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活動】【短篇】逃之章〈異夢39' 喪屍〉

作者:Tsu Li Gue│2017-04-21 00:48:33│贊助:18│人氣:666
異夢談──夢主義の物語》
逃之章〈異夢39' 喪屍〉

   「哈、哈!」
  想想、快想想!
  還有幾個小時天亮?
  一小時?還是四小時?

  自末日來臨後,不到天亮前一刻,天空的霾害都不會散去,像老天有意為之。

  嘖!
  沒睡幾小時精神果然差、專心點!
  千萬別被身旁的「傢伙」趕上了!
  那可都是些畸形腐敗、行走緩慢的死屍、真噁心!真不知道那些東西身上的黏液帶了多少病菌!
  這時才會慶幸起自己即便莫名穿越到這平行時空般末世的地球,還能非常幸運的沒趕上突變後智能進化的喪屍,真是好險阿!
  好險是些智商不夠高的傢伙,我大概速度再快一點就能繞過這些、就能逃掉了吧?

  那傢伙可替我斷後了,不能對不起他阿。
  不過話說回來,那傢伙又是誰?
  我完全沒有自己認識這個人的印象阿?
  那時好像──

   「妳幹嘛又多繞幾圈!快下去!我做誘餌!」
  有力的男聲似乎還在耳邊環繞,那傢伙到底是誰?
  怎麼就想不起來?
  連面孔也是模模糊糊的──

   「嘶!」
  好痛!

  順手摸上腦勺,黏糊糊的液體和一個異樣的破口被我撫出,伸回手掌一看,居然滿手是血?
  什麼時候染上的?怎麼沒有印象?
  慘了!
  速度慢下來了!
  現在開始必須集中精神、千萬別被任何一隻喪屍摸到阿……

  在費了一番力氣、好不容易更靠近約定的地點,這才發現一路上喪屍的數量竟也逐漸減少,最終剩下零星兩三隻,這讓我稍稍得以喘息,我開始減慢速度並分出心神留意四周的景物;街道兩側是末世最常見的風景─廢墟,盯著廢墟的破瓦片與脆裂的鳥居和散在地上就快腐爛的繪馬木料,不想一陣靈光閃過腦海,此處竟是末世前我曾心心念念想去往的神社!因而我這一路上就像個觀光客一樣,企圖探出點末日前的樣貌,卻也覺察這般心態十分愚蠢。

   『早已面目全非的斷垣殘壁是要如何看出個本來面貌?』
  像是特意嘲諷我一樣,腦海突然浮出這句話。

  遠處仍隱隱傳來屍臭味,氣味彌漫神社旁攔腰傾倒的公寓大樓,以及不遠處折彎的電線杆,不論是味道還是景況無一不是末日前該有的,種種盡是徒增絕望與蒼涼。

  自來到這個世界所過的每一天都像在玩命一樣,如此竟也沒有崩潰還生活了一段不短的日子,可即便如我這樣堅忍的人,仍會心驚於這些生命、人造物破損的樣貌。

  這個世界當真是噁心的。
  滿是傾倒的、不復原形的建物;隱約可見閃爍的路燈微光,幾乎是夜裡唯一的光源。但論起夜晚勉強說來最亮的,約略是九點鐘方向那種、二十四小時營業的超商未完全失靈的日光燈管。
  末世真正讓我噁心的地方,並不僅只是景物人事的破敗,這一切的噁心歸因於大環境使然──
  恐懼獨居的外向人群,面對自己的軟弱,被逼著孤獨;懼怕與人交往的孤獨者放棄其堅持的孤獨,與他人協作的妥協──種種像是剛離開了煉獄又進了新的墳地。

   「嘶──」
  頭又痛了起來。

   「!」
  此時,天空降下一絲老天的恩賜,這是末世裡唯一讓喪屍懼怕,對人類也沒有立即性危害的東西:酸雨。

  掀起防水風衣外套的連帽、稍稍遮掩雨的侵蝕;鬼使神差抬眼、朝天空瞧去,不論遠近,只得見壓壓一片阻絕曾蔚藍無比的天空,艷羨約莫便是指這件事了吧?

  大概,在末世若能盡力忽視被烏雲覆蓋的,以及空中顯眼懸浮微粒組成的塵霧,定有哪個天真的以為,這只是VR虛擬實境裡某款逼真獵殺殭屍的遊戲,如果不是見到逃難的人都與自己一般、戴上了防塵口罩,我真也就成了那天真的──
   「嘶!」
  在頭第三次犯痛的此刻,一些早該遺忘悠遠的記憶片段,陸續回到我的體內……



   「啊──」
   「快逃!」
   「那是什麼怪物!」
   「啊!不要踩我!讓我起來──啊!」
  人們驚惶的聲音此起彼落出現,遠方清晰可見一個鳥形的、十分纖瘦的巨大怪物正大肆毀壞那棟由富可敵國的企業建造的商城;空中的粉塵在這時急速增長,而即將落入地底的太陽也將天空染成了血紅色,映在四周逃竄人們的汗上,竟產生違和而綺麗的晶瑩亮點!那因著變故被當成阻礙的擋路傢伙,受潮湧般不斷推擠的動作倒地、發出幼獸般的驚叫,他們此生將再也沒有機會爬起、其身上定是同類的足跡;頃刻,肉眼可見的血色光暈就像老天開的「第一個」玩笑,漸漸也染上了一地暗褐色與白圈狀鹽漬交融的腥臭濕黏……

  此時的我才後知後覺回過神,視線一個掃蕩、驚覺自身正處在十字路的中央!
  幸虧車道裡的車早已紛紛停下,車主更是不知所蹤,這才令我勉強逃過被踐踏的可能。

  揉了揉酸澀的眼睛,視線自然的被遠方人行號誌裡兩個無情的紅綠小人吸引──它們彷彿隔著樓層較勁那樣閃爍不定,令我驚愕,為了確認腦海浮出的念頭,我更抬眼向著更高的交通號誌看去,只見巨大的LED控制面板也紛紛呈現亂碼的字樣閃動……

   『夜晚會有什麼不好的東西出沒。』
  這樣的念頭突然在心裡開花結果。
  忠於這個無主念頭的我,開始邁開此生最大的步伐,腎上腺素於此時急遽的分泌,我卻覺有什麼就在身後追逼著自己……

  直至我潛進一處廢墟迎接變異後第一個黑夜的到來,才發現此處便是早前我所見的那棟─被怪物損壞的建物!
   『會遇到什麼不好的東西嗎?』
  擔憂這個顯然已經太晚了。

  受破壞的影響,這棟建物有些樓層有著閃爍的光源,一些房間則沒有。
  我馬上就在樓梯的一個轉角位置迎來了人生第一個顫動不已的心跳,一抹影子閃過更是讓我的冷汗倏地滴落地面──
   『答!』
  聲音被安靜的空間無限放大!
  一個影子直接晃動到我的面前,我下意識向身側一閃、躲過了一把菜刀,同時,整個人虛脫的向後傾倒,隨後鬆了口氣。

  會用菜刀的至少還是個活人。
  我在這棟森森大樓裡,遇見了末日以來見到的第一個活人,真是謝天謝地!
  那影子向我靠近,因著微弱的光源變得寫實不少,是個綁著馬尾穿著簡易護具的女孩子。

   「妳也是沒逃出去的嗎?」
  她問。我卻乾得發慌急忙回應:
   「對阿,話說妳那武器哪來的?是用來做什麼的阿?該不會是殺人用的吧?」
  她聽了臉色大變,揪住我的衣領一手掩上我的嘴巴,神情嚴厲道:
   「噓!不要那麼大聲,妳會把牠們引來的!」
  聽了馬上壓低音量輕聲回應:
   「他們?」
  女孩接續說道:
   「還記得那隻詭異的大鳥嗎?之後世界各地陸續傳出瀕死的人變成喪屍的事,還有瀕死動物變異的事!妳不會都沒看新聞吧?」
  她一臉詫異的看著滿臉茫然的我,似乎在研究我是真傻還是假傻。

   「我真的沒時間看新聞阿?連家都沒來得及回世界就變樣了好嗎?我還親眼目睹那隻灰色怪鳥吃這棟建築物的樣子……」
  經我一說,女孩倒抽一氣:
   「妳是圈內的人?圈內的人不是在災後全部受感染異變了嗎?」
   「我不知道啦!我的記憶有點斷層,有點想不起來我怎麼進來這棟樓的,還有為什麼在路口的時候其他人不是逃光就是被人踩踐死在地上……可以確定的是,我真的沒有變異!妳別再用那種我是異類的眼神看我喔!」
  那種隨時會拿菜刀招呼我的頭的眼神、真的讓我到現在手腳都還在發虛阿!
  萬一等下她還不信我,直接操起傢伙二話不說招呼我的頭咧?我該成怎樣的防禦姿勢?那話誰說的,如果現在突然變成末世、許多人變成喪屍,那你手邊的那樣東西就是你唯一的武器了,可我手邊最近的位置也只有樓梯轉角的滅火器阿!
  等等、頭?
  為什麼我認為攻擊頭部變異生物會死透?不會又是我丟失的某段記憶吧?還是遊戲玩太多?

  好險她似乎放棄深究我的來歷,說道: 
   「算了,妳跟我來吧。這把金門菜刀先借妳防身,刀有點重但很利,妳自己看著辦千萬別弄丟!這是我從我家唯一帶出來的東西;一會兒妳別扯我後腿就好,等下一邊走我一邊簡單跟妳說一下這棟樓的狀況,總之我們現在要先趕到小隊會合處交換巡邏情報……」
   「喔,好。」

   「!」

  沿著上去的路,一路上出現零星的喪屍都被她俐落的解決掉了,從一開始看見腦漿撒出的震撼到後來也就習慣了,可能因為這些喪屍行走的速度都很緩慢,也很呆滯,如果不是靠到牠半徑一個手臂的位置,我們在沒有光、光線極為昏暗的情況下是很難被牠察覺的,更別說聽力了,這些喪屍像是沒有聽力一樣。
  我總覺得這種情況哪裡透著古怪。

   『總覺得有什麼更加不好的事情會發生。』

  好不容易到了小隊之前規劃過的第三個補給間,女孩仍一邊回答我的問題。
   「那個,我們和小隊會合後要去哪呢?不從一樓離開嗎?一樓應該沒有坍崩吧?」
   「一樓危險更多,很多喪屍從外面進來這棟樓避雨。」
   「喔……避雨?」
   「對!妳看見外頭那個霾害了嗎?那個碰到雨打在人身上還不會有立即的腐蝕性,但對於已經開始腐爛的喪屍殺傷力非常強,大概是生物的天性吧,總之牠們遇到下雨天就會衝進建築物裡避雨,還有天亮也是,牠們也畏光。」
   「喔喔,那我們總不可能一直躲在這棟樓裡吧?」
   「當然!我們可以從頂樓附近的樓層出去!那裏被鳥怪破壞過是唯一對外裸露的樓層,我們小隊有秘密探查過,再往上的樓梯都坍崩了,所以我們只能在那個樓層等待直升機救援了;等我們到那個樓層的時候妳可以先在那休息,那邊直接對外空氣也比較不悶,妳應該嚇壞了吧?」
   「直升機有辦法在那個樓層救援我們嗎?我記得破開的洞沒有那麼大吧?」
   「沒關係,到時他們會拋繩索,妳就放一百二十顆心好了;他們這次可是重裝前來呢,要不是我們接了任務妳還沒機會獲救呢!」
   「任務?」
   「妳怎麼問題那麼多阿!」

  移動間她還是細心回答我的問題,即使語氣非常不耐煩。

   「反正就是我們小隊接了一個殺掉那隻鳥的任務,據說從破壞這棟樓後,那隻鳥就再也沒離開過這棟樓的頂樓,偶爾運氣好會在破掉的樓層內看見牠飛下來,我們小隊還在樓梯口守著。」
  什麼嘛!跟剛剛說的不一樣阿!
  這個女的真陰險,是想拿我當誘餌讓那隻鳥下來吧?
   「妳剛剛不是說要我在那個樓層休息來著?現在又說那隻怪鳥『偶爾』會飛下來?」
  只見自知說錯話的女孩眉頭一皺發出嘖聲:
   「妳現在已經知道了。」
  唉。
   「算了,妳利用我的事我就不計較了,反正這種世道哪個不是互相利用,我也暫時需要妳保護才能活下去呢,哈哈,我們現在要往哪邊走?」

  我們就這樣一路相互扶持直到見到女孩所處的小隊都還算和平,可直到小隊的成員出現後事情突然變卦了──
   「妳要這女人留下?她能做什麼?手無縛雞之力!」
   「她至少能做誘餌阿!我剛剛和她桶破窗紙了,沒差啦。」
  她其中一個男性夥伴訝異於女孩的坦率,隨後了然。
  於是我們一行人終是走到了最終的那個「獻祭」的房門口……

  我以為我不在意下一秒自己可能會死的這件事,但當雙手不可自制的顫個不停,手心湧出如泉的冷汗,這才發現,自己也沒自己想得那樣淡然──
  一個渴死之人,終得死滅的時候,竟又退怯了。

  像是將渾身的力集於一手,捏著門把的指節都泛起了白,我生生轉動了門把。
  當「咖答!」聲響起,便被人推了進去,而後門再次闔上了。



  記憶到這邊就斷了。

  好不容易穿過早先神社所在之地,找到了一處稍稍得以隱身的地方,卻發現這個地方就像臺灣特有的夜市一樣,有著明亮的暖黃色鎢絲燈泡成串相連,指引道路,遠處也有不少嬉鬧聲,似乎非常熱鬧;於視線最遠方更可看見遊樂園般的巨型旋轉遊樂裝置,裝置由兩個大圓盤組成,上方的圓盤中心有著根骨幹似的桿子,從那上頭接連圓周平均落下幾條三角形狀的彩色布條,布條由紅白紅三色交錯組成。

   「難道這裡是馬戲團還是什麼遊樂園嗎?」
  不禁喃喃。

  往唯一的入口越走越近,直到進入我才在巷道的兩側發現與遠處坐落的米白色十分相近、接連彼此規矩排列著的東西,原來是帳棚阿。而每個帳棚裡都有店家正在營業,遠遠的好像也能見著幾些神色輕鬆的人影交談走動,但即便聽聞嘻笑聲我還是很難不去警惕──
   『是市集。』
  那個莫名的聲音又出現在腦海,或許這裡是末日後唯一一個可以安心採買的安全場所吧?
  我終就是相信這個直覺,漸漸也放鬆下來。

  就在此時!
  一個男子突然竄出抓住了我!

   「原來妳在這裡阿!別走散了喔,哈哈!」
  來人十分豪爽,但我對他這個人完全沒有半點印象。
  又來了!
  這傢伙又是誰阿?

  不同於之前替我斷後的那個男子,這個男子有著褐色俐落的短髮,露出光潔的前額,可五官依舊可憐的模糊難辨;我這視力到底怎麼了?
  可惜不等我跑完一輪內心戲找出個答案,男人繼續自顧自地說道:
   「走!我帶妳去一個地方,跟我來吧!我有事要告訴妳。」
  哈阿?
  你說走就走阿?
   「嘖!」
  手上傳來難以掙脫的力道,最後我也放棄了就讓他牽著、領到其中一個帳棚裡。

  這個帳棚與外面其他的一樣,不似一般露營用的帳棚、空間十分寬敞。
  他將我引入後便將帳棚門口的簾幕放下,頓時隔絕外界的嘈雜;我很不喜歡這個動作,獨處的靜謐空間就像明明沒有靠得很近,卻可以聽見彼此心臟傳來的聲響似的,即便室內也是同樣溫暖而明亮的黃光色光線,卻總覺得有一股曖昧的氛圍悄悄醞釀著。

   「妳受傷了,這樣很危險!」
  在光線下我的傷處大概極為顯眼,他從某個橫放當成椅子的木箱內拿出醫療用具、熟練地替我包紮起來,這時我才真正有機會認真打量他:與他十分相襯的暗紅色系胸甲係在胸前,身下用片狀的硬皮革與鐵鍊等難以辨清的堅硬材質作為甲胄,還有一些碎布遮掩放置武器的位置,等到包紮完成後我也就將視線收了回來。
  當我打算直接站起身離開的時候,不知怎地竟下意識向後先退了幾步,沒來得及深思這個動作意義的我,和他說明必須離開的想法。果然不能太安逸,差點就忘記那個替我斷後的善心人士說過要在某個地方和我會合,至於是哪裡我想那莫名的聲音會引領我吧?

  只是沒想到,當我說出口的同時,他的臉色突然變得很難看,下一秒他的五官像是魔咒被解除似的突然變得清晰起來!直到這時我才能真正看見他的長相:他的眉型非常好看,英氣的濃眉配上銳利的黑色眼眸很難讓人移開視線,但瞳孔深處彷彿有什麼情緒將爆發,配上他異常嚴肅的認真神情令我恐慌不已!
  下意識我便又往後多退了一步,就在這時,一直盯著我的他才開口說道:
   「我喜歡妳!跟我吧!我能保護妳!」
   「哈阿?」
  我什麼都沒來得及想便直覺的回應,他似乎覺得自尊受到踐踏,就在我摸不清頭緒的時候,竟一個箭步貼到我腳尖的前方,大手直接攬上我的腰、頭就貼了下來──
  阿、阿。
   『初吻沒了。』
  這句話走馬燈似的在我眼前消失又重現,他輾轉輾壓著我的唇,直到察覺一個溫熱柔軟的東西貼上,我才反應過來,氣得推開他、用手背狠狠擦上嘴唇。
  媽呀!才剛交出初吻,現在就連舌頭都想伸進來也太快了吧!
  專心動作的我這才抬起頭,卻見他露出錯愕與受傷的神色,但關我屁事!
  那可是老娘保留到末世的初吻阿!
  給我下地獄吧!白癡!
  神情複雜的賞了他一個中指後,狠狠揮開帳幕,頭也不回地離開,連他在身後叫喊什麼我都沒能聽清,唯有腳步越走越急,最終跑了起來,直到看到剛剛進來的入口,才想著終於擺脫他了!

  以及──
  那個回憶之後發生的事瞬間猶如靈魂歸位一般不受控制的湧了出來……



  當我抱著隨時被鳥啄去頭顱的想法,睜開緊閉的雙眼時,驚覺自己被冷藍色異樣的光線包圍,藍色裡似乎還夾雜著些紫色的光線,光線打在霧霾上顯得此地更加迷幻,要不是親眼所見門的兩側各有幾具歪斜傾倒的屍身,我可能真的以為我只是在作夢。
  從建物破開的地方朝外還能看見遠方隱隱的靛藍色和星狀閃耀著的街燈,竟是另一個人間仙境,多麼諷刺。

   「還真沒說錯,這裡的空氣真的比較不悶,甚至可以說很好吧?」
  忍不住低估起來,趁著怪鳥不在的時候,研究了一下那些屍身有沒有「活著」的可能,但顯然這些屍身無一例外眼窩處都是空洞的,裡面也不見大腦的蹤跡,此外它們不是肉臟被掏空,就是早已長滿蛆蟲和飛舞的蠅類,有些更是可見裸露的森森白骨。

  這些發現讓我突然感到一陣無聊,回憶起剛剛小隊的人說的話:
   「如果怪鳥來了記得敲門!」
   「對!如果妳還想活命,一定要敲門,我們會衝進去救妳的!」
  當我傻啊?只是為了衝進來殺鳥的吧?
  想著便覺可笑,硬是笑出聲來,同一時間,怪鳥拔尖的叫聲傳來:
   「嘎嘎!」
  我還以為是「啾啾」呢!這隻鳥是烏鴉嗎?哈哈!
  反正都要死了,也就好好睜大眼睛瞧吧!

  一陣強勁的風捎上幾片灰裡透著青的羽翼朝我「咻咻!」的襲來,難掩強風的我向後滑了幾步的距離,當我停下時,已經錯失怪鳥著陸的姿勢了,只見那隻鳥類雙目灰白,頭像一般的鳥類那樣一會兒像左傾倒,一會兒又向右,視線穩穩的落在我的身上,這是鳥類觀察東西會有的特定姿勢,先採遠距離觀察,而後好奇心完勝恐懼向前靠近,果不其然!
  只見牠一個小躍步便跳至我的前方,這時,鳥嘴隱隱張開,只見裡面躺著條暗色的舌頭緩緩滑動,鳥嘴內自然向外散發一股幾乎讓人窒息的酸臭味,真噁心!

  在「恐懼」和「噁心」的感受間,我竟選擇了噁心?

  像是察覺我的不喜牠乖乖闔上嘴,我也抓準時機面朝牠偷偷向後走動了幾步,可怎料牠見了這樣動作的我,像是有意和我玩似的,我退幾步牠就跟著前進幾步,差點沒把我逼瘋!
  最後我受不了乾脆停了下來,同時用眼角餘光向後瞥,距離門的位置約略還有一公尺,我現在往後狂奔只能堪堪敲到門,下一秒定是進了這鳥的胃袋了,該怎麼做才能保命?

  想想!快想想!
  在我又開始冒起冷汗的時候,怪鳥突然將牠的頭朝我這邊壓了下來!



  後來發生什麼事了……嘖!又想不起來!
  算了,現在往哪走?

  離開市集後,多虧那個性騷擾角色的包紮,一路上沒引來更多的喪屍。只是方向感極差的我根本不知道怎麼走到約定的地點,現在也僅憑直覺前進,周遭又變回以往的漆黑。

  還沒天亮阿?到底還剩幾個小時?沒有錶真不方便。
  這處的怪物可不只有成為喪屍的瀕死之人,還有變異的其他物種,例如記憶中那隻揭開序幕的巨大怪鳥。

   『牠們不會攻擊妳。』
  那像是神指引的意識之聲又再次出現,為什麼不會攻擊我?
  咳,別想了。

  在我思考的時候便走到約定的地方了,沒來由的,我就是清楚這個地方便是和那個人約的地點。
  此處也透著些許古怪,居然整個十字路口一隻喪屍都沒有?

  約定地是一個不知名的十字路路邊的轉角,站在轉角的人行道往前看去,還能隱約辨識斑駁的白色塊狀痕跡就是斑馬線;人行道內側很不幸的沒有超商,這個地方僅有路燈的昏暗光線可以照明,這在末世的夜晚,根本比死還難過!忽然地就在這時,地面傳來一陣極輕的震動。
  遠方傳來隆隆聲響,一輛顯眼的紅色重型機車甩尾後安穩地停在我的面前,來人停車後維持坐在車上的姿勢,取下全罩式安全帽。帽底下露出的是一張我再熟悉不過的面孔、是那傢伙!

  起先因為我再次失憶搞不清楚狀況,在一戶人家的家宅客廳繞了很多歪路,不小心引來了個看來是這間屋子女主人變異成的喪屍,當下我和這個半路成為夥伴的男人一起沿著兩層樓高的壁櫃向上爬去。等我們爬到櫃頂暫時擺脫喪屍的時候,在他喘息的時間我還處於失憶狀態,摸不著頭緒的情況讓我一時玩心大起的爬上爬下,玩起攀岩的遊戲,結果一個白目之舉果然引來喪屍的注意……

  說起來我們藏身的地方會被發現,都是我那沒搞清楚狀況就做出行為的愚蠢害的……

  最後在櫃子上,他還囑咐我先離開。離開前我不自覺地回頭,卻見他一邊使勁擺脫從下方爬上來的那隻女喪屍,一邊不放心大吼要我趕快走。
  看著面容有先猙獰喊著話的這個面容模糊的男人,我倒是一瞬間心都暖了起來,這頭顯眼淺金色頭髮我也就很難不記得了。

  雖然必須替他感到抱歉,現在在我眼裡,他的五官還是模糊的。

  就在我思考的時候,重機特有的吵鬧引擎聲從另個方向傳來,另一輛黑色的重機以頭對頭的姿勢停在他旁邊,來人也取下了帽子。
  替這人感到更不好意思的是,他整個人在我眼裡都是模糊的……
  這時,他突然向我們發聲:
   「阿!糟了!我剩一格油,可能沒辦法騎那麼遠……」
  他面色凝重的面對我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種情況才好,要我們兩個都塞到另台重機上變成三貼顯然是不可能的事,好險那個騎黑色重機的傢伙說遠處有一個地方可以加油,但要小心點。
  我便接過他遞來的安全帽,坐上那傢伙的車和黑色重機的駕駛一起離開這個地方了。

  神奇的是,一路上幾乎不見喪屍出沒,瞬間,厚重的雲像被人撥開一樣──
  天終於亮了!

  當我們都在慶幸天終於亮了,短期不會再有喪屍出沒的時候,天際那頭竟傳來「嘎嘎!」的禽類鳴叫聲!
  是那隻怪鳥!

  至於我究竟是怎麼離開那棟大樓,從靠近頂樓樓層離開的原因,我全都想起來了──

  End.


每月之星活動

後記:
這是實際夢到的三個關於喪屍的夢搓揉成的合體短篇,
《夢主義》這本的內容都會是做過的夢。
「異夢」是我醒來後對夢到的夢的分類稱呼,
數字代表第幾個值得寫下的夢,
所以《夢主義》的「異夢」數字會跳號是正常的,
因為有些我回顧後還是認為不值得寫成故事就沒收錄。

外加上我是很容易把夢記得很清楚的人,
如果有氣味我會記得,游泳的夢也能記得浮起來的感覺X
飛翔的夢也是,最常感覺的是觸感,還有時常夢到哭xD
所以我記下的異夢非常多篇,我大概挑了20來篇,
會慢慢陸續寫出來。

之前一直沒發這系列是因為我圖還沒設計好
(有種一定要把圖設計好才會PO文那般本末倒置非常欠鞭的感覺)
這個的縮圖是封面的部分,其他詳細我有偷偷PO在鎖起來的叭啦^q^
我還是認為書籍裝幀是富有驚喜性的東西,
這東西還是之後全寫完印調再PO比較好xD

另外因為這部裡都是互不相關的短篇,
我想我會寫得比較沒有壓力XD

至於這篇最後那隻鳥在故事中和我進行怎樣的互動就www
大家可以先猜猜,這本成書的話我會寫在後記裡。

至於中後段那個男人接吻的橋段實際並沒有出現在夢裡,
是演出別的更像嗑藥般的讓人沉醉的劇情X
那感覺超奇異的,
一面被追著隨時可能掛掉,
一面又享受那種迷離的情感周旋著的感覺。

我有把我醒來後解夢,對夢的部分看法寫進去一點點。
這篇我卡超久,反覆修,一直沒能好好修完,
剛剛還是靠著twitch一邊開台一邊修才修完的。

結果字數爆棚,應該算是很長的短篇小說。
八千字出頭……
以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508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陰暗|短篇|經驗小說|||拒絕|喪屍|殭屍

留言共 3 篇留言

Noctis&Ghoul─食夜鬼
短期不會再有喪失出沒的時候>>>喪屍

起先因為我再次失意搞不清楚狀況>>>失憶

在他喘息的時間我還處於失意狀態>>失憶

感覺那隻大鳥和女主角有點像是主從關係,替女主角掃掉了所有她厭惡的事物,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04-21 01:17

Tsu Li Gue
感謝校錯[e5]04-21 01:22
色之羊予沁
投每月der?

04-21 01:49

Tsu Li Gue
對!04-21 01:50
色之羊予沁

原本想直接更新,不過這樣自己越權XD
等lili扔過去時,我就會更新囉

04-21 01:57

Tsu Li Gue
好xD04-21 02:0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pikahan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設計】眼睛業障重。...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qw3489所有人
有緣千里來相會,乾坤顛倒,陰盛陽衰,女人當道,女人無情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28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