前的審判如果她有蓄意"隱瞞"的情況,會遭《偽證罪》起訴,做為《證人》的她也將失去"信用",愛麗絲對怯步的吉娜請求相信成步堂,表示二人是吉娜的夥伴,吉娜也決定相信成步堂,道出一切。

吉娜說出當時被害與梅昆達爾上車後有細聲交談,從隱約的話語感覺跟錢有關,但後來雙方起爭執梅昆達爾動了殺機,她也因為發出聲音而被發現,當時映入眼前的是倒下的死者及身邊的"圓盤",梅昆達爾將它撿起收入身穿的黑色外套口袋,讓她坐在椅上並開始探問吉娜的身家資料,深怕自己會成為下一個被害者,吉娜老實道來,當馬車上的乘客發現兇殺發出騷動,驚動了二人,梅昆達爾要求她躲入儲藏間,趁著馬車頂的乘客趕去通報警察時走出馬車外,用錢收買馬車夫幫他跑一趟當舖抵押黑色外套,剛好這一幕被吉娜看到,當下她就知道梅昆達爾抵押的外套很"值錢",車夫回來後梅昆交待她保管臨時收據,並吩咐她如果2個月他都沒出現領取的話,必須前往當舖支付利息延長保管,被威脅的吉娜不敢不從逃離了案發現場。

聽取吉娜證言後,法官震怒證言與當時完全不同,梅昆達爾將《判決》引導進"誤區",有計劃性地欺瞞法庭,正是罪大惡極的"陰謀",眾人議論紛紛,吉娜澄清成步堂並不知情,但不被眾人諒解,成步堂也承認身為被告方,犯下了無法消除的《大罪》,他也打算接受處份,但是也因為這份《證言》,正證明了梅昆達爾所留下的《遺物》所持有的"重要性"!

法官答覆在案子結束後會討論成步堂的處份,命令辯方繼續《詢問》,成步堂發現詢問吉娜的期間,葛萊森警探和魯巴特二人一直背對私語,似乎在做著某種”交易”,於是大聲盤問打斷了二人的交談,而形跡可疑的二人當然是絕口否認自己的行為,只好回到正題上,成步堂總結梅昆達爾交待車夫抵押的東西,一定是不能被警方發現,所以必須隱瞞的"重要物品"。

巴洛克沈思答道,二個月前在《共乘馬車》上進行著一場"交易",而交易物應該就是"圓盤",但因為雙方價錢談不攏,致使梅昆達爾動了殺機搶奪圓盤,而就在2個月後"典當品"的到期期限,也就是2天前,發生了這起案子,法官審問吉娜是否知道梅昆達爾殺人奪物的原因,而吉娜也回覆不知情,但覺得應該是東西很"值錢"才會有交易價值,此時係官警員通報小箱已經到庭。
  
  法庭
  1.~《告発》について~ (關於《告發》) 電報員【魯巴特・庫洛格雷】
  Q:現場に、私の血のアトが残っていた。・・・・そんなコトを言われましてもね。
       (在現場留有我的血跡。…即使這麼說。)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Q:「いいですか。『メータンテー』なんて、"おとぎ話"の住人にすぎない!
       (到此為止吧。即使是『名偵探』,也只不過是童話的居民而已!)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Q:とにかく。私は、被害者の質屋とは、マッタク・・・・なんの関係もないのです!
       (總之。我和被害者的當舖,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Q:「あなたは、あのとき。"質草"を引き出そうとしていたハズです!
       (你在那個時候。的確是想要領出典當品才對!)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Q:とにかく。私は、被害者の質屋とは、マッタク・・・・なんの関係もないのです!
       (總之。我和被害者的當舖,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指證:自鳴琴の円盤

  2."円盤"のこと~ (圓盤的事) 電報員【魯巴特・庫洛格雷】
  Q:ケッキョク。"円盤"は、POLICEに取りあげられてしまいました。
       (結局。圓盤最後還是被警方取走了。)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Q:「メグンダル氏に関係するものは、すべて《証拠》として回収している」
       (與梅昆達爾有關的物品,全部都需作為《證物》回收)
  對一旁出現反應的警探提出といつめる(盤問)”
  Q:つまり・・・・私があの店に"忍びこむ"理由は、ひとつもないワケです。
       (也就是…我潛伏在那間店的理由,完全沒有。)
  指證:預かり証(小箱)
  Q:やはり。どこにも《異常》はないのだろうか・・・・?
       (果然。那兒都沒有《異常》的樣子…?)
  選擇「《証拠品》を使用」(使用證物)
  Q2枚の写真の"異常"をカクニンするために使用する《証拠品》とは・・・・?
       (為了確認2張照片的"異常"所使用的《証物》是…?)
  指證:ステレオスコープ
  Q:・・・・この、写真のアキラカな《異常》とは・・・・!
       (…這個照片明顯的《異常》是…)
  指證:右邊浮起的箱子
  Q:ほんの少し"動かされた"だけ・・・・やはり。状況は変わらないのか?
       (只有稍微被移動…果然還是沒有改變狀況吧?)
  選擇「大きく変わる」(很大的變化)
  Q:ジーナさんの《証言》。どうするべきだろう・・・・
       (關於吉娜的《証言》,要如何選擇呢…)
  選擇「《証言》を求める」(尋求《證言》)

  3.2ヶ月まえの《真実》~(2個月前的《真相》) 少女偷兒【吉娜.雷斯垂德】
  對ジーナ所有發言提出ぶつける(質問)”
 
證物小箱開啟後,巴洛克說裡面是《發音器》的『小型撥放設備』,推測應該是撥放圓盤的設備,為何煉瓦工人會擁有"圓盤"並販賣眾人感到不解,此時成步堂提議當場裝上"圓盤"撥放看看,法官同意提議,但遭到葛萊森警探強烈反對表明《發音器》跟案子無關,不應在嚴肅的法庭撥放音樂,巴洛克說「看來《倫敦警視廳》隱瞞了什麼,但檢方有查明真相的權益」狠狠的回絕警探,法官也繼續下達撥放指示。

從小盒撥放出的音樂是不規則的「叮-叮聲」,證人魯巴特說可能證物《發音器》在運送途中被撞擊到導致故障,法官表明遺憾,看來"線索"就此中斷,成步堂仍堅持這聲音是重要線索,觀察台上魯巴特與警探不對勁的神情,對眾人說出播放的內容並非是"音樂",魯巴特的反應更證實了自己的猜測,愛麗絲觀察《發音器》後也說它應該沒有故障,而愛麗絲也與他討論最近似乎在哪有聽過類似的"聲音"?成步堂腦中頓時閃過一道靈感,他提交了"本日報紙",指出背面的法務省出現"間諜"的情報,述說似乎是使用《電報通訊》導致機密情報外流,尋問一旁的5號電報女是否聽出聲音跟電報局的『摩斯密碼』一樣?從她吃驚的模樣,成步堂指控「如果是《優秀電報員》就有"可能"從法務省盜出《國際電報》的"情報"!而洩露《國家機密》的魯巴特擔心被"處刑",為了要"回收"遺物才會潛入當舖!」

對於辯方的控訴,檢方要求魯巴特必須證言,迪皮拉兄弟也要求一起參與,魯巴特證言否認自己有洩露國家機密,堅持《發音器》撥放的聲音也不是『摩斯密碼』,跟梅昆達爾交易的對象是煉瓦工,一切和他無關,迪皮拉兄弟承認了當晚和魯巴特"違法入侵"當舖和知道他的計劃,但二人並不知情會和"出賣國家"有關,氣憤的說道如果知道一定不會協助魯巴特!

而魯巴特不承認認識二人,並強調身為底層的他根本沒有機會接觸到重要的機密情報,5號電報女反駁魯巴特身為一個《底層電報員》沒機會接觸上層機密的說法,身為優秀電報員還是有機會配合協助政府通訊課,而解讀暗號之類難不倒一個連續5年在局內獲得《暗號解讀大會》優勝的人,魯巴特惱羞成怒的叫她閉嘴,對於魯巴特否認聲音為『摩斯密碼』,5號陪審對搞不清楚的成步堂解釋,『摩斯密碼』是由『短點』及『長點』所拼寫傳達的《文字》訊息組成,但《發音器》卻只有一種聲音,所以魯巴特才會說這不是『摩斯密碼』。

取得證物《發音器》後,調查發音器小箱底部會發現圓形開關,按下後發現另一組"發音設備",與正面的發音設備只差在"音梳"長度不同,成步堂堅持辯方指控仍有可能性存在,指出《發音器》尚還藏有一處撥放設備,需2片"圓盤"才能合成新的聲音,也正好符合摩斯密碼的『短點』及『長點』點聲,但也正因缺少另一片圓盤,並沒辦法證明什麼,只能接續詢問。

高個內米說出跟魯巴特是以前就認識的"熟人",成步堂訊問一旁的矮個塔里對內米的發言做何感想,塔里說出以前和魯巴特處在一起的回憶,雖然魯巴特現在全身光鮮亮麗的打扮,但本質跟他們二人一樣是出生貧窮的下町地區,魯巴特從小就很聰明,還有一起『惡作劇』開了一家合夥事業《米爾沃頓&迪皮拉乳業》,談到三人合夥的事業《米爾沃頓&迪皮拉乳業》,除了每日配送新鮮牛奶到契約戶外,還會把己方的牛奶空桶跟其他非契約戶的牛奶桶對調,而想出這投機方法的人就是巴魯特,做過很多次這樣惡劣的犯罪行為,混混們卻說是淘氣的『惡作劇』,讓眾人感到傻眼。
當問起公司名稱的姓氏米爾沃頓時,魯巴特臉色大變想要制止,但反對不被承認,迪皮拉兄弟說魯巴特從小父母離異,所以後來改了姓氏成為『庫洛格雷』,但在他們心目中他永遠是『米爾沃頓』,而魯巴特本人否認一切並說從出生時就叫《庫洛格雷》,而巴洛克戳破了他的謊言,逼不得已的情況下他承認了原本的名字是【魯巴特.米爾沃頓】,只是因為捨棄了過去所以不想再提起。

聽到此成步堂拿出梅昆事件資料,說出魯巴特隱藏米爾沃頓這個姓氏的《理由》,馬車被害三度燒莫塔不正是姓米爾沃頓!證明了二人並非毫無關聯,莫塔恐怕就是他的生父,魯巴特盜出法務省的通訊機密,與父親一起和梅昆達爾做了場"交易",交易的物品也正是這台《發音器》,至於當天入侵為何僅移動《發音器》,目的就是回收裡面的第2張"圓盤",如果讓警方得到就是坐實《國家反判罪》。
魯巴特仍堅不承認,而成步堂提醒他"肩膀"滲血了,魯巴特慌張蓋住傷口。

成步堂說「2天前在案發現場射出了3發子彈,第1發奪走店主生命,第2發打中福爾摩斯腰包,第3發打穿"入侵者"的腕部命中現場的《日曆》。魯巴特先生你"手臂"的傷是在那時被擊中的吧?」

魯巴特一邊諷刺兄弟管不住嘴,也承認了花錢雇用他們並入侵店內,但也只承認到此,對天發誓自己可沒盜出法務省的機密通訊和梅昆達爾"交易"。成步堂心想盜取國家機密這裡,的確暫時無法"立證",於是往另一件最重要的"事實"立證,說道「迪皮拉兄弟及店主手槍所擊中對象皆已確認,所以《結論》是擊中店主的子彈只能是第3位"侵入者"」。
魯巴特大喊"稍等",說出一開始就打算躲藏在旁而已,自己可是擁有《優秀通訊士》經歷,並沒打算當小偷,聲稱看到被告吉娜在店主背後射擊的"瞬間"。
魯巴特說出自己目擊的瞬間,店主與兄弟起爭執的時候,他人正身處門口附近,店主突然對內米開槍自己被誤傷,前往查看檢查店主進入的門時,他從門上小小的"窺視窗"看到穿著黑色外套的少女從店主背後開槍,背後噴出的血液濺上了被告的外套,被告將槍丟出 "窺視窗",他撿走後就逃離現場,只要檢查少女外套是否有血跡就可證明。

巴洛克說德國的科學家已開發出人體血液檢測技術,在德國也被採用可做為審判《證據》用,聽到此成步堂感到不妙,因為昨天已用"藥劑"檢測過吉娜外套,確實有血跡存在,雖然反對檢測但被法官駁回,只能在檢查報告出來前,詢問證人找出決定性的"線索"了。

從魯巴特的證言中找不出突破點,而這時係官也傳報外套檢驗已完成,就在外套血痕及福爾摩斯的《藥劑》不被肯定,走頭無路時,傳來了一聲輕嘆,來是為自己不被大眾所信任的福爾摩斯所發出的,喬裝成係官的他,抱傷混入法庭,只為了將壽沙都委託的物品送交到成步堂手上,對著成步堂道出壽沙都曾做了身為助理不應該做的事,原來當晚成步堂追出門外後,她使用了愛麗絲所發明的《貓門製造機》,在保險庫的門上製造出"窺視窗",對於破壞了現場她感到深深的自責,覺得自己做為法務助理完全”失去資格”,交託完畢後,挺著重傷達成任務的福爾摩斯就昏倒陷入昏迷。

因為新證物的出現整個案情出現逆轉,當出示現場照片證實了窗是在案發之後才出現,魯巴特的證言就出現了《矛盾》,無論是窗或外套血痕都是他不應該知道的存在,關鍵的透過"窺視窗"看到裡面的情況根本一切都是騙人的!但為何身為證人的他又會知道案發後被警方封鎖的現場情報呢?

成步堂指明魯巴特知道"窺視窗",恐怕就是當吉娜證言時,魯巴特與葛萊森警探私下"交易"了什麼,巴洛克說如果真的如成步堂所推論,那麼"第2枚圓盤"此刻應就在法院內!他識破了葛萊森警探已"得手"圓盤,所以才會想儘快離開法庭,而愛麗絲也說道二人的交易是在吉娜《證言》時,從那時起警探一直沒有離開《證言台》,還在身上的可能性相當大,成步堂要求徹查警探全身物品。

奇怪的是,葛萊森警探居然毫不慌張的接受了,而巴洛克也提醒搜查行為是對《倫敦警視廳》重大的"挑戰",如果沒發現"圓盤",可是會『失去律師資格』以及審理結束,大英帝國也會對日本政府發出嚴重抗議,因為這是《舉發》所需有的"覺悟"!

對於警探的態度,成步堂心中有所猜測,聯想警探證言時所做過的”異常”舉動,向法官提出《檢查物品》的要求,只不過搜查的對象改為其他人,警探頓時失控怒吼叫他適可而止,而這時愛麗絲大聲喝斥,希望大家尊重成步堂賭上"覺悟"的請求,而成步堂希望搜查的對象就是高個混混內米.迪皮拉,迪皮拉兄弟相當吃驚,警探也對搜集動作緊張了起來,並且以《倫敦警視廳》的頭銜來反對,被巴洛克制止以法庭中只有檢事及律師才有提出《反對》的權利,而身為檢方的他也沒有打算要反對,豪不意外的從內米的身上搜出了另一片"圓盤",而內米也很吃驚出現在身上的圓盤。

「這就是梅所留下的第2片"圓盤"。沒錯吧?…葛萊森警探!」成步堂指向警探大聲說出.。

法官疑問圓盤為何出現在內米的口袋中?成步堂說警探一直都很冷靜不會做無意義的事,但就在剛才魯巴特證言時做出了不自然的動作,當詢問到圓盤的下落時,警探抓住身旁的內米大動作搖晃對方,而內米也說當時自己也是突然就被警探抓住領子,被對方責問『為何沒說出第3把手槍的事』,成步堂說那時一直保持冷靜的警探有如變成"別人",恐怕就是為了藏匿"圓盤"。

事已至此,魯巴特仍舊不認罪,所謂的"殺人"和"政府情報"或是"交易",聲明全都是成步堂自己的"想像",而葛萊森警探則是說自己問心無愧,一切都是為了國家的《正義》而行動,把問題丟給了陪審市民們,而成步堂察覺陪審成員們的心偏向相信警探,反轉這個《判決》的轉機果然還是"圓盤",決定出示梅昆達爾的圓盤,要求使用發音器再次播放音樂,不過這一次要再加入從內米口袋發現的"第2張圓盤"!!再次遭到了警探的反對,表明與案件無關,成步堂則回以「辯方從先前的主張就認定《發音器》撥放的"聲音"是『摩斯密碼』,一樣都是由2種聲音構成,必須再次確認!」,對於警探質問是否想與政府為敵,成步堂毫不退讓,並譴責警探為了完成自己任務公然洩漏搜查情報給證人,而自己早就有為了保護委託人與任何人為敵的覺悟!

聽了成步堂一席話的巴洛克,也鄭重拒絕警探的懇求,表明身為檢方的他並不是警方的爪牙,在場的眾人都是為了追求《真實》,法官下達播放指令後,呈現在眾人耳邊的聲音果然是『摩斯密碼』,警探終於忍不住承認有與證人私下"交易",只懇求儘快停止播放。

警探招認為了得到"圓盤"與證人交易 ,透露了現場"窺視窗"與外套血跡的情報,證人利用情報造假《證言》污陷被告,這一切警探都知情,而魯巴特為了逃罪與警探"交易"已被立證,當舖當晚殺害店主漢吉的"第3位入侵者"果然就是他!

魯巴特從小居住在貧窮的下町,父母失和,讓他知道錢的重要性,刻苦讀書只為了擺脫過往一切,即使離開下町成為了《電報員》,仍還是不時夢到在下町的窮苦日子,為了不回到過去滿腦子充滿著想要賺取大量金錢的念頭,就在這時柯杰尼.梅昆達爾找上了他盜取國家機密,許諾會給他錢,而《發音器》是父親莫塔.米爾沃頓所製作的,瞞著正直的父親請求他幫忙製作發音器及圓盤,交易成功一次後,將得到的大錢分了一些給父親,而父親查覺了他的交易不單純後,要求下次的交易代替魯巴特出面,但前去交易的父親就此一去不返,魯巴特也是在這時發現了梅昆達爾的"本性",下定決心要對他復仇,於是花錢雇用了殺手殺害梅昆達爾。

復仇之後,對於父親持有的第2張"圓盤"消失的事耿耿於懷,他想起了與梅昆達爾交易時,曾聽他解釋當舖用法的事,推測梅昆達爾應該是把圓盤的《臨時收據》交給了他人保管,而法庭上幫梅昆達爾做偽證的吉娜可能性很大,所以才會潛伏在當舖等待吉娜,但圓盤卻被警探奪走,擔心另外抵押在當舖的《發音器》及第2張圓盤也落入警方手裡,只好夜晚潛入當舖回收,當圓盤得手心中大石放下,卻被發現入侵者的店主射傷,下意識的掏槍回射卻誤殺了店主。

「你說梅昆達爾是"惡魔",使用金錢力量扭曲事實,擺脫殺人嫌疑。…但,你所做的事,與他並沒什麼分別。」巴洛克直指證人所為與梅昆達爾一樣是"惡魔",魯巴特承認後低頭不語。

葛萊森警探向法官回報將魯巴特收押情況,關於包疪犯人部分,法官也下達會問罪於他,對吉娜說出判決雖然無罪,不過關於2個月前提供偽證、當舖入侵、將梅昆達爾"典當品"當成自有物…等小罪仍是存在。

法官感嘆著竟然會想到利用《發音器》的圓盤記錄『摩斯密碼』,5號電報女也疑問剛剛撥放的真的是『摩斯密碼』嗎?因為就印象來說聲音實在是不太像,只是單純的"2種聲音",但因為魯巴特已認罪,最後成步堂再次撥放的提議不了了之,在漢吉的殺人事件裡法官最後判決吉娜《無罪》。
 
在清空的法庭中,剩下的巴洛克和成步堂展開了場交談,巴洛克對身為日本人的他,見識到了英國人的惡意,卻還是信賴著英國人的被告並守護到最後,這一切感到奇妙,成步堂回以這並不奇妙,無論是《英國人》或《日本人》都是一樣的,並沒有什麼不同,而巴洛克也說出了他回到法庭的理由,就是為了再一次以言語和他辯論戰鬥,二個月前和成步堂的交手,讓他想起曾經遭受所信賴的日本人背叛的回憶,留下遲早會再會面而告別。
 
4月17日 下午5時24分 中央裁判所 被告人等候室
帶著一股輕鬆愉快,成步堂由衷道賀吉娜無罪,吉娜對於能由始至終相信她為她而戰到最後,這還是她首次遇到像成步堂這樣的人,至今在”路地裏”,一直以來不相信任何人的生存著,害怕被信任的人所背叛,不要相信就不會受傷,她也體會到了自身想法的錯誤。
P.S.”路地裏:錯綜於建築之間,不容易從外頭經過的小巷弄。

成步堂也覺得能相信吉娜真是太好了,正因吉娜才讓他想起"相信自己"的重要意義,想起亞雙義曾說過的話。

『我啊…常這麼想。成步堂』
『律師的價值,就是能相信著每一位委託者…』
『然後…最重要的是相信自己』

想著自己是否更接近亞雙義理想的《律師》了呢?思緒就這樣被門口的係官打斷,原來是對於二人一直沒發覺自己,終於忍不住發聲的福爾摩斯(OS:為啥還不脫下扮裝啊),恭賀吉娜無罪後,愛麗絲也緊跟著出現。

對於今天審判過後,吉娜也意識到不能繼續下去當"扒手"了,打算洗心革面改變自己,為路地裏的孩子們打造一個可以生活的場所!之後吉娜為了償還其它罪罰,坐上了前往監獄的馬車,在告別前,打從心底發出燦爛微笑的對成步堂說出『謝謝』。
福爾摩斯拿出剛買的突發早報,標題是『偷兒少女,大逆轉無罪!』,愛麗絲說有一個好消息和壞消息,好消息就是雨過天晴,壞消息則是因為大雨的關係,導致多佛港的船支出發延後半日,成步堂得知還來的及"送行",趕往倫敦車站,搭上福爾摩斯協助準備的《特別列車》趕往港口。
 
4月18日 凌晨5點32分 多佛港 棧橋
趕往港口的成步堂,看到在碼頭面海讀書的壽沙都,但她下一步丟書的動作讓他忍不住大聲制止,被嚇到而傻住了的壽沙都,看到成步堂的第一時間就是詢問判決結果,得知吉娜無罪露出了安心微笑的壽沙都,口裡說道太好了。
成步堂問壽沙都為何剛剛想把大英《法典》給丟棄,福爾摩斯說無法原諒自己製作"偷窺窗"的壽沙都,打算捨棄"法"的資格,但也正因這個行為,"偷窺窗"的製作時間成了逆轉的關鍵。
壽沙都說當時透過製作出的窗看見裡面的光景後,深怕事件像2個月前被壞人所利用,也深信吉娜是不會做下殺人這種事,想著事件"後"被製作出來的"偷窺窗",犯人是不可能得知的,有成為"陷阱"的《可能性》,但在製作窗時,她也觸犯了法律而”失去資格”了。
成步堂駁回壽沙都做為律師助理"失去資格"的話,指明如果不是"偷窺窗"的《矛盾》,案件就沒有翻盤的機會,正是她的舉動救了吉娜!
 
解開壽沙都心結後,成步堂提到案件最後還是有疑惑之處,關於陪審5號電報女的發言『大部分皆為無意義的"信號音"』,福爾摩斯回覆正因是極祕通訊說不定另加了《暗號》。
『.....A.....SO....U....GI.....?』愛麗絲微微唸出,然後講了句真是完全搞不懂的暗號呢。
隨著這熟悉的拼音,成步堂和壽沙都都吃驚的看向愛麗絲,再次確認解讀出的拼音,因為這拼音正是二人都很熟悉的人『亞雙義』。
壽沙都解讀愛麗絲在法庭抄錄的『信號』,確認了使用的信號正是『日文摩斯密碼』,裡面一共提到4位人名『K.アソウギ(亞雙義)』、『A.サツシヤア(SASHA??)』、『T.グレグソン(葛萊森)』、『J.ワトソン(華生)』,裡面除了SASHA這個名字,另二個名字警探和華生都是眾人熟知的人物,壽沙都說出大家可能正身陷"黑暗"之中,也正是成步堂接觸到大英帝國黑暗的一面。

船發出一聲鳴笛,也是提醒壽沙都該登船了,成步堂也請求她儘快回來,對他來說壽沙都是世界第一的法律助手!壽沙都也承諾會儘快返回,而且她與愛麗絲間還有關於原稿的"約定",就這樣眾人送走了壽沙都。
福爾摩斯打破成步堂的離愁「稍微有點麻煩的事,因為《特別列車》的關係,導致影響其它停站列車,明天你應該會收到很多投訴,但你應該是沒問題的,因為壽沙都也說過,成步堂最喜歡自己幫自己辯護呢!」與愛麗絲一搭一唱的對著成步堂如此說道。
結尾就在成步堂的一聲「異議あり!」迎向早晨結束。
 
  法庭
  Q:この、《自鳴琴》の""。新しい"手がかり"として・・・・
     (這個《發音器》的聲音,對於新的線索是…)
  選擇「意味はある」(有意義)
  Q:おそらく。この《自鳴琴》の""は・・・・
     (恐怕這個《發音器》的聲音是…)
  選擇「音楽ではない」(不是音樂)
  Q:《自鳴琴》の""・・・・その『正体』と結びついている《証拠》とは・・・・!
     (《發音器》的聲音…證實它的『身份』的《證據》是…!)
  出示證物:本日の新聞 (本日報紙)
  
  2.~弁護士に対する反論~ 電報員【魯巴特・庫洛格雷】、混混兄弟【塔里()&內米().迪皮拉】
  Q:そもそも。その《自鳴琴》に記録されているのは『モールス信号』ではないッ!
     (從一開始,這個《發音器》記錄的本來就不是『摩斯密碼』)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Q:こいつを使って"モールス信号"の取り引きは《不可能》なのか・・・・?
     (這個人是《不可能》用摩斯密碼做交易嗎…?)
  選擇「可能性を提示する」(提出可能性)
  Q:これを使って《モールス信号》を伝えるための"仕組み"とは・・・・!
     (為了傳達《摩斯密碼》而使用了圓盤策劃…!”)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Q2日前。オレたち、アイツの計画であの質屋に忍び込んだだけ、ですぜ!
     (2天前。我們照著那傢伙的計劃潛入當舖,就是這樣!)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Q:「オレたち、人情にアツい悪党だからな。"ムカシのよしみ"ってヤツだぜェ!
     (因為我們是充滿人情味的混混,畢竟是舊識!)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Q:・・・・どうだろう。今の、汁気の多い"思い出話"・・・・
    (…怎麼了。現在多餘的回憶話)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選擇「《証言》に加える」(加入《證言》)
  Q:《ミルバートン&ティンピラー乳業》。・・・・あのころがナツカシイんだぜ。
     (《米爾沃頓&迪皮拉乳業》…好懷念那個時候啊。)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Q:セッカクだ。気になるコトをなにか、聞いてみるか・・・・
     (好不容易,有什麼在意的事,打聽看看吧…)
  選擇「"会社名"のこと」(“事業名的事)
  Q:あの者と取り引きしたのは、煉瓦職人だ。この私と、なんの関係もありはしない!
     (跟那個人交易的可是煉瓦工人。和我可沒有任何關係!)
  出示證物:メグンダル事件の資料(梅昆達爾的事件資料)
    
  3.~目撃した犯行の《瞬間》~ 電報員【魯巴特・庫洛格雷】
  Q:被告人は、"のぞき窓"から拳銃を投げ捨てたので・・・・拾って逃げました。
     (被告人將手槍從"窺視窗"丟出…我撿走後就逃離現場了。)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Q:「・・・・・・・・・・・・・・・・なかなか、しつこいですねえ。
     (…真是相當煩人吶。)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對證人證言全部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4.寻问中断
  獲得新證物:ネコトビラ製造機(貓門製造機)
  Q:・・・・裁判長。弁護側が求めるのは・・・・!
    (…大法官,辯護方這邊提出…!)
  選擇「《尋問》を選択」(選擇《尋問》)

  5.~目撃した犯行の《瞬間》・再~
  Q:店主氏の後を追って、トビラの小さな"のぞき窓"から部屋の中を見た瞬間。
       (追尋店主之後,從門上的小"窺視窗"目瞬到了裡面的事。)
  出示證物:ネコトビラ製造機(貓門製造機)
  Q:《保管庫》のトビラの"のぞき窓"が事件の""に作られた《証拠》とは!
       (《保險庫》門上的"窺視窗"是在事件之才出現的《證據》是!)
  出示證物:店内記録写真《ジーナ》
  Q:本来、クログレイさんが知っているはずのない"存在"とは!
      (本來,庫洛格雷不應該知道的存在!)
  選擇「のぞき窓」或「外套の血痕」
  Q:この者が、虚偽の《証言》をするため、事件現場の《情報》を与えたのは・・・・!
       (這個人,為了做虛假的《證言》,洩露了案發現場的《情報》…!)
  指證:トバイアス・グレグソン
  Q:情報と引き換えに、刑事が"取り引き"したものを指し示す《証拠》とは!
       (警探交換情報想要交易的東西是,出示《証據》!)
  出示證物:自鳴琴の円盤
  Q:グレグソン刑事の《所持品検査》・・・・弁護側は、正式に要請しますか?
       (葛萊森警探的《持有物檢查》…辯護方應該提出正式要求嗎?)
  選擇「他の者の《検査》を要求」
  Q:弁護側が《所持品検査》を要求する・・・・その"人物"とは!
       (辯護方要求《持有物檢查》…就是這個人物”!)
  指證:ネミー・ティンピラー
  Q:クログレイと、グレグソン刑事・・・・どちらに《証拠》をつきつける!
       (庫洛格雷與葛萊森警探…對哪一位出示《證據》!)
  選擇「クログレイ」或「グレグソン刑事」
  Q取り引き"を、有無を言わさず刑事さんに認めさせるためには・・・・
       (强迫警探承認"交易")
  出示證物:自鳴琴の円盤

心得
覺得一、二章的部分太早放了,後面又陸續修改了好幾處…乾脆等全五章都修好後再一次放上,本章的劇情簡直爆量,越打越多…
 
福爾摩斯阻止了愛麗絲發表《巴斯克維爾的獵犬》,正是標題”無法說出的故事”,雖然和原作標題同名,但和故事內容沒什麼關係,僅在開頭有出現《巴斯克維爾的獵犬》的敘事片段而已,在共同推理部分倒是用了一些”紅髮俱樂部”的挖地道梗,推理紳士的手杖是鏟子那裡實在是太逗趣了。
 
成步堂的成長其實蠻多,從一開始上法庭的樣子,到最後章總算有擺脫一開始的生嫩,開頭的眼神飄移拙樣,比犯人還像犯人,我真心不喜歡,木訥正直的個性就主角來說還算不錯。
 
在這章終於看到福爾摩斯的家居私服,不過髮型跟我想像的有所出入,總覺得還是帽子大衣打扮比較帥氣,哈哈…可以把小提琴和中提琴認錯的他,個人也覺得很天兵,這樣還敢稱愛琴為"夥伴"!你的夥伴都要哭泣了!!雖然看起來呆傻但又總覺得他似乎深藏不露,天才和白痴只有一線之隔的代表。
 
本章愛麗絲戲份很重,是我心目中好感度最高的女性角色,天真善良活潑熱情,稚嫩的年齡下是洞悉人心的聰明小孩,提到父親或是得知福爾摩斯重傷的消息時,她所露出的無助神情也讓人心疼,可以說是吉娜的軟肋。
 
壽沙都做為第一女主角,外型、個性可以說是我逆轉系列感覺普普的女角,第二章可以說是好感度掉的最多,一開始乍似乎是個嚴謹的角色,但熟悉後真正的性格是活潑喜歡新奇事物的人兒,從她與主角的互動看的出來是非常放的開的,都可以拋丟限定了!對亞雙義的態度是憧憬,能親密的稱呼”一真”也讓人不禁猜想是否有愛戀存在?!還有二人的交情到底是到何地步,可以稱名的程度了?成步堂即使結尾說出需要她(當助手)也沒享有被稱呼名的待遇啊~!
 
第三章的謎都在本章解明了,死去的梅昆達爾,掌握了”國家機密”,而讓我好奇的是他所典當品的暗號「PROFESSOR (教授)」,讓我不禁猜想這個暗號與原作的”莫里亞蒂教授”是否有關聯呢?也許大逆轉也存在著這位反派角色,它可以是一個人物也可以是一個組織?
 
關於魯巴特這個角色,是個可悲又可憐的角色,生於窮苦一心向上,但卻利用自己的才智走上了歪路,當初如果不受梅昆達爾金錢誘惑的話,就不會有馬車事件,也不會有他父親死亡的事件發生,如果不是怕被抓而潛入當舖,也就不會有漢吉喪命的事件發生,同時犯下了賣國和殺人罪,可以說這一切悲劇是自己所引來的。
 
偷兒吉娜這章才真正有拯救委託人的實感,她給我的感覺就像小貓,傲驕又不信任人,但當放下信任後敞開心房後的微笑讓人印象深刻,期望吉娜服完刑之後,真正洗心革命腳踏實地的工作,而雷斯垂德這個姓氏應該也稍微猜的到她未來^^畢竟生存在街道中的孩子們,除了奪取財物,其實交易情報工作更適合他們,身邊有福爾摩斯和愛麗絲、成步堂的陪伴,我相信她也可以的。
 
本章的警方角色都是絆手絆腳幫倒忙的存在,讓我懷念起逆轉系列的系鋸警員,雖然粗心但打從心裡配合支持著檢事御劍,是這章的警探比不上的,而且可以從巴克洛的言行,雖然認同警方的職務繁重,但從他與警探對於會議的應答,看的出大英的警檢雙方似乎不是互信互依的存在,就好比貌合神離的夫妻。
 
身為本遊戲的一個謎團”亞雙義”,雖只出現短短的時間,在日本人氣票選裡卻壓倒性的獲得了比第2名的福爾摩斯多1倍的票數,說實話沒看到屍體,我也不相信他的死亡,尤其是在本章結尾又留下了名單謎團,是個被重重謎團所包圍的角色,相信也是玩家們最希望吐便當的第1名,我也是有猜想是否亞雙義因為要執行極密任務,必須有理由消失,所以才帶成步堂偷渡,希望成步堂代替他成為律師呢?
 
圓盤解讀出的人名我還以為會混有首席法官博泰斯,結果出乎意料,整輪遊戲裡一直把他當黑幕,但是看起來目前只有葛萊森警探在法庭的聲明有牽扯到一點關聯,不排除可能大逆轉2才有他的戲份?
『對於警方為何沒收圓盤,葛萊森警探堅持屬於"機密任務"必須得到大法官博泰斯的"許可",才會告知原因。』以上擷取劇情。
關於刻錄了”極密情報”的圓盤,葛萊森警探為何也會出現在裡面,個人覺得耐人尋味,正巧他法庭打斷的時機正播放到他的姓氏開頭「T.グ」,警探是否身為知情者?就是不知道他在「極密任務」裡所扮演的角色?而已故的二位角色也有被提到,亞雙義此次留學應該和機密任務有關,才會有成步堂回憶中第一、二章時的沉重表情和心事;關於華生教授部分,華生的任務身為搭檔的福爾摩斯難道沒有參與或是任何頭緒嗎?這也是一個很大的疑問。『A.サツシヤア』則是唯一一位未知的姓名,有趣的是如果用日文拼音會得到「あんさつしゃ=暗殺者」,讓我不禁猜想難道跟第一章出現後來就神隱消失的角色,也就是外國留學生吉賽爾小姐有關聯嗎?
 
《貓門製造機》這真的是本章的亮點,因為前面草草掃過,雖然在當舖有看到這個機器,但當時連名字都忘了冏…根本沒放在心上,我本來還以為小貓吾輩有活躍的機會,結果只是打醬油的萌物…一切都料想不到出乎意外,這也是讓我迷戀的逆轉魅力啊~!
 
雖然大逆轉跟逆轉系列比起來,角色遇到真相被拆穿的顏面崩壞或是動作沒以往的誇張,但新的角色和時代背景對我來說還是魅力蠻多的,而且正是科學剛發達起步的時代,可以看的到物品的變化,像黑白相片變彩色到打字機變電報等…讓我期待大逆轉裁判2的上市!
 
本章謎團
5-1. 壽沙都知道愛麗絲原稿名稱的原因?
大致上可以推測到原因,因為勇猛大學的華生教授當年就是父親悠仁教授推薦入大學的,可見有一定的交情友誼存在,有很大的可能性,壽沙都聽過華生教授講述的經歷或是看過他的記錄,而如果說出華生教授的事,就會使愛麗絲傷心,所以壽沙都才會跟愛麗絲做下遲早會告知對方原因的”約定”。
5-2. 最後圓盤上解讀出的人名名單?為何機密裡出現亞雙義的名字?
不玩大逆轉2是不行的了…(非廣告詞)
5-3. 阻止《巴斯克維爾的獵犬》發表的原因?
我的推測是事件尚未終止,如果發表可能會打草驚蛇,或是裡面存在著讓人悲傷的故事,需要等時間沖淡,想要知道原因不玩大逆轉2是不行的了…(非廣告詞)
5-4. 倫敦萬國博覽會及水晶塔
這也是在第三章就出現的詞彙,俄羅斯革命家也蠻讓人在意,做為大逆轉2的主軸也是相當重要的存在,就是不知與"機密任務"是否有關聯?另外本章福爾摩斯說出銀行為萬博追加的”特別資金”,也讓人有點在意。
 
謎團檢討
目前尚有很多謎團,我覺得和圓盤的"機密任務"息息相關,可能需要待大逆轉2出來才有辦法解惑了,所以不玩大逆轉2是不行的了…(非廣告詞)
1-1.員警為了什麼案件才扮成服務員潛入搜查?
1-2.犯人殺害華生教授的原因?
犯人吉賽兒第一章後就此消失,也讓事件掩上一層重重迷霧,但正因為華生名字出現在終章的圓盤名單內,目前關鍵指向華生擁有的機密任務
1-3.終章亞雙義的表情下似乎藏著心事?
出現在第5章的圓盤名單後,推測心事十之八九跟圓盤”機密任務”有關
 
2-1.司法留學的亞雙義為何有被暗殺的可能?司法界黑幕?
2-2.妮可的動物好友小貓發狂失控原因?
2-3.移民局派遣福爾摩斯的任務是?
個人猜測可能是接到華生爸的死訊,所以才會離開英國前往確認也說不定,不然就是跟華生爸調查的案子有新進展。
2-4.亞雙義想對主角說的話? 延續第一話的陰暗神情和那句いずれ(不久)特別讓人在意。
2-5.亞雙義對主角提到的必須做的事?除了留學是否還有其他任務?
3-1.死神巴洛克離開法庭5年的空白時光?
從劇情大概可以知道5年前的巴洛克消失在法庭,應該和被曾經信任的日本友人背叛有關,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有趣的是在法庭最後巴洛克也對成步堂講了這句話“いずれ”(不久…)
3-2.煉瓦工人為何被殺害?
從兒子一開始欺瞞父親的行為,大致可推斷出工人個性,所以想多敲詐財的可能性低,干涉交易的行為我解讀為工人想阻止兒子繼續犯錯,透過交易恐怕是想讓梅昆達爾放棄利用兒子,但反被當成礙眼的石子給幹掉,隨著二人已死,那天在馬車內到底二人說了什麼也無法得知。
3-3.馬車有被偽造的可能性證實後,偷兒吉娜的立場?為何協助柯杰尼?
因為遭到梅昆達爾逼迫,除了害怕被滅口,也擔心會無法繼續在賴以生存的東區討生活,只能心不甘情不願的配合對方。
3-4.終章把柯杰尼叫到馬車的幕後黑手是?
為了報殺父之仇的魯巴特,雇用殺手解決了梅昆達爾。
 
4-1.小華生愛麗絲的筆名與第一章的被害教授【約翰.H.華生】同名,二人之間關係?
父女關係,從看父親的記錄以及書名筆名取自父親,看的出愛麗絲對父親的孺慕之情。
4-2.小華生為何小小年紀就與福爾摩斯同住?
親友托孤,華生爸協助福爾摩斯去遠方查案
4-3.夏目所居住的《詛咒的房間》?
4-4.房東夫妻知道房客的動態作息?
4-3及4-4我一直以為會有什麼伏筆,雖然也可能是自己想太多,畢竟還有一個神祕的花俏房客,感覺不太可能只是醬油,也許會和大逆轉2的劇情有關係就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511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逆轉裁判|大逆轉裁判|法院戰鬥|成步堂|推理|偵探|逆轉裁判系列|3DS|福爾摩斯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dp9213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大逆轉裁判第五章 簡易攻... 後一篇:《我愛夏天》魅力一夏勇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wapsudoku喜愛數獨的玩家們
來玩TAOsudoku吧 TAOsudoku的相關文章 https://home.gamer.com.tw/search.php?kw=TAOsudoku&o=tag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