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大逆轉裁判第四章 簡易攻略&劇情&心得

作者:水叮噹│逆轉裁判│2017-04-20 12:45:21│贊助:0│人氣:1236
4 吾辈と雾の夜の冒険(吾輩與霧夜的冒險)
 
繼昨天的審判之後,成步堂與壽沙都再次來到了高等法院匯報案件,成功取得律師資格,成步堂表示審判結果雖然幫助了委託人,但是案件的真相仍是一團謎霧,但首席法官博泰司的態度卻是只要結果是”無罪”就好,成步堂心中對案件遲遲無法忘懷從而產生了迷惘,博泰司再次向成步堂確認他的決心,成步堂回道「亞雙義總是這麼說著『學習世界最好的司法,改變大日本帝國』,自己就是繼承這個"意志"」。理解成步堂的覺悟後,博泰司對他說又有新案件發生,此次的委託人一樣是無人辯護的情況,但審判時間是明天,至少沒有昨天那麼臨時,還有一天的時間可以查案,詳情可以詢問在旁邊的員警,說完就離去了。
與廳中的員警交談,穿著一身大衣手持薯條的警探【特白厄斯.葛萊森】,壽沙都興奮的發現葛萊森警探與人氣小說《夏洛克・福爾摩斯的冒險》登場的警探同名,而對方也承認了小說的角色雛型的確是他本人,從警探那知道這次的檢事也是死神巴洛克,警探覺得那位都出馬了,被告肯定是無法翻案了,壽沙都無法認同的說成步堂昨天可是戰勝了死神使被告最後獲得《無罪》,案情還不算是一面倒,葛萊森警探聽了後不以為然的說了「看來你們完全不懂啊,所謂的死神巴洛克,最後被告不是與馬車一起葬身火海了嗎?我可看不出來他哪裡被"拯救"了,在這倫敦裡讓所有壞人被判《有罪》,他的確是"神"。只是巴洛克不是"神",…而是"死神",這個道理,你們自己去思考吧。」,員警話中有話的留下了這句離去。
壽沙都回憶昨天面對死神,看到對方氣勢即使是堅強如她,也不由自主的感到顫抖恐懼,並勸說成步堂如果覺得困擾,"拒絕受理"也是一種勇氣,而成步堂說了「但如果被逮捕的人是"無罪"的話呢?如果像員警所說對方在獨房內害怕發抖…這也是能夠理解的反應」,抱持著想幫助被告的想法,二人前往看守所會見53號的被告留學生【夏目漱石】,是一位愛用成語會以”吾輩”自稱的日本詩人,在看守所見到的夏目有些神經質舉止可疑,整個人充滿著不安感,知道主角同為日本人稍微徜開心房,述說了案發經過,在下午5點只有他和一位行人步行充滿濃霧的街口,突然前方身穿綠衣的人倒地,靠近時看到地上倒著被刀刺傷的女性被害,因為周圍無人就感到害怕的逃離現場躲回宿舍,後來警方找上門來,就被當成兇手捉住了,而從夏目那知道福爾摩斯有參與警方的逮捕。
暫時告別被告,二人前往案發現場搜證,又遇到了葛萊森警探,從他那知道有目擊者的存在,而被害者目前送醫急救昏迷中,與警員詢問福爾摩斯這個人,可得知對方因為雜誌小說的高人氣,主角福爾摩斯導致警方的形象受損,似乎有不少怨氣,一番對談之後警員提供案發地圖。
調查完畢後,二人覺得要尋找新線索,決定向福爾摩斯打探消息,於是靠著忠實讀者壽沙都的導引,造訪了小說裡福爾摩斯的住址”貝克街221號B”,在那裡接見二位的是昨天有一面之緣的天才少女【愛麗絲】,親切熱心的招待二人,和愛麗絲攀談得知她目前和福爾摩斯同居中,擅長發明物品外還是雜誌人氣小說《夏洛克・福爾摩斯的冒險》的作者,壽沙都驚訝回問「作者應該是一位叫約翰的紳士,而且是醫學博士才對?」原來是愛麗絲覺得自己年紀無法說服大眾,才使用約翰這個筆名和形象,她本人也的確是醫學博士。福爾摩斯所破的案子都是她小說的靈感來源,而目前正在撰寫的《雜色的繩子》,原型就是上次蒸汽船的案子。
成步堂很在意的問了,愛麗絲在他們剛到訪時,是如何得知「他們才剛到英國,而且明天就有場官司要打」?愛麗絲小小的秀了下推理,從主角手臂配帶的律師臂章和胸前口袋露出的船票,接下了"死神"的案子表示不清楚倫敦的"法庭情報",壽沙都手背上蓋有看守所的紅色印章,以及二人與嫌犯會面後的神情,身上的"佩刀"及"和服"這些種種,加上昨天福爾摩斯有透露協助警方逮捕到日本人,結合以上情報得知,顯而易見二位的來意就是要向福爾摩斯詢問細節。
愛麗絲大概講述從福爾摩斯筆記得知的訊息,2天前一名女性被刺受害,有人目擊到一位彎著腰的可疑中年人離開現場,而福爾摩斯運用推理,找出了可疑的日本中年男子,成步堂不解的問道,案子是2天前發生,為何如此忽促明天就要開庭定案,根本沒有查案的時間,愛麗絲無奈的說了因為犯罪太多,警方疲於奔命,人力以及資金不足,根本沒有時間一件件審案,因此只要是可疑的,幾乎等同是犯人。從愛麗絲那得知福爾摩斯應該在夏目的住所搜查,道別前她提供了一張貼有硬幣的小卡,告知只要出示給葛萊森警探就可得到幫助,入手證物”愛麗絲的卡”。

  流程攻略 探偵
  1.首席判事執務室
  與法官ヴォルテックス對話,直至結束;調查站在一旁的警探グレグソン對話,直至結束
  移動到「ブライヤーロード」(荊蕀之路)

  2.ブライヤーロード (荊蕀之路)
  直接移動到「留置所」(收容所)

  3.留置所 (收容所)
  與被告ソーセキ對話直至結束
  移動到「ブライヤーロード」(荊蕀之路)

  4.ブライヤーロード (荊蕀之路)
  與警探グレグソン對話直到沒有出現新的選項
  獲得新證物:現場の地図 (現場地圖)
  移動到「ホームズの部屋」(福爾摩斯的家)
  5.ホームズの部屋 (福爾摩斯的家)
  與少女アイリス對話直至沒有選項
  獲得新的證物:アイリスのカード (愛麗絲的卡)

二人回到路口,向警探出示愛麗絲的小卡,葛萊森警探很激動的奪過了小卡查看,原來小卡上的銀幣是所謂的《登場費》,為了提高自己在小說劇本上的活躍度,員警終於積極配合,告知了夏目宿舍就是左手邊的紅磚屋,門外停著一輛顯眼破爛的腳踏車,二人前往三樓是一位身材豐滿圓潤的女僕【珍妮】接待,表示來意後房東【約翰.加里德布】露面,坐在椅上的老人是退休軍人,成步堂向房東及女僕問話,女僕說出了對房客夏目的觀感「總是獨來獨往神情舉動都相當可疑,會犯下殺人這種事也不奇怪」,但也因為與房客們分別住在不同層,對女僕相當了解夏目的作習這點而感到奇怪,想要更進一步的詢問房東案發當時是否有發生何事,卻被女僕接二連三的干擾,一無所獲。
得知福爾摩斯已前往夏目房間調查,與房東打聲招呼後前往二樓的夏目租屋,入屋所見盡是滿滿的書籍堆放,而窗口被磚頭填滿,使得房間充滿陰暗沉重的氣氛,二人並未發現福爾摩斯的身影只好先展開調查,書桌的坐墊上盤坐著一隻三毛貓,因被驚醒而躲入了角落,從夏目桌上發現了二手書店開立的收據,開立日期正好是案發當天,入手證物”古書店收據”。
調查告一段發現福爾摩斯坐在角落的書堆上,與之交談得知了夏目被逮捕的經過,原來福爾摩斯只是被警方委託了「找出從現場落荒而逃的人」,而從現場掉落的舊書,從二手書店那追查到被告,另外對成步堂說感覺房東”對事件有所隱藏”,順便講解房間封窗跟"窗稅"有關,只是現行已經廢止了,雖然造成房內陰暗不透氣,但租金便宜另有其他的原因。福爾摩斯看成步堂和壽沙都對於女僕話題非常的感到興趣,也科普了女僕是憑判家境的因素,擁有女僕則是屬於”中上”階級。成步堂對於自己是否應該相信被告無罪而迷惘中,不禁向福爾摩斯問道「你覺得夏目是無罪的嗎?」,福爾摩斯說他也不知道,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房東一定”有隱瞞什麼情報”,也許和夏目的案件是有關聯的。
回到三樓與房東對話,雖然想知道房東到底隱瞞了什麼,但沒有證物及頭緒也沒辦法有所突破,此時發現了在窗邊觀察的福爾摩斯,他神不知鬼不覺的冒出讓房東也嚇了一跳,福爾摩斯表示隱藏在這屋內的祕密他已有了頭緒,需要成這個《頭腦》來協助,開始了推理。
房東你做為退役軍人也許是相當優良,但做為房東未必就是"一流"的,總結二點,你隱瞞世間飼養著可怕的《猛獸》,而這個威猛的猛獸,使你失去了重要的東西。
1.暴君的身份 狂暴的猛獸是印度獅
『棚子被兇猛的動物破壞,從房東收集的雕像,推測房東很《憧憬》獅子,從印度引進了獅子飼養,而猛獸消失去哪了,跟女僕有關,女僕口袋中的紙恐怕是雜戲團傳單,獅子脫手賣給了雜戲團。
2.暴君的威猛 肌餓的獅子把《絨毯》給啃食了』
『房東你相當"深愛"著這個可怕的猛獸,不過牠有著讓你強烈"疼痛"的部分,托腮的動作就是提示,桌上的《肉》《芋》《小麥》《紅茶》請款書就是證明,牠的伙食拖垮了家計,所以你只能"放手",而牠在最後也對地上的毯子施暴』
 
成步堂提出了房間似乎無容納獅子的空間,壽沙都也說其它的請款可以理解,但獅子喝紅茶什麼的…真是前所未聞!!順著福爾摩斯的邏輯重新檢討錯誤
1. 暴君的身份 加里德布夫人 首先房東注視的不是獅子雕像而是後方破掉的結婚照,照片中英氣風發的房東很親密的公主抱著一位身材圓潤的女人,女人的手上有著向日葵造型的婚戒,推測猛獸的身份就是房東妻子,而調查女僕的手證明了她的另一個身份
2.暴君的威猛 絨毯損傷的原因"火災"
房東托腮的動作是隱藏被妻子施暴的臉頰,吵架的主因是請款書旁的《情書》被妻子發現,而毯子的損傷痕跡,則是夫妻吵架時,房東被賞巴掌,身體因為巴掌力道的後座力撞倒桌上燭台,致使蠟燭掉落點燃了《絨毯》
 
因為女僕對家庭的階級來說是個重要的指標,所以為了打腫臉充胖子,平時加里德布夫人才會扮做女僕,被發現身份後懇求成步堂不要對外說出,此時房東終於露出了右半臉,上面有著清晰可見的巴掌印,房東說讀書一直是他的興趣,當時被妻子發現舊書中的小卡,雖然他極力向妻子澄清裡面的情話並不是留給他的,但盛怒中的妻子不信並開始動起了全武行,同時受到內人和火災的猛攻,在這場爭吵中遺失了愛書《獅子王物語》,發生的時間也正是案發當日下午5點,光顧著家裡騷動就已經沒有心神注意外面的情況就是。
聽到此…成步堂還是沒有發現夏目案件的新線索,福爾摩斯也提醒他「話說回來,你也該下定決心了吧?再過不久,看守所的會面時間就要結束了」,成步堂決定先前往看守所與夏目會合,下樓後在路邊撞見二位路人爭吵,調解了解狀況後,其中一位華麗男子原來是一樓的房客,想著對方也許會掌握著什麼情報,不過因為時間蠻晚了,還是先前往看守所確認彼此心意比較要緊。
 
結果沒想到福爾摩斯也跟到看守所了,就著《被詛咒的檢事》及《被詛咒的房間》討論了一番,成步堂說只要是巴洛克的案子,被告都無法逃過一劫,該不會他有動什麼手腳吧?福爾摩斯反駁了成步堂的荒謬想法,說「再怎麼優秀的檢察官"勝訴"還是有限的,因為大英的判案是由法官和陪審員所裁決,法官是法的代表,而陪審員則是良識及民意的代表,從這二方視點來審理被告本來是很不錯的制度。但特別是"民意"太容易被動搖,反而遭到壞人們及壞律師們濫用。證據的"偽造"證言的"收買",什麼手段都使得出。只不過被班吉克斯所起訴的人,都逃不過這《命運》,就算獲得無罪釋放,幾個月內也會人間蒸發。」;而與夏目了解被詛咒的房間是怎麼回事?夏目說本來隱約有被偷窺的感覺,自從一週前搬入現在的宿舍後更加重了,而且每晚都做脖子被掐住之類的惡夢。
成步堂對於是否選擇相信被告產生了疑問,而尋問福爾摩斯那時在船上為什麼會選擇相信他呢?福爾摩斯說「你可不要會錯意了,自始自終我只相信自己,對我來說,什麼是正確的,能決定的也只有我自己!」,透過與福爾摩斯的對談,回憶起親友亞雙義對自己曾說過的話「要相信委託人,同時也要相信自己」成步堂下定決心不再迷惘要相信對方勇往直前,懇求夏目選擇他當被告律師。
開庭前在被告等候室中,因為報紙報導效應,事件受到世人注目,造成夏目擔心不安,成步堂向夏目保證,即使知道他是剛到倫敦的菜鳥律師,但還是願意讓他幫忙辯論,對於這場判決無論結果如何,他一定會全力以赴幫助夏目。

  流程攻略 探偵
  1.ブライヤーロード (荊蕀之路)
  對警探出示「アイリスのカード」(愛麗絲小卡)
  移動到「夏目漱石の下宿」(夏目漱石的宿舍)
  
  2.大家ガリデブの部屋(夏目漱石の下宿) (房東加里德布的房間)
  進入宿舍後會自動進入房東的房間,與坐在在椅子上的ガリデブ對話,直至沒有新選項
  移動到「夏目漱石の部屋」(夏目漱石的房間)

  3.夏目漱石の部屋 (夏目漱石的房間)
  檢查房內的桌子
  獲得新證物:古書店の領収証 (古書店收據)
  與畫面右側的福爾摩斯對話,直至沒有選項
  移動到「大家ガリデブの部屋」(房東加里德布的房間)

  4.大家ガリデブの部屋 (房東加里德布的房間)
  與窗台附近的福爾摩斯對話

  共同推理開始
  Topic1 暴君の正体 (暴君的身份)
  Q:この部屋で暴れた者の正体とは?
            (這個房內破壞者的身份是?)
  調查鏡子另一面的相片,指定照片中的「ガリデブ夫人」(加里德布夫人)
  Q:ガリデブ夫人の行方を示すのは?
       (指出加里德布夫人的下落)
  對女僕メイド左手的「結婚指輪」(結婚戒指)進行指證

  Topic2 暴君の猛威 (暴君的威猛)
  Q:ガリデブ氏の"痛み"とは?
            (加里德布先生的痛楚?)
  對臉右側的「ビンタの跡」(掌印)進行指證
  Q:平手打ちの"原因"となったのは?
            (吵架的原因?)
  對しおりのカード(情話小卡)進行調查,對「恋文」(情書)進行指證
  Q:《絨毯》はなぜ、こうなったのか?
       (《絨毯》為何會變成這慘狀?)
  對燭台進行指證
  推理結束,移動到「留置所」(收容所)

  5.「留置所」(收容所)
  與被告ソーセキ對話直至沒有選項
  進入法庭

法庭開頭是由葛萊森警探出庭作證,警探大致敘說了案件的發生經過,被害者學生【比莉吉安・格林】在一場濃霧中被刺傷,被害倒在《荊蕀之路》上被人發現,背部中了一刀,而散落在周圍的舊書成了警方捉拿被告的證據,推測被告是從常去的《波旁書店》購入,而被害的年齡推估在20歲左右,因為被害昏迷至今尚未醒來,無法獲得新情報,入手證物”事件資料”、 ”刀子”、 ”現場照片”。
在盤問警探時成步堂發現了警方供稱的”波旁書店”,並非為被告夏目當時購書的場所”舊書古書堂”,強調書店位置會影響回程路線,更新古書堂位置,它位於波旁書店的左方,但危急情況並沒改變,因為從古書堂回宿屋的路線,警方仍堅持只有"順路"這條路線,成步堂在此提出了被告有可能走第二條路線,也就是"繞路"這條,巴洛克嘲諷的說在這寒冷的冬季被告為何要捨近求遠,本人都糊里糊塗的恐怕根本記不清自己走了哪條,此時陪審團全員也同意警方論點,採取了"有罪"宣言。
 
鬥志不滅的成步堂決定"說服"陪審們,相信天秤一定會有逆轉的機會!首先成步堂提出3號青年與5號臨時工人的主張矛盾,因為當日如果工人在地圖上方的《海泡石之路》施工,被告不可能走"順路"回宿舍,一定只能"繞路"走;2號小姐與6號老人的主張矛盾,被害跟老人都是身穿綠外套體型肥胖的人,而老人當天走《葫蘆之路》回家有滑倒昏迷過,推測夏目是走地圖右邊的《葫蘆之路》返家,而當時看到倒下的身影是老人。
正當情勢順利扭轉,法官打算繼續審理時,巴洛克提出了異議,巴洛克嘲諷技能點滿的表示工人所說的施工範圍2碼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大,而壽沙都查覆資料後,也告知成步堂2碼比2米還短的資訊,巴洛克「這樣的施工範圍也許會影響到乘坐馬車的紳士淑女之流,但是像小孩之流的跑跳穿越道路並不會有什麼影響,而被告怎麼看都和紳士扯不上邊,輕易的跨越2碼返回住宿點是很自然的事」,成步堂被巴洛克明確的指出被告方無法《立證》夏目當時看到的身影是老人,現場一片騷動,法官喝令肅靜後詢問巴洛克,有如此明確的"反駁",為何在《最終辯論》裡一直保持沈默?巴洛克嗤笑一聲後表示故意在最後才發聲,是給還擺拖不了"觀光感"的留學生以及陪審團那"容易動搖"的心見識 (os:這邊巴指的留學生就是成步堂)

  法庭
  1.冒頭論述
  獲得新證物:事件資料 、凶器のナイフ

  2.~漱石を逮捕した理由~ (建捕漱石的理由)  警探【特白厄斯.葛萊森】
  獲得新證物:現場写真 (現場照片)
  Q:「"荷物"というのは、古書で・・・・古書店からの帰りだったようです。
         (所謂的行李指的就是舊書…從二手書店買回的。)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Q:今の証言。古書店について、中でも最も重要な情報は・・・・
       (現在的證言。關於二手書店,這之中最重要的情報是…
  選擇「古書店の店名」
  Q:「古書店《ブルボン屋》は、被告人の行きつけの店だったようですね。
         (二手書店《波旁書店》,是被告人常去的店。)
  出示證物:古書店の領収証 (古書店收據)
  Q:《ボルブック古書堂》から、下宿へ戻ると、かならず現場を通る・・・・
        (從《舊書古書堂》回到住宿點,一定會通過現場…)
  選擇「異議を申し立てる」(提出異議)

  3.最終弁論
  陪審論告~弁護人の反証~
  陪審主張:5ゴウ「なんでもいいから、終わらせてくれよ!~」
                               (怎麼樣都好,快點結束啊!)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增加陪審的主張
  陪審主張:3ゴウ「古書店から、わざわざ遠回りして~」
                               (從舊書店特地繞遠路回住所的理由,實在是說不通啊!)
  陪審主張:5ゴウ「事件が起こった日は、1日中。~」
                               (事件發生當日一整天,我在《海泡石之路》施工!)
  對以上二位陪審的主張提出”ぶつける”質問
  陪審主張:6ゴウ「《ボロブック古書堂》は・・・・よい店じゃ。~」
                                (《舊書古書堂》是…不錯的店。)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增加陪審的主張
  陪審主張:2ゴウ「『目の前で緑の外套の人影が倒れた』~」
                               (『眼前穿著綠色外套的身影倒下了』這句,除了被害人以外不做他想呢)
  陪審主張:6ゴウ「あの日の夕刻。キャラバッシュロードで~」
                               (那天下午,在《葫蘆之路》滑倒,就喪失意識了。)
  對以上二位陪審的主張提出”ぶつける”質問
 
雖然被毒嘴檢事提出異議給洗了臉,但至少撐到新證人出庭做證,而登場的是新婚剛滿1年的警官夫妻,成步堂從二人的證言中沒有發現異常,壽沙都提議可以從夫妻倆,也就是《記憶》的正確性著手,警官妻子因為感覺到被懷疑"證言"真偽的可能性,氣不過決定追加證言以示清白,但追加的內容說當時看到4本書,成步堂出示現場照片表示只有3本書,合理懷疑證人的記憶不能依靠,而巴洛克也在這時幫證人助言4本是沒錯的,只是照相角度的關係,第4本書因為被害拿在手上的關係,導致只看到3本(os:你們資料可不可以一次全交上啊?!),將證物”現場照片②”及”第4本書”提交後,檢方宣告立證結束。
壽沙都做為法務助手代表成步堂適時的應對,但被巴洛克打嘴,而成步堂當面向大眾坦誠做為律師他還是新手,法務助手的幫助對他來說是不可或缺的,壽沙都感激的看向成步堂,繼續她被打斷的話「在《尋問》結束後,有新的《證據》必須要提出,請檢方將第4本書當做檢討必要的《證據》提交」,調查第4本書會發現背後有燒焦痕跡,似乎是近期才產生的,而成步堂回憶房東吵架失火事件,指出書主是房東,當天房東家發生了"火災"和夫妻吵架,才導致書飛出了窗外落在案件現場,但陪審認為與被害被刺無關,巴洛克指出被告從現場逃離是事實,而除了他以外無他人作案的可能,無法說服陪審及檢事,最後陪審團一致判決有罪,壽沙都也說需要出示其它具體的"可能性"才有可能扭轉局勢,而成步堂也不打算放棄,提出了第二次《最終辯論》。

  4.~目撃したこと~ (目擊到的情況) 警官夫妻【派翠克&羅拉.奧馬利】
  2451的證言提出異議
  Q:「それに。ハンニンが落とした4冊の古本の『題名』も、バッチリ覚えてるし。
             (那就是犯人遺落的4本舊書的『名字』,還很清楚的記得呢。)
  出示證物:現場写真(現場照片)
  Q:被告人が、4冊の本を落としていないことを示す《証拠》とは・・・・!
            (出示被告人不是遺落4本書的《證據》…!)
  出示證物:古書店の領収証 (古書店收據)
  獲得新證物:現場写真4冊目の本
  Q:ここは・・・・どうするべきだ。成歩堂龍ノ介・・・・!
            (這邊…怎麼辦才好。成步堂龍之介…!)
  異議を申し立てる(提出異議)
  對證物「4冊目の本」的内側進行調查
  Q:まだ検討されていない、重要な"手がかり"が眠る《証拠品》とは!
            (尚沒被檢討,重要的線索也就是沈睡的《證物》是!)
  出示證物:4冊目の本 (4本書)
  Q:この、4冊目の本・・・・そこに残された、重要な"手がかり"とは!
            (這本第4本書…這邊殘留的重要的線索!)
  指證:4冊目の本(4本書)內側燒焦的部分
  Q:・・・・この本の"痕跡"から導き出される、重要な《事実》とは!
            (…這本書的痕跡引導出的重要《事實》是!)
  選擇:「この本の持ち主」(這本書的書主)
  Q:この、無残に焼けコゲた本の"持ち主"とは・・・・何者なのか!
            (這本不幸燒毀書本的主人是…什麼人呢!)    
  指證:ジョン・ガリデブ (約翰.加里德布)
 
成步堂第2次挑戰了陪審團,指出3號青年和6號老爺爺的主張矛盾,指出當時屋內發生了火災,屋裡都是濃煙,不開窗透氣才是不正常的;2號小姐和5號工人的主張矛盾,指出在盛怒中的房東妻子,除了書以外什麼東西都有可能丟出,而兇器也可能是在那時飛出窗外的。
當陪審眾人被說服之後,巴洛克檢事充滿失望的對陪審團們說著「你們又再一次被低級的"戲言"給蒙蔽了!仔細看看現場的"位置關係"吧!」,原來是房東夫妻的房間與案發現場距離約15碼,壽沙都解答約等於14公尺,算是相當遠的距離,巴洛克指出距離的矛盾性也順帶嘲諷了時下的娛樂小說,壽沙都聽到喜愛的小說被如此輕視,也說出了「小說絕對不是"無聊"的東西!不能原諒輕視它的人」,而警官夫妻也再次登場作證。
房東房內的窗戶屬於"上推拉窗"式設計,因為有《扣》的關係,開啟的空間有限,如果投擲刀子也只會碰撞玻璃窗發出聲響而"落下",也是讓警員派翠克深信房東夫妻和案件沒關聯的原因,為了讓成步堂了解警察的榮譽與職責,派翠克也主動提交了警察證,從警員妻子羅拉的話中了解到她是路癡,而且當天還發生了禮物花束遺失的訊息,但派翠克打斷了妻子的閒聊,要她不要多話,成步堂詢問花束下落,巴洛克檢方則提交了警方搜索現場時發現的花束,並說是在《荊蕀之路》人行道上,也就是靠近宿舍的左側人行道發現的,成步堂以花束識破了派翠克的謊言,證明了案發現場的真正位置並非人行道右側而是左側,因為左側剛好是派翠克員警的巡邏管區,從警察證可以得知,當負責的區域發生案件,警員須全力配合輔佐檢事,當天是警官夫妻的結婚紀念日,二人也正要前往餐廳慶祝,當案件在派翠克面前發生時,他馬上就注意到這個問題,不想讓妻子失望而一時鬼迷心竅,以言語誤導妻子以為是別轄區的案件,趁支開妻子前往通報轄區員警的時候,將事發現場做了位置調換的偽裝動作,而也因為確認了案發的位置,推測兇器來源出於房東房間合情合理,而可能犯下罪行的人,也就是盛怒中亂丟東西的房東妻子。

  流程攻略 法庭
  最終弁論
  1.~弁護人の反証~(辯論方的反駁)
  6ゴウ「そういえば・・・・最近。ウチでも~」
               (話說回來…最這。我~)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增加陪審的主張
  3ゴウ「まあ。たとえ、オバサンが本を投げても~」
               (這個嘛。就算是歐巴桑把書投向~)
  6ゴウ「冬の火事は、オソロシイ・・・・ケムリを~」
              (冬天發生火災真的是好可怕…煙都~)
  對以上二位陪審的主張提出”ぶつける”質問
  Q:對陪審結論中「『炎が上がった瞬間、部屋じゅうケムリで満たされた』・・・・と。
                                 (『大火燒起的瞬間,房內充滿了濃煙』…。)
  提出異議
  Q:對陪审結論中「たしかに。あのとき、窓は開いてたわ。~」
                                 (的確。那個時候窗是打開的。~)
  提出異議
  Q:對陪审結論中「本の《題名》どころか。それが、"本かどうか"すら、関係ないから。
                                 (說到書的《名字》。那和書本在哪根本沒關係。)
  提出異議
  2ゴウ「他に、被害者にナイフが刺さるような~」
              (其他的,被害者被小刀刺傷的可能性~)
  5ゴウ「怒りに燃えたオンナは、なんでも投げる。~」  
              (憤怒中的女人,什麼都扔。~)
  對以上二位陪審的主張提出”ぶつける”質問
  Q:あのとき。ガリデブさんの部屋から移動した『もうひとつのもの』とは・・・・
           (當時,從加里德布先生的房內飛出的『另一件東西』是…)
  出示證物:凶器のナイフ (兇器小刀)

  2.~パット巡査の報告~(派翠克的巡邏報告) 警官夫妻【派翠克&羅拉.奧馬利】
  Q:ガリデブ夫妻は、無関係ですッ!倫敦POLICEの巡査として、断言します!
            (加里德布夫妻是沒關聯的!就倫敦警察的巡查,我可以肯定!)
  提出異議
  獲得新證物:POLICE (警察證)
  Q:なぜならば!あの部屋の窓は"跳ね上げ式"だから・・・・であります!
            (為何有此根據!因為那間房的窗戶是上推拉窗式設計…就是這樣!)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Q:「ボク。きのう、お手伝いをしたんです。この事件の捜査を」
              (我呢,昨天、有幫忙這個事件的搜查)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對證人パット和ローラ證言全部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Q:あたし。目には自信がありますのよ!・・・・ちょっと"方向オンチ"だけど。
            (我呀。對自己的眼力很有自信!…只是有點路痴而已。)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Q:「よく、待ち合わせ場所を間違えて、パットに怒られてしまうんです。
              (那時、搞錯會面的位置,就被派翠克給兇了。)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Q:あのとき・・・・落とした花束のせいで、あたし。道に迷ってしまったケド。
            (那時…都是遺失花束害的。我呀、迷了一下路。)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獲得新證物:プレゼントの花束 (禮物花束)
  Q:現場からは、片時も目を離していません!なにひとつ、異常はありませんでした!
            (眼神從現場一刻都沒放鬆!任何事情、都沒發現異常!)
  出示證物:プレゼントの花束 (禮物花束)
  Q:事件の起こった歩道に、《偽装工作》をしたと考えられる人物とは・・・・!
            (在發生事件的走道進行《偽裝工作》能想到的人是…!)
  指證「パトリック・オマーリ」(派翠克.奧馬利)
  Q:パット巡査が、《偽装工作》によって隠そうとしたもの。・・・・それは!
            (派翠克巡警試圖通過《偽裝工作》來隱藏的東西…是!)
  選擇「被害者が刺された場所」(被害者被刺的位置)
  Q:貴公の"主張"・・・・あの夜、事件が起こった、本当の《場所》とは!
            (照你所主張…那晚、事件發生時,真正的位置是!)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出示證物:漱石の下宿のすぐ横の歩道(漱石宿舍對面的人行道)
  Q:オマーリ巡査の"所業"。その動機を示す《証拠品》とは!
            (奧馬利巡警的改變位置的舉動,出示這個動機的《證物》!)”
  出示證物:POLICE (警察證)
  Q:この事件の"犯行"が可能だった、もうひとりの《人物》とは・・・・!
            (可能犯下這事件的還有另一位《人物》是…)
  指證「ジョーン・ガリデブ」(珍妮.加里德布)
  
眼看事實的真相步步逼進,猶如困獸的房東妻子將提供新證言,而在這時刻房東出面表示自己也是當事者,要陪妻子一起做證,供證的二人形容當時爭吵的過程,不承認兇器就是出自家中,並強調因為興趣的關係家中刀子很多,並不能證明兇器就是出自於他們家,盤問房東時,房東回憶嘴上的煙斗就是在吵架時被傷到,成步堂從提交的證物”煙斗”內發現了一塊碎片,經對比兇器尖端後,證明了是同一把刀子,罪証確鑿之下,房東妻子坦承招認,她最初看到刀子時,就隱約有感覺事件和自身相關,沒想到一連串的巧合造成這場"意外",因為無心的舉動牽扯到無辜路人,最後妻子打擊太大當眾昏倒送醫急救,但"不幸中的大幸",從巴洛克口裡得知醫院傳來的回報,被害目前生命穩定,再過不久應該就會甦醒,而法官代表大英向夏目賠罪,竟然誤會了遠渡重洋求知欲旺盛的學子,而夏目也說應該賠罪的是他,當時看到下意識就認定對方"死亡",而且還把這當成是詛咒還是惡靈這些毫無根據的東西,丟下被害落荒而逃,他真正應該做的是找醫生叫警察才對,破壞了日本和英國的友誼邦交,感到非常的後悔和歉疚,法官最後與陪審團們意見一致宣判夏目無罪。
最後在會面間夏目非常感激成步堂的幫忙,福爾摩斯姍姍來遲,睡過頭的他不但錯過了庭審還以為他們才正要開始,成步堂無言的告知他已結案了,夏目看到福爾摩斯,想到他就是造成自己冤案的禍首就氣的發抖,但福爾摩斯也不是省油的燈,用犀厲的言詞把夏目批的一面倒,夏目也再次深深的反省了自己的行為,雖然取得"無罪",但還是堅持自己被惡靈和死神所詛咒,為了讓夏目安心壽沙都對成步堂使出了《壽沙都拋投》,表示自己會保護他,而夏目也說了來到英國1年,差不多也該回國了,有打算寫書做帶回祖國的"土產",知道成步堂二人在尋找租屋,也說道可以讓出他現行的住所,只要不介意詛咒或鬼怪當禮物的話是相當便宜就是,而成步堂也回覆說會考慮看看。
知道成步堂二人正尋找租屋的福爾摩斯,也邀請他們入住家裡的閣樓,能和憧憬的角色住在一起,壽沙都非常激動,舉雙手贊成入住,最後眾人一起乘坐馬車前往福爾摩斯位於貝克街的家,畫面一轉,二人來到閣樓,感動於事務所的成立,為了要慶祝成步堂一行的搬入,愛麗絲也準備了大餐,壽沙都自告奮勇的要幫愛麗絲準備料理,剩下成步堂與福爾摩斯,福爾摩斯對成步堂說著「光輝亮麗的倫敦是個繁榮的大城市,只是在這耀眼的"光"之背面,潛藏著的"黑暗"深不可測。現在倫敦的"黑暗"就如你所知非常的深,歡迎來到倫敦。」畫面就在福爾摩斯這句深有含意的話語下落幕了。

  3.~ガリデブ夫婦戦記~ 房東夫妻【約翰&珍妮.加里德布】
  Q:ワタシめは、このヒトめがけて手当たりしだい、投げつづけました。
            (我、我只是,找到什麼順手的東西就丟向這個人。)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Q:「パンやら、キャベツやら、ニンニクやら、タオルや、スポンジや、ナプキンや・・・・」
             (像是麵包、高麗菜、肉、毛巾、海棉、餐巾…等)
  將視角轉向房東,提出“といつめる”盤問  
  選擇「重要である」(很重要)
  獲得新證物:パイプ (煙斗)
  調查:對パイプ(煙斗)裡面進行調查
  Q:凶器のナイフが、ウチのものならば・・・・《証拠》で、立証していただきたい!
            (兇器的小刀,是我的東西的話…請拿出《證據》給我看!)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出示證物:金属のカケラ (金屬碎片)
  Q:この、小さなカケラとともに、事件の"真実"を示す《証拠》とは!
       (這個小小的碎片關係到事件的真相,出示的《證據》是!)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出示證物:凶器のナイフ (兇器小刀)
  Q"落下"したナイフが、被害者の背中に刺さった理由を説明する《証拠》とは!
       (“掉落的小刀,解釋刺中被害者背部的理由的《證據》是!)
  提出“ゆさぶる(威懾)
  出示證物:4冊目の本 (4本書)

心得
本章與第二章的感覺雷同,屬於誤傷,但一個是被害宣告死亡,一個是陷入重度昏迷,而其實在查到獅子王物語是房東所擁有的書時,真相就已經很明顯了…天降橫災,也因為太好猜,到後面根本沒有案情真相水落石出的驚艷感,花費的時間幾乎都是在立證和分辯偽證引導有利證詞上。
上一章的證人銀行家竟然變1號陪審團長....而4號的房東妻子根本是案件相關人物...以概率來講這個陪審團成員的隨機抽也太牽強就是!茫茫市民中抽到上一場的證人跟同一場案件的相關人的機率會有多高?!
 
巴洛克的毒舌功力較上章更有發展空間,主角被刺的滿頭包啊…杯子都不知被他捏碎或碴破多少了,三不五時就要把穿馬靴的性感長腿翹上桌子,是要展現身材有多好嗎?!!(os:我承認大人我拜倒在你石榴褲下了)
如果說巴洛克是後天養成的毒舌,福爾摩斯就是屬於天然毒舌,話語常會不知不覺札中別人的痛腳,天然屬性真是可怕!而看他狂笑的後彎我都擔心他會閃到腰就是,為什麼可以笑的這麼傻白甜,話語中常帶涵意引人深思。
 
小華生本來以為應該會有傲嬌屬性,但結果是個平易近人+很會做人的好孩子啊!而且雖然跟福爾摩斯學了推理手段,但感覺小華生的推理更加有頭有尾!非常的有邏輯和說服性,只能說不愧是寫小說的,才氣就是不同凡響。與第一章被害者同樣姓氏為華生,推測二人有親屬關係的可能性很大,除非第一章被害者是隱藏本名使用化名到日本教學。
 
被害者綠小姐,嗯…身上很綠,名字也很綠,綠綠得綠啊,我本來以為庭審時會有背面體型看不出性別之類的梗,沒想到沒用到,只有體型及外套顏色和市民老爺爺有牽扯到。
 
加里德布夫妻,這對我感到很納悶,雖然讓妻子扮成女僕可以擠身中上流階級,但親朋好友來訪之類的,身份就不會被揭穿嗎?看著他們二人的結婚照,當初意氣風發的房東可以很輕易的公主抱著妻子,到現在的病弱樣,雖然口頭上說著不在意過往的名聲,但還是感覺得出房東很在乎顏面,為了丈夫的面子感覺妻子扮女僕付出蠻大的,而房東也在妻子陷入危機時一起挺身作證,堅深情感表露無疑,但就如同劇情福爾摩斯所說「做為軍兵也許是相當優秀,但做為房東真的是不合格」,其實當證物出現時,夫妻二人對案件多少已經心中有數或心有所感,自家的書或自家的刀怎麼會認不出呢?妻子在劇情中也招認當看到刀子時,隱約查覺到和自身相關,但怕罪行如同大火一樣燒到身上只能避而不談。
 
至於另一對閃到爆的巡警夫妻,此對的感情濃密程度和房東夫妻的形成了強烈對比,這就是新婚燕爾和老夫老妻的差別啊XD從新婚夫婦的身上衣物補丁看的出家境過的蠻困苦的,而丈夫又是高勞動的職務,忙到連睡覺都沒時間(OS:上法庭都在打嗑睡),這麼甜蜜的一對,在難得的紀念日裡想要一起慶祝可以理解,但當職務和愛人間必需做出抉擇,如同他自己所說「巡警這份工作『是世界最榮譽,也最殘酷的職業』」,只能說自身的覺悟還是不夠。
 
本章謎團
4-1.小華生愛麗絲的筆名與第一章的被害教授【約翰.H.華生】同名,二人之間關係?
4-2.小華生為何小小年紀就與福爾摩斯同住?
4-3.夏目所居住的《詛咒的房間》?
4-4.房東夫妻知道房客的動態作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501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逆轉裁判|大逆轉裁判|法院戰鬥|成步堂|推理|偵探|逆轉裁判系列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dp9213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大逆轉裁判第三章 簡易攻... 後一篇:大逆轉裁判第五章 簡易攻...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sxcggh沒力氣了
尼特族的群組 https://discord.gg/G7mfTKs 希望有飯吃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5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